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婆是冰山女总裁超清

夜晚总是深沉,隐藏着危险,富含着神秘,即便人类以火和光企图驱赶,当月亮临头时主宰还是黑暗。

剧烈的打斗造成环境的破坏,像是不停地啃食高楼的结构,由外而内的,喷溅出来的水泥石块,跌落四散的帷幕玻璃,不时有破坏声从楼层往下传,在几分钟前甚至传来让人震惊的虎啸,明明是坐落在台北的市区,却诡谲的彷彿是海角天边的古堡。

待在底下的司马和其他的执法队后勤人员接获楼上探子的回报,知道战斗比预料中还要惨烈,提高了封锁层级,封锁线再度地往外扩张,当然这让围观的警方记者怨声连连。

在陈宗翰家。

「咦?这里离我们家还满近的」陈爸爸坐在沙发上看着新闻,陈宗佑坐在他的左手边一样瘫坐着,桌上摆着刚切成片的柳丁。

从厨房探出头,陈妈妈说「不就是在东区那」

「不明原因疏散整栋楼的人员,疑是恐怖份子攻击」陈宗佑念着新闻上的标题,说「真的假的,台湾和美国也没邦交了,而且开飞机撞不是比较快嘛」

「小孩子别乱说话」陈妈妈整理完流理台也坐了下来看电视「现在社会这幺乱,宗翰可不要牵扯进去呀」

「妈,你也想太多了吧,哥他是去警察局找他的朋友,何况他又不是什幺警察」

「唉呀,谁知道呢」

这一席话如果听到陈宗翰耳中他不知道会感叹母亲的知子?还是佩服她误打误撞的功力?

快一个小时的时间已然淘汰不适合这个战场的弱者,宛如攀爬陡坡,能力不够者只能待在下面,抬头看着这些强者的身姿。

第三十六层楼,昏暗。

原本陈宗翰没有打算停下脚步,但有人唤住了他。

「阿翰」

保持着随时可以战斗的姿态,陈宗翰循声慢慢走近。

在没有被破坏掉的灯光下,两个人的影子被拉长,就着光,轮廓稍微可以看到,一个人单脚蹲着靠在另一个躺在地上的人身边,双手的影子在他身上移动。

「阿翰,快点过来扶住他的头」是白髮,他穿的像是医师白袍的衣服已经染上一大片血,两只手上都带着手术用的白手套,也都染着血。

不多说也看得出来白髮正在进行紧急医疗,陈宗翰立即过去,把幽泉摆在一旁,扶住不停吐血的那个人,印象中他和陈宗翰一样隶属执法队第三队。

上半身好几处都扎着针,胸口的地方被切了开来,白髮一只手拿着钳子一只手拿着像是钩子的东西,在他不断涌出血的伤口比划,伤患的身体似乎在抽蓄,偶尔会传来强受痛苦的颤抖。

气劲渗透的很深,陈宗翰即便不是医生也看的出来,经脉并不是能够用手术刀连接切割的东西,从伤口看进去可以看到他的肋骨断了开来,鲜血淋漓,陈宗翰这辈子也杀了不少人或是其他生物,对于人体结构也算是理解,着的伤患脏器有着不正常的收缩,出血量也很不正常。

「帮我拿着」白髮说,陈宗翰接过他撑开胸口的钩子,接着白髮从嘴里袍子里拿出银针又扎了几个穴位,出血似乎变缓了些「手不要动,我要帮他接好胸骨,刺到肺或是心脏他就死定了」

嘴里咬着小手电筒,白髮就这样在绝对没有消毒的环境动起手术,而且手术方法和陈宗翰认知的也不同,就像是东方加上西方的技术,以针灸麻醉和止血,看起来差不多的丹药放在伤口上溶解,用手术器具连接骨骼,还有就是用外来的内力帮助驱散滞留的劲气,很细緻的功夫,陈宗翰不禁看得入迷。

从头到尾只花了大概两个数字之间的时间,是另一种俐落,杀人习惯了,看到救人陈宗翰竟然有些不适应。

没有用缝合的方式闭上伤口,袍子里像是贴布的东西年住了他淌血的洞,白髮在所有急救都结束后,把两只染着血的手套扔到一边,拿下自己脸上的般若面具。

白髮、脸也很白、甚至连瞳孔都是白色,年纪看不出来,但是应该不会太老,脸上没什幺皱纹,再来他应该就是人们俗称的白子。

用手抹掉脸上的汗水,白髮说道「谢了,你还要往上面去?」

「是的」陈宗翰拿起幽泉,看着眼前白色的人。

「那你要小心一个拿着长枪的年轻人,我们都栽在那个人手上」白髮口里虽然是这幺说,但语调不显沮丧「要我说的话他的实力大概在副队长的等级,不,可能快要到队长,不过你大概也不清楚是多强吧」

「我就不上去,你自己小心,还有叫小二不要逞强,没本事就跑,你也是」白髮白袍上的鲜血很刺眼,他站起身来,就是这个动作陈宗翰注意到他的腰部,鲜血直流,白袍上的原来不是伤患的血是他自己的。

赶紧撑住白髮「你的腹部」

「没事,我自己处理过,以这种流血量我二十分钟后才会昏迷,这点时间够我把他一起送到楼下去了」

「帮我」陈宗翰把地上的人抬起来,似乎已经没有意识,放在白髮的肩上,他说「谢了」

脚步称不上稳健也称不上漂浮,两个人往下慢慢的退场。

微弱的光,陈宗翰的视线扫着整个空间,墙上、地上、翻倒的桌柜,每条痕迹都是战斗的线索,丰富的经验在陈宗翰脑中形成一幕幕的画面,那一划、这种深度、裂痕的位置……,闭上眼,方才的激斗已残破的方式在陈宗翰的整合之下重新放映。

四处都是战斗过的破败,看的出来白髮他们有强烈的抵抗过,可惜依旧不敌,陈宗翰的脚步最后停在刚刚白髮施救的地方,满地都是暗红的鲜血,有些甚至开始凝结。

很有意思的对手,很强,这是陈宗翰环顾这里的片面战斗资料做出的结论,让人燃起了战斗的慾望。

记得李师翊是在第三十八楼,而陈宗翰现在正要踏进第三十七楼,离最高层的楼顶只剩下三楼。。

楼梯才往上走几步,猛烈打斗溢出的波动就异常的清楚,在感知下就像是好几个不同的色块在互相攻击,快速的移动,有时就像是被狂风咆啸的烛火在闪灭。

三七层楼以上的结构似乎有加固过,往上挑高可能是用作宴会场地,鹅黄色的典雅布置,奢华中不失品味的吊灯摆设,暖色系的地板窗帘,窗户之外的是台北市的灯火点点,用作上层阶级社交联谊的场地是再好不过。

可惜现在是面目全非,原该有的笑闹声替代成了厮杀喊叫,壁纸油漆都剥落显露出里面的水泥灰色,除去了外表的彩绘,裏头只是单调乏味的颜色。

场上总共有六个人,没戴面具的三个,戴着的也是三个,就数量而言很公平。

可局势是慢慢地在倾倒,对执法队而言是往坏的方向推近。

印象中,司马说过这栋楼上的修练者大概有十三到十八位,佣兵为十四名,也就是说敌人最少是有二十七人,陈宗翰一路上解决了七个人,还有一个被牵制在三十五楼,两个执法队到场的人员九人,平均一个人需要解决三个人或是以上,算起来陈宗翰的成果算是丰厚,同时他也对执法队任务之重稍感讶异。

关二也在其中,执法队的三人中有一位已经几乎没有战斗能力,只是在苦苦支撑,毕竟如果缺了他一人,另外两个人的处境会更加艰困。

敌对的三人,使刀用拳的各一,但实力也还称不上顶尖,最麻烦的还是使长枪的那人,逼的关二他们步步危机。

关二的拳头在空中劈啪炸响,全身的筋骨肌肉都在使劲,不可能再有丝毫的藏私,动用了全部的真功夫,举手投足之间都是杀敌的招式。

使棍的那人,棍子的前后都被击碎开花,身上一条几乎见骨的伤口从肩到腰,可即使如此,他还是全力的在奋战,迎击自己比不过的长枪男子。

长兵器在空间内不停横扫,拳头蛮横的硬碰上硬,刀风抓準空隙夺命而出,快要脱力的长剑举头迎上,噹,清脆响亮的如同晨钟。

没看到队长,可能已经走上了下一层楼,刚刚剎那出现的恢弘气势已经消失,也不知道究竟是怎幺一回事。

场上每一个人都在搏命,用不可思议的速度在游移,杀招到处都是,只是凭着胆子不可能活着走出去,也根本走不到这,大量经验加上临危不乱的气度是这里每个人的基本,磨砺多年的实力在挑战着底线,放到别处,这里的每个人都被称之为强者,今日聚首必定有人要败亡。

悄悄的接近,陈宗翰发挥他蹑手蹑脚的真功夫,躲避横溢真气的同时,寻找一个能够一击毙杀的切入点。

他以前在看电影卡通的时候都觉得很多主角都很笨,现身时还要大喊一声深怕敌人不知道,偷偷的在背后捅别人一刀不是更加有趣和有用吗?

说真的,要在这堪比盐水蜂炮乱射的场面找到袭击的机会也是很考较功力的,机会一闪即逝。

身形融入环境,摸着墙壁,幽泉不显一点杀气,陈宗和想像自己不过是块水泥,积蓄雷霆一击的爆发力。

来了!

化作一条模糊的影子,以幽泉为尖牙,激射而出。

算準了靠近陈宗翰的这一侧没有阻碍,没有谁站得位置可以迅速的抢救,像是颱风瞬间露出的一点空洞,见缝插针。

在狂风怒涛中难以辨别的细细破空声,把力量收束,整个人跳跃而出,祭刀染血献祭,。

幽泉细长的剑身贯穿使刀男子的身体,背对着,就连是谁下的手也不明了,突来痛楚之后是气力的急速消退,摇摇苦撑,临死前想要转过头来。

陈宗翰两手用力一转,剜动伤口,鲜血喷流出来,收走了生命最后的精力。

颓然倒下,失去了灵魂只剩下一具躯壳,终究是没有看到兇手的模样,死不瞑目。

场面一下子逆转,变成了四个人欺负二个,只是其中这边的伤兵现在还是下场为妙,关二眼睛直盯着敌人两人,拱住快要失去意识的伙伴到一边去,这个空档所有人也都没有动静,互相打量,默默回气。

陈宗翰打量着使枪的男子,看起来是把钢製的银色长枪,比一个人还要高出一截,枪尖带着血,笔直的握在男子的手中,而男子的表情该怎幺说,军人般的木然,短髮方正脸,挺直着腰桿,用两只眼睛扫视场面。

「刚刚的杀气是你释放的吗?」使枪男子就连语调也缺乏应有的起伏,打量着陈宗翰问道。

「恩」

「不错的偷袭、不错的剑、不错的杀气,看来你会是个好对手」把自己心中的评价直接讲了出来,使枪男子明白的标明陈宗翰是自己的猎物,枪稍稍的晃动。

对此陈宗翰不知该怎幺回应,说「恩,谢谢」

「干的好」关二经过陈宗翰身边时如是说道,陈宗翰留意到他的双拳都在出血,老茧裂开。

没有谁喊了一声开始,也没有背对背数到十,五个人同时动了起来,猛力的冲撞。

用棍的同伴与陈宗翰交换了位置,先与关二一齐联手压制住对方另一名拳士,长短相接,夺命技术蜂拥而至。

历来长枪都惯于用来横扫沙场的利器,冷兵器时代,步兵士兵杀敌都配给枪戟居多,普遍来说枪的威力大于其他兵刃,但这并不表示它不适合单打独斗,相反的,由于很多名将都以长枪为武器,枪法的钻研变得非常多样化,门派众多。

开步如飞,连着气势枪尖点了过来。

没料到攻击会这幺突然与直接,陈宗翰转身侧过,可刚出的枪头一阵颤抖,鲜花盛开一样,把陈宗翰的退路又再包裹进来。

没有退路,幽泉挽起剑圈迎上。

噹噹噹噹。

清脆的金属交鸣声,让人目不暇给的快速攻防,一个呼吸的时间就过了快五十记的碰撞。

枪如蛟龙在盘绕,枪桿在男子手上柔软的出人意料,弹跳之间带起的力度让人措手不及。

幽泉少见的飘忽轻盈,黏住枪头,上半身前后的顺枪势转动,突然一个重手砍在枪身,用力刮出一道火花,两边的兵器都没有一点伤痕。

枪上的威力重的不能轻易抹除,一个半圆形由后向前的向下重击,陈宗翰甚至要用两只手才能够撑住,膝盖还差点就要着地。

陈宗翰可以理解之前关二他们为什幺会打得这幺辛苦,使枪男子的枪法不只精妙,每一个动作都还带着崩裂山河的气概,横来直往,点挑带扫都用得恰到好处,一把长枪在他手上就彷彿活了过来,有了生命。

对方的枪术太妙,刚刚试了几次都抢不进对方的身旁,攻势如暴雨拍打,让人连分个心思可战术的时间都没有,就是不停的在间不容髮的局势中扑咬闪避。

坐以待毙不是陈宗翰的作风,幽泉虽然长度不及对方的长枪,可也悠然舞着,迴转间带出绝美的光彩,是引领死亡的追魂灯。

长枪头前的枪缨随着男子的舞动纷飞,艳红的如花,闪动的如魅,枪的疾刺快的非比寻常,手臂几乎不用一前一后,长枪就在手掌间流窜,时不时的转动,带起一层银光。

以后脚为支点的一字突进,简单却非常实用,特别是在有着级数的高手手上。

陈宗翰以两手握剑,方才兵器相撞传来的力量沉的让他产生偏移,必须用两只手同时发力才能相抗,现在陈宗翰握剑的方式与日本刀相似,增加了劈砍时的力道和抗打能力,每一下都像是重击般,也是因为他手中的幽泉很特别才能让他能这样作为,细长脊坚,不重却能够非常有力。

以重打重,长枪刚猛,幽泉锐烈。

嗡嗡嗡,长枪震动到发出鸣声,瞬息间枪头横来敲下陈宗翰的砍击,枪身滚动,连成一气的劲道漫开,撞的幽泉是喀喀作响。

翻滚后弹起,前枪诡异的弯去下探,点向陈宗翰的门面,后者没惊没退,弯下半身两只手拖着剑大步向前。

而果然的,长枪的弯曲到了极限回弹,差一点扎进陈宗翰的背脊,冲着这一个回枪的时间,陈宗翰弓步快速横划,两只手大力的袭起了一阵旋风。

可惜什幺也没中,男子以长枪为支点撑竿跳般的跳起,在空中时手臂使劲,枪头从地底飞起,又是攻向陈宗翰的背部。

有趣,这幺一个用正面横扫千军的武器却一直从背后攻来,陈宗翰两只手往回带,腰腹为轴,对着枪头劈下。

一个空中无法借力,一个借地之力,结果很显然的枪头撞回地面,没错过这一个抢近的时机,幽泉跳出埋着枪头的窟窿,豹子般的快捷,从地上用力弹射,与之前一样的双手中段横砍。

男子的右手摸着枪尾,立起枪来,左脚压住枪身,竖起长枪挡在身前,陈宗翰的这一砍力量大的让弯曲成半月,男子挂在枪后顺着力的方向回到地面,才刚站稳,抖动的枪身就不安分的弹起,单手举枪往上一棍。

枪法与棍法相通,男子能够伤人可不是只有能札人的枪尖,随手舞起的枪身也能轻易重创敌手。

才刚袭击空中无处借力的对方,现在换成自己是动弹不得的那个人,面朝下压下身体,眼睛敏锐的捕捉出枪桿跳起的速度,幽泉徐徐的以剑身宽面黏着,身体随之转动,面朝上的安全落下。

而后男子抓紧向上的长枪用力劈下,陈宗翰身体以贴着地上滚开,地面印出一条龟裂的直线,此时陈宗翰已经跳起恢复战斗的正面姿态。

没有收枪再挺,举起的枪头向刚才一样的弯来刺向手臂,幽泉用剑身挡下,男子收枪,红缨绽开。

「厉害的枪」陈宗翰由衷的讚美,这段看似简单的过手中间两个人只需差点就会断死,惊险的会让人心跳停止。

「俊」男子眼里燃着浓烈的战斗慾望,枪头抖得更加厉害,宛如按捺不住的兴奋。

杀气威压冲过,陈宗翰单手侧身飙进,失了蹤影的直线贯刺。

叮。

男子瞳孔倏缩,双手横架枪身,剑尖只消再动上一线就能取敌头颅,可惜,不够快。

横扫,陈宗翰往后翩翩跃开,恢复成两只手握着剑柄。

枪头在左右摆动,如蛇拨草往前,看见猎物,接着全身往前飞射,枪头钻刺。

陈宗翰猛力的格开,麻烦的是枪在快速的滚动,如同不停的攻击,眼前余光看到男子双手离枪往前探,刚才他是把枪脱手射出,现在抓到枪的中前段,在进一步的使力。

不支往后,承受不住第二段的施力,陈宗翰斜举幽泉往后跳,同时剑回中线,左右的支开长枪的点刺。

枪带罡气,速度不减却更增威力,陈宗翰注意到男子没有以整只手臂在运枪,手指弄动,长枪就像条不停吐信的毒蛇,离不开陈宗翰周身的要害。

重重的斜劈下点向胸口的快枪,两种气碰撞尔后相斥喷开,又再一次硬击,连续下让双方紧握武器的手都开始不自禁的微鬆,再一次,剑刃砍出一条火花,擦着枪身。

回枪左右的舞动,避开陈宗翰的重击,枪成棍,左右不断的扫与点,武器呼啸成一阵风般,打到地面造成一个个拳头大的洞,枪身上的力量很集中,把长武器的力臂优点发挥到极处。

雨点不能拿来形容男子的攻法,是好似冰雹在砸落,居于其中的陈宗翰细心挑撩压住每一记攻击,慢慢的探剑挟刺进其中。

男子停住攻势连退,方才被陈宗翰突破破绽,避开三个连打差一点就要碰到他的手指,重回举枪的架式,枪头没有一点颤抖。

陈宗翰双手持剑,双脚一前一后的站着,是个随时能够突进的站姿,刚才他的上手臂被枪尾擦过,现在麻麻的有刺痛感。

也不知道关二那边战斗到怎样的局面,可现在连余光都无法抽出一点来注意旁边,全身关注在对方每一点呼吸调整。

奇异的感觉,男子像是融入周遭,可又同时觉得突出,他稳稳拿着长枪,全身每一条肌肉都像是为了举着枪而成长,身上的气息产生微样的变化,像是有什幺扩散开来。

打起全副精神,对方这个样子绝对不是好事。

挺着长枪,连步弓向前,很普通的一式,可以说是每一种武器都有的最基本,陈宗翰却不敢挡,心中只想着逃开。

直没入墙,在空气中留下一条气劲化成的长线,整面墙以枪头为中心扩散裂开,劲道力度比之前更强了一层,接着男子回枪,双手举枪高于头,扼住。

看对方这种表现,与他之前自行了悟出来自己最强的一剑很相似,那种说是空灵又不太像的状态,进入难以言明的境界,很妙的感觉。

转身面对男子,两个人的距离刚好是一招

陈宗翰一样是双手持剑,左步向前,幽泉摆在右下,身体微微往前蓄势着,很自然的,杀气依然环绕,暗红的,剑意蔓延到了四周,陈宗翰与男子一样的步入相似的状态,感觉到幽泉在鼓譟,眼前有一条轨道。

微笑,两个人看着对方一样的在轻轻勾嘴角,都知道对方踏着相同却又不一样的境界。

枪头不动,幽泉在等待。

两个人同时间的踏出同一步,都像是带出自己累积出来的一切,刺出,拖划。

  • 名称:我的老婆是冰山女总裁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9:3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