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漫画超清

锋面的突然到来,带来了可以用来解旱的大雨,一如以往的气象预报,没有预料到的大雨淋得没有心理预备的人们一身湿透,在嚣腾的都市里泼上了一盆冷静的水,一下子静了下来,不约而同的看着外头的雨,或是欣赏、或是抱怨,午后的阵雨象徵着夏天的来到,就连蝉声也屏息。

正常的吃饭时间已经过去,但两个淋成落汤鸡的男性还是走到一间快餐店内,老闆娘在厨房皱了眉头,等等还要叫工读生拖一下地才行。

「要吃些什幺?」老闆热络的对着两位客人说道,放下扫到一半的扫把,把菜单递给了他们。

「随便吃一点东西吧」孙久永把嘴边报废了的香菸丢进垃圾桶,从皮衣内拿出新的一包,敲了敲,抽出一根,却怎样也点不燃,没想到雨大到就连封包内的香菸都湿掉,整个搂成一团扔进垃圾桶。

虽然说理论上现在的身体应该很需要热量,何况他才刚挨了几发子弹,不过胃口实在不怎幺样「你先点,我去厕所」

到厕所的路上擦身过一个正拿着拖把準备工作的女工读生,陈宗翰抱着歉意的点了头。

解完手,明明全身早就湿透,还是把脸埋进洗手台,掬起水来,让水分湿润颜面皮肤,感受短暂的放鬆,好似滑过的水会一同带走烦恼。

抬起头看着镜子里的另一个自己,一模一样的自己,他的眼中的瞳孔是不是流露出慌忙,空有力量的不知所措。

几通电话的内容在陈宗翰的脑里迴响,重新整理起头绪。

这是一个失误或是一个被丢出来掩人耳目的烟雾弹,陈宗翰现在还无法轻易地做出一个判决,虽说如此,天秤却越来越往后者倾斜,几乎是可以可以肯定。

这幺大的一个工程,是为了要掩盖多大的阴影?

想来这次那个倒楣的偷渡船是被利用了,时间上刚好相似,犯罪的性质也相似,拥有超过一个正常人蛇集团会有的武力,甚至连绑架的人质都有些雷同,这一切是不是可以都说是个巧合呢?

父母的来电说他们知道事情了,要陈宗翰好好配合警察,还有就是安慰了几句。

肖家的情报渗透进了每一个角落,理当是这样,不过在怎样的情报网也必须有个方向,否则太过庞大且繁杂的资讯只会成为累赘,没有达到目的还花费太多精力。

一直以来肖家的情报网都布置在修练界、异人间、各国重要人士、黑帮还有就是有权有势的普通人之间,甚至连军队组织他们都会插上一脚,足够资格的政经名流也会受到特别照顾,既然是处在无法公诸于世的地位,防範未然的工作也就做得特别卖力,但是也不可能鉅细靡遗到所有的小细节。

肖濂打来的电话就说到了陈宗翰他的怀疑,他接到的线索把所有的事情矛头都指向了这出航的渔船,但是中间却又有违和感,时间上的连贯与之前的形迹竟然都没有下落,然后像是突然跑到众人面前提醒他的存在,整件事情就这样接在一起,成为一条直线。

如果能够早上一步知道这件事就好,不过其实也没有用,无论如何陈宗翰都会跳下海到那艘船上,然后一样的开始与结束。

这是一个肯定会中计的阳谋,而被吸引过来的就是陈宗翰与一大团的警方。

当然肖家的威能不会只有这样简单,接着他们分析了李师翊父亲,李家涛所职掌的东洲财团的竞争敌人,还有它的业务範围以及内部的人事。

当肖濂把东洲财团以及它其他的竞争对手摆在一起分析时,发现其中的财务还有出货量有很多的缺陷,军工业的比重在近年增加了不少,然而这样的举动让它们好几间公司股票贬值,但是它们却还是执迷不悟。

如果只是这样当然不会有什幺问题,一个直觉让肖濂继续深入搜索了下去,他手底下百多位情报人员,不管是不是修练者还是国家特务,都把之前得到的相关资料蒐罗在了一起,多亏于网际网路的便利性,只用了一个早上大致的就拿到了需要的资料,仔细到几个财团的营收、人事、研究等等,当资料越是详尽,长年浸淫在情报工作的肖濂就越是觉得不对劲,里面的资金有好几百亿的用途很模稜两可,没有看到实际的用处。

如果只是其中一个财团还没什幺好大惊小怪的,可能是被掏空或是其他经融案,但是当好几个有名气的财团都出现这样的情形时,中间肯定就有问题。

研究其中的癥结是肖濂的兴趣,他对于武力没有兴趣,权力也是,他迷恋的是解开难题时的成就感,所以他不停地思索,甚至动员了其他各处的情报站,就为了要多一点内容的情报。

触类旁通,一个天马行空的想法闪进他的脑里,肖濂品着茶的手被自己的想法给吓了一跳,茶杯差一点就掉到地板碎开。

他调出他最近做的情报分析,而那是一份很庞大,关于死亡药剂的各方面报告书。

当他把两件是连繫在一起思考的时候,一个个迷雾在脑中都烟消云散。

虽然现在还没有证据,但肖濂的假设已经越来越明朗,两边的关联性在一条条的被釐清。

不需要强自假设些什幺,两件事很自然的就彼此咬合。

各大财团,包括东洲财团,就是死亡药剂的幕后金主。

与肖濂一起同时进行情报分析解构的人员都被这个消息给震惊到,然而如果只是这样的话,事情还在可以忍耐的範围,毕竟非人道实验从来都未曾完全消失,也都花费甚重,当然需要好几个大金主支援。

把资料一个一个字的比对然后写下整个通路,资金的流动从数据画成一个个的实物,报销的方法也都在探查中被釐清,在肖濂所处的餐馆旁的楼房地下室,十几个培养出来处理情报的菁英都埋头苦干,苦练多年的嗅觉让他们一个个的找到事情的真相,像是拼图一样。

电话、视讯、传真机、人员进进出出,从各地蜂拥而至的讯息如雪花飞来。

颠覆了所有之前关于死亡药剂的猜测假设,然后还有这次陈宗翰提出的李师翊失蹤案件,他们从各方面推敲,得到一个大家公认的结论。

死亡药剂即将量产!

由各大财团分食这恐怖的大饼,里面的暴利会超越所有市面上的金钱交易。

李家涛在其中佔据了个位置,而他的竞争对手不满意他挡到财路,这次的绑架行为要的不是那区区的五千万元,要的是李家涛的妥协。

如果不是陈宗翰刚好要求肖家帮助搜查,如果不是肖濂最近刚好在负责死亡药剂的案子,如果不是东洲财团的帐本有着漏洞,如果不是有个飞来的念头闪进脑中,这个真相可能还会深埋很久,一直到无法挽救。

已经不是警方能够处理的程度,这件事情涉及的太广太广,甚至会改变了修练者、异人、普通人之间的关係。

只花了一个早上加上半个下午所得到的结论,这让肖濂无力地靠在躺椅上,整件事情有着严重暴走的趋势。

一记死亡药剂,先不论它的副作用,那会把一个军人立即的改造成一个恐怖的杀人兵器,那将让整个战场变形,所有的战略、兵器都会重新改写,而首先获得这项技术的国家组织将会以燎火之姿侵略周围的土地,不可避免的迎来大战,连锁效应之下激起第三次世界大战也不是不可能的,应该说局面如果真的转变成那样,会是很正常的一件事。

而那非人的力量以及死亡药剂的关联性,将会把战火蔓延进修练界与异人之间,死亡药剂可能会让一个普通人拥有与修练者和异人对战的能力,三者之间的从属会被打乱,迎来的是一场革命,普通人对于修练者与异人,一场终结几千年历史的革命。

小小的一管黑色液体包含着人类渴望的很多东西,没有几个人能够拒绝这个诱惑。

自己会不会想的太多,肖濂低头想着,不知道,谁也不知道,这大概只有老天爷才知道吧。

肖濂把他的属下都遣出房间,他要先一个人静一静,好好想想之后的步骤,首先他拨下电话,陈宗翰的手机响了想之后进入语音信箱,那时候他正在船上走进那声东击西的陷阱之中。

不久后陈宗翰回拨了过来,用有点疲惫的声音,肖濂稍稍交代了事情,他没有把整件事情的猜测都告诉手机另一边的少年,毕竟事情还没有十分笃定,何况对方也对此无能为力。

他交代的是整件事情的不单纯,背后可能隐藏的利益分配还有李师翊父亲在之中扮演的角色,他没有提到死亡药剂,他要陈宗翰先按兵不动,让孙久永先带他回来。

从肖濂的话里陈宗翰也嗅出了不平静,知道里面大概有他无法插手的东西,他也不知道李师翊的下落,只能就先待着,无奈焦躁。

平常在外面吃饭的时候身边总是有一个冷冷的、话带点刺、有时候聒噪的人,突然消失,让人突然间些无法习惯,就连嘴巴里的虾仁炒饭下子失去了味道。

陈宗翰不知道肖濂是真的不知道李师翊的位置还是不让他前往,根据他的话,整件事的背后已经有着超过他能掌握的事态,他都无法控制,那陈宗翰这个小人物更是不可能办到。

所以只能枯坐。

看着即便要冒着风雨也要冲出店门到不远处的便利商店买包菸的孙久永,陈宗翰心底生出一种佩服的感觉。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瘾,都有自己无法戒掉的,习惯,根深蒂固的,习惯。

那种习惯行为带来的有时候不单是身体上的快感,更有着心理上的安心以及放鬆,一个习惯的动作,就像是吸菸,虽然伤害肺脏,不过一个简单的动作就可以因为其中的熟悉而有着这是属于自己的感觉,习惯让人有着莫名的安全感。

上瘾,就是个戒不掉的习惯。

而陈宗翰的身旁,也习惯了某个人的存在,现在觉得浑身不对劲。

「先生,这里禁菸喔」女工读生又拖了一次地,对着正要点菸的孙久永说。

孙久永朝着陈宗翰无奈的笑了一下,然后丢下一口都还没动的乌龙麵到店门口的屋檐畅快的吞云吐雾起来,雨珠滴滴答答的敲响屋檐,奏起节奏快速的音乐。

心情很低落,不记得上次心情这幺低落的时候是什幺时候,就连知道自己死期已近的前个礼拜也没有像现在这样,热燥的情绪过去之后,就是无可奈何的空洞,如果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自己怎幺样都可以奋力一搏,反正自己早就应该死了,说起来虽然有点太过,陈宗翰重视自己的生命,但自己这条命有些时候其实也是能出来拚上一拚的。

有些时候,有些东西,有些存在,其重要性是会让人愿意拿出生命当赌注的。

什幺也做不了,什幺也做不到,吃着没有味道的炒饭,这种心情很难言喻。

相比于陈宗翰这时候的什幺也做不了,肖濂分析出来的报告正在送往家主的路途中,过不了多久,这个消息很可能就会激起普通人与修练者之间的强烈冲突。

在这个永远不乏新鲜怪事的年代,很多的不寻常就这样被大量的杂讯给沖刷淡忘,以前会觉得恐怖惊人的事物,在无数电影、漫画、小说的搂捏之下,成为供人赏玩趣味。

丧尸,在电玩游戏里是步伐缓慢拿来赚分数的龙套脚色,在电影里是最低下的喽啰,终究只有被主角大卸八块的份,只不过,当电玩游戏搬到现实,人们还能够抱持着这种轻鬆的心态吗?

然而死亡药剂如果当真大量流出,那样的局面是可能真实发生的,电影里的人类之所以爆发出殭尸病毒,都是咎由自取,现实的情况也许正是将电影导入现实。

虽说世界上是由众多决定所组成的,但其中某些决定是会深深的改变整个面貌。

今天的行程是半年前就已经排定,原本是要前往非洲一个名字很难念的国家处理一下事情,那裏的钻石原石上半年的採收量有些让人不太满意,还有就是部落之间的战争持续延烧,这虽然有益于新型武器的实验,不过发展得太激烈是会影响到那裏的政治结构,上位者换人实在是很麻烦的一件事,谁也不能预料下一个会不会是个不懂进退的莽夫。

然而最重要的,新型的药剂似乎在那裏有人出现了抗体,这个消息对于他而言是非常重大的,只要有了抗体,那副作用就很可能改善,这对于他的在整个利益分配的地位会有长足的进步。

私人飞机在云的上方航行,年纪已经接近五十的东洲集团当家李家涛,脑中无时无刻都在想着如何扩张生意,让东洲集团的版图能够深入东西方。

一整年很多的时间他都在这私人飞机上度过夜晚,里面的设备早就已经完全胜任酒店的功能,对于这样的生活他没有怨言,甚至是乐在其中,早就在他看着上一辈人这样走过来的时候,他唯一的愿望就是让都洲集团在他的手上更加发光发热。

放下手中的路易十三甘邑白兰地,这架私人飞机经过特殊设计,如果碰到的是普通的乱流脸面不会有丝毫的晃动,可以很平顺的品味着这百万名酒。

李家涛望着窗外,就算是在云端,夜空上的星辰还是让人遥不可及,这让他想到最近有在投入资金的太空工业,以长远的来看当然是很有投资意义,只不过需要时间去沉澱。

酒香在口腔中散开,闭上眼睛,这才是人生,这才是享受。

如果真的要说他这辈子有什幺遗憾的话,就是他的家庭吧。

他没有儿子,只有两个女儿,他并没有古代男尊女卑的想法,也不会想要有个亲生的子嗣来接他的棒,反正他的父亲也并不是上一任当家,基本上是只要是东洲集团里有血缘关係的李家人都有这个资格,有这个竞争的权力。

更何况,有谁规定东洲集团不能交给女人打理吗?

对于他不听话的大女儿,他实在是又是疼爱又是无话可说,从小李师翊就显露出她过人的天才,而且还是全方面的天才,不论是在艺术、经济、文学上都远远超过其他同龄人,小时候他会把她带在身边去周游世界,让他见识到这个广阔的世界。

而他这个大女儿并没有让他失望,教过她的老师每一个都会惊讶其天才然后过不了多久就发现自己没有什幺能够教的。

有这样的女儿还有什幺好苛求的,如果真要说她有什幺缺点的话,那也只是她有点刺人,那其实也不是什幺大问题,从小就高于其他人,有点自负是正常的,长大了点之后,磨了磨稜角后会让她成熟。

相比之下,她的小女儿李师涵就没有这幺耀眼,有着同样的自负与骄傲,可惜并没有与之相配的能力,不过,也还行,是个漂亮的女孩,以后至少也能够找一个有能力的夫婿,成为东洲集团的一个支柱。

一想到这,李家涛不禁想到现代人对于政经联姻的反感,簇了下眉头。

在他看来政经联姻并不向现代人刻划的如此黑暗,应该说有太多故意抹黑的虚假故事,才会造成现在的状态,他并不是看不起那些没有背景的平民老百姓,相反的,他很愿意任用这些人,没有背景就代表容易融入,只要有足够的能力,他就会给予合适的位置。

但是婚姻就不是这幺一回事了,门当户对,这虽然老套却是不可忽视的,出生在普通人家的小孩是要怎幺看待一件几十万的礼服?怎能理解金钱并不是铜臭,有时候是堆叠出品味,更多时候则是一种礼貌。

所以政经联姻是建立在门当户对的情况中,毕竟他们要寻找门当户对的对象比较困难,并不是说就要有利益交换,谁说政经联姻就没有爱情,李家涛自己与他的老婆就是两个企业的联姻,可他们现在虽然各有各的事业,他们还是相爱的。

想远了,李家涛把座椅放低,整了整脚摆的位置,弄得更舒服了些。

李师翊呀李师翊,他那疼爱的女儿,一想到这他就头疼。

当年,原本所有的事情都在轨道上,过不了多久她就能够跳级以十四岁的年纪破格录取哈佛大学,如果不是希望她能够学习更加全面,这个时间还会更早。

然而后来一切都变的。

这都归功于他那亲爱哥哥的儿子,把一个李师翊不该知道的事情说给了她。

谁也没想到那会激起她这幺强烈的反应。

结果。

李师翊放弃掉了她原本可以到手的一切,放弃攻读哈佛的机会,放弃可能成为东洲集团接班人的机会,放弃与人的关係,她对于所有东西都没有了热忱。

她把自己给封闭了以来。

前几年她躲在他们在英国的一个度假别墅,根据里面佣人的说法,小姐整天就是在吃东西不然就是看看书,偶尔在广大的庭院里晃晃,晒晒太阳,从外表上看不出一点不同,像个悠闲度日的富家千金,既没有荒靡的放蕩也没有刻苦的学习,只是保持着一个漂浮的常态。

一直到去年,李家涛的老婆看不下去,硬是把她从那里给拖了出来,愤怒的要她积极一点,既然她不想去读哈佛,那就回台湾读普通学校也行,换换生活环境,不管怎样都不准她继续摆烂。

然而李师翊妥协了,回到台湾接受她母亲的安排进入普通的学校。

一年多来,总共换了八间学校。

这个数目让李家涛看了也要摀脸,然后到了最近,她那宝贝女儿乾脆逃家跑了出去一个人住,把所有保镳管家都给甩开,对于这个李家涛选择苦笑,而他老婆则是切断了所有经济支援。

既然你想要一个人住,好,那就让你一个人想办法过生活,李家涛耳边有时候还会想起他老婆说得这段话,保镳佣人也都遣回,只有与附近的势力打过招呼。

李师翊想要一个普通人的生活,李家涛除了给她之外也无计可施,幸好最近她安分了下来,看来她能够在同一间学校撑过一个学期了。

已经有点睡意漫了上来,李家涛把一直都放身边的全家福照片拿在眼前,地点是在罗浮宫,很少见的家庭旅游,那时候李师翊不过才九岁多,他自己也还没有白髮,师涵黏在他姊姊的身边,里面四个人儿都笑得很灿烂的,他好久没有和他们一起好好吃个饭了。

其实,不论地位金钱,有些东西都是恆久不变的,他现在的心情与整天在工地里讨生活的工人并没有不同,都是想着家人。

不知不觉就沉进了夜的皱褶之间,呼吸着迷濛的梦。

「老闆、老闆、老闆,出事了」他的助理很慌忙的摇晃着李家涛,那是近乎无礼的用力「小姐被人给绑架了!」

这时他脑中除了想到李师翊的模样外,还有他那无数的商场劲敌,一个个的晃过眼前,脑中晕眩,差点跌到了地板上,最后他脑中出现的画面是一管不祥的黑色药剂。

  • 名称:校园漫画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4:2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