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peat超清

鬼怪就和动物一样对于陈宗翰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有着敏锐的感觉,也因此陈宗翰很少有和他们打交道的机会,遥想约半年前,是因为李天曦的事情令陈宗翰与孟竹他们有了接触,但也只是稍微有了联繫。

阴有阴律,阳有阳规,两个不同的世界本就不该互相干扰。

修练者即便强大,对于逝者也必须带有敬意,那是不能随意踏足的领域,界在死亡与新生的中间。

役鬼师在很早以前是为了清除作恶的恶鬼而存在,是修练者的其中一脉,但又比寻常的修练者还要来的神祕一些,他们掌握了与鬼魂沟通的方法,甚至是驱使鬼的技巧,是踏足两界的人类。

死亡就如同初恋,一辈子只有一次,也不是理智所能避免,修练者再强大也不能超脱出这套规则。

正是因为如此,役鬼师就如同探询到了死亡的秘密,身上蒙着一层生人勿近的影子。

役鬼师出现在这里果真不是一个好消息,不论是谁驱使这幺行动,他的想法都很周全,对于鬼来说,最惧怕的莫过于光明的东西,像是光属性的术法,而有效的术法自然需要厉害的术士,可是他们这次所有的修练者里没有一位是修术之人。

再者,普通的子弹除非由道行高深者使用,不然对于鬼魂是不具任何杀伤力,整个小岛上的军火枪械都失去了意义,封闭的地域增加了敌人的优势,原本以为坚固的堡垒被轻而易举的攻破。

这次的敌人不论有多少位,他们都佔据了先机,躲在暗处能够先发制人。

来去无蹤的狼闯进了羊群,栅栏失去意义,牧羊犬用力嗅着。

陈宗翰没忘记他的本分,和姜舞绫参详了一下之后就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基本上有了先前的动静,大多数的宾客变得比较没有兴致,气氛趋于平淡。

回到交谊厅,籐製的摆饰充满峇里岛风味,看起来没有任何不妥之处,这次与姜枫一起来的伙伴之一,身高不高,留着络腮鬍的元平看到陈宗翰后就朝他走了过来。

「我刚才听老大说了,事情不太妙。」元平的眼神在四处来回,似乎希望能看到一点不寻常的地方。

「这次来的修练者加上你我总共有十个人,还有两位异人,可是我们需要保护的对象却超过一百位,原本以为运用这里的保全系统能够绰绰有余,没想到敌人会出这招,鬼啊,真是见鬼了。」

陈宗翰颔首,他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局面。

「老大已经去找巴尔克先生谈话,其他几个人有三个待在屋内附近随时待命,确保不会再发生刚才的事情,三个在地毯式搜寻背后的藏镜人,同时缓和这里的维安人员,现在剩你、我和舞绫。」

才几分钟的时间就大致做出了布署,陈宗翰对于姜枫的执行力很是佩服。

「那我们现在要做什幺?」

「老大要我们动脑,想办法找出背后的主使者,让我们先听舞绫的话来行动。」

「她人在酒吧里,我刚刚从她那离开,她要我去找姜枫準备下一步。」

姜舞绫待在原先的座位上轻轻晃着手中的酒杯,她支开陈宗翰除了是需要暂时一个人待着思考之外,另一方面是她知道事情的险峻,知道陈宗翰作为战力可能有着很大的作用,才会要他先去找姜枫,姜舞绫知道她那个认识颇久的朋友虽然平时一副吊耳啷噹的模样,可是当事情出现在他面前他还是很有办法。

整个酒吧里只剩下打扫着地板的酒保和她,轻柔的音乐声流潟,她的手指在自己的白颈上滑动,还有些疼,不过已经不碍事。

比起茫无头绪的行动,姜舞绫更倾向谋而后动,食指沾了一点水,在吧檯上写了个鬼字。

就是鬼,打乱了原先所有布局,役鬼师的现身让胜负的天秤变得倾斜。

目的,不论敌人是谁他们的目的会是什幺?

很明显的是这里的宾客,正确来说是他们背后拥有的权势和力量。

这是一场修练者针对普通人的恐怖攻击行动,可悲的是普通人们竟然没有反击的能力,最倚赖的火药枪弹现在是完全无用。

而刚才鬼魂附身在马索身上要的就是趁机袭击,从那鬼魂的模样来看,他的凄厉程度肯定不低,换句话说就是他有着不俗的力量,即使是面对面单挑可能也会充满麻烦。

然而能够驾驭这种厉鬼的家伙实力肯定不低……

姜舞绫慢慢地分析刚才的情况进而去推判敌人的样貌,手指无意地在桌上画着圈。

有个念头,好像错过了什幺,手指停了下来。

姜舞绫慢慢的回想,自己似乎遗漏了某部分……

附身!

对,这就是最不妙的部分。

如果厉鬼附身在宾客身上,那除非姜枫一个个来四目相对,或者对方像是刚才那样有意图的攻击,否则要如何才能找出对方?

而且,如果就这样附着身离开这里,那样的话姜舞绫实在难以想像会发生怎幺样的事情,比如附身在一个副总统身上,然后在回国的时候发布军武动员命令……

头皮发麻,姜舞绫的背脊感到一阵凉意,这次的战斗原来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开始,对方袭击姜舞绫的行为不知道是对还是错,就是这举动让她想到这个可能性,但也是因此差一点解决掉她。

如果对方打着附身的主意,为什幺要在这个有修练者在的小岛进行,而不再外面的世界私下进行呢?姜舞绫思考着。

可能性很多,但是最大的可能在于地点,如果对方当真是打这个主意,那这个小岛可能在之前受过布置,如果是这样,那对方可能不是只想附身这幺简单。

附身受到很多限制,时间、个体差异、灵魂强度,因此对方想要做的可能不是这幺简单的事情,而且如果真的特别布置过小岛的场地,假设姜舞绫的推判是正确的,顺着思绪往下延伸,答案将是……

夺捨。

两个字冒进姜舞绫脑海。

被自己的想法给惊吓到,从附身到夺捨,那是完全不同的两件事情,特别是后者,已经是天理难容的作为。

夺捨,是死去的鬼魂回到人世间的唯一方式,就是牺牲一个阳受未尽的魂魄佔据其肉身,移花接木的让自己成为另一个人,重新返回阳间,重新站在阳光底下,重新拥有影子。

陈宗翰与元平回到酒吧,看到姜舞绫一动也不动的坐着在思考些什幺,脸上没有表情,没有她平常总是带着的淡淡微笑。

「怎幺了吗?」陈宗翰担心是她脖子上的伤给她造成问题,关心的问道。

慢慢地转头,姜舞绫把视线投向陈宗翰,美目里有着陈宗翰看不穿的起伏。

「如果我料想得没错,情况恐怕比我们原先意料的还要糟。」

莺莺燕燕是形如一群美好女子的活泼美态,而绅士阔论,偶尔举起酒杯轻碰是男人的沉稳帅气,能够成功,能够待在这里的都是有着过人之处的人物,有些样貌过人一见就知不是俗人,有些低调从容却是手掌亿万家业、几千人生活的鉅子。

商场如战场,战场如地狱,而以军火致富,把商场延伸到战场的是最让人痛恨的投机份子,他们是恶魔也是天使,带来白鸽也带来烟硝。

姜枫不是第一次见到巴尔克先生,这位个男人依然是一脸严肃,就好像这世界没什幺值得高兴的事情,和一般细皮嫩肉的经商人士不同,他的皮肤因为晒太多太阳而乾裂,如果有幸听他聊起年轻时候,那人们就会知道他这副模样是怎幺来的。

出身于正规军,接着又做了多年的雇佣兵,徘迴于烽火之地,最后因为际遇而成为一名军火的大盘商,这个人生经历让他整个人散发出与普通商人完全不同的气息,慓悍沉稳。

「年轻修练者,有什幺重要的事情吗?」

由于事出紧急,姜枫也没顾及礼仪的直闯巴尔克先生的居所,知会主人后,在里面的僕人带领下,来到主卧房。

年轻貌美有着魔鬼身材的褐髮美人披着浴袍,若隐若现的绝对可以引发男人最原始的慾望,端着银盘,递给巴尔克一杯冒着热气的红茶。

「很重要的事情,刚才的尖叫声您应该有听到吧。」

「抱歉,年轻人,刚才我们正在忙,除了她的叫声之外我什幺也没听到。」意有所指地摸上褐髮美女的臀部,后者轻轻发笑。

对于他们刚才的大战姜枫实在没有探究的心情,说:「之前我和您提过的问题真的发生了,他们就藏在这次的宾客里面。」

巴尔克轻啜一口红茶,享受大吉岭茶叶才有的芬芳,说:「天人?」

「不清楚。」

「有谁受伤了吗?」

「马索先生,他受因为被附身而攻击我的伙伴,我们迫不得已只好採取比较强硬的方法分开他们,再来就是他的心神可能遭到影响。」

「可怜的马索。」

嘴巴上是这幺说,但从巴尔克的口气里一点也听不出同情的味道,依旧硬梆梆的。

「那幺现在你找我是有什幺要求?需要我的军队?」

姜枫摇头,说:「没用的,除非能找出幕后的主使者,这次出现我们面前的是鬼,子弹派不上用场。」

「diable,真是让人吃惊,我这辈子杀过这幺多人还没见过哪只鬼找我报仇。」巴尔克从床上坐起身子,从姜枫的角度可以看出他的肩胛骨受过重伤,动过重大手术,如果用他的异能来看就会发现到对方身上有着大大小小无数的伤疤。

「年轻人,告诉我事情的经过,这里是我的岛,就算是撒旦我也不准祂随便踏入。」

巴尔克挥挥手要褐髮美人离开,她亲吻下巴尔克的额头,对姜枫淡淡一笑,带上门离去,留下香气。

「事情发生在酒吧,马索先生原本和我的伙伴,就是舞绫她聊得正开心,却突然个性大变,两只手紧紧掐住她的脖子,一般来说舞绫不会中招,但是马索先生他的样子变得很粗暴,力量意外的大,我们集合三个人的力量才把他们分开。」

巴尔克静静地听着,点头示意姜枫继续说下去。

「后来在我们要检查马索先生的模样时,鬼,虽然只有一瞬间不过肯定是只厉鬼,从马索先生的身体里脱离出来,穿过墙壁消失,说来惭愧,我们没有人阻止它,舞绫她人没有大碍,马索先生的状态则不太妙。」

「亡灵啊,既不受子弹袭击,又来去无蹤,它们恐怕才是这世界上最恐怖的武器。」巴尔克讚叹了一下,接着说:「你希望我怎幺做?就如同你所知道的,这些事情超出我的能力範围。」

「我需要解除你岛上的武装。」

「什幺意思?」

巴尔克的脸色不善,解除他的军队等同要他放弃抵抗,这不只违背了他的一贯作风,同时也很容易遭到迪是他的敌人趁机而入。

「人有阳气,会对鬼造成一定的影响,所以鬼想要伤人并不容易,但是如果附身的对象是全副武装的士兵,那我们的下场可能就是成为大爆炸下的牺牲品。」

思考了五秒,巴尔克点头说:「照你说的就做吧。」

「时间不需要多久,这件事情只会维持一个晚上,一个晚上之后不是我们死光就是它们灰飞烟灭,当然前提是它们打的主意是要消灭我们。」

「我们只能被动的抵抗吗?」巴尔克这一生经过大大小小很多会夺走他性命的事情,对于姜枫说的事情并没有产生太大的反应,从桌边的匣子里抽出一根价值不斐的雪茄,点上。

「目前能够对他们造成伤害的只有我们十二个人,现在快十一点,只要熬过这个晚上我们就得救了。」

「年轻人,如果亡灵要附身在我身上的话我该怎幺做才对?」

「把持住自己,想想好的、光明的事情,如果您有信仰,那就相信牠,如果没有,那就相信自己,巴尔克先生,如果您觉得需要保护的话就请您一同过来,我们可以提供您保护。」

「不了,如果敌人打着主意是一网打尽,那我这样做岂不就是自己网陷阱里钻,我还是待在这边吧,你们的事情你们自己处理,别波及到我们身上,我现在只想好好睡上一觉,明天早上醒来希望你们把事情都解决乾净。」

「我也这幺希望,先生。」

「祝你们好运,至于军队的事情我会要他们每个人放下武器回家睡大觉,就像我这样,有安眠药的就服上一点,其他的事情就交给你全权处理,很多檯面上不简单的人物在这里,中间的问题你就自己想办法搞定吧。」吐出烟圈,巴尔克说道。

姜枫得到这小岛岛主的首肯,鑒于时间的紧迫,他转过身就要离开。

「这次你们带来的人里面是不是有个学生模样的年轻人,感觉起来很安静,看不出什幺特点。」

突然问起这个,姜枫停住搭在门把上的手。

「你指的是阿翰吧,他是肖家这次派出来的人。」

「他的枪玩得还可以,但是他开枪的那个气势,我在战场上打滚这幺多年都很少看到,我敢打赌就算站在靶子面前的是个活人,他也不会有任何迟疑的扣下板机,他的眼神这样告诉我。」

姜枫没有开口,他也曾经近距离感受过陈宗翰散发出来杀气,浓烈的很不正常,冰寒的直透心底,和破莲是同一类人。

「他是最棒的士兵,我在下午的时候遇到他,我每天见到一堆人,可是他却令我印象深刻,如果可以的话我很想要他,你等一下遇到他帮我问问看他愿不愿意在我底下做事,条件可以给他开,就算是你们修练者也有权力变成我这样吧。」

「我会帮你问问的,不过我想他不会答应,就像你说的,他是天生的战士,不会屈就于一个商人的身分。」

巴尔克嘲讽地笑了,姜枫的话就像是在讽刺他现在自己的情况,他亲近酒色,远离战场,是个名副其实的逃犯。

黑色是危险的颜色,所以夜晚是危险的时候,遮蔽了希望与光线,在一片漆黑之中,什幺见不得光的事情都可能发生。

姜舞绫的推论衍生出最令人不愿看到的结果,就利益层面来看,附身和夺捨都能够造成最大的纷乱,比起用一颗飞弹杀光这里的所有人还要有用的多,这岛上的人活着比死去还要拥有能量。

陈宗翰看到自己国家的副总统,他正一脸和气地用英文和一个外国人谈着天,这里的人除了家眷外大部分都知道修练者这种里世界的存在,他们对于修练者最近的动静也都充满疑问,就像是之前方芹问的就是大多数人所想要知道的。

三大世界之前确实发了一份公文给各国元首,说明了现在眼前要面临的困难,只是除了要求配合整备军队和保护民生外,世家那边并没有做出太多的回应,普通人只大概听闻裂缝战场有变动和死亡药剂正夯的事情,特别是天人,他们没有任何概念。

对于常人来说修练者实在太神祕,他们只能像是瞎子摸象,摸到一点片面就猜想全部,然而结果却往往都不正确。

姜枫回到交谊厅,这里可以说是整个人群活动区域的中心,陆续有人离开回房,放眼看去比起之前人数少了不少。

「老大!」元平看到姜枫的身影马上说道,就像是有了主心骨,整个人一下子放鬆不少。

「枫,有些事情我们要讨论一下。」

「要把其他人叫回来吗?」姜枫看姜舞绫的表情认真,问道。

「我们几个先谈,有必要的话在找。」

姜舞绫很快地说明自己的想法,从附身到夺捨,加上她的推论。

听完姜舞绫说的话,姜枫陷入沉思。

「如果事情是照你的想法走的话,那我们就麻烦了,我原本的打算是撑住今天晚上,到了早上一切都会晴朗,不过如果真的发生夺捨的事情,那到了明天早上我们还没揪出敌人,那失败的就是我们了。」

「我们无法知道敌人究竟在打什幺主意,我们能做的就是尽快找出敌人,只要做到这点所有问题就都解决了,各位,你们有什幺想法吗?」

「枫,你有打算把事情公布出来吗,然后集合众人吗?」

「这是方法是两面刃,可能达到我们要的目的,也就是搜寻出敌人,但也可能帮敌人製造了一个可以大展身手的场合,现在他们之所以按兵不动,可能就是等着我们的下一步动作。」姜枫冷静的分析,说道。

「我们没有术士,除了我的异能之外还有什幺办法可以找出附在人身上的鬼魂吗?」

「我会几招搜鬼的法术,应该还派得上用场,我还有个清明的法器,放在房间里,我等一下过去拿,我想现在对方的目标可能是要尽量刬除我们,不论是要想夺捨或是攻击,少了我们事情都可以变得顺利不少,我想敌人肯定会先把目标放在我们身上,而他们攻击的时候就是我们反击的时间点。」

「那我们还是先低调行动,有任何动静马上彼此知会,拿去。」姜枫手上有很多路上找来的通讯器,四个人把耳麦挂上确定频道,其他几具由元平在去发给其他人。

「阿翰,你有办法找出附身的鬼魂吗?不然我那个法器先交给你用。」姜舞绫问陈宗翰。

「我想我有办法,虽然不是很好。」

「怎幺说?」

「从以前鬼魂、动物都很怕我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我想只要我散发出杀气,大概就能从不对劲的人里找出鬼魂附身的人,只是对于其他人就不太好意思了。」

姜枫听到陈宗翰说的话不禁微笑,说:「阿翰,巴尔克先生说他很欣赏你,希望你可以考虑去他底下工作?」

「谁?巴尔克?是这小岛的岛主,那个军火商人?」陈宗翰反问道。

「对,他说他在下午玩枪的时候有碰到你,你如果有意愿的话可以跟他谈谈,我个人看起来是觉得他不是随便说说,不是找你当他的私人保镳,反而是想要你在工作上帮助他的样子。」

「可是我根本不懂买卖啊。」陈宗翰对于下午跟他用法文说话的男人还有印象。

「那些事情可以以后再聊,如果我们熬得过这次的话,阿翰。」

「也是。」

陈宗翰很快地把这件事情抛到脑后,一点也没想到它意味着什幺,又有多少人梦寐以求这个机会,没多重视的摆在很多事情之后。

既然暂时决定了应对方法,那所有人就都动了起来,像是抓鬼特攻队的一寸寸的寻找整个小岛,除了可能附身于他人身上外,他们也要找出躲藏着的役鬼师,或者其他任何可疑,他们没意料到的人事物。

姜舞绫偕同陈宗翰回到他们的小屋,白色的外观在黑夜里也比较容易辨认,海风吹得比早上还要强,陈宗翰把手放在腰间的幽泉上,他并不紧张,沉稳地等着任何可能或不可能的东西冒出来,那时对方将迎来飞快一斩,即使是没形体鬼魂也将遭到重创。

「好了。」

从屋里回来的姜舞绫他手上拿着两颗小铃铛,陈宗翰看着它觉得它很眼熟。

原来,在上次百货公司的时候肖素子也是一样拿给他这个铃铛,用来确定周遭有没有鬼魂在,现在又再次相见。

「没想到我多带了一颗,我们去找其他人吧。」

  • 名称:repeat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3:3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