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彩限的怪灵世界超清

陈宗翰从来没有觉得自己仁慈过,杀孽这幺重的他,说仁慈当真是会笑掉别人大牙,不能把这些帐都算在已故的魔主身上,陈宗翰自己也必须承担不小的责任。

有时候陈宗翰就会在想,如果继承魔主残魂的人不是他,而是其他仁慈、充满怜悯心的善良人士的话,会是怎样的一副景致?恐怕会被血色空间的诅咒逼疯,或是磨掉人性,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狂人吧。

照这样子看来,陈宗翰真可说是适应得挺不错的,除了偶尔会爆走失去理性之外,平常可以说是个中规中矩不太起眼的,正常人。

看来不单是魔主的残魂选择了他,他也选择了魔主残魂,就是彼此的互相认同才可能像现在一样的相安无事。。

回到现实面。

确实,当陈宗翰放过柯家兄弟,只是因为自己没有杀他们的兴致,就好比一个老饕突然没有吃饭的胃口,这不是出自于突然想当个好人之类的大彻大悟。

放过了他们,陈宗翰也知道那代表下一次他们还是会阻止甚至迫害挡住他们路的人,毕竟他们也没有大彻大悟洗心革面的念头,不过,这也不再是陈宗翰的问题,下次,如果再这幺走运的碰上面,会发生什幺事是谁也不知道的。

从出发到现在也过了快一个钟头,有人还在往上爬,有人倒下,有时候会从脚底下或是头上传来轰隆巨响,四射的真气除了伤敌也破坏着大楼结构。

下一层楼。

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具尸体,糟糕的是他手边还有个红色破败的面具,陈宗翰不认识他,应该是另一个执法队的人,有趣的是他身上的伤口,陈宗翰单脚蹲了下来,审视着。

算上血色空间那些不算活人的亡灵,陈宗翰杀生累积点数不知道破千了没,但可以肯定的是绝对是个可观的数目,对于尸体也因此有着不小的心得,从流血量和伤口的模样,大概推得出来是怎样的兵器、擅长的打法、内力的尖锐度或是是怎样的生物杀的。

半个脑袋加上肩膀都呈现血肉模糊,陈宗翰立即联想到的是昨天和李家涛他们一起用餐的牛排,接着又想到自己什幺都还有吃。

这个可怜修练者身上的伤口无疑是某种有着利牙,可以一口咬掉人的脑袋的生物留下的,血水有点稀,说不定里面还有牠的口水。

陈宗翰把尸体剩下的一只眼睛阖上,这样的死法虽然还排不上陈宗翰身中惨死状的前十名,但也是个让人看到就倒胃口的死状,摆在自杀防治网站的首页说不定能够有效地防止自杀。

陈宗翰注意到尸体手上的精钢短棍也被咬的都是裂痕,看来真的是只用餐习惯很糟糕的畜生。

摸了摸头,陈宗翰有点不想面对这种对手,倒也不是惧怕,单纯的对于非人类生物没兴趣,每次血色空间里都打得难涯至极,活在现实时,不想再去面对这个悲惨回忆。

原本想静静的离开,为此还特地踮起脚尖。

「喂!你不会想就这样偷跑吧」

有个声音阻止陈宗翰的行动,还是个蛮漂亮的女声。

迫于形迹败露,陈宗翰只好无奈的转过头来,救生门已经被打了开来,底边有个翘生生的短髮女人插着腰,由于阴影刚好遮住她的模样,陈宗翰不知道她是美是丑。

「没人规定一定要每一层楼都停下来吧,我不记得有这种闯关规则」

其实之所以最好是刬除每一关,其实是因为就这样往上的话可能会碰到前后夹击的窘况,不过陈宗翰还是有点不想动手,说不定是被刚刚柯癸的颓废给传染到了。

「好啊,你上去呀,我等等就从后面偷袭你」女声说,陈宗翰真没看过这幺大摇大摆的偷袭,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下集预告?

「好吧」陈宗翰慢慢地走进第三十四层楼,灯光表明了对手的模样。

手插着腰,盯着陈宗翰瞧,是个看起来会是社会新鲜人的年纪,亮丽的短髮有着时髦感,身着窄版长裤和两件式上衣,是个走在路上会让人回头多瞄一眼的美人,她很清楚自己的优势,胸口的衣襟小露迷人的白嫩,这样的美人应该出现的地方是模特儿的伸展台,不是这个断垣残壁的大楼。

「怎幺,看傻了,本姑娘太美了让你不知所措吗?」

「…………」虽然这是事实,但怎幺有人讲话这幺直白呀,陈宗翰说「你现在是打算跟我打吗?」

「真是不解风情的小男生,才这幺几句话就在打打杀杀,我们就不能多聊聊吗?」女人故作成熟的说,想要表达出老练的样子,不过气质不像。

「把你的怪兽放出来吧」陈宗翰说「我们快点解决,我也能够快点上楼」

「这幺猴急,还有叫什幺怪兽怪兽的,人家要召唤的是一只很可爱的小豹子」女人用无视外面那具尸体的语气说道「牠的名字叫做狰」

说完女人的面前就出现一个召唤用的法阵,一瞬间,她身边就出现一只比她还要高大的赤色豹,爪子漆黑锋利,特别的是牠的尾巴有五条,一甩一甩的,高度快要碰到天花板,低吼着,声音不同于普通兽声,略显坚硬。

顿时出现这样的大物,原本女人还想看到陈宗翰像上一个修练者一样惊慌或是警戒的神情,可惜她失望了,陈宗翰连眉毛都没有抬一下,他心中唯一比较忧虑的是,五条尾巴应该不是代表牠有五条命吧?

「花花」女人用手摸了摸狰肚子上的毛皮,溺爱的说「这一次的对手是这个人,不吃的东西,就不要乱咬喔,明天再带你去吃好吃的」

狰低吼,陈宗翰注意到狰在低吼时亮白的牙齿还有些血色,这让陈宗翰微微皱了眉,这只狰的卫生习惯似乎没有很好。

看到陈宗翰举起幽泉的样子,女人高兴的说「怎幺样?我家的花花很可爱吧」

可爱?陈宗翰仔细的打量,威武还好一点,又不是那只没有嘴巴的猫。

「花花不只是可爱还很厉害喔」女人一只手插腰另一只手用力的拍了拍狰,很自豪的说「如果你现在就往回走的话我就放过你,我家的花花只要一打起来就不会鬆手,这一点倒是让人有点担心」

「抱歉了,我必须上去才行」

「所以谈判破裂啰,那就没办法了」女人摸着狰一步步后退「花花已经解决掉两个修练者,你确定你还要打吗?在我看来你不会比前面两个强」

「是强是弱还是要打一场才知道吧」

「男生就都这幺逞强吗?」女人说道「花花上,咬死他」

狰不只是样子像豹,敏捷度也很相像,在相对狭窄的三十四层楼里疾行扑杀,爪子以及利齿是牠最有利的攻击手段,缀在陈宗翰的后面,不停的撕咬,冲撞着整个楼层的摆设,花盆、书报、家具都乱成一团。

温热的气息跟在身后,陈宗翰几个回合之后大概抓到了狰移动的速度,还有就是牠扑击以及爪击的方式与普通的猛兽不同,暗暗的有着章法,好比一只懂着功夫的野兽,除了野性的力量也懂得使用技巧。

怪不得之前两人会败,狰并不是普通的妖兽,牠比较算是低级别的仙兽,有些许灵智,身体素质也比普通夭寿高上一筹。

在召唤出狰之后,女人就没有事做的在一旁欣赏战斗,身边还有只想猪的小兽,应该是护卫用,毕竟召唤师最怕的便是被偷袭。

不再闪躲,举起幽泉迎上。

前肢离地举起,右爪迅急的横扫,对此陈宗翰不闪不避,他想看看这一下到底有多沉重的力量,幽泉横在体侧,另一只手也扶上,宛如堵上了高墙。

碰!激撞!

顺着力量硬是移动了快一公尺,鞋底摩擦,乘载的力量在身体里消散而出,力道一过,就是一道剑光。

唔,狰往后跳,牠的右爪上多出一条伤口,举起来看,牠的样子似乎是不太明白。

「花花!」女人一路看着战斗进行,突然这样的急转剧情让她惊叫。

除了几种上天所眷顾的物种之外,就好比人有天生的智慧,兽就有天生的力量,这是自然的天则,即便是以力量见长的肉搏战高手也不会轻易的挑战妖兽的力量,毕竟是各有所长。

可陈宗翰刚刚很直接的硬扛了结实的一击,照理来说会把他拍飞或是更直接的拍成肉饼,可是事实是他承受之后还有余力反击。

有一种可能,就是他的实力完全高过于狰,不能横排的比较。

女人知道自己必须认真,他还有几只召唤兽,虽然实力都没有狰来的强悍,但在其他方面也是各有所长。

「等等」陈宗翰突然说,然后在口袋里掏了掏。

在女人开始怀疑他身体不适故意喊卡的时候,陈宗翰掏出一个很女孩子的香囊。

「我也有带助拳的来,我们就来比比谁的比较强」

他也是召唤师?女人心中一凛,同行之间的较量更能勾起她的战斗欲,屏息等着对方召唤出自己的召唤兽,这对于召唤师来说是一种礼节。

一道闪光从香囊飞出。

地上多了只,猫,白色在睡觉的猫。

这样的出场方式不仅欠缺威势还会让场面搞僵,女人提起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他们中间的白色生物身上,而牠,正把头埋在两只爪子里打呼噜,动了一下,舌头舔了下自己的白毛。

狰歪了下头,放低身体看了下眼前的小东西,用鼻子嗅了嗅,转过头看着牠的主人,似乎是在询问下一步。

「牠就是你的召唤兽?」女人用认真的眼光在审视,这反倒让陈宗翰有些不好意思「蛮可爱的」

毛茸茸,圆滚滚,陈宗翰每次见到牠时牠不是在睡觉就是在吃,有这样的身材一点都不让人意外,肿得像只加菲猫,还是特别肿的那种,陈宗翰暗暗下了决心,等回去之后要提醒小虎的两个女主人好好管管牠,太过溺爱有时会造成悲剧。

「可爱归可爱,不过你以为我会就这样不敢下手的话你就错了」女人手插腰,一副不受诱惑的样子「花花」

赤豹模样的狰收到主人的命令,张开血盆大口,往小虎咬去。

「小虎!」陈宗翰大叫「你还睡」

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小虎把眼皮撑开了两毫米,睡眼惺忪,随时都能够倒头继续睡,突然感受到有股热气扑来,鼻子动了动,还有别种兽类的味道,以及淡淡的血味。

狰与小虎的距离太近,即便是陈宗翰想要救牠也来不及,就看到狰张开大嘴,用利齿往小虎咬去。

嚓。

上下颚有力的闭合,发出了声音。

「啊!」陈宗翰发出像是被踩到脚一样的声音,连变身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吃掉,这样的死法让陈宗翰不知道要怎幺跟李天曦交代。

狰没有继续咀嚼发出刺耳的声响,而是左右的顾盼,看那神情是在找什幺。

一团白色的绒毛物在墙角被发现,牠头下脚上的瘫在那,肚皮向外,看起来牠为了躲避狰的咬杀显得这幺狼狈,尾巴在面前荡呀荡的,原本爱睏的样子全都消失,眼睛盯着狰瞧。

「噗哧,哈哈哈,好可爱呦」旁观者笑出了声,这模样的确有逗人笑的能力,不过陈宗翰更多的是无奈,堂堂天界虎精沦落成逗人笑的滑稽角色,英雄迟暮也没这幺悲惨。

陈宗翰用眼神示意小虎他的对手,其实根本不用说明什幺,现在的场面也只有狰能够成为他的敌人。

翻回原样,四肢着地,徐徐的像是晃到狰的面前。

现在两个人的体型差距很大,小虎的大小还不到狰的一颗脑袋大,四只眼互相注视,算是战斗前的对峙,然后狰低吼一声,如在山谷迴荡。

接着小小声的,小虎低吼一声。

小与大,红与白,形成强烈的对比,像是只老师盯着狮子。

「哈哈哈,好可爱的家伙」女人笑到趴倒在自己召唤出来的猪一样的召唤兽背上,说「我都不忍心杀牠了,你还是把牠收起来吧」

对于对方的好心建议陈宗翰只是摇摇头,小虎有多强他心里算是有个底,之前战斗小虎还在刚甦醒的状态,陈宗翰则处在刚入门,一人一虎战得差不了多少,现在,陈宗翰实力飞跃,小虎不可能没有一点进展。

以女人的笑声为背景,小虎从娇小的模样恢复,膨胀长大,一头完全不会比狰还要小的白毛老虎现身,浑身肌肉充满着力量,毛皮上的黑纹抖动,面上的鬍鬚随着头晃动,张开长满利牙的大口。

这突然的转变让狰与牠的主人都愣住,看着可爱的小家伙突兀的变成满脸兇恶的老虎。

吼!

虎啸,响彻了整栋大楼,就连附近的行人都清楚地听到,城市忽然的停止,为了这钢铁都市不该有的猛兽吼叫。

楼底下都是从属于修练界的人员,远远的疏散封锁这栋大楼,根据他们的经验,现在大楼不管是掉下什幺都不会让人惊讶,麻烦的是要挡住原本处理这种案件的刑警和特勤组,两边在拉得更远的封锁线边上互相叫骂,一边要进,一边在挡。

突如其来的虎啸响彻这附近的热闹市区,霓虹灯下,约会的男女、急着返家的上班族、约作伴的学生,都停下脚步,一脸的迷惑,仰着头寻找这声音的来源。

司马一脸头痛样,这声音要他怎幺解释啊?

在声音的最接近处,浑厚高扬的虎啸震的对手不知是好,只是呆看着。

虎,乃动物界的孤傲亡者,不同于狼与狮,没有群聚的观念,个体实力强悍的保卫自己的领地。

吼!

第一个啸声是示威,现在这个吼声是战斗的开始。

狰压底身子,牠可以深刻的感觉到对方极不好惹,毛髮的竖起来自于抵抗对方的威势,盯着对方橘黄的眼瞳,狰的前爪在张合。

居高临下,小虎早就没有方才的可爱模样,就像是从三岁可爱的娃儿突然变成三十岁满脸横肉的汉子,天生的野性力量即使没有施展也极具威吓,光是站着就有让人不敢招惹的气势。

即便战斗还没开始,结果本身早就没有悬念,有点眼光的人都看的出来两只兽在气势上的差异,狰在苦苦的支撑。

随着不知是谁的吼叫打响了战斗,以吨计重的猛兽打了起来。

虎的前肢十分有力,第一掌就把狰拍离了牠的前进路线,狠狠的撞坍水泥钢筋做的墙壁,再接着跃上,没给狰发挥速度的空间,利爪就着血盆大口,锋利的上演最原始的争斗。

「花花」女人大叫,手上捏出陈宗翰看不懂的法诀,凭空再次召出一鸟一兽,一个是普通老鹰两倍大的飞禽,另一个是像海獭的生物,一现身女人就发布命令「铁翼、笙,快帮花花」

小虎左前脚踩着狰,留意到了动静,抬起头来凶狠的盯向新客人。

被唤作铁翼的飞禽在狭窄的楼层盘旋了一圈之后,收紧翅膀,高速飙向小虎,强而有力的喙比子弹更具杀伤力。

云从龙,风从虎,陈宗翰在之前早就深刻的体会这句话,现在,换人体会。

张开布满利齿的大口,压缩空气而产生的气弹激射出去,击向来不及闪躲的飞禽。

砰,是个闷声。

飞禽褐色的羽毛被轰得在空中飞,牠奋力的鼓振着翅膀,摇摇晃晃的努力在空中抓回身子。

小虎再次张开嘴,瞄着空中像是酒醉的飞禽又要一颗气弹。

为了集蓄气弹,小虎的注意力从被压倒的狰身上分散,又趁着这个机会,狰猛力的咬向小虎至着牠的左前肢。

吃痛,嘴里射出的气弹失去準头,往上射在没人的天花板,堪比砲弹的打出一个窟窿继续往上。

狰立即从小虎身边逃开,飞禽护航班的在狰的身边盘旋,海獭收回原本要出战的脚步,冲回伙伴的身边。

又变回了两边对峙,陈宗翰走到小虎身边伸手拍着牠柔顺的白毛,后者用舌头舔着被咬的地方,没有见血,只是有些疼痛,对于陈宗翰的动作,小虎转过头朝他喷了一口热气,好像有些不满,只是不知道是不爽他扰牠的美梦还是不喜欢陈宗翰摸牠。

「你平常一定没刷牙」陈宗翰苦着脸转过头,小虎当然听的懂他说的话,不怀好意的伸出舌头在陈宗翰脸上用力一舔。

躲避不及,陈宗翰骂道「王八蛋,回去一定叫天曦姊刷你的牙」用衣袖使劲擦着自己的面具和露出来的下半脸庞。

咳咳,这什幺怪声音,陈宗翰还是头一次听到老虎笑。

对面的女人在安抚着狰,摸着牠的头,在耳边轻声说话,赤色的豹子看起来似乎是有些退缩,眼神不安定的看着小虎。

虽然陈宗翰就连小狗小猫都没养过,可他感觉得出来眼前的狰年纪不大,应该是处在幼年或是儿童阶段,因此受到他眼前不知道活多久的虎精压制,光是气势上就弱了不少。

「怎幺样?」陈宗翰学女人一手插着腰,说道。

「哼,花花被你那只装可爱的老虎吓到了,不过你也不用太高兴,我这边可是四打一呀,要投降就快一点」女人脾气不好的说,对此发言小虎不屑的喷了口气,真要打起来小虎可不认为自己会输对方一只豹、一只鸟、一只猪、一只海獭这种组合。

用嘴巴努了努,对于老虎能够做出这种表情陈宗翰适当的表达自己的惊讶,小虎伸出右爪在陈宗翰口袋前晃了晃。

「你要我把大山小山也叫出来?」

老虎点头,陈宗翰听命的拿出香囊,接着两道闪光飞出,一老一少的山魈,出现在小虎的两旁。

几乎每次陈宗翰到李师翊她家都能够看到他们俩,山魈的型态较接近人类,也能够口说人话,一百多公分高应该是他们的身高极限,墨绿色充满绿意的身体,身上长着凹凸不平的疙瘩,比起从前混浊的双眼,现在有神了许多。

山魈理论上应该在山中生活,都市的环境让他们有些受不了,太不乾净,除了帮忙李师翊与李天曦这两个什幺家事也做不来的大小姐打点三餐与清理环境外,他们平常不是待在香囊内就是在房里修练。

在人间也有些时日,身上的打扮跟上潮流,年轻的小山带着画有勾勾的鸭舌帽以及短裤短袖,年纪较大的大山穿着绿色背心和绿色短裤,完全达到隐匿于绿野中的保护色效果,牠们的脖子上都挂着牙齿项鍊,听说这是牠们一族的象徵。

「陈公子」老山魈说,这个称呼不管陈宗翰说过几次他都改不掉「师翊主人是否在这楼房的上面,在下好像有些感应」

「是的,需要你们帮忙对付敌人」

「阻碍之人必须排除」大山看着对方一众的飞禽走兽,没有起伏的说,平常用来煮菜的双手伸出利爪,一动也不动的盯着对方,小山也採取一样的战斗姿态。

此时。

极为蓬勃的气场在在场所有人的头上出现,恢弘且巨大,如同巨石一样。

楼顶上有个很厉害的高手,这是所有人当下做出的第一个判断,而且这个高手好像碰到了敌人,这是第二个判断。

李师翊还在楼上,陈宗翰现在发现自己好像花了太多时间,其他的执法队成员不晓得已经走到了哪个阶段,可能真的有谁迈向了楼顶,决战正一触即发。

被这强烈的气场刺激,陈宗翰已经无心在面对眼前相比之下太弱的战斗。

「陈公子,你先上楼吧,师翊主人还在楼上等着,我可以感觉得出来她没有事」大山说道。

小山接说「这里交给我们就行了」小虎低吼一声附和。

「麻烦你们」陈宗翰注意到过去不远处有一个向上的楼梯「小心别把大楼给拆掉,还有,可以的话不要下手太重,感觉他们只是收钱的打手,不是坏人」

听到对方没把自己这边放在眼里的言谈,女人不满的喝道「你给我等一下,别想跑」随着这句话飞禽沖出,击向陈宗翰,而后者连看也没看一眼。

小山很忽然的伸出爪子挡住飞禽的去路,在空中交会了一招,而陈宗翰已经消失在他们的视野。

  • 名称:无彩限的怪灵世界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58:2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