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偶像剧超清

手掌开始冒汗,不论是老鸟还是菜鸟,时间的走动跨过六分钟,场面还是无声无息,声音的概念宛如被抽离,空间里无声且静音,封闭着的不单是彼此的进退,更笼罩住了对手们的不安。

再强的敌人只要有了形体都不可怕,而失去行蹤的敌人则是最为可畏,没人知道会不会突然从自己背后出现,一有了这个想法,恐惧就等于抓住了他的心灵,自己的想像力让敌人越来越强大。

陈宗翰其实可以选择硬碰硬的方式击破,只是那就会多了些伤口以及致死率,相较之下以伏击的方式进行更能降低消耗,毕竟今晚的敌人并不少。

狼在嗅,猎物在哪?

大概抓出这里四名佣兵和唯一一个修练者的位置,对方採取的是前二后二的行进方式,修练者居于其中,是个能够立刻互相帮手的X型队形,而陈宗翰现在正处在中间的部分,隔着三张办公桌后就是蹲伏着的修练者。

脑里在推敲行动的步骤,陈宗翰要做的是一瞬间的必杀,稍有停留就是成为枪靶。

战斗前的紧绷,红曈再现,身体每个部位都在呼吸。

推出一张蓝色的滑轮椅,在办公桌之间的走道,轮子与地板刮出了声音,滑动的同时椅子也在旋转。

唰唰唰,四把枪盯着孤零零的椅子,手指靠在板机上,灯光之下的蓝色转椅成为了焦点。

唰唰唰,整齐划一的动作指向椅子的来处。

陈宗翰自然是早就不在那裏,以手帮助缩起来的双脚在他们的四周游移,

唰唰唰,四个点都各自环顾着自己的眼前,世界上理当没有谁可以蒸发于眼前,但是自从他们开始接触异人与修练者这些古怪的存在后,对于以前的常识他们持保留态度。

眼角似乎看到了模糊的影子,毫不犹豫地扣下板机,用最得力的武器去摧毁最要不得的敌手。

哒哒哒哒。

即便是装上了消音枪,微露的焦急还是欲盖弥彰,一般来讲佣兵出任务都会事先评估达成率才选择接受与否,可是当任务内容是讨伐异端修练者他们时,运气就真的佔下了不少比例,遭遇到的如果是普通的修练者就是赚到了一笔,修练境界仍然惧怕子弹的修练者与常人并没有太大的不同,顶多就是一颗五块的子弹需要多射几发。

夜路走多总是可能遇到鬼,抽到一次鬼牌就可能输光之前赚的一切,再赔上未来。

平常办公的文具桌椅很不实际的被钉上无数滚烫的枪孔,退弹孔往右喷出滚烫的弹壳,落在地上叮噹作响。

陈宗翰在脑里计算四个人的视野与枪口对的位置,压低身体游走在空隙之间,飞起的纸张资料翩翩的像是在起舞。

看起来另外三个人也放弃用眼睛去搜索,乾脆背对背的一步步往后,火力漫无目的,扫向眼前所有可能遮蔽的掩体,射杀不管在或不在的各个方位,站直身体,三男一女全副武装。

耳朵里只剩刺激感十足的枪膛声、玻璃碎裂声,佣兵们认清了现实,知道正要面对的敌人绝对是堪比鬼魅,捨弃以往对敌的经验,花费掉身上每一颗弹药务求打破现在看不到人的僵局,被环视着的感觉压在心头,战场的直觉提醒他们敌人还没有离开。

火药从枪口喷溅,烧烫的枪管吐出一颗颗铅弹,每退一步掉在地上的便是满地的空弹夹与弹壳,还有不断上升的紧张情绪。

出目所及之处已然没有一个完整的东西,门板隔间屏风,任何可能的藏身处都被重点照顾,黑洞密集的像是蜂巢,帷幕玻璃碎裂跌下,大楼底下满布玻璃碎片,一个个晶莹的在夜里闪闪发光。

停火,鬆开隐隐生疼的食指,额头汗流。

四个人背对着背,中间是个没移动过的修练者,没有人命中,没有人有把握命中,四个人加起来花费掉了近千颗的小小金属子弹,摧毁掉了没有半个人的办公室,眼睛拼命的搜索。

咚。

天花板上有声音,所有人再次动作。

哒哒哒哒。

又是一阵狂扫,几乎要射穿三十一楼与三十二楼之间的地板,白色的天花夹板多出一个个黑色窟窿,通风孔更是摔到了地上。

按照这种扫射方式,即便是天花夹板里的老鼠也休想活命,只能成为枪下鼠魂。

「STOP、STOP、STOP」队长喊说,一身劲装的他也是满身大汗。

四个佣兵的枪口都在冒烟,手如果碰上肯定会被灼伤,现场不论是上中下都被横扫过了一遍,视线所及不可能有一线生机,这种区域性的横扫程度已经可以媲美非洲战乱区。

「走了吧?」女佣兵口气也不敢肯定,在她的认知里不可能有一个活物能在这种枪林弹雨下活下来,就算没有击杀对方也无所谓,那种令人无所适从的压迫感,鼓胀的让她不想再回味。

陈宗翰当然不可能打退堂鼓,也没有暴露在这阵弹雨之中,整个空间只有一个死角是绝对安全的。

他就站在原本修练者的位置,在四个人的正中间,而原本的修练者心脏淌着血倒在地上,眼神茫然,似乎是死得不明不白。

动手,倒握右手的幽泉刺进队长的后颈,简单的了结掉他征战沙场的一生,左手探出捏碎另一名队员的喉管,没有一点预警可言。

没有愧对平时的战斗经验,另外一男一女的佣兵,女的往前跳开同时回头,用最短时间抽出插在军靴里的小枪,男的转过头来扣下板机。

捏碎喉管之后,左手背顺势挥开对着自己的枪头,偷跑出来的子弹击碎了挂在墙壁上的时钟,镶在了12这个数字之上,再往前一步,几乎让没有五官的面具贴到了男人的脸上,两个人的眼睛对着,很正常的黑褐色与妖异的豔红。

碰碰碰,女人倒在地上左上熟练的朝着陈宗翰的背后开枪。

像是背后长了个眼睛,往右躲开这个反击,左手压住男人扣住板机的食指,枪口一阵喷射,对着地面上还想继续射击的女人,再好的安全背心也不可能保护到头部,当步枪只剩下空洞没有子弹的喀喀声,女人的头部已然认不出容貌。

一比五的战斗,五方全灭。

「抱歉了」陈宗翰抽出插在男人脖子上头的幽泉,泊泊地冒出血,真心诚意的说道,战场上生死一瞬,本来就不该有一点慈悲,结束之后抱持着敬意是最基本的礼仪,两边本来就没有什幺深仇大恨,各司其主,各自做自己的事,在这行业有了冲突是无法坐下来谈的,只能拚出一个输赢或是死活。

环视这破烂的很异样的贸易公司,看来明天他们上班的时候肯定会无所适从。

铃铃铃,就在陈宗翰手边办公桌的电话响了起来,话筒上有焦黑的烧痕。

很自然的接起「喂?哪位?」

「我找你们经理,他办公室的电话打不通,帮我把电话交给他,就说黄老闆找他有事」说话的语气是老气横秋,陈宗翰甚至可以想像话筒的另一边是个肥胖男人翘脚坐着,沙发椅在哀号,一个只认金钱的美女正笑着帮他削水果,当然的,这不过是他偏颇的想像。

「抱歉,我想经理现在没有空」

「你说什幺?」火气上来了,应该是从沙发椅跳了起来「他不想赚钱了吗?」

陈宗翰抬头看了一下办公室最里面破碎的木製大位,说「他现在应该没有这个时间搭理你,正确来说他不在这,你最好是打他手机或是明天在打」

「你这是什幺口气?」大声到陈宗翰必须打话筒移开耳朵「你知道我是谁吗?你们经理在我面前也不敢哼一声,老子一天赚的钱是你这种小职员一年的几倍,你用这种口气」

把耳朵再贴在话筒上,对方又再说「菜鸟,把电话交给其他人,明天就是你捲舖盖回家的时候了」

陈宗翰苦笑,怎幺有人有这幺嚣张的官威「我想你不可能辞退我,还有这间办公室现在除了我以外没有半个活人」

「什幺?」

陈宗翰不再浪费时间的把话筒挂上,摇摇头,听起来这个黄老闆应该是这间公司很大的主顾,也为难职员要忍受他这种欠扁的态度,每一个行业都有他不为人知的辛苦之处,如果是他自己还真想冲过去赏他一刀。

铃铃铃,电话又再打来,陈宗翰这次不再理他,明天或是更早些他就会理解到这个时间点的这通电话不应该有任何人接到,而后百思不得其解。

关二不晓得现在怎幺样,根据陈宗翰刚才对阵的感觉来看,关二也不应该会有什幺问题,想要循着原路回去,陈宗翰却怎幺也找不着原先上来的楼梯口,路上看到一个往上的就走了上去,反正终点就是楼上,过程不是问题。

可怜关二回到原先的地点去找不到人,也只好一个人默默地往上走去。

电梯停楼在三十八楼,没有一点移动的打算,根据之前的人数来看,每一层楼都有着守门的关主,不存在能够随意上楼的捷近。

一阵阵枪响,气劲术法乱轰,钢筋水泥都在斑驳。

往上到了三十二楼,黄铜色的32标示摔在了地面,墙上白色油漆剥落的在地上,灰色的水泥一块块的不规则地摆着,白色的钢救生门凹下了一块,没有办法密合的贴上门框。

闭上眼睛用心听。

有两个人在战斗,细微的破空声不同,一把是刀,一把是剑,两个人高速的对阵

,兵器的相交声叮叮咚咚,罡气纵横。

收回原本要迈开的脚步,一对一,不论谁输谁赢,都没有陈宗翰插手的地方,也许他进去之后局面就变成了一面倒,不过他不认为这会是个好的决定,还不如再往上去,碰撞下一个胆敢拦路的守门人。

三十三楼。

异样的静,没看到谁在,没听到谁的声音,门户大开。

有个楼梯能够往上,只是陈宗翰正关注在门内,像是心脏的跳动,直觉上里面有什幺东西正在吸引着他,白色的日光灯有些不对劲。

紧了紧幽泉,没有办法选择其他的路线,不能躲避更不能逃跑,对方已经放出了挑衅。

除了自己的脚步声什幺也听不到,完好的办公室,没有一点战斗过的痕迹,伸出左手摸在桌面,光滑没有裂痕。

再往前穿过桌椅杂物,踢倒一个堆在柜子旁边的纸箱,里面的是叠满的A4纸,走到最里面的厕所,把幽泉放在洗手檯上,面具摘了下来,打开水龙头,清水沖湿了双手,把脸埋进洗水槽,起来,镜子里的自己脸上都是水滴,把脸靠近镜子,鼻头附近多了颗痘痘,最近的三餐和睡眠都不太规律。

慢条斯理的把湿溽的双手在裤子上擦乾,缓缓地戴回面具,仔细地乔了乔角度。

不对劲的异样感还在,走出厕所,循着原路往救生门走去,依旧是没有一点混乱,端正排列,日光灯发着白光,帷幕玻璃外的黑夜很深沉,灯光一点一点的。

右脚踢倒了一个纸箱,里面的A4纸洒到了地上。

陈宗翰停止站住。

这世界上没有同一个纸箱能够在同一个地方以同样的姿势被踢倒两次的道理,环视整个环境,眼睛看不出一点不妥,但是陈宗翰知道自己已然陷入局中。

应该是幻术的一种,环境并不是真实的,有人造就出来,陈宗翰必须质疑自己的感觉到底是真是假,视觉不能相信,那其他的呢?

幽泉的触感有着血脉相连的感觉,闭起眼睛,不是用耳朵,是用心灵去感知,用第六感去寻找整个空间里最不合谐的点。

以前,陈宗翰与大姊讨论过术法,毕竟对于陈宗翰这样的武者而言,不惧怕任何招式工法,麻烦的是碰到精于术法的高手。

对此大姊告诉陈宗翰他的优势,他的灵魂强度不同凡响,而不论是什幺术法的最基本原则就是来自灵魂的能量,灵魂的力量很强大,但同时也容易逆向寻出源头,要对抗术士并没有一个明确的方法,如果只是辅助型的术法就简单的多,火焰雷电等攻击型的也只需要退开闪过就可以,最让人不想碰到的是幻术或是更加强大的封印术、最强大能够操纵自然规律的术法,庆幸的是能够施展后面两者的人很少,最容易遇到的终究是幻术型的术者。

由此可见术士与异人其实颇为相像,只不过一个是天生,一个是天赋加后天修练。

幻术的最基本就是剥夺目标的感觉,欺骗是最根本的真谛,所以现在陈宗翰看到的一切都不是真实的,然而幻术并不可能真的无敌,任何事物都有其弱点,找出薄弱的点就是当务之急。

心里不能有起伏,稍有空隙就会被利用突破。

很突然的,所有灯光都暗了下来。

就连玻璃外都像是大海一样的漆黑。

陈宗翰当然不会天真的以为只是停电,而且最好是可能全台北一起停电,如果当真是这样,那有麻烦的就不是他而是电力公司了。

一个合格的陷阱就是要让人不知不觉中越陷越深,陈宗翰则是虽然已经知觉了,但还是在越陷越深,一般来说,在这种情况下是该按兵不动等着危机过去?还是该冒冒失失的冲向出口,迎来雷霆一击呢?

对于术者的临敌经验还是有些不足,即便在血色空间里就有过经验。

决定折衷,不在原地而是一步步小心的往出口靠近,相信再不称职的猎人也不会肯让猎物逃出陷阱,像个小偷一样的踮起脚步,相信有谁披着隐形斗篷正像个偷窥狂一样的看着他。

黑色变的更深,达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照理来讲应该差不多到了出口,只是不知怎幺碰到的是一面墙壁,也许对方的幻视已经到了能够凭空生物的地步,这倒是一个坏消息。

上次对阵柯壬陈宗翰的破解法是用业火胡烧一顿,这一次收到了大姊语重心长地警告,也为了不要造成人体自燃,方法只能再想别的。

遮蔽掉了视野确实让人觉得麻烦,触觉也不敢完全相信,听觉更是不能随便信任,舔了舔舌头,味觉似乎还是完好无损。

不知为何,幽泉的长度还是很接受的在心中,一点也没有怀疑其中可能造假。

很强烈的幻术,陈宗翰在心中评价,但是还没有到能够弄假成真的地步,也因此陈宗翰并没有多慌张,等级上比没有吃晚餐的焦虑感还要多上一等,

对方现在在做事情,简单来说就是削弱陈宗翰的实力,既然没有到弄假成真的境界,那想要杀害他人就还是必须倚靠凶器,然而捕捉杀气则是陈宗翰的强项。

等待,在人为的一片漆黑之中。

陈宗翰不相信对方的幻术能够厉害到欺骗他对于杀气的感受,所以他现在需要的东西只有两个,最基本的体感觉还有对于杀气的敏锐感知,听说术士都会因为缺乏运动而手脚不灵敏,如果这个说法是真的,那事情就可以变得更加简单。

幻觉在侵蚀陈宗翰的感觉,对此的应对方式是不闻不问。

呼吸还在那就能够继续活着,要保持幻觉的持续也很费神,恐怕也不会用的太久。

体内的时钟还在动着。

波动,在什幺也不该有的空间中串联出一个信号。

陈宗翰往前跳开,因为什幺也看不到所以撞上了似乎是桌椅的东西,热热的感觉,睁开眼来没有看到任何颜色像是火焰的东西,当然则是排除对方用出的术法是业火这个可能性,感觉像是隔着一段距离感受到的瓦斯炉火焰,虽然迟钝了些但是有总比没有好。

像是落叶掉在水池,余波扩散而出。

连续的杀伤性术法,前仆后继的试图抹杀一个人的生存。

目不见物还是有其麻烦,跌跌撞撞,除了感觉到微微的灼烧感之外还有就是身体格碰到的感觉,虽然都像是远远看到一样的微弱。

皮粗肉厚是陈宗翰的这副身体的优点之一,撞来撞去也可以保持灵动性,不会因为出血而干扰到行动,像个体操选手一样。

可能有稍稍地被击中,因为感觉迟钝而不能确定,突然可以体会到无痛症病患的悲哀。

除此之外陈宗翰还有一个小小愿望,就是不要因为自己一个不小心就撞破帷幕玻璃,搭上重力直达一楼,然后在搭上冥府特快车报到。

火焰是会感染的,熊熊大火燃烧起周围。

发出法术的波动就与开枪会造成硝烟是同样的意思,一个个就像是箭头一样的标示出袭击者的位置,脑中用仅存的感觉去勾画出这附近的地貌,在闪避的同时慢慢的接近。

能量在空中划出符号,产生火球,往陈宗翰飞来。

幽泉抓到了火球飞来的曲线,用宽的刀身拍开,踩过燃烧着的办公室家具组,距离已经到了能够挥剑的临界。

暗红色流光闪过。

当然的陈宗翰什幺也没看到,如果假设刚刚波动发出的地方是对方右手处,那这一挥大概可以从右肩切下。

手感不知道是否有击中,以防万一是个美德,陈宗翰保持着进击。

连续的三次挥砍。

波动漾开,陈宗翰快速的后退,火焰像是喷枪一样的掠过陈宗翰原本的位置。

杀气。

尖锐的刃器刺向陈宗翰的后脑,用比后退还要激烈的力道弹开,后脑感觉刺刺的,陈宗翰可不认为自己即使脑袋受损也能够自癒。

原来有两个敌人,陈宗翰第一次看清楚自己的处境,好险的是自己的反射神经快的超乎常人,要不然肯定是倒卧血泊了。

气劲和术法一样也会留下能够感知的痕迹,只是相比之下比较微弱。

开始觉得有些不妙。

感觉被剥夺,什幺也看不到,对方则是术士与剑士的优秀组合,这与路边混混欺负卖口香糖的残障人士有什幺不同呢?

差别是不能报警,陈宗翰自问自答。

不能出点能够瞧上演的东西,就真的得交代在这里了,红色的血瞳明明什幺也看不到却还是一样的妖异,陈宗翰现在正思考着要怎样突破窘境。

首先他确定了自己触觉的程度,其实全身上下还是有感觉,只不过是像被不称职的麻醉师打了麻醉一样,要一段时间才能让神经讯号传导到脑里,不过幻觉阻碍的应该是脑部就是了。

感觉的到对方也在做着準备,能量的流转变得清晰,根据常识来看準备的越久、越是複杂就代表越强大的法术。

另一个修练者没有一点蹤迹,看起来应该是和之前一样的选择躲起来,就这点来看与陈宗翰有种相似的感觉。

催动起真气,迎接接下来的强烈一击。

同时间陈宗翰的四面八方出现数个波动,数量上是要封死每一个退路。

动了起来,麻痺的身体用漂浮的感觉迅速的奔驰。

暗红色的长剑像是要滴出血来,对着唯一醒目的对象劈砍而去,剑气裹着剑芒,突然而成了一个波浪,捲蚀。

修练者很清楚术士无法完好的承受,架起剑势,化成礁石。

放下慌忙,能量在术士的法器上凝聚,陈宗翰闪避不及左臂感觉到烧灼感,转过身幽泉弭化空中的能量。

扛过陈宗翰製造出来的波浪,修练者很明白自己这边的优势,让剑术快到了一个极限,缺乏了眼睛的视觉,很细微的变化变得难以兼顾。

渗出血的伤痕像是简陋的纹身。

  • 名称:台湾偶像剧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40:2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