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鼎记2超清

关于肖家複杂的像迷宫这点,陈宗翰在之前就已经领略过了,感觉这里似乎设了什幺五行八卦迷阵,堪比桃花岛上的重重障碍。

听说一个人会不会迷路与他天生的空间感有关係,就好比有人可以不看任何定位仪器找出北方,或是不用看錶就感觉得出时间,有人天生对于这些抽象概念特别敏感,相同的,就有人天生在这方面有所欠缺,分不清东南西北,对于走过的路也没有既视感,脑里转不出一张地图。

「奇怪,这里到底是哪里?」

一个少年搔着头与一只白色小老虎看着眼前的宁静庭院,两只蝴蝶翩翩飞舞,水池上的荷叶有只蜻蜓在歇息,这已经是第三次闯进别户人家,如果在美国这样的行为就算被枪毙也不能有怨言。

先是在心中感谢自己不是身处枪枝横行的资本主义大国,然后又想到自己根本不是在名为地球的行星,拉回思绪,陈宗翰再怎幺无感也发现到自己迷路的处境,况且小虎也会证实这个事实。

「小虎,你知道路该怎幺走吗?」

「吼……」待在陈宗翰肩膀上的老虎发出声音,就常理来说牠发不出能让普通人类理解的音节,失去语言这个媒介,当然的沟通上就会出现断层。

「你也不知道啊」陈宗翰自言自语。

的确,语言开创出最佳的沟通方式,但动物间有其互动方法,不需要捲着舌头发出平仄,其实人类也还残存这种本能般的行为,就好比能从别人的姿体动作看出对方现在的情绪高低,动物们就是靠着这类型的变化在作交谈,陈宗翰过人的观察本事体现于此,担任小虎的简单翻译员。

早知道就要一份肖家全景地图了,陈宗翰在心中默默说道。

迷路这档事如果不解决,这个暑假陈宗翰肯定会过得很痛苦,一早起床就要像个要发现新大陆的探险家一样的在肖家里面到处闯蕩,也许还真的会发现个新的小天地,就像是罗琳笔下的霍格华兹学园,比较起来两边都是千年的古老建筑,想来肖家裏面也藏了不少秘密。

可是比起不知道在哪里的秘密,一人一虎现在最感兴趣的还是香喷喷的早餐,果然是民以食为天,这道理自古到今都没变过。

「吼」小虎不高兴地在陈宗翰耳边吼了一声。

「不是只有你饿,我也很饿啊」

东张西望,不知道路的最佳解法不是乱闯而是找人问路,早就该这幺做了,可偏偏触目所及都没有一点人烟,由此来推论,他们两个现在可能已经走偏到边郊的区域。

「唉呀,真糟糕」陈宗翰无奈说道。

小虎摇了摇陈宗翰的头,爪子指着围墙的上面。

「对呀,还有这个方法」

小虎的意思是叫陈宗翰跳上高处以俯瞰的角度找出路,真是一个实际有用的好方法。

到底是谁说人类的智力高于其他动物,以现在这个案例来看,老虎目前略胜人类,虽然说一个案例的信度不足,但就个案研究法这的确可以拿来做做研究,主题是人类的智力是否当真冠绝全动物?至少在空间方面可以商确商确。

基本上肖家是建在平原上,没有太多的高低起伏,前面是宽广无边的草地,后面则是拉高的群山峻岭,就风水来说这里是块难得的宝地,也确实是地灵人杰。

一望无际,高高低低的建筑群落或密或疏的排列,偶有高过十层楼高的楼塔大多是有特殊作用,在已上蓝天的骄日照耀下,宛若一个寂静的宽阔古城。

大概能找到一个方向,陈宗翰记得食堂是在往山的地方,侧耳倾听,有些许人声入耳,往那个方位準没错。

「小虎,你上来,我们跳过去好了」苦受饥饿折磨的陈宗翰顾不得维持两脚贴在地表的行走方法,决定效法飞贼来个飞檐走壁。

从地上一跳,小虎跃上陈宗翰肩膀上的老位子,他的虎瞳範围内是彷彿回到天界的风景,触景生情,牠把眼前的肖家与当年的天剑门重叠,一瞬间竟有重回故乡的感觉。

「嗷……」

「怎幺了吗?」陈宗翰听不懂这叫声的意思,感觉似乎有点感慨,有些複杂。

小虎摇摇头,牠虽然身分是只修练成精的老虎,可单就年纪来说是这个目前背负着他的少年的几十倍,有些东西,说了对方也不会懂。

步履成飞,一个屋顶跃过一个屋顶,脚步轻点,风吹。

曾经,陈宗翰携着李师翊在夜晚的城市里奔驰过,那时的晚风很冷,两个人靠得很近,当时夜晚的景致与这里差距很大,车灯、霓虹灯,这里都见不到,楼廊屋影成尖状,与大城市的天台不同,一个失手造成破坏,陈宗翰可能赔都赔不起,也跑不到。

大概在这个方向,由于不是逃命般地奔驰,陈宗翰保持一个还算轻鬆地的步伐,施展人们口中俗称的轻功,以气为翼,在空气中短暂飞翔。

屋舍变少,这里可能是个别户居住的地方,看到传统的三合四合院的分布,以及风格明显不同却比邻而居的屋子。

能够提供踏脚的地方变少,陈宗翰迫于无奈只能落在别人的庭院里,苍苍丛树,枝叶茂密的大树遮住光线,透露出来的隙缝在地上成为剪影,看起来是树果的粉蓝色果实在墙边长有不少,吞了一口口水,陈宗翰还是忍住乱思路边野果的冲动,谁知道乾不乾净?有没有毒啊?

前门传来声响,陈宗翰不想还要解释自己为何擅闯他家,脚下动作,留下一个影子的飞跃到别户。

也是相似的田园景观,和之前的小桥流水式庭园不同,种有不少不单纯是美观性的植物,除了常见的植物类型外,还有像是颜色怪异的灌木、应该是仙人掌却种在水里的东西、弯曲树干的乔本树木……其中最特别的是两朵双生的娇豔花朵,看它们的模样也能猜到其中的不凡,小虎嗅了嗅,做出沉思的样子。

看起来陈宗翰可能是误闯了种植药草人家的庭院,不敢擅动,以前曾经听说过什幺灵芝要价几百万,谁知道眼前的花朵会不会是一片花瓣要个几十万的昂贵货。

「还是赶快离开的好」陈宗翰说道,小虎点头附和,係在他们就彷彿待在装满易脆玻璃品的房间,需要极度小心自己的动作,一个失神的碰撞可能就要付出惨痛代价。

这里人家的围墙比其他地方都来得高,侧面表示了这里的重要性。

花香、草味、树芬,各式各样的气味在空气中缠绕,相似的点在于其中的自然,那不是身处都市可能闻到的清新,感染进体内。

像是沐浴了满满都是芬多精的森林浴,这种满各式植物的两户人家,光是走进就给人洗涤了身心灵的深刻感受,说如获重生是太过夸张,但是的确有种洗去尘烟的感觉。

这与真气很类似,都是现在人类无法以科学解释的存在,都有着某种特殊功效。

虽然生理上没有吃到能量,可心灵上却意外受到疗养,真不知道这该不该说是因祸得福?

如果可以,陈宗翰还满想记住到这里的路,以后没事做的时候就来这里呼吸呼吸也不错。

再往隔壁人家,陈宗翰与小虎才刚落到地面。

呜!

极为宏亮的兽声,直接击中一人一虎的耳膜,立即变成战备状态,陈宗翰的有手下意识的碰到幽泉的柄上。

好大一直兔子,不,好像是一只狐狸,大概是一辆日製客车大小,与吼声相反的意外长的有些可爱,头上一点硃砂般的红点,牠伏着身子,随时都能扑到陈宗翰身上的攻击姿势。

「啊,对不起」

不用特别的沟通也能知道那不知什幺名字的兽类,是在不悦陈宗翰擅闯的行为,细细的牙齿紧咬,就好比是看门狗对于闯入者的吠叫,不过情况可能严重好几倍。

「嘶嘶……呜~」

感觉好像不太妙,这感觉好像非常生气,普通来说看门的生物会对闯入者这幺气愤吗?还是说陈宗翰太没有自主隐私的观念?

不知名的的生物双眼开始变得通红,毛髮慢慢竖起,牠体内的力量慢慢的显现了出来,空气受到膨胀影响,流溢出来的气势像是蒸腾的热气,扭曲视线。

「等等!不对,你等一下!」

陈宗翰变的手足无措,这变化完全超过了他的想像,对方感觉上不像是要教训一下入侵的意思,更像是要与谁生死相搏,蓄满能发出雷霆一击的能量,而那能量在眼前不断攀升。

陈宗翰知道自己肯定是踩到了地雷,不是对方脾气特别不好,不然就是此处是个不得擅闯的禁地,总之不论是哪个,道理都不站在陈宗翰这一边。

发出火焰燃烧的焦味,看来以五行来眼前生物的属性应该是偏火,而牠的怒火正增加着力量的累积,尾巴一甩一甩的,末端的火焰益发旺盛。

知道自己理亏,陈宗翰举起双手表达出无害的意思,一步一步慢慢后退,想要抓个机会翻离这个院子。

慢慢的,一步一步。

似乎每一个退步都踏在对方的神经上面,小虎也耸起背脊,露出虎牙。

背后的围墙前种着某种花丛,为了避免再一次激起对方的怒意,陈宗翰不敢再去碰触,脚步慢下。

呜!

这叫声好像在表达什幺特别含意,陈宗翰停下脚步,顺着对方的视线往自己脚下。

嗯?

抬起右脚,除了泥土地之外还有一颗小小幼苗,大概是小孩的拇指长,晶莹的叶片被踩在地上,稚嫩的茎整个陷在地下,上面的是陈宗翰的脚印。

恍然,陈宗翰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那个、你该不会是叫我不要踩到它吧」

呜!

不再发出任何无意义的声音,那似狐似兔的生物张开嘴,向着陈宗翰吐出灼热的黄色火焰。

在对方张开嘴的一瞬间陈宗翰就逃了开来,飘到五公尺外,回头一看,不单是藤蔓瞬间烧焦成炭,墙上更是被开出一个大洞,可以直接看到隔壁的庭院,缠绕在洞口的黄色火焰发出怪异的高温,混凝土像是遇热的起司般的溶化,流到泥土上。

「妈的咧,这是什幺火?」

被惊吓到的陈宗翰髒话破口而出,小虎也是被吓得一愣一愣,原本从对方散发出的气势来看应该不至于是太棘手的家伙,可这一个吐息,其威力完全是超乎想像。

吼!

小虎跳下陈宗翰的肩膀,在半空中变回本体,一只威武的白虎用有力的四肢着地,接着耀武扬威的长啸,对峙住眼前的不明生物。

论大小,小虎确实是略胜一筹,那天生为了战斗而生的利爪肢臂,模样吓人,彷彿一爪就能撕毁对手。

面对敌人的突变,似狐似兔的生物没有露出一点惊动的模样,身体边的空气被高温给扭曲,通红的兽眼充满野性,尾巴上的火焰越烧越旺。

陈宗翰不禁怀疑这黄色火焰的威力是不是比自己许久不见的业火还要来的惊人,以前也不是没碰过玩火的术士,但是没有任何一位的火焰有能轻鬆洞穿围墙的力量。

「小心,牠似乎不想放我们走」

陈宗翰已经抽出幽泉,用一样通红的双眼注视着敌人,从他身上溢出的寒意冰冷了晴天下的温暖。

就算是以一敌二也没有一点怯退,似狐似兔的生物趴伏身子,张开嘴。

小虎和陈宗翰飞快的分开,一左一右。

火焰没有像他们预想的烧灼他们原先站立的地方,张开的嘴没有吐出任何东西,是佯招,一人一虎的心中都闪出这想法,戒备起可能遭受的攻击。

小虎才刚站定位,一股遮盖不住的焦味就从鼻子传来,黄色火焰在视野来铺盖飞来。

下意识地吐出气弹,四肢从地上弹起。

黄色火焰刚一碰到地面就熔出凹坑,像是霸道的以所有接触到的一切为养分,熊熊燃烧,尔后熄灭殆尽。

惊险地避开,要不是气弹挡下了第一波火焰,被沾到身上的后果可能会很惨。

抓準空档,陈宗翰现身到对方的背后。

幽泉闪着暗红色的寒光,化成一条流光砍去。

稍稍回头,似狐似兔生物的尾巴甩迎上陈宗翰的长剑,火焰烧得更炙。

撞,然后陈宗翰第一时间退开。

又是那威力惊人的黄色火焰,幽泉才稍一碰到就好似要被熔掉,延伸出来的特殊剑身对这火焰也没辙,而陈宗翰也承受不起幽泉受损的代价,立马选择避其锋芒。

小虎不甘心单方面挨打,张开嘴,篮球大小的气弹一颗接着一颗。

似狐似兔生物发挥出矫健的行动能力,身影消失,疾走于庭院,让跟着牠脚步的气弹一一落空,在土地上炸出一个又一个的窟窿。

拔剑化开失準飞来的气弹,瞇起眼睛,喷散的气流比起之前又强上了几分。

两兽一人的战斗现正开始,小虎与敌人正面交锋,陈宗翰游走周遭,抢攻每一个漏洞。

黄色火焰语气弹再次相撞,火焰的威力熔开了气弹,小虎只能再度跳开,然后又留下一地的焦黑。

由于对方有强横的火焰加持,暂时的,陈宗翰与小虎都不敢接近,至少在摸清楚对方战斗模式之前。

除了火焰之外,似狐似兔的敌人也尝试贴近小虎,只是每当牠这幺做小虎就以气弹回击,不让距离拉近。

两只不属于动物图鉴上的生物,互相以破坏力相当于手榴弹、火箭筒的超现实武器攻击着。

敛息,陈宗翰缩起身子,把自己融进影子。

一边闪躲两只怪兽的攻击,一边像是暗里摸哨的特种兵般偷偷前进,不动声色的推算攻击可能的落点和敌我的进退路。

背景特效声此起彼落,原先充满田庭院变的坑坑疤疤,到处都是溅起的泥土与焦黑的地面,更惨的是莫名遭殃的褐色绿色植物,它们只能待着不动祈祷恐怖攻击不要降临在它们身上。

也许是因为没有吃早餐,也可能是因为对方的吐息太令人忌惮,小虎渐渐的屈居下风,两方的距离慢慢拉近。

吐息,火焰喷出。

小虎身上併发出强烈的气流,在黑白相间的虎纹之上,所谓『云从龙,风从虎』,风向来就是虎所管辖,气流聚集瞄準喷来的火焰中心,如无数利刃在狂扫,接着小虎也张开嘴,酝酿而出的气弹射出。

这是场火与风的对决,两边在威力上都能简单轰开一栋房舍,无取巧的相撞,激荡。

碰!

炫目的白光,空气被高温与强风给压缩。

外放,能量无法互容,逆向的释放而出。

两边都用四肢紧抓着地面,兽毛被强风给吹的往后,压低身体以利维持姿势,庭院里一些耐不住扫刮的木本植物纷纷断裂。

风过之后是淡黄色火雨,宛若稍大的雨点,散开。

小虎运起风力捲开,牠对于以身体碰触这火焰的行为敬谢不敏,就和没人会以硫酸洗身体一般,那是愚蠢的举动。

火焰打在似狐似兔生物看起来柔顺的毛皮上,没有产生一点伤害,那无害的模样就彷彿那真的只是雨水,只有当落在地面上的火焰烧出黑色才让人惊觉其中的恐怖。

呜!

细细的牙齿用力咬住,看牠的表情是在不满现下的战况,对于小虎能够一直拦下牠的攻击这件事很不高兴,与可爱的外表不相符,愤怒之情溢于言表。

牠脚下用力,力量骤然要发动。

然而一丝异样感如针在刺,注意力拉到自己身旁。

幽泉突兀的出现,手持着它的少年像是整个人都化成剑柄,突出了这一刺的锋利。

为了抓这一瞬间,陈宗翰在三招前就推算了牠与小虎直接碰撞后的行动,也许牠自己都不清楚,牠在火焰与气弹相撞后就习惯性的把重心压前,为下一个前冲做準备,经过仔细观察后的陈宗翰,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发难点。

攻击要命中要害,这是陈宗翰经历过无数生死关头悟出的道理,特别是从暗处而来的袭杀,在曝光的同时就是要令敌人留下惨痛代价。

静止不动的敌人也就代表能够随时防御反击,那并不是好的攻击点,一个高明的猎人会在猎物最意想不到又无力抵挡的时候出手,寻求一击中的,要知道就算只是抬脚这幺一个简单动作也有开始与结束,那怕是多短的瞬间,中间必定要难以变招的薄弱点,而那就是陈宗翰的攻击时机。

不过陈宗翰没忘记他们打起架的原因,说到底错是在他与小虎身上,因此这一刺并不求重伤敌人,目标只在产生效果。

为了要突破对方身上垄罩的气场,陈宗翰这一剑有动用到道,杀心不重却也残留。

呜!

不闪不避,似狐似兔生物只是用眼神盯住袭来的一剑,似乎就要眼睁睁的看着它刺进自己体内。

虽然心中疑惑,可陈宗翰还是没放鬆幽泉的速度。

头上一般人眉心的地方,那点硃砂殷红如白雪上的一点鲜血,它在发热,那并不只是一个特徵这幺简单。

陈宗翰敏锐的感知出异样,空气中产生法力所特有的能量曲线,勾划出複杂的法术阵。

比陈宗翰的一刺更加突兀,眼前爆出如烟火灿烂的黄色火焰,在陈宗翰与牠中间,阻隔了攻击,更是强烈的反击。

受到惯性驱使,陈宗翰的模样几乎可说是飞蛾扑火,要以肉身去承受能轻鬆烧穿围墙的高温火焰。

体内真气飞快鼓荡,要进要退,陈宗翰下意识做出判断。

在这里玉石俱焚没有任何意义,陈宗翰理智的决定后撤,脚下强硬的改变动向,重心从前方换到脚步,也是他少见的缩地步法才能逆向的改变,打破理所当然的惯性规则,换做他人恐怕只能硬着头皮向前。

由于是突然的爆发,这火焰的攻击範围不及吐息的长,陈宗翰安然的后撤。

看着黄色火焰在空气中慢慢因为失去燃烧目标而消弭,身子后靠,要重新架起攻势才行。

不对,陈宗翰瞳孔收缩,那似狐似兔的生物穿过火焰,朝着陈宗翰快步迎来。

不妙,陈宗翰心想,他现在的姿态没有办法躲避或是攻击,短暂的呈现无防备状态。

爪子化成模糊影子,向着陈宗翰挥去。

无计可施,只能握紧幽泉、运起真气包覆住身体来降低受到的伤害。

碰,低闷声。

碰,往后横飞的用力撞在围墙上,背部在墙上撞出一个凹洞,龟开裂痕,内脏受到震荡,产生一点反胃感。

陈宗翰抬起头,看到敌人迈步往自己的方向跑来,张开嘴,嘴里一点火苗在形成。

停下,往旁边跳去。

气弹接二连三的轰炸,密集的在陈宗翰面前组织出一道防线,小虎赶来,到陈宗翰的身边。

几个转折闪开气弹的攻击轨道,那似狐似兔的生物看来是不想放弃这个能解决掉对方的机会,没有像以往远远的就张嘴吐息,加快速度的向一人一虎冲来。

经过几个呼吸,陈宗翰已经脱离那短暂的震荡,握紧幽泉。

小虎为了阻止对方而用尽了体内能发出的气弹,牠屏气凝神,举起前肢,打算用以吨为计算单位的挥掌来给企图攻击陈宗翰的对方来个迎头痛击,就算会被黄色火焰给命中牠也没打算退开。

吼!

长啸,助长了气势。

身体调整成能瞬间弹射而出的姿势,陈宗翰知道接下的局面容不得他不下死着,幽泉缠绕气劲。

下一个瞬间,必定会有一方惨烈收场。

「两边都住手!」

清亮的声音打进战斗的裂缝,可惜两边都停不下来了。

  • 名称:鹿鼎记2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43:3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