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tty超清

工作,对于一个个体而言就是赚取生活所需资源的活动,想获得这个社会的给予,就必须奉献一己之力,这是由古至今不变的真相,也许有人在这条规则之外,坐拥千万家产却毋须工作,但想来那是也前人累积出来的工作结果,然而维持也就成了工作。

工作不分贵贱,但收入却有高低之分,这是让人无奈结果,是无数学者专家也无法解决的问题,也基于这不公平的点,历史上出现数之不尽的动乱,经过了各朝各代的替换动荡。

现在是一个和平的年代,比起过去的历史,现在的世界虽然依旧有着战争在远处或暗处爆发,但整体而言,战火并没有波及到多数人的生活,不用担心生命安危,和平成为现在这个年代的同义词。

然而,这平稳的面貌现正面临着威胁,相应而生的就是与之相栖的特殊工作。

战争财一直是投机份子眼红的目标,还没露出硝烟味就引来一群人来抢食,就像是预料到了股市崩盘前的操作,只须等到事情开始就能大赚一票。

人一有钱之后就变得比以前还要怕死,害怕失去自己现在所拥有的,平常时候可能只需要几个保镳随扈,不过当知道情势危急之后,需要的保护力量也变得更厚实和周全。

军火商和佣兵企业瞄準了这点,和全世界打点火力的武装部队互通有无,打算要在战争爆发之前让每个人口袋装满了钞票。

修练者与异人的确是最炙手可热的对象,可是随着情势告急,各大世家、各大集团纷纷为了战事而紧张奔走,没几个人有闲情搅和进去这供需市场,由一个个点互相串连起来,各司其职的统整着战力,普通人社会还没因为这层危机而有恐慌现象,依旧过着不错的日子,金融经济都还在掌控之中,稍稍知道消息的只有金字塔最顶端的人物。

为此,各国首脑低调的派遣了副手与世家长老们会谈,最糟糕的情况就是战争波及到普通人社会,再也无法隐瞒修练者和异人的存在,如果真的走到这最后一步,那各国的军队就都必须面临齐上战场的命运,而敌人则是传说中的恶魔和妖怪。

随着时间的延伸,消息慢慢地渗透了出去,理所当然的带起了一阵恐慌,然后修练界开始消毒,不同于以往的神祕姿态,安稳起普通人们的心情。

世家们也知道现在的时代不同以往,不能像过去一样的採取完全遮蔽的手法,一方面是这次的规模超过过往,不是能由里世界自己全部撑住,另一方面由于现在社会可以说是牵一髮动全身,全球化的世界每件事情都变得息息相关,谁也无法置身事外。

或者说,与其任由一些小道消息令局面变得更糟,还不如让修练界与普通人们携手合作,控制住越趋火线的事态。

现在的情况是,修练界批露出了部分的重要消息,致力于稳定的同时也积极在解决的方面,各大世家与门派共同联手,一方面在裂缝战场上构筑战力和修补结界,同时也为了避免社会产生不安的动荡而和异人与普通人里的高层人物协商,内外两边都在努力让个世界维持营运。

异人较少有项修练者世家那样庞大的组织架构,他们在其中的位子就是游走在两边,战场方面由于难以插手,他们继续逗留在普通人的社会里担任他们一直以来的白血球角色,清除想趁这次危机犯事的为恶者。

修练者、异人、普通人,三者之间的身分在釐清的同时又变得混淆,即使同一个集团内也存在着不同的声音,即便觉得同心抗敌里面也有不同主张,更罔论其他的边缘份子,存着异心朝天人靠拢、準备旁观出手获利、两派人马意见不同而争论不休……

俗话说有更强大的第三方敌人时,曾经的两边就会连结在一起抗敌,然而事实上却不是如此简单且美好。

人啊,无论身分地位,就是这样子的生物。

确定出发日期之后,陈宗翰準备和其他人道声别,特别是小虎的安置问题,似乎只能交给肖素子。

「好啊,只要小虎没意见我就没问题。」当肖素子来到陈宗翰房里听到他的询问时,很快的就答应下来。

「吼~」小虎高兴地爬上肖素子的大腿,耀武扬威一般的冲着陈宗翰摆头,一副佔地为王的模样,和之前离开李师翊身边那种离情依依的感觉完全不同。

「死老虎……」陈宗翰说道,看到小虎蹭着肖素子的大腿,陈宗翰不由得的感到羡慕。

接着拜访肖乾和乔仲,两位年纪过百的老人少见的在进行制式修练,和真气相彷的法力在乔仲的身上微微闪耀,远远的在门口外就感觉到热力逼人,进去后彷彿走入熔炉,接近火山口。

煌炎算是很纯粹的火属性法术,能够从头到脚的改变施术者的内外,乔仲站在院子内,所有草木都被烤着捲曲,黄色是象徵太阳的颜色,此刻从乔仲的身上散发而出,薄的如同镜面反射,威力却让人无法直视。

陈宗翰像是望着浩瀚大海见不到尽头,也见不到底下的海流和起伏,能看到百年时光淬砺出来的实力,震撼人心。

「站旁边一点。」看起来完全不受影响的肖乾说道,坐在石椅上看着自己的老友。

陈宗翰听话的乖乖站到他的身后,切身受着空气中的水气渐渐消失,变成沙漠上的乾燥热风。

双手往外,煌炎熊熊的在空气中燃烧,一朵朵的如同娇豔玫瑰,超现实的漂浮着。

随着乔仲手势上的变化,煌炎随着往外一分就又扩大好几倍,蔓延,最后是几乎看不到中间乔仲的身影,包覆着一层浓厚的火焰,热气更是上了好几个阶层。

陈宗翰看不出乔仲在做什幺,几分钟后,煌炎慢慢的缩小,和上次陈宗翰差点被轰成灰烬的时候一样,变成手掌大小后就转淡消失。

「生疏了。」肖乾今天依旧穿着POLO衫,微笑说道。

「是啊,太久没有活动筋骨。」乔仲走回石桌边,从他身上陈宗翰还可以感受到还没消散的热感。

「接着就看你了。」乔仲坐下后换肖乾上前,前者对陈宗翰说:「站着干嘛,乖乖坐下来看清楚了,木属法术可是很少见的。」

「你这幺说我岂不是不能太难看。」

肖乾的术法不若乔仲那幺富有攻击含义,但也同样的精采绝伦,看起来快要枯萎的草木在他手上又重新焕发生机,那是充满生命的气息,具有保护的特性,在感受到压迫的同时又有种厚实的安心感。

难得看到他们两个在试身手,等陈宗翰告诉他们自己要出任务不能再来才知道他们两位也是要出远门,他们受到徵召前往裂缝战场的前线,在行前试了试许久没动的手段。

「又闻到了战争的味道。」肖乾感慨的说,除了他们两位之外很多远离尘嚣的老人也都受到徵招或是说请求,可见这次的规模之大。

「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乔仲说:「我的两个孙子你会帮我照顾,我可能会去好一阵子,也不晓得还回不回的来,我们双心株的在还没算清,你可不准食言。」

「好的。」陈宗翰赶紧搭道,只是这层话怎幺有种託孤的味道在,听着让人有些感伤。

「他只是要你不准食言,别想太多了。」肖乾拍拍陈宗翰的背,说道。

不过乔仲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裂缝战场是个生死之地,即便强如他们也不难保说不会有什幺三长两短,而他们的心性也看淡了这一切,唯有几件事情挂心,对乔仲来说孙子辈就是其中一项,当然的,他请求照顾不只有陈宗翰一位,毕竟这种人是越多越好。

「等你工作完成回来再来这里看看,没準我们也已经回来了。」肖乾对陈宗翰说:「那样我们就可以再坐下来喝喝茶,来个超过一个世纪的忘年交流,呵呵。」

「好的,我会再来的。」

「那我找傅群和泉两个孩子一起过来,这样你们年轻人也比较有伴。」乔仲难得说这种话,看的出来他受到徵召的影响而百感交集。

陈宗翰是个出生在和平时代的小孩,从来不懂十八、十九世纪看着自己亲人、朋友上战场的那种难以形容的心情,眼前看不出百岁的老人虽然仅有几天的交情,但想到之后可能再也见不到面,心里感到有些酸楚,似乎多少能体会当年世界大战时,一辆火车载走的不单是士兵们是无限的愁思。

「比起我们你才更要小心,阿翰,你年轻不够稳重,实力虽然很不错但还是要事事小心,要记得很多时候我们不是栽在实力比我们强的高手手上,而是败在自己的粗心上。」

陈宗翰初来肖家因缘际会认识的两位过百岁修练者,理论上不会有交集的他们因为陈宗翰的误闯而有了联繫,而这联繫看起来薄弱的一碰就断,但的确的揽住了两方,分离在即,不知何时再相见。

「好好保重。」

不单是陈宗翰,周伯伟、薛欣、应泉他们一群也都各自收到工作,有些是两三个人组织成队,有些是像陈宗翰一样只身上场,由于他们的实力都还无法承担战场的凶险,任务就都类似陈宗翰是整理或清除现在局面上的乱源,毕竟属于战斗人员,这是他们该负的责任。

毕竟还是年轻一辈,不至于太过危险,但也还是有可能像陈宗翰那样老是碰到强者,每个人都要打足精神。

「下次聚会,我们一个人也不能少!」周伯伟一群加上陈宗翰与肖素子,总共十人,在一家餐厅里,举起手上的茶水,像是古代将要远征的士兵,怀着严肃的心情与豪情的壮志,立下绝对会返家的约定。

不是酒水,那是凯旋归来才能饮下的滋味,他们一群伙伴,不能少了任何一位。

这样的行前习俗在他们八个人之间已经流传很久,从小到大有人离开、有人加入,而这类似制约的习俗则是一直延续至今,可能只是为了宽心用的仪式,更是表示同在的象徵,任务的危险程度随着年龄增长也随之增加,这是战士们的宿命,而这个立约就是令他们的心中都清楚自己的归宿,在生死关头更能够把持住自己。

相比于执法队,他们即便实力不够至少还保有着高度的凝聚力,是战友更是伙伴家人。

也许有人会批评他们太过温情,没有执法对那种隐蔽性和高战斗力,依赖性一高就会造成修鍊上的障碍,但是那样的团队有执法队就已经够了,人世间感情与强度并不是永远都是后者高于前者。

一顿和平常没两样的饭局,在肖家各地,正确来说是每个世家门派间在差不多的现在时期,这样的别离与分开,持续上演,挥霍着离情依依,等候着下次聚首。

过了筹划和隐忍的阶段,抵抗天人与妖异的人员们陆续被分派到各自的位置上,由上到下,由概略到细緻,整个修练界连接到社会层面,齿轮开始转动,如同庞大的机器提起速度,运作了起来。

肖巖自从上次开完会议之后就没有沾过被褥,有太多的事情等着他来裁决,长老之间也先暂时放下位争的事情,最起码表面上是如此,把抵抗天人与裂缝战场的事情摆在首位。

叶家与姜家也是相同的状况,叶梧和姜子铮统筹着最近面临的大事件,和属下研拟策略,同时由情报推敲着现下局势,与时间赛跑。

家主的位置并不好坐,特别是在多事时节,压力之大是外人无法想像的,他们背负的不单是自己世家十几万内外弟子的生计,还有整个社会的秩序,甚至是人类世界的存续,几乎是每一分一秒都无法浪费,穷尽全力的去想尽办法化解眼前严酷的局势。

比之三大世家家主的複杂压力,裂缝战场的情况就相对简单不少,粗拟的方法是修补结界,而那结界虽然巨大无边到让人匪夷所思,但最少是明确的目标,只要一着手就会有参透的时候,再加上汇聚了几乎全世界这方面的专家,除了选拔外他们的其余都用来模拟结界的生成。

身为青城山空间裂缝战场的总负责人,同时也是世界上少数的结界术士,姜家前前任长老,现年两百多岁的姜方,与其余钻研结界封印术的骨干人员正围着黑檀木作的大圆桌相视无语。

安倍道子也列席其中,托着香腮,一脸睏意。

十几个人,有些是长年没现身传说级人物,有些是海外特别延聘来的专家,有些更不是人类是精怪化身成人形,十几个人加起来的岁数突破三十个世纪,是道道地地全球能找到的最顶级团队。

可惜他们现在只能在造价不费的大会议室里,盯着老旧的结界构造图乾瞪眼,他们已经花了不少时间在研究这张图纸上,也确实弄清楚了十之八九,不过他们现在遇到了瓶颈。

「阵眼……整个法阵的阵眼是在哪里?」明年就要欢度两百岁生日的肖琴说道,点出在场众人无语的原因。

所有的法阵都有一个阵眼,那是起始也是终端,是一个圆的开始和结束,西方的说法就是衔尾蛇的嘴,一个好的法阵自然会去隐瞒这个弱点,特别是眼前的法术跨越到的三度空间,不能以普通的角度去衡量。

不过,在场的也都不是普通角色,却没有谁可以一下子指出阵眼的所在处。

「也许,阵眼根本不存在吧。」罩着灰色斗篷的西方法师开口说,即使他自己也不早幺相信这个说法。

没有阵眼的法法已经不能称之为法术,就是因为人类的能力有限才会留下阵眼这个脆弱点,也是插手进入的最好位置,而一个没有头没有尾像是凭空出现的法术,已经不是法术而是神蹟。

「不,应该是有,只是我们看不到。」有人持反对意见,而他说得看不到,就是指那存在于另一个世界。

闷声。

地面传来微微震动。

另一边沉寂了好一阵子看来又攻来了,这个会议室离战场的边缘有约三十多公里的距离,但那里的动静依然传了过来。

战场是最不分你我的地方,这里的极度紧绷早把那些无所谓的标籤撕个粉碎,不管是姜、肖、叶还是连天门、苗族……,在这里每个人都是战场上的士兵,只是士兵里的一份子,那些利益相关的世族情结,都被抛在外头。

这里是几千年来不曾失守过的最前线,由一代又一代的人的鲜血灌溉,捍卫着,独竖于外面的纷纷扰扰,简单却残酷。

由于近代科技快速发展,各种现代化武器也陆续被引进到裂缝战场的前线,不过那些一直无法成为主力,有太多强悍的恶魔根本不惧子弹和飞弹,而核弹则又不能乱用,也只好被当作一开始的消耗品不停使用着。

最简单的战术是先用科技武器远距离攻击,然后再由修练者上场清扫。

很实用的战术,可惜敌人却从很少由正面傻傻的进攻,令热武器的效用一直高不起来。

原先中华区有几个重兵把守的裂缝战场,可是最近另一边可能也知道了什幺消息,所有的兵力都转调到青城山这边来,其他地方只偶尔几个零星的战斗发生,所有的压力几乎都集中到了青城山这边,而在海外也是类似的情形,所有战斗都集中到了几个重要据点,战斗由多个点变成集中角力,两边世界开始拉锯战。

这是一场非常诡异的战争,持续了几千年都没有一个胜负却还是一直没止息的下去,两边都只能凭着猜测和很少的情报去臆测对方的情况,而且投入的人力之大、代价之高,是永远无法偿还的,但是虽然明知这消耗战不会有结果,却怎幺也不能鬆手投降,因为投降的代价高昂的没有做出这决定的可能性。

与之相比,俄国与美国的冷战实在不能算是一回事。

老样子的,当长年绿油油的草地上浮现出深邃的黑暗,也就是穿过结界的妖异恶魔现身时,整个战场想起清亮的警报声,然后很快地随时待命的小型飞弹和子弹就招呼了过去。

深红与漆黑的庞大身躯,这次的敌人有几名人形恶魔,和一个看起来不好打发的恶魔头目,飞弹打在普通恶魔身上多少还有些效果,但是对于力量较强的恶魔而言则是毫髮无伤。

轰轰轰轰!

声光效果十足却带不来太多的成效,轮到此时当班的修练者们握紧自己手上的兵器,如果放在外面他们都是以一挡百的高手,可是在这里,一个不小心就会丧命。

黑暗通道又陆续出现,几个熟面孔的小恶魔,或是拍着肉翅或是执着长矛,满脸狰狞的朝着修练者大军冲杀而来。

很难有什幺兵法战略,在场的修练者虽然有彼此合作但毕竟不像士兵那样接受统一的战斗训练,很快的就变成各自为战的状况。

关于这方面从古至今也研拟出了许多套阵行来弥补,只不过修练者每一个攻击手段都有独到之处,硬要整合起来反而会压制住彼此的威力,但是这也确实是他们的弱项,对方虽然平时都也是各自为战,但有时候也会出现军师类别的角色,让整个更攻势变得更凌厉。

各色真气在空中彼此交融,热兵器停止攻击,负责操纵的普通人类往后头也不回的撤离,很多时候回头的迟疑就是造成丧命的主因。

这次的战斗规模并不大,对方的战力也没有太强,两百多名修练者足够应付,往前斩杀出一片血地。

血液和人类依样鲜红,这也是彼此少数的共同点之一,这次看来是前哨战,重点是侦查敌情,几只动作敏捷的红色恶魔钻回通道,回到他们的世界。

整场战斗历时不过一个小时,划开最后一只恶魔的颈子,没有人欢呼,只是放下心的微笑,然后往回走去。

不需要清理战场,这里被施了威力极强的法术,那些永远鲜绿的小草会吸收掉所有尸首和血水,化成养分滋润整个山谷,然更加充满生命力。

没有人战死,这是最好的佳音,让每个人的心情稍稍好上一点。

陈宗翰为了避免手机没电準备一颗电池,对着镜子检查身上有没有甚幺不妥的地方。

一位穿着剪裁得宜的黑色西装,颈子绑着个小蝴蝶结的年轻男子出现在镜子里,幽泉摆在身后,手机和钱包都在口袋,请柬也好好的放在外套内侧,用梳子整理一下头髮。

「你真的蛮适合穿西装的,看起来比平常帅多了。」肖素子没有吝啬自己的讚美,在他身后中肯的评价说道。

「谢谢,我也这幺觉得。」不停变换角度,陈宗翰之前当保镳的时候就觉得自己气宇非凡,看来真的是如此。

「真是夸不得的家伙。」

小虎点头附和,被抱在肖素子的胸前,享受着某种柔软感。

由于李师翊和肖素子今天有约,肖素子就不送陈宗翰出去只在这里和他道别,她也不会说很担心陈宗翰,这次任务的危险等级并没有很高。

和平常一样的由肖逢送他过去,不知道是基于肖逸对他的重视还是肖逢平常都很闲,当领航员者种事情应该不会每次都轮不到他来做才对。

「好啦,我去个几天就回来。」陈宗翰微笑地对肖素子说道。

肖素子整了整陈宗翰衣服的肩膀线条,说:「恩,路上小心。」

  • 名称:pretty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0:3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