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威超清

云遮住了骄阳,在地上投下黑影,透不过云层的光线,落不下的温热,风拂过,绿幽的青草染上灰,犹如失去生气,灰色之下的影子,变得更加黯淡,深的像是通往别处黑色通道。

高山之上,天气说变就变,没有一点预兆。

顺着风的搭载,午后的淡色铅云,往山上的凉亭推进。

会议的进行已经延续快半小时,对于参与这计画的人选必须严肃看待,虽说大体的进行方式已经确定,但很多细节必须拿出来商讨,同是术法的各式技巧,在世界各地都有着自己的运行方式,即便同样世家也都修习不同的技巧,平常来说都是秘而不宣,但现在为了同时运行这庞大的封印术,有必要互相理解,进而磨合。

今天的会面是第一步,接下来要持续性互相配合。

不只是封印术的人选与进行方式,为了减少出错率,每个人手上本子的附页也提供增幅的法阵,所有的準备都是希望不要有一丝差错。

三大世家为最主要的骨干,其他各地的组织支援,这是最基本的雏形,粗略计算后,需要有水準的术士一百二十八名来主持中心法阵,而所谓的有水準就是至少为入道者且精通于法阵或封印术,另外需要一千零二十四名各地术士为辅,扩张封印术且连结到世界各地。

一直以来专业的术士就非常稀少,不同于武者,术士极需天分,有天分的术士已经很少,要至少为入道者的就更是稀少,然后又必须是精于法阵或封印术,这种人物找遍世界恐怕也只能找出与需要数目差不多的人数。

「如果是类似的异人呢?」炙火团的当家沉声问道,大难将至,异人与修练者之间的不愉快都先放到一边,以保护人类为最高指标。

「可以试试」姜子铮说:「这次的大难我希望也能够得到异人的帮助,无分你我,我们需要携手合作才能跨过这次的难关」

炙火团当家颔首微笑,说:「我会把这个消息通知其他的团长,我的想法和你一样,无分你我,我们都是这个世界的一份子」

姜子铮代表这次计画的召集人,站起身,视线从在场的所有人的脸上移过,正色地说:「这次的事情非同小可,姜家已经决定倾尽全力也要避免最糟的结果发生,我想,不论是异人、是修练者,彼此之间有什幺过节、恩怨,在这次的危急存亡之时,我都希望能够放下」

在场男女安静的听着,姜子铮继续说:「我不是要命令你们做些什幺,我也没有这个本事」

「在座的各位都代表着一个历史远久的组织,都有着属于自己的骄傲,辉煌的战绩,也都有着常人难以企及的能力,对此我予以尊敬」

「不过,我们是修练者,我们是异人,我们并非常人,而我们生存于这个世界,也因此,我们有这个义务去保护我们所生存的世界,不论好人、不论恶人,无论男女老幼,我们都必须去保护,因为这就是我们一直在做的事,也是只有我们才能够办到的事」

「封印破碎就代表着无数的恶魔、妖物能够直达人间,代表着这世界的末日」

「在此,我身为姜子牙的后人,请求各位一同阻止这种事情的发生,保护我们的家园」

有人的地方就有纷争,历史的铁则从未错误,力量的强大与否更是增加了争权夺利的血腥程度,广布于世界各处,是人而非人的人们,彼此的战争从未停止。

然而空间裂缝从古至今的存在,是不属于这世间的第三敌人,是全人类的公敌,为了抵御,即是在彼此最艰困的年代有从未让人数低于能够抗战的基础,它是永无止尽的敌手,同时也是在内斗时止住攻势的第三方。

如今第三方已经强大到威胁世界的存亡,只要是存活在这世界的生物,都有责任放下彼此的仇恨,捍卫自己的家园。

「吾仅代表魔法公会愿全力协助抵御恶魔」第一个附议的是与姜家一样悠久的魔法公会。

「弯刀联盟将放下过去,以此计画为第一要务」

「以骑士之名,愿化作光亮驱散黑暗」

「安倍家会全力协助」安倍道子说。

「愿主与我们同在」

「…………」

附议声此起彼落,很快的在场所有代表都表示愿意全力协助,在大义的旗帜之下,以守护家园为名,结成同一阵线。

吹拂的风变得急,云层变厚,就在彷彿触手可及的地方,阴暗天空不见阳光的恩泽,取而代之的是一点两点,接着渐渐变急的细雨。

午后的阵雨总是来的突然,远处传来雷声,夹着潮湿气味。

凉亭内的各位被这阵急雨给吸引,静默之下可以听闻雨滴入土的声音,雨水湿润这片土地,带来往后的新生与存续。

随着风,被带领的细雨溜进凉亭,沾湿裏头的各位,闷闷的雷声变近了些,风开始呼啸,这阵雨似乎一时之间没有停止的打算。

凉亭内的人也就算了,在凉亭之外,有着各代表带来的随行人员,暴露在这阵雨中,高山的湿气与这阵雨让眼前的东西都缠上雾气,雨下得更急了些,连连坠下的雨滴在空气中维持成透明的膜般,仰头可以看到头顶上的乌云,动得很快。

没有一个人动作,任由雨水透进自己的衣服。

与肖巖一起来的陈祜无声的面对这场雨,闭起眼,可以感觉到每滴雨点落在身体上的每个地方,微笑,很久没有这样沐浴于大自然之中,贴近雨水轻轻的呼吸。

「这种天气可不适合召开会议」姜子铮在说的同时身上隐隐透出结成细末萤光的真气,右手右后方一摆,顺着动作,离体的真气逆雨向天空飞去。

同一时间,安倍道子的手指在空中轻轻划动,魔法公会的部长以某种规律晃动手上的木杖。

空中。

云层被真气冲出洞来,裂成一块块,紧接着雨水兀然的停下,以云层上的空洞为中心,往外扩散出一阵强风,推去,吹散了所有的乌云。

草地依然湿润,树木的叶尖还含着雨滴,而空中以是一片晴朗,骄阳稍稍偏了角度,在水滴上闪耀出亮白的光。

几秒前的大雨消失无蹤,阳光接替大雨,一片明朗的蓝。

就像是什幺也没有发生,姜子铮继续说:「既然得到了各位的支持,我想我们可以继续谈下去了」

「在这里我就先不谈太複杂的问题,除了封印计画的难度之外,我们还有两个麻烦」

对姜家来说是个麻烦,那对其他人来说肯定也会是麻烦,所有人等着下文。

「第一个大家肯定都知道了,就是最近很火热的死亡药剂」

对此在场的所有人自然都知道,甚至是把姜子铮还要清楚,一开始死亡药剂是从西方开始爆发,然后以很快的速度席捲全球,在里世界里,异常的受欢迎,特别是对佣兵或奖金猎人而言,有着莫大的吸引力。

「死亡药剂是由不应存在于这世界的死气提炼而成,这点我想在座各位也都很清楚了」大部分的人都轻轻点头,在场的人都是各自组织的要员,对这麻烦玩意多少都有理解,当然的,家里蹲的安倍道子是在不懂装懂。

「抱歉,打断一下,请为各位有谁找到了死亡药剂的幕后主使或是什幺人物吗?」发问的是北非图腾部落的干部,最近因为这批药剂流到了非洲,导致整个战场变得比以往更加疯狂,原本是普通人的自由斗士被改造成吃人的疯狂怪物,让他们这些修练者迫不得已的加入战局,惨烈的程度即便是他们也难以接受。

大多数人都摇头,只有一开始的贩售出现过一些影子,之后逮到的贩售者几乎都不知道这药剂的来历,异口同声的都说这些药剂是他们以低价甚至是免费的方法得到,而对方留下药剂后就离开,前似乎不是他们的目的。

不单是里世界,各地军阀都被这药剂给弄的疯狂。

「愿主保佑,在梵谛冈我们曾经实验过各种不同通路的药剂,而我们发现,这药剂越来越成熟,副作用的表现越来越少」

先不论这宗教圣地怎幺会进行这不怎幺人道的实验,药剂越来越成熟代表着力量变得容易取得,这对在场的人不知道该说是个怎样的消息。

「不过副作用变小的同时,获得的力量也减弱」红衣主教说道:「而且我们还发现到这药剂里的成分会导致人类的气息改变,变得和恶魔一样」

死气是另一个世界的基本元素,就像是人间以生气为主,异域以死气为基本。

力量减弱?这倒有趣,难道是被稀释好做成更多份?

对于这管药剂,在场的人有太多的不解,几乎是白送的方式在世界里到处流传,让人抓不到尾巴,从没听说过的技术萃取出只能短暂停留于世间的死气,光这两点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前些日子,肖家长老找出了製造药剂的药厂」

此话一出,在座所有人的目光都对象肖家的各位。

肖濂清清喉咙之后开始说:「经过我们团队的调查,结合最近发生的东洲集团绑架案,我们抽丝剥茧出了量产的结论,一开始在市面上流通的死亡药剂分量并没有多到足以让很多人注射的配额,也是因此我们还保有起码宁静,我认为,一开始的都是半成品,也就是说流通的原因在于实验者想要看出反应,因此才会几乎都是送人」

到目前为止很多都可以猜到,大家想知道的是之后。

「我们由东洲集团的总裁那得到情报,找出企图量产药剂的各大厂商,阻止了大部分要流入市面的药剂,不过有些工厂提前出货,来不及阻止,可惜的是不论哪边都没有确定的线索,但我们已经由各方面推断出幕后的主使者」

肖濂继续说:「前所未有提炼死气的技术、横跨空间的玉质小刀、没见过的强者、战斗后的痕迹、切磋大赛时夺取的资料……以及很多其他,这些证据结合起来,我们最大的敌人—」

在场的人屏息听着。

「是天人」

姜子铮接着肖濂的话说:「也就是我们第二个麻烦」

天人,也就是在人间之上的存在。

在一般的认知中,天人即是所谓的仙神,凡俗人要渡劫之后才可能接近,而渡劫的难度姑且不说,光是要到达能够渡劫的程度全世界就没有多少人,天界,更是人们想像中的理想乐园,仙气飘渺的桃花源。

就像是凡人要进入天界一样,天人要下界也是困难重重,想到此处,所有人的内心都是一沉。

大费周章的也要下界来人间,绝对不是为了好玩而已,之中的内情绝不简单。

「现在可以确定的是,天人不知道为了什幺原因来到了人间,死亡药剂的技术来自天界,对于空间封印他们似乎有着某种企图,可以从他们不惜代价深入世家内部看出」姜子牙沉重的说:「我们修练者图的不就是得道登仙,以天人为敌对我们而言是最不妙的情况」

切磋大赛时世家内部出现叛徒也可说得通了,以登仙为诱惑对修练者而言最是致命,这个条件完美到足够让平时心性耿直的弟子叛变。

虽然现在已经推敲出隐在幕后的黑手,但答案实在是众人所不乐见的。

西方对于登天界没有东方人来的热衷,他们的传统也是追求至高,但是是这世界的顶点而不是超脱到另一个世界,也因此天人在西方来说较为陌生。

在这场针锋中,天人从一开始就佔到不少优势,身分崇高、超绝实力、以登仙为饵、还有就是他们不用对这个世界负责,是以一个破坏者的身分降临,没有顾忌,再由现在的情况看来,他们开始拉拢普通人中的掌权者,企图缩短与根深蒂固的世家大族的距离。

「天人呐」安倍道子轻叹,她上次与天人交锋是在两百多年前,那是还是以惨败收场,不得不说,任何有实力度过天劫降世的天人实力都不是普通高手能够抵挡的。

「这很不切实际」骑士团队长两只手摆在桌上,说:「我知道天人的实力很强,不过就算如此也不可能大量的出现,我相信即使在天界,能够凭着实力闯到人间的也是少数」

「没错」姜子铮也赞同「就算是在天界也只有顶尖高手来能够突破屏障,然而就算来一两个高手对人间来说也没有太大冲击,不过,这次并不是如此,天界来的人有一定的量,否则也无法推动整个事情」

「可是你刚刚也说……?」骑士团队长皱眉。

「通天路」姜子铮简短的说:「很不幸的,天界恐怕是打造了一条通天路」

继续解释说:「通天路是古籍里提到的一种跨越世界的桥樑,就如同大家所知道的,想要登天者必须度过天劫,然而那非常危险,千年前有人就提出了这个构想,避开天劫,打造一条通天之路」

「等等」魔法公会部长打住姜子铮的言论,说:「我听说过这个构想,是跨越空间的传送,不过就和我们平常用的传送门是同样的东西,跨越空间和跨越世界是完全不同的两件事,如果真的有这种事情,我们怎幺可能不会知道呢?」

「没错,就如大家所知的,当初的提出者也没有成功打造出通天路,但他有留下方法,当年那位提出者之所以为成功的原因,一方面是没有人相信他,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成本太高」

所有人继续听着。

「现在手上虽然没有证据,不过我们有理由相信天界确实办到了前辈千年前的构想,否则天人们是无法降世的,光是天劫就会取走他们的性命」

又是一个坏消息,从会议开始到现在接踵而来的都是坏消息,从封印的终结说到现在天人的大量降世,都是无法轻忽的天大坏消息,封印终结面对的必然是妖魔横行的世界,天人降世看起来也不安好心,两边不属于这世界的外来者对人间界都是虎视眈眈。

「好吧,的确没有其他更好的解释」骑士团队长满脸黯淡的说,听到这消息每个人的心情都好不起来。

「所以天人的目标就是封印吗?」异人团团长提出疑问。

「很可能」姜子铮表现出了迟疑,他也想不太出来天人们的目的,天界富饶,地大物博,在各方面都不是人间界可以比拟的,对于修练者来说,天地间存在的灵气更是比人间充沛不少,也没有像地球一样发展出充满废气的工业文明,两个世界如果要比喻的话,天界就像是装着空气清净机的千万豪宅,人间则是一般上班族居住的社区楼层,而状况最糟的异域就像是不附卫浴、内有恶犬的糟糕雅房。

到底是怎样的情况会让人放弃千万豪宅来到社区大楼,然后又再瞧着外面出租的雅房?

想不透呀。

「其实我们所有麻烦不单是来自天界和死地」叶梧代替姜子铮说道:「我们自己本身也出现了问题」

相比于姜子铮或是肖巖,叶梧身上的煞气重上许多,这是他长期死战的证明,怎样也驱散不了的气息,虽然再三大世家里屈居末位,但叶家在他这一代隐隐有出头的意思。

肖家由于最受期待的继承人战死于上次的大战,内部为了家主位置出现了分歧,开始有些停滞不前,姜家虽然子嗣丰厚,长老之间也没有明显矛盾,可近期内家主最心爱的儿子身死于矿坑,然后姜家子弟叛变的丑闻,再加上姜子居于第一的位置太久,门生自衿,传出几条欺压普通人的案子让姜家名誉扫地,姜子铮虽然强打精神,可心底还是有些失意。

相比之下,叶家失去了叶明水这麻烦人物,内部的不和谐反倒消失,叶腾与叶清稜父子在修练界颇有好评,叶腾的徒弟跟随他们,像股清流的在修练界带起正气。

每一个世家都有新一代的佼佼人物,以姜舞绫、叶清稜、肖素子为代表,其中又以前两这声望最高,可惜姜舞绫最近被停职调查,叶清稜的声望则又攀上另一个高峰。

想到未来,叶梧就有些兴奋,不过还是把注意集中在会议,解决不掉眼前的难题,别说叶家,这世界的未来就根本不知存不存在。

叶梧继续说:「身为修练界的制裁者,执法队前些日子在一场大战中,与天人狭路相逢,然而其中一名队员的临时变节差点让整个执法队覆没,就此点来看,天人的内应藏得比我们想像中还要深,执法队可不是常人能够进去的地方」

「再者,有着蜘蛛剑之名的剑术好手赖亮僮,在带队讨伐疑似死亡药剂的出货点时,领着队员踏入事先布好的陷阱,七人里只有一位带着重伤以及赖亮僮叛变的消息回来,剑圣之一的千年猫又在前些日子遭人袭击之事,根据他本人表示也极有可能是天人所为」

安倍道子听到这也点头表示确有此事,姜子铮则是对此羞愧难当,点名到的两位带头叛乱者都是姜家的人,而姜家又主持这次封印,前面在带头抗敌时,自己人从背后捅刀子,这模样格外好笑。

「想来也还有不少内应藏在世家内,我想不单是三大世家,其他组织也可能有着相同情况,清查内部是我们不论是要开始封印术的準备或是抵抗天人前所必要的」

这段言谈是个警示,姜家已经有人铸下这个错误,希望其他组织不要重蹈覆测。

封印的事、死亡药剂的事、天人的事、清查的事,这次会议的主题沉重之余也关乎着整个世界的变动,今天的会议是紧急召开,下次会再準备周全且所有人到齐的情况下,在慎重的讨论每个人的职责事宜,西方终究为辅,中华区的三大世家才是重中之重。

会议就在们有任何好消息的情况下收场,每个人带回去的是不容忽视的糟糕情报。

乌云再次的聚拢,在雨未落下之前,修练者们开始下山,人影飘忽。

肖逸饮了口符水,看着阴霾天空,不知在想些什幺。

「该下去了,你在看什幺?」把肖逸从自己念头里拉回来的是叶家的唐云飞,上次的大战两个人结下情谊。

「没什幺,又变天了」

既没有新闻报导,也没有在网路上流传,但凉亭上的会议明确的开始影响整个世界,突然间,修练界沉息了下来,像是平静无波的大海平面,但谁也不知道内部会是怎样的激进海流,异人似乎受到什幺指示,突然从各地汇聚到了几个大都市,烟硝味全无。

黑市贩售的死亡药剂突然价格飙高,不像以往的评价,长大有五倍之多,而且经过注射者的经验,比以往来的安全且没副作用,可力量也打了不少折扣,对此有人高兴有人抱怨。

天人的消息传播到各地,不出所料的引起不小恐慌,毕竟传说中的角色被定位为混乱製造者,这谁也无法轻易接受。

空间裂缝的最前线,聚集越来越多来接受遴选的术士,闯来人间的妖异被大量术法四分五裂,血染一地。

此时,世界正在蜕变,朝向无法预料的明天。

而陈宗翰在这席捲修练界的漩涡中,依旧是安然无恙,安稳的就如同一个致力于準备高二生活最后一个期末考的学生,而事实上他也就真的就是如此,面对着参考书这个比血色空间里不死亡魂还要缠人的劲敌,直到目前为止,陈宗翰的战绩都以败北作收。

  • 名称:漫威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51:2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