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狼超清

肖素子心中早就对于全宗这句话有些心理準备,她早就认可陈宗翰有与她相提并论的实力,但当全宗真的把真相诉诸于口的时候,她还是有些无法接受。

无法接受的理由来自于她的骄傲,她傲于自己的实力,而她也确实有这个资本,她极有天分也极为努力,所以才能在芳龄十八便成为入道者,古往今来这都是件很能够骄傲的事情。

打从还小的时候就一路领先于同年龄层的所有人,现在,却被一个进入修练界刚满半年的人追上,这让肖素子要怎幺接受?

这问题从很久以前就困扰着她,一开始是在与李师翊和陈宗翰一起练剑的时候,她也很好奇陈宗翰究竟是怎幺办到的,接着她与陈宗翰比较没有联手的机会,可这疑问还是埋在心底,远赴日本,接受安倍家给予的试炼,这让她的实力长足的成长,跨过凡人的门槛,她以为她再次拉开与陈宗翰的距离,可事实上她却被陈宗翰给追上。

肖素子不是对陈宗翰感到生气,也不是对自己感到愤怒,她知道自己已经做到最好,只是,还是会不甘心。

很不甘心。

对于现在的情况,全宗无良的觉得很有趣,他找来陈宗翰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要拿他来刺激肖素子,他的徒弟现在最缺少的是一个竞争对手,而陈宗翰的出现刚好补上这个缺口。

他在周游世界的时候也顺便拜访了几个经历过许多大战有研修杀境的老怪物,可没有一位有收陈宗翰这个徒弟,换句话说,陈宗翰的师承极为不清楚,按照肖素子的说法,他更可能是有了什幺奇遇才换得这一身怪异又强悍的力量。

对此,全宗颇感兴趣。

「那就太好了」陈宗翰高兴的说,他对于全宗的惊鸿一剑印象深刻,如果可以的话他很希望能有机会探究其中的剑理。

「不过你必须得到你师父的首肯才行」全宗说,不论在哪个年代尊师重道都是基本礼仪,一个不懂得尊重自己师父的人是妄想有所成就的。

大姊?陈宗翰心想,她应该算是我师父吧。

「好的,我会的」

全宗这幺做一方面是对陈宗翰有爱护之心,另一方面也是对陈宗翰修练的功法有兴趣,只要有机会能够教导他剑术,他就能从中窥探出一二,算是有点要满足他的小小私心吧。

安倍道子保持着昏昏欲睡,趴在桌上,脸因为面对陈宗翰第一次把视线对上这个少年,只是一瞥,想要进入梦乡,但她身为术士的直觉却告诉她有些不对劲,在眼前的一片和谐里有东西打乱了秩序。

眼皮撑出一条缝,围成桌的三个人在谈笑,茶香飘缈。

朦胧的视野开始对焦,找寻她刚才觉得不和谐的地方,然后对上眼前她第一次碰面的少年,听素子说他是她学校的学弟还是什幺的,不管如何,只是一个长的很普通的少年,嗯,歛息的功夫不错。

刚刚的只是错觉?安倍道子又快要被睡意给击倒,好久没看到全宗了……

不对。

这次确实的挣开长睫毛的眼来,认真注视着少年,他在开心的说笑,可是安倍道子笑不出来。

「少年」不算上之前用喉咙的闷哼声,这是安倍道子在陈宗翰来了之后第一次开口说话,声音有些成熟的甜味,她抬起头来,睡意全消,一脸严肃的说:「你身上有什幺东西?」

全宗、肖素子看向他们,不知道是发生什幺事。

陈宗翰也不懂是怎幺一回事,身上?该不会是……

瞇起眼睛仔细的打量,安倍道子说:「降头?黑魔法?都不是,不是这种简单的东西,是诅咒」

没理会在座其他人,她在空中划出一个正圆,形成某种透镜,而她的视线就穿过这个透镜注视着陈宗翰。

「暗红色,是夺命类型的诅咒,死咒,用命去祭,而且数量庞大,不不,没这幺简单……」喃喃自语,安倍道子还真没见过如此複杂的夺命诅咒,降头、黑魔法都是很标準由恨而生的夺命咒,是诅咒中直接见效的类型,可也必须付出相符的代价,眼前的却不同。

看过去,就好像望着一滴滴无数生命凝结出来的血泪,充满着无边恨意。

诅咒法术与对方的强度直接挂钩,面对越强的诅咒对象,想要成功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而眼前少年身上的诅咒,究竟是想要一个怎样的存在死亡呢?

意识到安倍道子在做些什幺,陈宗翰跳起来离开她的穿透视线。

身为术士的安倍道子对于阴阳术、咒树、方术都多有涉猎,眼里看的世界也都会观察表面之下的内容,而就在刚才,他从陈宗翰身上看到一点暗红色的光点,不是平常人肉眼能见到的东西,更应该说是隐藏很好,安倍道子也是基于对方歛息功夫太过完美而被挑起一探究竟的关係,要不然她也不会发现到陈宗翰身上的怪异。

「真是不虚此行,先是前所未见拿来分开天地的封印术式,现在又有一个可以拿来咒杀神明的诅咒,要不是出来一趟,我当真不知道世界竟然变的如此迅速」安倍道子指尖抚弄着脸庞,不怀好意的盯着陈宗翰。

「诅咒?什幺意思?」肖素子把视线从安倍道子身上移向离开桌子的陈宗翰,语气变得严肃:「师母,可以咒杀神明是什幺意思?」

「你这个朋友身上有一个诅咒,虽然我刚才只是稍微看了一下,但是绝对不平常」安倍道子完全醒了过来,就像是剑士对宝剑有着热爱,术士也热衷于从未见过的术法。

陈宗翰脑里不同转着念头,他从没想过会有被看出诅咒的一天,心里有些混乱,这对于他来说是个永远不会宣之于口的秘密。

全宗即便能辨认出陈宗翰的修为与底细,却也没有办法看到术法範畴的不合理处,他对于安倍道子的话有些兴趣,诅咒?这恐怕就是陈宗翰这个人最大的隐密。

「如果你肯让我看的话,我说不定能是是帮助你,难道你不想解除这个诅咒吗?」

这句话像是沾满了蜜,甜美的让人忘记可能的突发状况,陈宗翰权衡了一下,还是无法放下这一点点的希冀,即使知道机会微乎其微。

「阿翰!」肖素子脸色不是很好,她有些生气,对于陈宗翰从未跟她提过这件事情。

看到陈宗翰的神色,安倍道子保证说:「你放心,我绝对不会乱来,我保证我只是看看而已」

陈宗翰不安的坐在安倍道子的对面,宛如一个要就诊的病患,而安倍道子则是一个狂热的专业医生,信仰一生所学。

比刚才画出的法术複杂的多,她先是温了一壶茶放在他们之间,然后嘴巴念着陈宗翰听不懂的字词,音节诡异,不像是地球上任何语言,说起来更像是某种方言歌词。

两只手在空中舞动,带着某种律动感,一个个结式在她手中完成。

整壶茶原本褐色变成血液一般,溢出,从它流动的黏稠感觉,似乎真的是鲜血。

房外光线被某种力量阻绝,阴影朦胧,覆盖在所有人或物上面,陈宗翰注视着安倍道子的猫瞳,突如其来的,强烈的晕眩袭上,感觉到有股刺探的感觉,辣辣的。

「放轻鬆~」

安倍道子温言的轻声说,手里的动作则是一点也没放缓,她在企图挖开这个诅咒的真相,可是受到的反弹出乎意料,茶水是第一层警戒,立即变色是代表之间的凶狠程度极高,普通的术士见到这种情况是必须规避停止行动,但安倍道子并不是普通术士。

诅咒的组成远比她想得更惊人,她窥探着陈宗翰的灵魂,感受到纯净与极恶两个极端,黑色与暗红在扩散,再更往深处,传来无数生灵的哀号怒吼,宛若地狱,。

这是怎幺一回事?一个少年的灵魂内竟然有着地狱!

各种术法像是打通隧道的鹰架,撑着黑暗,安倍道子的灵识化成视线,刺进诅咒,一层一层的,如入迷宫。

当安倍道子还想往更深处迈进的时候,画面一变,她眼前出现的是广阔的沙地,残阳在天际,一个男人背对着她。

缓慢的,他转过头,只有侧脸和一个眼神,心中一突,安倍道子飞快抽离,同时间海啸般的反噬吞没她入侵时设下的所有準备,一个接着一个,然后一片黑暗。

最后。

她从高空的角度看到无法数尽的各式怪物,在挣扎,在嘶吼,沙地不是沙地,是牢笼,是地狱绘图,天空的红晕是血色,颳起的是点点血珠,沐浴着的是血池,无法流尽的生命在此地不停轮迴,永无止尽。

如果这世界真的有地狱,那安倍道子找不到一个比这更像地狱的地方,她从诅咒里见到倒错的生与死,那是不该被碰触的禁忌,玩弄常规的极致体现。

反噬的力量不可能是来自于眼前的少年,古老的程度超过安倍道子可揣测的範围,她抽身的很是时候,再待下去她很可能会被诅咒拉进成为一份子,冲击住安倍道子的灵识,法力成盾抵挡。

陈宗翰瘫软在桌上,暗红色薄光缠绕在他身上,忽隐忽现,彷彿身体透出水来,同时房间内的阴影也受到影响,整个空间被异端的力量展现给佔据,而位于中心的陈宗翰本人,则失去了意识。

诅咒因为受到刺激而被激化,体现出其内部本质,有种类似恶魔仪式的氛围,似乎有某种不该存在于世的存在在敲着通往这个世界的门扉。

全宗把手摆在刀上,护在肖素子的前面,安倍道子稳定自己的心灵,闭着眼。

接着手轻轻一洒,点点萤光散出,驱离了眼前的迷雾。

一个摇手,变成暗红的茶水恢复清明,光线被重新搬回,之前的阴影像是爬回了自己的来处,消失的无影无蹤,陈宗翰身上的暗红色融化在萤光的闪耀之下,一缕缕的轻烟,飘散。

安倍道子显得比之前更累,身体摇晃,全宗把两只手温柔地放在安倍道子的肩膀上,轻轻的按摩着,说:「道子,最近你的活动量已经是一百年来的总合,多休息,你的肩膀很僵」

「恩,好」安倍道子柔顺的回说,很享受全宗帮她的按摩。

陈宗翰身上的异状一消失,肖素子慌忙的探去查看,脉搏和呼吸都很正常,如果没有看到之前诡谲的场景,她会以为陈宗翰只是在午睡罢了。

摇晃着他,肖素子在他耳边呼唤他的名字。

「素子,他没有怎样,只是因为承受不住冲击而暂时昏迷」安倍道子说道:「等一下他就会醒过来」

就如同安倍道子所说的,不到三分钟后,陈宗翰就悠悠的转醒,而且是一副不知道现在何种状况的表情,他的记忆只到安倍道子的面孔在他眼前变得模糊,接着的就无意识的一片黑暗,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异相他是一点也没自觉。

「阿翰,你有觉得哪里不舒服吗?」肖素子关切的问,里里外外的检查陈宗翰有没有损伤,心中甚至有点责怪安倍道子的作为,当这个念头从她心里冒出来时,她自己也是一惊,她无端为了陈宗翰而去怪罪安倍道子?

「没事」陈宗翰摸摸小虎凑过来关心的毛茸茸头,气息流走全身,回答说:「没有事,只是刚刚我怎幺会晕过去?」

「是我太深入,关于这点我道歉」安倍道子说道:「诅咒的威力超过我的想像,差一点造成两败俱伤的局面」

缓了一下,似乎在整理脑里的想法,她重新沏了一壶茶。

「你叫做阿翰对吧,坦白说,在我稍微碰触你身上的诅咒后,我对于你还活着在我面前这件事情很惊讶,应该说你现在立即在我面前死掉我反而觉得正常」用平静的语调,安倍道子如是说着。

沉吟一下,她说:「很奇特的诅咒,前所未见,沙地上有着无数怪物,中间有个男人,感觉像是另一个创造出来的空间,这幺说可能会清楚一点,我没办法想像这样的诅咒是拿来诅咒谁,太庞大了,成本太高,我想到的只有诅咒神明这点」

神明当然只是一个别称,安倍道子想表达的是一个超越想像极限的存在。

「我还不清楚诅咒的进行模式,似乎有着某种规则,还有就是阿翰你身上的诅咒好像不完整,而且被压缩」

只不过看过一次,就抓出了一个正确的雏型,陈宗翰暗暗佩服,眼前的猫又夫妻俩都不是省油的家伙。

「阿翰,师母她说的是真的吗?」肖素子盯着陈宗翰,一点眼神游移都逃不出她的眼睛。

「没错」陈宗翰给予肯定的答案,肖素子只是想从陈宗翰口中得到回覆,安倍道子不会出错,事实早就被批露出来。

「我身上有诅咒是事实,不过你们没必要看得这幺严重,我不会喝完这口茶就突然暴毙」还有说笑的心情,气氛变的和缓了一些,不知道是谁说过幽默是帖良药,陈宗翰此时很是赞同。

「亏你还笑得出来」安倍道子撇嘴说,依据她的所学来看,她无法乐观。

无法乐观的还有肖素子,她担忧的问说:「难道没有什幺方法?」

「这已经超过我能够处理的能力範围,诅咒的解除法主要分为破除和转嫁,破除要道行高很多或是充分理解诅咒才办的到,基本上这个方法可以否决,至于转嫁,这个诅咒应该是针对性,附着于灵魂,从构成来看,转嫁需要的代价也很高昂」安倍道子专业的分析道出其中的难度,陈宗翰虽然本来就不抱持什幺希望,但还是有种落空了的感觉。

「诅咒是吗?这样看来你身上的事情就是这幺回事,从诅咒而来的实力,看来那个诅咒就是你必须承载的代价」全宗微笑的说,谜题解开。

对此陈宗翰什幺也没回应,全宗算是说对一半,魔主、大姊的部分是他没说中的另外一半。

陈宗翰继承诅咒是由于他灵魂中参杂了魔主的残魂,而原因则是出自他贡献出了一缕灵魂给大姐重塑灵体,大姊则是等价交换的赋予他魔主的潜在实力,而代价,就是不死不休的血色空间。

现在想想,如果当时陈宗翰没有接受魔主的残魂那他不就只是个单纯的活死人?的确是不用每星期都噩梦缠身,但也不会有一身没想像过的傲人实力,有失就有得,至于平衡与否也不重要,反正也没有后悔的权力了。

陈宗翰背负的诅咒被揭露出来是突发状况,原本就他们是为了各自的目的来到肖家,时间看起来也差不多,这场茶会也该结束。

安倍道子打算再多休息一下,全宗会陪着她,肖素子与陈宗翰打算去用餐再接着到训练场去集合,有打小就在这成长的肖素子带路,可以免除迷路的尴尬窘境。

肖家的大食堂有四处,各自有不同的伙房供应餐点,理所当然的一律免费。

在千年前肖家最繁荣的时代,本家挤满着子弟和求道者,热闹非凡,随时随地都会和人擦肩而过。

相比之下,现在看起来至少有百坪的两层楼食堂,布满着缺凡人气的空洞,确实少了些俗气多了些出尘,但也实在太过寂寥。

「今天已经比以往还要多出不少人,一般来说会待在本家的不是修练的武者就是不入世的长者,在不如就是最基本的内勤人员,相比之下,最近人都从各地回来本家,能看到五六十个人已经算是不少了」肖素子说道,她虽然还是把陈宗翰诅咒的事情挂在心上,但也已经整理好情绪,首先要面对的是下午的集合。

可能和陈宗翰他们等等要做的一样,看过去大多数的都是年轻人,三五成群,有些穿着便服有些换上青衣,身边大多摆着兵器,以刀剑居多,再来还有枪棍戟,陈宗翰拿着牛肉麵经过时还注意到有个女人用的是流星锤。

「这里是冷兵器博览会吗?」陈宗翰边坐下边说:「素子,有你认识的人吗?」

夹起白麵,肖素子说:「有一些小时候一起练过功的人,只是后来比较没有交流」

陈宗翰注意到有人朝着他们两个指指点点,窃窃私语的不知道在说什幺,感觉就是在说些让人不高兴的话。

「素子,你该不会是和他们处不来吧」十七年来都身为平凡人的陈宗翰,就因为普通所以没有社交上的问题,可从四周不友善的视线看来,怎幺让人觉得有种肖素子被全班排挤的氛围。

「…………」

很有修养的用着餐,肖素子过了几分钟后才开口说:「在以前,虽然我和他们的确是比较没有交集但也称不上处不来,之所以会变成现在这样,是因为肖家内部的派系越分越严重」

陈宗翰听着,小虎直接坐在桌上吃着牠的午餐,虽然不会用筷子,但还是尽量保持斯文乾净。

「爷爷即将退位,家主的位置很多人想要,其中最有希望的就是现任的长老们,其中对此表示过兴趣的有肖逸长老、肖明峰长老、肖芷长老,徐世常长老因为不是嫡传所以没有竞争的权力,肖濂叔叔则是没有兴趣,照理来说这些事情应该与我没有关係,可是爷爷想推举我成为下一任家主,就因此……嗯」

原来是内部斗争,陈宗翰可以理解,就算是崇拜肖素子的人也不敢随意接近,害怕会被打上与之同党的标籤,现在是开始选边站的时候。

不过还是有几个人在经过陈宗翰他们的桌子时会跟肖素子寒暄几句,打声招呼,情况似乎没有太糟。

「我对成为家主没有兴趣,不过既然爷爷这幺希望,我就尽力去试试」放下筷子,肖素子观察着陈宗翰还是一样惊人的食量,说:「肖逸长老之前的几年都在休生养息,虽然握有一部分的武力,但对于我们年轻人的掌握仍旧不足,在新一代里最有掌握力的当属肖明峰长老和徐世常长老,徐长老没有竞争家主的权力,所以算起来肖明峰长老派系的人最多,第二的是负责训练事宜的肖芷长老」

「可大家不都说你是肖家新一代修练者的领头人,你的人气应该也不差呀」

「那是因为我的修为所以大家才这幺说,而且是不把我和长老们摆在一起的情况下,人气是一回事,竞争家主之位是另外一回事」也听不出丧气,肖素子说道。

「天才少女耶」

「你欠揍啊」

食堂的人数越来越多,陈宗翰完全冲着不用钱的份上放开胃来大吃特吃,汤碗碟成两排。

「你到底打算吃多久啊」现在引人侧目的焦点已经从肖素子转到陈宗翰身上,肖素子咬着吸管喝果汁,说:「这里的菜也没有特别好吃,毕竟不用钱」

「就是不用钱这一点特别吸引我」

好像有谁走了进来,入口的地方传来喧哗声,是那种备受欢迎的群体,一路上不停有人向他们热情的打招呼,和肖素子受到的待遇真是天壤之别。

「是谁啊?那些人」陈宗翰看了过去,三男两女像是偶像般的接受欢迎。

「肖傅群、陈扬、柳瑶、肖慈品、张语国,他们是肖明峰长老的人,在肖家的年轻一辈里面颇有号召力,嗯,就有点像是你朋友王志豪的那种人」肖素子看着那边的一群人,说:「还有等一下想要找我挑战的就是他们」

陈宗翰扬起疑惑的眉毛,也不压低音量,说:「他们想死啊,实力差距这幺明显」

  • 名称:天狼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12:3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