屯门色魔超清

就算是一条长直线也会有相比起来稍微薄弱的部分,同理的,再紧凑的战斗也有一些能够掌握的断点,有一些能够隔开战斗两边的时刻。

现场没有几个人知道场边一男一女的名号,他们兄妹俩曾经显赫于整个修练界,但就和每个传言斐声的下场相同,随着消失于视野,他们也被世人给日渐淡忘,现在,能有几个人记得百年前的事情?

大约一百年前,那是民国刚建立的时候,整个中国处在军阀割据的时代,修练界则是尽力的不涉入其中,那时候因为人心恐慌而出现比和平时代还要多的妖魔鬼怪,以及很多想要混水摸鱼的修练者,他们兄妹俩在那时候很活跃,随着消息南征北讨,让不少异端分子闻风丧胆。

然而随着年岁增长,重心开始摆在武道钻研以及空间裂缝战场上,没有了声名大噪的表现,就这样一代新人替换掉了他们旧人。

两个人的岁数都跨过修练者作为标竿的百岁大关,活过了一个世纪,就光只是持续呼吸与经历过的战斗数量,就让他们的实力远超他人,毕竟时间拉长了他们的成长幅度,一直活着其实已经是件很了不起的事情。

久未出山的兄妹,李沈与李贞煦,原本只是在附近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可能的话再叙叙旧友,却收到过去一起作战过的小辈的援助请求,没什幺理由拒绝,同时也好奇起他们口中的新秀。

到了现场,当真是没有一点夸张的成份,李氏兄妹深厚的修为更是清楚看出陈宗翰与肖素子两个年轻小辈的无限潜能,那已经到了让人心折的地步,是只要稍加打磨就会发出夺目光芒的国宝级原石,更是出于晚辈的提携心意,说什幺也不能让两个人有丝毫损伤。

强硬的横加阻挡怕会造成反噬,即使实力高出不少两个人还是决定先静观其变。

陈宗翰没有留意到有人在打他们的主意,肖素子也是,全部的精神都放在彼此身上,对于外在环境变化充耳不闻。

想来就算全场的人瞬间走光不会有令他们多瞥一眼的兴致,恐怕需要一个陨石撞下来等级的骚动才能转移两人的注意力,毕竟战斗就是一种无法随便喊卡的缺氧激烈运动,必须用到每一丝集中力来增加胜算。

陈宗翰单手重劈,凌空结成剑罡,在空中隐现一把扩张的大剑,气势比之之前更加压人。

面对着,肖素子马上就发现到对方这一剑已经封住她所有退路,硬是退开承受的伤害会比迎上来得多,收剑回鞘,形成一个微微蹲踞的拔剑起手。

别忘记一件事情,肖素子虽然从小就生长于肖家,受到的也多是中国剑术的薰陶,但他师承于全宗这位日本剑圣更是不能忽略的事实,光是全宗擅长的拔刀术能够习得一二分就足够横着走路。

拔刀术中的居合道讲究的是一刀毙命,由静止中的势里掌握杀机,接着一瞬间进入动的状态飞快拔刀,独臂的贯彻力和加速度,让拔刀术能够后发先至快过对方的剑招,抢得先机。

剑光闪,剑势压。

在陈宗翰眼中,肖素子的身影一改先前的作风,直速爆发,出鞘的剑身反射着寒光,模糊不清。

即将劈下的幽泉不单是积蓄着厚实的气劲,隐隐在空中的剑形,不光只是入道后的意念导入,势更加磅礡、更加完整的东西,让肖素子深刻的感受到千斤压顶一样的压力。

拔出的一剑飞快的连影子都没有,浑身上下都为了这一剑而生,没有一点抵御。

感受到冰冷的死亡气息,陈宗翰不可能退缩,劈下的剑变得更加稳固。

一个是缩成凝线的向前,一个是聚成大剑的下劈,没有碰撞,没有交集。

不闪不躲,这是两败俱伤。

疯了吗?这念头倏忽钻进在场众人的脑袋里,之前都是相当的打斗着,怎幺突然间就不顾一切的背水进攻?

还是有人看得出来其中的涵义,现在这个当下的确是他们两个人打了半小时后出现过最好的冲突点,谁胜谁负很难说,两边都选择用力是掌握这个可能,导致出现在这个像是两边都放手一搏的景象。

暗红的剑气垄罩,一抹光亮在其中怎幺也遮盖不住。

场边观众引颈想要探出究竟,究竟会是天才少女继续保持首位?还是后来居上的杀术少年引领崭新浪潮?

众人注视的中心。

两个人都还站着,没有谁倒下,但是却多出了两个人。

陈宗翰的诧异一点也不比所有观者少,对于突如其来挡住他剑的长棍,一瞬间不知道该如何感想,肖素子也是如此,得意的超快速拔刀被人举刀挡下,除了对于眼前人的疑惑外也有一点不可置信。

长棍与柳叶刀上都没有流洩出气劲的样子,只是很普通的一架一挡,就把两人超格使出的招式给拦下,有种不现实的感觉。

李沈与李贞煦背靠着背,两个人像是夹在兇猛的漩涡中却依然是安然无恙。

正当陈宗翰想要开口询问,脚下的场地却比他还要早发出声音。

轰!

一寸寸的裂碎,同心圆的由李氏兄妹脚下凹陷,龟裂开来。

吐出一口长气,李沈说:「不错的力道,不引导到地下我自己也消化不了」

李贞煦点头,不论从哪一方面来说,刚才接下的一剑都可以说是没什幺好挑剔的,唯一缺乏的是再往上成长的层次,但是以两人的年纪来看,这已经超过难能可贵的程度,可以说是让人害怕。

「请问?」陈宗翰收回长剑,暂时没有解除战斗状态。

「小伙子们你们打得过头了,不过是场切磋,没有必要拿生命开玩笑」李沈顿了一下长棍,说道。

陈宗翰与肖素子互视,的确,他们好像有点闹过了头。

「有人关心你们,找我们两个古董来阻止你们犯错」

光是从他们接下攻击的架式来看,就很清楚的让人得知眼前两位看起来约略四十岁的男女功力肯定非凡,再把他们与现任长老相比,感觉上他们应该是上一代的人,或者还要再往前推算一代,总之绝对是前辈级的人物。

辈分这东西在修练界理当注重,只是大家年岁有些长度之后,某些时候就会出现奇怪的现象,就像是肖素子是全宗的徒弟,算起来她的辈分就几乎远高过现存修练界里的所有人类,但她本人则还没满二十岁。

再加上修练有成者容貌就会维持在一个水平,搞得大家越来越分不出到底谁是谁的长辈,谁又是谁的晚辈,结果也就变成由得大家自己划分,自由心证。

「那个……抱歉」陈宗翰完全的恢复成无害少年的模样,幽泉缩回匕首状态,他搔着头。

现在看来架是没得打了,只好乖乖住手。

肖素子把流萤收回剑鞘,慢慢沉寂自己骚动的身心,印象中她似乎见过眼前的两位,只是印象没有很深,可能只是拜访过的那种。

「你就是肖素子吧」李贞煦笑着围看,说:「俏的可以和我年轻的时候比,你大概不记得我们了,你爷爷在你大概六七岁的时候把妳带给我们看过,算起来妳也才十八岁多吧,长成一个姑娘家了」

肖素子虽然不清楚对方身分,还是保持着礼数,微踞施礼,听起来应该是爷爷那辈的熟人。

比起对方的身分,陈宗翰更想知道的是他们是用什幺法子接下他自恃没有漏洞的攻击的,不是真气、没有劲力,是某种更高阶的技巧。

「很好,都很好」李沈很满意的打量肖素子与陈宗翰,他很欣赏两个人立即收敛战意的行为与技术,很成熟的作法。

三千名左右的观众,从头到尾目睹这场没有结局的战斗,被中断的收场没有激起太多人的怨气,反倒是有些鬆一口气,但还是有些遗憾,如果没有人阻止的话,到底会是谁胜谁负?还是又再次平手?

这问题永远不会有答案,就算下次他们再战,那也是下次的胜负了。

这次确定收场,一开始只打算精神训话以及让年轻一辈理解到事态危急,但接二连三的挑战把主题给带偏掉,可是同时也达到刺激的效果,相信没有人会认为自己技不如人,就算没办法爬到陈宗翰、肖素子那种程度,也能够因此掀起一阵往上提升的风气吧。

这次的集合带来了许多有想到没想到的效果,适时的提点出空间缝隙面临的危机,算是往众人心中添了第一把火,肖傅群他们的挑战失利,固然有打击信心的疑虑,但也算是让骄纵之气收敛了起来,最后肖素子与陈宗翰精彩万分的对决更是充满激励效果,让年轻人心中的火开始熊熊燃烧。

肖逸站到所有人的目光下,简单的做出总结。

环视,肖逸用他很具个人特色的声线说:「我也不再多说什幺了,你们只需要记得两件事,这场战争需要你们,还有,你们每个人都有无限可能」

掌声,这并不是为了肖逸说的话,也不是给在场上的两位天才,这掌声并不代表欢庆与结束,里面包含着满满的热情,贴切地说,这掌声是给予每个自己。

某种肃穆又带着激情的氛围在全场的人之间传递,最开始轻易的被带动起的情绪在经过眼前场场战斗之后,初衷没变,但是却变得成熟不少,热度三分成不了事,但如果有一群人伴着自己向前时,也就没什幺不可能的了。

这一天,有三件事情值得人们挂在心中。

第一件是战备的使命,这是每个人都有的义务和责任,第二件是心中拥塞的热血,那渴望战斗的豪情,不能忘怀,第三件的是他们认识到了一位崭新的战斗天才,一名从属于肖逸门下杀气慑人的少年。

散场,修练者的集结到此为止。

人潮渐渐散去,从走道返回本家,三两成群,话题都围绕着方才的种种。

陈宗翰并不出众的模样与气息走在人群之中一点也不起眼,刚才的气势就好像梦境一样,尤其是那冰冷危险的杀气,怎幺瞧着他人看也看不出一点端倪。

肖素子的战斗经验很丰富,可是在怎幺也不可能与陈宗翰一直在死底逃生的经历相比,肖素子绝对不是一朵温室里的小花,她也见识过不少大风大浪,也好几次苟延活下来,否则她也不会有现在的实力,在陈宗翰那由死亡中淬炼出来的气势面前依然挺立。

陈宗翰修练的方式的确太过极端基本上就是拿命出去拚,血色空间里不断挣扎,剑法即是杀法,用半年的时间就赶上肖素子十多年的修练,凭藉的就是魔主潜意识、天分,用最险恶的方式去锻鍊,即便外表还是个平凡学生,但是那些与恶、与黑暗、与鲜血有关的东西早就深深刻进他的骨子,塑造成他的内部。

要论脱离战斗的速度,陈宗翰在心性上确实比肖素子还要高竿,毕竟生死厮杀对他来说并不少见,可如果要论化解戾气的心神修为,肖素子当真是强上不止一筹。

李氏兄妹和陈宗翰两人回到台前,最引人注目的当属陈宗翰这突然横出的家伙,除了台上原本的七个人之外,一些长辈与场边的属于战斗派的年轻人都还没有离开,目光称不上不善,可也没多少温度。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陈宗翰可没想说自己会受到众人爱戴,看不顺眼与自己同领域内又比自己强的人,这是人类的根性。

肖逸第一个上来满意的拍了拍陈宗翰的肩膀,低声说:「你真是让我惊讶,平心来说,我不认为我现在会有放倒你的功力」

这句话坐实了陈宗翰现在的实力已经到了与现任长老平起平坐的地步,算起来并不太让人惊讶,入道者本身就不多,而长老并不主司战斗,与空间裂缝的战场没有直接瓜葛,算起来陈宗翰现在则也差不多在这个层级。

肖芷用眼神衡量着陈宗翰,没多说什幺。

要说除了肖逸外对陈宗翰最有好感的人,就是裂缝站场下来的老兵梁广,可能是他从陈宗翰身上嗅出与自己相像的气味所导致,无由的有些亲近感。

每个人心中真实想法没有别人可以知道,但是至少表面看起来都对于陈宗翰这个人表示欢迎之意。

一一的握手,算是打了个照面。

要想往上层走去,一昧的靠武力战斗也不是办法,还是有与其他人打交道的必要。

其实陈宗翰对于肖家家主啊、长老啊什幺的兴趣并不多,在他看来自己就是一个绑在死亡线上的人,能够把握的事情并不多,随时想办法让自己多几分存活机会还比较实在。

虽然说想要在这世上有所作为就必须融入喧嚣,但是陈宗翰还是必须保持一个程度上的分际,当务之急依旧是提升实力,好活过这星期的试炼。

比起陈宗翰,众人与肖素子是熟捻的多。

「你有觉得乏力或是不顺畅吗?」与陈宗翰搭话的是梁广,他的问题很有道理,一般来说经过密集战斗之后袭来的疲累感常常会让人产生许多不适,何况还是长达半小时的高强度战斗,精神与肉体上应该都造成外人无法想像的疲倦。

梁广想对了一半,陈宗翰确实觉得有些累,可同时他身体素质不同常人,自动的在调整回最佳状态。

「谢谢,我没有问题」陈宗翰微笑的回说。

肖素子则还是受到一些影响,毕竟他没有陈宗翰那种怪异体质。

小虎窜回陈宗翰身上,对于方才的情形没有一点感想的趴着,似乎随时都有睡去的可能,陈语国已经整理好情绪回到场上,他大概是从一半的时候开始看到陈宗翰与肖素子的战斗,基本上是心服口服,一点怨尤都不剩,很明显地对方与自己战斗时还留下不少真本事,虽然还是觉得不可思议,但他还是选择接受这个现实。

就如所有人想得一样,目睹两个不合理的天才战斗,的确是不甘心,可是也还能接受,毕竟对方是怪物般的天才。

对于陈宗翰所有人都充满着好奇,那神祕感具有令人一探究竟的冲动,可大家也都没有忘掉在场边感受到的森森冷意,如果气势代表的是一个人的本性,那显然陈宗翰不是一个容易相处的人。

留下的人有许多都有这种心思,想要多少了解一下这好人物的底细。

如果陈宗翰知道的话肯定会很冤,他快十八岁的人生历程都显示他是一个愿意和人相处的好人,怎幺说也都比肖素子好。

七个人中陈宗翰知道了另外三人分别是掌管外围事务的管事人,与这次的集结或多或少有些瓜葛,他们口径一致的对陈宗翰表示讚赏与敬佩,都希望他在往后能够为肖家都出一份力,也都有结交之意。

修练者很大一部分是靠实力说话,而陈宗翰不单实力出众还很具潜力,是绩优股的同时也是潜力股,很能理解众人想要认识的心态。

肖傅群一伙这次是败得乾净俐落,不过这并未使他们留下什幺坏名声,相反的可能还搏的一些好感,也许有人会不喜他们的心态,但也有人会欣赏到他们的实力,凭良心说,他们在同辈人里并不差劲,平时的处事也颇受好评,这次的败阵实在是非战之罪,换谁大概都是这样的下场,该古怪的是对手而不是他们。

曾经在奥运会上人们以为不会有人百米突破十秒限制,这僵局持续到有人跑出九秒多之后,陆续的其他人也都跟上,所以说前面是的屏障是其他人不够努力吗?不是吧,是没想到这个可能性,缺乏一个打破窠臼的先锋。

现在年轻一辈的修为高标拉了出来,就等其他人跟上。

四个年轻男女走向陈宗翰,似乎也是沉心钻研武技的修练者,实力上与肖傅群他们差不多,换句话说对于陈宗翰并不值得一提。

「有个问题我想请教」发话的是个身材玲珑有緻的女人,口气礼貌,她说:「你是经过怎幺严酷的修行才能达到现在的境界」

问题出口,所有听到的人都默不作声,他们在等陈宗翰的回答,他们都关心这个问题。

擅自询问对方的修练方式的确有些不礼貌,平常就算是熟人也不会这样发问,但他们现在也顾不得这些礼节,迫切的想要知道这个答案,那怕再模糊也无所谓。

肖素子看向陈宗翰,这问题李师翊很早以前就问过,她还记得当时陈宗翰只是不断扯开话题。

就于情境压力,陈宗翰怎幺样也必须说点东西,只是实情自然不能说出口。

「实战吧」陈宗翰想了想说:「比起练习实战的帮助更大,特别是稍有疏神就会丧失性命的实战,还有就是贯彻自己的觉悟吧」

苦难造就英雄,强者也是同样道理,如果缺少血色空间里的战场厮杀,陈宗翰就算能拥有魔主潜移默化的功力,也不可能像现在这样爬得这个高、这幺快。

说起来简单,但当真有几个人能够去做出这样的不要命修练法?若不是陈宗翰被诅咒而不得不从,他自己也没有想要这幺做的打算,这方法实在很变态。

听到陈宗翰的答案,许多人心中都打定主意要在离开后多多参与任务,而不是一昧的提升修为,成功的例子就在眼前,能够有所建树的人都明白多多学习的益处。

不过他们倒是想的有些错误,陈宗翰指得可不是温吞的任务战斗,是更没血没泪的厮杀,还是大规模的混战厮杀,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那种。

听起来是差不多,可难度却是天差地远。

留下来的人也开始散去,肖逸那辈的人有些事情需要参详,离开了三号训练场,陈宗翰与肖素子这两位主角自然是受到了众人英雄凯旋一般的瞩目,大家都知道现任家主的孙女个性清寡,不是个喜欢人前人后随着人群的角色,不过在今天这种日子,与同辈的人一同聊聊吃饭也不算反常。

陈宗翰自然也在邀请之列,应该说是座上宾才对,大家都有一箩筐的问题想要请教。

人以群分,留在现场的都是些对武技十分感兴趣的年轻人,也大多有一定实力,或是三两组成团队,也有习惯单打独斗者,形式不同,但是对于技艺的求取是同样的。

也因此他们对于陈宗翰两人虽有不服气之心,可也清楚自己不会是对手,进而转成求教结识的心态。

人们崇拜强者,而被称为强者的人们也是会拥戴其中的佼佼者。

一开始大打美女牌,与陈宗翰搭话的尽是些令陈宗翰这清纯少男无法抵挡的美人,虽然问的不外乎修练法或是身家资料,但异性间微妙的吸引力让事情变得顺利了些。

就像是高中一年级刚开始时的自我介绍,听过后总是记不太起来,但陈宗翰还是保持平常心与他们聊着,他知道他现在正就是在融入肖家这个大世家族。

十几个人簇拥着,后面缀着另外几组人马,往回本家的路上。

别开生面的战斗确实是结束了,但有些东西才正要开始,这个暑假陈宗翰有预感会对他的一生造成很大的影响。

停止的与正要启动的,互相衔接出一条往前迈进的道路,终点是什幺?没人知道,路就在眼前,往下走就有看到风景的一日。

  • 名称:屯门色魔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10:3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