掩护超清

夜空之中的明月就着时间而有了推移,静静的,安稳的,照耀着这不平静的夜晚。

一个人的所见所闻所感其实都是脑里电气所塑造而成,换言之,如果你拿着一颗货真价实的橘子,而你的脑袋告诉你这是一颗苹果的话,那你咬下去感觉到的就不是苦涩的橘子皮而是多汁的苹果肉。

在一般情况下,心理感受与身体感受不会背离太多,为了好好的生存下去,自然不能一直活在自己内心架构出来的世界里,要与外界进行交流才能有效地适应任何情况。

这套理论以心理学的观点来看并没有问题,催眠便是在人的潜意识里创造出并不是真的存在的感觉或是挖掘出埋藏于深处的真实情感,可惜这世界上还未有任何科学针具可以再更深入心理产生的原因。

那牵涉到的将是灵魂,是唯物论者无法接受的虚无存在,就和许许多多的哲学理论一样,无法被科学证实,也无法被科学驳斥,不过当然的,仅限在科学领域。

灵魂造就出心里,心理组成出意识,追溯到源头,灵魂与肉体才是一个人最根本的组成元素,缺少任何一样都无法真正地称之为生物,那,有所残缺的?

一个不能称之为正常活着的怪异身体,里面装置着超过一个的灵魂,这样的内容物呈现出来的将是如何诡异的情形。

相同于内部的纷乱,陈宗翰外在表现出来的行为也是一样的没有章法,像只只凭着野兽本能狩猎的人型生物,在娴熟的技巧支持下,持续着一场别开生面的杀戮。

既然失去了意识,那自然就不再有理智束缚,没有犹豫、没有慈悲心、没有罪恶感,在树林之间游走,释放他一直压制在心底的原始慾望。

外在的所有刺激都直接被认为拥有强烈攻击意图的行为,以及对他个人挑衅,不闪不避,直直冲撞所有引起他注意的人。

锋利无比的幽泉是利牙利爪,撕裂一个个不长眼企图攻击的无名氏,在这场血腥气惊人的屠杀之中,有一点小小的欢愉在蕩漾。

今晚,此地,有一只意外被释放出来的野兽,正在大啖他的美食。

在现阶段,姜枫完全无法知道其他人的状态,敌人的準备周到的封锁住许多可行的退路,他手上能用的棋子只剩下他和他身边的段茜,然而面对的却是可能已经布好许久的陷阱和严阵以待的敌人。

按照他的推判,守在巴尔克那边的人应该不会太多,将军对将军,哪边先夺下对方的主帅旗就可以荣获胜利。

姜枫有点后悔这一次没有带其他人来,除了郭晋佑外,这次和他一起来的姜怡和元平在武技上都不算是特别高超,倒也没有看不起他们的意思,只是如果先收到情报这次工作有这幺高的危险性,多带些人也多分保障。

自己该不会即将死在这吧?姜枫心底冒出这个疑问,这问题他已经好久没有自问过,他身边有太多强者环绕着,都快忘了亲身冲锋陷阵是怎幺样的感觉。

还不能死,还有件事情非做不可,要死也得完成之后再死!

姜枫默默地在心中吶喊,这是他与破莲的承诺,没有谁可以阻止,也没有谁能够阻止,至于后果他并不愿意多想。

想到破莲,姜枫心中异样的平静,即使眼下将要面对的是不知底细的敌人,他的心里依旧充填着破莲的身影。

在这世界上,总有一个人注定是你这辈子的剋星,原本姜枫对这句话充满不屑,认为那就像是山盟海誓一样,是文人对于爱情的过度想像

但是当姜枫在遇到破莲的那一剎那,他就打从心底的知道那个剋星就是她,而他也心甘情愿地被对方剋得死死的,那种感觉就彷彿是他们上辈子是被分开千年的织女牛郎,在这一世总算相聚。

与破莲的相遇,是他姜枫这辈子最大的转捩点,他一点也不盲目,反而是很清楚的理解到,为了破莲他可以与全世界为敌这一个事实。

破莲很强,可以说是同年龄层里面最前端的佼佼者,尤其是她身上的杀气,在姜枫遇到陈宗翰之前,他从未想过有谁能够和破莲一样。

她老是面无表情,就算自己怎幺逗弄她也顶多是露出一点浅浅的微笑,可就光是这样就足够姜枫乐上三天,然后再计画怎幺提高她嘴角的上扬幅度。

很多都认为姜枫与姜舞绫这两位姜家新一代的新秀很相似,甚至很多人都觉得他们在未来会走在一块,可也许是同性相斥的缘故,他们两人即使打小就互相熟识,对于对方却没有引发过任何一点男女情愫,只不过是对相似的友人。

姜枫知道自己与姜舞绫的不同之处在哪,在以前,他们的想法和行为都挺像的,都很聪明,都善于领导,都是靠脑袋作战的类型,很容易的就从人群里突显出来。

可是在之后,特别是姜枫遇见破莲之后,他们两人的不同之处就益发明显。

在姜枫的眼中,姜舞绫即便外表和举止都越来越光鲜亮丽,但他看的出来姜舞绫在迷惘,而他妹妹与天人有瓜葛这件事情更是极重的打击了她,让她理解到自己一直以来忽视了什幺。

然而他自己因为破莲的存在,他的人生不再只是自己,他愿意为了对方而活,他的世界被一种很俗套,却很真实的爱给充满,这成为了他现在活着的最大目标。

回到小岛,这个今晚被烟硝战火给瀰漫了的小岛。

姜枫在脑袋里重新拾回自己的自信,而那自信的来源就是他皮夹里最上面的那张照片,一个明明笑起来很好看却怎幺也不肯多笑的女孩。

「往哪一边?」段茜猫着身子和姜枫一起藏嵾在一台高尔夫球车的后面。

姜枫的双眼散发出常人不可能有的淡蓝光芒,视线望向一片漆黑的前方。

「怎幺样?」段茜低声地问,长剑已经拔出了鞘,用另一只手遮住上头的反光。

「既然夺捨是要在这进行,我们估算一下敌人的人数,一个主持者,至少一个护法,然后巴尔克那裏至少会留两个保镳,所以你以一敌四会很困难吗?」

「等等,为什幺是我以一敌四,你要干什幺?」段茜问道,普通人的话以一敌四并不难,但是有传说中的役鬼师在,段茜是一点把握也没有。

「我还在想,不过你最好有你自己得对付全部人的心里準备,我本来就不适合战斗,能用来攻击人的招式除了刚刚你看过的催眠之外,只剩下两招,一招是幻觉,对修练者来说效果实在不大,意志坚毅者更是没有效果,而我压箱的最后一招虽然超强可是用了之后我基本上就废了,而且会留下后遗症,同时你还得多照顾一个废人,所以除非情况非常紧急不然我肯定不会用。」

「那怎幺办?总不能让我就这样闯进去被人围着打吧。」

「我们先接近然后再找时机,而且是至少四个人。」姜枫提醒的说。

「听起来真的很不妙,你已经知道他们藏在哪里了?」

「大概知道方向,这附近没有干扰我能够看得比较清楚,他们在赌场那边,靠近后门的地方看的到一些人影。」

「人影?哪里?」段茜探出头来只看到一片漆黑,赌场离他们更是有着超过两个橄榄球场的距离,更罔论要看出里面有人烟,又不是野外郊区点狼烟求救。

「我就是靠这几下吃饭,如果你也看的到的话我就真的不用混了,我没有修练者的感知能力,所有东西我都只能用看的,好了,希望他们也被这一次的金融海啸扫到,有人事减缩的问题,连个哨兵都没看到,里面也说不定没几个人。」姜枫嘴上诅咒,脚下的动作没有变得轻鬆。

既然知道了敌人的方位,姜枫他们慢慢地,不会被发现地接近,他们虽然还不清楚役鬼师有什幺,但姜枫的那双眼睛已经足够看穿他能力所及的大多数陷阱。

「嘘!」

停下脚步,姜枫把食指摆在嘴唇上,段茜也停下侧耳倾听,他们穿过中间的靶场、储藏间、咖啡厅现在已经到了赌场,缩在墙壁的阴影之下。

「怎幺了?」

「有点异样。」

段茜依然是什幺也没有见到,闭起眼睛,意念悄悄地探出,也依然是一无所获。

「有鬼。」姜枫用带着有趣的口吻说:「原来不是没有放哨,而是请了不用领薪水的工人。」

「你可以找出他们的位置吗?」段茜问说,感知是也可以感受到鬼魂的存在,但是效果不像感知活人那幺清晰,鬼魂的型态也和人一样的多样,其中也存在特别稀薄不易发觉的类型,对于修练者而言更是异常棘手。

「可以,不过要近一点,我需要看清楚一点。」

姜枫虽然不会修练者通常用来消除气息的技法,但他也有自己的一套方式,轻手轻脚的,摸近与后门的距离。

隐藏于黑暗之中的鬼魂就像是藏木于林般的难找,再加上鬼是没有形体的存在,真切地来说,是残留在人世间的一缕幽魂,这方面的专家就是俗称的驱魔师、除灵师、巫女之流,现在则又多了千年不见的役鬼师。

「怎幺样?」段茜连问了好几次,姜枫都没有作声。

「别吵啦。」被吵得受不了,姜枫不禁小声骂道。

原来段茜是属于一紧张就会话变多的那一类型人,姜枫在心中思量,人有千百款,话变多本身不代表什幺,与实力更不会有什幺关联性,有谁规定高手就必须像个自闭儿一样的搞神祕?

被兇了一下,段茜只好闭嘴张大眼睛,一个劲的往姜枫看的方向看去,但是却什幺也没瞧见。

「对付鬼,你有没有什幺比较有效的方法?」姜枫揉了揉眼睛,缩回阴影内问道。

「我身上带着十张普通的驱鬼符,刚巡逻的时候回房间拿得,只是效果恐怕不会多好。」边说段茜边从身上拿出一小叠写字龙飞凤舞的符禄,只是如果对付的是像之前附身在法国公子马索的那种厉鬼的话,就凭这几张符是不可能被做掉的。

「你的真气呢?」姜枫再问说:「你以前有对付幽灵类的经验吗?」

「有是有,不过那次我是和一名除灵师去的,叶家的廷方,基本上我只是去保护他免得那里的妖兽攻击他,真正动手对付怨灵的只有他而已。」

「所以你对付鬼魂的方法,除了这叠符之外也就只能用剑劈他们?」

「是的。」段茜有些觉得不好意思的说。

一般来说,鬼魂幽灵都会尽量避开修练者,普通人身上有阳气,会对属阴的鬼魂造成伤害,而修练者在人类里则又属于生气阳气都特别重的类型,要对付鬼怪光凭身上的气息就会有效果,可那是指对付普通鬼魂的情况。

既然是役鬼师所使役的恶鬼,那对于修练者身上的气息肯定有不小的抗性,光用真气去劈砍,效果肯定不彰。

「你看,门的左右两边不是各有一个箱子,其中一只鬼在左边箱子上的罈子里,等一下妳最先要做的事情是把符咒贴在罈子上,我想里面的鬼一定很兇,连役鬼师也没办法百分之百控制,才会用罈子控制,然后还有三只鬼在附近。」

姜枫用手指了三个方向,说:「一只飘在大概三米高的地方,是只女鬼,一身红衣这种鬼最兇不过,然后在过去一点的地方不是有个夜灯,有一只躲在灯的后面,然后是最后一只,门的前面一点的地方不是有水沟盖,这只最阴险,他躲着等人经过就攻击。」

「那你有办法对付它们吗?」段茜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异人无法修习真气,在很多情况下都很是吃亏。

「别小看我。」姜枫自信满满的回说:「我有我的办法,那就一个人对付两只吧,你负责那个罈子和那只女鬼,灯后面的水沟盖下的我来对付,符给我六张。」

「等等,我们一定得从这里进去吗?如果从其他地方可以吗?也没有鬼在守。」

「不行,我看了一遍,不知道是夺捨用的阵法还是防护警戒,除了后门其他地方都有法力构成的痕迹,碰到的话施术者很快就会察觉,鬼也是,我们手脚要快一点,鬼消失的话,不晓得役鬼师能不能够发现到。」这也是要考虑的因素之一,姜枫他们希望能做的是尽量隐藏行迹。

「好吧,既然这样我们就别馆那些了,你来数,数到三我们一起动作。」段茜调整着呼吸,锋利的长剑随时可以攻击上前。

姜枫计算他过去后必须做的步骤,在心中反覆演练,确定没有疏漏后开始数道:「一。」

「二。」

等一数到三,段茜脚下的力量就能让她瞬间冲到罈子的面前,用手上的符禄封住罈口,然后在以剑上的真气划开女鬼的灵体。

「……」

「等!」姜枫伸手抓住几乎要冲了出去的段茜,一下子让他联想到的是运动会时抓时间数到三时就离开起跑线的跑者。

「你……」段茜才刚口要问姜枫,后者就用手摀住她的嘴巴。

仅用眼神示意,指向远处过来的黑暗。

等了大概十秒,一个身影来到他们面前,他经过路灯时躲着的鬼探了下头认出来人后就又回到原位。

是个男人,远远的姜枫确认了这点,身上穿着黑色皮衣,看起来有些狼狈,右手抱着一团东西。

近了一些之后,姜枫稍稍露出一点视线,审视着这名突兀的访客。

左臂似乎受了不轻的伤,在走路时有留意晃动到伤处,脸上也有些血痕和被树枝打到的痕迹,不过那双眼睛很有神,出自于姜枫的习惯,他常以对方双眼给他的感觉作为一个人的判断,而他判断眼前的这个男人不好惹,黑色的长鞭綑在右肩,上面似乎带着血迹。

看到他右手抱着的东西,姜枫心中无法控制的用力一颤,那是一个人,而且从那袭长髮与半露出来的脸庞来看,那是姜舞绫!

段茜也看到男人手上抱着的人,双手紧紧摀住自己的嘴巴,深怕自己一不小心发出一点要命的声音。

男人来到后门前面,朝着罈子敲了敲,像是打了声招呼,接着就推门走进了赌场。

等了三分钟,没有一点动静,但刚刚看到的场面已经震撼住姜枫两人。

姜舞绫可以说是树林那一边的负责人,既然连她都落入敌人手中,那一边的战场恐怕是凶多吉少。

「如果我刚才没看错的话,那是舞绫吧?」段茜有些惊慌地说,论功力的话姜舞绫可以说是略高她一筹,就连这样的人物都落到敌人手中,自己又哪里讨的好去?心中的战意开始减弱。

「你别担心,你看到刚才那个男人没有,他的左臂受了很重的伤,看起来很狼狈,虽然他抓了舞绫,但舞绫肯定给他带来不小的伤害。」姜枫宽慰的说,现在如果段茜一心生退意,那基本上这场仗也不用继续下去了。

「也是。」段茜喃喃的说,心里也比较没有方才那幺慌乱。

姜舞绫在修练界盛名很广,虽然她在武学上的风采被后来居上的肖素子给掩盖,但也只是因为后者的实力实在太过强悍,并不代表姜舞绫的武学造诣有任何薄弱。

「我担心的是他们抓了舞绫恐怕是为了夺捨。」姜枫一脸的忧心,而他的料想也正好符合了杨渊的企图。

「姜舞绫这个身分在某些情况下还比国家元首来的有用处,如果对方是天人,以他们的角度来看,舞绫确实是更好的载体,该死的!我怎幺会没有想到!」

眼睁睁看到自己认识了十多年的好友在眼前被缚,姜枫即便之前说过大局为重,现在的心情也很难平复下来。

「你冷静点啊。」段茜低声劝说。

「呼—我没事,计画还是和刚刚一样,我们只能做好自己的部分,其他的就只能期待其他人的表现了。」

「一样你数到三,我们就动作。」

这次没有人来打扰,姜枫最后一个音节才刚落下,段茜如同一阵风的吹袭了过去。

瞬间就把符纸当成封条的封住罈子口,然后纵身一跃,长剑上的真气暴涨,一秒钟连出三剑,劈在女鬼没有形体的灵魂上。

姜枫也不在人后,两张符禄贴在水沟盖上,暂时止住对方冲出来的势头,接下来双眼凝视着从灯后出现的鬼魂,那是一只穿着清朝官服的老鬼,伸出两只裸露白骨手正要往姜枫的颈子掐去,但这张牙舞爪动作却突然停止,整只鬼像是僵住般的飘浮在半空。

捻起符纸,按在那只清朝老鬼的印堂上,要知道人化成的死亡生物其中枢便是印堂,那也是为何驱赶殭尸会在额头上贴符纸的原因,但这种手法对于普通鬼怪有效,对于役鬼师手下的恶鬼其功效恐怕就没有太高。

驱使异能,把视线转换成身上的阳刚之气,如烈日焚身,清朝老鬼浑身不停的颤抖,接着姜枫口中喃喃念着驱鬼咒,再一张符纸贴在心口,随着姜枫以异能和驱鬼手法不停驱动,清朝老鬼的身影逐渐转淡,最后不甘心的被符纸化成一团火焰消失于人间。

水沟盖上的符纸承受不住恶鬼的不断冲撞,渐渐的透出缝隙,姜枫赶紧再补上一张,用手贴住喃喃唸咒。

段茜以真气攻击,一开始由于伤害不够而落在下风,但当她把符纸贴到剑上再催动真气后,女鬼就开始节节败退,几下想要冲出剑网也都无果。

姜枫从小就知道自己的短处,他身为异人虽然有双让人艳羡的眼睛,但他知道自己在很多方面都比不上一个普通修练者,为此他下过很多的苦功。

为了要有歛息般的功夫,他学习特战队的伏击法辅助印度瑜珈的呼吸,慢慢找出一套适合自己的方法,驱鬼的方式也一样,没有真气,也没有法力,他就学习如何最大的运用常见的符纸,以自身拥有的阳气去攻击阴气重的鬼魂,口中喃喃唸诵的则是对于鬼怪来说有如闪电雷击的佛门梵文,学习不需要法力和真气来驱使的结印,真要说起来,他比之一般的修练者都懂得如何对付鬼怪。

当段茜总算解决掉戾气极重的女鬼,姜枫也差不多快要渡化了水沟盖底下的恶鬼。

他那双眼睛最大的功用就是止住敌人的动作,给予他自己渡化别人的时间。

几乎没有换气,姜枫留下几滴汗水,总算在最后段茜以真气帮助之下,消灭掉了敌人。

「帮我把那个罈子拿过来。」还没歇口气,姜枫说道。

罈子不停地晃动,可见里面的恶鬼其兇猛程度。

「两只手帮我扶住,别让它乱动。」

然后姜枫在罈子口加上最后一章符禄,闭上眼喃喃的唸诵咒文,随着咒文的出现,罈子晃动得更加厉害,段茜使劲夹住,手上的真气包着罈子,假如恶鬼冲出来时还能有多一层屏障。

慢慢的罈子静了下来,姜枫嘴巴动得也慢了一些。

过了几分钟后罈子几乎没有了生息,就好像真的只是个普通不起眼的器具罢了。

「怎样?你消灭掉它了?」段茜好奇的问说。

「没有,这只鬼特别兇,我最多只能镇住它,到早上他大概又会醒来,不过那时候就没差了。」姜枫抹了抹额头上的汗,庆幸自己还记得那些艰涩的咒文。

「看不出来你还满有一套的。」段茜夸奖的说。

姜枫苦笑,作为一名非战斗型的异人,为了要在这险恶的修练界自保,他做了多少不为人知的努力,是外人难以猜想的。

「走吧,希望他们没注意到这里的情况。」

  • 名称:掩护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7:3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