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骑士decade超清

倒也没有被打扰的感觉,陈宗翰与肖素子并不会讨厌应泉他们一伙人,陈宗翰看到应泉就想到他那个脾气火爆的爷爷,然而应泉也的确火爆,只是不是脾气而是身材。

「你们一大早也是来练剑的吗?」宋从闻看到陈宗翰与肖素子待在一起,有点不安的问说,似乎是怕他们两个是来约会,就连说话的时候也不敢直视肖素子,对着陈宗翰问说。

「素子带我出来到处看看,我是第一次来肖家本家」陈宗翰话才刚出口就想到自己好像不是第一次来,第一次应该是被肖素子绑来,然后参观切磋大赛的时候。

「啧啧」应泉咂着舌头,说:「那你们要不要一起过来?顺便还可以指导一下我们」

陈宗翰看向肖素子,见她没有意见,也就点头答应。

「指导不敢说,但我们可以互相学习一下」陈宗翰从草地上站起身,拍拍裤子。

「还真是客套,我们又不是没看过你们两个的精采战斗,那和我们完全不是同一个等级,我们也不怕被人笑话,你们年纪虽然不大,但实力已经可以和许多长辈对抗,说是指导我们一点也不为过」应泉说话依然很直接,她的不做作让人几句话就会对她产生好感。

除了应泉与宋从闻之外,其他还有两男两女也在一块,他们各自带着自己惯用的兵器,和善的围在陈宗翰他们身边,在应泉邀请他们的时候也没有其他意见,对陈宗翰与肖素子两人没有排斥之意。

他们转换场地,到一个比较少人的小型练功场,不同于大广场,这里在很久以前可能是一个武场的前院,武场拆掉之后前院还是保留了下来,为了给修练者练功用,地板的石砖有特别加固,类似于三号训练场,更能发挥真正的实力而不用顾忌破坏力。

这里没有其他人,大概有三个篮球场大小,旁边挺立着肖家常见的绿树,提供休息者一个好的遮阴,还有三个木人桩立在角落,上面布满打击的痕击,陈宗翰伸手去碰,感觉得出是由特殊材质製成,并不容易被破坏。

「欣姐姐他们还没到,就延续昨天的进度吧,小弟和郁郁一组,我和阿昌、百珊和乌龟先休息,素子、阿翰你们就请随意」应泉他们在分配好对练的就开始各自的修练。

由于每个人修练的方法和练习的步调都不同,他们只分配练习的对象,其他部分就由两个人彼此沟通再进行,与宋从闻同一组的女生使的是长棍,她找了一块地方,虎虎生风的练习起套路,眼神很专注,内观着自己的真气与呼吸。

相比之下宋从闻的状况就不是很好,可能是肖素子在他附近让他格外紧张,手上的刀法虽然看起来很有卖相,可是内行的人就看的出来他的刀法太急、太赶,很多动作都没有到位。

从他们井然有序的表现,陈宗翰看得出来他们维持早晨练习的习惯肯定已经有一段不短的时间,全肖家在他们这个年龄层的修练者就如上次集结时所看到的,在几千个人里面他们之所以能够排在前段并不是没有原因的,这没有间断过的每日修练正是他们的实力基础。

肖素子也和他们有一样的功课,只是练习的时间不是现在,以她现在的程度,太基础的修练不太能拉高她的实力进展,而关于道的修练并不适合在这里练习,平常对练她也找不到对象,暂时她没有加入修练的行列,坐在陈宗翰身边。

「就好像每天去学校都会看到的那些社团练习」陈宗翰一边欣赏他们的练习状况,一边说道。

「是没错,只是你这样子的形容让人觉得有些掉价」肖素子回应说道。

「呵呵,哪有」

这种一群一同练武的情景也算是肖家的一个特色之一,在千年的世家里修习绵延千年的古武术,整个人就好像穿梭在岁月洪流里,留下的每一滴汗都和前人相同,每一点领悟都踏在前辈走过的道路上,往前看到另一番风景。

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对修练这件事情非常着迷才会出现在这,他们都锺情于提升实力的成就感、战斗时的痛快感、想出一个新招喜悦感……许许多多的感受结合起来就是所谓的『修练』,中间肯定有很多让人想要放弃的时候,但他们就是都坚持了过来才会走到现在。

看着他们,陈宗翰都有一点跃跃欲试,肖素子似乎也有这种想法,与陈宗翰同时互视。

注意到对方的念头,他们都是一笑,看起来心心相印的一幕落在宋从闻的眼里令他心中满是苦水,他知道自己很难在武技方面夺得肖素子的目光,但是知道归知道,当它确实出现在面前的时候,那种失望程度超过了自己的想像。

「阿翰,你要不要和我练练?」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应泉走了过来邀请陈宗翰与他一起对练,她用的也是长剑,不长不短,是最常见的尺寸,适合所有剑法。

陈宗翰对着肖素子耸耸肩,看来他们的一战必须延后了。

「阿翰,你的剑不适合练习用,拿去,流萤先借你」肖素子取下流萤剑向陈宗翰递了过去,确实的,就如同肖素子所说,幽泉并不是把适合拿来练习用的剑,陈宗翰之前的战斗很少有练习性质,多是全力拚搏,用幽泉都可以得到好的效果,但是在对手明显弱于自己的情况下使用幽泉就失去了练习的意义,上面的杀意实在太过慑人。

「谢谢」陈宗翰没有多想的接过,就好像是和坐在隔壁的同学借一块橡皮擦般的平常,不知道一个修练者借予他人自己的剑是代表了什幺意义。

对每个修练者而言兵器都是最贴近自己的伙伴,容不得他人随意沾染,借予他人除了代表完全信任对方外,更有两个人十分亲密的意思,特别是一男一女的情况下,免不了让人想到其他方面去。

宋从闻的脸色变的更差,乾脆停下练习,呆呆看着陈宗翰拔出肖素子的配剑。

流萤剑散着光晕,在大白天并不明显,陈宗翰感受着它,在长度和重量上都与幽泉有着不同,轻轻挥动,发出响亮的破空声,虽然没有幽泉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但也能令人感觉得出它是柄不可多得的宝剑。

自己的气息与这柄剑并不同调,陈宗翰感觉得出流萤剑里的某种东西对自己有着抗拒,他不再试图完全包覆住它,举起剑,等着应泉出招。

依然带着微笑,举剑的样子也没有特别出彩的地方,是很平实的站姿,但是应泉还是感觉的到陈宗翰变了,气质上的变化是肉眼所看不到的,是由经验所体会出来,不须出招就能看出的改变。

应泉收起之前的跳脱,本着一名合格剑手该有的严正神色,把剑平摆在身前,手心向上,放鬆。

陈宗翰不动,应泉也不动。

如泥塑、如石刻,陈宗翰整个人彷彿凝结在地上,似乎连眨眼都没有,身体的每一根肌肉神经都维持着同一个姿态,不攻击,不透出让人出手的空隙。

应泉一开始还能沉住气,和陈宗翰一样的维持着对峙,几分钟后,她的心神开始疲劳,身体有些鬆动。

不论是精神还是肉体都无法一直保持着百分之百的强度,紧绷之间必定需要放鬆,一弛一紧,谁也不能例外,但是耐力足够的人却可以撑得更久。

应泉几乎是硬撑着,如同慢慢鬆动掉落沙土的碉堡,一点一点地在龟裂,长剑还是直指着,真气在体内喧腾,企图补上身体的疲劳。

应泉并不是没有站过桩、立过型,当然了解耐力在一场战斗中的重要性,只是没有想过保持聚精会神、不动如山会是这幺消耗气力,甚至比普通的战斗还要耗费心神。

陈宗翰依旧不动,清风掠过,带起他的衣服与浏海,从他身上散出的气场依然随时可以发出强劲一击。

额头上冒出冷汗,应泉表现上看起来虽然与陈宗翰并不二样,但她的气势已经开始衰竭,每一秒钟都成为折磨,磨损着她的所有。

撑不下去了,应泉鼓起气劲,挺剑一刺。

几乎是在应泉产生动手念头的同时,陈宗翰手上的流萤剑也往前刺去,就好像早已经知道应泉会在这个时间点攻击。

一边是蓄势待发,一边是力竭而攻,其强度明确的分了高下。

穿过应泉的攻击,流萤剑停在对方的脖子前方,然而对方的攻击却还没到位。

「我输了」

应泉颓然的放下长剑,她感觉到自己身体失去重心,晃了晃,跌坐在地上,放鬆之后她更深刻地感受到对峙时与现在的差别,维持全神贯注原来是件这幺困难的事,她看着地板喘着气。

只用了一剑就了结比试,在场的人都看得出其中的惊险处,十几分钟一动也不动,他们自问自己能做到吗?

其实陈宗翰还是有用了一些技巧,两边对峙的同时,他的气机锁定着对方,让对方一瞬也不能鬆懈,接着他慢慢增加气机的强度,外表没动,但事实上他的攻击已经开始。

瓦解应泉的是她自己,她没意识到陈宗翰的攻击已经打响,掉到对方设下的陷阱里,承受对方气势的同时,她自己身体本能起的反抗能力反倒是拖垮了她,如果她能及早发现然后及早出手,那陈宗翰也不会赢的这幺漂亮。

现在其他人对于陈宗翰又更加敬畏,对于他用的技巧虽然不甚理解,但也能体会到他的厉害。

肖素子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陈宗翰明明可以踏实的以剑术会会对方,但是他却用这有些取巧的方法,这之间包含着故意摆显的意思在。

被肖素子看了出来,陈宗翰就好像恶作剧被抓到的小鬼,露出心虚的表情。

「阿翰,你真厉害」

应泉早就知道他们之间的等级差距,不会像之前肖傅群他们那样大受打击,比起这些,应泉更是感受到一个新奇的体验,从没想过战斗竟然还有这样的方法,打开了她的一个新的视野。

「什幺真厉害?」是个女声,从训练场外进来,好奇的问着他们。

是前天才与陈宗翰坐在同一桌被他们称为欣姊姊的女人,挽着她身边一个男人的臂弯,女的明豔动人,男的英俊可靠,看起来就是一对佳偶。

「啊,欣姊姊还有她的男人」应泉指着过来的两个人,说道。

「什幺叫做她的男人」男人用手刀轻敲应泉的头,然后注意到面生的肖素子与陈宗翰,说:「嗨,我是周博伟,叫我阿伟就可以了」

「也可以叫他伟哥」应泉低声补充,然后又被周柏伟补上一记手刀。

把身上揹来的兵器放下,薛欣也就是欣姊姊和周柏伟在旁边暖起身子,周柏伟看着肖素子与陈宗翰,说:「你是肖素子没错吧,我应该不会认错人,至于你,应该就是这几天引起轩然大波,那个击败肖傅群,与肖素子打成平手,肖逸长老门下的弟子吧?」

周柏伟在上次的集结因为有任务在身,不能回来,但是在之后他有听薛欣说了事情的经过,他既然与应泉他们是同一伙,实力自然也是在前段,即便对上肖傅群他也有胜算,他的兴趣在于肖素子与眼前这突然冒出来的少年到底强到什幺地步?

任何走在武道上的强者对于自己必然有着信心,没有亲眼见到,不会轻易信服他人。

陈宗翰坐回肖素子身边,把玩着流萤剑,应泉与宋从闻凑到他的身边,一个是热切地讨论起刚才的战斗情况,一个不时偷瞧坐在一边的肖素子,意不在剑术讨论上,想要让肖素子也参与进讨论。

陈宗翰把宋从闻的作为都看在眼里,默不作声,他想到的是自己在学校里总是靠王志豪和蔡仪婷搭上线,说起来他与宋从闻思虽然对象不同,却其实是在同一个位置上,陈宗翰很能体会现在他的心情。

不过这并不代表陈宗翰会助宋从闻一臂之力,他只是感叹和心有戚戚焉,毕竟他自己也不懂他对于肖素子到底是什幺想法,没有刻意落宋从闻面子已经算是照顾他了。

「所以问题果然出在我的耐力上吗?」应泉盘腿坐在陈宗翰身边向他请益,阿昌与应泉分为一组,他安静的在一旁,看起来也在思考刚刚的对战。

「一般的时候耐力对你来说并不是太大的问题,重点是全神贯注,那消耗的不单是身体的紧绷,还有精神上很大的疲劳,举个例子,就好比死亡的压力,面对它你必须随时保持极高的警戒,容不得失神、麻痺,现在要你看着我的手指」陈宗翰讲解着,然后举起自己的手指。

等了十秒,陈宗翰继续说:「前面几秒钟你能够把注意力完全摆在上面,但是接着你就会注意到上面的指纹、后面的背景、弯曲的程度、甚至是你今天中午想吃的午餐,那就是注意力的转移,修练者虽然能够在战斗时尽量把注意力放在对方身上,但依然会产生转移的现象,然后我刚才把气势都放在你的身上,你的战斗本能提醒你有危险,注意力自然就放在我身上,随着时间过去,你开始要产生转移,我却又慢慢增强气势,你的注意力被我逼着又集中回来,这样反覆进行好几遍,你当然就会非常疲倦,精神被磨损耗尽」

「喔~」应泉恍然,阿昌的表情也是豁然开朗,原来战斗中还有这种技巧。

「所以照你的说法我不是就没有办法破解?」

「还是可以,最简单的就是不要和我对峙,把战斗拉成动态,那你精神上的损耗就不会这幺大,再来就是发现我设的陷阱,用气势对我反击,不要单方面的承受,当然还有其他的方法,不过主要就是这两种」

除了宋从闻因为心猿意马而没听进陈宗翰的话外,这一番话对于他们来说都非常受用,当初在大姊和陈宗翰讲解之后,陈宗翰就深深体会到所谓的『战斗』,并不只是单纯肉体强度上的较量,它是一门学问、一门艺术,博大精深的永无穷尽之时。

所有小细节都可能是最关键的部分,有时候要击溃对方根本用不着动手。

以此为出发点,陈宗翰与应泉、阿昌、宋从闻、肖素子展开一场比较偏门战斗方式讨论,其中当然以陈宗翰和肖素子的经验最丰富,陈宗翰是因为他总是在血色空间里战斗着,那里从没有发生过一场正面的对决,只有生与死的结果分法,也就因此只要能杀死对方什幺方式都无所谓,奇招尽出。

肖素子见多识广,比起同龄人看过更多战斗,自然也理解更多战斗的方法,知道把自己侷限住是会因此而吃上大亏。

小虎保持着依然故我的姿态,缩起身体继续补充睡眠,对于练武的声音是浑然不觉。

薛欣与周伯伟替代空位,对练了起来。

周柏伟使的是长刀,薛欣用的是剑,两个人虽然练的不是同一种武器,但是就章法来看似乎系出同门,隐隐的有相似的感觉。

练到一个段落,周伯伟走向讨论着正热烈的其他人,后来郁郁也加入,变成六个人围成一圈在谈话,说着自己的经验或看法。

「要和我练一下吗?」周柏伟问道,对着陈宗翰。

「有人要丢脸喽」应泉的话令其他人都和她一起窃笑,薛欣瞪了他们一眼,止住他们的笑声,虽然她也不认为自己的男朋友会有胜算,但他至少希望周柏伟能支撑住多一会儿,更好是能多些交锋产生,对于自己的好友看衰周柏伟她以眼神表达自己的不满意见。

应泉调皮的吐舌头,和其他人一起乖乖待在旁边。

陈宗翰没有拒绝的理由,他虽然刚刚和应泉交了一次手,但他还是对现在肖家年轻人的实力有着好奇,从周伯伟与薛欣的练习可以看出他的实力高于应泉,刀法俐落,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练成,上面有着他独到的见解,不只是一个死的套路。

「那就请多多指教了」陈宗翰用的依然是流萤剑,起手的方式与对战应泉时完全相同。

没多做观察,周伯伟一个箭步攻上,吸取了应泉的经验,不在气势比拚上进行纠缠。

即便早就听说对方的强悍程度,也知道自己不会有胜算,可是当是时确实的摆在面前时,依旧让人有种不想接受的感觉。

周伯伟与陈宗翰斗了超过两百招才败下,比起肖傅群的情况还要好得多,但是他在此刻突然能够感同身受到肖傅群的感受,那是自己辛苦努力多年的成果被别人轻易超越的失落感,虽然人们都知道一山还有一山高的道理,可是真要毫无芥蒂的接受基本上是不可能的,投入越多,强度越强,受到的打击就越大。

「我现在才真的懂你昨天说的话」周伯伟对薛欣苦笑,说:「他与素子都不是我们能够接触的程度」

无论在哪一方面,知道自己永远比不上别人,光是这一点就让人非常痛苦,特别是针对他们这些自视甚高的人。

陈宗翰已经留手,就和对上肖傅群的时候一样,没有立即攻下让对方难堪,而是以一种欣赏的角度在看对方能够施展出多少花样,等差不多之后才放手攻击。

看到周玮柏也遭到完败,其他人虽然有些失望但也确切理解到他们自己的不足,为此,其他人也接连开口挑战,对象不再只是陈宗翰,还有肖素子。

一个强者永远不会害怕面对失败,他们懂得只有从中吸取教训才会变得更强,必须把所有失败当成未来成功的基石,才能够真正的不再被打败。

等到结束语应泉他们的修练也差不多到了中午,解决掉午餐,肖素子带领陈宗翰来到乔仲与肖乾的屋子前面,然后她离开去做自己的事情,陈宗翰与小虎继续他们的工作,一边体会着清新空气的滋养,一边劳动着身躯。

初到肖家的几天就这幺过去,陈宗翰的生活轨迹就在应泉他们与乔仲那边来回,肖逸还没有来找他,日子平稳却充实的在度过。

一直到了周末星期六。

又到了陈宗翰必须清扫血色空间的时候,有了上次失去意识的经验,陈宗翰对此格外的感到恐惧,想起当他不再是自己的时候,他感受到的那无边无际的存在感,情绪翻腾,魔主残魂里的某些东西让陈宗翰无法正视。

理智与情感被分成了两块,陈宗翰只能不断在心中角力,然后希望自己能永远保持陈宗翰这个意识。

就像是入定不能受到打扰而会请人护法,小虎今晚受到陈宗翰之託要守护他,不需要什幺理由,小虎只需要知道在陈宗翰下次睁开眼睛之前,他要尽量不受到干扰。

「麻烦你了」这是陈宗翰第一次不是在家里的时候进入这个状况,在进入血色空间的时候,陈宗翰可以说是完全不设防,谁都能轻鬆解决掉他。

「吼~」

早上就先睡了一天,小虎双眼炯炯有神,在黑暗中如琥珀闪耀,坐在陈宗翰他们房间的门前,看着厅堂,留意任何一丝动静。

陈宗翰确定自己身边没有任何不动静的地方后,把幽泉摆在身后,双手交握在胸前,闭上眼。

意识沉浸。

  • 名称:假面骑士decade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36:3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