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动漫超清

了无新意的战场还是漫布着沙尘,伫立于一望无边际的沙场上,体会着战斗前的庄严肃穆。

现在的陈宗翰无法清楚知道自己究竟是完整的自己还是魔主?以前之所以能够明显察觉是因为体内的魔主活跃的时候自己也同时存在,并没有像魔主那样陷入沉睡,换言之就是意识的主导权虽然被暂时拿走,但终究还是会回到自己手上。

两边有着交换所以能够辨认出彼此,但是从前大姊就说过,魔主与陈宗翰迟早有一天会变得无法分辨,魔主是一点墨汁染黑了整杯清水,过程也许没那幺快,却是个迟早的事情。

这并不是意味着自己即将消失,只是自己将不再是纯粹的自己,肯定会慢慢改变,不知不觉的,直到有一天可能突然发现到。

其实谁也不会和上一秒中的自己一模一样,谁都在改变着,既然如此魔主的残魂是不是也只是一个促成变化的因子之一?不过是大惊小怪罢了。

陈宗翰脑里总是充斥着许多无解的问题,自问却无法自答,仰头看着不知为何总是火红的天空。

暗红色剑身的幽泉比起以前都还要来的充满生命,陈宗翰不知道这是怎幺回事,握着它,感受其中的不同,就好像里面有什幺东西被释放出来,慢慢的在恢复它原本该有的模样。

凌空一劈。

空气被划出极细的裂痕,停留一下接着被弭平消失。

把幽泉放在眼前仔细地端详,它真的变得比过去还要的锋利,这彰显了甚幺?由于幽泉是由血色空间里的杀意所锻製而成,现在变得更具威力,是不是在指说杀意又变得更强或是魔主唤醒得更加明显?

一件好事背后却跟着一件糟糕的事情,这实在让陈宗翰无法真的高兴起来,不知道这到底该说是生命更有保障还是变得更不安稳?

无论如何,短期来看,针对等一下的混战来看,有一把更锋利的剑的确可以提高存活下来的机率。

「欧伊」陈宗翰轻声唸道,却怎幺也找不到他那伟岸的身影,心底浮起的情绪已经超过对于一个见过两次面的人该有的程度,果然是魔主的情感在作祟吧。

放下与战斗无关係的想法,视线所见的外围开始出现黑点,陈宗翰用手挡住光,瞇起眼睛观察,数量上大概是二十几人,和上次一样都有入道者的程度。

又将是一场无法有一点喘息的搏杀,同时为了不再失去自我,陈宗翰必须控制住自己,努力让自己能够负荷面临的压力,否则他只葬身于此或是一点一点的失去自己。

强弩拉成劲弓,拖出一条白色长线,飙射而来。

闪过,力未尽,往后又飞向远方。

接着,陈宗翰看清了今次的死斗之敌,他们跨着威武的魔兽,蹲伏在鞍上,冰冷的瞄準陈宗翰,箭头闪着寒光。

铮铮响,强弓拉成满月,把巨力凝聚射出。

穿透空气,眨眼就到面前,陈宗翰动起双脚,开始移动。

冲向敌人,弯腰避开来箭,跳起,双手用力,幽泉蛮横的穿刺。

弃弓举起长枪,但却挡不下幽泉的攻势,切开,划断,直透身体。

红色血液喷溅在身上,脚下的魔兽承受着两股力量的冲击,脚步乱,身躯颤,大吼一声。

一脚踢开眼前敌人的尸体,幽泉的剑锋往下切开魔兽的脖颈,没过多久,摔地倒下,扬起灰土。

解决一个,同时间三道箭光飞来。

又是一个新的一天,天空才正要从暗转亮,此刻是凌晨时分,生灵万物依旧沉浸梦乡。

肖素子躺在她房间床上,平顺的鼻息,宁静的表情,像个睡美人正等着能够一嚐她香唇的王子。

不过无须王子驾到,公主自顾自的从床上直起身体,睡眼惺忪,揉了揉眼睛,瞄了眼床旁的闹钟,是她平常的起床时间,五点十三分。

从床铺上爬起来,抓着睡乱了的头髮,身上只有简单的短裤和无袖上衣,春光大露,不过没有观众有这个眼福。

梳洗完毕,对着镜子换好装,带上自己的爱剑,肖素子持续这几天来的行程,推开门上锁,準备到陈宗翰那边去找他。

「早安,素子,又要出门啊?」总是比肖素子早起,住在肖素子附近正在一如平常做着伸展操的大婶说道。

「对啊,去找朋友」肖素子翰对方已经同为邻居五年,也清楚这时间对方一直都会在院子里演练功夫,随口打着招呼。

「男朋友喔?」就像所有欧巴桑一样,对方马上就把肖素子和她要找的人凑成一对,对这种八卦消息,是对方最擅长的部份。

「不是啦,只是普通的朋友」

「这幺多年没见过你还会哼着歌走路,连续几天心情都这幺好,肯定是交了男朋友,年轻真好」欧巴桑是个比常人以为的还要观察入微的人种,特别在男女感情上有着特别敏锐的雷达,过来人的她们,总能轻鬆把小女孩的心是看着一清二楚。

「不是啦,你想太多了。」肖素子否认,微笑的说。

肖素子没注意到自己的心情,什幺时候走路变得有点小踮步?轻快的旋律在脑里播放,想到等一下要去做的事情心情有些期待,这些变化只要她静下心来就会留意到,只不过她依旧自以为清醒,没意识到自己正往某个方向走去。

记得昨天阿翰笋包吃的比较多,肖素子去的早餐店由于口碑不错一大早就有人在排队,她边等着边想到这点,小钱包拿在手上。

来到陈宗翰住的地方,肖素子没看到陈宗翰在院子里练剑的身影,难道他还在睡吗?

「阿翰、阿翰。」肖素子叫唤几声没收到回应,打开院子前的栅门,走了进去。

敲了敲门,肖素子听不到屋内有任何动静。

推开没有上锁的房门,肖素子提着一大袋早餐,轻手轻脚的走进陈宗翰的屋子里。

「阿翰、阿翰,你醒着吗?」

肖素子放下手上的东西,根据屋子的格局走向卧房。

「吼~」

小虎发出声音,牠刚才一不小心打了个盹,一直到肖素子进了门牠才醒过来,忆起陈宗翰对牠的吩咐,对眼前的熟人表示出警戒的意思。

看到待在房门口的小虎,肖素子蹲下来与小虎视线一致,问说:「小虎,阿翰怎幺了吗?他在房间里面吗?」

小虎先摇头,然后点头,是说阿翰没有事情,他是在房间里面。

肖素子刚準备要往前走进房间,小虎又警告的吼了一声。

「不能进去?」

小虎点头,立直身体表达出牠在此护卫的意思。

「好吧」肖素子收回脚步,拉张椅子坐在小虎身边,从袋子里拿出了几个热腾腾的包子交到小虎手上,说:「趁热吃,虽然不知道阿翰在做什幺,不过我在这里等他就行了。」

小虎的注意力被包子给吸引住,抱着充满弹性的饼皮,张开嘴巴咬了一口,可口丰富的内馅流出,满满都是好吃的猪肉。

比之小虎有美味的早餐可以食用,陈宗翰在血色空间里再度陷入苦战,虽说他从没有哪次打得轻鬆,但是随着时间增长,他面临的混战有着越来越激烈的趋势,就连放鬆几秒都是奢望,只有更加惨烈、更加怵目惊心、更加血流成河。

修练者都必须修心,唯有强大的心灵才能激发强大的力量,耐心也是其中之一,肖素子把剑放下,用完早餐后绑住袋口,让热气尽量留在里面,坐下来开始简单的心性修练,让自己的心中空无一物,忘掉自己身在何方,空灵的如同山中清风。

小虎见到肖素子维持着坐姿坐在椅子上,牠重新趴回地上,只是这次牠竖起了耳朵,不敢像上次一不小心睡着。

在练习场边,应泉和宋从闻今天有些不专心,两个人凑成一组练习,你来我往着太过简单,平常会企图去钻研的变化都没有看到,这几天特别旺盛的学习欲望今天却突然都熄灭掉,注意力没有放在修练中。

相比起来,周伯伟练剑练的比以前还要勤奋,陈宗翰给他的刺激益发显露,一个存有好胜心的人是不愿意永远屈居人后的,他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能够胜过陈宗翰与肖素子的一天,但他知道不在更加努力的话他这辈子都休想碰出到他们两位。

郁郁、阿昌、百珊、乌龟,他们在这几天也受到陈宗翰与肖素子的影响,知道自己的缺失在哪,朝着各自的方向努力练习。

有些人,只要有了目标就会变得更强,而他们现在找到了目标,对于自己需要提高的程度有了明确的概念。

「今天他们没有来。」薛欣用毛巾擦了擦脸颊,说道。

已经坐在一旁休息的宋从闻和应泉点头附和,薛欣在心中叹了一口气,宋从闻也就罢了,他的心事在场的人都知道,但是应泉呢?她也和宋从闻一样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薛欣看在眼里却什幺也不能做。

很早以前薛欣就劝过宋从闻放弃掉肖素子,毕竟他们俩个能够在一起的机率实在太低,只是老实人有着自己固执的一面,对于心中所爱的,外人无法分毫撼动。

至于应泉,她的个性像个男孩子一样直接,当面问她她肯定会否认,然后说是太阳太大让她头昏,薛欣只希望应泉她只是这几天被陈宗翰强大的实力给吸引,进而由崇拜佩服产生出爱恋的错觉,过几天就能没事。

「今天好没力气阿。」应泉对着天空大声说道。

宋从闻相反的盯着地面,死气沉沉的。

肖素子睁开眼,感觉像是又充足的睡了一觉,望向墙上的时钟,已经中午。

陈宗翰还是待在房内?肖素子不解的心想。

站起身体活动活动筋骨,桌上的早餐已经冷掉,看起来陈宗翰还是待在他的房间里。

「小虎」肖素子轻唤,那只猫一样的老虎又睡着了。

叫了几声都没有反应,肖素子在牠面前晃了晃手,还是没有反应,迫不得已,肖素子推了推牠埋起来的脑袋。

「喵~」

「……」

「你睡昏头了阿,小虎,阿翰还在里面吗?如果是打坐练也太久了一点吧。」

等了个机灵,小虎站起来,他也发现到有些不寻常。

「小虎,阿翰是怎幺跟你说的?」肖素子问说,她还是没有推开门去看上一眼。

「吼~」

小虎发出一声吼叫,然后一脸困扰,接着牠走过肖素子的脚边,跳到桌子上,上面只有早餐和几张美食街的广告纸。

又跳下桌子,跑到客厅角落的一个茶几上面找到一支笔,接着回到桌子上,用两只爪子夹住原子笔。

肖素子从头到尾看着小虎在那边忙来忙去,不懂牠到底想做什幺,一直到她凑到桌边,看到小虎笨拙的用原子笔在广告纸上写些什幺。

「……小虎,原来你还会写字」肖素子不敢置信的说道,这只虽然威猛但总是好吃懒做、成天睡觉的胖老虎原来还有其他的可取之处,试问普天下有本事动笔写字的老虎能有几只?

由于兽爪无法握笔,小虎只能用两只手夹住,上半身立起,半蹲半跪的在纸上写字。

字的确很丑,笔顺也不对,好像还有篆文的影子在,不过大体上能辨认的出牠写的字。

昨、他、说、别、不、进。

「昨天他告诉你不要让别人进去?」

小虎点头。

「他有说为什幺吗?」

小虎歪头想了想,摇头。

「是在修练吗?」

小虎耸了耸肩膀,不知道。

「他还有说什幺或是做什幺你觉得奇怪的事情吗?」

小虎想了一想之后再次动笔,写:他、剑、身、摸、我、头、哀。

「什幺意思?」

小虎再补上:放、眼。

「他把剑放在身边,摸你的头,眼神感觉很哀伤?」

小虎点头,又写说:没、声。

「后来都没有声音?」肖素子觉得不太妙,听起来陈宗翰似乎是在闭关修练之类的,可是又好像不太一样。

「吼~」

「他有说你不能进去找他吗?」

小虎摇头。

「那你进去看看情况好吗?小心不要惊动到他。」

听到肖素子的话,小虎放下笔,这样的确既没有打破陈宗翰要他做的事情又可以顾全大局,牠到陈宗翰的房门前面,推门走了进去,肖素子只看到条黑白相间的尾巴消失在她的面前。

几分钟后,小虎跑了出来,不用文字肖素子都看得出牠在惊慌。

「怎幺了?」

这次小虎没闲情再提笔,示意肖素子跟牠一起进去。

肖素子推开房门,里面除了一个陈宗翰的行李箱之外,其他的地方就是普通肖家客房会有的模样,桌上摆着手机、水杯。

陈宗翰人在床上,看起来还在沉睡,没有什幺问题。

跟着小虎来到床边,肖素子放轻脚步,看到陈宗翰一脸的安静,双手交握在胸前,整个人没发出一点声音,稍微贴近一些,肖素子感觉的到自己的呼吸有些改变,不理会这些杂念,陈宗翰的呼吸也没有问题。

凑到小虎耳边,肖素子低声说:「没有事啊?」

小虎还是一脸焦急,要肖素子在持续看着,接着她用感知远远轻轻地试图撷取一点陈宗翰现在的状态,陈宗翰体内的真气也没有絮乱或其他不良情形,甚至是隐隐的在流转,除了没有醒来之外,他整个人就很正常。

望着陈宗翰,肖素子平息方才的焦躁感,以一个异性的眼光看起陈宗翰的脸庞。

和自己手机上的相片一样,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肖素子总觉得陈宗翰有点变帅了一些些,他不要露出奇怪的表情,像现在这样看起来就很不错。

小虎紧盯着陈宗翰,用一种等着什幺不能错过的事情发生的表情。

脖子喉结的地方,就在肖素子与小虎的注目之下,出现一条白色成人食指长的伤口,浮起,然后慢慢转淡,消失,如果不用力注意根本不会注意到有这一点和肌理纹路不合的细痕。

然后是陈宗翰意外修长的双手,手背也和刚才一样,有条伤口浮现接着又消失,几秒钟的时间。

肖素子已经无暇再把注意力放在陈宗翰脸上,那诡异的伤口出现又消失,完全震住了她的心理,愕然。

这是什幺状况?从外表看来陈宗翰确实一点事情也没有,但是却好像有一把隐形的刀在割着他,然后他又瞬间回复。

肖素子现在的表情和小虎一样惊愕,然后不解、焦急,肖素子顾不得陈宗翰的警告,把手放在陈宗翰的身体上面半空中,到处移走,什幺也没碰到,但是陈宗翰的手臂却又发生了一次这样的情形,这次伤口比较大,几乎见到了里面红色的血肉,但是在血液流出之前,它又完全的弭合消失。

走火入魔?

这四个大字窜进肖素子的脑中,但是她从没听过、看过这样的案例,反覆、加重感知检查的力道,怎幺也感觉不到陈宗翰体内有不对劲之处,也就是这样,与身体上不断出现的伤口对比,格外的让人感到诡异。

走火入魔的时候别人是不能碰触处其中的修练者,因为外在的一点改变可能就会导致走火入魔者体内的对抗被破坏,结果很可能造成不幸,但是陈宗翰的情况不太一样,他体内的真气好端端的,没有问题,只是他人却出现极诡异的情况。

肖素子小心的碰了一下陈宗翰,没有反应,接着更用力的推了他,没有反应,再接着双手在他肩膀上摇晃,依然没有反应,把他上半身抬起来,用地震等级的力气在摇晃他。

这已经不是睡死能解释的程度,陈宗翰虽然保持着呼吸,却没有一丝反应,就连植物人的反应都可能比他还要大,他整个人似乎只剩下躯壳,灵魂消失无蹤。

肖素子感到浑身冰冷,鸡皮疙瘩立起,喘不过气,上次她感受到这感觉是在她听到的父母身亡的时候,她一下子彷彿断了线,世界离她好远好远,自己彷彿被遗忘在一个没有别人的角落。

回过神,尽力驱散冰冷的回忆,肖素子的双手这大夏天里却很冰冷,她很久没有像现在这样慌乱的不知所措,面对陈宗翰身上未知的情况,她脑袋一片空白,不知如何是好。

「吼~」

小虎叫唤,吸引到肖素子的注意力,指着陈宗翰的手机。

「手机、手机,对了,可以找师父和爷爷他们。」肖素子没想到自己竟然需要小虎的协助才能想到这方法,过去的回忆压着她,令她的判断能力产生延宕,振作起来,肖素子告诉自己,现在又不是确定陈宗翰已经死了,只不过是状况看起来有些不妙。

手机在客厅,肖素子把陈宗翰放回床上,匆匆到外面去拨打电话,搬救兵来解决现在的状况。

小虎跳到陈宗翰的身上,虎脸上充满担忧,伸出现在变得清新的舌头舔了下陈宗翰的脸。

肖巖现在在青城山附近与那裏的负责人共商大事,没有回应,全宗目前人在日本,为了联络一些和他一样的高岁数精怪而奔走,两个最能够倚靠的人都没有联络上,肖素子检查着通讯录,想着有谁最适合解决现在的状况。

打通了肖逸的手机,对于肖素子找上他他也有些意外,特别是他从来没见过的慌乱口气,听肖素子简单的讲解,也正好待在肖家里的肖逸立即动身。

肖素子再怎幺样也只是个妙龄十九的女孩,实力再强也无用,应对的经验仍然不足,只能看着陈宗翰无力。

只花费大约不到八分钟,肖逸直接推开屋子的门,到了里面。

绷带下表情很严肃,肖逸比起肖素子更清楚陈宗翰身体内的不稳定,就和他类似,是死气与生气同时存在产生的冲突,只是他意料的不对,在陈宗翰充满生气的假象之下,体内的死气也还是风平浪静,真真正正的问题不是出在身体上。

手摆在陈宗翰的额头上,肖逸是少数在武技和术法上都有些造诣的修练者,虽然比之安倍道子是十万八千里就是了。

术法透进陈宗翰脑门,却感觉不到什幺複杂的情绪,就如外表所看到的,陈宗翰整个人陷入某种无声息的状态。

为了避免造成反效果,肖逸没使用其他刺激性的符咒,只是轻微的探测着陈宗翰的内心,想要找到一些情绪反应。

十几分钟过去,还是没有一点办法。

就当肖逸和肖素子都束手无策的时候,陈宗翰自己动了一下,虽然细微,但在两位高手眼中都非常清楚不是自己眼花。

肖逸退后,注视眼前的动静,陈宗翰先是眼皮然后脖子,然后双手开始恢复活动,坐起身子,像是梦游一样。

缓缓的睁开双眼,里面没有一点情绪,失焦、扩大,然后是更深沉的,一种无机质的压迫感,视线彷彿能透视人心,不具备任何修练者的气势或势压,只是种无实感的气质。

被对上的肖逸与肖素子都感到一阵不舒服,感觉自己像是只被一毒蛇盯住的青蛙。

这感觉只持续了大约三秒,然后陈宗翰闭回眼睛,盘腿坐着,淡红色的真气从毛细孔慢慢散出,以明快稳健的方式,流转在陈宗翰的身体内。

很奇异的现象,在肖素子与肖逸的眼皮底下,陈宗翰的修为正以如同修复一样的情况在增长,似乎以前都只是他残破的状态,正慢慢的在往正常复原。

肖素子与肖逸交换眼神,他们都不懂现在是什幺情况,小虎歪着头,牠也感受到刚才的奇异感。

时间已经过了中午,屋外的暑气依然刺人,正是一天里面最热的时候。

  • 名称:h动漫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37:3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