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鞅变法超清

回到家中,李师翊说的话在脑里不停重複迴绕,定不下来的在房间走来走去。

根据陈宗翰活了快十八年的人生经验,孤男寡女,两个人单独去电影院,再加上关係有那幺点微妙,这不是约会是什幺?

不对,等等。

照方才的说法,陈宗翰和李师翊还满常孤男寡女一起吃饭或逛逛的,可是他们平常也都没有在在意这些,虽说看电影真的是第一次,不过李师翊不也说是要感谢他的照顾,会不会是自己想太多了?

就这样,陈宗翰意外的陷入某种纠结情绪。

这到底算是约会还是不算是?

这个问题不停在脑海里横冲直撞,和之前失去功力时的烦躁感不同,但相同的是一样的心神不停,那时多是焦躁或悲哀,现在则是时不时的傻笑,接着又醒过来般的正色。

沉醉在自己的想像中,越走越远,却又突然惊醒,怕想的太多太好,到时候什幺也没有会无法承受,情绪逆转,想的越来越糟,又警醒发现自己背离了现实。

心情在两端不停移动,纷乱的无法控制自己。

不停的猜、不停的想,比上场搏杀还要来的辛苦费神。

第二天,陈宗翰比以往都还要早到学校,把书包丢到位子上之后就和以往一样在教室外面倚着栏杆,看着一早到学校趁着没有太热的阳光在球场上运动的同学们。

「阿翰,你今天还真早到」是楚轩华,手上拿的排球準备和班上其他同学一起去加入下面的球场,对着陈宗翰说:「要不要一起来打?」

想了一秒,陈宗翰说:「好啊」好久没打排球,刚好也不想继续发呆,就下去电电别人也好。

不是陈宗翰在说,以他现在的身体素质,基本上不管是怎样的运动只要懂得规则没有一项是打不起来的,力量和控制能力都远超普通人,结果球场就产生了很古怪的现象,看到一个人手插着口袋一副没睡醒的懒散模样,可只要球落在他防守的区域每一颗都绝对会击回,甚至打到对方的盲点和边线。

排球毕竟是团队运动,陈宗翰也不可能不要脸的全力杀球,所以大部分的人也只是觉得那个家伙的控球技巧很好,打到后面就尽量不把球打给他,搞得他在场上几乎是要躺下来睡上一觉。

因为动态视力好的过份再加上对力量极佳的理解,结果站在原地发出来的球每颗都高中生根本接不到的旋球,就这样在场后一一点名对方六人,球速不快,可是只要一接就绝对喷到场外。

这样的行为对陈宗翰来说和散步没有两样,只是单纯的打发时间。

球又到陈宗翰手上,同班同学各个等着陈宗翰再次完封对手,而对面则是正大眼睛、摆足架式,楚轩华说:「阿翰,再来一球」

无精打采,其实陈宗翰还是比较喜欢打篮球。

举起球,接着没有发出,动作停住。

已经本能性的留意周遭,眼角余光也捕捉到每一个人的动作,感知观看身边的气息,即便是待在温室里,战士的习惯依然存在。

有道气息,在学校中格外醒目,正以旁人无法发觉的方式在向有心人打出信号。

不带任何戾气,空灵的如同山谷间的清风,但那抹轻柔又含了点力度,如竹般的韧性让她独立于遗世,一点英气让她更加脱俗。

是肖素子,她从日本回来了。

陈宗翰放下无关紧要的排球,在一旁观众们的不解下,对同学们道声歉说忘了有要事而先离开。

地点在图书馆那个人少的一侧,他们常坐的长椅上已经先坐着个人。

「有点久不见了,阿翰」

还是一样的清丽,没有修剪的短髮快要及肩,淡淡的眉线,喜欢浅笑的嘴唇,和之前没有一点变化,眼眸里流溢欣喜,视觉上看不出一点变化,但陈宗翰很明显的看出肖素子气质上的不同,变得更深沉,那感觉像是探头望向山涯下方的云雾,看不出深浅,也不会碰触到黑色,是翠绿的。

坐在对面的老位子,在陈宗翰发觉肖素子的不同时,肖素子微微惊讶的眉头彰显出她也瞧见陈宗翰的改变,气息变得很薄,可用心凝视会看到里面的压抑,平静之下是惊滔骇浪

「素子,你变好多,变得越来越看不出来」

肖素子摇摇头,说:「你的改变一点也不比我少,你还是很压抑,应该说你变得更压抑了」

有个看得出足够理解自己又看得到自己隐藏的人还真讨厌,陈宗翰呵呵笑,没有说话。

「师翊,睡过头,还在路上」肖素子说道:「在他来之前你要先聊聊你最近的遭遇还是要听我的日本行」

「呵呵,我怕等等大小姐来了你还要多说一次」看着肖素子的脸儿,阳光明媚,可陈宗翰又再想起他们在矿坑里曾经一起生死与共,以及他们曾经抱在一起的感觉。

「你很关心师父的情况吧」这句话把陈宗翰拉回现场。

「一开始听说全宗前辈被暗杀,可是后来又听说他没有式只是下落不明」

「师父已经回来了,不过传闻没有错,确实有人想要暗杀他,我在离开日本前有见到师父,听他说他追着那个人不知跑了多远,最后还是被他溜掉,刀也断了,就结果来说败的人是师父」肖素子淡淡的说:「那个人师父从来没有见过,也从来没听说过有这样子的高手,这个世界虽然很大,可是师父也活了很久,很难有实力这幺强的人都没露出一点痕迹」

真难想像,全宗在全力追捕之下还能逃遁走,陈宗翰不可置信的摇头,问说:「那全宗前辈知道他什幺会被暗杀吗?」

「我也有问,他说他不知道也不在意,还说他的仇人很多如果每个都要记得的话

他早就烦死了」肖素子的表情有些无奈,不过全宗说的也不无道理。

「还有,他说晚一点他会来台湾一趟,叫你也过来见见他」

全宗帮他不少的忙,陈宗翰对此当然很乐意。

聊没几句李师翊就带着书包匆匆赶到,然后送给陈宗翰一个白眼,给肖素子一个久违的拥抱,两个姊妹情深的美女互拥的画面十分令人赏心悦目,陈宗翰肖着观赏着。

「坐过去」李师翊的第一句话就很不客气,硬把陈宗翰推到一边,让她自己面对肖素子坐下。

这感觉好像又回到以前,三个人随便聊着,两个女生为主,话题可以是很普通的服饰、美食,又或者延伸到修练界的趣事和修练技巧,天马行空的随兴而发,每当这个时候陈宗翰就会理解到男女的不同,男生习惯订定主题之后绕着聊天,陈宗翰与王志豪他们都是这样,而女生总是没有个规律的到处乱窜,常常陈宗翰都跟不上变化只能陪笑,聊天是女人的天性,表面上无口的两人底下其实也很爱嚼舌根,陈宗翰很早以前就深切的了解。

肖素子没有明言她到日本是因为安倍家那边有发生什幺问题,不过有说到她进入『试炼之窟』的情形,那没有尽头的黑暗无法以笔墨来形容,一直到最后肖素子都仅能待在这个洞窟的前半段,可就是因为极端的无助让她重新认识自己,才有之后境界上的突破。

关于李师翊的事情,她本人也还不是很清楚陈宗翰背后动用了多关係,而陈宗翰也习惯在一些明明十分惊险的地方轻轻带过,话题还没结束,早自习的钟声就先想起。

「你们今天晚上要不要去境外吃个饭?」肖素子提出这个主意,通常两人都会附和,不过今晚他们有约在先。

「今天晚上不大行耶」陈宗翰很自然地说:「大小姐说要去看电影」

愣了一下,肖素子和李师翊都是。

突然间气氛出现空洞,陈宗翰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说错话,不过他说的都是实话啊,怎幺两个人突然都停了一下。

有点微妙,陈宗翰顿时好像成为局外人,两个女孩之间似乎有些什幺。

停顿不过两三秒的时间,肖素子眼神在两人巡迴,摀着嘴说:「才几天不见,你们两个人的关係就有这幺大的进展了」

「不是那样,我只是想说要好好谢谢他,才请他看电影的」李师翊立即性的澄清,似乎不能忍受一丁点的误会。

好吧,陈宗翰承认自己是有一点点失望,希望今天电影的内容会很有趣。

「还是素子也要一起来?」陈宗翰虽然是问肖素子的意愿,但眼神看着的是李师翊,同时也在甄寻她的同意。

李师翊还没有回答肖素子就率先的拒绝,说:「我昨天才从日本回来,我想我还是去跟爷爷说一声比较好,所以就你们两个去吧,钟已经停了,赶紧回教室去」

陈宗翰摸不着头绪,感觉自己身边是不是发生了些什幺,李师翊看着走在最前面肖素子的背影,眉头微微小簇,最前面的肖素子依然保持着平常的淡淡表情,唯有步伐略快了些。

原本还好奇今天晚上会不会是看充满气质的剧情片,或者更甚是淡淡情愫的爱情片,不然能够打破尴尬的喜剧片也不错,可惜的是,陈宗翰的猜测全都落空,正解是武侠片。

直接从学校出发,两个人穿着制服,理所当然的不可能甜蜜手牵手,路上看到前面有人在放闪也不为所动,李师翊保持平常的模样,陈宗翰依然是一副懒散,不过心情不错倒是真的。

很久没去电影院是其一,不论什幺理由,有个正妹陪伴总是让人开心是其二,其三就是电影内容出乎意料的有趣。

集合港中台的一线明星,以现代都市残存的武林高手为主题,在各种险境下保护没有力量的普通人,随着影片进行,人们渐渐发现原来一直有某群人以不为人知的方式在默默守护世界,几千年来都是这样进行,直到某天他们的力量不再足够,需要借助普罗大众的力量为止。

整部片子的格局很大,剧情也很丰满,属于东方式的英雄片,在影片的最后,主角在大战中身殒,悲戚却留下壮阔的背影,让人安静回味。

片长两个小时,电影院从一片黑转亮后也没有马上出现喧哗,某种情绪梗在心里。

「出乎意料的好看」外面的天色暗了,陈宗翰与李师翊在百货公司的九楼,电梯前面挤着许多看完电影的人潮,都在兴奋的讨论电影情节。

「恩」李师翊说:「不过这剧情也太似曾相似了吧」

「哈哈,我猜是三大世家最近缺钱」

对于陈宗翰没有一点内容的发言,李师翊指瞪了他一眼了事,不过这风情万种的动作却引来周围男性的注目,李师翊不当一回事,陈宗翰也习惯这样。

随便走进一个没去过的泰式餐厅,陈宗翰与李师翊隔桌对坐下来,既然今天说是李师翊请客,陈宗翰点起菜当然是不会客气。

一脸困窘的服务生拿走画满线的菜单,陈宗翰和李师翊继续延续电影这个话题,陈宗翰说:「刚的电影没有写武术指导是谁?虽然是用特效拍出来的,可是打法倒是很合乎情理」

就算是陈宗翰这专业人士也挑不出什幺毛病,不同于以往强调美学的花俏技巧,这部电影在打斗套路的安排上有明显下过功夫。

「你都不会怀疑这电影不对劲吗?」李师翊转着餐厅提供的笔问说。

「你是说他根本就是现在修练界的翻版吗?」陈宗翰眼睛也没瞎,脑袋虽然某些时候很迟钝,可也还算是正常,自然有这种感觉。

陈宗翰继续说道:「把这个当电影题材,我只能说写剧本的人应该是修练界的人,最起码也是有些接触,就今天看来结果是很成功」

口气颇不以为意,电影就是电影,现实还是现实,也许真的有些联繫,可终究还是两样事情,陈宗翰是这幺认为。

没有共鸣,李师翊乾脆放弃让眼前四肢发达的家伙动脑思考的打算,随口提起学校的事情,王志豪似乎又在蠢蠢欲动。

桌面上摆满餐盘,这家虽然不是吃到饱类型的餐厅,但两个人的吃法浑然就是吃不用钱般,基本上陈宗翰也就只有与李师翊一起吃饭才可以吃得尽兴,毕竟如果自己一直猛吃对方却只尝个几口,自己也会觉得没有兴致,就和唱歌一样,总要有别人和自己一样高歌才有意思。

话题带到李师翊那边,以前陈宗翰从没听她提过自己家里的事情,难得这次她会肯谈。

「你有见过师涵了吧?」李师翊停下手上的动作,说。

陈宗翰拿过酸辣鸡,回答说:「有啊,跟她姊姊一样冷漠,你们家难道都是这样子的吗?」

放下手边的碗筷,李师翊注视着陈宗翰拼命夹菜的动作,突然不说话。

「干嘛盯着我看?我知道我自己很帅不用你说」

「你觉得我和师涵长得像吗?」

「干嘛突然这样问?」陈宗翰挑眉。

「回答我」李师翊伸手盖住陈宗翰的碗,不让他继续埋头苦吃。

「嗯……」既然他都这样说了,陈宗翰姑且抬头盯着李师翊看,因为李师翊探身往前,陈宗翰又向前仔细盯着她看,两个人脸的距离不到两把尺。

黑长髮、不浓不淡的俏眉、瓜子脸型、微翘的嘴唇、白皙的皮肤还有带点时髦的大家气质,陈宗翰不懂得怎样形容异性,可男性本能让他知道无疑的,李师翊绝对是属于极品的那类,不是身上某个部分,而是整体分数很高。

都是因为陈宗翰身边有李师翊这种妖物存在,搞得他现在上网就算看到正妹图也没什幺感觉。

「我对妳妹妹的印象不深,只看过几眼」陈宗翰收回视线,以前还会有点紧张现在似乎看太多了,拿起筷子又去夹菜,说:「不过妳妹和你妈长得蛮像的就是了」

「嗯」总算收回阻止别人进食的右手,李师翊抱胸。

「喂,阿翰」

「干嘛?」陈宗翰这次伸手去拿了碗泰式酸辣汤。

颇不爽的,李师翊抓住碗的另一边,说:「难得我要跟你说重要的事情,你却给我一直吃东西,你是有没有这幺饿?还是你想吃垮这间餐厅?」

无奈放手,陈宗翰说:「我也不晓得为什幺,我真的超饿需要补充能量的,不过你说吧,我在听」腹部死灰色的部份最近又有点扩散的趋势,也许是因为这个原因。

「我本来不该姓李」

「咦?」大八卦?

「我是在两岁多的时候被领养,这件事我也是在前年才知道」

「所以你才问我妳和妳妹长得像不像?」

这话题似乎有点沉重,陈宗翰点着筷子。

「我查过,我亲生的父母是青藏和广东人,他们在狮子山的时候被意外枪击,那裏很乱,我就被留在那裏,当时我只有六个月大,待在孤儿院,一直到我后来的爸爸出现把我领养走为止」

当时的李家涛和方芹一直苦恼没有小孩,一次机会让他们去狮子山,参观一家他们捐助的孤儿院,就是那时候他们注意到个黑头髮的小孩子,不哭不吵的玩着玩具,方芹看了后很喜欢这个小孩,决定领养她,而那个小孩就是后来的李师翊。

好多舛的命运,陈宗翰感叹,如果李师翊的亲生父母没去狮子山,李师翊就不是这个名字,会在中国好好长大,如果当年方芹没有留意到那个小孩,那李师翊现在也不会在这,她可能还在非洲。

「真惊人」陈宗翰说道:「我是说真的」

「嗯」

说完自己想说的,李师翊再度动起筷子,食慾因为把憋在心里的话说出来而旺盛。

陈宗翰突然开口问说:「大小姐,妳知道当年妳的亲生父母为什幺会在狮子山吗?如果我的印象没错,那裏的治安好像不是很好」

「我知道,他们是人权团体的成员,好像是想要阻止那裏要爆发的动乱,结果没阻止成功,反倒是把自己给赔了进去,一百多人全部罹难,真是笨蛋」李师翊说着,眼神盯着眼前无辜的打抛肉。

陈宗翰一如从前的不懂得如何安慰人,绞尽脑汁的想要说点什幺。

李师翊抬起头,揶揄地说:「嘻嘻,看你那个蠢样,如果你是想要安慰我的话就免了,一年多的时间我早就平复好情绪了」

被看穿心事,陈宗翰只能摆手。

「只是啊,有时候也会想,如果他们都还在的话,会是怎幺样呢?」

这一顿饭没有因为李师翊的一席话而变得尴尬,听过这个李师翊的故事后,陈宗翰反倒是更加理解坐在自己对面的那个人,过去造就现在,陈宗翰似乎可以理解这句话的意思。

「不过你妹的个性是不是和妳很像?我总觉得是这样」这是陈宗翰第一眼看到李师涵的直觉。

「她小时候很黏我」李师翊招手让服务生收走桌上叠起来的餐盘,说:「你不是有一个弟弟?他不会这样吗?」

「他小我三岁,从我国中之后就比较少了,他的个性和我还差满多的,他很喜欢往外跑,我还满宅的,嗯,在这学期之前」陈宗翰后再补上一句「为什幺你妹什幺不学,要学你板着脸啊?」

「你是不是想要自己付钱?」

「……我错了」

不过是平价的泰式餐厅,一般来说也不过一人五百块就能解决,李师翊付帐的时候从皮包掏出六张蓝色纸钞,也就是说他们两个人共吃了差不多是别人十二倍的东西,对此结帐的老闆满脸的不可置信,还有姑且不论份量,许多看到这一幕的人对于一个大男生给正妹掏客颇看不顺眼,对陈宗翰都报以愤怒的眼光。

无视无视,陈宗翰伸个懒腰,汽机车从眼前的马路僕僕而过。

「走吧,明天还有课」

李师翊才刚迈开步子,就发现陈宗翰突然站着没动,眼神锐利的看向某处。

陈宗翰这表情李师翊见过好几次,无一接着都会是超乎现实的恶战,可是这里是大马路呀?难道有人这幺大胆的在这里闹事?

「阿翰,怎幺了?」李师翊低声问道,几次的经验让她也进入备战状态,视线在人来人往之间穿巡,用感官去找寻现场的一点不和谐。

这是怎幺一回事?李师翊心想,照理来说应该不会有人再打她的主意,至少近期内不会有,那样的话,对方就是冲着陈宗翰来的?很有可能,毕竟陈宗翰得罪的人实在不少,看起来也很惹人嫌,这假设完全站得住脚,还是说是巧遇?也许某个或某些修练者或是异人也来这附近用餐,而且也是个像陈宗翰一样仇家满天下的笨蛋,两边同时提起警戒,这也未尝不可能。

在李师翊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陈宗翰已经锁定了目标,低声地对李师翊说:「跟着我,小心不要被发现」

进入人群,看这样子是陈宗翰发现对方而对方还没有感觉,陈宗翰用手摀着口鼻,似乎在让呼吸声变得更微弱,只要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不能在这里动手,陈宗翰尾随了上去。

李师翊看陈宗翰的样子似乎并不如何紧张,幽泉也还在书包内,也没有支开她,对于战斗这方面李师翊基本上是很相信陈宗翰的判断,所以也就是说对方并没有很危险。

到了一个距离之后陈宗翰放慢脚步,跟着前面的一男一女,手摸进口袋,李师翊打起精神尽量在不被发现的前提打量前面两人。

  • 名称:商鞅变法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57:3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