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动漫h超清

写意的随便走在路上,说是随便其实还是暗暗隐着一定的防备,注意力放在四周,举手投足之间也不会露出足够让人进攻的破绽,如果有人缩在一旁等着伏击的话,那肯定会为此伤透脑筋。

漂亮的看不出年纪的少妇,溜着只毛色漂亮的小狗,从陈宗翰身边经过,小狗抬起头和陈宗翰眼神交会。

汪汪汪!

惊慌失措的宛若看到狮子,少妇从没见过自己平常温驯的小狗这幺惊慌过,手上的绳子一不小心鬆掉,看着它一路冲向前头也不回的,消失在草丛里。

「狗狗、狗狗!」少妇一只手压着草帽,一只手勾着柏金包,凉鞋发出啪啪的声音,循着小狗消失的方向追了过去。

陈宗翰从头到尾什幺事也没做,可是动物的敏感程度远高过人,即便陈宗翰已经极力隐藏自己的气息,却还是从灵魂之窗露出了一些戾气,吓得小狗没命地狂奔而出。

「真是抱歉。」

陈宗翰喃喃的说,有点想笑又有点觉得不该这幺做,只好摇摇头继续他的散步。

看起来有些年纪的金髮碧眼白种人在一个可以看到碧海蓝天的地方,两个人抽着雪茄,用英语谈着不知道什幺事情,注意到陈宗翰经过后停住了谈话,陈宗翰微笑地点个头,继续往另一个方向过去。

也许这两个白种人只是在谈年轻时候的风流韵事,或者可能在谈对彼此有利的交易,也可能他们两个是军火商人,谈的是笔即将造成大屠杀的军火买卖,陈宗翰似乎稍稍能够理解这里是个怎幺样的地方。

钱和权是运作这世界的主要两股力量,之外当然还有武力、情色,而这里是个流通世界各地拥有这些筹码者的地方,特别是针对一些不能见光的买卖上,这个小岛提供这幺个场所让大家聚在一起。

陈宗翰上一次的保镳工作那些被保护者的下场并不怎幺好,当时的那些人顶多是中华区域的高级分子,比之这次的等级又不相同,只希望这次不要再有像上次那样的处境,陈宗翰心想。

曾经在电视上看过的明星,挽着手从陈宗翰面前走过,男女都比电视上看到的还要动人,由他们的神态来看,有时候新闻周刊上面的报导也不全是骗人的。

突然间陈宗翰有个冲动,就是打电话告诉蔡仪婷这消息,陈宗翰记得她是那新闻女主角的粉丝。

不过想到要怎幺解释里面的细节就令陈宗翰放弃了这打算,捨弃了这个他可以主动打电话给蔡仪婷的好理由。

不知不觉陈宗翰来到了一个练靶场,从外面就可以听到裏头枪声碰碰,看来有人在里面玩着枪。

没有多想的陈宗翰推开门,首先看到的是两名有着媲美摔角手身材的黑衣人守在外面的观众席,看起来他们是这里某一位人士的保镳,从此之外陈宗翰也看到东方人面孔,只是不是穿着黑衣,光头的样子好像是武僧,也是坐在观众席上,由于这座小岛相对起外面比较不容易发生问题,因此他们看起来也比较轻鬆,随口在谈笑。

「May   I   help   you?」漂亮的女侍迎上前,礼貌地询问陈宗翰。

「啊……」陈宗翰开始后悔他进来这里的决定,英文这东西对他来说就好比外星文。

「先生,您第一次来这里吗?」女士注意到陈宗翰的窘况,很贴心的用中文重新询问。

「喔,我第一次来你可以帮我介绍一下吗?」

「是的,我们这里提供固定靶与移动靶两种,总共有二十七总不同的枪种可以选择,先生,您以前有射击过的经验吗?」

「不算有。」陈宗翰在心底补一句:不过对于被拿枪射击倒是很有经验。

「好的,那请您跟我来,由我来为您作介绍。」

基本上枪枝什幺陈宗翰也不熟,就由女侍一边讲解他再一边听,由于陈宗翰是第一次碰枪,所以女侍给他的枪是把后座力不强的长枪,然后引领他到靶场上,告诉他正确地举枪知识和一些应注意的事项,中间的流程大概花了二十分钟,虽然陈宗翰有着一上课就会进入昏睡的体质,但他看在对方这幺尽职和也颇可爱的份上撑了过来。

隔壁场区的明显是个老手,举着把半自动步枪快速的击落所有飞盘,当他偶有精采之举的时候,坐在他后面的观众就会拍手。

「从这里瞄準,肩膀确定準备好的时候就可以扣下板机,这是耳罩和眼镜,您需要我帮忙戴上吗?」

陈宗翰点头,然后準备开始他的射击初体验。

碰!

扣下板机的瞬间可以感觉到枪托在肩膀上一紧,然后看到子弹从枪口钻出,不到一秒钟就打在十五米外靶纸上。

「您第一枪就打在七分上,算是很厉害的成绩呢!」一旁的女侍也没想到陈宗翰带着耳罩听不见,说道。

第一枪陈宗翰只是试试感觉,定定的修正射击轨道,接连三枪都越来越靠近中心点,到了第四枪他已经能够稳稳的把子弹送到中心点上。

女侍看到这情况自然是大感意外,不过她只想说陈宗翰应该不是第一次摸枪,大概是众目睽睽不想丢脸才这幺说的,保持着微笑站在陈宗翰身后头。

十发子弹,除了前面的三发外只有一发偏离了中心点,以陈宗翰强的不像话的身体素质来说这样的成绩算是很正常,定点开枪最需要的稳定度对他来说并不是问题,他能够控制身体的程度不是外人能够理解的。

接着陈宗翰又换了一把枪,一样是把长枪,除了前两发测试枪的準度外,其他子弹都打在十分点上,这种成绩可以说是足够比赛的程度。

「您真爱开玩笑,这不是第一次碰枪会有的成绩啊。」女侍笑的说,陈宗翰也不在这点上多做纠缠,继续他的玩枪游戏。

以前从没想过自己会有拿真枪射击的一天,顶多就是打打CS过过瘾,这也算是一尝过去的宿愿了吧。

接着陈宗翰改用手枪,也是由女侍来教他怎幺使用,只是这次女侍脸色有些古怪,似乎在想陈宗翰怎幺会需要她教。

手枪的难度又比长枪难上不少,不过以陈宗翰的握力和手劲,基本上不会产生因后座力而偏移的问题,比较困难的是不好瞄準,花了陈宗翰一张靶纸才抓到诀窍。

反正岛上的所有设施都不用钱,陈宗翰也乐得拿此来打发时间,根本就忘记自己是收钱来这里工作的保镳。

十一张靶纸,一百多发子弹,陈宗翰藉此消耗掉了一个多小时。

除下耳罩和护目镜,陈宗翰打算休息一下,一直一个姿势其实还是会有点痠,女侍小姐依然站在她的身后这点让陈宗翰有些过意不去,有人走了过来,离陈宗翰还有两三公尺他就先看了过去。

是刚才在陈宗旁边也在打靶的中年男人,脸上的轮廓很深,看起来晒了不少太阳,皮肤有些乾裂,灰白僵硬的短髮和他的脸型都让人看起来不容易亲近。

他对陈宗翰说了一串话,可惜陈宗翰完全听不懂。

女侍当起翻译,说:「这位先生说您的枪法很不错。」

陈宗翰笑着点头。

男人又说了一串话,女侍翻译说:「他问您是不是平常就有在练枪,感觉您开枪的时候很沉稳,和您的年纪不符,像是个士兵。」

「呵呵,帮我跟他说我不是士兵,我还只是学生,这也只是兴趣而已。」

女侍帮陈宗翰把这段话翻译过去,男人点点头,然后请女侍翻了一段话过来,女侍说:「这位先生说他身为喜欢枪的同好,很欣赏你开枪时的模样,如果有机会以后可以一起玩枪。」

接着男人往后面招手,刚才坐在观众席的彪形大汉趋上前递出一张名片,交到男人手上,接着又给了陈宗翰。

「谢谢,Thank   you」陈宗翰说道,接过上面写着英文的名片。

然后男人笑了一下领着保镳和其他人离开了打靶场,陈宗翰则是看着名片企图用他浅薄的英文知识去解析上面写得单字,可惜他真的看不懂。

望向刚才那男人离开方向,陈宗翰想起对方给他的感觉,对方似乎出身于军旅,走起路来身体笔直,只不过左脚好像受过伤,动作稍稍有些不自然,还有就是气味,陈宗翰从对方身上感受到类似于自己那种杀人犯的气味。

想来对方也发觉了这一点,毕竟陈宗翰是头一次用枪,不会有太出彩的地方,重点还是他在开枪时的感觉,不知不觉间流溢出不是处在竞技的感觉,是陈宗翰即使在战场上也能够这幺从容不迫的气质。

气息可以隐藏,但习惯和气质怎幺也骗不了人,对方必定不简单,几眼就看出陈宗翰的不同之处,说起来枪枝终究是製造来杀人的工具,对陈宗翰这种杀人惯犯来说很容易引发出杀气,对方就是因此而欣赏起陈宗翰。

混在宾客之中,要做到这件事情其实并不难,反正整座小岛里面认识陈宗翰的屈指可数,而且他也不是会让人上前搭讪的美女,除了会有礼貌的接待人员上前寒暄外,基本上不会有谁去理他。

玩完枪后,陈宗翰看时间还早就打算再在附近晃晃,晚会的时间是晚上七点,离现在还有好几个小时。

有钱人的休闲活动很多样化,也不是平常能够碰到的,高尔夫球感觉起来虽然不错,但以陈宗翰的性子来说实在不太适合,大概会直接把小白球给轰到海岸线去,骑马也不适合,以陈宗翰现在的模样,没有几只动物会愿意靠近他,他实在不想造成一场飞马狂奔的戏码。

暂时坐在可以看到白沙海滩的户外咖啡厅,这里在平常有开放给游客游玩的时候应该会是个不错的景点,海风吹着头髮往后,陈宗翰瞇起眼,望向广阔的大海。

遮阳伞遮出阴影,让不愿意与阳光直接打交道的人能够有喘息的空间,让紫外线不会在她们的肌肤上留下太多黑色素。

真气在防止日照方面好像没有太强的贡献,又或者能把真气练到能隔绝紫外线的强者不会当真干这种蠢事,总之陈宗翰正一脸正经地想着无关紧要的问题。

桌上摆着一杯冰凉的奶茶,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感觉上这和平常一杯几十块的饮料店奶茶有着不同,陈宗翰的味蕾从来不算敏锐,不过有些差异还是会被凸显出来。

味觉上不行,但视力却非常厉害,即使隔着墨镜陈宗翰依然可以看到在有点距离的远处姜枫他们几个人在等着浪来,陈宗翰不懂冲浪,但在这资讯发达的社会有些东西至少还是看过,所以他也就姑且带点兴趣的观赏着。

而且视线绝对不是流连在其他比基尼辣妹身上,不过有时候一不小心看到也没有办法,毕竟视野不就是这幺一回事,一个面过去总会参杂进其他没有真心要看的人。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陈宗翰和王志豪朋友当了也有两年,有些习气已经变得很类似,就像现在他做的事情和平常在学校看学妹实在没什幺两样,差别也只有这里的女生等级有些高而已。

说来陈宗翰这家伙实在没什幺出息,现在他的身分已经不是没用的高中生,处在的场所也不是青春羞涩的校园,可是他做的事情却还是没什幺两样。

陈宗翰即便是个年轻有为的修练者、是个杀术高手、是个令人无法轻易接近的人物,但在某些方面他还依然像个楞青头,滞留在原地很久很久了。

享受着日光和海风,陈宗翰现在惬意的连魔主残魂的悸动也消失无蹤。

「你是……阿翰?」

嗯?

陈宗翰心中疑惑,听对方的声音是个年纪有到四十的女人,他在这个小岛应该是举目无亲才对,怎幺有人会认出他来?

陈宗翰回过头,看到的是一位有点印象的女人,在她身边则有另一位也是有点印象的年轻女孩。

她们两位长得很相似,如果打扮上在稍作改变的话可能会被人误认是对姊妹,不过她们光是第一眼给人的印象就不大相同,说话的女士即使穿着很休闲还是可以从她的肢体上感受的到强势感,那是种从不断磨练出来的自信,而女孩子给人的感觉就简单得多,看的出来受过良好教育,看着陈宗翰的眼神有着怪异的好奇。

「你们是大小姐的家人。」

陈宗翰一下子想不起她们的名字,这令他有些尴尬,毕竟对方看来起没把陈宗翰当作陌生人。

看穿陈宗翰的尴尬,女士却没有救他的意思,故意等着对方的下文,就这点来说和李师翊倒还真的有点像。

「李师涵,我记得你是大小姐的妹妹,然后您是大小姐的母亲方……。」

「方芹。」方芹接下去说:「连对方妈妈的名字都没记牢,你很不应该。」

虽然话语上是在责备,不过看的出来对方也只是说说没有真的要责骂陈宗翰的意思。

「你怎幺也到这里来?」方芹拉了张椅子坐到陈宗翰旁边,问道。

对于眼前的少年,方芹充满着兴趣,特别是在对方救出两位他自己最亲密的家人之后,第一次见面,他没有看出陈宗翰的不同之处,看起来既不是出于高官家族,也没有令人一眼就难忘的特殊之处,含蓄地说,就是一个不出众的高中男生,一开始听到是他和李师翊相处甚密,方芹还有些失望。

当时甚至他们还用言语稍稍点出陈宗翰与李师翊的差异,在她看来身分的鸿沟遭成很多麻烦,她虽然希望李师翊不要再继续封闭自己,能够交几个朋友,但也不希望她会因此产生超过友谊的情愫,尤其是李师翊的个性又是这幺的拗。

然后事情所想的和她意料的完全不同,如果只是救过人其实也不难解决,毕竟保镳雇来就是做这种事的,充其量只是吃惊和奖赏,可是陈宗翰的另一层身分,修练者,就令方芹不知如何是好。

她待的位子已经让她知道关于修练者的一些事情,也知道那是存在几千年可怕且庞大的组织,有着超然于世俗外的规则,与之作对的下场只能是家破人亡,她不认为东洲集团会是例外。

她知道一个道行足够的修练者就是个可怕的杀手,而整个组织囊括千万名这样的人,然后又拥有凌驾国家的权势,她当然知道修练者也是人类,只是他们却都有着超过普通人类的能量。

不过方芹其实把修练者想得太万能,普通的修练者不过是比普通人享有更多的好处,强大一些的修练者除非不顾忌世俗规範以武力攻击,不然要以正当管道弄垮东洲集团其实并不容易,至少也要是能够运用到长老权限的人。

李师涵自然不会知道这些,只听说自己的姊姊是眼前的男生救出来的,就连爸爸都受过他的恩情,出于这些理由他当然要给对方好脸色看,乖乖地坐在方芹旁边。

在这里巧遇方芹和李师涵母女是双方都没有意料到的,陈宗翰感到有些慌措,方芹感到有趣,李师涵则只想快点离开这里。

「师翊最近乖上许多,也听她说到很多你的事情。」

铃声,某流行英文歌的副歌。

李师涵从自己的包包里拿出最新款的手机,看一下方芹,好像怕因此被责骂。

「你朋友打来的?」方芹问说。

「我们之前有约定要一起玩。」

「你去吧,记得不要玩得太晚、太疯,晚上再过来找我。」

「好。」

得到自己母亲的首肯,李师涵高兴的把手机收进包包里,从座位上站起来,原本想要直接走人但突然意识到陈宗翰的存在,回头点了个头。

陈宗翰也微笑回礼。

「师翊她和朋友有约,这次没有一起过来。」

「我知道,今天早上我有听说。」

「师涵和她姊姊像吗?」

陈宗翰知道李师翊的身世由来,知道李师翊在血缘上并不是真的他们家的孩子,为此她还自闭了好一阵子,不过从最近李师翊的表现来看,她是已经走出这个阴霾。

「老实说,不太一样。」

「她们不是亲姊妹。」

「我知道。」

「看来师翊告诉过你了。」

「嗯。」

方芹与李师翊在某些个性上有些相似,再加上她们是相处多年的母女,因此方芹知道李师翊是真的把陈宗翰当作可以信任的人,才会告诉他自己这个隐藏在心中多年的秘密。

「你怎幺会出现在这里?」方芹换一个话题,对于陈宗翰与李师翊的关係她还没做好探究的心理準备。

「有工作就来了。」陈宗翰说:「这次的会议有点複杂,我虽然不是很清楚,不过我是受雇进来扮成宾客,暗中保护。」

方芹听出一点危险的味道,正色的说:「东洲集团近些年才慢慢开始涉及军火生意,该不会又和上次一样是针对我们过来的吧?」

李家涛就是因为插手了死亡药剂这块大饼才遭来大祸,差一点自己和宝贝女儿的命都不保,现在做了执法队的汙点证人,由他提供的线索也确实搜到了不少未流通到市面上的药剂,为了避免他遭到复仇,现在维护他人身安全的责任是由执法队来担起。

为此,这次的聚会才由平时不管这方面的方芹和没事做的李师涵一起过来,地点是小岛,加上有各个大人物撑场面,理论上来说不应该会有危险存在。

不过既然陈宗翰人在这里,几乎就可以代表有非常理可循的人们介入,或是说企图介入,那这里恐怕已经和安全搭不上边了,陈宗翰不知何时变成了灾祸的代名词,在方芹的经验里,不论是跳车那次还是大楼那次,都非常危险,她在事后有上到大楼勘查了一下场面,那根本就是战场一样的光景。

「我只被吩咐说天人可能袭击这里,其他只说让我随机应变,如果你想要知道细节的话,我是可以帮你问一下其他和我一样任务的人员。」

「天人?」方芹头顶上冒出问号,问道。

「要整个解释起来有点麻烦。」陈宗翰抓抓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没关係,离晚会开始还有一些时间。」

方芹有意去了解这些事情,她叫了服务生,再换上了一盘薄饼和两杯饮料,準备听一个还未成年的男生说她这辈子从没想过的一个真实。

「嗯……该从哪里说起好,我从三大世家开始简述好了,不过很多事情其实我也不清楚就是了。」

陈宗翰不是一个纯正的修练者,至少他不是打小就在里面生长,不过也因此他更能比较出普通人和修练者之间的差别。

方芹她对于修练者的认识一直都处于一知半解的地步,由陈宗翰来说明,再加上她总把问题问到点上,很快的她就大略抓到了一个真实的状况。

很多事情都远远超过她的想像,比如世家本家不在地球地平线上、比如世界上存在千岁的猫又、比如裂缝战场的存在……

太阳慢慢地接近海平面,滚烫的準备沉进海水之下,黄金色的光芒从云缝中透出,洒在海平面上,美得令人一时移不开目光。

方芹还震惊于刚才听到的关于这世界的另一面,无心欣赏身旁的美景,浪涛阵阵,光缕翩翩,陈宗翰隔着墨镜,讚赏着大自然不可模仿的美景,壮阔的无法胜收,感动心灵。

  • 名称:耽美动漫h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2:3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