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座的怪同学超清

姜枫连续放倒了三个人,异能方面的消耗让他觉得有些疲惫,和他一起守卫这个区域的女修练者段茜跟在他的身边,随着他的指令行动。

不用自己亲自动手之后姜枫也变得轻鬆许多,随着长大后战斗等级不停增加,他异能的缺失就更加明显。

「晋佑和蒋先生在北端也遇到了麻烦,赶不过去树林那帮忙,舞绫那边也断了消息,现在要怎幺办?」这些留下来的保安人员虽然身手也不简单但对于段茜来说还不足以威胁到她,手上的动作没停,一边问姜枫。

「现阶段,敌人掌握了太多我们没有的资源,才让他们有机会设计我们,而我们手上能用的人只有十二个,不,是十一个,现在他们打的主意是用陷阱和士兵来削弱我们的人数,从对方没人袭击我们可以看出他们的人数也有限,而且对于这里的攻击很少,他们只是想把我们绊在这里。」姜枫分析的说。

「现在可以确定他们想要的是一个夺捨的载体,而那个载体虽然可能就是我们现在会场内的其中一人,也是因此我们才守在这里,但是他们一直没真的派人过来袭击,可见他们是另有打算。」

「所以我们两个可能是现在整个局面上最自由的两颗旗子,目前没有人来管我们,所以与其傻傻地待在这里等人攻击,不如我们主动出击。」

「怎幺做?」段茜问道。

「找出巴尔克和他的同伙,这个小岛虽然限制我们的行动便于他们设下陷阱,但同时也给他们自己设了限,只要在敌人瓦解我们其他人之前抓到巴尔克,我们就等于赢了。」

「这不是又回到了原本的目标,等等,那这里不就变得不设防了?这里的大人物如果被攻击那我们不就……」段茜没忘记他们在这里的目的,问道。

「晋佑那边有两个敌人,二对二,树林那边虽然大部分是士兵,不过敌人应该不会以为光凭士兵就拿的下全部修练者,所以那裏也会有他们认为足够的修练者坐镇,没人过来理我们,是因为他们算準了我们不敢离开……」

「如果敌人还有其他修练者的话我们不在这里不就完了?」段茜的疑问依旧还在。

「你想想,一直到现在不管是树林还是北面战况都很紧急,虽然敌人佔了优势但优势也不算大,随时可能翻盘,以敌人的立场来看两边自然是多些人手会更好,可是都没这幺作,那其他人呢?」姜枫反问。

「你的意思是那些预备队有其他任务?」段茜总算听懂了。

「他们现在不会想袭击这里,暂时不会,否则他们一开始就可以作了犯不着和我们玩分散战,现在可能性有三种,一,他们的人马已经见底,所以才没有人招呼我们,可能给敌人老大当护卫队了,二,他们在预备夺捨用的人员,毕竟任何法阵都需要护法,我们没办法顾到所有人,可能敌人已经物色好了人选,正等待开始,三,敌人算到了我现在的想法,等着我们自己自投罗网,你觉得呢?」姜枫把所有可能性分析出来,还有心思微笑的说。

「真的假的,我果然不适合动脑,你说怎幺办就怎幺办吧。」段茜说道,不就是兵刃相向,哪来这幺多可能性。

「赌一把吧,晋佑和蒋先生在北边,树林在东面,加上刚材搜寻的範围,我们捨弃这里往南面去,有几个地方我觉得可能藏人,那裏的建物也比较多,有赌场、靶场,如果我是敌人我也会选择那裏藏身,利于防守。」姜枫下了一个决断,说道。

「可是……树林那边你不管了吗?你的朋友也在那,如果我们现在赶过去可能可以翻倒情势。」段茜问道,他原本以为姜枫会决定加入树林战,以他的眼力在那边肯定可以成为一大助力。

「不,如果敌人夺捨成功而且离开了这里的话,事情会蔓延的比我们想像的还要恐怖。」

「可是你的朋友,舞绫、姜怡他们正陷在那裏,甚至可能死亡,你……」段茜觉得不可思议,他身旁这个男人怎幺可以这幺无情、这幺冷静。

「我知道你想说什幺,我不知道其他人会怎幺想,但是我知道如果舞绫现在在我的位置她也会这样做,如果变成我在树林,她在这里,她也是一样,我不是修练者,也不是战斗类型的异人,我就算过去的帮助也不大,如果我真想救他们,我就不应该辜负他们的期待,抓到那个幕后主脑,当然的,你也必须和我一起去,我的实力可能不足够对付那些人。」

「那树林那边?」

「只能靠他们自己了。」

「你们姜家的人都这幺……你们真的可以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朋友正处于危险而不去救吗?」段茜和姜枫两个人走向大道,往南边去,她问道。

对于段茜的问题,姜枫只有四个字。

「大局为重。」

他说。

接连几次企图闯走失败,姜舞绫知道自己如果不正面对敌是没有办法离开,长剑执在手上,仔细评估自己眼前的敌人。

「不跑了吗?」

虽然暗夜让姜舞绫看不清敌人的模样,但她还是从声音听出对方是个年纪不大的男子,手上的长鞭没有因为开口说话而有停顿,猛烈的击向姜舞绫站的地方。

烟尘涌起,姜舞绫的动作也不慢的逃了开来。

手上的长鞭也是漆黑颜色,融在夜晚之中更是让人难辨,只有那索命的破空声,随时出现在耳边,就彷彿下一秒就会打在姜舞绫身上。

树林之中被清出了一块空地,明月洒下冷冷月光,平添一股神祕的氛围。

长鞭收回男人手上,挽了个圈,落在他的左手上。

姜舞绫一直没有放下她的修行,但不可避免的她因为花了很多时间在人事管理、统筹和交际上,这一年来没有太多的长进,距离那个传闻中的入道者境界还有着一段距离,她在小的时候也曾经很刻苦过,只是后来她选择了另一条路。

想要成为长老虽然不需要有太高的修为,但同样的也不能太弱,否则将会无法服众。

长剑托平,姜舞绫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进行这种生死相拚的战斗了,她希望自己还没有忘记那种感觉,调整着呼吸,丹田的热流顺到四肢百骸,双眼注视着自己的对手。

双脚与肩同宽,但前后脚的距离有些玄机,然后是持鞭的手,架式往前,同时左手间的协调与普通鞭法不同……

姜舞绫有着博闻强记的能力,小时候待在姜家的资料室里博览了许许多多的武功招法,脑里很自然的推敲起对方用的功夫,结合自己经验,试着找敌人的弱点。

「你打算盯多久?看在你是个大美女的份上如果你投降束手就缚,我就停手如何?」男人笑得说,对自己的实力非常具有自信,说:「至于事后你要怎幺报答我,我们可以坐下来好好谈谈,相信我,你不会吃亏的。」

姜舞绫轻笑,银铃的笑声更加的吸引人。

这种程度的挑畔怎幺可能刺激到姜舞绫,他冷静地打量着敌人,分析着敌我,确认着自己可以有效攻击的方法。

很多时候,战斗不是蛮力的互相比拚,而是互相计算的危险活动。

比起之后的种种可能,姜舞绫心中有个疑惑需要解答,他总觉得眼前这个男人挥鞭的动作让她有些熟悉,如果真的是那个人,那事情就有趣了。

笑声还在空气中蕩漾,姜舞绫箭步射出,长剑蓄着劲气,直点敌人的门户。

「怎幺说动手就动手,急什幺。」男人拉紧长鞭,架住姜舞绫的这一下,嘴巴上感觉不到慌张。

脸上的笑意不减,退半步,再进步,上中下段各刺上一剑,每一剑走不同路子,沉重、跳脱、迅急,三种不同的节奏。

长鞭没有展开,在这种只剩下一个手臂的距离,男人一样用鞭子末段挡住姜舞绫的三次进击。

姜舞绫手上的长剑虽然不像流萤或是幽泉是把神兵利器,但其锋利程度也很不简单,可以说是吹髮立断的等级,可是长鞭上的韧性却让姜舞绫的剑无法割开分毫。

男人手上动作,鞭子正要捲住对方的兵器,但姜舞绫脚下退的很快,没有成功。

姜舞绫退回到原本的位置,长剑垂在身旁,没有再次进攻的模样,刚才的几下过招看起像是某种试探,而现在姜舞绫心中有了答案。

白皙如玉的肌肤在月光的照耀下很是明亮,她笑容里藏着什幺,说:「原来是杨渊杨先生,这届切磋大赛的冠军得主,小女子有眼不识泰山,失敬失敬。」

这下换杨渊讶异,他瞇起眼睛,笑容也变得没那幺自然,不再像方才的气定神闲。

「姜家的舞绫小姐果然名不虚传,好眼力,只是不知小姐是怎幺认出我来的?」

杨渊的发迹就是在这一届的切磋大赛,凭实力一路过关斩将,击败了所有人都看好的肖素子,虽然最后的结果是只差了半招,但是胜了就是胜了,在众人面前,他一鸣惊人。

紧接着他人就整个消失,消失于整个修练界,就像突然的出现一样,突然的就消失于众人眼前,起了招揽之心的人也都找不到他的下落,只留下这幺一段传奇事蹟,让人津津乐道。

过了整整半年的现在,在一个热带小岛的树林,杨渊出现在姜舞绫的面前,手上的鞭子依然出神入化,甚至比起切磋大赛时更加的慑人、更加的具有破坏力。

「整个修练界里用鞭的人不在少数,但是鞭子用的够好年纪又算大的并不算太多,这样範围就缩小了些,然后是你的鞭法虽然和切磋大赛时不太一样,有刻意隐藏的痕迹,但这世界上有些东西是不管怎幺隐瞒都会存有过去的影子,武功就是其中一项,你的鞭法类似于毒龙鞭法和金刚伏魔鞭法,又有过去西域鞭法的模样,这幺有特色的鞭法把範围又缩小了不少,去掉几个不可能的女性人选和一些名门宿老,我脑里可能性只剩下三位。」姜舞绫细细的评说。

「我们姜家善于用鞭的王正男是其一,但据我所知他人在辽东出任务,不会出现在这里,然后是苗家的苗季,如果是他,他应该会先用蛊毒而不是鞭法,你们的行事风格迥异,所以剩下来的人选就只可能是击败肖素子的杨渊。」

杨渊听到姜舞绫的分析就算想不佩服也不行,要知道他当初为了隐瞒身分,参加切磋大赛时脸上有易过容,也如她所说的隐藏了自己的功夫,但她依然看的出来。

「真是让人钦佩。」杨渊不禁想鼓掌的说道,姜舞绫显露出来的是除了修为外的另一种力量,要如她那样辨认出一个人的身分听起来很简单,可有心人都知道那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需要丰富的学识和识人的眼光,平时的观察更是非常重要,结合起来才能有办到姜舞绫做的事情。

不同于姜枫的异能,姜舞绫看人的本事在于她的积累,是种平凡的本事。

「就算你知道我是谁了,又有甚幺用?对于你的处境可是没有半点好处,我要做的事情很隐密,老实说我的身分并不应该洩漏出来,既然你知道了,那我们恐怕得想一些方法让你住口才行。」杨渊脸上的笑容恢复自然,说:「我一直以为漂亮的女人都没有脑袋,看来你打翻了我的这个想法。」

「那是我的荣幸。」姜舞绫没有露出一点退缩的样子,知道敌人是个击败过肖素子的好手,她的表现依旧从容。

长鞭漆黑,绕着杨渊的身子边发出犀利的破空声,凌空一收,啪的一声。

姜舞绫长剑持在手上,没有因为对方的动作而有丝毫反应,眼神死盯着杨渊。

「我在思考要怎幺逃跑。」姜舞绫一本正经地接着说道。

杨渊愣了一下,接着哈哈大笑,说:「你都这幺诚实了,我是不是应该放一条生路给你?」

「老实说我不认为正面和你对敌我有赢的可能,所以当然要逃了啊。」

「你把这话告诉我是有甚幺打算吗?虽然说杀了妳很可惜,但如果我不这幺做倒楣的就是我了。」

「你的意思是你上头还有人?天人是吗?」

「你的上头不也有人,那些三大世家的当家和那些久久没露面的老妖怪。」

「你不是天人吧?所以你是被收买?变节?」姜舞绫继续问道。

远处的枪声不停,步罗艺、姜怡、钱不令都没有靠近这里,当初众人选择的突围路径原本就互相远离,现在更是难觅援军。

「我的话,有点複杂,你恐怕想不到,倒是你们为了一个同伴全部都陷在这里,会场那边可是没有人顾的啊。」杨渊看起来没有立即动手的打算,和姜舞绫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

「别当我们是笨蛋,如果你们真想袭击会场那边,何必花这幺多的人手把我们绊在这,反正巴尔克先生和你们连成一气,只要他不放行,这岛上的人都走不了,又或者你们其实打着其实是别的主意。」

「哦?那我们打的是什幺主意?」

「附身、夺捨。」姜舞绫简明扼要的说。

杨渊的身体很轻微的一颤,这动作没有逃出姜舞绫的双眼,她知道自己猜对了。

「真是让人惊讶,原本我不是很瞧得起那些光动脑不做事的人,不过看来我又要改观了,为了你,这个晚上我推翻了我的两个观念。」杨渊还是有心情保持微笑,似乎不介意被姜舞绫发现他的目的,继续说:「是你发现的还是姜枫?应该不是其他人吧。」

「有什幺差别?」姜舞绫反问。

「有,如果是他,那我为了避免以后的麻烦,我必须尽早除掉他。」

姜舞绫没有说话,含笑看向对方。

「既然你已经说到这里,你要不继续猜下去,猜猜看接着我们会做什幺?」杨渊的鞭子收回一綑到手上,越来越没有想要战斗的意思。

「夺捨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所以你们才和巴尔克先生合作,我想你们应该事先準备了好的场地,一些需要的东西,然后最重要的载体我想你们恐怕已经準备妥当,一个手中握有权力的普通人成为你们的人,那会演变成很大的国际问题,而那混乱,我想就是你们想要的。」

杨渊没说话,等着姜舞绫继续说下去。

「役鬼师的出现出乎我们所有人的意料之外,不过我已经把这个情报用我的手机传了出去,这点你可以放心,科技发达造成许多方便,不多多利用岂不浪费?」

「役鬼师吗?原来你们这里的人是这幺称呼他们,这名字不错,他们的确很少见,可是想要做到夺捨缺少他们就不可能成功。」杨渊说道,他没有否认姜舞绫说的话,看来是默认了,至于役鬼师,听他的话他自己也不是说多了解。

「『你们这里的人』?那你又是哪里人?」姜舞绫抓着对方说的话,反问:「你真的是天人?」

「想要我回答这个问题,那你就要答对我问的问题。」杨渊意味深长的笑着问说:「你觉得那些天上之人,也就是你们俗称的天人来到这世间是为了什幺?」

姜舞绫不论怎幺猜,都想不到对方会有这幺一问,这问题太深也太难,是整个修练界的人都极想知道的答案。

神州绝对是个比人间还要富饶许多的地方,那天人他们又为什幺下凡来?图的是什幺?

「我不知道。」

姜舞绫诚实的回答,这问题的答案提暂时不会有几个人知道,知道答案的除了天人就只有那些叛逃者,而姜舞绫不是这两类人的其中之一。

「真可惜,那我就没办法回答你的问题了。」杨渊的话语里充满的惋惜,说:「既然我们好像没有什幺话可以说了。」

「关于我的猜测我还没说完,你急什幺?」姜舞绫像是怪罪一个性急的友人,说道。

「那是我唐突了,你继续说。」杨渊对于眼前的美女也益发感兴趣。

「你们手上抓到了小岛的主控权,可以控制岛上人们的进出,但是这个优势到了早上就会结束,你们预料的是被夺捨了的那位载体会混在人群里离开这里,为了做到这件事情你们不能惊动那些大人物的,不然有人起了疑心就功亏一篑,因此你们这次虽然看起来是想攻击他们,但那是幌子,你们比我们更希望他们平安无事的离开。」

「北面那边你们肯定也派人过去招呼了,然后我们被困在树林里,枫被困在会场,目前所有的事情都照着你们的计画走,等到明天早上,夺捨成功后我们就再也追查不出到底是谁被动了手脚,你们就赢了,我说的有错吗?」

「对,没有错,你真的很聪明,我越来越觉得可惜了。」杨渊像是对将死之人畅所欲言般,没有隐瞒的回应姜舞绫说的话:「暗渡陈仓之计被识破了,这下可丢脸了。」

「可惜我们发现的晚了,事情都正着你们的计画走,无力回天。」

如果姜枫在这一定很认同姜舞绫的推论,他也是依循着这个推论才会放弃会场的维安直攻敌人本部。

「是吗?我怎幺有种正被人上了套的感觉?」杨渊盯着姜舞绫说道。

「你还在期待什幺?那个年轻的少年?」杨渊踱起步来,说:「他的实力很不错,可惜有着漏洞,既然有漏洞那就有对付的方法。」

姜舞绫心中一突,他知道杨渊说的是陈宗翰。

「怎幺了?你的脸色不太好,难道这个少年和你有什幺让人嫉妒的关係?」杨渊试探的问说。

「是啊,他是我的小情人。」姜舞绫脑里不晓得在打什幺主意,如是回应道。

「这也太让人嫉妒了,真是的,你不考虑换一个男朋友吗?」

「像是谁?」

「我觉得我自己很不错,也长的比较帅。」

「可是你不是想要杀我吗?」

「也是,真可惜,相见恨晚啊,亡命鸳鸯也做不成了,和你聊天很开心,你还有什幺想交代或是想搞清楚的事情吗?再不说你恐怕就没机会了。」可以说是死亡预告,杨渊说道。

「有,我有最后一个请求。」姜舞绫露出贝齿的微笑,一步步地往前没做任何防卫姿态的走向对方,说:「我不喜欢痛,下手的时候俐落一点。」

「你……」

杨渊看着姜舞绫明亮眼眸,对方不闪不避,视线直直地往前。

唰!

来自背后的风声。

上当了!杨渊心中大叫。

饶是自己步步小心还是被姜舞绫拉开了注意力,给了敌人一个扭转局势的机会,是谁摸到了自己的背面?

扭身,长鞭没有一点迟疑的回甩,鞭上的力量极大,他要的是对方不愿同归于尽所造成的迟疑,那短短的一瞬将是决定生死的关键。

姜舞绫的长剑跳起直刺,这已经是她製造出来最好的机会,她的麦克风一直没有关,而一开始和他们走散了的元平循着战斗痕迹来到这附近,趁着姜舞绫和杨渊的对谈她慢慢地摸到背后,等着姜舞绫帮他製造一个下手机会。

就在最后,姜舞绫的反常举动让杨渊的心神产生了一点空洞,机会稍纵即逝,元平手上的长剑积力已久的直直飙出。

  • 名称:邻座的怪同学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4:3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