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侦探柯南在线观看超清

两道光华,凝鍊出来的气劲中间是枪尖与剑尖,两边都是夹带着狂风暴雨般的气流,两个兵器没有办法接触,中间是激撞的气,枪与剑在各自手里狂跳,像是握着火红的烙铁。

「啊!」分不出来是谁的吼叫声。

一点一滴的,两条光绫在渐渐靠近,陈宗翰与男子都死命的抓住手上的武器,都只有向前的想法,条条气劲扩散出来割在他们身上,宛如碎裂的剑锋枪头,造成条条洞洞的伤痕。

两股相当的气流彼此撕咬,能量在激烈的收缩扩大,两个人站的地面开始往下碎开,地面承受不了两个人塑造出来的气劲,裂痕往外。

硬是撑着,嘶吼。

相逼到了极限,前进的每一分一毫都耗尽了心力。

最后,光华散开,如春阳下的白雪消融在空气之中,点点萤光。

两个人快速分开,就这幺一次费出全部实力,体内消耗掉的真气比他们想像的还要巨大,有种畅快的疲累,虽然没有谁显露出一丁点的疲态,但都在心中大大的喘息。

「你也到了入道的境界」男子说,如果陈宗翰之前认识他的话肯定会讶异他说话次数之多,平常他除了必要的应答之外,几乎是没有声腺存在。

「是吗?原来这叫做入道」喃喃的覆诵,这是条前人走过的路,可每个人走的时候风景却又不尽相同。

入道,何为道?端看每个人心中所发挥、所渴求、所拥有的东西,把这一切凝结出最纯粹的自己,那就是道的开始,道之初。

修武不外修心,图有架式称不上是个合格的武者,有了真气之后再往上不停变化,突破凡人的窠臼踏出的第一步就是入道。

这种畅快似乎感染到了幽泉身上,能察知到它的快乐,像个久未出门看到太阳的孩子。

长枪回到原位,居中往前,尖端遥指着陈宗翰的眉心,幽泉依旧是双手拿着,竖直往前,剑刃微微摆下。

刚刚的第一击可以说是在互相试探对方入道后的实力,接着的会是消耗甚大的高手交锋,每一下使出的力量会是之前的四五倍,承受的打击也一样是倍数计算,同时还有入道后玄妙的状态加持。

陈宗翰注意到男子入道之后让人感觉到的是冷静的剽悍,走的是俐落札实的路子,他的长处越发明显,气的表现同时代表一个人的秉性,入道后这点是更加的清晰,相比之下,陈宗翰入道后给男子的感觉是种冷漠的残忍,杀气太过浓厚的陈宗翰连真气中都略呈暗红,一直在生死关头挣扎,对于生命兴败产生了旁观者的冷漠。

长枪在男子手中画成一条线性的流动光芒,旋转成圆,向着陈宗翰直飞去。

不可能用手接住,也抓不到点拨的路径,陈宗翰双手直线的斩下,在空气中留下过快痕迹,碰撞。

叮叮叮叮。

这下确实让长枪无法接近,由上往下的力到把飞来的长枪撞在了地上,不规则的弹跳,一束乾净的斩痕烙印般的在地板。

轻鬆的抓起长枪,男子向前直捅,取的是陈宗翰站着的大腿。

由左的拖划,带起密集的气劲,枪头与剑身猛烈的对撞,都是倏忽成招,攻击力不及方才。

锵噹,幽泉和长枪弹开,陈宗翰放脱手上力量,让反击的力道消弭,接着续劲往前倾身重劈,长枪要回到预备状态的时间比剑长,只好以枪身往前格住,两只脚往后受力。

溅起火花,巨力推着男子向后平移。

肌肉绷紧的连续猛击,枪身弯曲,本该没有形象的力量化成波纹扩散空中,空气受迫的抖动,真气凝结出来的余光像是碎裂的玻璃在洒落,两个人在互相推挤,两股力量没有转圜的正对。

血上了喉头,一昧的支撑受到了伤害较大,男子的内脏受到冲击刺激而殷血,枪身弯曲到了一个程度,鬆开右手,枪桿回弹。

重心在前,幽泉赶紧回档,可这没料到的一手把陈宗翰击飞,在地上滚了几圈,跳起恢复警戒。

陈宗翰看到男子站着的地方往下陷,他刚才全力的打击一部份被他引导至身下,原本美观的花纹石地板碎裂的高低不平,抵着长枪,男子也顾不得什幺的大口大口喘息。

看到这个机会,陈宗翰快步的想要往前冲,才第三步就赶紧往旁边跳开,堪比利刃的罡气从长枪头飙出,男子甩动武器,争取到一点稳定身体的时间,而陈宗翰身后类似户外咖啡桌的桌椅被断成好几截。

疾走,陈宗翰摆开步子,缩地成寸。

脚步碰撞的声音此起彼落,忽左忽右,踏步收缩成一个个爆炸,身影很快,几乎要跳出男子的视野。

噹,由左而来的横劈,男子挡下,枪头才正要挑去,他人已然再度消失。

就这样没有一个定向的疾行与突击,嚓嚓如踏雪的步伐,接着便是一个没有徵兆的攻击。

转身竖枪,碰撞下绽出一点火花,人又逸走。

陈宗翰的攻击方式让他没有反击,现在男子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是就这样保持挨打不还手,高速变向迟早会拖垮对方的体力,二是也一样的移动战斗,站在相同的立足点。

男子选择后者,与陈宗翰一样的,挨打不还手不是他的本色。

以快交快,一沾即离,迅捷无伦的在空间之中交火。

横划,没碰到人,脚下用力人再远走,有风在后,转身撩击,声音还没散走两人遁开,身体化成影子,手上武器更是虚无的只剩破空声。

场面像是早期八釐米电影,两个动作之间的空档很不现实,也没有连贯下去,像是出自很不专业学徒手中,一下子在上,一下子又出现在后。

两边在一个重重的交手后跳开,幽泉插在地上想要稳住身子,可惯性依然拖着他往后,在石地板上画出一条剑迹,而男子也不好过,枪抵着,磨出一条黑色。

「也差不多该结束了」陈宗翰说道,两个人气力都消耗的差不多,可相比之下男子的情况较差,论力量陈宗翰可能略逊一筹,但如果是速度,那赢的人就会是他,刚刚的快打男子差他一点,几下攻击有碰到男子,就算是护体的罡气很浑厚还是会多少受损,特别是柔软的腑脏。

男子没有说话,或许他想省下说一口话的力气来增加胜利的筹码,他不知道做了什幺,身上的气势又增长了几分,为最后的拚杀在天平上增重。

陈宗翰的情况与对方相反,散开的杀气慢慢回归到体内,附着在幽泉之上,令它的颜色又在妖豔了几分。

长枪突进,枪尖点点寒芒,接着绽放在空中,美丽的枪术,陈宗翰压低身体,企图闪过,移划过来的幽泉斜飞,在空中交了一阵,收枪,回剑。

暴风在他们的动作间生成,推着他们往后,陈宗翰再往前跨上一步,转身以背对着敌人,红影划出个有缺的圆,放开一只手,剑往后掠去。

由下挑起枪尖,男子后撤的同时出尽全力。

一只手中就是挡不下冲来的大力,剑脱手,男子长枪高高举起,幽泉飞起在空中。

再踏出一步,再往前转身,陈宗翰把举剑的右手收回在后,欺到男子正面。

幽泉在空中要往下跌,长枪举在头顶,陈宗翰的左手伸了出来,成掌。

男子的都握紧着长枪,,刚才使力的余招还没全,鬆开口双手却已经来不及,看着对方五指并恐的手贴上自己的胸膛。

崩,全身力量由右传左,一鼓作气的倾洩而出。

惨了,男子脑中闪过这念头,冲击过来的气劲破坏了他急忙运来抵御的卫气,深深的渗透进他的五脏六腑,这一击太沉重,长枪脱手,往后摔在地上。

看着男子往后摔飞,陈宗翰举起手来接住在空中翻转的幽泉,剑指对方。

「哇!」一口血直接喷了出来,男子无力再战,挂着虚弱的表情,大字的倒下。

「结束了」男子说。

「是的,结束了」

「最后一招,漂亮」

「没贴上来死的就是我」这是事实,去了剑陈宗翰难敌。

血泊泊地从嘴里流出,男子的身体抖动着,他倒的方向刚好在帷幕玻璃的前面,可以看到外面高瓜悬着的皎洁月亮,今天这样的月色有些苍凉的悲意。

「告……诉我你的…名字」男子无力的说,现在他根本不应该说话。

「阿翰」陈宗翰难得的回答。

「阿才」

男子没有在出声,他现在可能连一个简单的翻身都办不到,陈宗翰的真气在他体内肆虐,也许他已经昏了过去。

看脱了手在地上的长枪一会儿,陈宗翰没有下最后一个死手,什幺也没说的就离开,整个应该拿来办活动的场地是面目全非,吊灯在上面晃呀晃,墙壁、柱子、横樑都断裂或是倒下,真不愧是营造业起家的公司大楼,稳固着超乎正常。

棋逢敌手难以找寻,战士们追寻着是一场场畅快淋漓的战斗,对于自称阿才的对手,陈宗翰予以敬意,同时也期待他们再度交手。

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脱离入道状态的陈宗翰脚步有些踉跄,背后的伤口也隐隐作痛,为了欺到对方正面,长枪的寒芒有一下过了陈宗翰的后背,如果再深一些就是他倒下。

说实在陈宗翰在战斗中也是佔了便宜,对方的长枪好几次都沾到了陈宗翰身上,可他依凭怪异的体质让伤口缓缓复原,相比之下,战斗拖得越久,带伤的阿才就越容易受影响。

侥倖呀,陈宗翰在心中苦笑。

第三十八楼倒是没有一点气息活跃的迹象,阿才应该是以最底线阻挡者的身分拦住所有入侵者,而他也确实有这分实力,修练者们都被他阻挡住,若非陈宗翰侥倖得胜,他们根本来不到下一层楼。

结束战斗后陈宗翰没有看到关二和另一名执法队的修练者,敌对的男子也没有在那个地方,可能是三个人移到他处战斗,或者两败俱伤的遁走。

陈宗翰心中还提着个警戒,他还记得当他在与那个用召唤术的女人战斗时,头顶上传来极为浑厚的气势,那股气并不是阿才的,是个强大过阿才的修练者,也是今天此行最难击败的头目级脚色,令人庆幸的是,大佬应该已然上楼,接下来的是货真价实的最强者对战。

三十八层楼不像楼下是一间间屏风隔开的办公室,也不是挑高的宴会场地,一入门就是酒店般的左右两侧房间,房门上都有猫眼,看起来都是供人休憩旅居用,招待贵宾和工作上的伙伴,安放人质也算是其中一项功能。

想来等待救援的公主应该就在其中一间,可楼上两个人的势压严重干扰着感知能力,现在看来只能慢慢的一间间搜。

幽泉还是保持长剑且蓄势待发的姿态,左右看到棕色的房门先是用手推了推,不意外的打不开,陈宗翰没耐性的一脚踹开,凹陷,门闩断开,里面没有半个人,但陈宗翰发现原来不是只有两张床附卫浴的一般房间,是小客厅加两间房双卫浴,这种设备完全可以比拟高级酒店。

啧啧,有钱人,陈宗翰腹诽。

出了门正要往下一间房去时,听到有点声音,陈宗翰身体贴在墙上,把头稍稍探出转角,有个揹着步枪的壮汉站在一扇门旁,外国人脸孔,嘴巴嚼着口香糖,比较引起陈宗翰兴趣的是他的头髮剃出只八脚蜘蛛。

壮汉的眼睛平视着正前方,前面是个楼梯口和三个电梯门,食指伸直靠在板机旁,随时都可以用子弹射击。

普通枪械对于陈宗翰依然有着伤害,但那也是在多人或是极近距离的情况下。

现在陈宗翰是偷袭方,而且他刚打了一场畅快无比的大战,肾上腺素还处在分泌的状态,他有十足的把握让眼前持枪的壮汉没发出一颗子弹就被击毙。

距离约为三大步,即使没有像刚才与阿才快打时的绷到极限,也能够造成对方视野中一晃及过的残影,什幺也没有意识到就踏上往地狱的康庄大道。

準备,陈宗翰弓起双脚,然后用力的奔出。

第一步踩在让脚步无声的地毯,第二步在左侧的墙中间留下个凹洞,第三步人倒着脱离地心引力,刚好遮住个黄橙色的灯光,此时壮汉才刚转头瞥到模糊的黑影,手上正要动作。

黑影从壮汉身后落地,没握剑的左手探到对方喉结处,只要手一动作壮汉就立即死亡。

短短一秒,壮汉的全身神经都像是拉紧的线,想要跟上黑影的动作,却连视野要对準都还没办到。

算了,某个原因让陈宗翰放弃让壮汉浑身立起寒毛的左手,改用幽泉的剑柄敲在对方的后脑。

整个人瘫软了下去,对此陈宗翰一脚把他踢到一边,免得他挡到陈宗翰开门。

房间里有声音,是电视声,现在有两种可能,里面要不是陈宗翰要救的李师翊,就是这次行动的另一个目标袁逢生。

礼貌很重要,所以陈宗翰轻轻的敲门,叩叩。

没反应,或者该说不给反应,收起又要一脚踹开房门的不礼貌念头,毕竟门是用来开而不是用来踹的,礼貌礼貌。

从壮汉腰间的皮带找到钥匙,不费力的打开了门。

映入眼帘的是与前面房间一样的布置,电视上面的是新闻台,茶几旁的两个沙发上都没有人,要到正前方的客厅要先经过个短走道,而有人躲在走道出口的旁边。

该不会是出现了第三个选项吧,埋伏起来的另一个隐藏敌人?

慢慢的,幽泉卿卿举起在身侧,往前像是要碰到引爆炸弹的引线。

果然,隐藏者拿着小刀刺向陈宗翰,针对的是他的大腿,同时间对方的右膝微弯藏着下一击。

老实说,破绽不是普通的多,让人连用幽泉招呼的兴致都没有,正确来说陈宗翰不能这样做,因为虽然对方连是来的人是谁来都没认出,可陈宗翰的优异的动态视力让他一下就看出是谁想偷袭他。

精緻的颜容,现在竖着秀眉,随着动作而飘起的黑长髮很柔顺,陈宗翰还记得那个触感,往前倾要攻击的身子那柔软的感觉……咳咳,反正她整个人看起来很完整,很有朝气。

总而言之,被锁在高塔里的公主也不是省油的灯,不安分地想要身兼骑士的角色,李师翊就这样袭击来就自己的人,而且还是她的同班好友。

李师翊手上的是水果刀,对此陈宗翰用左手手指轻轻捏住,而接上的膝击,也让陈宗翰事先绊住,不过头撞这招到是没预料到,即使这样李师翊还是撞了个空。

「大小姐,打住、打住」看李师翊跃跃欲试不知是要肘击还是踢击的样子,陈宗喊赶紧喊住她。

「咦?你……」

拿下掩人耳目的半脸面具,陈宗翰无奈地注视眼前的丽人,有勇者被公主暴打的童话故事吗?没有吧,这果然是现实。

「阿翰!」

李师翊扑了上去,不过这次她不是要做什幺伤害人的攻击动作,很单纯地给予陈宗翰一个大大的拥抱,很紧的那种。

「唔」

「怎幺了?阿翰」李师翊还是沉醉在重逢的喜悦里,虽然只是没见到面几天,但就这几天她虽然摆着一样的坚强样子,可心里终究会不安,会害怕。

「……你勒太…紧了……还有放掉你手上的……刀谢…谢」

「啊!」尴尬的鬆开手,李师翊搔着翘脸。

「呼」

对于这种历经磨难后的重逢喜悦,给予一个激烈的拥抱是很美妙的行为,特别是对方是李师翊这种美女,可是,当力道太强又勾到脖子让人难以呼吸,同时女孩手上的刀甚至在你眼睛前晃蕩的时候,什幺绮想、什幺情愫、什幺梦幻的场面全都破碎,担心的是自己会不会没死于悲壮的战斗,而是意外死在美人怀抱。

「哈哈」李师翊打着哈哈,一副想用笑声轻轻揭过的模样。

「还笑,妳差点把我杀了」陈宗翰揉着颈子。

「没死就好,不要太介意」用了拍了拍陈宗翰的肩膀,李师翊说道「男生是不可以拘泥那些小地方的,大器一点」最后还加上待改善项目?

不给陈宗翰抗议的机会,李师翊故意把话题转到别的地方「你看电视,上面正在报导现在这里的新闻」

可能是最近太过风平浪静,现在几乎全台湾都在关注这则新闻,远远的摄影机拍摄的就是陈宗翰他们现在身处的大楼,每家电视台都特定标示直播,之前的画面穿插其中,几幕帷幕玻璃整片掉下来的惊险画面,还有短暂一两秒的火光,从楼上掉落下去的办公桌或是水泥等等。

现场的记者正在报导:根据不可靠的消息来源,这是台湾第一起的恐怖事件攻击,专案人员正在处理中……

「恐怖分子……是吗?」陈宗翰不知道该做何表情,如果说恐怖份子是泛指持枪作坏事的兇徒,那确实是有十几个,只不过都很快的被歼灭就是了。

「阿翰」李师翊想碰陈宗翰放在墙边的幽泉,可她稍稍一碰触就觉得刺痛,手缩了回来「你是怎幺上来的?新闻不是说这栋楼被封锁?你偷溜上来的?」

「怎幺可能,这栋楼上有多少高手在,我是跟执法队的人一起上来的」陈宗翰注意到桌上还摆着三本流行杂誌,另一侧还放着快十个的小蛋糕「看来你这几天过得还不差嘛」

「哪有」李师翊坐回沙发「整天都待在这里,就只能看电视、看杂誌,我都快无聊死了」

「……就这样?我还以为人质会再更悲惨一点」陈宗翰想到他之前被引到的渔船上时,那里面受辱的女孩以及被囚禁的其他人。

「一般来说是那样子没错,只是虐待我对于他们也没有什幺好处,不管他们想要的是什幺,都要考虑到事后可能会被毁灭性的报复,你应该知道我父亲是东洲集团的负责人吧,撕票肯定是会被追杀到天涯海角,虐待我也只是引来报复,还不如单纯一点的银货两讫,到最后也比较不会难收场,不过如果只是纯粹要钱的暴徒的话,那就难说了」李师翊解释地说。

「听起来你经验很丰富嘛」

「还好啦」李师翊拿起块蛋糕放到嘴里「小时候就被教过,我以前也曾经被绑架过两次,第一次歹徒在路上就被抓到,那时候我才四岁记的不是很清楚,第二次是我九岁的时候,我被抓了一天才被释放,抓我的那几个人后来好像都被送到俄罗斯去了」

「…………」

「对了大山他们三个也有来」陈宗翰很自然地也把李师翊的蛋糕拿来吃,不过不是像她那样用叉子一小口一小口的,张大嘴巴很直接的把蛋糕丢进口里「因为我急得上来,他们帮我挡住了一个召唤师,不过你不用担心,他们基本上不会输」

刚刚一路上来的时候没有感觉,陈宗翰现在坐下才觉得身体有些疲倦,这对他来说确实稀奇,不过他第一次与入道者战斗,又维持那个状态许久,有这种后遗症其实也很平常。

「楼上还有人呢」陈宗翰轻轻地说,感觉的到楼上有两股气在对撞,现在还不算激烈。

「走吧」就在李师翊解决最后一个蛋糕的时候,陈宗翰说道,站起身来要戴上面具「你先下去,我还要再往上才行,怎幺说都是工作」

好像没注意到陈宗翰说的话,李师翊注视着陈宗翰刚站起身的沙发,些微的血渍沾在背靠着的地方。

  • 名称:名侦探柯南在线观看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21:3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