监狱学园超清

人死不能复生,这是除了极少数例外之外的常识,那鬼魂算是什幺?一个人最后的执念?对于人间的留念?还是生命尽头的一点残渣?

活的人不可能知道答案,死了的人也无从知道解答,似乎,只有全能的造物主才会理解其中深奥的用意。

也许是觉得就这样捨弃能役使的恶鬼也些可惜,所以陆续大概有一半的恶鬼随着那位老役鬼师的脚步离去,剩下的一半依旧张牙舞爪的想要把姜枫他们生吞活剥,想来他们的行为正明确表现出老役鬼师的心理。

姜舞绫连着椅子被步罗艺抓到怀中,然后由钱不令与段茜带头,朝向他们之前闯进时开的大洞狂奔去。

姜枫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可以提出如此高速度的身体,姜怡与元平也不客气,一人抓着一只胳膊,架着他们老大,冲在队伍的最后面。

背后的压力即使不用回头都可以凭着身体感觉到,丝丝凉意漫了上来,无数恶鬼伸出手,怨气化成实质,不是夸饰,而是真的想要抓人下地狱陪伴。

点尘不惊,这是轻功身法里很高段的修为,然而此刻他们虽然还不见得真的做到不惊起一点灰尘,但每下接触地面都是几乎一瞬即过,不断拉高自己脚下的速度。

五个疾驰的小点后面拖着慧星一般的恐怖百鬼,不停发出慑人心魄的怒吼,似乎随时都将抢先上去,吞噬掉所有活人。

「不能走这,过去会到主会场。」段茜大喊,意识到这方向过去会是怎样的情形,他们将引着背后那群恶鬼冲向这次他们保护的权势人物,然后变成一场别开生面的盛宴。

「换方向,这里。」钱不令脚下一顿,转向左边,那是面向东边海边沙滩的方向。

高尔夫球场的草坪出现不搭轧的情况,与理当抱有的悠闲相反,急匆匆的宛若逃命,而事实上也的确是在逃命。

一夜的疲累,从会场搜索到树林里的混战,再延续到赌场里的恶战,疲劳早就累积到每个人的体内,濒临极限,可是都到了这个时候谁也不愿停下就戮,能做的只有死命地跑,逃离背后,逃向即将升起的阳光。

正常情况下的正常人,只能绷紧肌肉冲刺大约两三秒,而修练者在大幅度的修练了肉体的强度之后,这项数值也依照每个人的不同而影响了拉长的幅度,不过所谓的冲刺会令肌肉变得极度缺氧甚至是受损,即便是修练者也必须遵从这条规则,因此维持气息的徐长才是这场攸关生死大逃亡的重点。

经过快十分钟,钱不令开始觉得双腿变重,他清楚这是肌肉内乳酸堆积的缘故,而且身上也有不少伤口,光是大腿内被手榴弹刺进的破片就疼的他无法完全控制脚步,速度不可避免地变慢。

该死!钱不令咬牙,两旁的风景不停后退,他抛下手上的宽剑,这样确实能令他更加专注于速度上,但这也代表他失去所有反击的可能。

步罗艺在整体实力上高于其他人,即便带着一个人也能够跑在前头,看向一脸挣扎的钱不令,他想要伸出手来帮对方一把。

「它们看起心情变得更差了。」姜枫由于完全交给元平与姜怡来带领,反而是里面最放鬆的一位,只是他们离背后恶鬼的攻击範围大约只有十步多一点,随时都可能被吞掉。

没有人有闲情回应他说的话,说句话的力气换到脚底可以走上好几步。

被鬼追着到处跑感觉肯定很差,而且光是恶鬼脸上的惨死模样就已经让人倒尽胃口,正常人都不会有细看的兴趣,不过姜枫这个人有些另类,他转过头仔细地盯着后面看,就好像看着什幺美景而不是一群择人而噬的恶鬼。

继钱不令之后,元平的脚步也开始出现一些不顺,然而他依然撑着姜枫,逆着海风向前拼命奔跑。

悠悠大海,海岸线出现在众人面前,但是却没有看到他们最希望见到的白光,星辰和明月依然是最主要的自然光源。

鬼是黑暗的产物,畏惧光明,特别是越阴暗的越是怕光,一些不具恶意的幽灵或是修为特别强大的则不在这些限制之内。

沙地上留下浅浅的脚印,没多久就被海风给拭去,几道人影用着不可思议的速度移动,然而如果有心人仔细观察则会发现到,人影的速度也许是因为沙地,也可能是因为其他原因,有些降了下来。

鬼魂不受物理因素影响,不论沙地还是草坪对它们来说都是一样的东西,而且目的也没变,就是杀死眼前跑得飞快的活人。

「距离日出大概还有半小时,保守估计我们只能再撑十多分钟,这群飞在空中的该死东西,速度还真不是普通的快。」姜枫说道,一边在地上跑,一边在空中飞,这个差距本身就是无法弥补的。

长时间的亡命奔驰,就连实力最高的步罗艺也开始承受不住,他不单是带着姜舞绫,时不时也渡气帮助钱不令提速,都到了这个时候他实在不愿看到战友死在自己身后。

段茜气喘吁吁无法维持气息的稳定,她从来没想过平常都会做的长时间跑动也能累成这模样,看来死亡的压力不只是逼近心理更是深刻进了生理。

风声很大,海风和奔跑的逆风都是,姜枫用姜怡和元平听得见的声音:「等一下真不行,我就用我的大绝招,虽然有些危险,不过总比死在这好,之后的事情就只能麻烦你们了。」

姜怡与元平交换一个眼神,然后对姜枫用力点了个头,在他们记忆里,姜枫只曾在好几年前的他们面前用过一次,虽然解决了危机但接下来几个月他们老大都面临失去全部力量,变得异常脆弱的情况。

呜—

也许是发觉到姜枫他们的无力,一团漆黑的众鬼发出刺耳的叫声,又再拉近两边之间的距离,差距剩下不到五步,吊着的黑气几乎碰触到了他们。

海滩过去之后就邻近到他们几个小时前战斗过的树林,他们可以说是又从小岛的南端绕上到了东边,期间虽然不断变换方向想要甩开背后的追赶,但事实证明效果十分有限。

姜枫的计画已经传达到每个人的耳中,他们在奔跑的同时也存上一点力气,準备抓住姜枫为他们争取来的宝贵时间,迎接白昼的降临。

一般来说滞留人间的鬼怪通常都是抱有遗憾或是怨恨,死相通常很难看,模样维持在他们身为人的最后一刻,姜枫看得出追着他们的那群鬼里有大概一半穿着日本军装,可能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战死的冤灵,或是脑袋开花,或是剖腹自杀,它们挥舞着枪桿和武士刀,把眼前的敌人当成了那个时代里的美军。

男女老少,人生的每一个阶段都可能身死,基于各种原因,它们到了役鬼师手下,呼啸成风。

树林已经出现在他们面前,不用三分钟就能抵达,姜枫难得严肃的闭眼双眼,调整着身体,他希望使用这招的时间能控制在三秒钟之内,那样子的话副作用就不会太深。

血腥味,最前面的段茜皱眉,味道是从树林里飘散出来。

结果之所以元平他们能够从树林那逃出升天的原因,姜枫还是不知道,虽然看不到树林里的情况,但光是气味就嗅得出里面的不祥。

受到血腥气味的刺激,恶鬼们就彷彿是看到珍馐的饕客,变得更加激动、兇猛。

冲在最前面的一只日本军鬼,手上断了剑头的武士刀距离姜峰仅剩下不到一公尺,似乎下一个瞬间就能在那张帅气脸庞上留下刻痕。

天空中,海鸟避开这里的动静,海面上,浪涛捲着一波波的细碎白花,风的流动稍嫌强烈。

姜枫缓缓的睁开眼,明明只是每个人一天不晓得会做几千次的动作,然而这一次,这个小动作,夺走了附近不论生死每个存在的注意。

就好像身体里有某块区域深知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一瞬也不能移开。

没有恶意,没有怨气,没有怜悯,没有慈爱,只是单纯不带一点杂质的注视,没有内容,却不空洞。

也许,所谓『神的凝视』便是这幺一回事,理所当然的俯瞰,似乎被注视着却又似乎被穿透。

绞成了轻烟,前面的恶鬼们一点抵抗能力也没有的消散,在姜枫的视线之下,还没理解到发生了什幺事情,就被迫化成一缕清风和一点碎屑。

往外扩散,一只接着一只,无法抵抗的的消散。

没有鲜血,没有惨叫,但恐怖的力度甚至超越了刀剑屠杀,不可解析的某种力量,让这片区域宛若有神灵降世。

三秒钟,时间到,姜枫阖上眼皮,让所有人都从这股充满压抑的气息中释放,他人则是脑袋一鬆,透支力量的昏了过去。

缀着的恶鬼被姜枫给削减了超过一半,它们即便已经死亡却也被震慑于方才惊人的力量,一时间不敢擅动。

趁着这个机会,所有人与追赶着他们的恶鬼们拉开距离,腿和脚都几乎失去感觉,但这是最后也最好的机会,只能死死抓住。

困惑了大约半分钟,停留在原地而且被消灭掉了一半的恶鬼再次发起冲锋,看到这一幕,所有人的心里都只剩下冰寒,他们已经没有力气再往前冲了。

步罗艺、钱不令、姜怡、元平、段茜和昏迷了的姜舞绫与姜枫,在经历接连惊险的情况之后,他们已经没有余力再继续逃亡,身上的旧伤口全都绽开,肌肉纤维几乎麻痺,真气前所未有的混乱。

跑在最前面的步罗艺慢慢地停下步伐,与其最后被鬼从身后袭击,他宁可趁现在还剩下最后一丝力气的时候,为自己的生存奋战下去,他把依旧昏迷的姜舞绫摆在身后,抽出配剑。

钱不令的模样很狼狈,甚至连配剑都丢了的他,就连呼吸都显得困难,一只手撑着地,眼神平行看向浩浩蕩蕩的追兵。

元平与姜怡放下软泥般的姜枫,在场的人都很清楚刚才姜枫展现出了超乎想像的恐怖力量,但那还不足够解除眼前的危机,最后能做的也只有兵戎相见,用最直接了当的方式。

段茜由于一直跟着姜枫,没有深入树林里的战斗,保留的气力是在场所有人里最丰沛的一位,但是转过身来的她,脸色惨白,在疲劳轰炸与死亡威胁之下,她的心志处在崩溃边缘。

场面肃穆,开口说一句话都是种浪费,半分钟拉开的距离刚好足够他们调整成迎战姿态。

常理来论,鬼的攻击力并不强,修练者往往都能轻鬆解决,但这种麻烦的东西往往随着数量造成成倍的威胁,凄厉的怨死鬼更是糟透了的麻烦,形势比人强,过往强悍的修练者也只能成为板上的俎肉。

步罗艺不断鬆开又绷紧又鬆开自己的右手肌腱,压榨出最后的一股气力,他后悔承接这个要命的工作,他不是三大世家的人,只是个独立接工作的个体户,想要钱也想要命。

沙滩就着波浪,以及正冲过来的那些不肯安心离世的鬼魂,然后他的视野有些模糊,看到了家中那位翘首期盼自己回家的妻子,鼻子好像嗅到了那熟悉的莲子汤。

一点亮光,透出。

从海的对面耀昇而起,晨光划破黑暗,灿烂的让蓝天显现出它原本的颜色。

从来没有哪次见到太阳升起会这幺兴奋,这温暖的光芒,几乎渗进灵魂深处,暖洋洋的,眼眶都不禁含泪。

夜晚过了,这充满危险与黑暗的夜晚,在这丝丝曙光之中化为过去的记忆。

恶鬼们开始哀号,他们不应该存活在阳光底下,他们见不了光,那颗大火球太亮,照亮他们的不堪与不真实。

粼粼的波光有些汹涌,海风依旧在吹,恶鬼似乎不甘心放弃近在眼前的新鲜活人,嘶吼着、挣扎着,企图拉近彼此的距离。

破空声,一道剑罡斩在因为阳光而脆弱不堪的几只鬼身上,怒吼,消亡。

步罗艺用行动证明他们还是有反抗的能力,只要敌人胆敢再往前,那就将受到最严酷的惩戒。

局势逆转,夜与日的交替,再正常不过的自然定律,成为了胜负的最终判决。

再不甘心也必须尽快离开,鬼魂虽然不存在生理上的大脑,但他们依旧拥有思考能力,衡量了一下眼前的状况,彼此靠拢降低阳光的伤害,用最快的速度钻进树林然后各自分遁。

敌人从眼前离开,胜利来的这幺突然,甚至来不及反应过来。

「哈。」元平放开手上的剑,身体一鬆倒在白沙上,不自觉的笑出声来,里面包藏着劫后余生的喜悦。

姜怡瘫坐在地,段茜脱力仰躺下,钱不令更是难堪的直接向前倒,步罗艺再也握不住手上的长剑,看着自己的右手,肌肉内的血渗到了皮肤表层,剧痛难当,最后一击欺骗住了敌人,但也让他付出惨痛的代价。

除了风声,只有此起彼落的急促呼吸声,在这沙滩上。

刺痛的感觉漫布浑身上下,除了痛楚之外更感觉到痛快,在接连不断的危险情况之下还能够活到现在,光是呼吸就令人愉快万分。

「真是的……天空真蓝。」段茜伸长手想要抓住蓝天一般,放鬆之后的神经开阔了视野,摆脱黑色的压力,重回到阳光的沐浴之中。

「谁能打个电话……找人过来。」钱不令的伤势是所有人里面最重的一个,需要尽快取出大腿里的破片,刚才的激烈运动恐怕是伤害到了里面的肌肉纤维。

「哈哈。」段茜用调整着麦克风的频率,试图找人过来帮忙。

在一段时间内,没有任何人有办法动弹。

「我不行了,我先睡一下,等一下记得叫醒我。」钱不令说道,不论是身体还是精神上的疲倦,睡眠都是最好的消除方法,说完话整个人直接坠入梦乡。

「我也是,也让我睡一下。」步罗艺小心的扶住右手,闭上眼睛浅眠。

「嗯,我也是。」姜怡侧躺着,抱着剑。

既然现在没有任何离开的能力,所有人的身体也都惨叫着受到的伤害,各自也就待在原地,或是调息或是睡眠,等待别人发现他们又或者休息到有办法走动。

倒在沙滩上,这些忙碌了一整个晚上,豁出性命完成任务的修练者,这一觉睡的特别安稳。

过了大约两个小时,小岛上的其他工作人员陆续发现这个岛的异状,他们算是受雇于巴尔克的员工,但是不是私人武装的一部分,只是普通的服务员或是厨师之类。

在赌场方面,正当他们来到门前準备开工的时候,就直接看到了异状,大门口被开了好几个足够成人进出的洞,几位荷官和负责人打了电话连络上级,可是却怎幺也找不到人,最后只能硬着头皮走进里面。

满布疮痍,让他们呆住了表情,弹痕、石块碎屑、倒在四处的赌桌和吃角子老虎机、焦黑的怪异圆圈,超现实般地出现在他们面前。

「大家小心,找找看有没有什幺。」说话的负责人其实自己也不知道是想要发现什幺东西,只是希望看到能够解释眼前这一切的任何东西。

「啊!」

「怎幺了?」

听到其中一位荷官尖叫,其他人马上跑了过去。

五个人,倒在地上,流血不止,其中有三位看起来是凶狠的士兵。

「快!是叫医护室的人过来!」负责人喊说,他不晓得倒在这里的那些人是谁,也不知道昨天晚上发生了何等大事,他的级别只收到昨晚提前下班的指示,他甚至不知道这裏面的人就有他的老闆。

为了维持岛上的景致,工作人员天刚一亮就往各自的岗位去,整理环境、开张商店、準备食材……

赌场内的景象如果算是惊人的话,那树林内映入眼帘的就可以称之为骇人。

三位负责修剪树林这一块地方的员工,打着呵欠,闲聊着,像以往一样的推着工具车,脑袋里面更多的是昨晚的电影内容。

才走进去几步,他们就发现到树林很不对劲,有种刺鼻的异味,闻起来像是死了只猫还是树懒,一边抱怨没事干嘛死在这里的小动物,一边戴上手套和口罩,这种事情偶尔会发生,有时候是鸟,有时候是其他动物。

「这边,味道从这边传过来」

在这里工作了快十年,树林内的每个地方都了若指掌,只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今天会是他们一生中最惊悚的一天。

「这……这……是死死死…死人吧。」

三位一身黑色装备的士兵,身上被开了各自不同的大伤口,鲜血还没流尽的在地上汇成一洼血池。

其中一位转身就逃,其他两人什幺也没拿就转身跟上,他们必须把这里的情形报告给他们的主管。

然而很快的事情就传到目前岛上级别最高的管理人身上,那位直属于巴尔克的老秘书,施施然的从住惯了的独栋洋房走出来,瞇着眼睛看向天空上的骄阳,他当然知道昨天晚上的事情,只不过没有参与其中,现在看来行动是失败了,既然如此总是必须有人收拾场面,而且岛上还有多大人物需要解释。

「今天港边和机场应该有不少人会上岛,都让他们进来,只是不要让人出去,如果档不住也不要胡来,告诉我就好。」老管家吩咐他身边的下属,他知道消息肯定已经传开,接着要上岛的都是些恐怖的势力,军火商听起来很威风,但放到那些人眼中却也不够分量。

「全权配合调查,不要企图掩盖什幺,我知道你们有些人听到了一些风声,不要隐藏,至于原本岛上的那些人,我来处理。」

说到最后这位老秘书头不禁发疼,几国的副元首、跨国企业的金主、幕后的许多势力,哪边都不是好相处的主,更糟糕的则是就连主子是死是活都还不知道,也许死了其实才更好一些。

「唉,都去做事吧」

做完这些事情,不晓得自己还有没有办法活着,老秘书在心里苦涩的想着。

就如同老秘书所意料的,岛上一下子就涌进了许多客人,地方官员、国际组织、许多听闻风声而来的势力,以及最神祕也最有能量的世家人员。

昨晚的事情当然瞒不住那些岛上的大人物,虽然巴尔克这边在设计这场行动的时候就使用各种方法拖延被发现的时间,但是都过了一晚,原本的计画应该是在事情东窗事发之前他们就已经善后完成,可惜计画总是赶不上变化,役鬼师他们跑了,没有带上巴尔克他们,之后在社会里已经没有他们的立足之地。

巴尔克其实是两兄弟的姓氏,也就是赌场内两位不怎幺相像的男子,一位从军,一位从商,可惜他们的辉煌岁月确定嘎然结束,他们也许不过是运气不好选错了边。

在漫天军火的世界吧俺克兄弟被尊为强者,他们两人有着一段很长很曲折的故事,从发迹到功成名就,被暗地里传颂,现在则被打上句号,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

这个世界总是如此残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不见得谁比谁糟,不见得谁又优秀过谁,但是总必须有谁倒下,才能让另一个谁继续往前。

背负很多,不代表你将会胜利,背负很少,不代表你就必须战败,谁也不认输,但总是有赢家和输家。

  • 名称:监狱学园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30:3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