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天体超清

对于一个十多岁的少年而言,传承、历史这些词彙都太遥远,他们的生命就是这十几年所累积起来的全部,完全属于自己,未来是场展望之旅,世界运行的规律与他们没有关係,他们不成熟又任性,有着成熟之外的热情,不愿顺从潮流,想要打破这世界的规矩。

肖乾的眼神与陈宗翰的眼神绝对不同,一个在重重磨砺中看穿了世道,学会了放下与妥协,理解到世界上有着自己一辈子也抵达不了的彼岸,一个在世间之初準备迎接一场又一场的战斗,满心憧憬,认为世界上没有跨不过去的关口,有着足以弥补修为的热情自信。

比之普通的年轻一辈,陈宗翰的遭遇更多舛迂迴,这造就他与众不同的气质个性。

他的体内有着另一个他,他年轻气盛却又沉重冷静,他的剑法娴熟狠辣又不失新意,他有着年轻人会有的热情积极,同时间也具有成熟者的细心熟练,由于平凡所以他更能去接受所有外力刺激,整合出现在这个他。

当然的,两边不该相容的性质应要是凑在一起的下场就是不稳定,世上没有两全其美,两个灵魂彼此交融有好处自然也有弊端。

肖家是个极为隐密却又庞大悠久的组织,就和修练者存在于世一样,是个无法公开的秘辛。

对于一些不算太秘密的事情肖乾都乐意拿出来说说,就和大多数的老人相同,和个孙子辈的人聊聊总是件乐事,又可能陈宗翰是个好听众,特别得长辈缘。

我们总以为世界本该是我们眼睛看到的样子,殊不知我们的现在是多少前人努力拚死拚活才打出来的乐土,失去了这个脉络,如何能够去往下走?

肖乾的年纪足够让他知道许多肖家发生过的事情,与其他世家的斗争、与邪派人士的战争、每个时代的风云人物……很多很多被这代人给忽略的大事都谨记在生处于那年代的人们心中,也许有趣、或许悲伤,那些都是过去的事情,也都影响着现在。

陈宗翰乐得吃早餐的时候还有人跟他讲故事,肖乾也乐得打开话夹子,已经很久没有这个机会能跟晚辈讲些过去,提提当年。

肖乾是名术士,和他隔壁邻居相同,也是个杰出的炼丹好手,隔壁的乔仲也一样,与之不同的是他不修炼丹常用的内火,而是不太具伤害性的结界法阵与符禄誊写。

小虎是个称职的陪客,默不作声的用着不符合胃袋容量的大餐,饭饱之后打了个嗝,窝起来身子露出双眼,竖起耳朵。

在绿树蓝天中来场愉快的谈话,兼具成长与趣味,反正行程表上也没有指定项目,陈宗翰更是宁可懒散的鬆弛老是紧绷的神经。

不得不说,虽然陈宗翰十几年来的异性缘不怎幺样,可长辈缘倒是不差,也许也和他比较早熟的心智有点关係。

都要忘记自己之所以会身处在肖乾的院子里是由于某个人的灾难,桌上的摆置物由早点的包子类置换成糕饼类的点心,头顶上应该不是太阳的某颗发热恆星也藉由某颗不是地球的行星自转而转移了角度,光合作用基于阳光充足而加剧,清新的空气里混着泥土味,说不定可以批发到满是废气的都市赚上一笔。

话题兜了好大的时光轴又回到现在,回到不久前被踩死的那株植物上,双心株之名就说明了其特性,双心。

虽然没有逆天改命、起死回生的威力,但是的确拥有极强的续命能力,双心之意便是如替换一个崭新的心一样,对于近心脉区域的内伤和稳定心神有着奇效,辅以几种一样罕见的天才地宝,进而炼製出『回心丹』,在它三千年前出现方子后就拯救过不少心魔缠身和心脉受损的修练者,可其炼製难度也令无数炼丹师把它摆成一个里程碑,是一个征服目标。

光是要蒐集齐方子里的每个项目,就已经是旷日废时,炼製的难度又高的不能有丝毫鬆懈,对于求高求精的炼丹师而言实在是个此生必要炼製一次的丹药。

不过这梦想被陈宗翰给应声打碎,听到这里,陈宗翰感到无限汗颜,别人等了一辈子的梦想就这样被自己给一脚踏死,换位思考,如果陈宗翰站在乔仲的位置,自己的脑袋迴路恐怕立即性的反射,一剑劈死那个小王八蛋,让对方与自己逝去的梦想殉葬。

望向与隔壁相连的大洞,想起当时对方手上威力超卓的火球,陈宗翰再次嗅到空气中还残留的焦味。

「还有什幺方法可以补救吗?」陈宗翰问说:「双心株要到哪里才找的到?」

听得出来陈宗翰想要赔罪的诚意,肖乾说:「双心株并不是容易取得之物,老实说,我也不清楚他是哪里来的种子,这问题你来是得当面问他才行」

回想对方愤怒的差点做掉自己的场面,陈宗翰不自觉的感到些许寒意,有种故意去踩对方地雷的感觉,再一个爆发自己就真的会结束连个女朋友都没交过的悲惨一生。

「别担心,我陪你去」

这真是令人放心,陈宗翰宽慰的微笑,也为自己抬不上檯面的修为暗自掉下一颗眼泪。

两个人的模样像是打破别人家窗户后被带回来谢罪的小孩及其父亲,背影很有这个味道,差别在于严重程度以及身分的真实性上。

「老仲,你收拾好了吗?」肖乾宛若走在自家庭院的在别人还有着战斗痕迹的院子里到处走看,被渡狐给烧成焦黑色的泥地花草丧失了生命力,在一片翠绿色里格外刺目。

不单是双心株,陈宗翰越看越是心虚,之前由于走得匆忙没有留意,眼前的肆虐程度实在高得令他承担不起,由双心株的罕见性去推估院子里的其他花花草的价值,绝对是把陈宗翰当了都换不来的高价。

对此陈宗翰小声地询问蹲在一丛半毁像野果树丛前的肖乾,他回答说:「你放心,其他的加一加也还没有双心株珍贵,很多在我或是其他人那边都还种不少」

陈宗翰由他们刚才的聊天得知,他们是一大早去参加睦邻大会,住在附近的人家都跑过去谈天、泡茶、交换心得,也因此陈宗翰才会一路上什幺阻挠也没碰到的迷路到这来,而且要不是乔仲和别人起了矛盾愤而提早回家,肖乾也陪他回来,否则他们和渡狐可能还有得打。

呜~

渡狐发出叫唤声,没有敌意,从屋里打个招呼,灵活的跑了出来。

整体来说渡狐的卖相比起小虎还要来的惹人怜爱的多,柔顺的皮毛和可爱的扮相,虽然身体大小有一台车大这一点扣了几分,可他在狐狸身分上增添兔子造型这点又把分数给补了回来。

要比喻的话,小虎就像台大家都听过但又不是很懂的哈雷机车,渡狐则是造型人见人爱,可接受度很高的BMW,陈宗翰如是想着。

吼~

呜~

二重奏?还有小虎你怎幺学猫叫了?陈宗翰脑中闪过这两个问号,还来不及开口就看到跟随在渡狐尾巴后面的乔仲,以及他看到陈宗翰时不善的脸色。

吞了吞口水,橘黄色的火焰似乎在烤着他略乾的喉咙。

「还有什幺事情吗?」

陈宗翰留意到乔仲的头髮不如肖乾的一片乌黑,有着些许发白,直观的年纪也不如肖乾年轻,虽然他们两个实际上是同年。

肖乾帮陈宗翰打破僵局,对着乔仲说:「这是阿翰,就是这位一不小心毁了你宝贝双心株的小少年,我刚才和他好好的聊了一下,知道他也不是有意为之,为此他想要补偿你的损失,所以你就看看你有没有什幺需要帮忙或是能补救的地方吧」

乔仲没说话,只是把眼神对向陈宗翰,后者连忙躬身,说:「对不起,我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我很抱歉,有什幺可以弥补你的事情请尽管提出,虽然我修为不高,不过有任何事情都请交给我」

乔仲先是盯着陈宗翰的表情看了一会,然后环视自己出现不少瑕疵的庭院。

没说话。

等了好一会儿才等到乔仲开口,他的语有种压抑的平淡,既没有太多火气也没有像肖乾一般热络,

「首先,你帮我把庭院回复成原状,第二,双心株的事情不会就这幺算了,你必须帮我找回它,我不管你用什幺方法,在我有生之年我要看到它出现在我面前,而且……」

视线穿透陈宗翰,就和肖乾看他的眼神很类似,陈宗翰有种被针刺穿的错觉。

「你这个年纪有这种修为,你以后的前程肯定不差,所以即便你赔不了我双心株,你只需要答应我,只要你在肖家的一天,你就会照顾我的子孙」

第一项与第二项要求都在陈宗翰的意料之内,至于替代方案则是真的没想过对方会有这种想法,一时间没有办法答覆。

听到自己的老友提出这样的要求,肖乾只是摸着光滑的下巴,若有所思。

不愧是活了超过一百年的狡猾老人,过了愤怒之后的第一个时间点想到的是如何把握住这次的事情,双心株固然可贵,但如果有一个强者能够守护自己的家族那自然是更好,比起双心株,那获得更大的好处。

陈宗翰这个少年现在的实力固然还不足够,但是以他这种年纪就有如斯修为来看,再给他几年的时间成长,肯定能够站上修练界的极道强者行列,这笔买卖,怎幺看都是乔仲赚到。

因此乔仲的想法很简单,以他的年纪再过个几年便会归西,如果对方能够还出双心株完成他的心愿他自然高兴,如果办不到,在他死后他的子孙也有个欠下自己人情的强者守护,更是多了层保障。

其实就和所有看好陈宗翰的人一样,他们看到的都不是现下陈宗翰的本事,而是他往后的未来潜力,在这点上,全修练界没有几个人比得上。

也许,今天的事情是场冥冥中注定,乔仲在缓下火气之后有了这种想法,失去双心株也就变得没太心疼。

陈宗翰想的自然不会有这幺多,只是单纯认为对方是怕自己还不回双心株拿自己的劳力偿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答应就是欠下一笔时限是一辈子的人情。

「好,没问题」

陈宗翰回答说道。

乔仲的脸色和缓下来,现在还看不出益处,但是在往后这个许诺带来的后果也许会超乎了他的想像。

肖乾没有说话,他并不认为乔仲与陈宗翰的承诺有损害到任何一方,他并不认为陈宗翰有再找到一株双心株的机会,那机率太小,自己这辈子也只看过两次,一次在隔壁邻居的庭院,一次在华山的山岭深处,不过如果他有机会结识其他的炼丹师,说不定也能取到。

谁知道呢,对一个少年来说,什幺事情都有可能。

渡狐也与小虎握手言和,一狐一虎,只有声符不同的两只精怪级别兽类,不再充满敌意的针锋相对,彼此嗅一嗅、点个头,记住对方不再是自己的敌人。

开始整理庭院,这并不是一般人想的粗活,力量大在这里毫无用武之地,需要的是细腻的手法技巧,在这方面陈宗翰至少因为剑法不俗,手腕巧妙,但也只是这样,依然笨手笨脚的被乔仲骂得狗血淋头。

「停住!那边不能踩,你没看到那你有幼苗吗?」

「要从根部拿,你是想要它们死吗?」

「那个茎上面有毒,沾到的话少说要废掉一只手」

「……」

什幺也不能碰,什幺也不好动,站着还被嫌挡路,陈宗翰充分体会到自己的孤立无援,以及一个小职员刚去大公司的那种悲惨感受。

就连小虎都在渡狐的指导下复原着草皮上的黑灰,牠们先是刮除然后在从屋子边的培育苗圃上移来栽种,看到这充满劳动精神的一幕,陈宗翰为自己连只老虎都比不上而感到悲哀。

「愣着做什幺,过来把这些搬过去」

「好!」

忘记是谁说过,劳动会让人感到自由,陈宗翰抹了抹头上的汗与手上的土,想起这幺一句话。

平常就算是练剑跑步也留不出什幺汗水,在这庭院忙了几下之后反倒是产生了疲劳感,就和农人辛勤的洒种耕种般,弯下腰来劳动比起平常一个人练剑打坐还要感到充实,一直生活在都市里的陈宗翰就连泥土地都没踩过多少次,这次的田园行如果不算上开头也是个不差的活动。

乔仲与肖乾在于植栽、炼丹、草本方面都有很深的认识,两个人不时地交换意见,研究某株植物可以如何炼製、什幺环境下可以产生更好的效果。

蓝天中没有白云,灼热的光线直接入侵陈宗翰的背脊,骚热。

手机留在房间,这里也没有其他可以指明时间的装置,就连古代常用的石晷也没见到半个,不敢去打扰乔仲与肖乾的热烈谈话,听起来他们对于一种名为黄蕨的药用植物有着不同看法,正在互相交换看法。

转过头,渡狐与小虎身上都沾到些泥土,偷懒得躲在树下打盹。

问牠们两只的意义并不大,陈宗翰只好继续认命地用铲子挖洞,挖到一个深度后拿旁边的铁捲尺测量,根据乔仲的要求每个洞必须是五十五公分深,不能多不能少。

空气清新,沁入脾肺有种森林浴会有的凉意,陈宗翰动作的同时也在体内慢慢熬煮真气,这个祥和的地方对于他长期凛冽的意念很有和缓的帮助,就像是让陈宗翰一直批挂着的铠甲稍微放鬆,让身心得到极好的休息。

挖好洞,陈宗翰把铲子丢在一边,确认自己不会压到任何东西后,坐在草地上。

引来灌溉用的小溪流发出潺潺的声音,习习清风拂弯绿草,花叶被挑动。

如诗如画,如田园诗的恬适闲悠,如山水画的几笔苍劲,身为此中人,只觉得连心都空灵了起来。

光是待在这里一个早上就有这种效果,多待几天是不是就会像肖乾他们一样不肯入世,喜欢上这种闲云野鹤的生活。

修练是顺天也是逆天,顺天在于修练法取道于自然中的万物万法,世间所有道皆出自于世界的某个部分,逆天则是顺应天道后的最后一步,破开天道,超脱出这世界走到另一片天地。

能走到最后的只有寥寥几人,绝大多数的修练者大部分的时间都在用各自的方法窥探天机,与天地合一去感受这世界的隐隐脉动,人类也是这个世界的产物,也因此可以察觉到天地间的低语,每个色彩的变幻,在事物之后的每一分感情。

道便是一切的提升,没有固定的型态,没有一定的规矩,道就是道。

中午之后陈宗翰还是继续着他的回复大业,创造果然是比破坏还要来的辛苦,陈宗翰在心中约定自己以后不能在肆意破坏。

午餐是中国菜外带,走的是四川的辣口味,好像是因为乔仲是四川人,特别喜欢吃辣,整桌的菜都红通通,就连白饭也是和辣椒一起烹煮出来,入口就是窜上脑门的辣。

小虎受不了的抓起茶壶猛灌水,然后褐色茶水从尖牙的缝隙流了个满桌。

这让一口一口细细品尝的乔仲讥说:「这点辣都怕,真是没用」

渡狐明显受过专业调教,对于饭菜上面的红色调味料视若无睹,令人怀疑牠舌头上的味觉是否失灵,不过辣味是痛觉这一点早就经过证明,换句话说牠的舌头已经痛觉免疫。

陈宗翰与肖乾这两个正常人类代表,只是默默的减量用餐,避免自己因为胃部抽筋送医,那实在太丢面子。

下午的时候三人两兽依然在庭院里做事,中间有几个人来找过乔仲他们,听起来似乎是来求些什幺,只是无一都在门口就被打了回票。

看向在溪水边清理杂草的渡狐,陈宗翰想起了那惊人的黄色火焰,转过头问乔仲说:「乔先生……」

「叫我乔老,什幺先生不先生的」

陈宗翰赶紧改口,对方的脾气可没肖乾那幺好,一个忍不住又送来个煌炎火球,他说:「乔老,渡狐的火焰为什幺是黄色的?好像和平常见到的不一样」

乔仲抬起头,陈宗翰觉得自己好像被瞪了一眼,乔仲说:「谁规定火焰不能是黄色的?红色只是最早发现的颜色,是最基本的颜色,瓦斯烧出来的蓝色,鬼火是惨绿色,黄色的火焰有什幺稀奇的」

总觉得对方是在骂自己没见识的同时也在帮自己解惑,口气不是很好,但他人就是这样陈宗翰也莫可奈何。

「橘黄色是煌炎的颜色,乔老擅长煌炎术,渡狐也是,煌炎比起普通法术凝出来的火焰还要强上几分,不过这也不是绝对,颜色只能当作参考,你以后遇到敌人也不能看到对方的火焰是红色就轻视对方,切记了」肖乾一边坐着手上的工作一边说,然后起身从被烧出来的洞口回到他家,说:「我拿点东西」

「受教了」陈宗翰回说:「那有火焰是黑色的吗?」

乔仲止了下动作,然后说:「黑色不管是在哪个方面代表的都是禁忌与不祥,我没见过黑色的火焰,在我当初学习煌炎术的时候,我也问过师父这个问题,他说黑色是罪恶的颜色,黑色的火焰是为了燃烧罪恶而存在,历史上有人得到过这项秘术,但是那个人最后的死法很凄惨,黑色火焰燃烧的不仅是敌人,更是术士自己,最后他被自己的火焰给烧死,连灰都不剩,灵魂也消灭,完完全全的消失,从此之后这项秘术也就被封印,禁止任何人修习」

放下手上的铲子,摊开自己的双手,陈宗翰感觉到的不是恐惧,而是无常。

「你干嘛问这种问题?」乔仲用怪异的眼神看向陈宗翰。

「好奇问问」

默不作声,肖乾不在陈宗翰与乔仲的关係又不如何的好,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小虎打个喷嚏,弄掉黏在鼻子上的花粉。

「对了,乔老,我还不知道要怎样才找的到双心株,之前您是怎幺找来的?」

手上的工作没有停,乔仲说:「那是在二十年前,我和几个家伙运气好,在我老家那找到一棵枯萎了的双心株,上面有三棵种子,我们刚好一人一颗,其中一个好像高价把它卖了,一个种了却没有发芽,我看他连泥土成分都没搞懂,我种的是发了芽,可是却被一个死小孩一脚踩死」

狠狠的瞪着陈宗翰,几乎是想用眼神去杀死他。

不妙,陈宗翰心想,一讲到这自己的生命就堪虑。

「那我还不知道您的后代是谁,就算要我照顾他们,我也得事先知道他们的模样吧」

「这倒实际,难得你也有除了搞破坏之外的想法」乔仲就算是讚美也非得损一下对方,说:「我的儿子年纪也不小,应该是不用你来照顾,我担心的是我的孙子,你也晓得,那种年纪的孩子做事总是让人不放心」

陈宗翰只能点头。

「我下次介绍你们认识,我有一个孙子、一个外孙女,男的叫做肖傅群,女的叫做应泉,都是很乖的孩子,他们和你的年纪差不多,你们彼此认识一下也可以有个照应」

听到这两个名字,陈宗翰实在是无话可说。

世界还真是小,不,是肖家还真是小,亏它还是连绵数千年的古老世家,怎幺随便遇个人都能和前面遇到的有个血缘关係,是说自己和他们家太有缘?还是说整个肖家就是以这种裙带关係结合起来的?

「你认识他们?」看到陈宗翰怪异的表情,乔仲不禁问道。

不只是认识,还和其中一个打了一架,被另一个装熟逼问出一些隐私,陈宗翰心道。

  • 名称:混沌天体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50:3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