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套广播体操视频完整版超清

不知为何战斗常常发生在夜里,以墨色来掩盖其内的真实,就彷彿这是不能公开在太阳底下的东西,强大却不能见光,对于普通人的生活来说,那是没有必要存在的余品,只能在黑暗中偷偷的探出头来。

大佬的正面受了伤,鲜血涌出,把衣衫染成浓红色,晕开。

男人没有掉以轻心,即使重击得逞但对方的攻击能力却还是相当充分,两只手高举在胸前,像是準心般的瞄準又像是没有攻击意图的防御。

袁逢生虽然还活着却没有活人该有的生息,以他单薄的身分,即使是在场边也已经面色死白,只是畏畏缩缩的曲伏着,外头是雷电交加然后他只能把自己藏在洞穴内,欺骗自己什幺也没有。

战斗步入最后阶段,鼓荡到极点的气势碰撞出骇人的花火。

先是大佬倾权力幻化出的真气,凝聚成蛟龙低声地在嘶吼,大佬眼睛微微张开,认定了目标之后龙形真气喷腾而出,盘旋后从右部冲撞,一路上把所有挡路的都沖刷成粉末。

肌肉蠕动,看起来模样颇为恐物,但陈宗翰看的出来男人是在直接抽起筋脉里的真气,大量覆盖在肌肤之上,整个人都隐隐流转着淡光,他没有迎击冲来的龙形真气,他直接地向前冲撞,直取对方的肉身。

咬着牙,两边都咬着牙。

真气用力的轰在身上,比巨浪更加厚与重,把男人从原定的路线上撞出了偏移,真气形成的无数把刀,宛如龙鳞般,刮划钻刺,拨离男人身上的铠甲,在身体上留下一红色的一道道血迹。

向前的脚步停了下来,却只是停了一下,虽然沉重,还是往大佬的方向撞去。

后蹬想躲,聚拢沖散的气再往回攻击,可没了第一开始的力度。

两个人靠着更近些,脸上去了一层血色,两个人都是,无处可躲,只能迎接正面的对撞。

砰!

撞上,男人侧身肩头顶在大佬身上,冲击混着真气的流窜,抓住惯性的倾洩点,爆发出整个完整的终结。

砰!

头无力的仰起,巨力让大佬往后横飞,撞穿水泥墙壁,再往后狠狠的撞上,消失在陈宗翰和李师翊的视野外。

战斗出了结果,大佬败,对方胜。

陈宗翰不敢喘出一个大气,压着李师翊一起躲在角落的石柱后面,不敢用感知能力怕会惹来杀机,一只眼睛偷偷的往外瞧,李师翊虽然不清楚是怎幺一回事,可他也学着陈宗翰尽量放轻呼吸,把自己当成消失。

男人的身体在微微颤抖,两只手撑在地面在稳住自己,如此大力的拚击之下他也受损不少,吐纳着,让全身的细胞重新开始缓缓呼吸。

他看了下手上的錶,似乎还在走动,接着他保持半跪在地面的姿势,从怀里拿出一个小东西。

一把玉质小刀。

偷看着的陈宗翰瞳孔倏缩,又是这个东西,他早该想到,要从这个被包围着的大楼离开,这是唯一的方法,时间似乎差不多了。

小舞还是在一旁拉着袁逢生,不知他是被吓傻了还是不敢在这种高手面前逃跑,她没有动作。

陈宗翰还记得曾经听过玉质小刀的用法,那个道具可以说是世家传送法阵的随身携带版,虽然方便却有着限制,必须同样的时间点有两道被标记好了玉质小刀同时破开空间方能连结,而且时间并没有多长,但也足够撤退。

陈宗翰还记得他就因为这个道具眼睁睁看着敌人逃走,与全宗在树林里是一次,断了柯壬手臂也是一次,想来那种东西不可能是随手可得的大路货,有着这一样东西,应该就是与切磋大赛大乱、死亡药剂有相关。

要动手吗?要动手吗?要动手吗?……陈宗翰不停的转着念头,他想要留下对方,可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这个实力。

吸气,呼气,陈宗翰还在思考,在衡量。

突然的,陈宗翰感受到有一股完全不输给刚才场上两人的气势散发,在楼底,现在大佬的气息已经消失,而男人也收敛起了自己的气息,所以楼下的那个人是在示威,发出了一个信号。

男人感到不妙,为了抓到玉质小刀的使用时间,他捨弃平常稳扎稳打的打法换了身伤才做掉敌人,如果又有个人上楼,错过时间那他也只能被留在这里,再强悍也承受不住轮番的车轮战。

时间,重点在使用玉质小刀的时候不能被干扰。

虽然认不出那正要上楼的气息是何方神圣,但可以肯定的是对方是自己这方,陈宗翰下定决心,没有说话的让自己的身体离开李师翊,拍拍她的肩膀,无声的表达自己的意思。

看过刚刚的战斗场面,陈宗翰竟然还想、还敢上去撒野?李师翊讶异。

争取时间。

幽泉抓在身前当作獠牙,像个野兽般的背部弓起,双脚用力,然后弹射出去。

整个人化成一弘淡彩,摆脱所有束缚,用速度去换取攻击的力量。

很快很快,从意料之外冲出,闯进最尖锐的核心部分,以野兽之姿。

可惜。

男人两只手往陈宗翰来的方向推出,幽泉插进一团棉花,缓慢的,被带走了速度以及力量,男人的双眼注视着他,只是单纯的注视就让陈宗翰倍感压力,宛若在打量要从哪里开始下手。

咬牙,不去打理攀上四肢的麻痺感,两只手在地上撑起,倒立的方式,两只脚往上竖直踹往男人的脸。

一只手就抓住冲击,看他的模样彷彿只是三岁小孩在捣蛋,对他来说根本不值得一题,到现在为止,男人还都只是站在原处,轻描淡写的。

两次攻击都宣告失败,所以第三次更加努力的接上。

原本是倒立面向对方,陈宗翰来个后空翻,两只脚站稳地面,转身幽泉横砍,这一下虽然仓卒了些,可也是带起了浅浅流光,以自己的道攻向前辈。

这一下总算是让男人开始认真,一开始的两下看起来虽然吓人,但对于个入道者而言都里面的内容实在缺乏,往后堪堪闪开,接着右手掌成手刀,往下即将划动,手掌边缘像是点火已经开始显出光华。

眼前的动作像是分隔画面,陈宗翰听到心脏用力的跳动声,注视着那将要劈来的一掌,在外面看了多久的战斗,有比不上亲临体会这一掌上蕴含的威力。

闪光形成,抽乾了空气,恍若巨石压顶,躲不开可却非躲不可。

轰轰轰。

地板被切开,往下,不知透了几楼才消散。

在一旁全身都是大汗,陈宗翰刚才根本管不到什幺身法或是姿态,只能凭本能往旁边用力一扑,现在正靠在地上,大口呼吸着甘美的空气,死盯着男人的右手。

从外面看还以为只要抓到行径路线就躲的开来,可事实并没有哪幺简单,好快、好锐利、光是这招的气势就令人难以呼吸,刚刚要不是最后男人的右手掌偏了开来,陈宗翰恐怕已然倒地。

被伤到了右手的经脉,男人在心底寻思,刚才对方的气劲到他的经脉内,让他的控制能力出现了偏差,劈下的方位与他想要的位置有了出入,而且体内的真气容不得他一再使用这招。

「快跑!小舞快下去!」陈宗翰大喊,只要小舞能够把袁逢生带下楼也算是个不小的收穫。

一直躲着的小舞像是被惊醒一般,注视了下战场接着抓着袁逢生的衣领提着奔跑,跑向李师翊所在的往下楼梯口。

「时间有点赶」男人看着陈宗翰说话「看来我得尽快把你解决掉才行」

玉质小刀在使用的时候是不能被干扰或打断的,如果这样做会产生误差或是失去效力,这想法闪进陈宗翰的念头,人跳起,转身就用这辈子没用过的速度开始逃命。

一下子就想通陈宗翰的想法,男人苦笑「还能这样啊」迫不得已的只能玩起老鹰抓小鸡的游戏。

陈宗翰不停的用余光搜索所有可能的路径和转折点,三度空间的疾驰在这个楼层,脚下的力量在接触面留在深刻的脚印,轻功般的轻点飘移速度不够,陈宗翰脚下的每一部都在爆发,强硬的转折,爆发力十足的加速,眼里的世界都在高速的往后飞。

原本还以陈宗翰这个初入道者很容易就被抓到,可谁知道对方乾脆用这根本撑不了多久的方式在逃跑,一时之间他竟然也没办法逮到对方,照他看来陈宗翰顶多支撑三分钟,可也足够拖到底下的人上楼,破坏他能够离开的方法。

怎幺办呢?男人一边在陈宗翰身后飘荡,一边想着。

「不准跑,你再跑我就杀了她」清亮的女声,在陈宗翰的背后。

本该是同伴的小舞举着长剑摆在李师翊的脖子上,言词的的威胁简单明了,陈宗翰只好停下脚步,而再次回归人质身分的李师翊无法动弹,只能苦笑。

「这到底是演哪齣?」陈宗翰看着小舞问道,男人也停下了追赶。

对于陈宗翰的提问,小舞一点回应的打算也没有,说「别动,你一动她就脑袋分家」

衡量了一下场面,不得不说,陈宗翰除了束手就缚之外没有其他的选择。

「抱歉」李师翊想来想去也知说得出这一句话,到头来她还是个伴手绊脚的存在,每次,陈宗翰为了她的安危换来的是满身的伤,小虎那次、保镳那次、黑拳那次,然后是现在。

之前一直在追赶陈宗翰的男人对着陈宗翰的后背用力的挥了一拳,不闪不避,结实的承受,整个人撞在一边,在这片废墟中又增添了一段破坏。

「阿翰」李师翊下意识的想要移动,可靠着脖子的冰冷触觉正警告着她。

「差一点坏事」男人说道「小舞,做得很漂亮,可惜那样妳的身分就曝光了」

「没关係,反正这也是迟早的事,葛先生你不能被困在这」小舞略显拘谨的回答「时间应该差不多快到,你的徒弟,要凑现在把他找出来吗?」

「阿才呀」被小舞称作葛先生的男人环视了这疮痍的楼层「既然刚刚那小子有办法上到顶楼,看来阿才他是败了,他应该还在这层楼里,只是气息有些微弱」

李师翊什幺办法也没有,只能沉默的听着他们说话,不论是小舞还是葛先生对她来说都是不可战胜的存在,特别是后者,完全生不起抵抗的念头。

原先被小舞提着衣领的袁逢生,知道现在没有自己插嘴的份,乖乖的待在一旁。

对于当人质已经当出心得的李师翊,忍不住的想开口「那个……拿着剑的小姐,我记得妳是执法队的人吧?」

「从刚刚开始就不是了」小舞回答「有什幺指教吗?」

「没有,只是想要搞清楚状况」李师翊说「所以妳和他们是一伙的,就是绑架我的人」

「喔,对了,妳是东洲集团的千金小姐」小舞似乎是现在才想起这件事,接着看着她好像在思考些什幺。

有点不妙的感觉,那种在评价她的眼神就像是在分析值不值得下手的银行抢匪。

这算不算是自投罗网?

确实的,如果抓走李师翊就有了个把柄威胁东洲集团,不论是要做什幺都方便许多,可也同时要担上这个其中的麻烦,利用的关係虽然不错,可也容易造成怨怼进而导致反击。

葛先生搬开押着他弟子的石头,阿才似乎早就恢复意识,只是没有力气挣脱,长枪也回到了他的手上。

「师父,对不起」阿才的第一句话便是道歉「我败了,让他上楼」

「你还需要更多的磨练」没有表示责备,葛先生拉起他最得意的弟子,在他的身上拍了拍,弄掉灰尘。

「是的」阿才立正回应。

小舞似乎打定了主意,把长剑从李师翊的脖子上移开,左手抓着他的手臂,看那个样子应该是要带她一起离开。

「乖一点,别给我……」

小舞的话还没说完,有个在空气中只剩模糊影子的物体,以高速飞向她,让她的嘴巴瞬间丧失说话能力。

很快,但慢慢的看出轮廓,是一把长剑,暗红色,似曾相识,在她的瞳孔中不断放大。

使出浑身力量的侧过身,剑刃带起的利风在她的面颊割出一点点血痕,她拿手的预判在这突发状况之下没有一点作用,紧接在飞过来的兵器之后,陈宗翰卯足全力如箭离强弓,激射。

手指成爪,对着的目标是小舞白皙的脖子,李师翊被她抓在旁边,对于状况一时之间还反应不过来。

唰!破空声。

陈宗翰腰腹用力,迫不得已的在空中强自转了个方向,以同样的速度撞在一边。

一柄银白长枪插下,透了石製地板,余力使它微微的抖动,嗡鸣。

所有的事情都在一瞬间发生,陈宗翰的两记强袭、长枪的逆转,一眨眼的时间就在攻守之间打了转。

这下是真的动不了了,陈宗翰整个人像是块破布的无力,被葛先生重击的一拳透着骨髓生疼,而且是越来越剧烈,现在更是浑身无力,撑着身体突围用的攻击也没成功,这下好笑了。

一直到了陈宗翰摔在一边小舞的长剑才挥起,砍在空无一物的空气中,心脏剧烈的跳动,大口大口的喘气,她在生死间来回了一趟,她丝毫不怀疑刚才陈宗翰所散发出来的杀气。

不单是小舞如此,被作为人质的李师翊也是目瞪口呆,突袭然后破解,根本没搞清楚是怎幺一回事就结束。

葛先生出现在陈宗翰的身前,一只脚踩在他的右手上,说「刚刚还真是危险,差一点就让你办到了」

要不是阿才面对的方向看着事情发生,要不是他手上有长枪能够阻止的话,陈宗翰已经达到目的的遁走,甚至能够在拖延一些时间,底下的人上来一切就都结束。

阿才拿着他师父交给他的玉质小刀和手錶,对着时间,準备划开空间开启通道。

葛先生瞇起眼睛,这个动作让他眼角的鱼尾纹有些明显,显露出他的年龄「你很危险,才几岁的人就有这种实力,一路上来再与我最得意的弟子交锋后还有余力,受了我一拳还有能力反击」

从葛先生说的话语缝间,陈宗翰感到危险的杀机,可是偏偏他的身体却一动也不动,被踩着的地方像是被山岳压着。

那个不知道是哪位的帮手因为不能搭乘电梯只能费时的跑楼梯,按照他的速度来看,来不及拯救陈宗翰这个待宰羔羊。

要死了吗?

陈宗翰看着眼前要杀他的人,心情出意料的平静,不知是因为身体的无力导致连求生意志都蒸发?或是太常碰触死亡所以清楚自己终须一死?

「你,留不得」冰冷的声音。

法官同时身兼刽子手,葛先生明了了眼前少年的潜力,再放任不管,假以时日就会诞生出个自己敌不过的高手。

对于会威胁到自己的祸害,就要扼杀于萌芽之时。

来不及了,要杀现在的陈宗翰,只需要一个举手落下,用不到一秒……

在这个世界上,陈宗翰想要亲口告别的人很多,肖素子、蔡仪婷、王志豪、朱士强、楚轩华、全宗、肖逸、李天曦、姜舞绫、雷、青鬼、小夜……还有他的父母、兄弟以及眼前的李师翊,香囊中的小虎他们知道外面正发生什幺事情,想要出来却受到陈宗翰阻挡,何必再多出来送死呢?大姊还是待在颈上的紫仙玉项鍊中,没有任何反应。

没有任何可以扭转的后手,就连想同归于尽的业火也燃不起,葛先生阻绝他所有可能的反击,没有任何援兵,大姊也没有反应,全宗大概还在日本,残魂里的魔主尤自沉睡,想来个发狂爆发也办不到。

唉,陈宗翰叹息。

右手掌凝聚出光华,只需下劈就能掉他。

算了,就这样吧……

「住手!快住手!」

很熟悉的声音大喊,打断这绝杀的一击。

李师翊不知什幺时候从小舞的手上跑开,不知所活的从背后紧紧抓住葛先生的右手,整个人不记形象的扑上去,像只无尾熊般贴着。

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葛先生整个人就彷彿铁融铸成的,李师翊企图阻止他行为其实根本没有任何用处,只消散出真气就能溃退她,可那一个弄不好就会杀死她,她实在太脆弱。

两只手用力攥住葛先生的右手,掌上的光华光是这样接近就在李师翊的手上留下血痕,慢慢的浮现,惊人的气势也逼着她往后,这感觉恍若伸手到岩浆中取物,热力逼着自己向后,本能也在劝自己退却。

「不行!不准这样!」

李师翊不知道是在说些什幺,保持着不雅的姿势,最后甚至张开贝齿咬住葛先生的肩膀。

小舞在背后抓住李师翊的腰要拉下她,可不知为何的却拉不下来,为了止住葛先生的动作,李师翊可以说是使出了浑身解数,虽然咬着的地方根本伤不到他,可也增加了她阻止的力道。

葛先生并不嗜杀,他来这里是为了任务,解救袁逢生还有销毁所有死亡药剂的资料,大佬的死活他并不关心,死了也罢,活着也无所谓,可眼前的少年让他起了杀心。

然后,紧抓着他的少女让他无奈。

甚至不需要动作,一个呼吸散劲就能让她离开,可是以他现在的控制力来看,他没有把握不会重伤她。

可重伤她又如何?葛先生自问,因为自己不忍心对弱者动手?因为对方是个女人,还是个很漂亮的女人?

绚丽的光芒驱散了这里的一片朦胧,玉质小刀破开了空间,建立起一条短暂的空间通道。

「师父、小舞」阿才喊道,看着眼前的情形,一本正经的他也有点想笑。

时间不等人,上来的人、想杀的人、将死的人、阻止的人、要离开的人。

时间滴答滴答。

上来的人接近,通道开启。

看着少年称得上是微笑的表情,葛先生心中不知在想什幺。

「师父,时间」

感觉到有股隐含着威压的力量已经快要到达,葛先生歛去手掌上的光华,说「撤」

李师翊不知道该不该鬆开手,僵着不知该怎幺办。

「下来」葛先生简洁的说。

李师翊很听话,她知道危机已经过去,解除她无尾熊的不雅姿势,离开葛先生的背,急忙冲到陈焕身边,轻轻的抬起他的上半身,想要帮他弄一个舒服的位置。

时间很急迫,葛先生拔起阿才的长枪之后就离开,临走前看向陈宗翰与李师翊,李师翊注意到他的目光,赶紧用身体挡在前面,可她知道自己那副脆弱的躯体其实完全没有一点阻碍的用处吗?

「葛先生,要……」小舞似乎有带走李师翊的打算。

「先走,别浪费时间了」葛先生率先踏入空间通道,嘴上说着「可惜了那几瓶红酒」

阿才与小舞跟在他身后,最后,阿才回过头看了一眼,依稀看到陈宗翰带笑的嘴角。

上来的人以高速奔到,眼前的断垣残壁让他吃惊,他第一眼看到的光芒在他眼中慢慢消失。

人已去,楼,不剩几人。

老天真是不长眼,陈宗翰又活了下来,他很想大笑,可蜇人的真气在体内弄得他一阵咳嗽,

李师翊漂亮的脸庞上显满焦急,白亮整齐的牙齿上有点血,不得不说,她拖延的那几秒钟是关键,少了那几秒,陈宗翰就只能画下句点。

「大小姐,谢谢你」

确认陈宗翰没有事,李师翊把头撇到一边「你说什幺东西呀」

黑暗中,女孩的耳根有点红。

  • 名称:第七套广播体操视频完整版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33:3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