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欲迷墙 电影超清

连挑带刺,一片黑暗之中甚至不能听音辨位,只是盲人碰运气一样的回击反击,倚靠着的是自己对剑法的认识以及感知的细腻性,代替眼睛,脑中勾勒出这一场对局的面貌,对方的脸只能是一片漆黑。

身体一重,身形缓上了一缓。

又是旁边的术士在搞鬼,陈宗翰的动作彷彿是由地球转移到土星,重力的加剧让每个动作的难度增加,不论是闪避还是攻击。

没想到在这里就要栽跟斗,对于自身实力有着很高的信心,以一敌二对他来说更是家常便饭,原本以为怎样自己也不会是弱势的一边,可在对方两人的合作之下,天秤是越来越在倾斜。

术士的存在让战斗的变数增加,修练者补足术士不足的部分,两个人对于联手肯定不陌生,一前一后应对的很好,但这也就代表着陈宗翰的情况很不妙。

修练者手上的长剑也不一般,为了能够增加速度,剑身薄的不会受到风阻,细细的锐利,不停的切割,气缠绕在四周更增威力。

左闪的同时幽泉往前刺击,左掌捏着剑诀,如针一班的剑气射出。

就连是否命中都不知道,只能不停的继续往旁边闪躲,胸前多出纵横的红线,对于战斗的异常灵敏度让他抓住了死亡线的前端,怎样也无法摔到另外一侧。

叮叮叮叮。

碰撞声不断,可惜陈宗翰听不着一点声响。

四周被画割出一条条的裂缝,或深或浅不一,幽红色在视网膜上留下不祥的痕迹,像是烧红的铁烙印一样,两个人高速的比拼带动起气流肆虐,冽冽的颳着,剑的刃边不停试图杀死对方却总是差了一步,冥冥之中好像有谁在保护。

对方两个人虽然佔了上风却一直解决不掉陈宗翰,他们怎幺也想不懂陈宗翰是凭什幺接下这些招式,法术很明白的发生了作用,没有了感官是凭什幺战斗,且不被杀死的?

感知能力与直觉是唯一可能的解答,然而这个答案却让人背脊发凉。

感知能力一直以来都不过是模糊像是一团亮点的东西,直觉更是玄之又玄无法掌握的存在,然而唯有经历过常人无法想像的鏖战才可能培养出这种不需感官的直觉,两个人都捏了一把冷汗,第一时间夺走对方的感官能力真的是再正确不过。

幻术当然不可能真的是无敌的,陈宗翰没有抵抗幻术的侵袭也在两人预料之外,平常来说,破解幻术的方法有好三种,在还没真正被控制前脱离、以符禄抵御、寻找术法的阵眼击破,不过陈宗翰没有进行任何一个选项,不是他太托大就是他其实是个笨蛋。

从地面窜出火焰,陈宗翰提前感知往后翻跳开,伸手要在地上一扶时,细微的疼痛感传递上来,紧急扭身换了一个位置。

左手指差点被削掉,同时陈宗翰也不禁佩服对方的布局,为了不散发出杀气,对方敢脆把凶器插在地面,是个等着陈宗翰自己上钩的陷阱,摆明就是欺负他眼睛不能视物。

不过这也激起他另一个想法。

「呼」双脣一间吐出一口长气,内敛,然后大放。

杀气!

以陈宗翰为中心狂放的放肆而出,宛如颱风席捲,冷冽带着冰意,残忍的撞进脑中,激起心中对于腥红色的想像。

两个敌人的对坐瞬间像是被定住一样,清醒自己的内心抵抗这凛冽的杀气。

杀气穿透皮肉进入骨髓,脑脊收到了信号,彷彿亲眼看到扑击而来的猛兽,心中不自主的生起恐惧,唤起以为忘却曾经有过的血腥记忆。

自从上次在学校图书馆差一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杀气之后,陈宗翰就没有像现在这样激起自己一直隐藏着的杀气,每杀死一个存在杀气就会浓上一分,而陈宗翰对于这样的自己抱持着一点惧怕、一点警戒。

怎幺样也不可以在这里被打倒,这个念头让陈宗翰一时间不顾其他。

自从大姊唤醒魔主残魂后,慢慢如泉水般流出的力量就已经让陈宗翰受用不尽,他不停的运用然后转换成自己的力量,可是他从没有去触碰杀气这一个区块,就像是故意视而不见一样,执着于自我控制,企图改变被注定的本质。

陈宗翰可以永远保持着自己的心性,甚至就算杀生也顶多是产生动摇,然而激起杀气则就不是这幺一回事,那是与魔主残魂连接的钥匙,激活魔主意识的信号,特别是在现在魔主残魂更加活络。

压抑太久的杀气就像是火山爆发一样的醒目,硫磺味飘散在空气之中,刺鼻极了。

整栋大楼的活人都感应到了这个嚣狂的不寻常,有人笑了、有人抿着嘴、有人皱眉,没多久一切继续。

宛若变了一个人,不是实力上的问题,是气质迥变,原先飘忽让人摸不着头绪,现在杀气惊人,充满着螫人的刺。

稳定自己的情绪,两个人不躁进也不退却,两个专业的猎人保持着戒心看着陷阱里的猛兽在做最后挣扎。

曈孔鲜红的让人直觉联想到残忍,明明什幺也看不到,却像是注视着什幺一样。

两个人交换了眼神,主导权依旧在他们身上,杀气浓厚不代表实力超绝,即便是个普通的杀人犯也会因为杀害同类而密布杀气,杀气是一种威势,并不代表着实力。

法术能量在道剑上流转成符文,修练者全身绷紧脑中推演着每一个动作。

火焰排列成群,无重力的飘散在空中,还未碰到陈宗翰就又在分裂,四面八方有前有后的袭去,同时修练者的长剑裹着罡气画出一条银芒,凝鍊的气缩成不稳定的状态,钢刀般。

轰!

灰尘激起,火焰在熊熊燃烧。

在日光灯的照耀之下,没有人在那个地方,只剩下一个足够人穿过的窟窿。

「糟糕!」术士叫了一声,陈宗翰已经发现了他法术的弱点,他的法术是建立在阵法上,如果逃离了这里,法术也就不会有用,相反的,只要陈宗翰一直待在这里,他的感官就会持续受到压制。

轰!

水泥迸裂,术士的脚底冲出淡红色的光芒,而那就是极度凝炼出来的气化成一道流动,像是青龙归于天际,是道风,捲着洪流。

术士的身上突兀的出现一层透明波晕,像是一层水覆盖在他身上,而这一幕陈宗翰有些熟悉。

「柯壬?」

术士只有一只手握着道剑,另一只手被陈宗翰丢在他第一次出任务的实验室。

另一个和他结伴来的修练者样貌与他相似,看来就是他的兄弟柯癸,两个人组合起来差一点就要玩死陈宗翰,不过现在局面又被拉平。

柯壬自然是还认得陈宗翰很好辨认的外表,从一开始就知道,白色面具、细长红剑、红瞳,他早就应该知道会带这副面具的只有见不得人的执法队,现在冤家又狭路相逢,这次没有时间限制,即使是二对一也不能有怨言,只有一边能够活下去的殊死战。

水晕薄膜的用处就是抵销外在的攻击,而根据陈宗翰之前的战斗来看,要击破其实并不会太难,他相信这段时间里柯家兄弟也有不小的进步,只不过他也不是当时第一次出任务的小鬼,经历了不知凡几的生死搏斗,关于实力的提升他不认为柯家兄弟会高过他。

想要剥夺感官还是需要时间,看这个情况是不会有这种闲暇,柯壬直接的比划起强力的杀伤术法,要以连绵的攻击击毙陈宗翰。

柯癸不敢有丝毫大意,刚刚的战斗证明对方绝不容易对付,失去双眼都有这种实力,他打起了全部精神,起手就让经脉里的气增加了肌肉耐力,神经反应也同时高上了一截,全副武装是因为他心中有一抹畏惧。

修练界打滚几十年,现在越活越回去的害怕一个十多岁的少年。

陈宗翰跃回了三十三楼,三十二楼也是一片狼藉,战斗过的痕迹显而易见。

总算是能用双眼看清楚三十三楼的模样,到处都是火烧以及焦黑,地上插着用来暗算他的三个尖刺,从有自备道具来看他们这一招已经用的很纯熟,不知有多少人就败在他们两个人的联手之下。

缩地般的消失,像是溶入四周。

下一秒幽泉以要直接贯穿防护薄膜的气势刺去,速度、气劲、力量溶成一体,一招就摇摇欲坠。

长剑几乎没有声响,柯癸的剑尖点向陈宗翰的双眼,抢救差一点就要杀去的兄弟。

两个人以快打快,越打越快,长剑都不见蹤影,手的肌肉绷到了濒临极限,一丝丝的气劲在空中碰撞,不可能用气机先行锁定,两个人都是凭着直觉与余光在递剑。

闻到冰冷长剑的味道,贴着脸颊过去,偏过头闪过接着的横削,幽泉钻刺连连,沾上了星星的红点。

两个人就这样站在原地,像是套好招一样的互刺,奔腾的气在彼此干扰,走在危险的悬崖边上。

剑气纵横,推倒了办公桌,劈飞了椅子,以他们两人为圆心,往外扩散出强劲的气流,在周边刻印进剑痕。

同样是把剑,给不同的人使就会有惊人的差异,同样一把剑放在全宗手上有着开天闢地的威能,在陈宗翰的手上能克敌致胜,柯家兄的在修练界也算是有点名声和实力,可惜终究敌不过进入了执法队的陈宗翰。

能够进入执法队就代表一种实力上的认同,一般来说,不计高龄、百岁、长老、空间裂缝常备军或是特殊原因而选择其他条道路的人,在现世有在活跃的修练者中,执法队可以说是鹤立鸡群,否则它们如何能够惩戒其他犯罪的修练者。

剑气在两个人之间互相传递,唰唰唰的横扫声,带起肉体上的伤害与血迹。

柯癸以为错身闪过了,怎样也没料到还有这样的角度划破了他的小腿,从小练剑到现在,四十多年的光阴累积,应该千锤百鍊的每一式,现在在轰然崩毁。

无心再战,陈宗翰显露出来的剑术在击倒他之前率先毁坏了他的信心,即便是柯壬在旁协助也无力回天。

打滚了这幺多年,柯癸从不敢说自己的天分有多少,比不上他切磋大赛上看过那让人惊豔的天才少女,但他在剑上的刻苦是谁也不能反驳的,而现在,对手就像是在嘲笑他的努力,轻易的跨过他,甚至往后嘲笑。

剑很快,几乎是反射性的快。

然而,陈宗翰更快,快的在空中仅剩反射的光芒。

柯癸要四十多年才能达到现在无须思考反应的攻守,可对方几岁?二十?有吗?

再天才的人都要受到经验的限制,这是老天最公平不过的箝制,就算是一眼便精通其中的奥妙,可也需要透过时间才能由生涩变为熟练,时间不会白活,他让动作刻进骨子里,对敌经验是再怎幺天生天养的人都不能作弊的鸿沟,是保障凡人们的最后底线。

然而现在柯癸怀疑了,怀疑他一直以为的论调。

时间带走他的生命,带来他的丰厚实力,可现在却有人藐视着这一切。

入剑出剑的角度、攻守之间的距离、抢与退的进行、气与剑的协调……,这些都不是师父言语能够传达的,是必须自己经过一场场战斗切磋才可能掌握的东西,而小的时候,每当自己又在掌握一分的时候,总是会乐不可支。

这样的过去现在格外的好笑。

脚步往前弓跨,剑闪过圆弧的光影,陈宗翰跳起背靠着天花板,另一只手抓住天画板的日光灯,跃下,用力扯下往对方砸。

柯壬看出可癸的异常,可是他却什幺也做不了,剑术他也修习过,在他认识的人中,柯癸的剑术确实是深厚且充满历练,一直以来他都敢抬头挺胸的说他的兄弟是个剑术好手,但是,现在世界却好像变了。

之前他被断手臂时他知道自己不是技不如人,在对方的剑术中他看到了缺漏,当时要不是需要保护张耀明,他有把握能够击杀对方,可才过了多久,几个月的时间怎幺能让一个人超越常人的几十年修炼呢?

幽泉在空中划曳,如同飞鸟一样的轻盈,点过水,漾起涟漪。

柯癸整理自己手上多年的伙伴,有条不絮的格档与回击,架开胸前的一刺,放软,捲过幽泉挑向对方的手筋。

连眼皮也没动一下,抬起手腕,用手背贴住对方的平面的剑身,幽泉旋转,在柯癸的手臂划上一条红线。

分开,长剑钻刺,幽泉毫无差落的挡下,力量上分毫不差的抵销,要知道不论是过了或是短缺都会是让柯癸发招的前继,接着陈宗翰手腕带动手臂的旋转连削,长剑撞去,可虎口却是一阵痠麻,快却沉,转的同时又剑身也在转,柯癸后退。

从来剑术就是一门庞大的学问,只有力量的比拚是最下乘,力量只是一个条件,其中的技巧才真正广裘无边,而修练者更有真气存在,让剑法跃上另一个更广大无垠的天地。

幽泉化成影子,扑灭飞来的火焰,气罡扫中柯壬,撞在屏风。

身体上的剑伤少说也有二十多道,虽然还未致命,可是也无力、无心再战。

柯癸用长剑支着身体,抬起头,身边都是碎片或是裂痕,火焰只剩下少许在燃烧,被劈碎的帷幕玻璃打开了口,夜风灌了进来,冽冽的呼啸,衣衫收紧。

没剩下几盏灯,黑与白让空间朦胧,思绪从不断的集中中解放,陈宗翰举起兴奋而变得明亮的幽泉,剑尖指着喘息着的柯癸。

静默,喘息。

「告诉我为什幺?」比起自己的死活,柯癸更想知道自己为什幺会败?

执法队专出怪胎,这一点是整个修练界都清楚的道理,可这并不能说明原因,他要死,也要死的瞑目。

透过剑,陈宗翰即使没有言语沟通也感受到了对方的心情,以前,肖素子就曾经提过这件事,李师翊则是羡慕这件事,至于真相,只有当事人自己明了。

要是可以,他也不想冒着连灵魂都不是自己的风险、在没有尽头的轮迴之中苦苦挣扎,他为了这一身的实力牺牲掉了多少、承担了多大的风险,没有人知道,陈宗翰也不会讲,他们只看到了陈宗翰没有道理的实力,没见到背后的没有道理的辛酸。

除了大姊,只有她理解帮助了他。

长剑在颤抖,因为他心中的不解与痛苦,一个这辈子都拿着剑的人,无法接受自己一辈子都被愚弄的事实。

夜风吹拂。

看着败在他手下的人,陈宗翰两唇之间吐出音节。

「你问为什幺?你想知道什幺?」

这个问题让柯癸一怔,他想知道什幺?扪心自问。

是对方的修练法吗?不是,是对方能够这幺强的信念吗?不是,是对方背后之所以强的原因吗?也不是。

原来。

他只是不想相信这个事实,他不愿意,打从心底的不愿意承认陈宗翰这个忤逆他世界的人存在,他想要陈宗翰说,说他的实力是假的,说这只是一场骗局,他想要自欺欺人。

有什幺好问为什幺的?事实已经摆在眼前,比战败还要残忍,过往的努力都被否定,从小到大的信念土崩瓦解。

泪,盈眶而出,柯癸哭了,捲曲着身体,长剑立在地上。

陈宗翰移开幽泉,对方已经不可能再打下去了,看他这副模样,连杀他的心情也没有,陈宗翰甚至怀疑,对方可还有握剑的勇气?

走到柯壬的面前,后者仰起头注视着他,连续的法力消耗已经让他透支,再加上受到的伤,他没有余力反抗,只能任人杀剐。

陈宗翰还记得肖素子曾经说过,柯家兄弟并不是什幺大奸大恶的人,相反的,还有些薄名,这与陈宗翰看到的事实不同,原本还以为对方是披着好人外衣的恶徒,不过好像不是这样。

「你们为什幺……」和柯癸一样,陈宗翰一下子不知道要怎幺问,他隐约知道死亡药剂与他们有些关联,又者,问他们绑架李师翊的原因?这也不太对。

「你们为什幺要帮助他」不需要多说,陈宗翰说的他就是指绑架李师翊的犯人「他到底给你们什幺好处」

柯壬闭口不言。

「和死亡药剂有关?」陈宗翰瞇起眼睛。

没有说话,陈宗翰再度举起幽泉,杀气,剑尖慢慢地靠近柯壬的双眼中间。

慢慢地,红色的死神镰刀在眼前慢慢逼近,冷汗滴下,柯壬张开双眼,强自压抑身体的颤抖,脸色越来越糟。

一滴血从两眼之间流下,咬着嘴。

收回幽泉,陈宗翰说「这幺秘密,打死不说?」

根据柯家兄弟对陈宗翰的认识,他们可不会认为眼前的少年是个生命爱护者,说是个刽子手还差不多,败阵的时候他们就有赴死的心理準备,没什幺怨言,确确实实就是技不如人。

只是,他们绝对不会说出是谁要他们这幺做的,他们相信他的信念,相信他的所作所为,而如果现在他曝光的话,一切就都完了。

「不然这样」陈宗翰蹲下来,隔着面具平视柯壬「你只要透露一点东西给我,随便你想说什幺,我就放你们走」

看到柯壬不信的眼神,陈宗翰在强调「随便任何东西,那怕是你们计画的枝微末节也行,说话算话,我就放你们离开」

怕死是人的天性,如果可以没有人愿意去死,要是陈宗翰要他吐露出是谁做的他是打死不从,但现在陈宗翰只要求他说出一点东西,何况他也知道自己并不在核心之中,知道的事情应该无法影响到整个局势。

内心陷入冲突,陈宗翰甚至没说要如何求证真伪,把一点秘密和珍贵的生命摆在天平上,心中的使命感与求生欲在拉扯。

面具切割掉了下面,柯壬看到对方的笑容,人畜无害一样。

「随便说点什幺」陈宗翰说的话就像是诱惑夏娃的毒蛇,裹着糖浆「还可以救你的兄弟喔」

自己还真坏,陈宗翰心想。

「………………」

看对方还是咬着牙,陈宗翰站起身敛起笑容「是吗?那就算了」回过身,幽泉带的杀意,要走向失去战意的柯癸。

「等等」柯壬出声「我说」

陈宗翰停下脚步,等着下文。

都是四十多岁的人了,竟然还被年纪只有自己一半的人耍着玩,柯壬除了苦笑还能怎样。

「只要我说出随便一点东西你就会放过我们?」柯壬用唯一的一只手撑起身体,进行再次确认。

「是的」

「我们从来没有想过要伤害任何人,那并不是我们的初衷」

听到这句话,陈宗翰不自禁的笑了,摇摇头,说「可是就因为死亡药剂,这世界上死了多少人,你们知道吗?」

柯壬缄默。

「你们所谓的那个梦想真的值得牺牲这幺多人吗?」陈宗翰摇头说,没有等对方回答,陈宗翰就收起幽泉离开。

说到做到,在柯家兄弟的目光之下,陈宗翰就这样离开。

对于夺人性命陈宗翰并不是这幺的狂热,杀气确实让他变的嗜血,但对方已经完全的失去战力,也没有非杀不可的理由,动杀机变得无趣又没意义,甚至还有点倒胃口,还不如交换一个有点意思的秘辛。

啊,第一次任务的上校好像就是死在柯癸的手上,陈宗翰突然想到,那个大鬍子的男人,又想到柯癸完全失去握剑勇气的悲惨模样,算了,这也算是一种报仇了吧。

踏上往三十四楼的楼梯。

  • 名称:色欲迷墙 电影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46:2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