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魔侠第一季超清

已经是第四队武装士兵被派上场,连接原本的残存士兵人数已经达到四十多人,再加上地利之便,慢慢地围聚成完整的包围网,就和年轻修练者与年老的修练者一样,菜鸟与老兵也有着天与地的差别,度过一开始的惊奇,他们凭着专业素养拉回实力上的对比。

赵行、姜舞绫、步罗艺、姜怡、钱不令五个人被包在正中央,是最难以抵挡的位置,枪声没有停止的时候,随着对方的步步进逼,他们只能无奈后退。

姜枫从耳机听到他们的情况,但是暂时没有好的方法应对,只能要他们暂避其缨。

最坏的方法是让他们五名修练者对敌人四十多名枪手冲锋,真的要这样硬碰硬的时候输得不见得是人少的那边,只是几乎可以肯定会有人阵亡,这是所有人所不乐见的。

「元平还是没有看到吗?」

「嗯。」姜舞绫回应,同时他们看着接近的人影不停后退,如果对方没有红外线感应的工具,他们就可以摸着夜色离开,不过现在这方法唯有破产。

「树林的后面就是海岸,左右两边都是可以逃离的方向,不过我想敌人既然都布了这个陷阱,万没有让你们就这样跑了的理由,他们还有埋伏。」

子弹呼啸,让人听不清耳机里的声音,众人尽量压低身子。

现在最大的麻烦在于这场夜晚,它能见度变差,子弹变得不易闪躲,数目虽然可以当作屏障但也限制了修练者们的行动,如果这里是一片平坦,他们虽然会直接暴露在枪口下弹也可以马上一走了之,没有任何佣兵可以追上放开脚步的修练者。

準备很周到的武装士兵运用着沙盘推演过很多次的战术,像是野狼在追赶猎物,挤压着对方往他们要的方向前进,野狼不敢擅自追近咬上一口,他们害怕野狼变成狮子吞的他们一骨头也不剩。

现在姜舞绫他们几乎可以肯定前面有陷阱等着,可惜从他们走进树林开始,一系列的连锁陷阱就已经开始,容不得他们拒绝。

要继续后退还是拼一个往前?姜舞绫在衡量其中的利弊。

「对方的修练者人数如果高过我们,我们就很难有胜算,还有厉鬼在旁边看,但是在树林里作战对我们不利,光是要接近恐怕就必须牺牲一两个人,我们经不起这种折损。」步罗艺是这里资格最长的一位,对于眼下的情况有着自己的看法,就如同他所说的,情况很不乐观。

姜舞绫他们也许从上岛开始就已经踏入对方的密谋,这风光明媚的小岛包藏着见不得光的祸心。

「那位姜家的小弟我们一直看不到人,他该不会……」话不用说完众人都知道他的意思,姜枫与姜舞绫不太相信这个可能,但有时候事情总是出人意表。

「先不要管他,我们现在的问是要继续后退还是往前拼一个?」姜舞绫和其他四个人暂时停下步伐,躲在树干之后,就着裂缝,他们已经可以看到后面的海洋,发出波涛的声音。

「往前冲的话速度得快一点才行,不然前就夹击又在树林,我们就会陷入更糟的情况,往后的话等着的话可能是个準备周全的埋伏,包括厉鬼和修练者。」姜舞绫把实情都告诉自己的同伴,让大家做选择。

「往前,至少能够……沖一个鱼死网破。」赵行恢复成人类模样,他中了好几枪好险没伤到要害,暂时不碍事。

「其他人呢?」

「往前。」姜怡一开始进来时没受到任何阻碍,才正觉得古怪就受到四面八方的铅弹招呼,逃避的时候和姜舞绫碰在一块,现在想来敌人是打着一网打尽的主意。

「前。」钱不令简单的吐出一个字,观察着越来越接近的人影。

「往前,冲出去,总比被人逼过去的好。」步罗艺也同意这项决定。

「那就各自挑一个自己习惯的冲刺点吧,四十多个敌人,不要恋战的冲出去,总能有个七成的机率。」姜舞绫现在只有这个方法,必须跳出这个陷阱才能有反击的机会。

「只能这样,还有小心前面也许有硬爪子。」步罗艺补充说道。

此个人各自挑了一个方位,彼此之间保持一些间隔。

「等等,赵行,还记得我们刚刚的方法吗?再试一次。」步罗艺突然对衣领上的着麦克风说,之前有效的打乱了对方的阵型,这次还可以再试试。

「砍树,大伙儿把树砍了让它倒向敌人那边。」

这个方法不错,虽然难以真的造成什幺伤害,但是能有扰乱敌阵的效果。

赵行再次变身成熊,几下功夫就让一棵树摇摇欲坠,这里毕竟不是什幺原始雨林或高山峻岭,一棵树也不过就三四个手掌大,这点程度的破坏功夫对于修练者而言实在很容易。

「一边砍一边过去,小心流弹。」步罗艺说道。

「我数声,三。」钱不令看着对面不停歇的枪口,计算着距离,说道。

「二。」子弹在众人头顶飞过,站不直身子。

「一。」

「放!」

树木倾倒,树枝在半空中发出吱吱喀喀的声音,受到重心引力的吸引往地面砸去,五棵树木连续不断地被放倒,乱了武装士兵们的排列,枪声也止了下来。

「再来!」赵行喊说,一脚往树干踹去,碰的一声,又再倒下。

姜舞绫不是以力量见长的修练者,但接连几下也搞定了两棵树,让他们向着敌人的方位倒去。

烟尘和往旁边闪避的同伴乱掉了布置,有些人虽然仍然在攻击,但整体来说攻势已经被打乱。

姜舞绫没打算硬碰硬,和之前一样的从树干顶轻功飞跃,几下的功夫,从武装士兵的头顶上绕了开来,零星的有枪口往上。

步罗艺没有捨弃赵行这个无法轻巧逃开的伙伴,与他一起正面冲锋,同时也不停地砍倒树木继续製造混乱。

姜怡与钱不令很有默契地互看一眼,接着各自往队伍的最左右两边薄弱点冲去,路途上子弹招呼而来,但他们缩身或是低头,躲了过去。

武装士兵受到不断倒下的树木影响,不可避免地让注意力从众人身上离开,有些人甚至为只带了伤,红外线感应最大的好处就是能够轻易看到敌人的位置,很快的,他们重新瞄準目标。

步罗艺的速度最快,一下子就冲进人群里,一剑劈开挡路的人,直接拦腰划出一条无法弥补的口子,血溅当场。

赵行跟随在后,重若千钧的熊掌拍在敌人身上,对方横飞,压倒旁边的同伴。

四十多个人即使是一个个站着让人砍也要花上一分功夫,何况他们现在是分秒必争,赵行与步罗艺攻开一个缺口,不留步的继续向前俯冲,期待能够快点离开子弹的攻击範围。

姜怡运气比较不好,前面站着的武装士兵大多没有受到突然倒下的树木影响,看到像自己直冲而来的发热人影,毫不犹豫的扣下板机,一秒钟四、五发子弹急射而去。

短刀在手,以树干借力窜起,飞也似的闪过敌人的攻击区域。

子弹很快,视线很差,所以他只能凭着微弱的感知和预判去行动,她不打算去硬冲,很快地缩到几棵树后,距离逃离只剩几步。

钱不令使得也是长剑,不过比起寻常见到的剑又要宽上一些,力量自然也要再大些,剑身还在面前,挡下几颗流弹,向着眼前企图阻挡的武装士兵用力挥去。

剑未到,劲气先至,撞开了第一人,接着实剑劈在第二人身上,入肉破骨。

但也是因为这样让他的行动稍稍一缓,甚至不到一秒钟,用来抽出回他的剑,可同一时间回过神来的武装士兵就对着他喷出要命的子弹,擦过他的胳膊,火辣的发疼。

步罗艺用力一剑横扫,拉出一道一公尺左右的剑罡,飙在最近的两人身上。

修练者必须体认到的一个事实,是即便他们有了能够远距离攻击别人的剑芒剑罡,但聚气和放招的速度绝对赶不上敌人扣下板机,所以他们要做得只能够是在拉开距离后有一个争取空间的方法。

相比于底下的轰轰烈烈,姜舞绫就轻鬆的多,没人阻挡也没多少子弹袭上,轻鬆地就快要闯关成功。

脚蹬在树枝上,正要借力继续向前。

失力,整棵树在倒塌,就像他们之前做的一样。

姜舞绫只能再往上拉起身子,往另一棵树的树干踏去。

还没碰到就又倒下,姜舞绫必须体认到的是对方有人在下面阻挡她,修练者的轻功再厉害也必须有支点借力,没了借力点姜舞绫除了接受地心引力的感召外别无他法。

飒飒飒,是鞭子的声音,就是它扫断了旁边的树木。

姜舞绫向下看下阻挠者,对方整个人陷在阴影内,看不出实际的模样,但即使这样姜舞绫依然感受的到对方的阴冷,匍匐的像只冷血动物,鞭子是他的舌头,而自己则是掉落的食物。

人还未落下,漆黑的鞭子环了个圈,转了个方向,直往姜舞绫的身上扫去。

鞭上的力量惊人的大,碰在树上轻易的就打折了树干,摧枯拉朽一般,落了一地树叶。

光是架式姜舞绫就看的出来对方不是好惹的,在降到地上之前就凝神备战,长剑护在身前。

破空声。

鞭尾甩在姜舞绫举来档的长剑上,力量传到最尾端时劲力最大,啪的一声。

姜舞绫只感到扛不住的巨力袭上,只能凌空卸力,往后飞,无奈地在退回包围圈内,脚下连蹬,立在一棵树的树枝上。

还没站稳,长鞭又在连成一线的朝自己的所在之处点来,无法喘息,姜舞绫再次往旁边掠开,闪到树后。

毕竟鞭子是长武器,在这种充满障碍物的地方有他使用上的不便,长剑虽然不容易近身,但姜舞绫打的是逃跑的主意也就没什幺好顾忌的,距离拉的越远越好。

她的想法是没错,不过忽略了的是敌人手上的力气。

长鞭是软兵器,多用皮革浸药水在特製而成,抽在人身上可以留下极大的伤害,鞭法虽然难练,但练成之后就会让人很难防抗,不过它也有着缺点,软兵器就是对于硬物比较缺乏打击力道,不像刀剑利于劈砍。

理论上是如此,也因此姜舞绫才会避开,重新躲于林中。

只是这次敌人的力气和鞭上蓄着的劲气都大的异常,一下扫过,就彷彿是被斧头抡过,再粗的树木都应声倒下。

你不去当伐木工真是可惜,姜舞绫偷偷腹诽。

敌人也不管和自己同伙的武装士兵或是其他正要冲出包围网的修练者,就是直盯着姜舞绫。

子弹的优点是简单操作和杀伤力高,但也因此它的杀伤力有着极限,不若修练者手上的剑,其威力会随着修为越来越强。

所以摸準了威力和直线的特点就能有反制的方法。

步罗艺的实力高于赵行,在敌人重新扣下板机前,飞快地冲进两位武装士兵中间,避免赵行会碰上的背面攻击。

第一剑,连同敌人的胳膊一起斩下,哀号,鲜血喷到步罗艺身上。

第二剑抽回横砍,打偏对着自己的枪口,左撇子的他右手握拳直灌对方门面,轰着敌人整个往后横飞。

碰!

侧头,子弹差一点就钻进脑门。

步罗艺深知与一群经验老道的枪手对阵是多幺难缠,虽然身体素质上比对方高出很多,但对方随便伸个手都是要人命的枪管,近距离之下一个不留神就会变成枪下亡魂。

被断了胳膊的敌人红着眼,也不摀住伤口,手指扣动,手上的手枪连连发出亮光。

伏下,快步,拉高,向上旋切。

剑身插进肉内,剩下不到半口气。

这是近距离对付持枪者最直接的方法,速度快的让持枪者来不及转变枪口角度,插入体内的长剑就断了他的生息。

枪声太响,听不到轻声掉落的响音,但看着拔了鞘掉下的一管手榴弹,步罗艺睁大了双眼。

妈的,死了还想拖人下水,这是步罗艺往后急退之前脑里的想法。

轰!

火光四射,是个近距离的爆炸,耀亮了所有人的双眼,也在那短暂几秒,众人摸清敌人的方位和自己的处境。

姜怡面前的敌人没有受到倒下的树木干扰,子弹不间断的向着她藏身的地区扫射,虽然凭着过人的身手躲开,但随着距离变短,躲避也变得更加困难。

而这个爆炸提供了她一个很好的进攻时机,翻身离开树后,脚下飞也似的,左右连续变换路线,迷惑敌人。

同时间,左手拇指连连动作。

原来在她刚才躲藏的时候蒐集来了好几颗石子,藏在手里,趁着现在接近的时候弹射而出。

石子的力量没有很大,但也足够起上干扰作用。

连续两射在敌人扣板机的右手上,对方吃痛,不自主的鬆开了手。

另外两颗石子射向较远处武装士兵的门面,一个人匆忙的闪过,一个被打中鼻樑,手上的攻击也都缓了一线。

姜怡要的就是这种剎那过即逝的战机,凝聚多时的罡气斩开最近一人的武器,让对方踉跄的退后,可是即便这样等着姜怡冲上火线的敌人还是有的,子弹不含糊的划过慢了一点的左大腿。

咬牙,姜怡知道硬冲就是有这种难关要过,手上一花,短刀化成流光,直贯进刚才开枪的射中她的敌人胸口。

脚下动作,没有像武装士兵他们以为的攻击上来,而是闪身到几棵树后,打的似乎是逃逸的法子。

朝姜怡闪走的方向匆忙追去,才向前没几公尺的距离,他们又从红外线眼罩看到姜怡的身子,从一个树木下面不知怎幺会有的凹洞窜出,一手抓住把她魁武两倍的武装士兵,手扣着喉头,挡在自己面前。

一时间没人开火,毕竟一起出入生死多年的同伴,没有人愿意灭了这个朋友。

姜怡的身高甚至不到对方的肩膀,手上除了练功的生成的茧外其他地方都很光滑,可谁都知道这只漂亮的手只要一用力,就能要了看起来比她威武的汉子的性命。

一步步退,被抓来当俘虏的武装士兵也不敢稍作动弹。

姜怡可不认为抓了一个俘虏就能让其他人一直投鼠忌器,彼此做的都是要人命的生意,其间的潜规则自然都很清楚。

姜怡要的只是回到她的刀旁,少了这把刀她离开这里的机率就会降下不少。

然而被她抓着的武装士兵手并不安分,摸上了大腿口袋里的匕首。

快点!姜怡心中暗道。

钱不令冲击的右翼因为之前的动静暂时组织不起良好的包围网,算準自己移动路线上的敌手,他手上的宽剑被当作护盾的连连挡开射来的子弹。

对于眼里他是有自信的,他身处的小门小派在资源能力是自然无法和三大世家相比,也因此那些小门派也发展出自己的生存方式,针对往后会碰上的战斗有着格外的加强,眼力就是其中一项。

宽剑一挥,挡路者虽然已经往旁边扑去但还是略显缓慢,脇下被挂出一条老大的口子,鲜血涌出。

呼—

这早就不是钱不令第一次对人动了杀手,也许三大世家拥有的资源足够它们旗下的修练者什幺也不做就能吃喝不尽,但他出身的小门派让他每一口饭都要自己挣出来,也因此比起一般人认知中飘然出仙的修练者,他更像是到处打杀的佣兵。

双脚跳起连续踢击,就像是电影里佛山无影脚的招式也是他自己发明出来,脚下亡魂再增一人。

在子弹横飞的世界里,判断和速度就是一大重点,在后者上他无法有太多的超越,所以他就用经验去弥补前者。

脑里勾画这场战斗的画面,计算每个敌人的面向,接着出击。

轰!爆炸打亮了四周,他藏身的位置也因此曝了光,让那些放弃红外线扫瞄改採肉眼视线的武装士兵捡了个便宜。

哒哒哒!

机枪口一排排的梭子能够把人打成肉酱。

习惯性的咬紧满嘴的牙齿,这是他紧张时特有的习惯,有时候他在事后会发现自己满嘴都是血。

跳起,运用树木进行横向的快速移动。

用力一挥,直直砍进敌人的肩胛骨。

胳膊上刚被子弹擦过的地方像是火烧一样的疼,左手出掌,掌风让正要想开枪的另一名武装士兵缓了一缓。

战场上一丝一毫都容不得还价,就这眨眼的瞬间,宽剑砍向那人,他人还没落地。

碰碰碰!

硬是回剑,三颗子弹从三个方向直逼。

时间静了下来,就连浏海上的髮丝也变慢,瞳孔收缩,呼吸停滞,心跳停止。

子弹变得不再是一团黑影,所有东西都变慢,包括空中朝自己过来的子弹、敌人的动作、自己的动作以及被飞吹落的叶片。

无声,翻转身体,右手上的宽剑指向其中一颗向着自己腰间上来的子弹,眼珠子转动,左掌往右收起。

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第一个子弹没碰到钱不令的左手,钻进没底的夜里。

第二颗子弹擦着后背,也是原本他面孔的地方,只是他现在整个人在空中转身。

第三颗子弹打在宽剑上,手上一震,还抓着住剑。

呼—

心脏快速收缩,全身上下的血液高速运行,落地后头也没看的疾驰,猛力一击,把敌人拿来挡在面前的步枪弄成了个凹了的废铁。

宽剑摊平拍在另一人身上,敌人被巨力给牵引,撞在旁边同伴的身上,暂时给了钱不令一个喘息空间。

这里往前就能出了树林,钱不令心中的念头化为行动,往前没入黑暗。

赵行气喘吁吁,他是五个人里面对于子弹最难以抵挡的一位,虽然有较高的防御能力,但也只能说是个硬靶子,时间一久还是只有被射杀的下场。

步罗艺对他的好意他没办法只是心领,他拍飞接连挡路的敌人后,留意到一个不好惹的使鞭男子,姜舞绫被追着只能后退回包围圈内,他避开他们,继续离开战圈。

屏气细听,赵行他这只黑熊四只脚着地,喘着热气,他怕再有一队武装士兵出来迎击。

有人!

赵行立起身子,靠在一棵树木的背后掩盖住自己背后破绽,肾上腺分泌,一对掌等着迎战来人。

脚步声很轻,轻的几乎没有声音,这不是好徵兆,通常脚步轻越轻代表着来人内力越好。

是个人影,手上持着一把细长长剑,信步走来,没有飞驰也没有步步为营。

月光从树叶缝中露出脸来,打在来人的脸上。

赵行提起的心放了下来,是个自己认识的人。

「阿翰,我们都在找你,你人跑到哪里去了?」

在离赵行有六到七步的範围,陈宗翰没有作声。

「我们看到你留下的战斗痕迹就追了上来,没想到竟然是个陷阱,四十几个武装士兵把我们五个人推向海岸边,对了,元平人失散了,王煦战死,妈的,我们五个人硬冲只有我一个冲了出来。」

陈宗翰慢步向赵行走来,暗红的长剑搭上身体上淡红色真气,整个人像是从血海里慢慢踱步而来。

赵行继续说:「听说你的功夫不错,看要不要过去帮忙,我去找姜枫,我的身体撑不住这幺多子弹,该死的,舞绫人和一个使鞭的男子斗,你可以去帮帮她。」

陈宗翰从头到尾没开口说一句话,眼瞳赤红,脸上带着微笑,脚下的动作一直没停也没加快。

噹噹噹。

赵行腰上挂的铃铛突然发出声音,他以前没用过这种法器,他记得,姜舞绫似乎说过,铃铛当附近有鬼魂的时候就会发出声音……

陈宗翰越走越近,笑容益发狰狞。

不会吧……

赵行看着陈宗翰手上殷红如血的长剑,觉得自己的喉咙变得很乾很涩。

急促的铃铛声,象徵着某种噩耗。

  • 名称:夜魔侠第一季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3:3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