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事多磨超清

既然整件事情的层级已经往上提升,对于李师翊的搜索自然也不会只依靠俗世间的方法,整个机关都会动了起来。

暂时没有任何事做的陈宗翰,回到了警察局,而自己的父母正着急的守在那裏,孙久永对陈宗翰道了声别之后就先离开,比起基隆港这里的雨是缓上了不少,洒在行人的伞上,细细的,滚成一颗颗珠子才落下。

「宗翰,你是跑到哪里去了?」不顾忌风雨,陈宗翰的父母从警署的凸出来的屋顶跑了出来,心疼他们浑身都湿透了的大儿子。

用手沾开陈宗翰脸上的雨水,陈妈妈说道「怎幺连个雨衣都不穿」

「先进来,有什幺事进来再说」陈爸爸拉开衣服遮住母子俩的上方,护着他们走进警署内。

新进的菜鸟警察因为插不上这个大案子,捧着一壶热茶还有一条毛巾给了他们一家人,领着他们进入之前陈宗翰待的会客室,里面温暖上不少,看来顺应着天气变化,冷气也调成了除溼,就这点来看,不可谓不贴心。

李天曦还是坐在陈宗翰早上离开时的位置上,只是她的两腿上多出了一只发懒的白猫,她用手轻轻梳理着牠后背上的毛,小虎舒服的打着盹,每次陈宗翰看到牠,牠不是睡觉就是在吃东西,根本就已经把牠身为虎精的尊严不知丢哪去了,说是只懒惰家猫还差不多。

「阿翰……」李天曦把原本要说话吞了回去,看陈宗翰的表情也知道事情还是没有结果,甚至可能是更糟。

「爸、妈,这位是……李师翊的朋友,天曦姊,他们是我爸妈」陈宗翰姑且先介绍两边认识,陈宗翰的父母见到美若天仙的李天曦显得有些拘谨,在他们的想法里,这样的美丽人儿都是难以攀谈的存在,举手投足中流露出来的气质代表着高雅,会令想要接近的人有自惭形秽的念头。

李天曦以李师翊的姊姊自居,说道「陈爸爸、陈妈妈你们好,阿翰有跟我提过您们」虽然说她的年纪早就超过在场的所有人,但她还是保持着很好的礼貌。

稍微寒暄之后,总算化开这层陌生隔膜。

李师翊的妹妹李师涵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杨鼎昇人也没有待在这里,与李师翊有关係的人目前都不再陈宗翰的视野内,墙上的时钟显示现在的时间已经快要是学校放学,也就是说陈宗翰已经翘了一整天的课。

王志豪用担心的眼神注视着他的友人,浑身的湿更增显他内心的悲伤。

「宗翰,不会有事的」陈妈妈环住陈宗翰,低声地用安慰的口吻,诉说一种温暖的祈愿「她不会有事的,放心」

对于李师翊,陈宗翰的家人理解其实没有很多,只知道她是陈宗翰一个很好的朋友,就和王志豪他们类似,就与其他高中的男生一样,陈宗翰并没有习惯详细说明自己学校生活的意思,可能是青春叛逆期所导致的吧,更何况,陈宗翰常常做一些没办法侃侃而谈的事,说出来徒增烦恼。

在不知不觉间,陈宗翰似乎长大了,即使是每天都在见面,都在同一个屋檐下,陈爸爸感叹着,他的儿子肩膀变的厚实,已经準备好承担责任。

就算一直待在警察署也不会有任何用处,陈宗翰一家人还是选择先回家,不论是父母怎样的相劝,陈宗翰还是打不起精神,草草的吃过饭后,一个人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雨仍然稀稀落落,在路灯的照耀下,变成一线线的透明雨丝,没有开灯的房间,湿书包摆在桌上,不论窗户的里还是外都只余下寂寥。

陈宗翰的项鍊透出了紫光,幽幽地宛如鬼火。

自从上次大姊帮助陈宗翰与魔主的魂魄更加融合之后,她就待在陈宗翰脖子上的缀饰里,紫仙玉是很适合灵魂附着的极品仙石,对于大姊而言是她暂时可以放鬆栖身的地方,也可以时不时的注意陈宗翰体内灵魂的状态。

「阿翰」看不到大姊人,传出来的是大姊的声音,就像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那是个有点顽皮、充满魅力的声音,现在则平稳温柔「今天已经很多人安慰过你了,所以我没有打算这幺做,但是你要记得,出事的是李师翊,而不是你」

「所以你一点也不该感到悲伤,更何况师翊也不一定真的有事」

「恩」

这应该算是大解释的安慰吧,陈宗翰如是的想着。

「这种无法解决的事情先放到一边,谈谈你身体的改变,你觉得怎幺样?」

深吸一口气,吐出。

陈宗翰闭上眼睛,用心去体会体内的骚动,感受今天一整天下来引导出来的力量,从丹田,从心脏,从大脑,从每一寸组织,从每一个细胞。

无意识的去使用力量,以魔主残存的无意识去驱动,然后让这股比以往更精纯、更具威力的力量体现在身上,充盈进全身上下,像是无法关闭的水库在溃堤,磅礡的沖刷进经脉,然后是更深入的灵魂,由内往外,像是毒液一样的感染全身。

「还可以」紫仙玉闪烁,这是陈宗翰很少见的听到大姊给他不是负面的评价,以往她都只会批评陈宗翰太弱小。

「你要记住,对你现在而言,提升你的力量是第一要务」大姊的声音说道「你没有聪明的脑袋、没有领导组合的才能、也没有谁真的能让你倚靠,所以不论你是想要救李师翊或是想要帮助肖素子,你唯一能做的事就是快速的提升你的力量,这是你唯一的一条路」

听起来是在鼓励他,只是怎幺感觉比较像是批评陈宗翰太笨没人气没靠山,唯一比较可取只有他的个体实力。

「好,我知道了」陈宗翰在一次的闭起眼睛,心底如同明镜,反射着窗外的雨,自己就像是沐浴在雨中一样,同时想像水的流动之于自己的体内。

大姊的声音再一次传来「阿翰,力量有时候不在于量,也不在于质,而是在于控制,这也是你现在最重要的课题,比起唤醒哥哥的力量,你要先学会控制力量的进行,而且,从现在开始,你禁止去召唤业火」

「为什幺?」业火是连虚无的业障都能焚进的火焰,那是指是魔主来催动的话,但即便是陈宗翰他引导自这个世界,也是威力十分骇人的一个招数,也是他很少使用的压箱绝活,毕竟稍有一个差池会连自己也赔进去。

「你也很清楚你无法控制业火的燃烧,而当以哥哥的意识招唤时,业火的威力会超过你所能掌握的程度,会把你烧的连灰都不剩」

「痾……好的,我会注意」那样恐怕已经不是两败俱伤的招数,而是一出招就立马自焚。

「把脑袋净空」看样子大姊是打算进行指导「把师翊的事情先抛开,我现在教你要如何控制力量,那不是凭着潜意识就能学会的东西」

第二天陈宗翰尽了学生本分的到课,只是心思完全无法逗留在黑板或是书本上,不见的伊人,搅扰了混乱的情绪,心思都附着在不知何方的她的身上,除此之外的时间,正在以其他人无法察觉的练功方式默默的修练着,比起什幺也不做,修练还是比较能够消除陈宗翰心底的无力感。

王志豪已经知道了那起渔船上的案件,不知名的神秘人降临,造成警方难以理解的种种状况,里面的人质都被悉数救出,找不到是谁这幺好心,因为当时的情况不允许他们多张望一眼,所以能够得到的资料就只有是个裸上半身和年纪不大的男性这两点,有趣的是,有一个没有被证实的传言,说这个从天而降的男性从头到尾都没有用枪或是其他工具,单凭着一对肉掌就制伏全船上的兇徒,就是这一点引起了王志豪的兴趣。

世界上真的有武术能够超越热兵器吗?

这个疑问从他认识王子豪之后就埋进了他的心里,昨天的事情更加速的萌芽,不过他的头号怀疑人选,李师翊目前的处境是下落不明,他没有办法去证实,能做的就只有把一些警方的资料洩漏一点给他的死党,希望他能安心一些。

关于李师翊的事情,他已经从他认识的人那裏听说,大家都猜到了李师翊肯定不简单,但谁也没想到会这幺的不简单,资料上的纪录辉煌的让人都要怀疑是不是造假,然而看过了之后,王志豪竟然有点能够理解绑架她的人,也只要那样的人才有绑架的价值吧。

朱士强与王雅婷在前排座位聊天,蔡仪婷坐在原位上拿着比不知道在写什幺,楚轩华发着全班同学的作业,王志豪在座位底下偷看漫画,这是很平常的日常生活,但就是缺了一个人,即使有些人不在意,可陈宗翰觉得自己的世界缺了一角。

拿出电话,上面没有多任何一通未接来电。

把脸埋进臂弯里,对于现在的他而言,就是这样的日常生活格外的让他难受。

没事做又不想待在教室里,陈宗翰信步在校园里闲晃,没有人注意到,陈宗翰的每一个步伐之间的距离都像是拿尺丈量后的同样距离,两只脚落地都只是轻轻的接触地面,轻柔的好似羽毛飘落,大姊要求他要能够在生活的每一个地方都做到最精确的自我控制,让这个习惯能够应用到战斗之中。

「学长」有个人唤道。

陈宗翰确定自己身边没有其他人,看来对方应该是在叫自己,回头看,原来是之前被陈宗翰误会过的学弟,费硕方。

自从上次那件事情之后,陈宗翰就不曾在学校里巧遇过温馨、吴佳蓉或是费硕方其中一人,不知道是因为他们因为某些原因而避着他,或是很纯粹的没有缘分,更可能的是教学区没有重叠的缘故。

陈宗翰没有说话,他在等着他的下文。

「学长,你现在有空吗?我想跟你聊聊」

聊聊?陈宗翰心想,看他的模样,这聊聊应该是真的口头上的谈谈、聊聊天的意思,不是那种意有所指的另外含意,待在非普通人之间待久了,有些字词都不自禁的会往歪处去想。

「好」

虽然陈宗翰现在的心情并没有多好,但是他还是答应了,有时候自己一个人不停的钻牛角尖还不如找些事情分散注意力。

要聊的事情在本质上并不适宜让其他人一个不小心听到,很多八卦或是消息其实都是被其他人意外听到的只字片语在揉合上想像力塑造出来的,为了避免以后发生这种事,他们两个人找了个比较没有人的地方坐了下来。

其实不用想也知道这个学地找上陈宗翰是因为什幺事情,他们两个人的交集也就只有温馨,陈宗翰可不相信费硕方会特地来请教他功课,尤其是他可没有这种资格。

或说温馨后来都没有再传简讯给他了,在他们解决完吴佳蓉的事情之后,两个人就像是两条直线在交集之后又各自走向不同的方向,不同的未来。

陈宗翰在之后又遭遇了执法队的事情、关于全宗前辈的坏消息、现在李师翊的下落不明,如果不是现在陈宗翰遇到他,他大概根本不会有余暇去想起关于他们的事情,毕竟他们的事情在陈宗翰的心中并没有佔到太多的比例。

坐下之后费硕方并没有马上开口,似乎在酝酿什幺,手指有些神经质的敲着桌面,视线对着空无,往回想着自己。

「学长」费硕方说,他说话的感觉就像是每一个字都会从他的身体里抽出一点灵魂「我希望你能够去安慰小馨」

陈宗翰疑惑「她怎幺了?你干嘛不自己去,你不是喜欢她」

顿了一下又想到之前费说方对于他的猜忌,陈宗翰接着说「我和她在之后就没有联络了,如果你是在顾忌这个的话,你其实根本不用在意」

费硕方没有说话,面无表情,只有手指头动得更快,彷彿他压抑的全部情绪都是从这里发洩出来。

心理与生理是密不可分的,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实,压抑的情绪自然就会连结到压抑的身体。

「我不行,我已经没有这个资格了」

说到这,费硕方的国字脸似乎开始揪在一起,他别过了头,不想让陈宗翰看到他现在的模样,拿下了他的黑框眼镜,用手臂的袖子掩着脸。

陈宗翰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些什幺,果然他对于安慰人真的不擅长。

他想起之前费硕方好像说过他会跟温馨表明他的爱意,看他现在的模样,结果已经不言而喻了。

谁都会伤心,谁都有自己的伤心事,陈宗翰并不想就站在费硕方的立场说温馨的不是,那太矫情了。

在爱情的开头,何来的对错是非?只有要与不要,接受与不接受而已。

陈宗翰看的出来费硕方是真的很喜欢温馨,而温馨,恐怕对于他并没有抱持着这种程度的好感,可能只当他是朋友,可能真的没有男女之间的吸引感觉,如果她勉强答应在一起,以后可能反而是造成更伤人的结果。

大痛还不如小疼,断在未开始之前。

话是这幺说,但陈宗翰实在没办法把他心里想的这套道理搬出来说给费硕方听,这是道理,是理智之下的产物,可是,这种时候并不需要这种东西,难受与难过并不会因为知道这种道理而稍稍减缓。

喜欢上别人,而别人并没有喜欢自己,这种矛盾是无法弥补的。

唯一的解答似乎只有往下找到下一个肯互相喜欢的人,而这是需要时间的,去淡忘。

陈宗翰伸出手,隔着桌子来拍了拍费硕方的肩膀,没有多说什幺,也无法说些什幺。

费说方没有想到自己会这幺失态,还是在陈宗翰的面前,明明应该调适好了自己的情绪,可酸楚漫了上来,眼泪不听使唤的涌了出来,自以为自己能够平心静气地说出来,殊不知每一个吐出来的字都像把刀,正划伤着自己的心,每说出一个字,就是让不愿相信的事实成为事实。

陈宗翰很有礼貌的等待,看着不晴朗的天空,阴郁的雷同于他们俩的心情。

等到费硕方收拾好情绪,陈宗翰才开口「那你知道温馨怎幺了吗?」

声音有点哑,费硕方说「我不知道,自从……我们就没有说过话了」

「恩」

听到陈宗翰的应承,费硕方的心情是五味杂陈,他知道自己没有资格再去碰出到温馨的身边,也不该再去留恋,只是,当自己把这个工作託付给别人时,感觉就像是真的把一切都结束一般,即使其实并不是。

告白也许真的就是一种赌注,之后要不是成了男女朋友,就是连朋友都当不成了。

陈宗翰虽然答应了费硕方,可是一方面现在他没有这个心思,另一方面他也不想被温馨误会了什幺,他传了一封简讯去关心,还假装不经意的提到了费硕方的名字。

温馨回讯说她没有事,只是最近的心情有点混乱,最后面加了一个表情符号是微笑。

放学的时候,有个与费硕方关係的在放学的路上等着他。

吴佳蓉手上拿着柠檬红茶,咬着吸管,勾着脚盯着地板看,出神的,书包旁边还挂着一颗篮球,小麦色的肌肤上有点汗,看来是刚刚上完体育课打完球。

陈宗翰原本以为只是巧遇也就没有上前打招呼,毕竟两个人的关係实在称不上融洽,甚至也没有好到可以闲聊几句,陈宗翰看对方没有注意到自己,连打个招呼也省了,就这样走过了她的面前。

「等等,学长,阿翰学长」

都直接指明了,陈宗翰也不好当作没听见一直往前行,真不知道今天是什幺日子,以前有过接触的人突然回流,又不是陈宗翰突然发达了来找他借钱。

「阿翰学长,我有点事情想要跟你讲,边走边说可以吗?」拉了拉斜肩背着的书包,吴佳蓉问道。

「喔,你说吧」

既然是可以边走边说的事情,想来应该不会太过冗长或是催人泪下。

说起来陈宗翰并不知道她后来的情形,他把吴佳蓉引荐给了伊芙,接着的事情也就不需要他去劳烦,异人间自然有着他们自己的传承与规则,说到底,对于吴佳蓉是不是走入了异人的世界,陈宗翰也不知道结果。

「那个人已经治好了」吴佳蓉慢慢的走慢慢的说「就是之前被我弄晕的那个人」

「喔喔」陈宗翰用状声词表达,其实他根本忘记了这件事情,在他的世界里,死个人都不算是什幺稀罕事,要他记得一个不认识也没有太过特殊之处的陌生人,这点真的是有点难度,他虽然称不上是日理万机,可身边的事物确实转换的很快,起伏也不是常人所能接受的。

「我觉得有必要跟你说一声」吴佳蓉说话的时候看着自己的脚尖,短髮遮住了她的表情「我不是说这样我就没有不对,只是,觉得应该说一声而已」

「恩」

「还有」吴佳蓉继续说道「我已经决定加入伊芙那边了」

对于这个答案陈宗翰其实没有很意外,不过还是会好奇其中的缘由「为什幺?」

「因为我这个人其实也没有什幺长处,原本是想要打篮球,可是现在已经没有这幺想了,既然有这个机会,我想要加入伊芙他们,去看看这个世界的另一个模样」

「我不会劝你打消这个念头,不过」陈宗翰顿了一下,整理自己想要说的话「不过,你会发现到不论是异人还是修练者都没有你想的这幺美好,这里不是完美的乐园,不过是另一种生活」

「我知道,伊芙也跟我说过,我是想清楚之后才做出这个决定的」

「我下一个学期就打算离开学校了」

这倒是有点出陈宗翰意料之外「你不打算至少念完高中吗?」

「不用了,既然决定了方向,那我叫要勇往直前!」像是宣言一般,吴佳蓉如是说着。

「更何况,我已经没有留下来的理由了」说这句话的时候吴佳蓉只是有点儿落寞,但这其中有多少外人所不知的情节与内心里的天翻地覆呢?

「你?温馨?」

「恩」用力的伸了一个懒腰,陈宗翰看着她的侧脸,头一次,他感受到身旁这个女孩的不同。

「都结束了」吴佳蓉说的时候嘴角还是能够带着微笑,似乎是真的看开了「可能是因为我早就知道结果,所以也就没有这幺伤心吧」

听得出来里面意有所指,陈宗翰说「你是指费硕方?」

「嗯啊,结果我们都被打枪,到头来,学长,温馨喜欢的人是你」很简单的说出这句话,陈宗翰稍微愣了一下。

「可是她……」

没等陈宗翰找出话来表明他的意思,吴佳蓉就接着说「因为她知道她没有机会,你们的世界差太多,何况学长你还有一个这幺漂亮的女朋友,所以她喜欢你,但是她永远都不会说出来,就这点来看,她比我和硕方都聪明的多」

即便是两个人各自朝往不同的路途回家之后,吴佳蓉讲的话还是在他的脑中不停迴绕,但是陈宗翰知道,过不了几天他就不会有现在这种震撼的感觉,只是会记得这件事,也许还会残留下一些情绪吧。

两条直线在交集之后的确是不会在相交,但即便知道如此,有一边却还是会凝望着,默默的什幺也没说。

  • 名称:好事多磨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5:2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