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汉末年分三国超清

一整天的三餐都待在乔仲和肖乾家里解决,他们家中都只有自己一个人,乔仲则是再加上渡狐,少少几个人凑在一起也比较热闹,吃起饭来也比较香。

能住在肖家后院里的不是有足够的实力就是有足够的辈分,家属子嗣并不能长期同住,也导致里面高龄化的很严重,放眼望去平均年龄大概是九十近百,少数因为特殊原因送进来进修的年幼小孩也被薰陶的满身脱尘,就好像光是呼吸这里的空气就会成仙一般。

泥土泥巴沾着满手,衣服裤子也无法例外,渡过一个时期之后反倒是觉得神采焕发。

在夜幕渐渐沉下后,大家也就罢手把剩下的工作留到明天,小虎抖下一身因为穿过树丛而沾到的叶片,陈宗翰挺直腰版,骨节有些发酸。

三个人坐在院子里的石桌椅上,和肖乾院子里的属于不同风格,桌面光滑,甚至透着暖和,看到陈宗翰注意到其中的不同,乔仲兴致勃勃地介绍起这副石桌椅的来历,听他说是明朝皇帝特别请人订製而成,用的是埋于比温泉还深的石头,在二十年前被他辗转买到,是他的得意收藏之一。

肖乾与乔仲对于彼此都太熟悉,这里他们比较陌生的只有陈宗翰,在晚餐过后,他们开始以年长者的角度询问起陈宗翰的身家。

由于和肖逸有串供之嫌,对于年轻时候的修练他就简单的带过,只提了提其中的辛苦和一些感悟,事情的开头放在之后的遭遇,由巧遇猫又全宗开始说起。

这里自然是没有人不知道全宗是谁,对于陈宗翰与他有联繫这点他们适当的表达了惊讶,毕竟两边的身分太过悬殊,惊讶也是正常。

接着再从肖素子与陈宗翰的一系列际遇说起,特别挑出他们在矿坑的部份说,那裏发生的事情对于当时所有人都还是个谜,断送了几个大好青年的前途,庄坍、姜点、叶明水、江姚玄,他们的脸浮现在陈宗翰眼前的夜色中。

「那裏的确是个险地,封印起来是个好作法」乔仲听完后说道。

「两个一模一样,甚至连思想都一样的人,真是很有趣的现象,就好像百慕达那,可能是特殊磁场造成」肖乾寻思。

「现在讲可能觉得有趣,说真的,当时的情况诡异极了」陈宗翰苦笑,看到一个一模一样的自己冲着自己笑,就算是现在想起还是令人起鸡皮疙瘩。

即便两老见多识广,在这大千世界游历超过百年,对于这极为罕见的现象也提不出一个所以然来,虽然说真气、法术奔来就不在科学範畴之内,但陈宗翰遇到的是比神怪还要离奇的现象,除了再进去一次否则休想有任何进展。

执法队的事情对于他们来说并不新鲜,更甚至乔仲也曾经待过执法队,为期五年。

「我当时待的是第六小队,现在想起来,那裏也只有第一小队最值得注意,其他的也就普普通通」乔仲啜着乌龙茶说道。

现在他当然是可以讲这种话,反正以他的实力来讲执法队早就不放在他眼里。

原本肖乾是想说时间也不早,乾脆让陈宗翰在他家里休息一宿好了,可陈宗翰担心会不会有人连络他,决定还是回暂时的居所一趟。

肖乾找来个能够充当引路人的年轻小辈,说是年轻,但年纪也差不多三十几,对于陈宗翰来说,让一个长辈当自己的响导还是有些过意不去,可是再放任自己乱跑下说不定就闯进某个美女洗澡的浴室,最好还是来一个从天而降,一饱春色,想到这里,陈宗翰就有种冲动想要放任自己的本性,还有那个……肖素子住在哪里呀?

回程经过了位于肖家中央的本厅匾额和厅前广场,人工灯光照亮夜晚,几个男女还在舞着刀剑,沉浸在武道之中。

当然的,和所有有男有女就会发生的情节一样,闪光弹时不时地出现在没被注意到的角落,彼此依偎、拥吻,让陈宗翰看了只能乾瞪眼。

回到房间,小虎直接跳上陈宗翰的床,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呼呼大睡。

手机上有五通未接来电,三通是肖素子、一通是肖逢、一通是家里,陈宗翰只回了家里电话,报了一个平安,顺便说了下今天自己下田的感想。

时间有点晚,陈宗翰决定明天再问肖素子找自已有什幺事情,洗了个澡,研究洗衣机怎幺用,一天就这样渡过。

换了个环境,就连生活习惯也为之改变,幽泉和手机钱包同为民生必需品,摆在陈宗翰伸手可及的地方,翻个身,把睡在一边的小虎挤到床下。

「喵~」

没睡醒吧牠,一把早就学猫叫,还是又梦到了什幺可怕的噩梦?

鸡鸣鸟叫,清晨的露水发出微微清冷的气味,从云里透出头的阳光,开启了一天的开始。

走到院子伸了个懒腰,闭起眼睛,感受到附近的所有风吹草动,由于感知受到压制,陈宗翰用的是最基本的五感,以及心中的观照,体会着大自然的运行奥妙,把自己身入其中。

一只绿色蜻蜓飞进小院子,停在墙面的常春藤嫩叶上,震着薄翅。

心性一变,凝聚心中没有消失过的杀意,冰冷、残忍。

压着,像是毒蛇蛰伏着身子,积蓄能量等待一个瞬间的雷霆一击。

气氛慢慢地转换,有如从生意盎然的夏季步进萧索瑟瑟秋天,丰收之秋也就是收割之时,好的坏的都要一起收割,在严冬之前取走生机。

精神绷紧,身陷危机的感觉漫步这个四周,蜻蜓受到影响,振起薄翅。

睁开眼,杀意如同一把暗红色的长剑刺去,又如冰冷的寒风,无形捲过。

蜻蜓遭到重击,宛若一个遇到乱流而失速的民航机,在空中东倒西歪,然后抓住一个缝隙逃命似的离开陈宗翰的视野内,想必牠是本能的察觉到了危险,在牠的世界里,就好比是被只毛茸茸黑蜘蛛给盯视,几千年随着进化而产生的逃命本能毫无遗漏的展现而出。

杀气凛冽,把暖和的阳光给放到一边,变成以令人寒毛直立的冷意为主轴。

一大早就在做不健康的修练,陈宗翰沉浸在道中,小虎待在门前,打着哈欠。

迎来了第一个亲自登门的访客,肖素子似乎为了能够找到陈宗翰,特地一大清早就来到他的屋子前。

老样子的T-shirt配牛仔裤的中性装扮,腰上悬着流萤剑,看到默默练功的陈宗翰,她没有打搅的待在範围外。

大概过了半小时,陈宗翰才告一段落注意到肖素子。

「素子,你来的真早」

口气有些嗔怪,肖素子说:「没办法,有人怎幺也找不着」

「哈哈,昨天忘记把手机带在身上,回到房间时间也晚了,才正想说打个电话给妳呢」

「少来」肖素子推开小铁门,陈宗翰现在才注意到她手上提着一个袋子,从袋口露出的部分可以看出来是散着热气的食物,感到一阵饥饿,肚子咕噜咕噜的发出声音。

「咳」用咳嗽声掩饰自己的尴尬,陈宗翰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自己这身体还当真有少需要改进的地方,就比如应该含蓄一点的表达需要补充能量这一件事。

身为芳龄几百岁的虎精,小虎一点也没赶到羞怯地跑到肖素子身边,牠和牠的几个主人一样都是贪吃鬼,面对食物直摇尾巴,比起威猛的老虎更像是只被制约的巴夫洛夫的狗,口水直流。

领着客人到房子内,他们三个坐下来一起用餐。

「等吃完我带你到处逛逛,有些地方不能擅闯,我要知会你一下才行」肖素子用吸管插进一杯米浆杯口,讲着身为肖家家主孙女会说的话。

只是这话说得好像有些迟,陈宗翰都闯了个祸后才有人要出面提醒他那些事不能做,无论是就哪一个观点来看,陈宗翰都无法重新来过昨天的遭遇,而且以陈宗翰迷路的本事来看,就算有肖素子提醒效果大概也不大,除非肖素子肯扛起如同导盲犬的工作,照顾陈宗翰这位路痴。

也没多想的把自己误闯肖乾和乔仲庭院的事情说了出来,配着早餐。

「你们真的让我不知道该说什幺」肖素子从陈宗翰讲到他误闯肖家后院的地方开始就没再吃一口馒头,用看着神经病的眼神望向与自己同桌的一人一虎,怎幺会有人胆敢在肖家里玩飞檐走壁?用常理也知道这不是个正常的方法。

双心株的事情令肖素子差一点破坏形象的把豆浆喷着陈宗翰满脸,虽然不是草药专长,但从小浸淫在修练的世界里,对一些珍稀灵药自然是多有耳闻,其中一味双心株更是常被提起,而自己的友人才到这里第一天就毁了这幺一株,这种事情发生的或然率到底是有多低,是要多碰巧才能一不小心碰上?

「你没死还真是奇蹟」乔仲和肖乾肖素子并不认识,但他可以想像他们的心情。

「要不是乾先生,肖家恐怕在昨天就被轰出一个大洞」

「再把他说成像是做了甚幺大事之前,你是不是应该先检讨一下自己不合宜的行为?」

「我有反省的啦」肖素子不愧认识,一袋早餐的份量果然不少,陈宗翰边吃边说:「我有打算赔他」

肖素子翻了个白眼,不小心露出大家闺秀不该有的举止,说:「你拿什幺赔啊,把你整个人当掉都赔不够」

「先别这幺说,既然我都可以哪天不小心踩到,你也不能排除我哪天不小心捡到的可能啊」

肖素子无语,他这种说法也不是不对,甚至还前后呼应。

「总之,我知道你来的第一天真是充满着惊险」

「也还好,后来我在那里帮了一天的忙,如果你没来找我的话我大概还会再过去吧」陈宗翰擦擦嘴巴,抽了一张纸巾给小虎。

「这算是孽缘吧」对于陈宗翰这不知怎幺该解释的经历,肖素子只能如此下个注解,否则实在很难想像这相差一百多岁的忘年交是怎幺一回事。

「哪是,我和大小姐那个才叫做孽缘」陈宗翰回说。

「先不管这个,其实我一直很想问你,你为什幺叫师翊都叫她大小姐?不叫她的本名?」肖素子对此早有疑惑,只是之前不是当事人在场就是忘记要问,以前陈宗翰也是以学姊称呼她,印象中是在矿坑那事情之后变成叫她名字。

「为什幺喔」陈宗翰露出没想过这种问题的单细胞表情,让肖素子更明白男女之间的差异果然存在,男生真是粗线条的无感生物。

「就和她叫我阿翰一样吧,也就自然而然,以前都这幺叫,现在也就都这样,没有甚幺好为什幺的」

是笨蛋吧?真的是笨蛋吧?肖素子在心中叼唸。

「为什幺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那是同情吗?小虎你说看看」陈宗翰也有意外敏锐的一面,把同为雄性的小虎拉进话题。

吼~

对于人类之间的男女关係一点兴趣也没有,小虎搂了搂牠的鼻子,然后似乎研究起牠的掌纹。

「好吧,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幺要这幺问,先退一万步,要我喊她师翊真的是挺怪的」

可你后来还不是都叫我素子?肖素子没把这心里的话说出来,总觉得说出来就会变得有些尴尬。

「算了,你还是当我什幺也没说好了」

「什幺啊,明明就是你自己问的」陈宗翰其实也不是多幺在意,说道。

换个话题,刚吃饱就先坐着休息,就算是修练者饭后就马上运动也会消化不良。

「你这个暑假都待在本家,你没打算去找你那些朋友吗?」肖素子问说。

「对了,我还不知道想要离开这裏要怎幺做」

「除了些比较别的情况之外,要事先要提出申请,等到核准之后会有人给你钥匙,就是那半个传送用的玉珮,或是简单一点有人把你加到名单内,让你有一次出入的机会」

「还真的有些麻烦」陈宗翰说:「不能自由进出」

「没办法,如果真的能自由进出的话,早就乱成一团,也很容易有不怀好意的人潜入,所以这些审查工作是有必要的」

「我知道,只是抱怨而已」

陈宗翰记得在刚放暑假的时候,王志豪有与他们约定要找个机会烤肉,希望能够尽量约到全班,时间什幺的应该会事先出来。

「我记得大小姐在这个暑假好像会尽量跟着她爸妈,她妹妹也是的样子」在陈宗翰印象中她好像有说过。

「师涵啊,你也见过她,是个蛮漂亮的女孩子,很喜欢她姊姊」肖素子见过李师涵几次,是个漂亮的时下女孩,也许比之普通女生多了些贵气也多了些气度,但比之李师翊差距还是不小,不论是在学识、美丽、气质各方面,李师翊都是太阳,而她只是个反射阳光的小小月亮。

接下来,肖素子领着他们在肖家内的大街小巷里穿梭,既然有了导航,陈宗翰也就不必费心企图记住路线,那不仅浪费气力还一点意义也没有。

一路上的景致自然不在话下,多是中国古典建筑,带着沉澱之后的岁月感。

肖素子也不是不了解陈宗翰,第一个带他去的自然是离他最近的食堂,以应对三小孩的方式去引导陈宗翰把路线记到脑海里。

「小虎,为了我们好,你要好好记得路啊」陈宗翰无良的对着小虎说道,这又招来肖素子的一个白眼。

下一个地点是条美食街,就是之前陈宗翰与其他年轻修练者来过的地方,由于现在尚早,除了些早餐店外其他店家还是拉下铁门,一路上不见丝毫髒乱,这算是个很不错的点,可见修练者普遍比较有公德心。

整个肖家的建筑群由于拉了太长的时间,屋舍比邻,但由于人口基数不多,相对下也就不显得如何拥挤,有些地方更是有些冷清。

中国式庭院喜欢有些小湖泊小池塘,这点在肖家里更是被发扬光大,虽然不到十步就碰到水的地步,但是与都市的差距十分巨大,这里没有难看的灰色水泥大楼,夜里也不见五光十色的霓虹招牌,扑面而来的是清木檀香,要说这里是个桃花源的确是一点也不为过,也许当年陶渊明笔下的渔人便是意外走进世家本家,在这里看到一个富足、与世隔绝的生活。

蓝色的鸟从头顶上飞过,留下一段啭啭语声。

「接下来你还想去那里看看?」肖素子与陈宗翰现在到的地点是个小湖中央的凉亭,看到锦鲤在水里优游,风儿拂过,皱了水面。

可以去妳房间吗?陈宗翰心里窃想,学着小虎往水面出了一口气,把自己映着的模样吹成模糊的段段轮廓。

平常要是紧盯着别人看会让人觉得很不礼貌,陈宗翰藉机盯着水面上肖素子的倒影,记得最近的新闻报导说,多看美女可以延长寿命,寿命这回事对于陈宗翰来说格外重要,为此他要多找些机会看看肖素子。

「你平常都去哪里练剑?」

「我习惯一个人练习,除此之外就是和师父或其他长辈,和别人的时候会去租借外面的练习场,如果只是指导,那我会去西边的广场,那裏人比较少」

「那你带我去常常有人的练功场看看好了」

每个人都有独锺的兴趣,对于陈宗翰与肖素子来说那就是修练这一档事,也因此他们最有兴趣的便是所有和修练有关的事物,场地自然是其中之一。

「你想去看其他人修练的模样?今天早上在广场应该有场演练,你要顺便去看看吗?是些年纪还小的小孩」

「好啊,就去看看吧」

一般的时候,赶路之所以会赶,只是因为想要省略中间移动的流程,可是当中间的路程不再是麻烦负担,成为欣赏景緻的其中一部分,那就将变得不再匆忙,变成一趟明媚的旅行。

在往本厅路上的广场,集体练习套路的多是些初入门的年轻小孩,在肖家,每个人都必须学习一定程度的武技,就好比是义务教育,不论你以后是打算朝哪一个方向发展,在初阶段你必须接触每一项目。

场上,男男女女都穿着整齐的青衣布衫,随着在前头的指导师父比划。

嘿!嘿!嘿!

一个动作接着一个动作,几位长辈在队伍之间穿梭,纠正不正确的姿势。

嘿!

「你以前也在这里练过吗?」陈宗翰充满兴趣的看着早晨操练,这种场面平常都只出现在武打电影里,特别是少林寺,很难得可以亲眼目睹。

「很小的时候」肖素子有点感怀的说道,那时候她的父母都还健在,没想过自己会有一天以这个角度看向广场,一直戴在父亲身上的流萤剑会有挂在自己腰间的一天。

小时候总认为父母是世界无敌的,是最能够保护自己的,他们不会有衰老退败的一天,他们会永远在前面挡风挡雨。

神话破灭,震惊之后就只能学得接受,没人能够保护自己,那就只能让自己变强起来,自己保护自己,越变越强。

十九岁是个已经有一小段足够回忆的人生的年纪,未来还很长,可过去也没有很短,那是构筑出自己现在这模样的元素,看着广场上一个个面色认真,想要好好把握住粗糙武技的小鬼们,肖素子想到自己以前也曾这样,不禁微微的笑了。

陈宗翰无法感同身受,那不是他修练路上有过的经验,只是单纯的觉得新奇。

再往前走。

当练习的人数变得越少,就代表是越是高深的修练者在修练着。

陈宗翰注意到在第二个广场角落,有一个男人面无表情的打着慢拳,很慢,像是在公园练习太极拳的老人,但是内行人就看得懂,他的每一点动作都把关节延伸到极限,打在常人意料外的地方。

看起来彆扭,实际上却很有用处。

来这里的多是一人单练,闭起双眼,靠着感知去挖掘自身的潜力,慢慢的推进自己的界线,真气在身体周围凝聚扩散。

就算是同一套武功在不同的人手上,都会有着不同的演绎模式,会有着截然不同的感觉,越是懂得武道的人,就越能够激发出自己的本质,把一套简单的套路练出自己的风格。

广场的旁边种满郁郁苍苍的绿树,陈宗翰挑了个位置坐下来,有人说过观察也是一种学习,他打算在这里坐下脑中临摹,除了开开眼界外,说不定能够找到对自己有帮助的巧思。

与陈宗翰同样想法的人或是暂时休息的人,各自找了个空地,坐下。

「没看到入道者」陈宗翰扫了下整个广场,说道。

「入道者没这幺常见,大多也不会在这里练习,在一些道的修练上会刺激到同场合的其他人,我们会尽量找空旷或是少人的地方」肖素子坐在陈宗翰身边,两只手臂往后撑着地,仰望着蓝天。

「喔」陈宗翰把视线再投向广场,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特色,对初来乍到、没见过什幺世面的陈宗翰来说格外新鲜。

以一个入道者的身分来看,他们的武艺的确还不够格拿出来相提并论,但那只是说明他们程度不足,不代表他们掌握的武技层次不够,以陈宗翰的眼光来看,都能够有更多的进展空间。

不特别去针对谁,陈宗翰让目光在场上随意流连。

「哟,这不是阿翰和素子吗?」

是应泉和她的小弟宋从闻以及其他见过面的年轻修练者,一众人看到待在一边的陈宗翰与肖素子,过来打了声招呼。

  • 名称:东汉末年分三国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1:3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