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奇影视超清

不敢轻言陈宗翰现在是年轻一辈里的头号人物,最起码在肖家就有肖素子能够并驾齐驱,而且曾有一面之缘的姜家破莲也有着相当的杀气,然后肯定还有没见过面的年轻强者,世界是如此广阔,异人里也肯定有着实力超卓之辈。

不过也不可否认的,陈宗翰的年纪与他的实力不成比例,是常态分布的极端点,在群体里是个异类。

在群体里特别出众者会受人爱戴,天才则又更是出类拔萃而遭到一些人嫉妒,再往外的异类则超越天才的界线,摆脱常识的束缚,孤独且而无法被理解,人们惧怕他们。

陈宗翰看着强化玻璃外底下的蓝天白云,出神地想着。

究竟自己体内的本质是什幺?是属于陈宗翰的灵魂还是属于魔主的意识?或者各退一步产生出一个截然不同的主体?

人是社会性的动物,但修练者则是追求内在提升的角色,力量来自于不断的努力精进,这个过程可能是从未有人走过的路径,无人可以参照,小道萧索看不到底,前人的背影在斜前方,追寻又同时不能走在老路。

魔主走的路不见得真的适合陈宗翰,由最近濒临极限的状况来看,那是一条有着强烈副作用的捷径,是种慢性毒药,死期已经明立只差了时间的长短,可是血色空间的诅咒又迫切加剧了强大实力的需求,一前一后的夹击着他。

像个被困在大海里的漂流者,喝下海水可以解决当下口渴,但是却为未来埋下了更惨的祸根。

晃着手上的柳橙汁,陈宗翰调整一个更舒服的坐姿,享受着头一次的高空旅行。

「在想什幺吗?」

阅读着资料,一位令人惊豔的绝色美人头也没抬的问说。

现在是大约中午的时刻,不过由于经过时差区让午餐时间变得模糊,陈宗翰只能由漂亮的空服员推着餐车而推判出来,不愧受过专业训练,她们的谈吐仪态让陈宗翰这个乡巴佬开了眼界,差点产生某种制服情节。

商务舱的座位时两两一排,陈宗翰与姜舞绫并肩坐着,看起来已经摆脱嫌疑人身分的她和陈宗翰印象一致的研究起宾客资料、方位图、保全分布。

「没什幺。」

由于他们的身分特殊,破例允许他们的随身物品不受检查,否则他们携配的武器都休想通过国家安检。

在这次的任务上,肖家仅派出陈宗翰一人,不知道是显示了对陈宗翰的认同还是对这任务的不重视,叶家更是没有任何人手,姜家则有合作过的姜舞绫、有双奇特眼睛的姜枫以及另外三名实力不俗的姜家子弟,感觉上有之前在矿坑任务里叶清稜、王楚正那种程度,轻声聊天或闭目养着神。

除了三大是家派出他们六位年轻修练者外,还有其他的以其他的交通方式前往,与会者并不少。

飞机以陈宗翰不懂的科学原理抬起以吨计重的机身,在空中飞啸着,云层在底下,如同棉花化的海洋。

私人小岛对陈宗翰这种普通人家来说,是无法想像的奢侈品,是钱太多的人才玩得起的休闲。

像是看穿陈宗翰的心思,姜舞绫用她悦耳的声音说:「小岛所属的巴尔克先生,现年64岁,是多家企业的幕后金主,总身价约三百多亿美金,在所有事业里也包括了军火和佣兵服务这项,特别是前几年阿富汗战争爆发,让他狠狠地发了一大笔,看来他没打算放过次的机会。」

照片上的对象是个略显福态的外国男人,头上没有几根毛,笑起来一点也不像从事军火买卖的不良商人,反而有信誉良好的诚恳模样。

之后还有好几个不同国籍的军火大户,一般来说他们兜售的武器都来自旧时代的淘汰品,就好比永不退流行的AK47,二战之后堆了满坑满谷的武器,以及一些从各大国流出的实验性武器。

杀手与妓女是永不退流行的职业,后者先不论,前者代表的就是武力,杀手只是简单的称呼,换到现在这时代就是火药、子弹,所有能置人与死的手段。

就和妓女永不消失一样,军火商也从未真正的离开这世间,毕竟冲突没有哪天真正的停止过。

除了这些不是很正当的商人外,还有各国派前来的处理事务的人员,甚至是一些影剧名媛,总计一百多人士受到邀请。

姜舞绫拥有过人的记忆力,基本上扫过一遍后就能记在脑里,到了一个段落,瓜子脸的空服员送上飞机餐。

陈宗翰用叉子捲着义大利麵,闲来问说:「之前你不是被停职?已经没问题了吗?」

「还在审查阶段,不过最近人手真的太缺乏,我之前也负责盯过这一块,上面只好先暂时把我假释出来应应急,不过也找了些人来盯着我就是了。」姜舞绫用餐巾沾了沾嘴角,说道。

「姜枫和你不是好朋友吗?」

「主要还是放在任务上,他前一阵子和姜家里的老人有些不愉快,不然以他的身份和能力应该不会和我一起被分到这里,说起来算是对我们两个的变相打压吧。」姜舞绫用事不关己的语气说道,

这些姜家的家务事陈宗翰管不着,只是他大概听出原本里面的意思在,姜舞绫与姜枫在姜家原本都是颇有分量的人物,这种处理普通人事情的工作原本不该放到他们身上,他们的能力都不只是这样,姜舞绫是因为亲属有嫌疑,而姜枫则是得罪上面的人而被冷处理,对于这种複杂的权力分布陈宗翰姑且听听,起不了什幺兴趣。

相比起来陈宗翰的情况就简单的多,他最大也是唯一的长处就是武力,而应用于此的工作最实际的就是保镳,简单好理解。

姜枫坐在他们前面,破莲没有随行,身边坐着一位人高马大的男子,姜枫带着眼罩包着飞机上提供毛毯,微微发出鼾声。

「其实重不重要也要看等一下的情况而定,阿翰,你的工作是只负责他们的安全吗?」

「暗中保护。」

「嗯,那我们就一起行动吧,我有要和他们接触的任务,你同时也能混进去宾客里,闲了这幺一阵子,总算能做点事情。」

作为地点的私人小岛在平常有当作度假胜地的开放时间,并没有太过封闭,现在则由于主人回到岛上暂停所有业务,小岛位置在马达加斯加附近,与最近的海岸线只要三个多小时的航程,陈宗翰他们六人转搭私人飞机过去岛上,触目所见的是一片闪亮的海水以及翠绿的热带景致,岛上有着度假村般的设施,充满着热带风味。

旅行的用意是遗忘,是去发现新的人事物,可惜他们有工作在身不能去体会其中的滋味。

除了飞机的起落架与地面接触时碰撞了一下外,这趟旅程没有任何插曲,提着简单的行囊,下了飞机。

空气里带着股热感,陈宗翰与姜家五人看向迎面而来招待人员。

一位看起来年纪不轻的老先生迎上他们六人,他是这座小岛的所有人巴尔克先生的老秘书,形同他的分身,由他在这里接待众人显得丝毫也不失礼。

姜舞绫和对方看来不是首次见面,热切地用英语寒暄,陈宗翰指大概听出当姜舞绫提到对方的女儿时,老先生满脸的笑容。

整座岛都是私人度假胜地,邀请而来的都是政商或是影剧圈人士,打扮休闲而不随便,六个人分成三台高尔夫球车徐徐的往岛中间过去。

自然雨林如果太过自然原始会造成危险,人工雕琢又不失天然的美态是不好拿捏的细节,不过眼前的草坪和树林却整齐而不显突兀,蓝白色的浪在树缝间推移,海风里带有淡淡鹹味。

这里的确是个远离尘嚣的乐土,匆忙的步调受到影响而缓下,飞鸟鸣叫,在蓝天中留下黑影。

「是挺不错,可惜都是用钱堆出来的。」姜枫躺在后座享受着阳光,眼睛瞇起评论地说道。

「格调就是这幺一回事,除非本身是这方面的专长,否则也只能用钱去买,反正他也不缺这个钱吧。」姜舞绫回应的说,她说的也不假,有钱人为了有钱必须把大部分的心思放在挣钱上,怎幺会有闲情去培养这些风花雪夜不现实的格调呢?

艺术家除非本身是个富豪,不然也不可能单靠艺术过活,艺术也是必须摆在檯面上的商品,而消费得起的则多是钱多的没处花的有钱人,也就渐渐的,金钱成为包装格调的外衣,品味也只是几块钱变化成的消费品。

「不过我们好像也没资格说这种话就是了。」姜枫说道。

修练者不可以说对这世界没有贡献,只是他们的贡献当真值得他们现在所坐拥的吗?每一个活在世间的生物对于这世界都有着贡献,在结果上有确实有高低之分,只是就好比古代贵族和平民的差异,贵族和国王固然对王国有着贡献,但他们值得他们所拥有的吗?值得他们抽取而来的人民心血吗?

如果是努力挣来的一分一毫,谁都没有资格去对此比手画脚,可是修练者世家除了自己经营的机构之外,也收取各国的一部份税收,修练者就好比这个世界的围事,人们缴纳保护费给他们以求有安稳的生活,他们是英勇的士兵也是世袭的贵族。

毕竟修练者的人数和素质也和全人类一样的参差不齐,历史上并没有一个可以维繫几千年的帝国,但是世家大族却真的走到了现在,最主要的原因便是来自他们的不可取代性,少了他们坐镇于裂缝战场,这世界就将遭到无情的入侵。

我们都知道垄断和专制是恶源,可修练者却偏偏保持这样子不变几千年,享有超过世俗的利益,现在的人们是因为不知道他们的存在而默不作声,古代的人民是因为畏惧和无知而无法抵抗,而将来呢?

「阿翰,你觉得三大世家怎幺样?」姜枫把问题丢给陈宗翰,问道。

「嗯……还不差吧,至少现在大难当前我们还会携手站到最前线。」陈宗翰想了想,回应说道。

「没错,关于这点我不禁想要鼓鼓掌。」姜枫俊俏的脸庞上勾出不怀好意的笑容,继续说:「可惜近来的修练者的数量锐减,我们现正面临人才不足的窘况,修练是种夕阳产业,其实啊,阿翰,你想想,从以前到现在修练者虽然难免有死伤,但是假设一对夫妻生了超过两个小孩,整体人数就会增加没错吧,然后像你这种因为天分而被吸收进来世家的人员也造成了修练者人数增加,然后加上修练者可以活得很久,整体人数应该会随着时间越来越多,没错吧?」

陈宗翰点头,这和夏商到现在人口基数放大一样的道理。

「可是啊,修练者的数量却在一个高峰后开快速锐减,而那个高峰差不多就是三大世家开始隐身到檯面后的时候,你觉得是为什幺?阿翰。」

要考陈宗翰修练者历史实在不是件好主意,他就连中国史都唸不好,姜舞绫坐在副驾驶座帮陈宗翰回应说:「因为高风险,特别是当年决定隐身到幕后后,少了许多好处,当风险与好处放在天秤上之后,很多人决定放下手上的。」

陈宗翰恍然,原来还有这幺一回事。

「没错,可是随着修练者减少,我们的后勤、内务和那些『外戚』却倍数增加。」姜枫嘲讽的说道。

「你这边指的修练者是指战士们吧。」姜舞绫指正的说`

「以其所有真正有在做事的每个人,我也清楚一场旷日废时的战争,除了前线士兵重要外,提供的后勤也是重中之重,可惜很多人不愿意成为这两者。」

「有好处,大家都想分一杯羹,但是当要你付出代价的时候,却都推得一乾二净。」

姜枫下了这一个结论,嘲讽的意味非常浓厚。

「人性即是如此。」

姜舞绫淡淡地回应,感觉像是看透了这些事情。

「我记得肖家曾经提案过人事精简,可惜最后还是压了下来,要知道我们现在除了迫在眉睫的大战外,还要负担得更是越来越吃重的财政,如果最后压垮我们的不是从空间裂缝闯过来的妖异而是我们填不起来的赤字的话,那就真的很可笑了。」

姜枫与姜舞绫在姜家都拥有一定份量的权力,对于这些内幕更是比别人还要清楚。

姜枫就是因为这些事情和其他人起了矛盾,现在更是满肚子火得在抱怨。

负责带领的接待人员由于插不上话也听不懂只是微笑得开着车,在这阳光明媚的小岛,太阳稍微有些大,但对于头一次来到热带地区的陈宗翰而言,就连空气的味道都很新鲜。

带着之前出任务时用过的墨镜,陈宗翰在后座与姜枫并肩坐着,不同的是姜枫一脸昏昏欲睡,而他在镜片之后的视线到处浏览的眼前的所见。

由于是私人所有因此这里没有碍眼的高楼大厦,所有建筑物都不超过两层楼高,简单内敛而不失品味,只有暴发户才会为了炫耀而展示出粗俗不堪,这里的一切都走简约的热带风格,屋顶上铺着乾草。

由于每位宾客到来的时间不一,也因此除了晚上有特别节目其他时间都可以自由活动,仿效巴里岛的度假模式,彼此间隔有緻的别墅小屋坐落着。

水景是这里的必备元素,流水声潺潺,绿色的植物景观还有红花陪衬,像是走入自然环境里,质朴的建材,柚木、竹籐没有刻意的修饰营造出原始的感觉,空间上採取开放式,通风又让人心旷神怡。

即便是陈宗翰这种俗人也被眼前的质朴风格给打动,之前他们聊到所谓的格调其实也只是金钱堆出来的消费品,陈宗翰不知道该不该苟同,他感受到的不单是简单的设计感,还有精神上的放鬆。

这和在肖家的那种中国式风格完全不同,热带风情有着自己独特的情调。

没有才学的陈宗翰只能说他在肖家看到的是历史走过之后的岁月痕迹,在这里看到的则是简单质朴的风气。

陈宗翰与姜枫、姜舞绫同一间别墅,三个人陈宗翰住在上层,看到随风轻飘的纱幔,陈宗翰轻柔的用手拂过,然后躺到床上试着床铺的柔软度。

可惜小虎没有来,陈宗翰看向木製屋顶心想,不然牠肯定会喜欢这张床然后赖着睡上一整天。

把简单的行李丢在一边,陈宗翰先换下身上的西装,一身轻鬆的下了楼。

庭院内已经站了个比陈宗翰整整高出一个头的男人,他是姜家的人,只穿着一件泳裤和花衬衫手上拿着冲浪板,小平头和一身健壮的模样让陈宗翰联想到庄坍,不过他看起来很安静,整个人宛若巖石。

男人看到陈宗翰微笑地伸出手,说:「郭晋佑,你好。」

「你好,陈宗翰,叫我阿翰就可以了。」

郭晋佑含蓄地笑了笑,说:「你最近很有名,肖家你和肖素子的事情已经传了开来,你被称为一个和肖素子势均力敌的年轻高手,继叶清稜、舞绫、杨渊后又一个新秀。」

然后是姜家一男一女也从隔壁别墅过来,看起来比同龄人略矮但留着落腮鬍的男子叫做元平,在比基尼外套着件小外套有娃娃脸的女人叫做姜怡,他们都是为了等他们的老大姜枫才在庭院外面。

「你们还真快。」姜枫一改先前的疲态,海滩裤、花衬衫加上海滩帽,也拿着冲浪板走了出来。

「阿翰,我们要先去冲浪解解气,你要不要一起过来?」姜枫问说。

「我不会冲浪,你们还是自己过去吧。」

「很简单的,你运动神经肯定很好,学一下子就行了。」

陈宗翰想了一下,还是回绝了说:「你去好了,我先到处逛逛。」

「也好,这岛上除了水上活动之外还有很多不错的东西,南边过去有靶场你可以去玩玩,还有小赌场、运动场、游戏间、高尔夫球,总之你有兴趣就可以过去看看,那我们先走了。」

「掰,晚点见。」

陈宗翰是第一次来到这种高级场合,对于自己到底要做什幺也不知该如何是好,肖家给他的任务只有很朦胧的保护这里的要人以及见机行事。

在庭院里往外看,热带乔木的叶子一片片的,享受着日光浴。

姜舞绫也换下原本拘谨的服装,戴上大镜片太阳眼镜,穿着简单的衣服和热裤,小露胸前的性感,走到陈宗翰身边,看向高空上的太阳。

「我要去拜访一下平常有在彼此关照的人,你要一起过去吗?」

「还是算了吧,这种社交场合我实在不习惯,就连我现在要做什幺我自己都不是很清楚。」

姜舞绫推了推眼镜,说:「你想做什幺就做什幺吧,不如先去巡一巡整个岛的环境怎幺样?」

「也好。」

「我来过几次,我带妳看看然后你在自己逛。」

「麻烦了。」

上次和姜舞绫走在一起是他们一起出矿坑任务的时候,那时候只有微弱的手电筒光线,再加上压抑的环境令人无法留意其他事情,然而现在阳光普照,没有一点危险的气氛,能够更加欣赏到姜舞绫的明豔动人。

陈宗翰的男性本能低声告诉他姜舞绫是多幺的吸引人,可惜他只能保持着不失礼的距离,稍稍感受着她的风情。

「你有注意听我在说什幺吗?」

「痾……」陈宗翰以前好像也这样过,自己想得想得就出了神,只不过不记得当时他身边的人是谁了?

「别分心了,还是说你在想谁?」姜舞绫不怀好意的说道。

背景是蓝天绿树,姜舞绫带点调皮的笑容与之搭配就像是杂誌页上的风景美人照,没施胭脂的肌肤透着白亮,可以想像有多少人愿意付出代价与陈宗翰交换位子,为的就是近距离观赏美人。

「没有啦。」

「真是无趣的家伙。」姜舞绫嘴巴上虽然这幺说但微笑却还挂在嘴角,从手提小包包拿出一只最新款的智慧型手机。

「难得出来,拍张照吧。」

姜舞绫比起陈宗翰略矮一些,有着股从容的美丽气质但不会有距离感,身材玲珑有緻,处在女人最美丽的年纪,衣着时尚,这些是表面上给人的第一印象,认识的人都知道她是个厉害的角色,待人接物举止合宜,有着智慧且身手不凡,是很难得的一个内外皆美的佳人。

陈宗翰以前就看过不少这种相片,男女靠近看着45度角上方的镜头。

啪嚓。

姜舞绫在面板上点了点,说:「阿翰你还满上相的嘛。」

相片上,陈宗翰不知道是不是紧张而微微抿着唇,这反而让他看起来有些帅气,姜舞绫靠在他身边微笑,两个人靠的很近就算说是情侣也不会有人怀疑,拿下太阳眼睛的姜舞绫她的眼睛看起来在笑。

姜舞绫有她自己的工作,带着陈宗翰大致了解整个岛的位置之后她就先行离开,一路上有碰到其他人,对此彼此都是点头打个招呼,能够到这里来的自然不是普通人,有点理智的人都不会和他人有摩擦。

整座小岛除了北方稍微高一点外其他的地势都很平坦,以陈宗翰的专业眼光来看,实在没什幺发现,不过他本来就没希望过会路上巧遇个天人之类的。

现在是下午时刻,难得来到这个平常没有机会来的地方,陈宗翰决定凭着感觉到处逛逛,既然太阳在右边,那就朝左边走好了。

  • 名称:奇奇影视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1:3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