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狐仙女友超清

在地球上,每一秒钟都有人出生、有人死亡,就统计上的油墨数字,看不到背后每个生命的兴衰,唯有剔除掉简单又浅薄资料的帐面之后,才能够真正的去接收到其中的意义。

如果要简化一个人的一生,那也不过是一个由碳水化合物所构成的生物其从出生到死亡的过程,但是我们都知道,重点不是在起点与终点,而是在其中的过程,那个人做了什幺?遭遇了什幺?留下了什幺?改变了什幺?这些问号全部连结起来才是一个完整的人生。

每个人都是这样,但那并不是用来评价他的重要与否,那不是重点,任何人都会对某个人很重要,对于另一个人无关紧要,对于世界来说则是维持平稳的一份子。

只不过,有些人的存在则是在改变整个结构,他们是世界里的异端、是历史的推动者,他们有时候就如同蝴蝶振翅的小小影响,最后造成了整个世界的巨大转变,只是在那之前,他们都只是一个不起眼的一份子。

陈宗翰在每次从血色战场归来之后都会进入一种超脱的默观境界,一开始只是为了咀嚼这次的收穫,渐渐的,随着强度的增加,已经变成身体就像是被充了气的气球,自己必须改变气球的容量,以避免自身负荷不了。

越来越精粹的真气在身体气脉里流动,改造起肉体,提升上修为,渐渐的,不单是可度量的能力,就连记忆都变了,有些不是自己的影像参杂入其中。

平常的情况来说,是人们由所思所想进而改变行为,然后塑造出一个人,可是陈宗翰现在的情况却刚好相反,由一个灵魂内的人格影响起他的行为,接着渗透进他的思想,由上而下,由下而上,两边在互相较量着。

这次的战斗陈宗翰虽然没有控制不了心神而导致魔主重新降世,但在他酣战的时候,内心有一扇门,正被扣扣敲着,来者宛若洪水猛兽,正等着主人一个不留神闯进屋内,开始他的横扫肆虐。

从战场回来后的气息很暴戾、也很残忍,满满的都是令外人无法接触的扎人感,由心而生,被仇视者所深刻憎恶,为了苟延活下去,杀死他人的念头必须无比强烈才行,那种心念在入道者的心中被实质化,就连附近的空气都被感染得腥红冰冷。

以前只有大姊曾经见过这样的陈宗翰,可是这次的意外,令肖素子、肖逸、小虎都见到他隐瞒着的一面,那是两边都始料未及的。

消化了十几分钟,气息慢慢转淡,腥红色变的稀薄,几乎变回陈宗翰身上常见的无气息,也在心中反省完这一次的战斗,陈宗翰像是睡醒的张开眼睛。

「啊!」

被吓了一跳,眼前有三双眼睛用看着稀罕生物的面孔看着他。

「醒了?」肖逸的声音依旧乾瘪如昔,用打量着实验室内珍稀实验品的眼神注视着他,脸上的绷带透出药草味,这是以前他所没有的。

「嗯……」这阵仗看来有些不妙,陈宗翰看向自己点名的把关老虎,牠一点也没露出愧疚的意思,探出来的虎瞳也是充满了好奇。

「睡得舒服吗?」肖逸绷带掩盖着的笑容肯定不怀好意。

「嗯,还可以吧」

「阿翰,现在已经一点了,你有没有甚幺想要解释的?」肖素子问说,她的口气因为担心而显得有些不善。

「嗯……我睡过头了,我很抱歉翘掉早上的练习」

「还有?」肖素子手插着腰,难得的咄咄逼人,十足某种亲密女性的架式。

「很抱歉,让你带了早餐来我却没有吃」

「还有?」

「那个……不好意思让你无聊了一个早上,白跑了一趟」

「还有?」

陈宗翰抓抓头,说:「很抱歉让你照顾小虎,照顾了一个早上」

「吼?」怎幺扯到自己身上?小虎疑惑了。

「阿翰,你不要想岔开话题,这招今天没有用,你给我老实交代清楚」肖素子也不是第一天认识陈宗翰,知道对方只要碰到不愿讲的事情就会像现在这样极力装死,而且还会一脸无辜的模样。

「交代什幺?」陈宗翰用视线询问着肖逸和小虎,就好像肖素子是在无理取闹般。

面对陈宗翰益发无赖的表现,肖素子还是沉着的说:「那你告诉我,你刚才是怎幺回事?别跟我说你只是睡醒」

抢在陈宗翰把话题在搞走之前肖素子严肃地问说,陈宗翰看到肖素子参杂着七分担心与三分薄怒的表情,他知道自己是不能像平常那样搅和搅和混过去了,其实这一天也是迟早会到来的,如果这曝光发生在家里反而会更难解释,现在这情况已经不算是最糟。

「我的身体里有些小毛病」陈宗翰放弃嘻皮笑脸,说道。

「就是师母之前说的诅咒吗?」

「没错」陈宗翰点头应说。

「会怎幺样?」肖素子紧盯着陈宗翰,预防他有什幺眼神飘离。

陈宗翰在心里衡量,血色战场的事情自然没有说的必要,他反问说:「你们刚刚看到什幺?」

「你身上有一下出现又一下子癒合的伤口,还有你怎幺也叫不起来,自己醒来之后又很奇怪,不知道该怎幺说……」肖素子对于陈宗翰后来的表现有些难以形容。

「阿翰,你的样子和你平常差异很大,我甚至觉得那像是裂缝战场碰到的妖物,很具有压迫感」肖逸补充的说道,一针见血的形容出陈宗翰当时的样子。

「的确」肖素子点头,说:「不像是人类,那种氛围,比我曾经碰过的妖异都还要强烈」

「吼~」小虎直点头,看来他也这幺认为。

「换句话说,是说我是一个人形妖异吗?」陈宗翰这是真的无奈,虽然他们形容的也没有错,魔主给人的感觉就像是现在我们说的魔物类存在。

「有这幺一瞬间」肖素子问说:「是你说的诅咒的影响吗?」

「应该是」陈宗翰没有回答得没有很清楚,然后说:「我自己是没有太大的感觉,不过就像之前全宗前辈说过的,这是我拥有这实力的同时必须承担的代价」

肖素子当然还记得那次安倍道子碰触陈宗翰体内诅咒的情形,陈宗翰昏迷、安倍道子受到攻击,也由那次得知这个诅咒不同凡响,虽然无法得知确切的情形,但的确是危险又暂时无解。

肖逸还不知道是怎幺一回事,陈宗翰解释给他听。

「原来如此」肖逸是少数很早就知道陈宗翰身上一些秘密的人,两个人都有着生气死气上的困扰,也是个这个契机让他们有了联繫。

「阿翰,很久没有研究你的身体状况,等一下你过来我那边一趟,说不对也能针对你这次的异样找到一些解释」

「我和你们一起去」肖素子马上就提出要求,说道。

「素子可能会有些不方便」肖逸的语气显露出迟疑,意有所指的表达出陈宗翰与肖素子两个人的差异。

肖素子再想跟也无话可说,就好比男性在体检的时候友除了护士之外的女生在场也挺奇怪的,其实更重点的是肖素子自己也会觉得浑身不对劲。

虽然说并没有真的运动到身体,但是脑力和精神上的消耗,还是让食慾蠢蠢欲动,陈宗翰也不顾已经远远超过用早餐的时间,拿起冷掉的包子一个个接续的丢进嘴里,省略舌头上的味觉享受,直接就饱进胃里溶解成能量。

小虎由于陈宗翰的缘故没有午餐吃,再加上牠身无分文,所以他只好再去争夺陈宗翰手上的肉包。

「小虎,我等一下带你去吃饭」小虎听到肖素子的话开心地放下冷掉的食物,肖素子闻出肖逸与陈宗翰有什幺事情不想让她知道,没有方法可循的她只能气气陈宗翰,悻悻然地抱起小虎。

「阿翰,你也不是每天都会有你刚刚的那种情况吧」肖素子突然想起这关键的问题,问说:「你既然会叫小虎帮你守关代表你也知道会有这样的情形?」

「对,我大概估的出来」陈宗翰吞下嘴里塞满了的肉馅,边说边吸着豆浆。

肖逸和肖素子皱眉,他们都想到同一个点上,从他们刚才的情况看来,先不管那到底是怎幺一回事,能确定的是陈宗翰那时候可以说是毫无抵抗能力,那是非常致命的弱点,有心人士想要除掉他只需要知道时间点的规律就行了。

陈宗翰也是知道这点才会请小虎守护他,可是事实证明这只贪睡的老虎一点用处也没有。

「你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这件事情」肖逸正色的告诫着陈宗翰。

「我知道,你们会知道也算是意外吧,我没想到会拖这幺久」陈宗翰一副不在意的语气说道,他自己怎幺可能不知道其中的致命处。

「所以你原本也没打算说,是吧?」肖素子问说,不知怎的陈宗翰无法诚实的回答,心里头有个感觉在警告他要找一个好的藉口,否则事态会变得很严重。

「也不是这幺说,只是这种事情很难告诉任何人」陈宗翰故意说是任何人,想要会的掉某些敏感的问题。

「算了」肖素子把流萤剑重新繫回腰际,小虎像是个绒毛娃娃班的抱在她怀里,那位置,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跟牠交换。

「走吧,我晚一点还有点事情」肖逸整了整嘴巴上的绷带,他收到肖素子的消息后是一路赶来,当时搁下的工作也要回去收个尾才行。

肖逸的住所和陈宗翰第一次来的时候差不多,只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里好像变得比前还要有些生气,空气比之以前还要流畅了一些。

肖逸还有另外的实验室和工作室,不过陈宗翰的身分比较敏感不适合明目张胆地让别人见到,所以就和第一次的时候一样。

小虎和肖素子在半路上就和他们分道扬镳,看的出来肖素子还有些来气,闷闷的,还有在怪罪陈宗翰的意思,不过她不是个会把情绪直接表达出来的类型,只是脸有些紧绷,不熟她的人说不定还没注意到她和平常清淡的表情有什幺不同。

「坐吧,桌上有茶你自己来」肖逸领陈宗翰到客厅说道。

这里与陈宗翰住的地方是反方向,也就是客人与主人的差别,在布置的自由度上也增加了不少,肖逸的屋子除了肖家到处都是的中国风摆设外,还有他个人喜欢的外国舶来品,像是披头四的绝版海报、用来遮阳的窗帘……等等。

有趣的是在客厅的角落还摆着一个医院常见的点滴架,陈宗翰印象中好像听肖逸提过他现在是吊点滴睡觉,看来他说的是真的。

肖逸由于在上次的大战的时候中了诅咒,长年受到死气的侵扰,更糟糕的是他体内原本就有的生气与之后的死气互相冲突,在他的身体里无时无刻都上演着攻防战,身为战场的他受到的是震荡灵魂的冲击,这样的情形持续九年,然后在他遇到陈宗翰后事情有了些改变。

道济符是他们第一次实验时得到的结果,那个平常烧纸钱用的简单符咒却意外的有用,肖逸除了乐不可支也一应研究了其他的附属产品,就像是点滴内的符水,就可以让肖逸能够尽量保持着平静,虽然一直找不到根除的方法,可是比之以往确实是好了不只一筹,最起码是可以处理他身为肖家长老的事务。

想起上次试得各式各样的符禄,陈宗翰猜想,这次该不会是又要试那些东西吗?

「上次的道济符让我想了不少」肖逸从其他房间搬来一个有小台冰箱大小的坚木箱,说:「道济符虽然是平常不起眼的东西,但是在宗教意义上他的确有安抚死者的意思,后来我就想说是不是类似的东西都会有效果,我自己试了一些,其他的就请你帮忙看看,我自己不容易看出成效」

陈宗翰身上的死气比之肖逸纯粹了不少,更容易看出变化。

打开木箱,总共分成两层,上半部是一些小型的符禄和法器,下半部就琳瑯满目的让陈宗翰叹为观止,有散着光亮的皇冠、看似纯净的桃木枝、带点邪恶气息的人骨……总之是集合了一些古今中外各式符合肖逸所想的东西。

「这里还只是一部分,在我的工作室还有更多」看的出来肖逸为了解决切身问题真的是下足功夫,他找来了他能力所及古今中外可能和生气死气有关係的物品,希望里面有哪一个可以帮他解决或是减缓问题。

「晚一点我和道子夫人有约,在术法方面她的确可以说是权威,平常要见她很不容易,难得她为了空间裂缝的事情来到这里,所以我等一下可能要暂时离开一会」肖逸说道,他之前也请过一些这方面的专业人士,只是他们给予的疗效还没有陈宗翰帮得多。

把紫仙玉项鍊从脖子上取下,陈宗翰摸了下颈子,现在少了那种触感反而会觉得不对劲。

「好像变得更浓郁了一些」肖逸审视后说道。

「的确」

「说起来我们都是被诅咒的人,可是听你说你到是因为这诅咒而获益不少,我的话真的就没这幺好运了」

「关于死气,你上次提过那和空间裂缝过来的妖异有关,可以在说的更清楚些吗?」陈宗翰挑了几张符纸到手上,边说。

「说来你刚才让我们感觉到的那种像是妖物的感觉说不定就是死气所造成,毕竟死气是我们对于不容于人间事物的第一个感觉,不过还是不太正确,至少我现在就没有从你身上体会到你刚才醒来时的感受」肖逸取了一杯符水,自顾自地喝了起来。

继续说:「很多你都知道了,死气就是生气的相反,你和我最大的不同是死气可以安然无恙的在你体内存在着,而且你身上虽然较少,但还是有着生气来支撑着你,我则是两者差不多,造成互噬的下场,我也有想过会不会是量的问题,一强一弱比两边差不多来的好」

忆起上次肖逸教他的真元力使用方法,符禄闪了红光,什幺也没造成的烧成了灰。

「看来这个没有用」陈宗翰甩了甩手说道。

「其实空间裂缝可以看成交杂着生与死的地方,几千年来那裏都上演着数之不尽的生死交替,生气与死气都在那里出现消失,唉,最近的情况变的更糟,恐怕又要面临一场硬战了」

陈宗翰拿出带着光明能量的皇冠,拿在手上,把死气聚集,感受到两边产生了对抗,继续加重力道。

啪!皇冠裂了开来。

「这个应该不贵吧?」陈宗翰抬头问说。

「没差,坏了就算了」肖逸显得豪不在意,说:「看来直接属于光明属性的物品并没有疗效」

「黑暗和死气是有直接关係吗?」陈宗翰问说,同时手上的动作也没停。

「看你只的黑暗是什幺,不过两边虽然很像但还是有着不同,应该说如果把世界单纯分成黑白的话,死气是算在黑暗那边,至少没有一个光明属性的死亡生物吧?但是黑暗属性并不一定和死气挂勾,有些还是以生气为主」肖逸在见识上确实不差,说道。

陆续的,陈宗翰和肖逸两个一边是着蒐集而来的物品,一边在聊着死生气死气有关的话题。

试了十几样,大部分都会和死气产生冲突感,不过两个人都不意外,死气本来就会和这世界绝大多数的东西相悖,就好比反物质,是相反的存在。

「由一阴一阳的观点来,有我们这个由生气构成的世界,同时就有另一个由死气构成的世界,而空间裂缝则是太极上黑白两边的相反两个点,是维持平衡的窗口」肖逸调了一下手臂上的绷带说道。

「还有说实在话,你身上的死气在继续增加下去难保哪天不会出事?」

「你是说哪一方面?」陈宗翰心中一凛,问道。

「都有,你自己和别人都有」

这问题大姊也提起过很多次,只是一直没有根除的方法,就和肖逸身上的问题一样,似乎只有越来越糟的情况,肖逸是因为遇到陈宗翰所以才有了转机,那陈宗翰自己的转机又在哪里?

道济符果然是很特别的存在,其他的不论是黑暗还是光明属用都只是单方面的增强某一方的强度,让平衡的状况改变而更痛苦。

「我要先离开,等一下再回来」望向墙上的时钟,肖逸说道。

「没关係,反正我也没有其他事情」

「麻烦你了」说完肖逸推门走了出去,看他的样子是有些心不在焉,心思都放在等一下见安倍道子的身上。

不论是陈宗翰还是肖逸都没有多问对方为什幺会中诅咒的详细情形,陈宗翰总觉得肖逸的情况可能也像他一样不单纯,只是这一块地方他们两个都选择不谈。

这次手上一块黑色水晶,里面含着纯度不低的死气,和陈宗翰体内相互呼应,只是依然没有效果。

又连续过了十几个物品,几乎要试完了箱子里的库存,陈宗翰才发现了一个不一样的点。

是一个不起眼的银製鍊子,原以为和大多数的驱魔物品一样有着强烈的光明性,等到以身上的死气去碰触的时候却没有产生抵抗,反而是和道济符类似的有融合起来的感觉。

这让陈宗翰产生疑惑,像是在肖逸身上,生气与死气是不可调和的气息,只要稍微接触就会产生强烈的反应,可是又有些情况是两边可以互相调和,这是为什幺?

然后陈宗翰想起了死亡药剂,在箱子内翻找,果然让他找到了这一管黑色药剂。

死亡药剂在以前会在增强力量的同时产生强烈的副作用,就和肖逸身上的情形类似,只是后来听说副作用被缓解了下来,那是不是就是肖逸身上难题的解决方法?

如果传言属实,那死亡药剂的製造者真的是天才,可以解决生死难以调解之间的难题。

想要解决这难题,首先要做的就是充分理解生气与死气的本质,陈宗翰自己已经是个很特殊的案例,可以感受到两者的差异,而其他人如果要研究就又要比他来的更有距离,陈宗翰心中有个念头一闪,难道这世界上还有着和他相似的人?或者说和空间裂缝对面世界的妖异类似的人存在?

陈宗翰想到他曾经遇到过的天才张耀明,他确实因为研究死气而创造出很多怪物,可是他并没有研究出生气与死气冲突的解法,也许这问题能够在实验室里被解答,但也可能解答的是第二个像陈宗翰一样的人,因为他这样生气与死气并存的人是最好的研究对象,也是肖逸正在做的事情。

把银製鍊子拿在手上甩来甩去,陈宗翰等了大概三个小时肖逸才回来,看他的样子诅咒的问题并没有解决,回来的脚步有些沮丧。

陈宗翰提出自己的看法,肖逸盯着黑色药剂思索。

「你说的没有错,死亡药剂的副作用在减少,我之前怎幺没有想过这可能性,的确,你说的还满有道理的」肖逸看起来专注在陈宗翰的想法上,暂时忘了安倍道子的事情。

「我之前也注射过死亡药剂,我当时以为是因为我身上的死气太重所以没效,只是现在想想,可能里面就有了让生气与死气不冲突的东西,而这东西在我身上又特别容易产生效果,毕竟我的体质比较特殊」

「与其在这边想个没完,还不如着手试试」肖逸话说完就真的开始动起手,从盒子里取出药剂。

肖逸把死亡药剂放进针筒,向上挤压掉空气,和陈宗翰交换眼神。

看到肖逸打算马上去证实他的看法,陈宗翰有些打退堂鼓的说:「这样好吗?我只是一个推论」

「我知道,只是我也觉得有些道理」肖逸开阖手掌让静脉浮了出来,从解开的绷带陈宗翰看到下面浮着一块块暗褐色的皮肤。

接着肖逸一手握着陈宗翰刚才找出的鍊子,然后把针头插进静脉,缓缓注射进黑色的不祥液体。

  • 名称:我的狐仙女友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48:3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