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鬼城超清

根本来不及去看炸弹面上的红字倒数到了哪里,陈宗翰用力把正翻阅着文件的李家涛抓进怀里,肩膀撞开百万名车的车门,冲了出去。

「跳车!」

陈宗翰不忘提醒前面的司机,大喊了一声。

现在这里虽然称不上是大闹区,但也是市区里的主要干道,左右六线没有分隔岛,车辆擎着速度来来去去,陈宗翰这样闯进车阵里的行为是非常危险的。

速度带起狂风,呼啸着。

吱———

旁边车道的后面来车煞车不住,拖出两条黑色剎车痕,迎面撞上滚在地面的两人。

驾驶开车一辈子没见过这幺惊人的状况,下意识地把剎车踩死,脑里的念头是自己已经多少年没有换过轮胎了。

「到底……」与陈宗翰抱在一起打滚的李家涛想要开口,他被这突然的莫名情形给吓得不知该说什幺,耳中听到的是身体的碰撞声、风声以及尖锐的剎车声,眼睛看到了半截轮子与灰色的安全桿逼近。

不到两秒钟,从舒适的车里冲出来与别人的车对撞,李家涛脑里是一片空白。

碰!

陈宗翰尽力的互助李家涛的身体,没有任何运气蓄劲的时间,只能反射性的绷紧肌肉,流溢出最基础的罡气护体。

从车桿滑过车盖撞碎挡风玻璃,从车顶滚过跌摔在地。

李家涛本能的缩紧身子,碎玻璃在身边喷溅。

总算是止住,下一辆车也没有追撞而上,李家涛才正要抬头看究竟是怎幺一回事。

轰!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火焰冲向天际,汽车零件铿铿锵锵的四射在左近。

轰!

这一下应该是油箱爆炸,火焰吞噬了整个座车,浓烟飘出,烤焦的橡胶味传来。

好险,陈宗翰心中喘了一口大气,从撞出车门到现在不过四秒多,就差这幺一点点就会提前终结血色空间的诅咒,鬆开紧抓住李家涛的手,放鬆之后才发现自己的身体是这幺疲累,那是极度紧绷之后的疼痛,大字形的瘫在柏油路面,汗从毛细孔飙了出来。

附近几乎所有驾驶都停下了车,瞧着这难得可以近看的爆炸,庆幸的是TNT炸药的份量并不多,堪堪炸毁一台车,并没有波及到旁边的其他车辆,否则造成一个连环爆炸陈宗翰可是想逃也逃不掉。

顿时间交通静止,一辆着火的宾士可不是随处可见的,更何况这虽然只是李家涛在台湾代步的车,但其实有特别的处理过,普通的子弹是射不穿其中的钢板的,不过如果是从里面引爆炸药的话,再好的车也只能变成一瘫废铁。

方芹的车队原本就开在他们的前面,听到了这个爆炸声之后全都停止了动作,飞一般的冲向现场。

「家涛、家涛、家涛」方芹哑着嗓子大喊,几乎是快要冲进火堆中,她怎幺也不能相信刚刚才一起吃过饭的心爱的他会就这样消失,随扈保镳架着她远离熊熊的高温烈火。

「我在这,老婆」李家涛站起身来,冲着火堆前的人们叫道「我没事」

方芹哪里还有一点平常女强人的样子,奔进李家涛的怀里,紧紧地搂在一起,眼角的泪水从悲伤转成了喜悦,咫尺间的生离死别让他们用体温确认这彼此的存在。

陈宗翰看着这一幕漾出了笑容,从地上爬了起来,并不是要加入他们开心的行列里,走到倒楣被陈宗翰撞出洞来的车前,帮忙拉开有些卡住的车门,让里面一家三口看起来是要出游的家庭先离开的车子。

开车的爸爸年纪大概有了四十多岁,渐灰的头髮里夹着些玻璃碎片,坐在后座的妈妈抱着还不能走路的孩子了出来,好险他们家有用小孩子的安全座椅,不然陈宗翰一定会内疚一辈子的。

「你们还可以吗?」陈宗翰看着他们一家子,低头道歉「很抱歉用坏你们的车,吓到你们,你们今天的行程可能会延误了,先坐下,说不定有什幺地方受伤还是不要乱动的好」

遵循着陈宗翰的指示坐了下来「那个」一家之主对着眼前和气的少年说「只是回娘家没有特别急,没关係,只是,你没问题吗?」

自家客车车头凹陷,就想去钣金也不可能用的回来,挡风玻璃成蜘蛛网状碎裂,说实在话是很让人心疼,不过比起这个,明明是被车撞到的人怎幺还有闲暇问他们有没有事?这句话应该是别人问他才对吧?

「没问题,我的身子骨本来就比较硬」为了增加说服力陈宗翰转了一圈给他们看,除了衣服出现破洞之外的确是看不出什幺异样,一点也不像刚出了车祸的人。

「阿翰」

李天曦出声唤他,陈宗翰回身看到被随扈簇拥着的李家涛与方芹正等着他过去。

「我都不晓得该怎幺谢谢你,你救了我这一命」李家涛紧紧抓住陈宗翰的手,刚刚的刺激让他现在情绪很激动,平时的处之泰然都被暂时抛到脑后「你是怎幺发现到的?」

这句话让他们身边一众的随扈很尴尬,他们都是专业人士平常不可能会遗漏这幺大的漏洞,今天到底是怎幺一回事?有炸弹在车里可不是一件小事,差一点就让自己的雇主出了人命,这件事不可能简单解决,大概大家都会丢了饭碗,不过至少没有到最糟的情况。

救护车的声音正在接近,后面紧跟着好几辆消防车与不知为什幺在这的SNG连线车。

李家涛慢慢平静下情绪,仔细地想了想发生的一切,不单是快,更是显得匪夷所思。

他看相陈宗翰的眼神变了,不简单,这少年绝对没有看起来的简单,原本还以为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少年,不过现在看来,这样的身手绝非常人所能拥有的。

第一瞬间撞破车门没有一点犹豫,这种行动力李家涛只从身经百战的老兵身上见过,那还是他在刚果动乱区的事情,跳下车之后如果保护他同时减少伤害,这也不是普通人做得到的事情,对于受身要有很深理解,还有就是搜出炸弹的能力,很好笑的,一个十几岁的少年竟然会比他身旁所有的保镳随扈还要专业。

「没什幺,我只是刚好闻过这种炸药,所以才找的到」陈宗翰没说的是他房间其实就有一个。

用闻的?一种的专业人士怎样也没想到这种方式,的确,是有人在训练猎犬辨别火药的气味,但一般人类应该办到这种事情吗?

冲灌的水柱远远的撒向火堆,红色的消防车尽力的扑灭火势,警察封锁住其中两线仅留一条车道通行,救护车上的医疗人员立即的对陈宗翰与李家涛做全身的检查,最倒楣的那一家三口被留下来做笔录,满脸悻然的保镳们只能充当人墙挡住想要接近的记者们。

看到场面这幺浩大,原本以为肯定有不小的伤亡,所有急救用具都準备好了,可是全都没用上。

李家涛身上除了擦伤和瘀青之外就没有别的生理伤害,心神不宁倒是肯定会有的,而陈宗翰更是奇蹟一样的分毫无损,看到燃烧的车和另一台凹陷的小客车,除了奇蹟,医务人员找不出别的可能。

「我应该没有问题吧」陈宗翰自从身体变得比较不正常之后对于所有医护人员就都抱着敬而远之的态度,深怕哪一天被抓去实验室成为研究对象「那我先走了」

李天曦的面前不知为何聚集的不少的拍照记者,喀嚓声此起彼落。

不知道消息是怎幺传开的,东洲集团当家的座车着火俨然成为了一个大新闻,多少人受到震惊,又多少人在觉得可惜,过不了多久慰问的人士将会蜂拥而来,此地的治安官肯定成为今晚舆论挞伐的对象。

当然这都和陈宗翰没有什幺关係,他只想赶快离开这裏。

「李叔叔还有方阿姨」在这一片混乱中,陈宗翰靠在李家涛以及方芹的身边说「我先走了,我不喜欢这幺多人」

「等等」李家涛坐起身来,不顾正帮他打着点滴的医生警告「你现在就要走了?我还没有好好谢谢你呢」

「改天吧,这里人太多了,而且我也不想上新闻」陈宗翰意有所指的瞄了一眼被随扈挡下的记者们,SNG车以及电视上才看的到的美女主播快要包围这里。

「也好,那我下次再找你」李家涛说「还有我最后问一个问题,你是修练者还是异人?」

「修练者,你好好休息吧」

「这次真的谢谢你」李家涛躺回担架,方芹在一旁握住他的手,朝着陈宗翰微笑点头。

陈宗翰不意外李家涛知道这些事情,以他这幺一个身在金字塔顶端的普通人,不知道恐怕才奇怪吧。

至于究竟是谁在李家涛的车上安放炸药?这与李师翊的绑架案有什幺关联?陈宗翰知道李家涛肯定会去弄清楚中间的黑幕,和以往一样,陈宗翰都不是那个动脑筋解决事情的人,他比较像是一个摆平事情的打手。

唯一可以确认的事情是,李家,东洲集团肯定是要面对一个很难缠的对手,绑架以及灭口都用上,谁也不知道下一步会是什幺。

要临走前,李天曦把香囊交到了陈宗翰的手上,笑着说「我总觉得你一定会遇到翊翊,你把他们带在身上,他们能够帮助你的」

这小小的香囊里的是三个得力助手,当初在百货公司地下室时,牠们三只精怪也和倪恆一样是实力受损的情况,休养到了现在,牠们的实力都恢复了七八成,绝对能成为能够看好的战力,甚至是一只突军。

「阿翰,你一定要把翊翊分毫无损的带回来喔」李天曦以大姊姊的口吻说道「我相信你」

这个世界上喜爱捕风捉影的人比想像中的还要多,李家爱女的绑架案、东洲集团当家发生耸动的爆炸案,这两件事放在一起就成为了最吸引人的商业、社会新闻,绑架还可能因为封口令而没有被批露出来,但太多人看到的爆炸案怎幺样也不可能掩饰过去,堂堂正正的登上各大新闻版命的头版,以最吵杂的姿态多方面的传播到大街小巷,在台湾这个和平的国家,这种爆炸案可是很少见的。

东洲集团也从事军火买卖,这是一份高风险的工作,也因此他们在私底下也有培养自己的武力与其他武装集团也有些联繫,如今,这无疑是宣战的行为已经彻底的激怒了他们,不能搬上檯面的清洗行动正在蓄势待发。

记上一次百年难得一见的怪日子之后,黑道又再一次的夹紧了尾巴,在元气大伤之下,连拿出来吓阻谈判的筹码也没有,缩在床底下祈祷别枪竿子扫向自己。

大总认为当黑道很嚣张很跋扈,不知怎的,最近就像是大家一起犯太岁一样的被打压到了最低点,就连走在路上都不敢大摇大摆。

有点脑袋的人当然不会相信这真的是天公突然想要还给大家乾净无垢的环境,肯定是有谁在幕后搞鬼,把要引爆、快要引爆、想要引爆的事情都集中在一起引爆,诈得大家都尸骨无存稀里哗啦,现在又多出了这幺一个大人物遭人明白的暗杀,理所当然的矛头都第一个指向他们这些见不了光的人。

有苦说不出,真正的黑道龙头赶紧约束自己的小弟们通通回家睡觉,没有势力赶紧解散回家种田,政府组织为了强调自己重视的程度,也可能是藉此事件发挥,打击黑道的力度比以往都要来的蛮横。

一时风声鹤唳,人人自危。

当然少数真正的无法地带还是一如既往的如初而息,日落而出,黑的过度让太阳也难以照耀进来,普通的黑帮人士也不太喜欢进出,保持着正常的活动。

火没有延烧到异人之间与修练界,引爆的是另外一颗炸弹,而实际上两者也有着不小的关联。

死亡药剂依旧在流通,以难以遏止的趋势持续着,特别是处在平常人与非人之间的赏金猎人以及佣兵,艰困的战斗环境让他们企求超过正常量的力量,而死亡药剂的确就是一个良好快速的手段。

肖濂的报告书已经受到了重视,警告着修练界上层的决策者,在无数讯息的大河中还隐藏这不能忽视的事实。

机械化与泰勒化是工业发展兴盛的大功臣,如今这样的方式也运用在了量产死亡药剂的份上,各大公司集团手下的药厂正接获平常没看过的原料,生产部门受到一份有十四种语言解释的详尽生产流程,唯一缺乏的是封底并没有联络电话,任何疑问都必须呈交最高决策者。

事情失控到了这个地步,修练者的骄傲让他们以为事情还在可容许的範围内,怎料到茁壮的速度会快成这副德行,似乎是势不可挡。

姜舞绫身为姜家处理死亡药剂的负责人,自然也收到了这一份报告书,她在这老朽的世家中已经称的上很有前瞻性,可也没料到事情已经发展到的这个阶段,她现在要做的是提升整件事情的等级,需要更多人,甚至是动用世家的力量来解决。

叶清稜与王处正自从上次矿坑里死里逃生,两个人洗去了骄傲自满,不论是胆识还是修为上都提升了档次,将来都是能够成为世家骨干的人物。

他们参与了这一次关于死亡药剂的小组之中,三十几人的小组首要的目标就是稽查出集团药厂的位置,最后是还能够查出幕后的主使者,另一方面世家大族也会施压让事情的步调减缓,务求销毁死亡药剂的量产计画。

肖家的负责人肖濂正在从各处着手想要锁定整件事情的目标,不过他发现事情并没有这幺简单,对方似乎早就预料到了可能被发现,药厂的位置发散于世界各处,让世家伸手无法及到,与西方家族或是魔法工会取得合作又需要时间。

现在就是两方在争夺时间轴的长短,一方在拖,一方在抢。

姜舞绫会面现任姜家长老吴岳胡于他的办公室,六十几岁的长老精神矍烁的坐在漆皮椅上,室内的设计一反常见的中国风是整洁白净的办公室,像是商业整部的总裁办公室,墙上有几张他年轻时与战友的照片。

「舞绫」翻着姜舞绫提交的方案「关于这件事情现在就全权交给你,你也知道最近族长要我们这群老家伙忙里忙外的,至于你要的人还有东西就自己去领吧,我会开一张证明给你」

「是的,吴长老」姜舞绫欠身,用找不出瑕疵的站姿对着吴岳胡。

「你的妹妹最近好吗?」公事告一段落,吴岳胡写着单子,随口问说。

「莽莽撞撞的个性还是没变」姜舞绫淡淡的说。

「那还真是辛苦你了」把单子递了过去「情报部的人你可以带走,只是分析处还有研究一处的至少要留下五十个人」

「好的,谢谢」姜舞绫鞠了个躬之后準备离开,拉开门。

「啊,对了」姜舞绫停下了脚步等着下文「之前小犬是不是搞砸了你们的约会?他最近整天都哭哭啼啼的,虽然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不好插手,但是你们还有可能吗?你不用介意我,可以直接说」

很直接「我觉得我们不适合」姜舞绫笑着说「我的男人至少要能够保护我」

吴岳胡苦笑。

日本。

肖素子远离文明生活已经好几天,外面发生了什幺事情她都不知道,在安倍家的圣地,几十米高的瀑布轰轰不绝,富士山在举目可见的範围,参天的树木释放着芬多精,让人心旷神怡。

这次的修炼是肖素子自己要求的,有是因为她在安倍家有着不俗的身分才有这个机会,她要做的就是走进瀑布之后的洞窟内,里面是伸手不见五指,所有感知都会被剥夺,包括身体的感觉,所以会仅剩下脑里的想法浮在半空中。

这次的修炼主题是她的心境,用极端黑暗无助的环境去锤鍊,她第一次进入的时候撑不到一分钟,连自己的本我都快要消散的黑暗让人疯狂,时间的走动更是彷彿永无止尽,是一个什幺也不存在的空无,最能观照自己的环境。

「好了吗?」妩媚的女声,这是肖素子这一次的关照人,就是在肖素子昏迷后把她拖出洞的人,负责可能发生的意外。

冠上安倍的姓氏,名字为道子,是一只与全宗一样的猫又,精确一点的说,她就是全宗的老婆,同时也是安倍家的守护者之一,是极为强大的术者,全宗之所以会成为安倍家的代言人也是因为他的老婆就是安倍家的人。

拿着一把指甲刀,对着太阳修着自己的指甲,在石头上铺了一张毯子,很慵懒的躺在上面,左手的指甲根据肖素子的观察已经修了一整天。

个性与全宗南辕北辙,是个很讨厌旅行的宅猫,听说她已经一百年没有离开过安倍家,这次要不是要帮助她丈夫的徒弟,她大概还是在她的大宅里持续耍宅。

不过她的术法实力也是无法怀疑的,与脚踏实地的全宗不同是个货真价实的天才,要进入被称为『试炼之窟』的洞内就必须有强大的术者同行,每一次都必须解除洞口的封印才能进入。

打足精神「好了」

「恩,加油」道子随意的说道,右手指画出诡谲的术式,洞口流闪彩华的封印颤抖,然后消失。

抬起脚步跨了进去,感觉消失,四肢消失,仅存脑里的想像变成现实,好像有鬼魅在耳边低语,心底深埋的恐惧扑袭而来。

似乎是闭上了眼,脑里出现前些日子被困在矿坑底部时一个少年不固危险出现的画面,嘴角带笑,而她自己也不知道。

陈宗翰把香囊拿在手上翻看,上面除了有个红色的牡丹花绣之外看不出其他的不同,也无法与大山牠们取得联繫,陈宗翰把它摆在桌上。

大姊还是寄宿在陈宗翰脖子上的紫仙玉项鍊内,平时都像是沉眠一样的无声息,可见她确实耗费了不少气力在唤醒魔主的残魂上,这让陈宗翰有些内疚,当时他甚至还怀疑大姊的行为动机。

陈宗佑最近不知怎的没抱着篮球到处跑,虽然看起来没什幺异样,但想处十几年的哥哥还是看出了异状。

一个不知为何心神不宁,一个知道原因却显得冷静,陈家的两老都不晓得自己的孩子究竟是怎幺回事,唯一的共同点是两个人对于将近的期末考都抱着殉身的打算。

最近喜欢上不开灯的夜晚,暗幕的遮掩让陈宗翰觉得更加安心,幽幽流动,神秘披这面纱,黑色会让人有想要一窥究竟的冲动。

看着自己手掌,如果想要抓紧什幺,力量就是他唯一能够走的捷近。

隔天。

手机亢奋的震动了起来,是执法队的接头人司马打来的电话。

「有工作,紧急的工作,绑架救援,外派的任务,你可以拒绝,要的话现在立即到中山路上的SEVEN外面,我在那里等你」听得出来里头的急迫性,执法队的业务本来就广,有时候更是有很大的时间限制。

看了下时间,现在是下午将进晚餐时间,落日黄昏。

「拯救的人质是?」陈宗翰问道。

「东洲集团的千金」

没有第二句话,陈宗翰说「我马上到」

与家里的人说了去向,说是要去王志豪那里帮忙调查,然后用最快的速度冲出家门,一阵风一般。

  • 名称:中国鬼城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27:2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