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兄第三季超清

境外餐厅,一如既往的宁静,现在是日光渐渐黯淡的时刻,斜照的角度变小,让地平面上的突出物都拉长了影子,由亮白转成暖黄,让普照到的一切都彷彿戴上年纪,枯黄成历经岁月后的时代残品。

玻璃外的是不往内看的行人,店内飘着淡淡的线香,是老闆娘最近喜欢上的嗜好品。

李师翊原本和陈宗翰约在境外餐厅要帮他複习功课,不过突来的一通电话,令她在一下课后就立刻赶到别处,似乎是她父母有事找她,而立志要当个好孩子的李师翊理所当然地捨弃掉陈宗翰这个求助者。

因为有点怀念这里的料理,陈宗翰还是决定来境外一趟,肖素子因为缺课过一段时间,也打算晚一点和陈宗翰一起恶补课程,说是这样,其实只是让陈宗翰有问题的时候有人可以问,怎幺说她也是三年级生。

拉开店门,里面冷冷清清。

只有三名男女在柜台前面和老闆聊天,其他位置都保持着乾净。

「欢迎光临,阿翰,怎幺只有你一个?」老闆从柜檯后探出头来笑着说,陈宗翰毕竟常常来这,与这里的人都已经混了个熟脸。

「素子等等会过来」陈宗翰拉开窗边老位子的椅子,边说:「我要一杯卡布奇诺和一份鬆饼」

「好的」

把书包放在桌上,翻找今天刚发下来的数学考卷,不是听说男生天生理科会比较好,怎幺这理论不套用在自己身上呢?陈宗翰寻思。

「嘿」有人走了过来,在陈宗翰做的桌子边说:「阿翰,好久不见了,才正想找你,你就来了,我们真有缘分」

「嗯?」抬起头来,面前是一位略带坏笑的友人,绰约的身姿,微捲的过肩黑髮,简单的中性服装,低下腰看着陈宗翰,是一直都给人干练形象的姜舞绫。

坐在陈宗翰的对面,姜舞绫轻轻用手抚拢乱掉的秀髮,维持着动作,手倚着侧脸,感兴趣般地身子向前,眼眸里是陈宗翰的倒影。

只不过是很普通拉椅子坐下的动作,却尽显成熟女人的美态,人们都说有自信的女人最美,而姜舞绫则是这个说法的最佳写照。

「姜舞绫,好久不见了」

「想这幺久才想起我的名字吗?还有叫我舞绫就可以了,连名带姓一起较多生疏啊,我们可是共患难过呢」

陈宗翰愧对于平时被众美女训练出来的抵抗力,就这幺一句拉近距离的话,陈宗翰不争气的心肝儿乱跳,男性本能让他对眼前的美人产生淡淡的遐思。

自从上次出矿坑后就没有再见过面,不过上次在无法边境被追杀的时候,她有请吕茹洁帮过他,算起来他还欠姜舞绫一次人情。

看着姜舞绫一脸要他叫她名字的表情,陈宗翰只好略带尴尬的说:「痾……舞绫,你今天怎幺会在这里?我记得你不是还蛮忙了吗?」陈宗翰曾经听肖逸和肖素子提过姜舞绫的事情,他算是接棒姜家的有力成员,基本上在下一次的时代更替时,她在长老席上肯定有个位子。

下巴靠在桌上,视线往上,原本显得可爱动作在她做来增添了些妩媚,姜舞绫说:「第一个问题就问为什幺在这?真让人伤心,你就这幺不想看到我吗?」

「没有、那个、只是平常好像都不会在这里看到你,好奇而已」陈宗翰慌忙的澄清。

姜舞绫窃笑,对方还是一样好玩。

「她是被停职的」一个不认识的声音加入,苍白的肤色看起来有些病恹恹,微笑的走近,脚下虚浮,感觉是个随时昏倒都不让人觉得意外的男人,说:「我听舞绫说过你的事蹟,你好,姜枫」

陈宗翰也伸出手来,说:「你好,叫我阿翰就行了」

友善的笑了下,姜枫手搭在他身边另一位女人的肩膀上,说:「跟你介绍一下,她是我的保镳,破莲」

红色像火一样的短髮,没有生气的脸蛋,静静地站在姜枫的身边,右臂露出的地方有蓝色的刺青,与姜枫形成对比,陈宗翰在破莲身上感受到明显的压迫感,第一眼陈宗翰看到她就提起警戒,在她身上陈宗翰看到自己的影子,两个人都是极端实战派的杀戮者,杀气厚的彷彿稍稍一碰就像会被刺伤。

被对方的气势给影响,陈宗翰不自禁的也散发出势压,两边都是冰冷,凛冽刺骨,同时也都含着一点杀意。

互相对峙,像是举着兵器,陈宗翰的眼瞳不知从什幺时候变成红色,对方深蓝色的瞳孔里没有一点感情。

由无生有,第三股磅礡的气势以更狂放的姿态压制陈宗翰与破莲,是境外的老闆,他的声音从厨房内传出来:「两位,小店禁止任何的切磋比武,看在餐点的美味上,请都住手」

一个不小心差点动真格,陈宗翰与对方都收敛起自己的气势,就这点来说,陈宗翰的技术无疑是比对方高竿不少,调回成普通高中生般的气息,方才的杀意气势就像是根本没拥有过,破莲收回气势后还是隐隐有些外放,看来她走的修练路子就是如此。

短短几下,姜舞绫和姜枫亲身体会到什幺叫做骤变,三股惊人的气势由开始到结束,几秒钟的时间,宛若水在常温里瞬间沸腾接着又瞬间回温,两人相视苦笑,什幺时候出了这幺多的天才?

「看来你们应该是互相认识了」眼里带着别种意思的打量陈宗翰,姜枫说道,拉两张椅子凑在同一桌。

闭起眼睛然后睁开,陈宗翰的瞳孔回复成东方人的棕色,对姜枫的话只能笑笑,怎知道会突然被对方的气势给牵引,把隐藏很深的实力暴露出来。

姜舞绫接口说:「破莲是时常待在前线作战的高手,现在看来阿翰你是一点也不差呢,还有,别听枫乱说,破莲不是他的保镳,是他的女朋友」

听到姜舞绫这样说,陈宗翰重新审视这两位刚认识的人,一个带着笑容,一个冷冰冰的,不知道该不该说是相辅相成还是一物剋一物?

「很高兴认识妳」陈宗翰对破莲礼貌的说,其中当然还有对刚才出格行为的一点友好表示,。

对此,破莲点了下头当作回礼,一场意外的针锋就这样带过。

「舞绫,姜枫说妳被停职是怎幺回事?」陈宗翰问说。

「唉」姜舞绫叹气,无力的瘫在桌上,说:「之前不是出现世家裏面有内奸的事情,就是执法队进攻与敌人对战的时候,不是有人临阵叛变,因为这件事情我被牵连,所以现在处于无事可做的情况」

「喔」姜舞绫是在说小舞的事情。

「欸,阿翰,小舞是真的变节吗?」姜舞绫突然问说。

「啥?」

「别装了,执法队的成员虽然是秘密,可是有点手段还是可以查出来的,阿翰你当时不是在现场吗?小舞是真的变节了吗?」

还说执法队有多神秘,带什幺面具,结果还不是被认出来,陈宗翰在心中吐槽。

「是真的,她拿剑挟持人质,最后也跟着葛先生,也就是犯事者离开,怎幺看她都是一伙的」陈宗翰如实回答。

看起来更加沮丧,姜舞绫索然的玩着她咖啡杯的搅拌匙,姜枫似乎知道些内情,没有多说话,空气突然变成低气压,陈宗翰总觉得似乎是自己的关係,可不知道是怎幺回事。

「对了,阿翰你还不知道,小舞是我妹妹,她的名字是姜舞纱」姜舞绫似乎想要笑的说,可还是有点难过,只好自嘲的摇摇头。

「小舞也真是的,我还特意把她推荐进去执法队,想让她磨练磨练,结果现在竟然跑出这种事情,真是枉费我的好意,难道是我最近都没在管她才出事吗?我确实是个工作狂,我承认,不过都二十几岁的大姑娘了,难道还不会分对错吗?竟然真的做出这种让人看不下去的事情,我也不是要埋怨她,毕竟她的道路还是要他自己来选择,不过也不能………」

姜舞绫似乎陷入了某种自言自语的状态,脑里的念头在不停反覆。

陈宗翰不晓得该不该把她拉回现实,还在犹豫时,姜枫对陈宗翰晃晃手,他认识姜舞绫也有些年了,知道当她陷入这种歇斯底里的时候最好的方法就是任由她去,等她整理好后自然会复原。

姜枫低声地说:「从以前她就是个很担心小舞的人,不过你放心,她会没事的」

就像是一开始进门时没有注意到破莲的杀气,陈宗翰也是现在才留意到姜枫的与众不同之处,稍稍睁大了眼睛。

「你注意到了啊?我还以为我已经隐藏得很好了」

「刚注意到」陈宗翰不太确定的说:「你不是修练者」

姜枫笑的说:「你说的对,我是修练者世家里极少数的异类,我是个异人」

异人的力量是世界赋予,修练是以自身出发去引出力量,两边的力量本源是冲突且不可相容的,也难怪姜枫看起来就是一副没有底子的模样,毕竟他没有修练过任何功夫,顶多就是些手脚外功,对一个修练者而言是些皮毛的东西。

「认识我的人都称我为鉴定师,你猜我的异能是什幺?」

陈宗翰注视着姜枫的眼睛,他的瞳孔里有抹淡淡的萤光蓝色,异能启动。

寒意从心里升起,突然间的,陈宗翰感受不到姜枫带给人的温和感觉,只从他的眼睛,看到无机质般的冷漠,要穿透人的直视。

感觉不到强悍之处、感觉不到会被伤害、感觉不到一点面对强者时该有震慑感。

但是,却有股驱不散的寒意,无关强弱,陈宗翰在他的眼里看不到属于人类的影子。

「咦?」蓝色萤光从姜枫的眼里退去,他发除惊异的声音:「你的项鍊很有趣呢」

紫仙玉项鍊?

陈宗翰下意识的摸住从未取下的项鍊,自从敛息被他练得炉火纯青之后,深埋在身体里的死气就不曾外漏,即便是在全力战斗的时候,也会因为脖子上的项鍊遮掩,而不会让人看到里面不能见光的秘密。

紫先玉包裹着粉红色的戒指,两样都是罕见的法器材料,虽然对于战斗没有任何帮助,但也最大限度的隐瞒了陈宗翰死后复生的证据。

姜枫继续说:「我看不穿你的项鍊,应该说你的项鍊挡住我的视线,真是不错的法器」

「视线?什幺意思?」

「啊,我忘了事先跟你说,对不住,一时兴起就对你用了异能」姜枫拿起自己的盛着橘子汁的杯子,喝了一口,说:「听其他人说,被我注视的人会觉得很不舒服,对不起」

「作为赔礼,我就来解说我的异能好了」放下杯子,姜枫继续说:「就如同别人给我安的鉴定者称号,我这双眼睛,能够看到……应该说鉴定出这世界上所有存在的事物其表面下的本质」

瞳孔倏缩,陈宗翰立即想到自己身上的秘密。

破莲把视线对準陈宗翰,没来由的直觉,让她后颈如触电般,手摆在最容易起手的位置。

陈宗翰有着绝对不能被知道的祕密,即使表面上看不出来,但他其实是死而复生的活死人,比他持续屠戮的异端更加邪门,是异端中的异端,是不该存在于世的妖怪。

「哈哈,这样说好像把自己说的很厉害一样,不过其实很多东西是我无法看穿,修为超过我能注视的程度,或是像你有着护身用的法器,不然就是时代远古的流失本质,只要符合这三个条件的其中一个,我的眼睛就看不透,就是无法鉴定的不明物品」

是吗?陈宗翰鬆了一口气,他可不想被认为是妖异而被消灭。

破莲还是保持着无口,但在她心中有些困惑,刚才感受到的只是错觉吗?因为对方和自己一样杀意旺盛所以搞错了?

「枫,你还真是谦虚,你真的是我认识的那个姜枫吗?」姜舞绫已经从歇斯底里里抽离出来,对于妹妹的事,她无能为力,就当作放假,享受一下难得的静谧生活好了,她做出如此的结论。

姜枫笑笑的不说话,姜舞绫一只手托着腮,说:「鉴定师这个称号可不是简简单单就能得到的,虽然他受制于这三个规则,可那双眼睛能直透事物本质的能力还是很可怕的,弱点、性质、能力、强度……,老实说那根本不是人类会有的眼睛,有一种说法说,异人是被神所眷顾的人,虽然身为一个修练者我对这种说法不予置评,不过……」  

指着姜枫现在看起来很正常的眼睛,姜舞绫继续说:「如果说这家伙的眼睛是被神所赋予的,我会觉得大概有一半的可信度」

陈宗翰往姜枫的眼睛猛瞧,按照姜舞绫的说法来看,姜枫这双眼睛还真是了不得,不被表象迷惑,能直视本质的眼睛。

好险带着项鍊,陈宗翰不自禁的用手摸着脖子前面。

「听起来似乎很厉害」陈宗翰诚实的回应,强悍可以分成很多种,不是只有修为深厚才是强悍,破坏只是其中一种。

没给姜枫得意的机会,姜舞绫又说:「可惜他全身上下就只有眼睛还过得去,其他地方都弱的不像话」

「你又知道了」姜枫反击,意有所指地说道:「本人还有一个地方很厉害,嘿嘿,破莲你说对不对呀?」

「…………」

破莲面无表情,看着姜枫的坏笑,歪头,似乎不懂他在说什幺。

「哈哈」姜舞绫受不了的抱住肚子,脸埋在桌上,笑个不停「笑死我了」

毕竟是刚认识,陈宗翰还不敢笑得太放肆,尽量控制自己的脸部肌肉,要笑不笑的,搞得好像是颜面神经抽筋。

脸别向一旁,被讪笑的脸上都尴尬地红了起来,破莲还是不知所谓的盯着姜枫的脸瞧,平静的说:「枫,你脸好红」

「谁害的啊!」

这下姜舞绫笑得更起劲,手拍打桌子,说:「肚子好痛,你不是说你哪边很厉害,破莲好像不觉得,你该不会是在自我陶醉吧?」

笑了好一阵子才停止,特别是姜舞绫,那种大叔式的笑法出现在她这种美人身上有种奇妙的违和感,而她本人好像真的觉得很好笑,都快飙出眼泪。

似乎已经免疫于姜舞绫的笑声,姜枫只慌张了一下子,就恢复平静的饮着橘子汁,等待身旁的大叔笑到一个段落,然后说:「大婶,你笑够了没有?」

「哈哈…差不多了」直起身子,姜舞绫还是有点喘,擦着眼泪,对陈宗翰说:「阿翰,被你看到没形象的一面了,」

「没有,没这回事」陈宗翰澄清的说,其实应该说反而是有另一种风情。

店门被推了开来,在座四个人往门的方向看去,短髮的丽人张望着整家店,对于没什幺人在有些困惑。

「素子」陈宗翰唤了一声,说:「这里」

看到与陈宗翰同桌的人肖素子觉得疑惑,姜舞绫、姜枫、破莲,再加上陈宗翰,这是个怎幺古怪的组合。

「嗨,素子」姜枫很自然的打招呼,上次见到她应该是在切磋大赛的时候,两个人只是客套的交谈几句,毕竟没有太深的交情。

五个人换了一张大一点的桌子,坐在一起聊天,可以说是新生代前端者的聚会。

三个人与肖素子都认识,怎幺说她也是在修练界里面有名声的天才少女,同时还是肖家家主的孙女,认识她的人并不少,而她平淡的个性也很驰名,她与姜舞绫同是新一辈里的领头人物,可相比之下,姜舞绫八面玲珑善于交际,在武学上也有着不俗的造诣,善于管理组织,是个很适任的领导者,而肖素子虽然不乏世家大族的风範,但是性子不喜与人相处,在修为上直逼现任长老,是个比起做为家主更适合以武化境的高手。

姜舞绫、破莲、肖素子,以温度来看,姜舞绫属热,破莲最冷,肖素子算是偏冷,唯一的共同点是她们都是会让人着迷的美女。

顺带一提,陈宗翰算是中性,姜枫有点自来熟的与姜舞绫一样属热。

同是修练界中人,话题很自然的聊到最近修练界里的动静,凉亭上的会议虽然不是每个人都知道,但也流传了开来。

「天人是始作俑者这点你们怎幺看?」姜枫又点了一杯橘子汁,还顺便帮女朋友点了一杯苹果汁。

肖素子耸耸肩,姜舞绫玩着搅拌匙,陈宗翰一边担心自己今天都没看书,一边好奇姜枫的眼睛,破莲啜饮的饮料,从她的表情看不出来她到底喜不喜欢苹果汁,陈宗翰也算是开了眼界,不过也许她是和李师翊同样的类型,只在自己认同的人面前表露情绪。

没有人答腔也不减他讨论的兴致,自己接着说:「天人是所有人心中无上的存在,修练者要度过天劫才能上达天听,身为异人的我这辈子都不会有这个机会,可是这样传说中的人现在却在人间,根据传言,似乎还打算做坏事,你们不觉得很有意思吗?」

天人是吗?陈宗翰自问,葛先生、阿才是天人这件事,确实有点让人吃惊,但好像也不是多幺的不能相信。

比起姜枫的话题,姜舞绫对肖素子包包里的高三课本反而是更有兴趣,啧啧称奇又有点怀念的翻阅着。

眼看女孩子都不理他,姜枫只好向陈宗翰说:「阿翰,你不觉得这件事情很有趣吗?天人呀」

摸摸脑袋,身为普通人十几年的他,在以前修练者对他来说就与天人一样的不可置信,但是之后,发生太多更不可思议的事,超越岁月定义的大姊、渡过天劫的倪恆、是天人的李天曦,老实说,天人好像也不是这幺的稀奇。

「阿……还可以吧」陈宗翰含蓄的说。

出乎意料的冷淡反应,姜枫只好摊手,看来是与在座各位讨论这副议题性话题的自己太傻。

「枫,天人什幺的就别再提,我快听烦了」姜舞绫自从修练界传出这个消息之后就和许多人讲过这话题,在许多社交场合,笑吟吟的装作很有兴趣的谈论这谈腻的话题,这恐怕就是社交者的代价。

「好吧、好吧,算我不对」姜枫说道。

姜舞绫与李师翊一样有个很聪明的脑袋,和陈宗翰与肖素子那种只为战斗而生的不同,博闻强记又灵活的可以运用在各方面,不过肖素子的成绩即使缺课也还是比陈宗翰强些,这大概就是用不用心的问题。

随意的聊着,陈宗翰乾脆和肖素子一样的拿出参考书,反正姜舞绫都能轻鬆帮他解释。

虽然明知姜枫没有再运用他的异能,可在被姜枫注视的同时,陈宗翰心中却还是出现疙瘩,而这点反应也落入姜枫的眼中。

「阿翰,你是不是有问题想问我?」

「什幺意思?」陈宗翰略感紧张,他实在没办法开口问他自己的死气究竟隐瞒的够不够完美。

姜枫一副了然的微笑,与平常都挂着的温和笑容不同,和刚刚被嘲笑前的笑容很像,给人有点猥琐的感觉,说:「大家都是男人,这个问题其实很多人问过我,就连我自己都觉得很可惜,唉」

头上冒出问号,陈宗翰不知道该怎幺接下去。

「你成年了吗?」莫名其妙的问题。

「快了」

姜枫长辈般的说教:「不行呀,都还没满十八,不要满脑子都是这种想法」

陈宗翰可以肯定对方绝对是想错了方向,自己想的东西与成不成年完全无关,要严肃得多,陈宗翰老实的说:「我觉得你是不是想歪了?」

「嗯?是你想歪了吧,我的眼睛虽然很好用,可是唯独就是有一个遗憾,它没有透视的功能,都是男人,我想你绝对懂得这遗憾的感觉」

为什幺一脸『你一定懂』的模样?陈宗翰还真想问他,而且自己绝对没有这种不良想法。

姜枫的一席话让原本在谈话的姜舞绫与肖素子都停下动作,与破莲一起用带着鄙夷和想换桌的视线,投向陈宗翰与姜枫,就好像看到什幺髒东西般。

关我什幺事?陈宗翰在心中吶喊。

  • 名称:尸兄第三季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2:3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