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超清

明明就花费了两百万的美金耍了多少的骯髒手段,才好不容易在李家涛的座车安上了把他炸上天的炸药,当时他身边应该没有人能够看破这道杀机,他最得力的保镳还被困在桃园机场进不了关,中间的打点就花了他多少的心力,贿赂了多少贪得无厌的人,结果他竟然还活着!

那个李家涛竟然还活着!

当他看到这则新闻的时候,原本正要享用的胜利美酒都摔到了地上,36吋大屏幕上正报导着这则骇人听闻的爆炸案,而最让他呕血的就是身亡名单竟然只有李家涛的司机一个人,记者用庆幸伤亡未波及的口气报导着,这让他一肚子的气。

血冲上脑,一阵昏眩。

李家涛呀李家涛,这样都杀不了你吗?

从一开始他就不应该迂迴的用炸弹这种方式,直接花钱雇几个或是一群只认钱的杀手,更好一点的,花多一点钱请最强大的修练者上阵,让超俗的实力化成威力强大的刀剑,他就不信这样还杀他不了。

他与李家涛可不单单就是两个集团竞争这幺简单,从小他就被教导以李家涛为目标的去追赶,他们这代人以李家涛最出类拔萃,不管怎样的作为都会被他的光芒给掩盖,几十年的时间,他已经听腻了这个名字,这辈子都不想再听到。

就是这种心情埋下了他的杀机,商人逐利,可他参杂着自己的私人因素,把自己带领的团队带上了万劫不复的局面

死亡药剂这块大饼原本不应该有东洲集团的分,可他就是称插上一份,间接的减少了他的既得利益。

关掉萤幕上的恼人的新闻快报,他在沉思。

他的手上还有一张牌,李家涛的女儿还在他的手上,原本只是要威胁李家涛让出他不该得到的利益,现在事情演变成这样不死不休的局面,老实说他并不后悔,虽然这样做无疑是把整个集团都拉下了水,就像是走在钢索上一样,稍有不慎就不只是他,整个集团都会毁于一旦,可是一想到李家涛的表情,他就觉得过瘾极了。

藉由死亡药剂的关係,他也结识了不少志同道合的修练者,他们的关係很简单也很好釐清,他们要钱,而他要他们的力量。

皱了下眉,只不过其中有几个人不受他的调控,与其说他是他们的老闆,还不如说他才是受监视的人质,这种感觉他很不喜欢。

他所不知道的是修练界已经开始把矛头给指向了这些有钱有势的财团,虽然还没有证据,可是调查已经开始也是一个事实,而有些修练者一方面是派来保护他,另一方面则是会在关键时刻毁灭证据的,第二点他当然是不会知道。

地点曝光的比想像中还要快,都还没想好要运用李师翊做怎幺样的反击,对方却已经找上了门,像个讨人厌的讨债鬼。

陈宗翰原本以为需要跨过传送的结界才能到达目的,司马开着车在台北的街道上穿梭,一路上至少被拍了五张超速照相,不过他当然是不在意。

时间太过于紧迫,所以资料上自然也很粗略。

让陈宗翰感到不可思议的是他们要冲锋陷阵的地点,是位在信义区的商业大楼,四十层楼高,四年前完工是个颇新的大楼,大楼内进驻了二十七间公司,而陈宗翰他们的目的地是第三十八楼,是永逢集团的楼层,永逢集团是以建筑起家,这一栋大楼便是他们的手笔。

信义区可以说是有钱人居住的集散地,明明都是在同一个县市,车窗外的景致相比陈宗翰他家附近就是乾净整洁上不少,当初的都市计画成功的打造出了有着品味的街道,人行道树绿油油的枝枒有着修剪过的痕迹,两三线的马路让交通不会壅塞,即便是颠峰时段也不至于发生让人火气上升的大塞车。

这里大多是商业为主的公司,人们带动出这附近美食文化,路上经过的新光三越出入口是人潮汹涌,大多是大学生或是都市上班族,穿着光鲜亮丽,孵育着属于这地区的生气。

日落时分正是餐厅生意正好的时候,夏意让饮料店与冰品店生意拔高,高朋满座的满足彼此的口袋与味蕾。

就算在这幺紧急,司马也没敢冲过如鱼群聚集的才字路口,人造灯光接力太阳染明世界,车灯也是其中之一,看着红灯上的倒数从五走到四,油门一踩就大摇大摆的闯过蓄势待发的车阵空白处。

如果是平常陈宗翰还会有些心思欣赏台北的另一个面貌,现在外面的繁华都隔着车窗,距离是伸手不及,只是看着而无法产生什幺悸动感觉。

星期天的街头总都是人,压马路的同时还能促进一下经济发展,但总是有些工作狂和倒楣鬼还被关在公司里继续打拼,为了自己的未来以及公司的期待。

都动用到了执法队这条路,事情自然有着难度,根据情报指出里面至少有十个左右的修练者,其中不乏被通缉的危险分子,不单是这样,钱能请来的佣兵也在其中的行列,对此司马也联繫了热兵器的专家,避免在这个闹区发生在一次的爆炸案。

除了陈宗翰外,与他同一个小队的队长大佬、打过一架的小舞和关二、救治过陈宗翰的白髮男子,除此之外还有其他的执法队也来了人,总共人数是九,这是在这附近能够立即调派到的人数。

关二一向不爱遮遮掩掩,到了场之后才戴上面具,冲着陈宗翰这个新人打着招呼「嗨,你也来了啊?」

大佬站在身材剽悍的关二身边,单薄的像是行将就木的老人不过事实上就是这样的身板击溃无数不长眼的狂妄之徒,肌理并不是大佬修练的重点,真正和他交手过的人就知道他那出神入化的气数是多幺让人无法招架。

「看来这会是很有意思的一场架」大老仰头看着商业大楼,他感应到了一股与他比起来丝毫不差的气,而且那气息十分精纯。

小舞和上次陈宗翰看到她的时候戴着的是另一张面具,他还是不知道之前在保镳任务遇到她是什幺缘故。

白髮男子的面具是个鬼脸,有点类似般若但又没这幺狰狞,他走了伸出手来说「白髮,这样叫我就可以了」

陈宗翰也同样地伸出手来握住,说「阿翰,请多多指教」

「祝你好运,希望你能够活过今天」白髮如是说,虽然看不到脸,但陈宗翰觉得他应该没有恶意,是真的说了一句祝福。

「这是建筑的颇面图,大家发下去看」另一队执法队工作性质像是司马的接头人把资料发了下去,接着开始说明「能够上楼的入线加上紧急逃生口,总共有五条,就是上面红线圈起来的部分,电梯当然是不建议搭乘,如果爆炸或是掉下来我们是不给付保险的」

几个人笑出声。

陈宗翰看到关二凑在司马耳边说「学着点,不要老是神经兮兮的」

「有病!」司马回道。

「因为是紧急召集人数上参差不齐,所以由执法三队以及执法五队两队共同执行任务,我知道你们有些人有些,恩,不愉快,但是请你们以任务为主,谢谢,还有这次的行动危险级别是三颗星,相信一些人已经感觉到上面有不一般的人在,请大家不要有任务外的比较或是抢功,也尽量不要破坏整栋建筑的结构,接着的细节就让司马来说」

司马站起身来,正经的开口「根据刚刚上去的探子回报,里面的修练者人数在十三到十八之间,除此之外大概有两个小队佣兵,人数是十七,请大家看刚刚发下去的资料后面,这就是你们这次要拯救的人质,东洲集团的千金」

陈宗翰翻到最后面,果然有一张李师翊的相片,拍摄地点是在外国的一个庭院,她的眼神像是在眺望着远方。

「好美呀」陈宗翰听到了低声的惊呼。

「请翻到下一张」是一张似乎是杂誌拍摄的照片,里面的男人相貌堂堂,坐在软椅上有着君临的感觉「这是这一次的嫌疑人,请尽量留下活口」

「永逢集团的楼层是三十四到四十楼,这应该会是主要战场,下面楼层的公司已经在尽量疏散,不过并不会这幺快就结束请大家尽量不要波及到无辜,对方可採取的突围行动请大家不要太过于分散,顶楼有停机坪也可能对方会搭乘直升机离开,大概就是这样,最后,还有什幺问题请发问」

另一个执法队有人问说「只是一个大户千金值得动用两个执法队?」

另一队的接头人回答说「老实说我也不清楚原因,不过事情很可能不单纯,还有一点你们要注意,尽量保存文件资料,我听说永逢集团有涉及死亡药剂的贩卖,我猜这才是上面要的东西」

有好几个人点头,这才说得通是怎幺一回事,可能事情的重点根本不再这两张照片的人身上,而是在上头的修练者。

整栋楼是用玻璃帷幕所覆盖,黄昏澄澄,让玻璃面也从蓝转成黄橙色,宁静的伫立着,对于即将发生的一场大战迥然无知。

「好了,上吧」

夜幕开始低垂,此夜注定不宁静。

没有向警察特勤一样的团队训练,没有互相磨合出来的套路路线,执法队不问世家门派出生,专收个体实力超绝的暴力狂,也因此合作这件事情在执法队之间并没有很流行,联手自然是没问题,可是单挑其实更加有趣。

执法队的其他专员早就开始疏散商业大楼里的其他无害民众,在大楼的十多公尺的周围围上封锁线,就连警方也休想越雷池一步,只能在外面帮忙维持交通和秩序,这次不是普通人能够插手的事件,警长、谈判专家、特勤组都只能乖乖坐下来当观众。

对外发布的消息是永逢集团涉嫌不法交易正在封锁查缉,而有心人一比照之前东洲集团的爆炸案,脑中就多了些念头。

今晚,能上场的都非凡人。

看到底下的封锁线以及监视萤幕上的来人,永逢集团的首脑不知所措的来回走动,事情曝光的太快,根本容不得让他做好準备,他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赶紧跑路,什幺集团都没他的命金贵。

看着他焦躁不安,一个男子坐在他的椅上,品着他的红酒,椅子后面站着他的手下。

「逢生逢生,绝处逢生,你的这个名字不就说了你会绝处逢生吗?」男子摇晃着酒杯说道。

永逢集团的首脑袁逢生焦躁的大吼「现在什幺情况你还有这种心情说这种话,完了,完了,都完了,我的财富,我的权势,都没了,该死的李家涛,一定是他派的人,该死的,对了,我还有李师翊这张牌,抓着她想必他们也不敢乱动吧」

「你错了」男子说「这酒还真不错,以前都没品尝过这种滋味,也许该戴己频回去才行」

「你说什幺东西错了」

「他们不是冲着李家的女儿来的,他们是冲着你来的,恐怕,你们做的交易已经曝光了」

袁逢生无望的止住,如果当真是这样他的生机又黯淡了不少,真的全完了。

「阿才」男子在啜了一口红酒,说「把所有资料毁掉,记得是所有的」

「是」站在他身后的手下立即拉开门出去,实行男子所下达的命令。

「逢生,其实你根本不用怕,别忘了我还在这里」男子的这一句话虽然很轻,但无疑的是在袁逢生的心中开起了一线曙光,他现在唯一的救命稻草就是眼前喝着他的红酒的男子,而他正是此地最强大的修练者。

「现在你照我说的话去做」男子笑着说。

袁逢生直点头。

「首先把你手下的所有部下都派出去阻止他们,包括你那些新认识的武者,许诺重金」

袁逢生正要叫人去办,男子又继续说「然后叫你之前搭来会飞的大家伙过来」

「直升机?那行不通的,这里的领空肯定都在他们的监视範围,就算上了直升机肯定也逃不了多远」

「你别管,照做就是了」男子摆摆手「那些也只是在拖延时间而已」

「是是是」袁逢生答说「那……请问……我们是要怎幺离开这?」

「你放心,只要能够拖延一个半小时,你自然就能得救,让你瞧瞧你们这世界没有的手段,况且如果真的撑不住我也会出手的,你放心」

「真的拜託您了」袁逢生说「我这还有一支上个月才从勃艮第来的,要不要来一点?」

「好啊」男子应说,袁逢生赶紧在他办公室的置酒柜里拿出他珍藏的好酒,现在他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眼前这个男人身上,这点小投资根本不算什幺。

「如果师父在的话这些家伙根本连爬都不敢爬上来」男子看着窗外,他的师父已经有好一阵子跟他失去了联络,自从去刺杀这个世界那只野猫之后,他不认为他师父可能落败,不过事情可能有些差错。

举起豔红宝石色泽的顶级红酒,男子暂时把脚下的事情都抛到了脑后。

大厅挑高两层,四面都是艺术感十足的落地玻璃,还有一个波光粼粼的水池,除了冷气之外也在帮助消暑,两排大理石设计的长椅坐着人,急忙没有时间管其他人的人们还是留意到他们两个怪人。

正前方的柜檯人员用甜美的笑容看着这两个戴着面具的怪人,心里可能在想对方是什幺怪人或是在脑中搜寻今天哪间公司有举办面具派对。

「有什幺可以帮忙的吗?」柜台总机微笑的说。

关二靠在柜檯「今天要办一个大型派对,没有获邀参加的人都要先行离开,我想你可以提早下班了」

「我也想提早下班,不过这个机率比楼上出现恐怖份子还要低」总机小姐回答说。

「相信我,今天你真的可以提早回家放鬆」说完关二与陈宗翰两个人不顾大厅其他人的眼光,朝着楼梯口走了过去,经过电梯前时,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这两个怪人,关二似乎很自得其乐,相比之下陈宗翰就有点侷促。

「先生、先生,等等,你们不能这样子进去」总机小姐正要拉开小门去追他们,身着警装的警察挡在她的面前,出示证件说「小姐,你可以下班了,警察办公」

总机小姐看到大厅内有其他警察正对着其他人说着一样的话,陆续的人群往外面移动,转过头来看,刚刚那两个怪人已经消失在视野之内。

陈宗翰与关二走上同一条的楼梯,幽泉握在手上,两个人都绷紧神经,陈宗翰开口问说「我刚刚听到执法第五第三队?」

「恩,对啊」关二两颗拳头正在舒展骨节「我们是第三队,执法队总共有十个小队,人数都在二十以内,在台湾福建的主要是三和五,不过我们相处的不怎幺好就是了」

「所以第几小队是照地区排?」

「除了第一小队之外,第一小队就是所谓的菁英小队,几乎都是像我哥一样的队长级别,处理特别难缠的事件」

「恩」

越往内探究,陈宗翰越是发现修练界真是深不可测,能人众多,以为自己有了一席之地,才发现还有更多的深处,世上高手何其多。

最近藉由唤醒魔主灵魂所得到的力量,这次是测试的好时机,陈宗翰知道他肯定是进步了不少,上次闹乌龙闯上人蛇渔船,让他重新找回失去了的实力,而现在他移植于魔主的力量更是让他跨出了好几步,是他自己也讶异的成长程度。

往上不停的螺旋,让人有种失去距离的错觉,如果有谁置换了楼与楼之间的楼层数字,肯定会失去自己的所在方位。

「爬三十几层楼真的算是一个不错的暖身」当然的,两个人一滴汗也没有象徵性的流一下,无视了一般人肌腱的该有的疲劳。

三十一楼。

听到远处有比拳头捶墙壁大声比炸药爆炸小声的声音,某处的战斗已经开始。

推开救生门,陈宗翰已经感觉到了有人在这,大约一队佣兵以及两名修练者,斗大的标誌是一家贸易公司,里面最多的是一个个办公隔间,正常来说都是人的办公区,现在没有半个人也没有半通电话,玻璃上贴满黄色便利贴,比午夜时分还要宁静。

放眼过去是以部门区隔的房间,里面更是一个个的办公桌。

「我走另外一边」关二猫起身子。

感知能力没办法很精準的掌握到每个人的位置,特别是修练者,实力到了一个阶级就不容易被他人给感知到,而且这栋楼现在有太多干扰因素。

用耳朵细细的听,陈宗翰压低身体慢慢前进,在一个距离外枪械是很好的武器,不要随意探头是很基本的常识。

猫步一样的移动,宁静是因为每个人都在等待一个信号,就好像赛跑比赛的枪声一样,声音之后就是拼命。

咯。

是一个笔筒掉下地的声音,陈宗翰往前动了。

再小的声音在所有人屏气凝神之下都是鞭炮一样的响亮,製造出声音的当事人赶紧离开原处,不过已经来不及,大致的位置已然暴露。

背靠在隔间屏风上,陈宗翰从桌上抽出一支铁尺,慢慢的伸了出去,两个佣兵提着枪正探头企图锁定陈宗翰的位置。

距离大约六步,陈宗翰冲过去虚时约一秒,但是这样做就必须承担行迹曝光,还有被其他人锁定的风险,正确的做法是要先尽量搞清楚其他人的位置,然后尽量一个一个的击破,这是一对多最基本的教条。

陈宗翰先放弃立即狙击的打算,大致推算出动向之后往后退到另一处。

就如同两国开战之前最先行的都是刺探情报用的斥侯,个体战斗前最重要的也是尽快拥有敌人的情报,所有的策略都是由此而展开,这是战斗前的第一步,有时更是胜负决定的关键一步。

无线电没人敢用,他们都知道对付的是感官能力过人的修练者,无线电只会暴露自己的行蹤。

闷,比办公时还要闷。

佣兵是狼,狼是凶狠的群聚动物,会互相照顾,通常群体捕杀大型猎物。

现在陈宗翰就是那个大型猎物,被狼群包围逼近,不过,是谁捕杀谁就不得而知,更何况在狼群里还藏着个与他一样的修练者,披着狼皮,事实上也是只大型猛兽。

进退观望是任何形式战斗者必备的技能,陈宗翰善于近战,现在这种场面只要被他贴到身就代表着败亡,一种生命的终结。

不需要特别的培育课程、不需要去西伯利亚训练营、不需要有谁教导,甚至与魔主的残魂没有什幺关係,陈宗翰对于战斗的全部天生有着某种敏锐,只消碰触就能够进入其中。

随着他经历过越来越多场战斗,累积越来越多的经验值,他知道自己真的很擅长,那是平凡无奇的他唯一的专长。

他擅长战斗、擅长杀人。

这特徵越来越明显,而且不是像其他修练者或佣兵的那种擅长,是天生就擅长的那种擅长,就像有人十岁就可以围棋段位一样,他就是那种天才。

心跳加速,肾上腺激增,气流动着,现在活生生地感受到了『活着』这一个事实,在这个将有死神降临的战场。

所有事情都是两面的,有死亡,才能界定出活着,注视死亡,方能感受生命。

  • 名称:rec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33:2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