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2008超清

自从人们发现应用光源的方法之后,人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模式就被遗置,夜幕垄罩后人类依旧孜孜矻矻,甚至以比白天更繁荣的方式在活动着,今天不是例假日,白天是工作、上班的时候,出了校门、公司,接着的私人时间才是一整天最精华的部分,逛街、看电影、吃饭、约会……人与人都出了家门彼此交会,现在才是真正的生活。

陈宗翰与李师翊穿着的校服在人群之中也不算是特别惹眼,以不紧不慢的距离,跟着前面的两个人。

一男一女,时不时地交谈聊天,点缀些被淹没的笑声,

李师翊还是摸不着头绪,对于前面跟着的两个人到底有什幺危险性也完全不清楚,只是跟在陈宗翰身边。

出乎意料的,陈宗翰从口袋里面拿出手机,李师翊皱眉,手机无疑是通讯工具,难道是发现可疑人物要通报?

突然的,陈宗翰挤开前面的人潮,手机握在手上,一直到那一男一女的身后才停住,李师翊已经完全搞不懂陈宗翰究竟在干嘛?如果是危险人物不是应该保持距离,就算要请求增援也不该这样做吧?

陈宗翰伸出左手,毫无预警的搭在前面男子的肩膀上。

很明显的,那人吓了一跳,旁边的女性也是。

「嗨!」陈宗翰说,按下照相纽。

啪擦。

现在手机的功能早就多元化,除了通讯联络之外还有着拍照功能,这是基本常识,手机游戏更是高中生度过无聊课程的最佳好朋友,而拍照功能即便画素不高但也足够认出照片上的究竟是谁,。

「阿翰!」

两个人异口同声,回过头来说。

李师翊在陈宗翰后面看到那两人的模样,愣了一下,接着在心里痛骂陈宗翰的故意做作,不过就是班上的同学,朱士强和王雅婷,装什幺如临大敌的样子。

「两位,真巧啊」陈宗翰笑得很灿烂,说道:「吃饭啊?」

朱士强怎幺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陈宗翰,王雅婷没有像平常大辣辣的回话,吃惊一下后,反而是脸稍微热了起来,红晕爬上。

「阿翰……」朱士强慌忙的想说些什幺,可是却发现自己说什幺也不对,僵在那。

「干嘛?」陈宗翰笑得很没心没肺,同时在检查自己刚刚照的照片,还满清楚的,两个人惊吓到的模样都被特写出来,也许摄影师才是他最好的终生志业,不,狗仔队应该也不差。

「你怎幺在这?」朱士强摆明的想插开话题,眼神在游移,似乎觉得王志豪随时会冒出来一般。

李师翊也走了过来,看这一男一女的神态,鬼都不相信两个人没有什幺猫腻,学着陈宗翰好奇的打量他们。

「吃饭呀,怎幺你们也是吗?」陈宗翰不怀好意的问自己的两位同学。

真是奇怪,陈宗翰就是可以很坦然地告诉别人他和李师翊出来单独吃饭,可同样的话要朱士强说出口却怎幺也吐不出来,到底是陈宗翰脸皮厚还是朱士强心里有鬼?

捉弄别人的感觉真是愉快,陈宗翰心想,不过他倒真的也不知道朱士强什幺时候和王雅婷走在一起的,平常在学校也看不出什幺苗头,要不是今天恰巧的碰到,朱士强恐怕会再瞒上好一阵子。

「我们别挡在这里,边走吧」李师翊告诉其他三人,突然停下来,后面的人都快堵住了。

今天明明才在学校里畅所欲言过,可现在四个人的气氛微妙的尴尬,特别是朱士强和王雅婷这两人,陈宗翰抱着的心情完全是看好戏,李师翊则是事不关己的看看。

不晓得他们是到什幺阶段,陈宗翰好奇的猜测,刚没见他们牵手,只是谈得很开心,可又绝对不会是像普通朋友的那种,至少陈宗翰自己与王雅婷就不会融洽到不停看着对方,然后笑的花枝乱颤。

啧啧。

在陈宗翰的世界在上演悲苦的血腥战斗片时,朱士强的世界则是标準的青春恋爱喜剧,真是个让人嫉妒的家伙。

似乎没有一开始的慌张与羞涩,王雅婷想要争回主导权的说:「阿翰,你和师翊两个人自己去吃饭?连制服都没换下来,很赶啊」

这话无疑在点出陈宗翰两人与他们是同样的处境,更深一层的说,话中的话就是要陈宗翰不准声张,不然就互相爆料。

可惜,陈宗翰根本没在怕,笑咪咪的说:「对呀,有一家泰式餐厅很不错,下次你们两个也可以去试看看,倒是你们两个穿的还挺正式的,就好像是去…约会呢?」

咬字特别凸显『你们两个』『约会』,触动某种情绪开关,平常牙尖嘴利的王雅婷立即的败下阵来,不擅长讲话的朱士强更是抵挡不住。

前面两个人互看一眼,然后转开视线,就连李师翊也不禁偷笑,这两个偷偷恋爱的情侣,羞涩又甜蜜。

朱士强忍受不了陈宗翰的揶揄,说:「阿翰,我是在王雅婷他们家打工的」

「咦?我怎幺没听你说过」好家伙,因为打工结识原本不熟悉的同班同学,接着互相发现对方的另一面,不知不觉的坠入爱河,这桥段分明就是恋爱漫画常用的公式。

「是吗?你忘了吧」朱士强打哈哈的说,结果他还是只在迴避问题。

公车站牌到了,王雅婷和朱士强与陈宗翰他们搭的公车是不同路线,看他们匆忙逃离的模样,陈宗翰都怀疑自己做的太过份,不过,还是很好笑就是了。

回到家后,很难得的大姊从紫先玉项鍊里发出声音,看不到她的影子,但是她的声线里充满的刚睡醒才会有的慵懒,距离陈宗翰上次听到她的声音也有些日子了,最近大姊一直都无法恢复原貌,对此陈宗翰有些担心,开始怀念大姊整天不是不见蹤影就是泡着电脑的日子。

「怎幺样,在你大姊睡觉的日子发生了些什幺?看来你的实力进步了嘛」大姊的声音直接在陈宗翰脑里响起,与之前一样,他们是以感知能力沟通。

陈宗翰一个人躺在床上,默默的把大楼一役和血色空间的抗战说了出来,还有他刚才才遇到的趣事也一併谈开。

感觉好久没这种感觉,有一个人可以倾诉的感觉。

听到陈宗翰提出自己对于幽泉的猜测,大姊回答:「你说的没错,幽泉的材质不属于这世界,是哥哥以杀意祭炼,揉以其他这世界没有的原质形成,所以阿翰,不要把幽泉当作普通的剑,它的可能性超乎你的想像,只是你有没有能力做到而已」

话题就此打住,就和以前一样,大姊肯定知道幽泉的其他使用方法,可是她从没有提示过陈宗翰,除非是陈宗翰无法自己摸索出来的东西,比如缩地步,否则大姊都採完全放任主义,任由陈宗翰自己去发展出属于自己的功力,就算可能因为跟不上死神的步调而身亡,也只能说陈宗翰不过如此。

真不知道该不该感动于大姊对于他的信任,陈宗翰其实真的不介意大姊多教他几招。

「在过阵子我大概就能恢复到之前那样,我要睡了,晚安呦」大姊说完就没有声音。

摸着从来没有拿下来过的项鍊,陈宗翰有点感触,一切的开始都是从项鍊上的紫仙玉开始,他低声说:「晚安」

朱士强因为昨天的事情而没睡个好觉,一方面是兴奋一方面又是担心,抱持着男孩子的忐忑心情踏入教室,与往常一样,同学们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聊天,没事的人趴在桌上装死,外头的蝉鸣提醒着同学暑假的即将到来,而桌上的课本更提醒同学们,想要放暑假还得过它们那关。

李师翊像往常一样在装死,没见到陈宗翰的蹤影,王雅婷朝他打了一个眼神,外面走廊。

陈宗翰与王志豪在他们的老位子上聊天,朱士强有种不好的预感,果然的,他看到陈宗翰的手机在他们之间传阅,无须怀疑的,上面肯定有张拍得很惊悚的照片。

看到朱士强,陈宗翰笑容灿烂的打招呼:「老朱,早安,今天真是个晴空万里的好天气对吧?」

相比起来,王志豪似乎不满的多,说:「老朱,你很不够意思耶,有女朋友这种好事竟然不跟我们说一声,身为你的死党,我实在太伤心了」

一个笑,一个哭,两个人搭起来刚好是个双簧。

「拜託,你们两个别闹了」朱士强没这幺无奈过,对于他这两个最好的朋友,他当然有告诉他们这个好消息的打算,原本是想等比较稳定之后再说,谁知道消息这幺会这幺迫不及待地跳出来。

陈宗翰与王志豪当然不可能真的怪他,也都是为他而高兴,朱士强的过去比他们坎坷的多,从小就被霸凌,父亲又是那种德行,妹妹身体不好,这些压力让他一直都不太开心,现在他找到了一个依赖,身为挚友,两个人都非常的为他开心。

三个人都靠在栏杆上,王志豪叹气说道:「明明我比你们都还要帅,成绩名列前茅、体育万能、又懂得哄女生,为什幺你们一个个交了女朋友?就我一个孤家寡人」

「等等,我们又还不是……」朱士强用欲拒还迎的语气说着。

「等等,我和大小姐绝对不是」陈宗翰用坚定的口吻说着。

不理会死党似真似假的说词,抬头看向蓝天,王志豪继续说:「唉,为什幺单身汉要叫做王老五呢?根本是在歧视姓王的人呀」

陈宗翰与朱士强交换一个眼神,都是笑意。

白色建筑,白色布景,白色的天花板与地面,喷上清香后仍然难以掩盖的消毒水味道,除了白色之外只有与鲜血对比的绿色,绿色的床单,绿色的病患服,由这两个颜色构成的机构,医院。

司马已经在这里待了几天,老婆小孩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在看的到一片绿意廊道外,环境十分幽静,非常适合养病。

这里是隶属叶家企业的医疗机构,专门诊疗世面上不会出现的疑难杂症,是里世界人的专门医院,坐落在离市区不会太远的山林,表面上是间疗养院,而事实上,是间不接受普通人也没有健保给付的私家病院,而现在,第三执法队的队长大佬正在这里休养。

大佬在进入执法队之前历经不少常人难以经历过的际遇,其间他就与这间医院的管事人结成莫逆交,在他昏迷不醒之后,就送到了这间医院接受堪称六星级的治疗,同队的白髮其医术也承于坐镇在这的老师傅,在几位修练界成名多年的妙手整治下,大佬以确定生命无碍。

单人的豪华病房,光是在这住上一天就要花费掉司马半个月的薪水,而司马的薪水又是一般外面主管阶级的三、四倍,可见这里的花费之高。

「司马,帮我倒杯水」躺在床上的大佬没睁开眼的说。

「等等」司马在杯子内倒八分满水,放下个医院配给似乎有安神疗效的茶包,插上根吸管,递到大佬的面前。

现在大佬的两只手都还处在无法动弹的阶段,接续筋脉比一般人想的费事许多,也很容易一个不小心就出现差错,故大佬的两只手没有知觉且被固定在两旁,所有动作都需要别人帮助。

气术以双手最为重要,因此大佬也非常小心的怕会影响到往后的功力。

吸了口水,司马就近一看,没有了平常使人心生畏惧的震慑感后,大佬看起来其实就像个很普通的老人,说老人有点不太过,可他的头髮确实有些花白,在床上的身体也稍嫌枯瘦,脸上刻着伤疤与岁月,唯一特别的是他清澈的双眼,代表灵魂的窗口充满活力。

「给老婆打电话?」大佬问说。

「几天没回家了,家里的人会担心」

「特别是小女儿吧,茵茵现在还很黏你吗?」

不知觉的微笑,司马的口气也变得温柔,说:「都快五岁了,还是很黏人,昨天晚上还吵着不睡觉」

家人呀,大佬看向旁边躺在长沙发上打鼾的关二,两兄弟的感情比所有一切都还要坚韧,从大佬出事开始,关二就没有离开他一步,身上的伤口也是包扎了事,坚持亲自守在他身边,一直到大佬昨晚清醒之后才支撑不住而昏昏睡去。

「司马」

「嗯?」

「我告诉你一个小秘密」大佬的视线定在空无一物的洁白天花板,思绪不知飞驰到了哪去,轻轻说:「其实我有一个儿子」

「啊?」司马从只是个小后勤开始就认识大佬,算起来也有些年头,倒是从来没听说过他有个儿子。

「整个队上只有小二知道,你不用意外,我儿子现在也差不多要毕业了,年纪就和我们新入队的阿翰差不多,可实力上就天差地远了,他和他老头不同,想当个科学家,所以我把他留在香港他人帮我照顾」很温暖的脸庞,一闭上眼彷彿就看的到自己的儿子在眼前「司马,很抱歉瞒着你们大家,家人对我们这些舔刀子过生活的人……」

停下大佬的话,司马说:「我懂」

「这也是一个妥协吧」淡淡地说,大佬有些感慨,对于儿子他错过很多,在执法队和在这之前,他都得罪过不少的人,仇家都等着他露出破绽,所以他不常连络自己的骨肉,就连毕业典礼也没办法参加。

房内陷入沉静,站在前线,除了一般人能看到的风光外,也是必须牺牲些什幺,在后勤,也许从不显眼,但却能享有最基本的亲情。

今天对于整个修练界而言无疑是重要的日子。

肖巖、肖明峰、徐世常、肖逸……肖家的当家与长老,叶梧、唐云飞、叶苦竹……叶家的当家与长老,姜子铮、姜顺益、姜缺、谢泉生……,三大世家的现任家主与长老们齐聚一堂,在这海拔两千多的高山上,放眼眺望没有一点掩蔽,绿意葱葱。

光是这架式就让人体会到事情的严重性,管理着三个千年不坠的世家巨头,掌握旗下几万的修练者,手里能够流动的资金可以崩溃市场,拥有的武力能够劫掠国家,几千年来都隐身在世俗之后,然而现在,有些改变。

山顶上仅有一座可以容纳近百人的凉亭,冷风飒然,青草绿树随风弯腰。

三大世家的代表共有二十二人,另外列席的还有近百年锋头很健的连天门掌门和以毒蛊闻名于世的苗家家主。

除此之外,非中国区也临时派来代表,中亚弯刀联盟的副盟主、日本安倍家代表安倍道子、教廷主司战斗的红衣主教长、最大的异人团炙火团当家、魔法公会的性质研究部部长、骑士团剑击总队长、东南亚绿叶会……

总计三十四人,几乎集结了全世界修练者与异人的代表人物,这次讨论议题的严重程度遍及世界。

世界高峰会都不会有这幺大的影响力,在座的每个人在自己的区域都是呼风唤雨的人物,而现在每个人的脸色都不是很好,气氛凝滞。

山上的云动的很快,阳光以孕育大地为出发点,洒落着。

在场的人物与隶属的组织彼此之间难免有些摩擦,像是骑士团与弯刀联盟在伊拉克战争时就几乎要全面动员,然而现在,这些恩怨必须抛开桌面。

石製的桌面上摆着写满细碎文字与线条的古老大纸,光是纸张的年纪就比在场所有人还要大上不少,这是姜家历代家主总结出来的空间封印术明细。

体谅到不是每个人都读得懂上面的文字,在座每个人手上都有本详细的解说。

跨越五千年岁月的空间封印,这在修练这里早就不是秘密,可手上本子写得资料却是首度见世。

庞大、複杂到极点的封印术,不是平面或三度空间这种小家子气的东西,是横跨世界现在人都还无法理解的四度空间封印术。

在场就有修习魔法法阵或是相关技术的人,光是翻开前几页就瞪直了眼,目光无法离开。

随着时间,人们不停的在进步,可古老的技术也在一次次的争斗中遗散,没有人能够想到,在五千年前就有个人能够施展,这目前还无解的封印术式。

一直有个传说不停流传。

在五千年前,仙、人、魔都存在于同一个世界,群仙放逐妖魔到了只有死亡的异域,滞留在人间的人类开始重建人间,最具力量的仙神移往天界打造神州,从此世界分为异域、人间、天界。

这个传说从来没有办法考证,也没有资料显示其真实性,就和盘古开天同样只能是段神话。

几千年来,有不少的修练者渡劫成仙,也有不少堕落入魔境,但从来没有一个修练者有本事声称自己拥有开天闢地的大能,也没有谁想过世界上有谁有这份能耐。

开天闢地,那是神才有的威能。

虽然常常把神仙挂在嘴上,可大家也都知道这只不过是个称呼,是强大力量者的统称,这个世界,并没有宗教意义上全能的神。

至少普遍来说修练者们是这幺认为,当然的,教廷是个异类。

然而传说中姜子牙做的事就彷如开天闢地,打造三界。

以前,所有人都以为姜子牙的封印术是封锁由异界跨越通道而来的妖异,本质上来说没错,但其实并不全然正确。

当年。

世界被分成三个部分,最大也最美好的部分归属于最有力量的仙神,次之的交由普通人类生活,最小也最贫弱的成为放逐之地,群魔只能在此苟延。

封印术其实不是封印术,是当年姜子牙为了区隔人与魔的屏障,是五千年来保护人们不受恶魔侵扰的最强结界,

每个文化都有属于自己的恶魔妖怪,东方的夜叉、八岐大蛇、修罗,西方传说的地狱三头犬、玛门、食尸鬼、美杜莎,埃及、北欧、中亚……各地都有些耳熟能详的恶魔妖怪,而在场的人与普通人不同,都知道其实很多的传说神话都是过去的事实,甚至是能够模仿的邪术。

邪魔从未放弃转回人间的愿望,时时刻刻都在以欲望诱惑人们来打通人间与异域的通道,每个封印术薄弱处产生的裂缝,就是修练者重兵把守的空间裂缝。

不单是中华地区,全世界有好几处是所谓的封锁区域,而各地对此的说法也不逕相同,可无一的都与恶魔相关。

没有人敢去想像当封印,也就是人与魔之间的屏障消失后,人间会是如何的化成炼狱。

吹过的风异常冰冷,在座的每位心头都爬上凉意。

姑且放下姜子牙不可思议的力量,封印术摇摇欲坠是所有人必须面对的问题,也是之所以每个人在这里的原因。

唯一的好消息是封印术已经被解开,能够複製,可要重现五千年前的封印需要在场人士的帮忙,必须以青城山为中心,延伸到每一处,进而去重新巩固整个封印。

至于进行的方式则就是现在要讨论的问题。

请来了不少法术方面的专家,同时也请各地过来与会的人员把资料带回自己的组织,最好是能够更加完善整个封印。

「梅林的鬍子啊,这……太可怕了!」身披淡色袍子的魔法公会部长,不禁的说道:「我们与恶魔竟然是兄弟!」

相比之下比较冷静的红衣主教长问说:「请问,这个故事的可信度有几成?」

姜子铮作为三大世家里的最强大的世家同时也是姜子牙的后人,为抱有疑问的主教长解惑,断然地说:「十成,相信我,我也希望它不是真的」

看姜子铮如此肯定,再加上本子上详尽的解说,然后与事实相映照,在座的各位也没有理由再不去相信。

  • 名称:金瓶梅2008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40:2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