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花缭乱超清

段考完结的钟声,打响了高中生们最后一个暑假,无论是喜是悲结局如何,现下要做的只有放鬆身心,考完后对答案是笨蛋才会的自找麻烦,与朋友聚在一起讨论下一步才是正道。

在都市里有各式各样的玩乐,王志豪抓着朱士强不让他和王雅婷单独约会,而蔡仪婷又被王雅婷拉来作伴,陈宗翰身为死党之一自然不会缺席,拦下想要闪人的李师翊,六个人刚好作伴。

大姊在帮助完陈宗翰后就偷偷的从项鍊中离开,不知道李师翊现在能否见到鬼魂,但大姊出现时她确实没有特别的反应,看来她还不具有灵视的力量。

「唱歌,就决定了」没有讨论,但是也没有人反对,王志豪说完立即打电话去订位。

由于明天开始就是暑假,今天就算玩得再晚也不用有罪恶感,高二不同于高三,还没有段考完还必须继续K书的可怜处境,台北各校几乎是同一天段考,走在马路上能见到各学校的制服在网咖、KTV、夜市……里,今天是学生们解放的日子。

这是陈宗翰第一次去唱歌,平常会随着音乐哼点歌的他,原本还以为唱歌是件多容易的事情,事实证明,他错了。

「五音不全、高低音抓不準、没对上拍子」李师翊一针见血的评论。

这世界的不公平在此时此地更加彰显,李师翊完美的连歌声也很完美,是可以参加星光大道的等级,王志豪低沉的嗓音也很受青睐,蔡怡婷的甜美和王雅婷的中性都算是不俗,可怜的朱士强与陈宗翰只能包办最后一二名,应该说是并列最后,都太差而分不出高下。

四个小时之后,六个人再到李师翊推荐的餐厅吃饭,对餐点另外两个女生都是讚不绝口,唯一的缺点是价钱不是高中生平常能够负荷的。

为此朱士强难得奢侈一次,虽然陈宗翰有帮他付帐的打算,司马在几天前又汇了一笔钱给他,而金额是朱士强要打工三年才碰得到,不过也不知道要怎幺开口,只好作罢。

就连王志豪都觉得有些疲累,可三个女生还是精力充沛的压马路,李师翊不时的加入话题,表情也有了些变化,女孩们并排走在前面,看起就是随处可见的漂亮姊妹淘。

「老朱,你暑假会增加打工时间吧」王志豪懒洋洋的说,视线很隐讳的从走过的正妹大腿瞄过。

「和以前一样每天都会有班」朱士强注意到王志豪的举止,说道:「阿翰,你可不可阻止一下王SIR,他在败坏警察的名声」

陈宗翰吃饱而懒洋洋的说:「真的,御姊控再加上大腿控,我觉得刚刚走过去的明明左边的比较漂亮」

朱士强无言,他的朋友都是这种人吗?

转过弯,两边都是摊贩,需要挤着人潮才能向前,很多是各具各色的饮料小吃,以及饰品贩卖或是新奇的小玩意,虽然才刚吃完晚餐,可是陈宗翰还是被香味吸引的食指大动。

边走边看,买不是重点,逛才是真谛。

「阿翰?」

听到有人叫他,在这人潮汹涌中感知变得没有一点用处,陈宗翰还是必须转过头才知道是谁在叫唤他。

「小美」陈宗翰说道,孙久永和两个看起来就非善类的人在等着章鱼烧,皮衣、刺青、鬍渣、香菸,被社会判别为不良分子的标誌都并存在他们身上,凭良心讲,孙久永本来就有点不良的气质,界于玩乐团和黑道之间。

王志豪和朱士强听到陈宗翰的话都顺着看过去,第一印象就不认为对方和自己是一挂的,王志豪看不顺眼孙久永的衣着,朱士强毕竟有点阴影,后退了半步。

「你朋友?」孙久永用他俊美的脸笑的说,注意到李师翊:「嗨,好久不见了」

陈宗翰走了过去,回答说:「班上同学,你也是来逛夜市的吗?」

「呵呵,不然来这里还能做什幺?看你的样子是今天考完试吧,学生的特权就是能够放暑假,好好享受吧」

孙久永身边庞克头男子猛瞧着李师翊为首的三女,凑着孙久永说:「你哪里认识的学生妹,约一下」

这句话也许只是他随口说说,在他生活的环境这不过是种调笑,只是他不知道这些话不是对谁都能说的。

孙久永对陈宗翰报以苦笑,他的工作就是要和三教九流打交道,他自己不介意这种不礼貌的话语,可不代表其他人会不介意,要知道,有太多流血冲突都只是源自于一个不得体的字眼。

王志豪他们也听到了庞克头男子的话,脸色都不是很好看,特别是王志豪,隐隐站在女孩子前面护着。

「别闹了,他们不是你能得罪的人……」接着孙久永在男子的耳边说了什幺,饶是陈宗翰听力敏锐也无法在这个热闹的夜市听到孙久永的耳语。

庞克头男子看陈宗翰的眼光变的很奇怪,惊恐包含着敬畏,向他身边另一位同伴低声说话,然后他的同伴表情变得和他一样。

就像是在仰视某个大人物,陈宗翰觉得莫名其妙。

「抱歉」孙久永代替他同伴的失言道歉,说:「他们都是没书读的白癡,不要把他们说的话放在心上,来,这些章鱼烧就当作赔礼,送你们吃」

不容拒绝,孙久永把东西塞到王志豪手上。

接着用只有陈宗翰能听到的声音说:「听说这次的集合你也会出现,而且你要和素子小姐一起掌关」

没想到孙久永已经知道,陈宗翰对这件事有些无可奈何,不单是肖素子拜託他,就连肖逸也把他推到台前。

孙久永继续说:「要我们这些没上过战场的年轻人聚在一起,说好听一点是教学相长,不过我想上面是想看看能不能激出些火花吧,还听说有好几个年轻人最近在闹,想要取代素子小姐成为新生代的头头,呵呵,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我也不是很清楚是要做什幺,小美,你觉得呢?」陈宗翰也压低声音。

「我猜是和最近修练界里吵得沸沸扬扬的空间裂缝封印有关係,简单的说是想要让我们年轻人也有点用处,封印鬆动是不争的事实,而修练者死一个就少一个,集合我们是要训练士兵吧,毕竟现在的年轻人有太多根本不懂战斗,不过我也没资格说这种教训人的话就是了」

指着自己的腰间,孙久永还是在倚靠枪械作战。

「原来如此,好像有点道理」陈宗翰沉吟。

拍拍陈宗翰的肩膀,孙久永向其他人友善的点个头后就离开。

等孙久永走远之后陈宗翰才想到他忘了问,他到底是跟人说了自己什幺坏话,不然怎幺对方的态度会转变这样快。

「阿翰,他是你认识的人?」王志豪问说。

「嗯啊,算起来算是表哥吧」陈宗翰脸不红气不喘的撒起谎,不然他实在很难解释他与孙久永的关係,说:「大小姐也认识,你问她」

李师翊点头,不过陈宗翰可以从她略抬的秀眉读出她在表示『你在撒什幺没水準的谎』,拜託,你以为我喜欢呀,陈宗翰心电感应的回递讯息。

「感觉不是什幺好人」王雅婷评断的说:「阿翰,我不是说你的表哥,是他旁边的人」

蔡仪婷点头附和,水灵的双眼看着陈宗翰。

「我和他也称不上有多熟悉,是最近才慢慢有联络」

虽然突然多出这个波折,玩兴还慢慢回温,在家电玩店里六个人互相较量,李师翊和王志豪玩着摩托车竞赛比着成绩,陈宗翰站在后面看着他们。

男的俊女的美,说来他们两个人看起来的确很般配,陈宗翰心想。

「你不觉得他们两个人看起来很配吗?」蔡仪婷注视着同样的方向,说。

陈宗翰只是笑笑,没有回答。

「你要玩玩看吗?」陈宗翰问他暗恋已久的女同学,在夹娃娃机上投下一枚十元硬币,音乐响起,控制着操纵桿,觉得对準后按下捕捉钮。

机械手臂慢慢往下,收住。

「没中,可惜」

「夹靠近洞口的比较容易」蔡仪婷指点的说。

「我试试,夹到就送你」陈宗翰再投下一个硬币。

音乐响起,这次陈宗翰照着蔡仪婷的指示瞄準靠近洞口的豆腐娃娃,机械手臂慢慢降下,还是落空。

蔡仪婷看到陈宗翰失望的表情,嘻嘻的笑。

「我不信邪」把所有硬币放在抬上,陈宗翰做出老闆最欢迎的赌气行为,不过也就十块钱一次,花不到多少。

在第七次的时候总算是一不小心让豆腐娃娃滚进洞口,陈宗翰把它放在面前端详了一会,交给蔡仪婷,说:「送你吧」

「你抓这幺多次,你不要留着吗?」蔡仪婷嘴巴上是这幺问,但眼睛还是盯着陈宗翰手上的娃娃,她对可爱的东西最没抵抗力了。

「我没有蒐集娃娃的习惯,而且它是粉红色的」把他交到蔡仪婷手上,看对方这幺高兴,陈宗翰也笑了。

时候不早,虽然街道上还有很多晚上才有的霓虹风景,不过就时间点来说,已经是他们这些学生该回家的时候。

蔡仪婷翰王雅婷、王志豪回家的方向一致,朱士强只能自己搭一班车,陈宗翰与李师翊在刷了卡后坐在公车的最后面。

随着公车的颠簸起伏,车窗外面的是光与暗的交错。

无疑的今天是玩得很痛快的一天,李师翊像是把整天的兴奋都耗尽,脸色沉静,书包放在她的腿上,戴着耳机。

两个人有默契的维持着不尴尬的无声,都暂时没有说话的慾望,有时候宁静有其必要,填充两人之间的缝隙,不破坏这种氛围。

下车后看着公车藏身在车潮中,陈宗翰虽然不认为有谁会再袭击李师翊,但是有前车之鉴在,还是把她送回社区大门比较让人安心。

「小虎在我家过的还不错,我弟很喜欢牠」陈宗翰轻轻揭开沉默的扉页,说:「我有跟素子和肖逸长老那边提过,他们说会帮忙留意这附近的动静,应该不会在出现上次天人半路杀出的状况」

「嗯,而且上次也是冲着你来的吧」李师翊语调轻鬆的说。

「你今天玩的很累吗?」平常李师翊在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时候话都不少,陈宗翰问说:「回去早点休息吧」

「还好,可能是因为没有拿到娃娃所以比较累吧」李师翊跨大步走在前揶面揄的说。

「拜託,怎幺连你都这样说」陈宗翰已经在回程的时候被其他人噹的无力反抗,他很无奈。

「哼哼」李师翊家的高级社区就在眼前,她丢下陈宗翰,头也不回的说:「晚安啦」

「晚安」挥挥手。

暑假的第一天,陈宗翰就感觉到他的暑假有些不对劲。

起了个早和陈宗佑去球场打球,一点也没客气的痛宰了自己的弟弟一顿,小虎被以遛猫之名带到球场,一边打盹一边欣赏眼前不平等的对决。

挥洒完毕青春热血,才刚踏进家门就看到玄关有一双不属于他们家人的鞋子,有客人。

「既然肖先生都这幺说了,宗翰就拜託你照顾了」陈爸爸声音从客厅传出来,似乎是和别人在交谈。

「是令郎优秀,我们才需要他让我们的研习营队产生更有意思的火花」

陈宗翰觉得这声音有点耳熟,只是一时之间对不上名字。

陈宗佑还在不解自己怎幺会输给老哥,对他这个把青春赌在篮球上的人来说特别难以接受,脑袋里还在想着连续十四场的败仗,小虎慢条斯理地跟着两人,一回到家后就爬上楼梯,目标是陈宗翰的床铺。

坐在陈爸爸对面的是,肖逢?

错愕,突然有种现实和非现实混杂的错觉,陈宗翰愣在原地。

「宗翰,肖先生已经跟我说了,你就去参加吧,没有问题」陈爸爸看起来颇为开心,这到底是怎幺一回事?

肖逢穿着一身正装面带微笑,解释的说:「宗翰同学,我们正式邀请你参加我们这次由政府举办针对二十五岁以下青少年举办的研习营,这个研习营专门招收有特别才能的伙伴,培训成以后国家的基石,不单是这样,以后果家提供的就业也可以优先选择,对我们彼此而言都很有益处的」

眨眨眼,陈宗翰对于他说的话从第一个字开始就完全不信。

似乎把陈宗翰脸上的疑惑当作别种意思,陈爸爸高兴的把手搭在大儿子肩膀上,说:「宗翰,你怎幺没有跟爸爸说呢,你之前打的工是原来是这幺回事,他们说你会是他们需要的人才,这是一件很值得高兴的事」

陈宗翰茫然的望向肖逢,他该怎幺反应?

提点般,肖逢说道:「你原本只是受到素子之託来我们这边打杂,可是我们觉得你应该能够胜任更好的职务,这次暑假的研习营会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公务员虽然比较不刺激,可是至少在这个景气不佳的年代,以后的出入和薪水都会有保障,当然的,我们不会勉强你现在做出决定,可以等你毕业后再说」

彙整刚刚听到的讯息,再剔除那些空泛的言词,简单来说,肖逢是要他暑假的时候来肖家工作就是了。

「等等……我记得我之前是在……」陈宗翰拉长句尾,需要肖逢提示。

「国安局打工不是吗?全名叫做国家安全局,你之前是由素子介绍来打工,但是我们认为你表现得很好,加强训练的话完全可以正式的加入我们」

好一个脸不红气不喘的说谎惯犯,陈宗翰心道。

「可是这不会很危险吗?」陈妈妈端出茶水和水果,担心的说:「而且宗翰还这幺小,做这样是好吗?」

从听到自己儿子备受欣赏的兴奋中脱出来,陈爸爸也有着同样的担忧,说:「宗翰可以参加研习营,可是我们还是希望他暂时不要做危险的事」

恰到好处的微笑,肖逢安抚的说:「这个当然,令郎之前做的工作是帮忙打杂和清理工作,暂时也会是如此,至于之后到底想要做些什幺,我们可以等他满二十岁有自己的想法后再决定,当然的,我们是竭尽欢迎他」

「哥,你要当特务?」从震惊中醒过来的陈宗佑面临更大的刺激,他那个不如何显眼的哥哥竟然要去当庞德?

「宗佑,你想太多了」停止弟弟的胡思乱想,全家人和肖逢都坐到沙发上,开始以陈宗翰的未来为主题的家庭会议。

一开始当然是先责备陈宗翰隐瞒这件事情,不过本人其实也是现在才知道,却不能把事实说出口,只能陪罪,肖逢带来了一份印刷很精美的研习营资料,里面从师资到推荐序都让人几乎要相信真有其事,还有学长姊的心得分享,陈宗翰开始佩服肖逢的事前準备,就连他自己都差点要相信他。

「我还是叫你阿翰吧,这样比较习惯」肖逢从头到尾都很称职的担任着角色,他对着陈宗翰问说:「虽然有点赶,可是我现在需要你现在给我答覆,你能够参加这一次的研习营吗?」

陈宗翰看向自己父母,肖逢顺着他们的顾虑说道:「虽然有保险不过也只是象徵意义,我相信不会有什幺问题的,就算是以后担任正职,我们也不可能让伙伴轻易涉险」

陈妈妈总算是点头,肖逢的嘴角拉得更高,说:「既然如此,这些文件就填一下吧,还有我资料就留在这里,上面有紧急联络电话,有什幺问题也可以找我」

解决掉程序上的文件,肖逢在陈家人的注目礼下离开,陈家父母把他送到门口,再鞠个躬后才道别。

陈宗翰陪着他走到街口,问说:「胡诌了这幺多话,你不累吗?」

整了整自己身上的西装,肖逢说道:「呵呵,也不完全都是胡扯,各大世家都有挂名在国家机构下面,我老闆之前应该有要你在后天过来本家一趟吧,我会开车来载你,倒是你为何不跟你父母据实以告?普通人家庭出现修练者的情况虽然不多,但也不是没有,你们坐下来好好谈应该不会有什幺问题,我也不用帮你演戏,你们刚刚看的文件可是我昨晚用真的研习营文宣改的」

「麻烦你了,你的建议我会考虑,只是我也有我难以启齿的部分」至少他就不知道该怎幺解释一切是如何发生,对于朝夕相伴的家人,他希望能够不要有任何改变,自从他与大姊相遇之后,他的人生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但是他希望,至少家里能够保持住,保持住以前那个陈宗翰的栖身处。

自己保住自己,听起来有些荒诞,但陈宗翰却心知这是自己对于自己的维护,是现在这个强大、血腥、冷静的自己对于过去那个平凡、没用、懦弱的自己,的一个依恋,想要保住『家』,持续扮演过去的自己。

打住这个话题,陈宗翰随意的看着驰过的机车骑士,问说:「我还是不太懂到底后天要做什幺?我有听到小美说一些」

「小美?喔,你是说久永吧,他也会到,总之是要你们年轻人的会师,你就睡饱一点,带着你的家伙过来就行了,老一辈的人没办法给你们年轻人刺激,所以希望你和素子能给最近的年轻人一个表率吧,我听说有人想要挑战素子的地位,你就……看她需不需要帮助吧」肖逢拿出钥匙解除他汽车的锁,动作边说:「你看你要不要带几套衣服,其实也不用,直接买比较划算,我会在本家帮你準备房间,你会有好几个工作要做,司马好像也有事情想跟你谈」

拉开车门,肖逢没坐进去,反而是用正面对着陈宗翰,定定的注视他说:「肖逸长老,不,我们很多人,包括素子,都对你有很高的期望,我们不知道你是怎幺办到的从个普通人瞬间变成高手,不过修练界也不缺乏这种惊喜,很多上面的人在注视着你,你的存在已经到了不能随便忽视的地步,一个未满十八岁的入道者?前途无量呀」

正经话说完,肖逢笑的拍拍他的肩膀,说:「等过了十年,不对,大概五年后你记得要好好提拔我这个肖逢叔叔啊,呵呵」

陈宗翰无奈的苦笑,他当真可以活这幺多个年头吗?他怀疑。

摆脱问东问西的陈宗佑,陈宗翰从储藏柜拿出行李箱要準备些东西,衣物还是带上的好,其他的像是幽泉自然要随身携带,手机的充电座也要,电池要带两颗……有如远足前的準备,陈宗翰一个人在房间里东翻西找。

「阿翰,我就不跟你一起去了喔」大姊从电脑前会过头说道,她又在玩她停办很久的网路聊天室。

「虽然我也想去看看,但是我怕我会被发现,阿翰你自己也小心一点,暂时不要抽取别人的生命力」

「好,如果在肖家里面被发现我是个活死人,还真的是逃也不知道该往哪逃呢」陈宗翰把包包放下,躺在床上。

「其实你也不用太担心,现在看来猫又全宗应该是知道你的祕密,只要他不表态,或是他肯定你的话,你就不会有什幺麻烦」大姊说道:「肖逸不也和你的情况有些类似,他对你的期待很高,只要不要出什幺太大的乱子,我想他会设法保住你的,而且素子也不会对你见死不救的」

「可是被其他人发现的话应该也会很不妙吧」

「所以你就安分一点吧」大姊用滑鼠点视窗右上角的叉叉,离开电脑到陈宗翰的正上方,说:「虽然没有多少时间,不果我还是在教你一点东西好了,你今天晚上就再去清一次诅咒,你要记得你在血色空间里的时候是感觉不到外面动静的,记得要找好安全的地方再进去,否则即便你在血色空间里活下来,外面的身体被杀害的话你就会永远活在血色空间里,成为里面的一员」

「那还不如死了比较轻鬆」

永远待在无间地狱内,光是想像就让人寒毛直立。

  • 名称:百花缭乱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4:3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