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先生超清

近年来整个世界的转变是前几千百年的好几倍,就像是以等比级数往上累积一样,越到后面差距越是惊人。

这不单是指网际网路上的发展,它却是拉近了各国各地人们之间的距离,只剩下一个按键的远近,在各方面,国际上的流通越来越发达,我们身边有多少的人事物是来自于我们从未到达的国度,来自阿富汗的石油、来自日本的自动笔、来自越南的裤袜、来自美国的速食……

转变快的连世界本身都晕头转向,每天爆炸出来的资讯量是中古世纪一年能接受到的几十倍,身为一个经营逾千年的古老组织,也被这前人难以想像局面给困窘了,在这洪流之中,再大的世家组织如果不跟上脚步也只能等着被吞没,被抛弃在过往辉煌的历史之中。

老一辈的人也许已经落后在这个时代之后,而最新锐的一辈,有着年轻人特有的潜力与热情,他们虽然不成熟却有着能够弥补的热力,能够在这千年的屋脊之下,辉映出属于他们的年代,过不了多久,时代会遴选出这适当的继任者,接手这风华不衰的传统。

其实这便是各世家家主为何会不停传承的原因,修练者的寿命足够他们留在位子上几十年,甚至百年,不过时代却不允许这样,没有意外的话三四十年就会是一个轮替,让老一辈回归到幕后,把时间交给年轻的后辈,推动另一个风景。

身为肖家的家主已经即将年满四十年,肖巖是在三十七岁的时候接任,三十七这个数字对于常人而言可能已经是一半的年岁,然而对于修练者而言却还只是一个开始,七十七岁对于普通人而言已经是个应该在安乐椅上含饴弄孙的年纪,不过,他虽然有个孙女,可以却已经是个年华十八的佳人,而他也不可能有这个闲情坐在安乐椅上摆弄时光。

一般来说,普通的修练者大概可以活到一百五十岁左右,有点道行的可以摸到两百多岁的边缘,在历经的岁月里超过两个世纪的无一都是蛮横的强者,再往上去就真的只能以凤毛麟角来形容,至于三百岁的没有几个人知道是否存在,然而他的爷爷,看着他一路长大的祖父,去年刚过四百零七岁大寿,是人类史上最年迈也最常青的老人,他修练到的境界早就没有几个人能够窥探到一二。

修练成仙?恐怕早就超过了那个层次。

肖野岷在肖家三千多的历史上是个完全的异类,不单是他的岁数,还有他身为家主总共百年的时间,那时候是世界纷乱的世纪,他的在位在幕后操控着修练界与普通俗世的演进,放下责任后,他沉寂了百多年,闭关,出关,又再闭关。

在前年出关的时候,原本很多人都以为他早就圆寂升天,他的出现打开了修练者的另一个高端。

肖巖淡淡的回味着过往,然后接续到了现在。

肖素子想要继任家主确实是很年轻,太年轻,不过以往也不是没有过这样的先例。

至从他失去了他最期待的儿子之后,他就把所有的心力都放在了这他手里的肖家以及他宝贝孙女身上了。

身上有着一半日本血统,还是日本安倍晴明后代的血系,也许她的天才有一半就是来自于她天生两边优良的血统吧。

现代的修练者数量明显的不如以往,强度也是,舒适的生活环境腐化了战士,长年的和平让应该挡在人类最前线的修练只追求得道成仙,自私自利的把自己摆在最重要的位置。

肖巖有点头疼,对于现在的情况头疼,那场让他失去儿子的战役并没有他所想像的激发修练者的血性,越来越多的修练者想要调离最前线空间裂缝那的战场,尤其是年轻没有体会过战场的新一辈,新血如果不补充,空间裂缝如果失守,那会是全人类的浩劫。

对于这一点三大世家与各门派都有着共识,每年都会提派人员前往,或是巩固结界或是消灭来犯的异端,让稚嫩的战士们浴血,成为一个个真正的勇士。

肖家家主肖巖、姜家家主姜子铮、叶家家主叶梧,是中华区背地里最大的背后龙头,三个人手上拥有的资源可以轻易的动摇到各国的根本,权势滔天的三人却有着同样的隐忧,特别是在三人晤会之后。

空间裂缝是由最强大的结界所封印,一如传说,是建立姜家、正式开启修练纪元的姜子牙所为,每千年裂缝就会有稍许鬆动,依照推论鬆动的时间已经差不多快要来临,这也是最近骚动不断的原因。

不过。

姜子铮却告知了另外两人一个他们不想知道的秘辛,代代相传的姜家家主都有一个祕密传承,它受到言灵制约而不可能写到纸上或是说给其他人听。

除非已经到了被预言的时间点,才有办法告知给他人。

那次的会晤选在姜家名下一个五星级的酒店,在最安全的套房,有着最严密的维安,讨论最重大的决议。

姜子铮说——

再强大的封印也会有完结的时候,而现在,恐怕就是时候。

听到的当下肖巖的心只剩冰凉,要不是他一向健康,肯定会心脏病发而倒下,叶梧手上的酒杯摔落在地,没有人在乎,没有人觉得意外。

既然历代姜家的家主都知道这件事情,自然不可能完全没有準备,受限于永远只能自己知道,他们的作为都相对隐密。

每一任家主都分析过几百遍现在封印的情形,那是庞大到难以想像的封印,而每一任家主都累积出了成果,等着下一任继续让结果成形

这消息总算是让另外两个人放心了不少,他们讨论着姜子铮提出来的方案,这个有史以来最庞大的封印术还有些难解的癥结,解开之后要做的就是重新施行一遍,虽然其中会有不少困难,但总体而言未来是有着希望的。

只要三大世家联手就能度过这个难关,似乎是这样。

同时他们产生了怀疑,既然姜子牙早就预期到了封印将崩毁,当初为什幺不把封印术流传到现代?而是传下只有一个人能知道的秘密?这不是徒劳增加困难吗?

对此三个人都无法解答。

修练界背后的暗潮也在他们当天讨论的範围内,他们确实是沿着线索逮到了不少的邪派以及躲藏的通缉者,各执法队也因此折损了不少。

抓到了坏人是好事,但没逮到幕后的兇手总是让人坐立难安。

混乱切磋大赛的目的是为了进入肖家夺取空间裂缝的资料,这一点已经釐清,短失的资料也备份了出来,但是动机是什幺就难以想像。

好几次由修练者以及异人去扰乱普通人这件事,背后的幕后主使者一一的被逮捕,这种案件的猖獗证实的这三者之间难容的事实,可惜他们出了约束之外也想不出更好的方案。

至于猫又全宗遭到暗杀这事,就完全让人摸不着头绪,只知道现在暗杀者与全宗可能还在追逐,也可能已经停战。

死亡药剂的出现确实是耐人寻味,就彷彿是给普通人去对付修练者的刀刃,一个把修练者打下高位的机会,这是必须立即控制的紧急事况。

其他林林总总关乎修练界的大小事会在今天拿出来决策,既然三大巨头的目标都是一致,那中间的曲折就可以少走很多。

与联合国或是其他组织不同,三大世家不论是存在时间或是团结程度都超过它们,即便是有磨擦也很少会导致之间关係的崩毁或是报复,这是一个很有趣的事实。

即便是修练者也有着个人慾望,有着私慾,可是在过往里即使是在三大世家关係最糟糕的冰点,也没发生过全面战争,或是因为利益不分均产生的斗争。

三个世家必须互相倚靠才能击退从空间裂缝过来的异物,这样的袍泽之情是一个原因,修练者本身必须修练心性又是一个原因,而利益则是因为超过了一个基準点,三大世家的家累都非常富裕,难以成为争端,再来就是历任家主都是有志之辈吧。

一个组织想要支撑这幺久并不简单,经历过的大风大雨何其多,人留人去,只有同一个名号一直存在。

不再注视未来与过去,把当下重新摆回眼前,手上的是肖濂标示着最机密与红标紧急的文件档案,翻开了第一页。

叩叩。

徐世常在外头敲门,今天肖家本家的天气还是晴朗,鸟语花香。

「请进」

对于现在这样的情形,陈宗翰并不是完全没有预料过,或者该说,这是很合情理的事情,只不过他有点不知所措于这种场面,好险的是至少他身边还有李天曦陪着他,别看他老是能比一般人更够坦然的面对生死,其实有些事情对他而言是比在血色空间里奋战还要困难的事。

有人说:死都不怕了,还怕什幺?

陈宗翰无法附议,因为对他而言比去死还要糟糕、麻烦、恐怖的事情并不算少,而现在可能就是属于尴尬那个类别的糟糕,也许还要参进一点恐怖语一星星的好奇。

李师翊的父母正坐在陈宗翰的对面。

他们正身处一个百货公司顶楼的高级餐厅,四周只有轻柔的音乐流动,环视正用着午餐的男女,每个人都用轻鬆细细的音量交谈,一点都没有破坏到这和谐的场域,每个人的仪态气质都不是外边常见的,家庭或是伴侣,笑颜洋溢。

过了黄金搜救48小时,今天已经是李师翊消失后的第三天,陈宗翰依然没有听到任何消息,除了一个陌生的电话,陌生的声音请他来这里赴约。

一到场之后,陈宗翰就先看到门外的随扈,接着服务生把他请到了这一桌,而当时李天曦已经坐在这,笑笑的看着他。

李师翊的父亲名为李家涛,母亲名为方芹,这点自我介绍当然是一开始就先进行。

李家涛与陈宗翰想像中的形象并不一样,原本以为既然是个商场强人,应该是充满威仪霸气然后高高在上的样子,可是他看起来比起铜臭味的商人,更像是个充满文学气质的书生,温文的让人心生好感,岁月在面容上留下的痕迹更增智慧感觉。

第一眼看到方芹陈宗翰立即就想到了李师涵,很像的一对母女,想来她年轻时也是个俏丽的可人儿,只不过她身上有久战于商场的强势感,那种感觉颇相似于李师翊,是长着刺排斥外界的锋利感。

等着比陈宗翰平常吃着贵族世家还要贵上十几倍的牛排,现在这种场面让他无所适从,开口也不晓得该说什幺,他本来并没有什幺长辈恐惧症,不知为何今天就是觉得浑身不自在。

难道是因为不在场的李师翊的缘故?

见岳父岳母,这念头倏忽的钻进他脑里,陈宗翰大吃一惊,赶紧甩开这可怕的念头,用力的在脑中想着肖素子、蔡仪婷、姜舞绫的模样,希望这能够帮他消除紧张感。

听到属下们的报告之后,李家涛与方芹立即取消所有行程赶回了台湾,中间也尽力的打听被他们发派边疆已久的大女儿这一年来的情况,前面连续八次的转学原因有与同学相处不合、打架闹事、恶意顶撞师长,甚至是认为她太聪明请她另请高明,就这样从贵族学校一路走到了现在的普通高中。

做父母的如何能不担心她的状况,由于工作繁忙,他们两个人只能请部属帮他们注意她的情况,到了最近总算是稳定下来,以为应该不会再有问题,可是谁想的到,更糟糕的事情发生了。

为了填补这段时间他们所不知道的事情,李家涛与方芹都重金请人调查了李师翊这时间内的生活,而其中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他们对面坐着的两人,以及一个目前身在日本的朋友。

只用两天所得到的资料不可能有多完善,更何况很多秘密也不是随便能够调查出来的,也因此他们并不清楚陈宗翰与李天曦表层之下的另一层身分。

陈宗翰对于眼前两个人的地位之高并没有什幺概念,在商界,他们两个人都是处在金字塔最高层的族群,动一动手指头就能造成股市的涨跌,在这个国际化的世界里,一个跨国大型企业的企业主地位甚至是高过于国家元首的,投资与否是要看他们的意愿,而想要有金钱流入,元首们还是得放下身段的。

两人才刚抵达台湾,立委议员、各大企业、政经知名人士都抢着来慰问请安,知悉是他们的爱女遭人绑架之后每一个人都悲愤的像是自己亲生骨肉一样,此时警方受到的压力可想而知,最有嫌疑的黑道都夹紧尾巴,内部正拼命纠举出是哪个不长眼的惹到这个主。

不过既然敢遭惹这幺厉害的对头,对方肯定也不会是普通人物。

「宗翰,既然你是师翊的同学,你可以说一下她在学校里的状况吗?我们两个人平常工作忙很少有机会关心她,而且你应该也知道她是逃家出去的,她的个性就是这样」李家涛趁着这段空档问道。

「大小……喔,李师翊平常在学校,痾,也没什幺,她的成绩很好,很聪明,运动能力也很厉害,应该说几乎每个层面都很完美」

李天曦偷偷的勾了下嘴角,方芹听不下去的瞥着眼。

「宗翰」李家涛摆着很适合他的温和表情「师翊是我们养大的小孩,她的个性我们还会不了解吗?你就把这些客套话给省略吧,她是不是还是像以前一样跟别人处不来,在班级上总是一个人,讲话有点尖酸刻薄,还有就是一副看不起别人的样子」

李天曦咬着嘴唇忍住笑,真是一针见血的犀利颇析,看李师翊这副模样不是一天两天造成的。

「痾」陈宗翰被这个直接给愣住说不出话,不晓得该补充些什幺「她还是有谈得来的朋友的」

「那你呢?」李家涛有些不怀好意地问说「你是她的什幺什幺朋友?」

陈宗翰有感觉到方芹盯着他的视线,彷彿一个没答好就会把他怎幺样。

「痾…………」

李天曦快要笑出声来的,真不懂她到底是来做什幺的,感觉上是特地来看陈宗翰笑话。

不再逼他「如果答不出来就算了,我们不会限制师翊交朋友的自由,反正她也不会听」李家涛听起来是打算放过他,也是,现在并不是追究这个问题的时候。

「不过,我来是希望你要想清楚,关于你们两个人的,差异,就这样子」

意有所指,并没有明确的表达出反对或是其他的意思,这个话题就止住在这,留下无限的猜想空间。

关于李天曦他们只是想知道他们女儿平常的作息,听到李师翊那乱七八糟的生活作息,方芹皱起眉头,似乎是要把李师翊给抓回来好好重新教导。

上菜,由外而内的两排刀叉。

一盘只知道是牛的某个好吃的部位,价格很耀眼,陈宗翰第一次上这幺高级的场合有点不知所措,相比之下,李师翊就很落落大方,就算跟别人说她是某个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也不会露出一点破绽,而且事实上她也真的是,只不过是在天界就是了。

气质不是可以随便鱼目混珠的,是长久以来的堆垒,李天曦不论是美貌还是气质都是上选,对于李师翊跟这样的人称作姊妹李家涛他们是没有一点异议的。

真不懂李天曦怎幺会这些餐桌礼仪,陈宗翰唯一可取的地方只有刀用得特别俐落而已。

擦了擦嘴巴,李家涛喝了一口香槟「对了,关于师翊的事情你们不用担心」

陈宗翰与李天曦都仔细地在听。

「这次他们之所以会绑架师翊是因为我工作上的一些矛盾,他们不会,应该说不敢做的太出格,我大概知道是谁干的了,接着的事情就是谈好条件」

肖濂的报告书还在审议的阶段,事情还没有爆发,不然他也不会这幺一派轻鬆。

就连家人也成为商场上的筹码,陈宗翰除了无奈的摇头之外也再无法说些什幺,果然是他无法理解的世界。

「只要能平安就好」李天曦说。

「不过来有一件事我想你们应该有权利知道」李家涛看着他的老婆,用询问的眼神「早一点知道」

「因为这次的事情我们会把师翊接回来」这是除了自我介绍之外,陈宗翰听到方芹开口「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有些危险,我和家涛树立的敌人并不少,谁也不能保证这是最后一次,她的叛逆也应该有收敛一些,这学期也差不多快结束,我们会把她送到我们找的一间足够安全的学校去」

顿了一下「当然,我们是很欢迎你们以朋友的身分来找她的」

这样的安排并不让人意外,想想也是,哪个做父母的会发生过这种事情还放心把小孩放在这里。

一听到这消息确实让陈宗翰心情有些低落,李天曦没有在脸上显示出她的想法,不过陈宗翰想她的心情也是一样的。

虽然是第一次吃这幺高级的料理,可陈宗翰因为一些原因实在高兴不太起来,这让本该美味的食物并没有想像中可口。

陈宗翰的第一次对于他们而言可能平日很普通的行为,一想到这,陈宗翰的胃口就变得更不好,就连食量也变得乏善可陈。

用餐时间没有多长,毕竟李家涛与方芹都是大忙人,能抽出时间来与他们两个吃饭已经难得。

相比之下陈宗翰确实只是一个小人物,只是,不知从什幺时候开始,这个小人物的身旁汇聚了多少个大人物,不知不觉的。

在搭乘电梯向下的时候,李天曦说「你还记得大山、小山、小虎他们发过的血誓吗?」

陈宗翰想了一下「啊」那是当初答应让倪恆他们入住李师翊家的条件,也是一个制约的方法,不过随着大家越来越熟捻,这层保护早就不具意义。

「我之前就想跟你讲了,只是一直找不到机会,翊翊的处境应该没有太严重,大山他们和翊翊是有着联繫的,只要翊翊有什幺不对,他们就会感觉到」

李天曦没说的是,只要李师翊身死或是受伤都会反应在他们身上,那是他们必须承担的誓约。

一辆黑色宾士与一辆深蓝色的蓝坚尼以及随扈的厢型车已经停在门口,旁边有些人正好奇的张望是哪个大人物的出现。

「你们也一起上来吧,顺路过去」李家涛说,陈宗翰虽然不想这幺张扬,但也早不到推拒的理由而上了车。

李天曦与方芹同车,陈宗翰就和李家涛坐在一起。

意外的宽敞,两个人完全不显壅挤。

「想要什幺自己拿」李家涛指着后座与前座中间的小冰箱,司机从后照镜像李家涛打了声招呼之后就安静地开车。

不知怎的有些口渴,陈宗翰向前倾身打开小冰箱,想看看有没有什幺不含酒精的饮料。

陈宗翰灵敏的鼻子闻到怪怪的味道,冰箱里只有两瓶红酒和一瓶矿泉水,杯子就在小冰箱的隔壁,扭开瓶盖陈宗翰用力地嗅了嗅。

看到陈宗翰的行为,李家涛问说「怎幺了?难道坏掉了?」

不对。

没有礼貌的没理会李家涛的问题,陈宗翰两只手扶住小冰箱往后移,中间的空隙有个闪着小红点的东西。

很熟悉,因为这该死的东西与是某个名为上校给陈宗翰的遗物很像,味道是如出一辙的火药味。

TNT炸药。

陈宗翰瞳孔收缩。

  • 名称:阳光先生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16:2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