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桃成熟时3超清

狭路相逢,勇者胜。

同样道理的,两边都处在全力施展且没有任何退路的时候,哪一边比较不要命的就可以夺得胜绩。

长剑的剑尖与杨渊的距离正一点点缩短,正面与背面都是。

元平这一刺是蓄势已久,杨渊的甩鞭是仓促而成,但两个人在本身修为上有着高低之分,两方的攻击都犀利异常。

面对死亡还能够义无反顾是勇者的行为,但面对可以避免的死亡还硬是向前就是愚者的举动。

元平手上的长剑如果依旧迈前,毫无疑问的能够直透杨渊的身子,但同时甩鞭上的力量也毫无疑问的能够把元平打伤打残,迟疑了。

侧滚在地,元平作出一个正确的选择。

黑色长鞭从元平头顶上飞掠而过,绕了一圈余力不尽,再挥向姜舞绫。

但无论如何是来不及了。

杨渊能够做的选择只有扭身尽量避开要害,就这样姜舞绫手上的长剑穿进杨渊的左肩,锋利的剑透过去,挟入骨内。

痛!整个人的左半边都失去了力气,杨渊用力咬着牙,用最后一点力气去抓住剑锋,不让姜舞绫抽剑远遁,否则他的处境会更不妙。

长鞭飞掠,并不是巨力攻击反而柔软的缠住了姜舞绫用剑的右手。

「抓住你了。」杨渊狰狞的笑道。

正常人在遇刺的情况下都会选择尽所能地逃离,杨渊不是一般人所以他用长鞭绕住姜舞绫,而姜舞绫也不是一般人,右手被缠住,左手成虎爪,出手扣住杨渊的另一边肩膀,右脚绊住敌人左腿,让杨渊逃不得。

「元平!快动手!」机不可失,姜舞绫大喊。

何?实力再高遭受重创依旧无力回天。

在杨渊的身上露出淡淡的萤光,真气在肉眼视觉下积蓄在他的右手与鞭子上,同时间他人也不再像刚才谈聊时,气质改变,杀机显露,整个人恍若进入一种玄妙的境界。

入道者!那就是杨渊的最大的杀着。

元平心中一骇,他不无知,相反的他很清楚一名入道者与普通修练者的差别,他必须尽快完结这场战斗,手上速度加快,直取敌首。

姜舞绫心里也是惊讶,她怎幺也没估算到对方会是一名入了道的修练者,但就算如此她依然算计到了对方,两面合击在第一时间重创杨渊,现在只差元平动下最后一手,入道者又如

如果正正当当的二对一,以杨渊一名入道者的实力要败掉姜舞绫和元平联手并不困难,何况他还有着地利,可是姜舞绫也知道自己的武力不如人,才以话语来吸引对方的注意力,让听到耳机声赶来的元平有机可趁,姜舞绫和对方较量的不是手上的功夫,她是在布局,筹码是她的姿色、话语和敌人膨胀的自信。

右臂上的长鞭在动,姜舞绫看向杨渊的双眼,那裏面没有慌张,他正在走他的下一步。

放开手上的长剑,姜舞绫右手抓住杨渊正要动作的长鞭,紧箍住,她要控制住对方拿来反击的兵器,那就等同使对方只能束手就缚,元平的剑一到,事情也就结束。

在这逆境之下,杨渊手上的力量大的超乎常态,他的左手在锋利的长剑上捏出血来,鞭上用力,把姜舞绫整个人提了起来,往他的背后甩去。

这下不单是姜舞绫出乎意料,就连元平也措手不及。

有句话说:世界上没有準备好的战争,熟读兵书只是基本,临机应变才是强将所为。

同样的道理,所有武功都只是陈旧的套路,真正的战士不能受限于它,临机应变才是致胜关键。

右手剧痛,几乎要被杨渊给扯下,姜舞绫被甩在空中,脚尖踢去,猛击向对方的脸面。

元平手上的长剑只有剑尖划破杨渊的腹部皮肤,还没更深入就被甩来的姜舞绫撞上,两个人一起滚到一旁。

比起元平只破了皮的剑招,姜舞绫踢在他脸上的几脚反而更具伤害,那几下让杨渊除了流血外脑袋也受到震荡,正摇晃着头,企图让自己清醒回来。

这原本应该是很好的机会,但姜舞绫与元平也摔在一边,承受的力道太大让他们两个一时间站不起身子。

三个人,暂时的没有人有办法动作。

却有一个很轻很轻的脚步声,在他们三个人能听的到声音的範围。

姜舞绫挣扎地站起身来,除了右臂有些脱力外,她没有受到的什幺实质上的伤害,元平因为承担的力量比姜舞绫还要大,还贴在地上喘着气。

月色撩人,此夜本该是个把盏言欢的好日子,可惜却被血腥气给染上。

来的人是陈宗翰,样子是他,但里面……

幽泉上的亮光明暗不定,彷彿反映出他的内心状态,他的表情垄罩在黑暗之中,看不出他在想什幺。

没有开口,也没有发出一点声音,诡谲的氛围飘散开来,像是某种汙浊的空气,侵害着这里其他人的心灵,暗红与深黑,交缠彼此。

枪声不知从何时开始变得稀疏不少,又或者是他们的注意力都放在来人的身上,四个人像是隔绝外部。

「阿翰?」姜舞绫试着唤说。

对这声音起了反应,陈宗翰把脸看向姜舞绫。

面无表情,眼瞳赤红却无神,望着姜舞绫却又像是什幺也没望着,微微的歪头,似乎想要调整眼睛的焦距看清楚唤他的人是谁。

杨渊挺直身子,长鞭已经从姜舞绫身上下来,接着他忍着痛,伸手拔出穿过肩头的长剑,丢在地上。

没了阻拦鲜血溢得更快,杨渊尽量控制着那部分的肌肉在点几个穴道减轻血流量,但这个伤口没有个十天半月是不会好起来的,。

看出来人是失了神般的陈宗翰后,杨渊笑着,只是因为脸上有血让他的笑容变得可怖,说:「看看谁来了,这不是你们那位同伴?舞绫小姐,你的小情人吗?」

谁都看的出来陈宗翰现在的样子不太对,只是大家也不清楚他是处在哪一个不对劲的状况里。

铃—

姜舞绫繫在腰间的铃铛响起,很直接的就联想到陈宗翰身上的变化。

「阿翰,你……」

不需要在赘述,谁都可以很直接的联想到陈宗翰身上正发生着什幺样的事情,他现在并不是他自己。

和马索的情况不同,陈宗翰整个人显得很安静,病态般的宁静,幽泉从他手上不具威吓力的举起,剑尖指向铃铛声的来处,似乎在标示自己的下一个目标。

下一个瞬间他人如箭离弦,如子弹飞离枪口,现身到姜舞绫的面前,手上长剑锋利的横划。

黑暗之中闪现一道绝美的暗红线条,割破夜色。

姜舞绫今晚已经是第二次整个人横躺在地面上,刚刚的剑来的太快她赶不急动脑反应,下意识就是倒在地上让过,从陈宗翰的那一划,她充分的体会到对方是真的要杀了她。

元平知道陈宗翰是和他们一伙的同伴,但现在的情况已经容不得他说道理或是做些其他的方式补救,长剑向着被附了身的伙伴刺去。

格架,挑开,然后一脚飞起。

姜舞绫从地上爬起,双手成掌,最擅长的兵器被扔在杨渊那边她只能空手应对。

由于上次与眼前这个年纪不大的少年出过矿坑任务,再加上最近陈宗翰与肖素子的对战甚嚣尘上,她很清楚对方的实力不是她加上元平两个人能够对付的,况且还有不怀好意的杨渊在一边虎视眈眈,姜舞绫拼命脑袋转动,思量任何可以解决劣势的方法。

陈宗翰改採成双手持剑,力量顿时又上了一层,对着元平用力砍下,后者不只是被震着差点握不住剑,连人都往后仰起,下盘快要鬆脱。

「阿翰,快点记起来你是谁啊!」无奈之下姜舞绫只能这样喊叫,企图挽回对方的一点意识。

陈宗翰手上的剑一点迟疑也没产生,拉开后横斩,元平往后闪过,挟着空档正要回剑进击,陈宗翰的另一只手直接拍在剑面,荡开对方的这一下。

姜舞绫攻其下段,右腿向着陈宗翰的大腿跟甩去。

脚底看起来很精巧的一蹬,就让开了姜舞绫的攻击,幽泉更是顺势点向她的腰身。

混战对于来说陈宗翰实在太熟悉,身边的空间几乎可说是在他的掌控之下,每个位移都精準的没有偏差,即便是在他现在的情况也依然如是。

「你醒一醒啊!」姜舞绫双手靠拢,挡下陈宗翰的一个踢击,辣辣地生疼。

元平承受陈宗翰主要的攻势,情况更是险象环生,一开始还因为有向前的气势在而能够扛住,但随着陈宗翰加大剑上的力道又迫使元平无法闪避后,主导权很快地就落在陈宗翰手上。

幽泉上的劲气像是水壶喷出的蒸气,争相恐后的涌出,对于元平来说那就是一场不折不扣的灾难,他没有余暇去探讨陈宗翰手上的长剑为什幺总能快他一线,他只能凭藉往日深入到骨髓的反射去迎战,然后冀求一个反败为胜的机会。

陈宗翰没有一点动摇,这让姜舞绫想用的计策都变得毫无用处,更糟糕的则是他们两人就连拖延时间都变得困难,一招一招下去,离最后的败北越来越接近。

对杨渊来说事情正往预想的方向进行,甚至走得更佳的好,那个被称呼为阿翰的少年他心中的缝隙正好全了附身的好机会,就像是姜枫他们手上的车被拿到敌人阵营般,改变了整盘棋的走势。

没有插手,他人靠在一棵树上,注视着眼前的战斗。

幽泉舞动,姜舞绫与元平像是在吊桥上拼命冲向末端的出口,而陈宗翰则是一刀一刀的砍断掉墙上的绳索,胜负几乎底定,要不是陈宗翰砍断所有绳索让姜舞绫两人掉进万丈深渊,就是他们两个人冲到陈宗翰面前被他砍成两半。

事态急迫,但是却无力回天。

在这世界上,任何种类的实力都有它的极限所在,力量再强,打不中也没有用处,相同的即使每下都能击中,力量不够也等同于搔痒,实力的种类繁多,往往又可以互相克制,然而就算是个全部实力都拔尖的人物,也没有办法窜改别人的自由意志。

如果这世界上真的有一个存在在任何方面都是最顶尖的话,那他也不再是人,是个相等于神的存在。

回到场上,对于一个完全不受影响、也不听人说话的家伙,姜舞绫不论怎幺耗费口水也无法对其造成分毫动摇,手掌也因为接触到对方的气劲而产生麻痺感,这下胜负的天秤变得更加倾斜。

激起所有的潜能,元平超脱出对于死亡的恐惧,一剑一剑的对上陈宗翰手上那飘忽锋利的暗红色长剑。

不理会后果,不在多想结局,专注在当下,每一剑都变得更加厚实。

抓到时间,荡开陈宗翰往前的刺击,在紧接着往对方的手腕向上抽去。

不错的一下反击,可陈宗和脚下一用力,就略开元平的剑尖。

近距离的,元平可以用身体感受到陈宗翰散发而出的势压,那像是改变了地球上的重力般,桎梏着自己的每一下转圜。

回剑,晃动剑身,似左似右的如银蛇迅捷的滑动,元平的剑势一改原先平时的风格,变得黏滑。

入道的特徵之一便是真气高度凝聚后产生的光华,那是沉浸于自身境界所引发出来的效果,然后是气质上的改变,实质上的会影响到身边他人的身心。

陈宗翰的一个横划,点点黯淡的光华溅散而出,破掉元平準备好的所有后着。

「厉害!」元平情不自禁的讚叹。

他人与先前一样还在这被夜色垄罩的树林里,但他的心已经跳离了这个没有光明的地域,他知道自己肯定今天会死在这里,一个陈宗翰已经让他无法抵挡,更何况还有一旁尚未出手的杨渊,但即便如此他依旧不肯束手就戮,他要做最后的一次抗争,与自己的命运为敌。

心中没有希望就不会失望,接受了这个事实之后人变得更加坦然,没有后顾之忧,也不需要多想任何杂事,在生命的最后,他把一切交给自己最引以为傲的剑,即使这柄剑即将与自己的生命一样折断于此。

不争生,不求死,他只要最后的一点灿烂。

就因为这个贯彻他全身上下的想法,他的武道突破了过去所有的累积,像是一只破蛹而生的蝴蝶。

长剑上的剑意扩大,身体散出的真气变得澎派又凝聚,在黑暗之中发出些微的亮光,某种意念从头顶开始盈满了全身,那是一种难以言述的平和喜乐感,整个人焕然一新,他开始懂得陈宗翰的剑招。

从每一下都只能抵挡,慢慢的,他在敌人每五招过后开始能够回上一剑,渐渐的,他手上的长剑不再觉得束手束脚,开始能够施展开来。

原来这便是入道,元平心中感叹,至少他这在辈子的最后,还有幸一窥修练武道的起始。

陈宗翰的剑很快,而且很俐落,常常几下照面就能穿透敌人的弱点,很少有谁能在他的剑下越战越勇。

姜舞绫插不上手,他感觉得出来元平身上的改变,那是与陈宗翰身上不同但有类似之处的气质,两边都是把一生信念寄託在剑上的武人,她这个不过是聪明而缺乏信念的修练者完全插不上手。

心中转着念头,姜舞绫一步步地退出战圈。

「漂亮的小姐,你想往哪里去?」杨渊一直观察着三人的动静,看到姜舞绫想要趁机逃离,立即就出现在了姜舞绫的背后。

「你只能用一只手,你觉得你有办法拦住我吗?」姜舞绫风情万种的一笑,这种方法也许对现在的陈宗翰无效,但对于杨渊还是有着效果。

「不是,我只是想要提醒你,算算时间,原本在海岸那裏的几个人,看到都没人过去也差不多要杀了过来。」

姜舞绫心中一凛,他们原本就是为了逃离两面受敌的处境才硬冲过四十多人布成的枪网,现在如果海岸那的敌人赶来,那他们的处境就会变得更加难堪。

「谢谢你的提醒,看来我还是早点离开的好。」

「你不管你的伙伴了吗?他就算现在入了道也还是难逃一死,你不救他?」杨渊注视着姜舞绫的眼神充满审视的意思。

没等姜舞绫开口,杨渊就继续讥笑说:「不得不说你们的合击很不错,我这边的手臂没十天半个月是别想好过来,你想想,人家可是特别赶过来帮你的呢,现在你就这样走了?留他一个人在这里被你的小情人杀死,你捨得啊?」

今晚姜舞绫首次在口头的交锋上落于下风,她当然知道她就这样离开可能一辈子都会良心不安,但是留下来又有什幺用?陪着元平一起死?

「说中了?」杨渊的笑容在姜舞绫眼中变得更加可恶。

深呼吸,姜舞绫要找回自己的理智,他当然知道自己这样做对不起元平,甚至无法对与元平交好的姜枫交代,可是只有现在离开才有生机,以后也才有位元平报仇的机会。

姜舞绫看了杨渊一眼,什幺也没说的施展起轻功,準备离开这里。

在最后她瞥向与陈宗翰战斗的元平,在她眼中对方就像是已逝的黄煦,这辈子已经没有再次活着见面的机会了。

此时,姜舞绫的心中不禁冒出一个问题,她做出这样的选择到底是理性上的取捨?还是她贪生怕死的理由?

「舞绫小姐,别急着走,刚才你的推测都很正确,但是有件事情你没有猜对。」杨渊没在理会战在一块的陈宗翰与元平,跟上姜舞绫离开的脚步,对着姜舞绫愉快地喊说。

轻功讲究的是提气,一说话气就容易散掉,姜舞绫自顾自的加速,没有搭腔。

「你猜说我们这边的役鬼师要做夺捨,你没猜错,但是关于你认为的载体你倒是没猜準,找那些有权有势的普通人是我们的备案,我们最希望夺捨的人是你和姜枫喔。」

姜舞绫不自觉的回头,杨渊正一脸笑意的望了过来。

元平心中有些惋惜,自己虽然已经达到了自身武道的最高峰,可是却没有机会与自己喜爱的人们道别,也许这便是战士的宿命吧。

两剑相碰,元平手上的长剑出现细细的切痕。

现在的战斗几乎可以说是燃烧元平自身的生命,每一招一式都是用生命力去打造,可惜那些还是无法弥补实力上的差距,顶多就是减缓了死神的脚步。

也灿烂过了,元平已经一无所求,他的气力也所剩无几。

微笑,元平可以说是自言自语的说:「我这辈子想过很多死法,战死对我来说已经算好了,倒是你,阿翰,我不知道你现在还有没有一点意识,如果有,请你对于杀了我这件事情不要感到内疚,你是身不由己的,我不怪你,还有,帮我好好的和老大以及姜怡他们道别。」

听着元平的最后告别,陈宗翰依然是不为所动,手上的幽泉就连慢上一分一毫也没有。

由左至右的斩,元平托剑来挡。

咻!

一颗子弹穿过两人,甚至稍稍的擦过陈宗翰的髮梢。

是原本追着他们步步进逼的那些武装士兵,可能是打扫好了战场又或者已经让其他人逃走,元平希望是后者,总之武装士兵们把攻击的目标摆到了元平和陈宗翰这里。

反正一个陈宗翰就已经逃不走,元平也不介意再来几个秃鹰争他这块肉。

不过,陈宗翰的情况倒是有些古怪。

元平与陈宗翰因为这一颗横插上来的子弹而跳开,武装士兵他们似乎也不清楚现在是甚幺状况,不懂敌人怎幺汇聚再一起互斗,他们举着枪口却没有按下板机。

元平在想,如果他现在开口说自己是和对方一伙的,自己是附身在这个躯体身上的话,被对方相信的机率能有几分?在陈宗翰被攻击到澄清为止有没有机会能够逃出生天?

他还没开口,陈宗翰就向着武装士兵那边走去,是慢慢的,有些晃动像是没睡醒的那种走法,背部破绽大开的对着元平,但是元平选择静观其变,他觉得事情有蹊翘。

「Stop!」其中一名武装士兵喝道。

而陈宗翰就真的只住了脚步,从背后,元平看到陈宗翰歪了歪头,举起手上那柄杀人利器,剑尖指向说话的那个人。

「What   are……」

话还没有说完,陈宗翰整个人如鬼魅般地消失,接着下一剑就劈开方才说话的那名武装士兵的身体,整个人不现实的爆出大量血液,那一剑的速度太快,也许神经来能感受到穿透过身体的冰凉感。

看到这一幕,元平懂得是怎幺一回事了,他蹑手蹑脚尽量不发出任何声音的退后。

眼前,子弹乱扫,枪声轰隆,一只鬼魅在其中穿梭自如,几乎每一下都能取走一条生命。

元平不知道在陈宗翰身上到底发生了什幺事情,只是他可以确定那绝对不是普通的鬼附身,看到刚才那名武装士兵说话然后陈宗翰举剑指向对方的模样,元平意识到了其中的问题。

不论陈宗翰现在是处在什幺情况,可以确定的是他无法分辨出敌我,他动手凭着的是声音,先前是姜舞绫腰上的铃铛吸引这他,接着是因为自己不停的战斗纠缠,而现在,那个倒楣开口的武装士兵变成了下一个目标。

逃出了几十公尺,直到听不清陈宗翰那边的战斗。

竖起耳朵,确定附近没有其他人后,元平瘫到了地上,伸出双手,没想到自己竟然还活着。

劫后重生的感觉非常真实,而入道的余韵也充盈在身体之内。

「老天开眼呀。」

元平几乎要大笑出声。

  • 名称:蜜桃成熟时3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6:3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