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野超清

陈宗翰从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很理性或是很疯狂的人,顶多就是灰色的部分比常人少了一些,总是在两个极端徘迴,而当他看到肖逸几乎是马上就决定在他自己的身上动手时,对此他感到惊讶,他可不认为自己有这种好胆色。

黑色液体在他们面前慢慢变少,由细针注进肖逸的体内,绷带下肖逸露出来的双眼没有一点动摇。

放下针筒,肖逸慢慢舒缓着体内血流动,细细的真气和法力探询着自身。

「我很早就想试试这药是什幺感觉」闭着眼的肖逸说道。

陈宗翰也紧紧关注着他的状态,他还记得雷跟他说过的话,雷的同伴就是因为这药而暴走失去了理性。

力量的来源是刺激,就像是兴奋剂,可以用来激发人类体内的潜能,普通的兴奋剂是用来刺激内分泌,而死亡药剂则是以死气来刺激生气,唤来的是更原始、更根本的力量,然而代价也很明显,就是身心都受到重创的副作用。

肖逸从很早开始就和许多药物、符禄、特殊修练法打交道,在他的研究生涯里经历过许许多多外人想不到的怪事,但是死亡药剂这东西,是他见过很少见的让人琢磨不透的东西,即便是最早开始在市面上流通的药剂也有着不低的完成度,就是因为如此才令无数佣兵和异人趋之若鹜,进而造成一股难以压制的趋势。

佣兵、奖金猎人那些长期走在死亡线边缘的人们,承受着外人难以想像的压力,从毒品上寻找心灵寄託也是一个大家心口不宣的常态,死亡药剂又不同于普通毒品,是种类似赌博的药剂,中了可以获得强大的力量,但是必须承担之后的副作用,没中或是失控则是宣告人生结束,可以说是一种另类的解脱。

基于这些心态,以及它并不昂贵的价钱,如果有一个奇摩统计,那全球在里世界里被谈论最多的字词肯定是它。

肖逸不敢有一丝轻忽,徐徐的做着调整,自己就像是一杯混浊的水,在里面添了成分不明的墨汁,等着看会有什幺样的变化。

产生了气泡,慢慢地冒出来。

那就像是一种蜕变,如果人能够理解毛毛虫蜕变成蝴蝶的感觉,可能就是现在的感受,有点迷幻药的味道在,身体轻飘飘的,思绪从头顶抽了出去,五感变的敏锐。

「阿翰,你曾经试过这药吗?」肖逸保持着冷静的感觉着一切。

「试过」陈宗翰坦诚地,他也和肖逸一样对于死亡药剂充满兴趣,做过和他一样的事情,说:「只是在我身上完全没有用,效果比起石头丢进水里还要小,连一点涟漪也没有」

「开始有点效了,比我想的还要快」肖逸握紧又张开手掌,某种张力在他的指间凝聚。

「那你有感觉到什幺不同吗?」陈宗翰问道。

「我以前试过用吗啡来止痛,只是效果很差,毕竟我的问题不只在肉体上,但是我现在的感觉还不差,可能就像你说的,死亡药剂里面对于死气进入后与人们生气的冲突有着某种解方」

顿了下,肖逸感觉到自己体内的那杯水开始有了变化。

并不是如同镁掉进水里的那种剧烈反应,是一阵冒泡之后开始的颤抖,七彩的泡泡破灭,闪出一瞬间的彩虹,只留下薄薄一层没有价值的肥皂泡沫。

死气与生气还是在互相针锋相对,死亡药剂增强了死气那一方,然后在战场中间投下了一个缓冲,只是随着喊杀声的继续,缓冲被攻破,两边又再直接的对阵。

陈宗翰突然想到,既然普通的死亡药剂是以死气的刺激来让使用者得到超出常态的力量,既然这样,肖逸多年来都处在这个状态,那他因此得到的力量不就应该更多?再算上他身为长老的基本实力,陈宗翰开始在想,肖逸会不会其实非常的强,只是被痛苦给掩盖或是他自己隐藏了实力。

「消失了,正确来说应该是被我体内原本的死气给吸收,不过还很有研究价值」肖逸从桌下拿出一本簿子在上面做起纪录,说:「接下来的几天可以请你在过来几趟吗?看来还是得去一下工作室才行,我会想个理由」

「好」说完陈宗翰就先告退离开,看肖逸的样子他是準备去自己的实验室,也许是想从自己的身上採集样本。

陈宗翰为了向应泉、周伯伟他们道歉,请肖素子把他们找来在晚餐的时候一起吃了一顿饭,顺便交换了联络方式,当晚,应泉看到陈宗翰的时候不自在的调了调平常不会穿的露肩衣服,她很清楚自己的身材对异性很有魅力,只是现在却对此没有自信,其他人则还是穿着差不多的衣服,比起修练时还要打扮了些,但也还没有到出席重要场合的那种严肃装扮。

肖素子一如往常的把自己的姣好身材包在中性服装里,T-SHIRT配上刷白的黑色牛仔裤,和她俐落的短髮一起显露出她的个性,应泉看着聊着天的她和陈宗翰,她在思量自己是不是也该换个髮型?

宋从闻一直觉得肖素子不论是怎幺打扮都一样的动人,虽然从没见过她穿裙子、荷叶边或是其他女生会穿的服饰,可看着依然令人神清气爽,不向其他女孩反而让她更为突出。

这顿饭吃得很轻鬆,经过几次相处,大家也比较熟悉彼此的脾气,也显得志气相投没有太多生疏感,在饭桌上大家都可以畅谈。

陈宗翰虽然还没成年但在大伙儿的劝诱下还是喝了点啤酒,感觉到脸有些泛红,这年纪的男女通常酒量都好不到哪去,即便是修练者也是一样的道理,这让肖素子很少人知道的专长表现得更耀眼。

乌龟与周伯伟轮流向肖素子灌酒,到了第四支玻璃瓶他们就都败了下来,只剩肖素子一个人慢慢的在自饮,浮着啤酒花的麦色液体在她面前都好像是白开水。

应泉、薛欣、百珊、郁郁四个女孩一个靠着一个,倒在沙发上,宋从闻酒量很不怎幺样却很逞强,一个人趴倒在桌上,乌龟则也酒量不够的半梦半醒,剩下来比较清醒的只有陈宗翰、肖素子、周伯伟三人。

「老闆和我很熟,就算待一个晚上这里应该也不会有问题」周伯伟扶着脑袋,喝酒的时候很痛快,只是代价只有痛而且不快,说:「素子,你的酒量还真好,我头好痛,看来明天是肯定宿醉了」

「那样就交给你们,我就先回去了」肖素子把最后一点酒倒在杯子里一饮而尽,其实仔细一看还是可以看的出来她白肤底下有点红润。

「我也和妳一起走」陈宗翰说:「明天早上还要练习吗?」

「看来是不可能,就休息一次吧」周伯伟回应说,然后把从老闆那拿来的几张毯子开始盖在同伴的身上。

陈宗翰接过毯子,说:「看来老闆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了」

「呵呵」周伯伟把毯子盖在薛欣的身上,陈宗翰看到他侧脸上的表情,很温柔,动作很小心。

陈宗翰也学着他在其他人身上包上毯子,他把应泉身上的毯子给盖紧,包住她裸露出来的肩膀,她小声的不知道梦呓了什幺,长长的睫毛让她的眼睛很有电力,转个姿势,轻轻地发出呼吸声。

「先走了」陈宗翰说道,和肖素子一起离开,周伯伟挥了挥手,小虎从桌子底下跑出来跟上他们。

乔仲与肖乾对于陈宗翰翘了一天班有着不同的反应,前者面色不善的要他挖了一个早上的洞,后者笑呵呵地看着没有阻止,陈宗翰不晓得该辩解些什幺,只能摸摸鼻子照做。

「可是你们又没有手机我临时有事也连络不到你们啊?」陈宗翰小声的抱怨,不过乔仲和肖乾是什幺角色,当然听的到。

「那种不像话的东西怎幺可能会有」乔仲用鼻子喷气的说,和肖乾品着茶,嗑着瓜子。

「可是全宗前辈他就有在用啊……」陈宗翰继续不满的抱怨。

「做错事的人没有资格抱怨,还有这院子已经整理得差不多,我们等一下去后山」乔仲不理陈宗翰的发言,说道。

后山真的就是一座大山,渡狐和小虎不知道什幺时候变成了麻吉,小虎趴在渡狐身上整个就是轻鬆惬意,相比之下,陈宗翰则是背着工具和要栽种的树苗,算起来莫名的有两三百公斤重,而乔仲与肖乾两个人一边讨论沿途的植被一边享受着日光照耀。

整个早上变成了苦工,不过陈宗翰也不是没有任何收穫,虽然他曾经想过乔仲他们两人会不会是为了缓解他的戾气才让他接触这些花花草草,不过根据他的观察,他们两个应该是很纯粹的找一个还算好用的长工帮忙一些杂务,至于其他事情他们应该没有多想。

这可以从他们知道陈宗翰要走的时候,让他把背上山的东西再揹下山可以看的出来,乔仲与肖乾之于陈宗翰就好像债主之于不敢反抗的工人。

肖逸这一间工作室位在远离人群的地方,从外表上看来和一般中国风的房舍没什幺两样,有条小溪环绕,在整个肖家的边缘,坐落的高度可以看到大半个肖家,几公尺外有两个年轻的修练者像是警卫的坐着聊天,看到肖逸走来站起身打了招呼。

不管是在哪一个地方,有危险度的实验室都不会放在市区以免造成麻烦,虽然生活在这里的多是比普通人类还要强横许多的修练者,但这个道理也同样适用。

没看到铁网高墙,也没有多层身分验证,不过陈宗翰相信这里的戒备不比常见到的那些地方来的差,只是更加隐密,更加不能以常理度之。

出入的门当然不会是普通木门或是竹门,而是种抛光过的黑色石头,看那厚度似乎就算里面发生爆炸外头的人也不会发现。

相比外面一副小桥流水的模样,屋子的内容就很有实验室的味道,整洁明亮,两道检查关卡,往下才到实验室的真正部位。

「你还记得切磋大赛的时候有入侵者侵入吗?」肖逸用视线示意陈宗翰现正站着的地方,说:「当时就有两名入侵者想要侵入这里,行动失败最后自杀在你现在站着的地方。」

陈宗翰与肖逸现在站在要进入实验室的大厅口,肖逸继续说:「这里的设备虽然不错,可是在电脑管理方面做的还不是很好,虽然引进了现代科技不过还不够全面,在这方面姜家就做得不错,可惜身为推动者的姜舞绫现在被捲入天人事件里动弹不得。」

关于姜舞绫和她妹妹的事情就是由陈宗翰举发出来,他对于这件事情虽然是当事人之一,却也不能做些什幺动作。

「无菌室在后面,不过我们现在还用不到,走这。」

一路上他看到各式情形,在一个没有任何摆设的房间内,一个修练者拿着一把鏽蚀的古剑在空中劈砍,另一个修练者在一边做着纪录,看起来什幺事都没有,却突然一道闪亮剑光劈在墙上,击出深深的裂痕。

「墙面的支撑力和抗打能力一直是我们研究的课题,这里有太多高破坏性的物品,研究经费里面大概有五分之一都被拿来修墙了,不过最近正在研究一种能抵抗真气的材质,如果成功的话势必会掀起波涛。」

陈宗翰无语,看向左边另一个房间。

有个白髮老头操作一台像是吃角子老虎机的机械,旁若无人的专心注视,肖逸顺着陈宗翰的视线看过去,说:「他在试五行属性,以比较科学的方式,一直以来修练五行的人就不少,只是都是凭着各自的修练法,我们再找出其中的共通点」

「以科学的方式去研究一般人认为不科学的修练,感觉有点新奇又点古怪。」

「这也是近年来才发展出来的状态,之前在族里也是充满反对声浪,只是拜科技发展之赐,渐渐做出成果后那些老学究才甘愿放手,其实方式不是重点,我们这些做研究的要的是最后的成果,去证明或是发现,过程和手段都不是什幺问题」

「你前几年不是几乎都不能工作,那时后这里是怎幺办?」陈宗翰疑惑地问道。

「我把大部分的事情都交给平老头,他是这里最资深的人之一,除了很重要的大问题外他都可以自己解决,有机会的话我可以介绍给你认识,他是个只对研究有兴趣的怪人。」肖逸领着陈宗翰到了一间房间,门房上写着A107,几乎白的空间,大概有普通四人病房的大小,里面有一些仪器和桌子椅子。

「先帮你抽个血。」

看到还是和普通人一样的鲜红色血液,陈宗翰无来由地有些放心,至少自己还有血红素在。

「我会请人化验,结果我晚点会告诉你。」肖逸说:「我们回到昨天讨论的事情上吧,死气和生气并不直接影响肉体,关于这点很早就已经釐清,他们是像好坏环境一样的造成复原或伤害,也因为这样难以测量。」

「可是死亡药剂里面有某种方法可以缓冲这两边。」陈宗翰接着说道。

「可惜的是它就像是可口可乐,解不开它最真实的成分。」

只能接续昨天的工作,肖逸又拿出一堆他的蒐集品,一样都接近光明和黑暗属性,只是也都只能和其中一个面向产生呼应。

「死气之于我们这个世界就好像病毒,会引发一连串的反应,裂缝战场的妖异皆是浑身死气,有时候我甚至会想我们和那些妖异有什幺不同?」

陈宗翰没有说话,这问题他也自过很多次,每次都没有办法明确的回答。

换个话题,陈宗翰问说:「昨天那一条鍊子怎幺样?」

肖逸摆弄着不知名的仪器,同时说:「是十八世纪一名虔诚教徒的陪葬品。」

「恩。」

陈宗翰问说:「说真的,死亡药剂到底是怎幺提炼出来的?一个人死亡的时候不是死气几乎马上就消失,怎幺可能量产?」

「这问题我们还没解开,不过我想这在我们的世界是找不到答案的,死亡药剂几乎可以确定是由于天人们带来的,至少和他们有很深的相关,既然是来自天界神州,那恐怕就不是我们有办法複製的」

陈宗翰继续他的工作,而肖逸则在墙上的白板写着很多陈宗翰看不懂的符号,看起来是在表示死气与生气的冲突反应,不过有很多细部的东西是陈宗翰所不能理解的,毕竟眼前的是研究所也不会教授的东西,只有特定的专门人才才会碰到。

研究实验总是沉闷的,必须尝试所有可能性然后企图找出一点不同之处,这中间的辛苦是外人难以知晓的。

陈宗翰虽然并不缺乏耐心,但也依职待在这密闭空间重複相似的动作也很快就觉得无趣,只看到肖逸在房间里来来回回,一下摆弄仪器,一下在白板上写些甚幺,一下又一动也不动的苦思,突然又喝了几口符水,接着又继续迴圈。

生气与死气的冲突绝对不是个容易解决的问题,甚至可以这幺说,有谁真的能够解决这之间的问题的话,他绝对有资格拿下诺贝尔奖,假设能够申报的话。

「啊!」肖逸突然叫了一声,头顶上的绷带鬆开了一些。

陈宗翰从以前就有坐在位子上很容易就睡着的毛病,特别是在课堂上,现在也几乎是昏昏欲睡,被肖逸这幺一叫,差点跳了起来。

「怎幺了?」

「阿翰,我脑里一直在想研究的事情,差点忘了告诉你,你有份新工作。」

「什幺工作?」讲到这个陈宗翰的精神就来了,也不知道是运气好还是坏,前几次原本拿来小试身手的工作都意外变的危机四伏,加入执法队后更是在直接面对了死亡,也许是命该如此,几次惊险都安然渡过。

「要你伪装成宾客参加一个宴会,根据情报指出天人们接下来最可能的动作是攻击或拉拢有权有势的普通人,现在他们在修练界已经曝光,再继续现身很不智,可能会转为檯面下动作,总之你的任务就是混进人群保护他们。」

「听起来难度不高。」陈宗翰想了一下说道,如果是针对普通人天人那边就应该不会派出上次那种等级的人物,毕竟杀鸡焉用牛刀。

「看起来是这样,不过里面还有一些细节需要注意,由于前一阵子你才刚经过大楼的恶战,你可以选择在休息一阵子。」

「那倒不用。」没有多想,陈宗翰回应说:「比起休息我更需要的是活动筋骨。」

肖逸看了陈宗翰一眼:「也好,人选里面最符合条件的就是你了,你歛息的功夫很不错,长相也不会太引人注目,在肖家没有待很久所以也不致于有股修练者味道,你的行事作风依旧和普通人很相近,这些条件都是我们选你的原因,混在人群里你比较不会被辨认出来,比较麻烦的是你曾经天人打过照面,不过再碰上的机会应该也不大,不怎幺需要担心。」

「嗯。」陈宗翰问说:「除了我以外还会有谁一起吗?」

「你想问的是素子吧。」肖逸简单就看穿陈宗翰的心思,说:「可惜她好像是要準备考大学的样子,这阵子都不会出任务。」

听到肖逸说的话,陈宗翰觉得不可思议,说:「天人在玩阴谋、裂缝战场的封印鬆动战斗越演越烈、死亡药剂在世界到处都买的到,整个世界都快乱套了,然后她现在竟然还在準备考大学?」

肖逸呵呵笑,回说:「有些事情也急不得,你说的那三件事情也都不是她一个人能够扭转的,有些事情即使到了世界末日也还要继续,我想考大学就是其中之一,对她来说。」

「好吧,虽然我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回到你的工作上,这次的时间比较长,可能到三天两夜,地点是在其中一位富豪的私人小岛,除了你之外还会有其他修练者加入,至于名义上的问题你就不用担心,为了不要打草惊蛇,你的身分不能暴露,由于不知道会碰上什幺状况,基本上只能靠你随机应变。」

手上玩着一个散着黑暗气息的木桩,陈宗翰说:「这些富豪们是不知道现在局势不妙吗?还搞这种让别人一网打尽的好机会,上次才刚死一票现在又跑出新的一批。」

「富豪这种东西就是上面没了马上就会有人递补,老实跟你说,这次他们的聚会不是普通的吃饭喝酒聊聊天,有几个军火商人混在里面。」

「军火商人?」陈宗翰立即想到的是尼可拉斯凯吉演的军火之王。

「现在的局势不太妙,富豪他们当然也会想自保,有钱到一个程度之后请保镳或是私人武装并没有太高的难度,那时候可能也有一些独裁家或军事狂人到场,就是因为性质上的不同,所以被天人盯上的机会可能不小,毕竟他们也不是每个人都不怕火箭炮或飞弹的。」

「肖逸长老,我很好奇修练到一个程度之后是不是真的可以不怕飞弹?」

「你觉得呢?」肖逸含笑反问:「猫又全宗活过了第一次、第二次世界大战,活过了核子弹爆炸,活过无数大大小小的战争,你觉得飞弹解决的掉他吗?」

陈宗翰无言以对,难道真的可能修练到连核子弹都无法消灭的程度吗?

其实答案早就在陈宗翰自己身上,魔主的残魂不就是最好的证明,那可是经历过无止尽的时间都依然存在的证明,只不过真的很难想像,打破砖头不难,轰破墙壁也不难,但是击飞飞弹实在让人难以想像。

看着自己的手掌,陈宗翰感到不可置信的同时又觉得理所当然,修练这件事本身就是没有极限的事情。

  • 名称:星野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59:3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