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之驱魔师第二季超清

古风的建筑廊道四处蜿蜒,极具中国特色的屋檐遮蔽出阴影,雕龙画栋的栏杆屋柱无声显露出背后的岁月,园林庭院,小桥流水,绿意与色泽彼此呼应,风徐徐拂过,恬静的隔绝世俗,让观者打从心底感受到世外桃源的氛围。

从最一开始后陆续扩建而成的本家建筑群,虽然有些杂乱无章,可也算是衔接得恰当,几千年来经过无数次的修整,大致上的格局也都能简单分开。

最里面年代最久远的是内部本家,是一些闭关者与曾经的有为者居住的地方,就比如肖逸在三十多年后可能就会移居过去,那裏是肖家最神秘的一部份,连着背后的群山,格局与前半部不同,可以说是一个独立的区域。

中前方就是肖家弟子主要活动的部分,中央的大广场可以说是集合场,正对着陈宗翰去过的本厅,石梯上的是写着『肖家』二字的匾额,这里便是陈宗翰头一次来接受发落的地方。

与紫禁城那种正方格局不同,由于不断扩建的缘故,原本应该可以从大门一路接到本厅前广场的路线被打断,延伸了三倍,然后多加三个大小相当的广场,平时依据使用者的不同时常有人在演练着套路。

大致上的分类是左边给长期居住于本家的人定居,右边则提供成临时居所以及一些应变场所。

最重要的与外界联繫的传送法阵,坐落在中间的左右两边,成大厅模样或是一间间小房间,根据建立的时间不同而有不同的样式,相同的是都派有重兵把守,随时预防任何发难。

说起来这里相当类似于北京的老房舍,尤其是在乱中有序这点上,格外相似。

这里就好比一个小型都市,包含着各种功能,也有许多摊贩,让居住在此的住民都能够好好的过生活。

原本天空上的蓝天白云,在此刻被暮色烤成枯黄,看不到落下的阳光,只见到这交替的天气现象。

离开最后没有结论的话题,道别刚认识的小泉、宋从闻一伙人,结果肖傅群五人到离去前都一直没做任何表示,在中间一个凉亭大家就分手散开,陈宗翰由其中一位受到肖逸交代的同门带到此地,一间前面有个小空地的单独屋子,很像传统胡同会有的样子。

陈宗翰与小虎来看着间他们大概要暂居一个月的房间,和外表看起来一样的古意盎然,像是为了拍古装剧才搭起来的场景,一厅一房附带卫浴,大多是木材製品,在这点上陈宗翰有些担心,怕自己会一个不注意就毁了它们。

其实要不是陈宗翰被列为座上嘉宾,他可能会被分到边缘住普通的公寓,当然的比起外面世界是可以说是高档,只是就没有现在这级别的待遇。

把行李放下后,陈宗翰简单的检查了下他这个暂时的家。

基本上是什幺都不缺,甚至可以说是不缺到陈宗翰都想提问,在很久以前陈宗翰曾经就肖家的所在地询问过肖素子,那他们都没有就这个答案多做纠缠,可是现在,陈宗翰还真好奇这似乎不在地球上的地方怎幺能够与他平常家里有同样的生活环境?

电是怎幺来的?自来水又是怎幺办到的?

就算真的有个小型发电厂与蓄水设备,那手机上的讯号又是怎幺一回事?陈宗翰相信如果他带了台电脑过来说不定来能无线上网,这是怎幺个正常又离奇的情形?

被这问题困扰到想按铃找人过来帮他解惑,接着又想到外面的风景。

这里不是不在地球吗?那日昇日落理当有自己一套规则,太阳与地球也不该在存这里,很多物理常识也该不适用于此,更甚至说,这里能够让人类生存这件事本身就足够令人惊叹。

吼。

小虎的吼叫声打断陈宗翰快要烧坏的思考,牠咬着陈宗翰的枕头,拉下床,这模样似乎在郑重声明这枕头的所有权是属于牠的。

就和很多旅馆可以叫服务生一样,陈宗翰拨打内线请人多拿了一套寝具过来,免得他们一人一虎为此大打出手。

放下无解的现代化谜题,陈宗翰跳了跳体认重力的存在,决定好好享受这些方便,洗个清凉的澡。

电视这种会使人衰弱精神的物品这里并没有,墙上挂有写着波罗密多心经的捲轴,山林水墨画也很有神韵,提升居住者心灵的层次。

窗外天色已经转暗,些许灯火与天空中的皎洁明月相映衬,没有太多污染的黑色天空中塞满璀璨如钻石的星辰,陈宗翰这辈子都没见过这幺漂亮的星空,目光流连着,心中讚叹,把躺椅移到门外,就着夜风欣赏满天星空,十分惬意。

找不到北极星,也没有织女与牛郎对望,人们的悲欢故事并没有在这片繁星点点中生成,又或许其实有的,只是陈宗翰不知道而已。

很多人说星星的美在于它们的故事,希腊的星座、中国的星盘,想像力造就出时间抹不掉的历史,一代传一代,诉说的其实是人们自己。

不要有任何压力,陈宗翰与不知什幺时候跑到他大腿上的小虎,以自然而非人文的角度,遥遥望着以光年计算的远远星球,那跨越长长时空抵达这里的光芒。

在这浩然宇宙的面前,陈宗翰充分体会到自己的渺小,以天文学的宏观观点来看,别说是陈宗翰,就连地球也不比一粒尘埃来得大,我们所认为的世间万物其实都渺小得可怜,我们喜怒哀乐影响的程度完全可以忽略,在这宇宙中,『我』这个认知只是了解一切的开端,其本身存在并没有丝毫价值。

脑里转着想法,陈宗翰不感到悲观也没有欣喜,心里的念头淌过,就只是这样。

思绪不特别聚焦,念头就这样到处沾惹,很自然地跑到了熟悉的领域,今天的战斗上。

小虎把视线从星空转到陈宗翰脸上,在微微的灯光下,在陈宗翰没意识到的情况下,他的眼瞳变得幽红。

今天他从家里一路来到肖家,虽然地域上移动了何止千里,可就时间来说并没有花上多少,由点到点的跳跃式移动,比起直线还要迅速,就好比假设中的黑洞白洞关係,是物理上的特殊例子。

陈宗翰有些感触,不单是时空造成,也和今天的所见所闻有些关係。

该说是失望还是理所当然,今天下午的战斗除去肖素子那场,其他的都满乏味的,唯一的亮点是肖傅群他那有些意思的剑法,但也只是一点兴味,根本达不到令人兴奋的地步,说来如果那套南柯剑法只是带领人进入道中,那它不过是有趣,难登大雅之堂,对于入道者而言只是废品。

至于与肖素子的那场战斗,想到这陈宗翰不自主的微笑,空气燃起淡淡烛火般的战意,那真的是意料之外、兼具收穫与过瘾的一战,闭眼想起会有想举剑战斗的渴望。

呼—

吐出一口长气,小虎用脸摩衬着陈宗翰的手。

就好比一个职业棋士能够把棋谱从第一子按照记忆排列出来,陈宗翰这专业的战斗狂热份子也能够大略回想起战斗时的每一个片段,虽然有些时候会犯下当局者迷的错误,亦或是凭着本能习惯行动而没在太深的印象,可即使这样,也足够陈宗翰安详的一边观星一边慢慢回味,在脑袋里纠正自己和思索战略,顺便把肖素子的动作也提取出来欣赏,当然的也包括她的身姿。

像是怀里抱着小猫宜享天年的老人,安在躺椅,时间似乎和他没有关係。

在同一个时间,同样的夜空之下,肖素子身处在与陈宗翰相近的地点,一间比起来低调奢华上另个等级的房间,她的闺房很简单,床、桌子、书柜、衣橱、笔记型电脑,还有一些以前被当成礼物的古物装饰。

线香的味道轻轻柔柔,是肖素子最喜欢的一个种类,唯有在特殊日子才会点起。

短髮没有吹乾包着条毛巾,流萤剑横摆在墙壁的安托上,正值暑期,她身上只有简单的一件白色睡衣,就连贴身衣物也除下,让皮肤安歇。

反正没有人在看,肖素子没形象的盘腿坐在桃木椅子上,半张俏脸黏在桌上,参考书的油墨字体在她眼前放大,虽然说她再过一个月就要参加大考,虽然说这是她自己选择的道路,但她仍一点也提不起念书的兴致,在这种时候她就特别羡慕李师翊那个聪明脑袋。

一想到李师翊,她把手机拿到面前,有封简讯。

是问她什幺时候有空能约出来,肖素子想了想,回传了两天之后的一个时间。

以她的身分想要出入本家问题并不大,但还是有些手续上的麻烦,如果可以的话她也想早点去跟她的姊妹淘诉苦,最近的麻烦事情还不少,大考、内部争执、空间裂缝……

觉得脖子有点酸,肖素子换个方向,继续趴着发懒。

这房间她已经搬来了十年,入目的一切她都很熟悉,爷爷就住在隔壁,关于这点她也很高兴。

以他人的角度来看,她很有身分、很自由、很自在,爷爷因为公务繁忙也没办法有很多的时间陪她,父母早逝导致她从小就习惯一个人生活,虽然很多长辈爱护她,但有时仍不免的感到寂寞。

一片热闹中的寂寞总是特别伤人,对谁都是如此。

肖素子就怀疑过自己不断练剑是否只是因为自己太寂寞,没有人能说上话,所以就只好对剑说话,久而久之的,实力就与日俱增到把同辈都抛到身后,其实她自己对于这件事也没多留意,不知不觉地别人就跟不上她前进的脚步。

手机抵在指尖上转动,肖素子想着心事。

原本她以为高中三年也会和其他时候一样的方式度过,在学校里就是没办法和同学处得好,这也没办法,她有太多不能告诉普通人的秘密,保持点距离也好,当初上那间高中也是她自己要求的,要不然她大可选其他与肖家有往来的学校混份学历就算了,还轻鬆许多。

说来她国三的时候就是想离开身边的环境才特别搬出去上高中,在没有其他人认识她的地方,好好喘口气。

学校的生活比起她在本家和出任务的时候相比,的确是很平淡,但也就因此而格外珍贵,区域的事情有孟竹打理,肖家的事情由肖濂联繫,练功虽然没有放下可也没以前那幺沉重,虽然还是没交上一个知心的朋友,可那些不知道她身分的人都待她不错,两年的时间,总体来说她平静而快乐。

高三下学期,之前平静的日子宣告终止,发生许多足以改变她人生轨迹的事情。

切磋大赛上败给杨渊让她有些难以释怀,她相信如果凭真本事她不会输,可是事实上她就是输了,如果可以,不,以后她一定要再向杨渊讨教一次,好解开她心中的疙瘩。

陈宗翰暂且撇开不谈,肖素子对于这家伙已经无话可说,有太多的惊讶、太多的谜团在他身上,就连他师父也无法看透那杀人狂的本质,她自己还是暂观其变比较实际。

比起他这个臭男生,肖素子想更多的是李师翊。

李师翊可以说是他这辈子第一次交到的好朋友,她的成长背景使她见过很多人,同龄、长辈、后辈,可惜大多数人都和她和不来,也说不上什幺原因,就只是她不会想要再和他们有多过一般标準的联繫而已。

然而李师翊不同,在某些部分与肖素子她自己甚至是很类似。

两个人都是某些领域的天才,都成长在不平常的家庭,都拥有过人的美貌,都可以说是千金大小姐的身分,就连封闭的个性都相像,也因此要不是两人藉由陈宗翰而认识,她们这辈子可能都不会有机会说上一句话,关于这点肖素子可以坦承的感谢陈宗翰。

原来朋友是这幺一回事,肖素子一直到年过十八才体会到,她与李师翊更真切一点来说是姊妹淘的亲密关係,什幺细琐的小事都能聊个不停,这放在以前会是多幺不可思议的一件事情。

肖素子与李师翊都不是多话的人,可偏偏凑在一起的时候两人就彷彿换了个人格,都变成标準的长舌女孩,叽叽喳喳说个没完,有时候再加上李天曦更是不得了,以优美的声线创出吵杂的三重奏,打破他们各自的气质形象。

姊妹之间什幺都聊,还曾经把追求过她们的那些爱慕者的疯狂行径拿出来比较,也因此肖素子知道严格来说李师翊交过男朋友,是发生在她十六岁时候的事情,对象是个十八岁的英国帅哥,还有着某种贵族头衔,然而他们只交往了一星期就分手,原因是李师翊觉得很无聊。

之所以会答应这个英国贵族帅哥的追求,除了他的条件实在太好之外,主因还是李师翊也是个情窦初开的少女,好奇爱情的模样,可惜这种事情实在无法强来,普通女孩也许会迷恋于对方的帅气、名车、风度,然而这些东西在李师翊眼里都不值得夸耀,一个礼拜是李师翊耐心的极限,接着就是分手。

提起这个经验的时候李师翊皱着眉头,这故事的结尾并不好,那英国帅哥在后来还有段时间死缠着李师翊,不知道是出于面子还是当真被李师翊给深深吸引,但最后还是在被狠狠羞辱后放弃了。

爱情这回事两个女孩虽然都嚮往却也都缺乏经验,听李天曦的恋爱讲座有时候还会因为太露骨而脸红心跳,也只有在这个时候她们才会有一般女孩儿家的羞态。

比起李师翊还有交往过一星期,肖素子在这方面就完全是挂零,明明从没有缺少过追求者,也不是说从来没想过和谁手牵手,可就是缺少一点心动的感觉,找不到一个与众不同与自己搭配的人。

想要刻意迴避,到头来念头还是跑到他身上,陈宗翰。

肖素子在手机键盘上按几个键,到相簿的地方,里面有几张她之前拍的相片。

仰角四十五度这道理她当然知道,不过由于她天生丽质什幺角度其实都没有问题,现在很多年轻男女不管看到什幺都会想要拍下来建档,肖素子虽然没有这种癖好,但也还是会拍几张照作为纪念。

李师翊、爷爷、李天曦、小虎、肖濂叔叔、姜舞绫、叶清稜……当然还有陈宗翰。

照片的地点是境外,趁着他在吃焗烤饭的时候拍的,这张照片只有侧脸,眼神看向前方,没有露出傻样,比起平常算是帅了。

放下手机,头不再趴着,把手臂环在下巴。

每个人对于美丑好恶都有自己的标準,而撷取大多数人统筹而出的便是大众标準,以此来看陈宗翰的确称不上帅,只能说是端正,可是,怎幺说呢?肖素子心中想着。

看起来很平凡的他,平时给人的感觉很没有压力,以此点来看,大概也就是李师翊有办法和他相处的原因,而在他拿起剑后,则就是刚好相反,存在感非常强烈,大有睥睨天下的神态。

想到几次陈宗翰的模样,肖素子把连埋进臂弯里,寻思。

……好像有点帅呢。

几分钟都没有一点动静,房间没有声音。

露出眼睛,按了一下手机解锁回到相簿,肖素子看着那个年纪比自己小一岁的男生的照片。

「哎!」

坐直身子,肖素子放下手机,坐在椅子上移动到书柜前面,里面没有大家以为她会看的文学巨作,最多的是参考书和修练用指南,接着是摆满她珍藏的武侠小说和爱情小说。

几天前邮购的书才刚到,不如就趁现在读一读也好。

抽出知名网路作家的新书,肖素子把位置移回书桌前面,桌上除了没在看的参考书之外还有几本武侠小说,如果陈宗翰还记得的话就会知道,那正是他第一次在图书馆前面遇到肖素子时他拿着要去还的书,没想到肖素子这里也有一套,从封面看来应该是新买来没多久。

决定放下恼人的念头,肖素子翻开新书的一页,沉浸到书本的世界里面。

肖家本家本着修士高僧的生活态度,日出而作,阳光才刚一露脸就陆续有人开始一日之初,练功的、打坐的、整理内务的,各个都动了起来。

要不是房间还有一些科技产品,陈宗翰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穿越到了某个古代。

手机上的时钟数字显示现在才六点多,比之平常不慢跑时后的起床时间早上不少,陈宗翰发现自己还是坐在屋外的躺椅上,小虎窝在自己身上打呼噜,口水都流到了衣服上。

「啧」陈宗翰拍了拍衣服站起来,把还在梦乡的小虎放在椅子上,牠翻了个身继续睡。

伸个懒腰,全身的筋骨劈啪乍响,昨晚的不良睡姿果然留下了些后遗症。

空气真是清新,陈宗翰深深吸一口气后心想。

一个人早上起床第一件是理所当然是洗脸刷牙上厕所,没有人是例外,应该说如果有谁不是这样还蛮噁心的。

在这个肖家内陈宗翰的感知能力受到很大的压制,一方面是有太多修练者产生太多气场,另一方面应该是肖家在建造的时候就有特别防护,想来也是觉得许多修练者的感知能力侵犯到别人的隐私权,毕竟谁喜欢自己在哪、在做什幺都被别人知道。

左边是通道口,前方和右方都是围墙,上面爬着像是长春藤的寄生植物,漆有些剥落,瓦罐内种着几株绿色植物,被还未完全醒过来的光线照着,彷彿走到了几十年前的小街人家。

起个一大早精神却意外的好,反正也没什幺事情好做,陈宗翰决定来一下功夫片常出现的晨练。

基于没有自己任何特定的招式套路,陈宗翰就舞着四肢想像是在和某个假想的敌人作战,疏通自己的筋骨与气脉。

不用剑,凭着本能在运用身体。

闭起眼睛,陈宗翰感受着自己体内的每一分变化,好似自己活在更里面一些,道心发热,克制自己在不动用杀意的情况下提升自己的修为。

虎虎生风的模样,击打着看不见的敌手。

这种训练的目的在于转化魔主的功力于自己使用,这速度虽然慢,但是却非常必须,唯有如此才不会一直深陷在无法控制自己的严峻情况里。

半小时的早操,逼出陈宗翰一身的臭汗,这针对自身弱点的加强即使是活死人也是大幅度的疲累。

洗了个清爽的澡,陈宗翰叫醒小虎,由于这里并不像饭店一样会有服务生自动送早餐过来,他们两个必须自己出去外面觅食,就和昨天一样,可以选择不用钱但很可能早就吃腻的食堂,或是要花点钱但品质较高的商店街。

「起床了啊」陈宗翰捏了把小虎的脸颊,然后玩着牠的鬍鬚,尝试打出一个蝴蝶结。

「……嗷」小虎明显不习惯早起,和牠的女主人一样一脸睏面。

陈宗翰花了五分钟才好不容易把这只几百岁的虎精叫起床,看牠走路一晃一晃的样子,他这暂时的监护人乾脆把牠抱起来送到浴室,挤牙膏帮牠刷牙,接着再把牠丢进放满水的水槽,这举动令牠完全清醒了过来,挣扎一阵子后用满含怨气的眼神盯着陈宗翰。

「吼—」

「别生气、别生气,一早洗澡是打起一整天精神的良药呀」一点也不觉得有罪恶感的陈宗翰,用阳光的口气说:「好了我们就去吃早餐吧」

跳下水槽,小虎甩掉毛上的水,留给陈宗翰一个背影洒脱的跑上他的床褥,然后在上面打滚。

「喂!你给我下来……」

  • 名称:青之驱魔师第二季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32:3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