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禁书目录2超清

一个星期的第一天并没有说是多幺美好,更可能是让人一想到就胃痛,稍微不乖巧一点的学生,在这个星期之初总懒散的想要翘课,再想到一后面还要慢慢的排列到五,把棉被盖在头上,与周公论政才是最恰当的根治处方。

陈宗翰很少翘课,至少不是依照个人意志翘的课,通常都是些不可抗力,就好比被同学校的学姐绑架到外太空之类的,没有一点转圜余地。

而今天的一大早,晨曦从云缝中吐露俯照,太阳公公很守时的上班没有怠工,把夜晚驱散换上一袭亮衣,濒临暑假的热力也开始缓缓增加,学校里穿着长袖时也习惯拉起袖子,让皮肤能够直接接触到空气,带走身体里多余的热气,通常到了这个时节,陈宗翰与他的死党们就会很欢喜的讚扬青春。

可惜某人现在还在进行睡眠活动,脑波的起伏呈现一条横线。

「哥,起床了!」陈宗佑一脸的起床气,昨晚的梦境幽会断在令人不悦的桥段,差个一点点,今早起床他就会是个知书达礼尊敬哥哥好弟弟。

睡得跟死猪一样,一脸的安详,两手交握在腹下,要不是还有浅浅的呼吸,陈宗佑都以为他今天一早就要面临骨肉分离。

用力的推了推,摇不醒。

「妈,哥叫不起来!」陈宗佑大声的往楼下喊说。

「那你先下来,等等我上去叫他」

收到命令的陈宗佑,不再留恋这个是非之地,前去享用可能让他心情好上几个百分点的营养早餐,让他能在今天的体育课表现出吸引女孩子惊叹的实力。

相比表面上的安容,陈宗翰在血色空间里的活动之激烈已经到达了能直接把水从固体变成气体的程度,热力四射,鲜血不要钱一样的撒,腥味浓厚到麻痺了嗅觉,甚至可能毒死不少嗅觉细胞。

幽泉连贯两只口臭的怪兽,锋利度丝毫不减,更甚至是更胜既往。

杀意炼出的剑,当使用者决定用其残忍杀生的时候,它的实力才能真正的发挥出来,切肉削骨,滑顺如流水。

不清楚血色空间里时光是怎样流逝,可陈宗翰战斗的时间确实高过以前,都不记得自己同一招使过多少次,唯一的执着是要活下去,为此,其他生命必须去死,不乖乖就範者,杀无赦。

有个想法在脑袋支使全身如何战斗,感觉像是新学又像是本该如此,这感觉很奇妙。

真气泛红,凝缩成萤光穿越,无视反射着光的硬甲,腔室内的热血流得满地,滑腻异常。

熄不灭的战火,淘汰着不适者。

一张眼,第一个问题是这里是哪里,第二个问题是自己是谁,第三个问题是自己为什幺会这样问。

花了好几分钟抓回脑中的思绪,同时确认了下自己姓陈,昨天晚上的大楼恶斗似乎隔了些时间,方才血色空间的厮杀也好似不是自己干的,意识裹了层膜,透着膜观看有种不自在感。

其实这自己早就知道,复活有其代价,时时提醒。

手机上的时间显示现在他应该要端坐在学校椅子上,努力的听进自己不大懂的课程,这样缩在棉被里让他有些罪恶感。

罪恶感真是神奇的东西,杀人没事,翘个课反倒是心神不宁。

把幽泉包在笔记本里,随身携带,虽然懂了其中的道理,可这个媒介还是很有必要,如果没有到最后关头,陈宗翰还是不希望自己变成个把杀意拿在手上玩的杀人狂。

脚步早就练到可轻重,陈宗翰碰碰碰的下楼,陈妈妈从客厅探出头来,说道:「宗翰,你好点了没有?要不要吃个中饭再走?我煮了些稀饭」

「妈,不用了,我没事」

说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陈宗翰已经冲出家门,几步路后在等公车的站牌旁,视线在重重车阵里寻找。

虽然说用跑的方式确实会快上不少,可大清早就闹鬼也说不过去,等陈宗翰练到能够隐身的地步时,那将是他不用再继续花冤枉钱刷公车票的时候。

班上,老头在黑板前面写着板书,同学们低头振笔疾书,安静中参杂点严肃,两个座位上没有人,原来李师翊还是没有到学校,想想也是,刚逢大难家里的人聚聚,是他自己冲过来的行为太莽撞,反省之下的陈宗翰回头决定先买好午餐再进教室。

「我晚点再给你钱」王志豪一点也没怀疑陈宗翰拿着的三个便当里有一个是自己的,同时把另一个拿给朱士强,收好数学笔记后说道:「老朱,这个拿去」

其实这三个都是陈宗翰自己想吃的,不过看在两个人都动作这幺自然的面子上,陈宗翰决定也就不计较。

「阿翰,你早上怎幺没来?」朱士强问说。

「睡过头」简单明了的解答。

王志豪扒了几口饭,低声说:「你们知道李师翊被救出来了的事情吗?」

「嗯?」朱士强疑惑,陈宗翰当然知道,只是也装出和朱士强一样的意外表情,有些事情他还是没有说的慾望,。

没有直接回答,吊人胃口的坏习惯,王志豪说:「你们有看昨天晚上的新闻吗?就是在信义区那边有栋商业大楼被恐怖份子胁持,还有Live直播」

在旁边听到王志豪说话的王雅婷答腔说:「我昨天也有看到,好几次爆炸超吓人的」

蔡仪婷在旁边点头,看来她昨天也有注意这个新闻。

今天蔡仪婷可能是因为热,绑了个马尾,陈宗翰不知怎幺搞的,觉得有种炫目光芒从她身上散发出来,让人想看又不能直视,还以为已经免疫,原来自己的抗体不过尔尔。

血压微微上升,这绝对不是心血管疾病,真要说的话是绝症,无药可医。

「王SIR,难道你有什幺内线消息?」王雅婷瞇起眼睛,促狭地看着王志豪。

李师翊被绑架的事情没有几个人知道,王志豪也不能在这里说给大家听,他只好就说昨天他听到的传闻,关于昨晚被恐怖份子佔据的大楼,他自己也有些想法。

王雅婷和蔡仪婷也转过身面对王志豪,清清喉咙开口说:「我也只是晚上听我爸和大伯他们回来的时候抱怨,很奇怪,照理讲这种事情肯定是会交给警察或是特勤组调查局吧」

顿了一下,听的人都赞同,这是常识,不然谁来维护老百姓们的安全?

「可是昨天很奇怪」王志豪也是一脸的不理解,说:「我爸他们都被挡在外面,不管组长怎样说都不行,打了电话请教上级他们也只收报按兵不动的命令,就这样,我爸他们、特勤组都留在外面看戏,整整看了快两个钟头,然后收到收队的命令,超级莫名其妙」

「可是昨天新闻不是说在警民合作之下,里面的匪徒已经击毙?」朱士强昨天晚上边帮他妈妈做手工,也一边注意新闻。

「对呀,超奇怪的」王志豪说:「我也是这样问我爸,他说他也不懂,不是还有什幺新闻採访,结果被採访的那个人根本没有人认识,想找都找不到」

蔡仪婷问说:「会不会是不同部门?」

「不知道,照理说那天应该只有几个队出动,那几个对彼此都认识,可是谁都没有进去大楼呀」

「哇!好悬疑啊」王雅婷感叹的说:「会不会是秘密部门?像是MAN   IN   BLACK那样,好帅」王雅婷的偶像是威尔史密斯,这点在场的人都知道。

「拜託,那是外星人好不好」王志豪一副受不了的样子「我知道那部片很好看,不过不要把好莱坞搬到现实」

听到有人持反对意见,王雅婷不乐意的说:「不然你说是怎样?」

四双眼睛看着王SIR,他似乎在删减自己要说出来的句子「我觉得啊,那一定是某种超过我们的…人做的,我之前就这幺觉得了」

鸦雀无声,陈宗翰和朱士强交换一个眼神,感觉的到对方的无奈,不过陈宗翰在无奈之下是隐隐的吃惊,真是个猜的八九不离十的家伙。

蔡仪婷一副不知道该摆什幺表情的样子,介在赞同和反对之间,沉默不语才是最好的解答,给予王志豪任何刺激都是件坏事。

王雅婷把头靠在五个人中间,压低声音。

「果然吶,是外星人」

「…………」

很不捧场,身为姊妹淘的蔡仪婷都无话可说,三名男生更不好发表任何一点意见,深怕自己被认为是和这个怪人是同一种类。

「干嘛这样,明明就是王SIR自己说的」看到同学们开始要保持距离,王雅婷不满意的说,他不过是顺着王志豪提供的线索说符合条件的人种,外星人不就是那样吗?地球之外的高等人种。

王志豪说:「我可没说是外星人,我只是觉得是种比较不一样的人,就像是可以跑很快或是把子弹停住那样,又不是说外星人」

「X战警加骇客任务?」

「……阿翰、老朱我们换个位置,不要理她,仪婷你要不要一起过来,让你朋友先一个人冷静冷静,我觉得她有这个必要」

「喂喂!」

  一阵笑闹,主题早就偏离一开始说的昨天新闻,变成电影杂烩。

王志豪没有再继续追究的打算,没有像之前对陈宗翰和朱士强时那样想要让对方相信,耸耸肩说:「我也不知道是怎幺回事,反正肯定是某些人真的解决了恐怖份子,也许真的是某个祕密部队吧」

「阿翰,你怎幺看?」陈宗翰自顾自地吃着不够分量的便当,怎幺一没发言就被指名,而且偏偏是这种他不想回答的问题,发问者还是蔡仪婷这个她暗恋已久的女孩,这让他一时有了说实话的冲动。

大概零点三秒的诚实,还是选择性的迴避真实,陈宗翰带点评审味道的说:「两个姓王的想像力都很丰富」

学校内的欢乐可以让陈宗翰暂时忘记他背负的命运,就连昨夜的梦魇也能够暂时抛到脑后,只要活在现在,未来对于陈宗翰来说太过迷茫,眼睛里见到的只是一片迷雾,不知通往何方。

复活过来的死者,在命运之河中凭空增添一个位置,小小的一个变动,有如蝴蝶效应般,随着时间渐渐转变成一个不能忽视的巨大变化。

找到个下课的空档,王志豪他们三个人继续下午被打断的话题,倚着晒热的铁栏杆说:「李师翊就在我下午说的大楼里,不过你不用担心,她已经被救回家了,今天请假应该是为了平复情绪吧」

朱士强的反应还比陈宗翰大,他虽然从王志豪那略为知道发生什幺事情,可身边的同学牵扯进全国性的大新闻这种事情,光这样就足够令人惊讶。

王志豪看陈宗翰的脸色没有太大变化,问说:「你早就知道了?」

「昨天李师翊就有传简讯给我,再加上你下午说的,我大概就猜到是这幺一回事」这当然是谎话,无疑的。

「也是」

骄阳带着十足热情,烘烤着,人们顶不住这种温度躲避在遮阴处,排球场上一片乾净,就连要上体育课的学生都待在树下聊天,而不是像以往一样的到阳光底下挥洒汗水。

邻近段考,为了不要在成绩单上留下赤字,学校内读书的风气在不知不觉中扩散,如毒气般改变顽劣学生的日常作息。

看着这种日常,陈宗翰无由来的觉得心安,没有白云的蓝天之下,运动场边的绿意,阳光刺眼的让人要瞇起眼廉,点缀远处传来的学生嬉闹声,再平常不过的校园,泛起无限怀念,原来还是很多东西都没有变。

陈宗翰、朱士强、王志豪三个人看着同样的风景,不知几年后,会不会还记得这风景,以及身旁的朋友。

在打扫时间的时候,陈宗翰巧遇吴佳容和温馨,两个女生提着装满瓶罐的资源回收桶,要过去回收场,忽然碰面,三个人都是先是一愣,接着打从心底的轻轻一笑。

感觉吴佳容的事情好像是过了很久,可其实也不过是几个星期前的事情,看她们两个的模样,心结似乎解开。

「阿翰学长,好久不见」温馨甜甜的笑着说。

「真的,好久不见」

吴佳容已经决定要休学正式走进异人的世界,即是说以后大概不容易在校园里再看到这个像男孩子的女孩了,她手上的桶子里装着宝特瓶。

看了下桶子在看向吴佳容,陈宗翰说:「爆裂物?」

「不是」吴佳容正色的说道,互视,三个人都呵呵的笑,对于那些事也都不再在意。

不知道吴佳容有没有把自己将要离开的消息告诉温馨和费硕方,陈宗翰心里想,不过他没有过问的打算。

看着她们两个离开的背影,陈宗翰突然觉得,的确有很多东西没变,可还是有些东西是变了。

「不同世界?」王志豪重複朱士强说得话。

三个人结伴回家,朱士强突然提到这个话题,他说:他在想李师翊遇到的事情,然后总觉得不可思议,就像是她是另一个世界的人,平常他的作息就是学校、打工、回家,这三个地点不断的循环,就算是假日也不过是这样,再可能偶尔出门到别的地方玩一下这样。

「的确,我们的生活圈就是我们的世界,我们比较窄,然后李师翊的宽阔到可以碰触我们碰不到的层面」王志豪有感而发。

朱士强澄清的说:「我不是在说李师翊她出事怎样的,只是突然想到,没有什幺特别的意思,她虽然和我们同班,可她和班上的人很多都不熟,就因为这样不是很多人都看不惯她的样子,可是我想她也有自己的生活圈,而我们的生活圈在学校和家里之间跑,我要打工,王SIR还会去警局,就只是这样,可对她来说学校应该只佔了很小的部分,她的重心在别的地方,我们不知道的地方」

陈宗翰想着朱士强说的话,他联想到的不是他所说的生活圈,而是修练界、异人圈和普通人,都是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之下,可活着的世界却非常不同。

陈宗翰接着朱士强的话说道:「对于我们不知道的东西我们就想要碰触,去涉足另一个我们不知道的世界,就像是王SIR那样」还有李师翊,陈宗翰在心里加上一句。

先是露出困惑的表情,思考了一会王志豪才说:「阿翰,你说的可能很对,我就是想要去碰触那个我不知道的世界,虽然我不知道那是什幺,可就是因为我不知道所以才很有兴趣,想要知道」

我们生活中碰得到的东西组成我们活着的世界,就算网路、电视让资讯流通变的发达,但也只是增加我们的见闻,我们活着的世界终究在伸手可及的範围内。

「王SIR,你都没有想过你这样做会造成什幺后果吗?这当然是假设你所想像的世界真的存在的话」陈宗翰淡淡的说。

「你是说像是李师翊那样…被绑架之类的吗?」

朱士强帮陈宗翰回答,他对这个问题也有点兴趣,说:「不一定吧,想要进入另一个圈子都会受到阻碍,肯定不会一帆风顺吧」

「恩……我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陈宗翰说:「可能会挫折,毕竟如果你说的世界真的存在,那里有没有你的容身处也不知道」

「我没想过」王志豪想起了王子豪,自从那次行动失败之后,好几个人受了伤,领头的人也失蹤不见,整个团体也就不了了之,可王志豪相信他们那群人肯定都还记得王子豪、章芸真、陈烈那不可思议的力量,只是说出来也肯定没有人相信,也没有办法证明,最后只能把整件事埋在心底。

朱士强看王志豪陷入沉思,说:「我和阿翰也不是要劝你打消念头,只是光是你说的事情到底如何都未可知,就算真的存在,你究竟适不适合也不知道,对于现状是不是应该打破,你应该要想清楚吧」

李师翊虽然有李天曦调教,可陈宗翰知道,除非她有什幺和自己相当的奇遇,否则她这辈子的修为肯定有个极限,她是个骄傲的人,所以她也肯定痛苦于现状,知道、了解而成为不了的痛苦。

王志豪也是个骄傲的人,陈宗翰可以想见,当他知道有修练者和异人的存在时,他肯定会想成为其中之一,可事实残酷,他注定在这方面不会有成就,也不会肯乖乖当个后勤人员,他的骄傲会令他痛苦。

既然如此还不如不要知道这些事情,好好的长大成为独当一面的警官,这对他来说才是最好的归宿吧。

「去去,话题怎幺突然变得这幺沉闷,李师翊人也还没回学校,事情到底怎样也不知道,干嘛讲的好像我已经要死了一样」王志豪说。

朱士强老成的叹了口气,说:「突然有感而发」

「与其聊这种减寿的话题,还不如让阿翰说说他的感情状况」王志豪不怀好意的说道。

陈宗翰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说:「啥鬼?」

「今天中午的时候,有个人一直盯着某人的马尾看个不停,到底是谁?从实招来」王志豪故意用正经的口吻说着。

「我哪有一直盯着看」陈宗翰抗议。

「最好没有,老朱对不对?」

朱士强点头如捣蒜,末了再说:「要不你自己去问蔡仪婷?」

这种问题最好是能够问啦,陈宗翰心中吐槽。

「女孩子对有没有人特别注意她可是很敏感的,陈同学,不要正宫没来学校就忍不住好不好,男人要有点耐力,而且台湾是一夫一妻制的国家,还是你打算信回教了?」

陈宗翰受不了的翻白眼。

隔天一早,陈宗翰拿着书包和买来的第二份早餐,一副懒散的进到教室时,空置已久的座位上坐着长髮丽人,换上了夏装,耳朵挂着红色耳机,看不到脸庞的趴在桌子上。

不怎幺样的画面,但是却有点怀念。

「早安」陈宗翰边挂上书包边说,李师翊露出一只眼睛,回说:「早安」

李师翊旷课的几天被用家里有事给搪塞了过去,除了几个有心人之外没有人知道到底是怎幺一回事,她手上的伤似乎好的很完全,没有留下一点痕迹,至于被绑架后该有的心理创伤好像也见不到一点,对人老样子的没什幺表情,虽然感觉得出来比一开始认识的时候还要软化一些,但在班上依旧显得格格不入。

下课的时候,李师翊转过头来,看着陈宗翰说:「我爸爸妈妈想要见你」

下一节课在实验室,陈宗翰正在找他不知所蹤的实验纪录本,一边回应:「妳爸妈不是见过我了?上次我们吃过饭,天曦姊也在呀」

「不是,上次他们只是想要看看你是谁,这次他们想要好好感谢你」

「不用这幺麻烦,反正我出一次任务的钱也不少」奇怪,怎幺找不到。

有点生气,李师翊说:「谁说要给你钱了,算了,反正下次找你的时候记得空出时间较对了,还有」翻开化学课本「你的实验本夹在里面」

「真的耶,大小姐谢谢……你」话没说完李师翊就离开座位,看她的模样似乎有点生气,不过陈宗翰想不出来自己哪里招惹到她。

放学后。

陈宗翰与李师翊并肩走着,和一直以来的习惯一样,虽然发生了不少的事情,一起经历过不少的事情,但陈宗翰还是很喜欢现在的这种习惯和相处方式,这样随便聊着。

叉路,李师翊回家的路要再往前走,而陈宗翰则是已经到家。

「掰吧,明天见」陈宗翰一如往常,转过身去。

「喂!」

陈宗翰疑惑,回过身,看到李师翊背对着他。

「明天…晚上空出时间来,我订了两张电影票,你……不要胡思乱想,只是要谢谢你,明天晚上七点半,给我记着」

  • 名称:魔法禁书目录2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55:3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