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神知道的世界漫画超清

哪里出了纰漏?

姜枫自问,尽量地让自己冷静,现在姜舞绫他们所遇到的情形已经发生,与其把心力放在自己犯下的错误上,不如想清楚其中的曲折,然后重新拟定战略。

服务生向前询问有没有任何需要帮助的地方,姜枫摇摇手,笑着打发掉对方,继续把自己从人群之中孤立起来,一方面在留意眼前这些达官贵人的动态,另一方面脑袋拼命运转。

「巴尔克不见了!」耳机传来慌张的声音。

「有任何痕迹吗?」

「衣柜后面有暗门,我现在去追,他人应该还没有走远。」

「不用了,巴尔克不会等你上去找他,后面恐怕準备了陷阱,你回来和我一起守主屋,看来我们都被巴尔克给阴了,他打从一开始就和对方联手,所有岛上的保安和武装部队都是我们的敌人,小心了大伙儿!」

姜枫放下手上的酒杯,轻巧地站起身来,对因为动静而看过来的大使夫人含笑点头。

不管是出于威逼还是利诱,巴尔克和敌人联手已经是没有争议的结论,而有了地利之便的敌人则又变得更加难缠,谁也不知道为了对付他们这些修练者巴尔克会特别在岛上準备什幺惊喜,考量到如果他还想在社会上立足就不能伤及会场里的这些大人物,还有他军火商人的身分,他动用的恐怕是武器精良的暗杀部队。

眼里隐隐浮出淡蓝的流光,姜枫不能再傻傻地坐着等人上钩,该是时候主动出击了。

子弹冲破黑暗、击碎树干、打穿挡在面前的一切。

火舌喷出,爆出阵阵光亮。

手指扣住板机,以毫无间隙的扫射来对付传说之中的修练者,士兵是安静的,咆啸的只有他们手上的枪枝,慢慢地向前。

树木不堪创伤,开始陆续倾倒,烟硝使黑夜蒙上一层灰,整整五分钟没有停止,子弹没间断过的轮番射击,每个壮汉手上扛着的重型机枪都冒着烟,滚烫的弹壳散了一地。

停止,就和开始一样的突然。

开始搜索敌人的死活,已经没有用处了的重型机枪被扔在地上,现在手上的是备有红外线瞄準的新型步枪。

呼—呼—呼—

埋在一片狼藉之中,姜舞绫的身上甚至压了棵树,但是她不敢擅动上一分,就怕下一秒所有枪口会瞄準过来。

第一时间,姜舞绫就趴在地上滚开原本的所在地,任由夺命的子弹在自己头顶飞梭而过,震耳欲聋的枪声更是震得耳膜发疼。

她不知道王煦和元平有没有躲过这阵要命的攻击,她握着长剑这个古代兵器,调整着準备反击。

碰碰碰碰碰!

又传来了枪声,还有个人声,不知道是王煦还是元平的声音,趁着这个机会,姜舞绫从地上高高跃起,再踏上旁边的树干拉高身子,看向声音的来处。

是王煦,他冲进了武装士兵里面,双匕快得看不清影子,连连划动,割开了敌人的皮肉和手上的枪管。

但同时的王煦也遭到致命的攻击,现代武器可不比火绳枪,以量弥补了本身的缺点,在距离方面更是有着优势,以杀戮工具来说是操作简便又威力惊人。

覆在身体之上的罡气起不了太多作用,匕首只能挡下一些攻向要害的子弹,无力地看着子弹射进体内,留下无可弥补的伤害。

爆发,反正已经无所谓身体承受不承受得住,王煦大吼,两只手上的匕首翻飞的如同蝴蝶飞雁,变化莫测又飞掠极快。

「快走!」王煦大喊,刚才的子弹打穿了他的腿骨,他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逃跑的机会,练了二十多年的性命就要交代在这里,交代在这些价值不斐的枪械和训练有术的士兵手上,不过一命相抵,算起来也算赚了。

元平人不知跑到哪去,姜舞绫握紧长剑,她看的出来陷在对方火力之中的王煦已经没有救了,但是要她就这样撒手不管她实在不忍心。

「走!」

临死前的最后挣扎比猛虎出闸还要生猛,处在生与死的临界之中,爆发出超过任何时候的实力,身上的弹痕已经超过二十发,可是他就是无法倒下。

血从嘴角流下,但是王煦却在笑,斩下枪身,炸膛,割开喉管,血溅。

踩踏着没有倒下的树干,姜舞绫的理性压倒她的情绪,就和过往所有时刻一样,她衡量后选了一个最后的选项,与其留在这里拚死还不如遁走,后者的意义远大过前者。

子弹声不绝,姜舞绫没有回头,她的耳朵听到了隐藏在其中的笑声。

面对死亡还笑得出来的没有几个人,王煦办到了,如果他今日未死,那他在未来肯定会是个人物,有着这种气度的怎幺可能是碌碌之辈?

只可惜他的时运不济,在功成名就之前就战败于此,可惜了。

匕首飞离左掌,插进一名想要朝姜舞绫开枪的士兵胸膛,透胸而入,余力未衰的把人贯向树干,抖落一地树叶。

一名临死的修练者所展现出来的顽强,是常人难以想像的,全身上下已经血肉模糊,甚至可能心脏都被射穿,但他就是不甘愿就这样倒下,匕首淌着鲜血,有自己的,也有敌人的,在地上点点。

哈—呼—哈—呼—

王煦面前倒了七具尸体,从单纯的数理逻辑来看他是赚了不少,目的也达到了,只不过他一时阖不了眼,他要多拖几个人陪他下黄泉。

在意识朦胧之际,王煦听到了声音,是从敌人方传来。

对方说:「后面的人已经跟上去,我来把这人解决掉。」

握紧匕首,王煦睁开已经看不清楚的双眼,眼前的人影只剩下模糊的黑影,他知道自己已经差不多到达极限。

引以为傲的轻功啊,就这最后一次,动啊,王煦在心里头吶喊,然后动起身。

身形倏发,如飞箭离弦,以匕首为头,雷霆万钧的掠去。

破空声。

来自某种长形兵器。

下一剎那,王煦感到自己脸颊火辣辣的,接着就没了声息。

这个陷阱比预料的还要周严,姜舞绫虽然逃离了方才的攻击,但是紧接下来出现在她眼前的是另一波攻势。

前后包抄可能是敌人一开始就打好了的主意,与前面类似的子弹连发很快地就迎了上来,只是这次姜舞绫不会在傻傻地往前冲,用轻功爬上树,衡量一下打算绕开敌方。

热感应这东西顾名思义就是能感受到所有会发出热能的东西,不论是人还是茶壶都一样,因此敌人很快地就发现到姜舞绫的身影,子弹此起彼落的射击。

现代科技带来了许多麻烦,现在的就是其中一项,热感应的技术让许多刺客失了业,毕竟能够修练到收敛体温的人并不多,即便是陈宗翰也还做不到。

视线不良,所以姜舞绫保持着距离游走,确定自己不会误闯禁区,落到王煦那样的下场。

不过由于有着对方地利之便,敌人做的是慢慢收缩包围网,姜舞绫不会不知道这点,她寻着缺口,準备突破。

受到姜枫的指示,除了到北面去的郭晋佑和蒋先生、还待在主厅护卫以防意外的姜枫和女修练以及失蹤了的陈宗翰,除却受入埋伏的三人,其他五人已经陆续赶到,準备接应姜舞绫他们。

只不过敌人当然不会没做任何打算,既然打着袭击修练者的主意,对于他们当然做了不少研究,也清楚他们的实力,迎上来的攻击自然会更加犀利。

两人一组,第一个到的是异人赵行和这次同行里年纪最长的修练者步罗艺,他们对着麦克风说:「我们到了树林边缘,听得到枪声,我们进去帮忙。」

「自己小心,不要轻易涉险,对方的準备很周全。」姜枫说,此时,在他面前的是保全模样的人士,看着他淡蓝的双眼,举不起手枪。

「知道。」

赵行的异能是身体上的变化,慢慢的手掌化成巨掌,身体膨胀,身材拉高,在一边的步罗艺因为是第一次合作,好奇的打量着自己同伴身上的变化。

大概有两米半,上半身的衣服被撑成破布,全身布满发出兽味的厚皮,比人类健壮许多的身躯,赵行现在已经是只不折不扣的黑熊。

姜枫的双眼散着淡蓝色的萤光,很淡,但是却令人移不开双眼,不自禁的陷在其中,迷了途。

他的异能并不是只有观察这幺简单,那不过是其中的一项能力,而现在他的那双眼睛,给予对方强烈的迷惑感,眼睛是灵魂之窗,也是通往灵魂的路径。

所谓神所赋予的眼睛,虽然限制了姜枫成为修练者的可能性,但是也给了他更深层的力量,是种人类不该具有的视线。

脱力,然后倒下。

姜枫拉了拉领口透气,再把保全拉到一旁去,异能与真气最大的不同就是前者很费力,特别是他这种不适用于战斗的类型,用多会危及到自己的寿命,为了不要英年早逝,那双眼他通常只用来看,不太做其他事情。

他生长于修练者是世家,但是却没有因为异人的身分而受到不对等的对待,他的异能在很小的时候就已经觉醒,甚至还有一段时间因为负荷太大而蒙着眼,避免给予年幼的身体过度的负担。

他的家人在姜家有着不低的地位,他的身边一直不乏高手,而他就是作那些高手大脑的组织者,小时候就会指挥他们到处乱闯,长大后更是组织成个不小的集团。

那些五六岁时跑到药园里偷摘果子吃的顽皮小孩,现在已经能够手持兵刃巍巍站立,以前需要他挡在前面保护的女孩子,现在身分互调的保护起他,还有破莲,她那离奇的身世……

怎幺突然想到这些?姜枫嘲笑自己的突然感伤。

比之过去的美好回忆,岛上将要发生的事可能是刚好相反,既不温柔又不美好,充斥着阴影与黑暗。

姜舞绫被困在一片漆黑的树林之中,毕竟视觉有受过特别训练,在这只剩月光照明的地方还能大致分辨出方向,但与陈宗翰的的夜视能力相比就逊色了不少,比之红外线探测眼罩更是差了不只一尺。

树林除了造成移动上的困难外,也让突击而来武装士兵手上的枪械不能发挥造好的效用,迷宫不单是令行者迷途,也有着屏障的功用。

如同大雁的在树与树之间轻晃,姜舞绫小心翼翼地个性崭露无遗。

冷汗低落到眉间,眼睛前的是也是深浅不一的红色,体现出这附近所有活物的体温,武装士兵全身上下着的是最实际高端的武器,从钢盔到军靴,就连皮带扣环都有着吊降的功用,搭配上他们从战场上磨练出来的经验与默契,即便是派遣他们去非洲战乱区执行屠村任务,也会有着八成的完美达成率。

不过面对传说中的修练者,他们必须步步为营,绷紧神经,调整他们惯用的战术,唯恐有任何闪失。

从耳朵上的通讯器他们已经知道前一小队的折损,在十三比三的悬殊人数之下,对方没有任何枪械或是防弹用具,仅凭着手上那过时的古代兵器,就屠杀了他们六名菁英士兵。

他们明明佔据了天时、地利和人数优势,却得到可以说是完败的收场。

不单单是刺激到那一组人员,对于其他出动的小队更是影响很深,他们当初接到作战指令看到简报差点就忍不住大笑出声,这是什幺荒唐的作战计画,整整六队人马搭配上其他后辈人员以及外部作战单位,假想敌却是十多名没受过专业作战训练的老百姓?根本就是让人笑掉大牙。

然而他们现在却完全笑不出来,这个黑夜里藏着得是他们无法理解的敌人,窜高窜低的搞得地心引力不存在一样,令他们自己趴倒与冲锋的动作变得很愚蠢,如果只是如此他们还可以说服自己是碰到了杂耍艺人。

但是当他们看到敌人风一样的移动,击出了子弹,却一一被闪躲过去十,他们的内心就开始产生动摇。

虽然看得不真切,但是从体态来看年纪应该不到三十的女人,而且很可能还是位美女,她用手上的古剑弹开彻甲弹,这时候武装士兵们就知道了他们的不同。

那种不同不是死老百姓与军人之间的差异,而是更加跨越阶级,甚至是物种,无法靠着后天来弥补的不同,就像是猫与狮子,同样都是猫科,但是狮子却是万兽之王,想要撂到牠,需要牺牲掉的猫恐怕为数不少。

战斗时的呼吸是一个战士最清明的呈现,狮子是如此,猫也亦然。

如果还可以选择,他们宁可被调去战事频传的中非区域,那里虽然紧张但至少面对的敌人都站在常识里,不像是现在,还要随时小心从天而降或是离奇出现的寒光。

一把剑究竟怎幺划开枪桿和避弹衣这种组合?这些武装士兵真的很想知道,但是前提是他们不用亲身体验。

哒哒哒哒。

木屑绽飞,又是一个什幺也没有的空处。

神经没办法有丝毫放鬆,他们除了要面对敌人不知什幺形式的袭击之外,还要克制住自己失去战场控制力的事实,以及最容易崩溃一个人的,对于未知的恐惧。

赵行轻手轻脚的想要闯到武装士兵门的背后,但是他那庞大的身躯也许平常能够隐在黑暗中不被发觉,可惜现在武装士兵配带着红外线探测眼罩,还没接近就迎来一阵枪击。

吼!

熊吼,响彻了这个树林。

不要以为黑熊因为身躯庞大就行动迟缓,事实上正好相反,树林对于他来说就像是回到家,四肢着地,S型的闪躲前进,快速地拉近与敌人的距离。

树木怒吼,不是因为它们受不了闯入者的胡搞,它们在倒下,朝向武装士兵们所处的位置。

没什幺好想地下意识避开,轰隆!

有了这个打岔,赵行又再前进了好几分,几乎要到可以攻击的範围。

才刚想从地上爬起,头顶上又看到黑影靠近,在地上打滚,轰隆!又是一棵树木倒下。

「Fire!」

一片扬起的尘土之中,有人大喊。

枪口开始喷出火舌,子弹以锋利的直线企图洞穿敌人。

吼!

黑熊熊掌用力往上一挥,巨力冲上,一名武装士兵即使瞬间做好了防护动作却也来不及,撞上后面的树干,倒在地上,不知是死是活。

黑熊毕竟体型较大,很容易成为火力集中的靶子,皮毛确实是又粗又厚,但是挨上太多枪依旧是会有生命危险。

黑熊一手护住最脆弱的脸部,快速地冲向下一位敌人。

步罗艺原本待在较远处快断树木来製造混乱,现在达成了目的,几个快速闪身冲到武装士兵的圈子里。

武装士兵他们在之前演练的时候就特别强调过保持距离的重要性,所有的战术都是建立在突击、包围、扫射的基础之下,一被栖了身,下场几乎没有悬念。

调整在半自动模式,一扣下板机子弹就连续射出三发,第一发离步罗艺的身体有些距离,第二发变得更近了些,第三发击在剑身之上,撞出一小朵绚烂的火花。

武装士兵的动作并不慢,一看到步罗艺近身立刻往后弃枪,流畅地拔出匕首,算準一只手臂的距离,划向对方咽喉。

在修练者面前舞动匕首?这无疑是班门弄斧的行为,步罗艺手上的长剑首先就砍断匕首的刀刃,所谓顶级工法锻造而成的军用匕首在修练者面前根本不堪一击,和纸糊的假刀没有两样。

而其中的差别就在于修练者能控制真气,这种没有科学能够实证的能量。

碰!

步罗艺闪身后退,长剑正要取走敌人的性命,有人开抢打断。

碰碰碰!

迫于无奈步罗艺只能闪开,想要以长剑挡住子弹最实际的方法就是以对方枪口来估算处子弹的方向与路径,不过这方法在混战之中很难有实效,只凭反射神经很可能产生失误,这也就是王煦之所以战死的原因。

黑熊赵行继续攻击向第二个人,他的战斗方式属于直来直往的类型,硬碰硬最能彰显出他的实力。

对方重新组织队伍的速度很快,步罗艺甚至来不及狙杀一个人就又陷入腹背受敌的状态,只是,难道飞行武器就只有对方有吗?

剑意大盛,剑气凝聚,步罗艺的长剑发出低鸣,对着方才朝他开枪的人用力甩出,隔着什幺都没有的距离。

心中疑惑,武装士兵无法理解敌人这行为的用意,但这并不妨碍他继续扣下板机。

子弹喷出,在半空中顺时钟的转动,目标是步罗艺的太阳穴。

半空中,没接触到任何实体的东西,可是反射着月光的子弹却开始扭曲,变形,接着被搅成没伤害力的金属废品。

没有打中任何东西的情况,这让武装士兵感要诧异,接着又想要扣下板机。

什幺东西撞了上来,有着汽车般的冲击,像是一阵有着质量的风,捲着刀刃,如同龙捲风的扫进他的胸口。

他永远不会知道剑芒、剑罡是怎幺一回事,但是他正用身体去体会,以此为代价的深深体会到那钻进体内的力量。

外表看不到伤口,胸口只有一点凹陷和一点轻伤,可是内里却千疮百孔。

一口血喷出,一个骁勇善战的士兵死于一个他不懂的领域,死得很无奈,也很憋屈。

一般来说要用剑芒和剑罡要杀一个人并不容易,除了足够的修为之外,还需要高度的凝聚力和真气量,为此他现在需要喘口气。

姜舞绫原本已经抓好离开的漏洞,正準备一走了之,赵行与步罗艺的现身帮忙令她停留下来,局势的走向已经交杂在一起,没有到能够釐清的程度。

从树上落下,姜舞绫以剑柄用力击晕一个靠着树干的武装士兵,对方的行为并没有错,靠着树可以支撑开枪的后座力,这是对方烙印在脑里的知识。

姜舞绫虽然杀过人,但她一点也不喜欢那种感觉,只要情况允许,她会尽量做到降地死亡数目。

又有脚步声接近,而且没有刻意隐藏,姜舞绫转过头,不是之前的第一波伏击的人,方向不对,数目也不对。

原本在与黑熊缠斗的三名武装士兵开始快速撤退,这让姜舞绫三人有着不好的预感。

「该不会……」步罗艺的话还没说完,响亮急促的枪声就掩盖住他的话。

又是一阵子弹雨,没完没了的子弹雨,打落,打出无数窟窿与裂痕。

再一次的,姜舞绫、赵行、步罗艺又被包围在中央,受损的第一队和第二队会合,张开更大的包围网,更加的密集,更加的难以逃脱。

与此同一时间,姜怡和另一位修练者钱不令也冲进了树林内,远远的就听到枪声大作和火光,距离姜舞绫他们遇伏已经经过一小段时间,有十条人命葬送在这树林内,而两边要登场的人物则还没有到齐。

需要保护的重要人士目前还是安然无恙的饮酒聊天,没有受到树林里的混乱给影响,敌人选择树林当作战场很可能就是考量到这一点,为了以后的情况铺路。

棋盘上,将与帅一直都是最没用也最重要的棋子,不能互相对视,不能离开九格线,只要谁的主帅先被将死就是输家,其他棋子损失再多也无所谓,就好像,其他棋子都是为了将与帅而存在。

  • 名称:只有神知道的世界漫画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2:3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