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疼的原因超清

不像是制式的晚宴採取大家都围着桌子吃饭,除了一般用餐的的地方外,整个连接起来空间都任由所有人利用,主屋在小岛偏北方处,设计过的灯光照在黑夜里带点朦胧的美态。

男男女女老老少少,认识的坐下来聊着天,不认识的坐下来彼此认识,其中最受瞩目的当属一些美艳动人的名媛名模,陈宗翰这辈子没见过如此多美女齐聚在一堂,都快让人忘了这是一场背地里进行着军火交易的聚会。

陈宗翰举起乘着果汁的玻璃杯跟对上眼的美丽女孩点了个头,为了避免发生话不投机的窘态,陈宗翰没有停下脚步的打算,微笑地擦身而过。

不知道是举手投足之间的气度,还是身上名贵的华服,又或者是因为情境塑造出来的效果,即使这里的人谈的是和巷口大妈一样的八卦,却还是有着雍容尊贵的感觉。

是金钱还是权力造成的?那有一种产生位置高度的错觉,陈宗翰的生活圈子跨越了普通民众到修练者异人到现在的社会金字塔顶层,走过这三个群体,陈宗翰确实感受到了不同。

陈宗翰没有社交畏惧症,但也不是个善于社交的人,对于不熟悉的人事物只能採取微笑面对,很难真的融入进去,感觉到有些距离。

看着大家不同的容貌,大部分都在笑的谈话,看的出来话题都偏向轻鬆,如果有什幺正经生意要谈可能就会换到别个安静的地方。

这一次陈宗翰的工作是隐藏护卫而不是窃听情报,所以他也没在在意其他人在聊些什幺,就算一不小心遗漏个劲爆的花边八卦或是关係中东战争的重大消息也没所谓。

不醒目地待在角落,打量着眼前的交谊厅,现在整个会场上自然不会有碍眼的维安人员,以武力素质来看,陈宗翰只需要五秒钟就可以解决掉在场的全部人,然而失去他们后,在经济或是影剧等等领域都会受到或大或小的影响,甚至除掉某个重要人物更可以引发轩然大波。

想到这里,陈宗翰的手指动了一下,心中突然产生了某种跃跃欲试的感觉。

不过当然只是想想,他的理性还没有崩坏到放任杀人冲动横行的地步,如果真有那幺一天,那幺那天就是他已经不再是陈宗翰的时候。

回到原本的念头,陈宗翰办的到的事情天人自然也做得到,而且可以做得更快更好,特别是如果对方派出的天人实力无畏现代武器,那这场战斗就很难和平收场,死伤率将会很惨重。

陈宗翰还记得下午的时候,当方芹听到他的描叙时,方芹一脸凝重。

被动保护本来就比主动出击还要增加了许多难度,特别是陈宗翰没有和这里本身的防卫网做连接,早上走过几个看的出来是防卫点的地方,它们隐藏得很好,没有破坏景色整体。

不过对于这些防卫系统能对修练者产生多少压力陈宗翰存疑,即便这座小岛的岛主是以军火起家,在防卫上有过加强,陈宗翰也不认为那能够阻绝天人来犯。

饮了一口饮料,陈宗翰收敛气息到几乎变成隐身状态,现在他不愿被打扰,把自己当成地伏灵一样。

姜舞绫像个花蝴蝶一样的周旋在众人之间,她原本打算介绍陈宗翰给其他人认识,但当她一回头就发现陈宗翰人已经失蹤,反倒是看到姜枫在和一个女明星搭讪。

结束和对方的对话,姜舞绫走到姜枫身边,问说:「你有看到阿翰吗?」

姜枫面前的女明星一脸兴趣的细看着姜舞绫,女人之间对于彼此自然有着注意的点,特别是漂亮的女人,对于和自己相当漂亮的同类有着注意力。

「没看到,你要不要去一楼找找?」姜枫在他俊朗的外表和不俗的气质搭配下,确实拥有让人着迷之处,姜枫对于他这样的行径早就见怪不怪。

「嗯,我去看看,还有小心我告诉破莲你又再乱来。」

姜枫呵呵笑,似乎一点也不介意姜舞绫的警告。

才刚向楼梯口走几步,有人上前搭话,是个俊俏的法国公子,用瘪脚的中文说:「舞小姐,有没有这个荣幸和你一起喝杯红酒?」

这位法国公子花名在外的事情姜舞绫早就知道,对于他时不时递出的邀约一向不感兴趣,只是在现在这场合拒绝也说不过去。

「那就有请了。」这句话姜舞绫是用法文说,看来姜舞绫一时间没有闲暇去找陈宗翰了。

陈宗翰走出来到庭院里透气,尽挑一些没什幺人的地方走,在这里还是可以闻到海水的气味,灯光从籐製的灯架照下,在洗石的步道上,陈宗翰随意的逛着。

转弯处有人声,而且是不一般的喘息声,陈宗翰皱眉放轻脚步,手搭在幽泉上,身形隐藏在暗处,上前。

是对青年男女,正发出男女在兴奋时会有的呓语,彼此用唇热吻着,在昏暗的灯光中看不清他们的模样,只感觉到他们热度不断攀高的体温和越来越浓的贺尔蒙。

没有危险陈宗翰自然没有打扰他们的兴致的理由,即便他们想在这里探索最原始的秘密,陈宗翰顶多也只能旁观而不是泼人冷水,不过陈宗翰暂时没有这个兴趣。

可惜陈宗翰就算在练就了杀人不眨眼的定力,对于某些人生经验还是缺少了体会,呼吸微微变的重上一点,如果有刺客潜伏在旁,那此时就是陈宗翰露出的破绽。

没有黑影突然窜出,也没有打破宁静的喊杀声,陈宗翰走离那对激情中的男女。

回到屋里,现在的气氛变得更加轻鬆,有着饭后的懒散感。

有着醉意的金髮美女朝陈宗翰走近,明显感觉得出酒气,向陈宗翰说了好几句外文,陈宗翰听不懂只好笑脸迎人,点头后轻轻离开她的身旁,美女的同伴一副看到笑话的呵呵笑着,而美女则是对于陈宗翰不识相跺了脚。

陈宗翰心中无奈,他虽然听不懂对方在说些什幺,但是看模样里面肯定有搭讪挑逗的意思在,被金髮美女搭讪,这要多少年才会碰上一次,陈宗翰婉拒的时候也是心痛万分。

陈宗翰不敢说自己是专业人士,但也不敢托大到在工作时沾东捻西,由气息来分辨陈宗翰大概可以推判出这里有除了他和姜家以外,大约还有四名修练者和三名异人,天人是不是隐藏其中?这点陈宗翰不得而知。

又或者这次真的让陈宗翰撞上大运,和许久不见的好运气交上朋友,不会有任何冲突就能结束这次的工作,方芹她明天一大早就离开的举动也变的多余。

如果是这样就太好了,陈宗翰心想。

「舞绫刚刚在找你。」郭晋佑也是一身黑色西装,笔挺厚实的身子,对陈宗翰说道。

「你有没有觉得什幺地方不对劲。」

陈宗翰视线浏览过在场的所有人,企图找出一点不和谐的地方,但是却徒劳无功。

「你这句话只是随便问问?又或者你感觉到了什幺?」

郭晋佑也是一整晚没有碰任何酒精,保持着清醒,他修练者的身分在一些圈子不是什幺秘密,有时候反而可以帮助他融入,也因此他这晚并不无聊,和熟人们愉快的渡过。

「仅仅是个感觉,也许是错觉吧。」陈宗翰自己也无法确定,就好像是闻到某种淡淡的气味,无法确定是自己的心理因素还是真的有这味道存在。

陈宗翰对于杀机很敏锐,感知能力也足够让他察觉到身边发生的突兀处,然而身上的警报却都没有响,就是这点特别让他感到不对劲,很少会这样,感觉和知觉相违背。

「可能我最近老是遇到坏事,太紧绷了点。」陈宗翰像是要说服自己的说道。

陈宗翰看着眼前各色人种互相举杯的模样,互相调笑,友善的彼此问候,眼神在空气中撞出笑意,他想到的是历史可上的那些种族主义者,希特勒看到这副光景大概会气得从坟墓跳出来吧。

在圣经里写道,神因为人们建造通天塔挑战了祂的权威而降灾于大地,让人们的语言产生了分歧,从此之后人们无法沟通也因此彼此仇视,更是无力再次建造出通天塔这种庞然大物。

如果这神话故事属实,那明显的神所设立的分野已经逐渐消失,语言的隔阂因为全球化的缘故而失去,既然如此,当年是通天塔,那这次人们会建造出什幺来挑战神的权威呢?

被自己的想法给弄笑,陈宗翰不自禁的勾起嘴角。

现在再怎幺担心也无济于事,陈宗翰还是提着该有的警觉心在会场中徘徊,一副从容的模样,其实却是只无主的孤魂野鬼。

如果事情就这样安然无恙该有多好,这念头钻进陈宗翰脑里,就在对角房酒吧那边发生吵闹惊叫声的时候。

啊!

钢琴声愕然,被这突然的叫声给打断。

众人一脸的迷茫,接着露出迟疑与惊慌的神色。

只不过是一个打岔就毁掉了之前营造出来的和谐气氛,陈宗翰推开穿着低胸礼服的美女,很快地穿过站满人的房间和走道,往声音发出的地方过去。

酒吧的灯光昏暗,中间有能随着音乐舞动身体的空地,沙发座围成一个个区间,时尚的装潢有着色彩上的美感,萤光色灯光点缀,比起陈宗翰之前待的地方,这个酒吧针对的年龄层比较是年轻族群。

轻柔的音乐被惊叫声给取代,年轻的男女用不同语言不知在叫嚷什幺,陈宗翰把目光聚焦在事情的发生处。

地上有只破裂的酒杯,麦色的威士忌撒了满地。

姜舞绫?

看事情中的女主角,陈宗翰也被眼前的一幕吓了一跳。

原本一脸帅气法国公子现在满身暴戾,压在姜舞绫身上,双手紧紧箍在对方的脖子上,由他的模样看来是使尽全力的要掐死对方,青筋毕露,嘴角有如野兽般的在低喘。

对方突如其来的攻击完全超乎姜舞绫的意料外,原本还在思考如何不失礼的摆脱对方的纠缠,没有一点徵兆的,原本彬彬儒雅的法国公子变身成恶鬼,要置她于死地。

看到这异变,有女生不自禁的发出尖叫,也就是吸引陈宗翰过来的主因,然后其他男士理所当然的出手相救,企图拉开法国公子,然而他的双手有如铁铸,无法撼动一分一毫,更甚至被他身上震出的莫名力量给伤害,哀号的倒在地上,站不起身来。

姜舞绫的气管受到剧烈压迫,但毕竟她的身手不凡,不若平常人那幺脆弱,既没有失了分寸也没有晕眩过去,虽然第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可是接着她的右脚膝盖就出力的往对方身体撞上。

没有效果,气劲穿透法国公子的身体,一身昂贵的西装裂开,可以想见他的身体受到冲击,但双手却没有鬆开反而力气变得更大。

饶是姜舞绫平常智谋过人,面对这种紧急情况也不可能在几秒内想出对应方法,只能手脚往对方身上打去,攻击在对方肉体上是产生的效果,可是却没有因此得救。

陈宗翰快步冲上前,平常要掐死人其实不难,但是考虑到姜舞绫修练者的身分那自然是难上好几倍,可是法国公子的情况却很不正常。

一伸手碰到法国公子的身体,有股不是真气也不是肌肉产生的力量撞了上来,姜舞绫的抵抗越来越薄弱,脸色开始变白,陈宗翰感到不妙。

用力勾住法国公子的身体,陈宗翰把人整个举了起来,然而掐住姜舞绫的手却依然没有放开,反而变成姜舞绫被连着拉起,更加的严重。

放下两人,陈宗翰双手抓住覆在姜舞绫白皙脖子上的手,然后使劲地往外拉。

喀喀喀。

手指骨节发出清脆的轻响,公子的手掌可能已经骨折,但陈宗翰没有停止的打算,继续用力。

压力削减,姜舞绫颤抖的喘息,两只手也搭在脖子上,出力推开差点要了自己性命的魔爪。

有人从背后抓住法国公子的身体,也是用力地要分开他和姜舞绫。

陈宗翰益发惊讶于对方的力量,别忘了他的的双手可以承受以吨计算的重量,那力量绝对不是普通人能够承受的,而对方的身分却也的确是个常人,看来有某种东西在驱使的他做出这样的行为。

「啊啊啊!」公子喉咙发出的声音一点也不像是他这年纪该有的,那声音很老很低而且很凄厉。

「晋佑!抓紧点!」

姜枫不知道什幺时候来了,由于他的力气不够帮不上忙,所以他只能在一旁乾着急,动口动不了手。

手臂紧紧箍住法国公子,郭晋佑不敢有丝毫放鬆。

「啊啊啊!」

快了,在陈宗翰他们的努力之下,魔爪慢慢的被抽离,在陈宗翰的束缚之下,离姜舞绫的脖子越来越远。

终于,就连最后一个指头也离开,法国公子用力的挣扎,几乎让人压制不住,除了陈宗翰与郭晋佑之外又多了一名不认识的修练者,压住了不停乱踹的双脚。

这力量大的不对劲,集合了三名修练者还不能完全控制住他,漆木的地板被刮出一条条刮痕,甚至因为力气上的碰撞而产生了凹陷。

完全的野兽化,原本气质彬彬的人类退化成了野兽,撕咬着,拼斗着,企图伤害所有他碰得到的人或物。

灯光亮开,音乐熄灭,众人好奇的围观,一些平时与法国公子熟识的友人看到这场面除了震撼外也有些不忍,但是碍于现下的情况无法插手,只能在旁边无能为力。

「这是怎幺回事?」

说话的是这小岛所有人巴尔克先生的老管家,鼻子上挂了副眼睛,他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严肃的问道。

「啊啊啊!」

张开嘴要咬人,陈宗翰更把心神用来压制地上的人。

「马索先生突然发难攻击舞绫,还有可以请各位先离开这里吗?顺便把医生叫来。」姜枫回答的说。

视线望向众人,老管家弯腰说:「就请各位离开一下,抱歉。」

管家都这幺说了,也没有谁不识相的违逆,人群开始散去,除了陈宗翰他们三个与姜枫、姜舞绫外,就剩下一位马索的好友以及老管家。

不停的发出愤怒的吼叫声,让这场面变得格外的诡异。

「你们可不可以帮我固定住他的脸,我想看清楚他到底是怎幺回事。」

姜枫是位生活于修练者世家的异人,这点不是什幺秘密,关于他的能力,他那如神临一样的视线,鉴定的出世间万物无法隐瞒住的本质。

眼睛是人的灵魂之窗   ,这话不是形容上的叙述句,而是真的可以透过直视双眼看进一个人的灵魂深处,不单只有热恋中的男女,姜枫的异能也让他能够办到这种事情。

淡蓝萤光,没有情绪起伏的视线,穿透进了马索的灵魂底部。

「啊啊啊!」

哀号的更加大声,就好像姜枫的视线造成了他实质上的伤害,像是被阳光直射了的吸血鬼,马索整个人开始抽搐。

医生正帮助姜舞绫处理她脖子上的伤,只是普通人的他不时被凄惨的叫声给影响,眼角瞄了过去。

「马索先生他……」

老管家的话没讲完,应该说眼前接着发生的事情一下子让他放弃把话说完的计画。

是鬼魂。

而且是只凄厉的猛鬼。

偏黑的透明身体从马索的身体上脱离,尖啸着,狂风席捲,透着刺骨的冰凉,向上钻过墙壁,消失于众人面前。

法国公子,也就是马索,停止了激烈的活动,陈宗翰、郭晋佑和另一名修练者互视一眼,慢慢鬆开压住的双手。

陈宗翰探了下他的呼吸,很浅,脸上更是一片苍白,冷汗直冒,整个人在微微颤抖,就好像是躺在冰天雪地里陷入昏迷的登山客。

「医生、医生。」陈宗翰喊说。

「借过。」

拉开马索胸前的衣襟,医生把听诊器靠在他的心脏上,从他的表情看来是不太妙。

「谁过来帮我,尽量不要晃动到,把他送到医务室,还有你。」医生指了姜枫,说:「刚才那些东西不是我的专业,你也一起过来帮忙。」

「好。」

姜枫、郭晋佑和另一名不知名修练者护送马索,跟上医生仓促的脚步,离开了这个酒吧。

「你还行吗?要不要一起过去?」陈宗翰蹲下来看向姜舞绫,她正拿出小镜子检查自己脖子上的伤势。

「嗯。」心不在焉的应道,姜舞绫换着角度打量着镜中自己的脖子,原本白皙的颈子出现泛红乌黑的指印,可以想见刚才是被多大力气给掐住。

阖上镜子,姜舞绫还是不自禁的用手摸着受伤的地方,不过她的外表看来已经脱离恐惧,不若平常人还会有心有余悸的不安感,看起来她已经把自己调整回到常态。

「马索他是被附身。」

「看得出来,而且那只鬼还不简单。」陈宗翰同意姜舞绫的说法,伸出手把她拉了起来,一起坐到吧台去。

老管家和马索的朋友不知道在讨论什幺,飞快的交谈着。

酒保看到姜枫他们离开之后又回到自己工作岗位,问说:「要喝点什幺吗?」

陈宗翰还在工作,摇摇头,而且他的酒量也不好,姜舞绫则是要了一杯威士忌加冰,酒一到就直接入喉,看来是压惊用。

小嘴吐出酒气,姜舞绫暂时不说话,两只手靠在额头上,眼睛闭着。

陈宗翰没有打扰,他知道现在姜舞绫需要稳定情绪,而且他知道她会做得很好,她给陈宗翰的感觉就是个外表柔和内心坚毅的女人。

老管家无声的向陈宗翰知会,他先离开去处理后续的事情,马索的友人也跟他一起过去。

拿了杯没有酒精的果汁,陈宗翰用吸管绕着玻璃杯,想着事情。

如果说这小岛原本就闹鬼陈宗翰是打死也不会相信,换句话说,刚才的事情是有谁故意为之。

至于是谁,那就是关键,既然袭击的对象是姜舞绫,那最大的可能性就是针对修练者而来,精确的说是冲着陈宗翰他们,而且这次的手段也颇为高明,以厉鬼为工具的话不用现身,陈宗翰他们实在无从找起。

「阿翰,这次我们可能需要重新拟定战略。」

「你好点了吗?」

「除了吞嚥上还有点痛之外都还可以,谢谢你的关心,应该说没想到我竟然被暗算,有点丢脸。」姜舞绫这次叫的是杯天蝎座,继续说:「役鬼,这是敌人的手段,老实说我没想过会遇到这样的敌人,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只读过几本关于这方面的文献。」

「文献上怎幺说?」

「役鬼师就是使役鬼的人,有句话不是说有钱能使鬼推磨,就是说给鬼足够的好处就能使唤它们,这是低级的方法,高级一点的能够在降伏鬼怪后以咒术唤鬼,就好比日本有名的役小角,就是那方面的大成者,鬼神鬼神,通常有役鬼能力的人都有通神的本事,现在应该已经没多少役鬼师,几乎可以说是灭绝,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

「灭绝?为什幺?」陈宗翰疑惑的问道。

「在距今大概一千两多年以前,役鬼术正被发扬光大,然后那时候有了被称之为『通鬼之乱』的事情发生,很複杂,总之在那件事情之后役鬼师几乎死光,没剩几条门派,一般说的养小鬼、降头都不能被称为役鬼术,顶多只是些皮毛。」

没想到过去还有这样的事情发生,陈宗翰也算是开了眼界。

不过比起这些历史知识,眼前的当务之急是找出这很久没出现过的役鬼师,阻止接着可能发生的悲剧。

  • 名称:牙疼的原因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2:3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