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永芳超清

鬼魂的机动性远比常人想像的高,他们不单是可以上天下海、无孔不入,更可以依据需要到各处常人无法抵达的地方寻找出想要的东西,因为他们只不过是本体残留在这个世界的一部分,因此他们难以触摸这个世界的一切,而唯一留给他们的礼物,就是能够目睹发生的视力。

陈宗翰在岚君的带领下,很快的就在他们巡逻的路线上,一个老旧的公寓门前找到了他们两只鬼,他们两个紧抓着一只感觉随时都想逃跑的猥琐老鬼,他獐头鼠目的模样让人觉得他生前应该也不是好货色。

「怎幺了吗?」孟竹和气的问,他正教导小张用灵索束缚魂体,注意到陈宗翰的视线「这个家伙已经连续好几次在晚上的时候偷跑进别人的梦里,造成好几个人精神面临崩溃,我会好好教训一下这家伙让他不敢再犯的」

「嗯」陈宗翰对于这种事情的兴趣不大,说「先别管这个,我有件事情想请你们帮个忙」

「什幺事?」孟竹让一直飘在空中老鬼轻鬆了一些。

「就是……」

陈宗翰尽量简扼的叙述整件事情,孟竹对于李师翊还有些印象,就在他们第一次见面时那个没有一点功力还硬是跟上的漂亮女孩,老实说,孟竹对她是留下不错的印象的。

孟竹生前是个实力不错的除灵师,然而越发的理解力量的本源,越知道力量虽然可以解决很多的问题,但相同的很多时刻,力量只不过是造成更多暴力的导火线,本着一片热诚更可以扑灭导引出来的熊熊大火。

李师翊上一次的表现就一般人来看,不过是个坏脾气的大小姐,除了碍手碍脚之外根本没有其他用处,但更多的人是光有力量却什幺事情也不办,相比之下,有这份热诚的大小姐还好上了不少。

能够理解陈宗翰的焦急,孟竹二话不说的就应承上来。

「好,这件事情就交给我」孟竹把灵索交到小张手上「这是你要找的东西吗?你有那个女孩的照片吗?」

陈宗翰赶紧把刚才从王志豪那拿来的资料交给了他,同时翻找着他手机里的相簿,印象中里面有几张李师翊的照片,至于为什幺会有?就和一般时下高中男生一样,很单纯有个正妹朋友的话总会想找机会炫耀一下。

「岚君,你是帮他把照片印下来」他们似乎有某些器材可以把物质转换成灵子类的东西,这样比较方便于找人「我等一下就过去找你们」

「好,阿翰,你跟我回去」

情报网就像是蜘蛛网一样的覆盖在整个城市上,更甚至是连接着整个世界,在网上的蜘蛛正无声无息的蛰伏在网上,只要有一处稍微有一点动静,就会立即的冲上前去捕获猎物。

肖家、警方、灵界、黑帮,四个方向的情报网,几乎囊括了全部的层面,不管歹徒是哪一方面的人,或是想要走那一方面的路,只要稍稍露出点风声,陈宗翰都能够立马赶过去。

只要稍微有点线索,孟竹就会通知他,陈宗翰现在能做的也只有等待。

静下心来的走在车来车往旁的人行道上,陈宗翰看起来还是一如既往的悠闲自在,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至于心底究竟是如何?除了他自己以外就没有人知道了。

晴空万里,看来老天爷并没有因为李师翊的绑架案而有想要下点悲戚小雨的想法,看来天气这种东西,很少因为谁的际遇而改变啊。

也许只要就连上天也眷顾的人才有这份殊荣。

根据陈宗翰浅薄的印象,绑架案到最后的下场总是凄凉,先不论撕票与否这个伤感情的问题,通常女孩,特别是漂亮女孩,软弱无力的摆在兇神恶煞的歹徒眼前,宛如香喷喷的绵羊放在饥饿已久的大野狼面前,就连陈宗翰们心自问都很难放弃这样的机会,更何况是比陈宗翰更没有良心的歹徒呢?

一想到那个的画面,陈宗翰脑里就就像是藏着炸药一样,血管里的血液变成岩浆,愤怒的念头会令他想要把看不到脸的歹徒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不知道现在在何处的李师翊,她现在不知道怎幺样了?肯定不怎幺好吧,想来她应该非常的愤怒,也许之间还参杂着恐惧,陈宗翰没有什幺想要成为李师翊专属骑士这种童话般的念头,只是,不管出自于什幺原因,他都不可能放手,相反的,他会尽一切他所能做得去把李师翊给夺回来。

不知不觉的,陈宗翰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狰狞,走过他身边的中年大叔被他的表情给吓了一跳,赶紧匆匆的离开他身边。

所有的修练都与心性境界有关,而陈宗翰现在的情形很有走火入魔的可能性,他自己也很清楚这样并不好,不过有些事情并不是理性所能完全控制住的,毕竟人是情绪丰富的动物,而情绪就是不受控制的变因。

渺无音讯,这样很不好。

走路踏步的频率反应着内心的急躁心情,这与烦躁自己实力丧失的时候很不一样,毕竟那个还能够自己掌握,是生是死还只是自己的事情,但现在事情完全的超出陈宗翰所能掌握的範围,严格一点的说,就算真的发生什幺事情,陈宗翰也不会受到任何损伤。

但是,真的不会受到任何伤害吗?

恐怕是刚好相反吧,会是一把无比锐利的大剑直直刺进体内,即使表面上看不出伤口,但心里面将会出现无法弥补的大洞。

走过一个弯,行人红绿灯上的绿色小人正缓慢的原地踏步,不知道他知不知道,他恐怕这辈子都没有走出那个框框的机会,只能日复一日的变红变绿,一直到他跑不动了为止。

人们来来去去都有一个方向,而抵达这个目的之前的过程就是在街上行动,陈宗翰则也没有跳离这个框架,只不过他不知道自己的目的地究竟是在哪里,像个无头苍蝇的到处乱跑。

看到开始有警察设置的临检站,还有光是长相就不是善类的不良份子在东张西望,一副在寻找什幺东西的模样,有时候相识的员警和黑道份子还会凑在一起说上几句,然后豁然发现到彼此要找的东西其实是同一件事情。

而普通人肉眼所看不到的,一缕缕怨灵幽魂正在大出动,在空气中彼此交错,口中同样的在寻找一张模糊照片上的可疑人车,与活人不同的是,他们搜索的角度是广泛的四面八方。

同时人们正为了气温的突然降低纳闷不已,不是已经要进入夏天了吗?

暂时不想回到冷气太强警署,陈宗翰坐在路边的等车亭内,看着自己一手造成的动静,再加上杨鼎昇与李师翊父母的插手,以陈宗翰身处的城市为中心,像是涟漪往外一般的辐射了出去,就等着线索上门。

等待永远是这幺的难熬,时间更是跟你作对一般的比蜗牛爬得更慢。

就连光线的反射都显得迟钝。

手机震动,没有浪费一点时间的接听。

「阿翰,回来警署,有线索了」王志豪的声音听起很急促。

第二通。

「可能找到了,昨天有辆符合条件的车开往港口,现在可能已经要出海,你人在哪?」孙久永似乎正在骑车。

第三通。

「乐安大哥要我联繫你,这个礼拜可能出现在你指定範围内的前科犯,总共有三组,我直接把资料传给你,今天有一组回直接偷渡过去大陆,要的话你可能要赶快」

一只没见过的女鬼朝着陈宗翰招手,在他耳边说「昨天……有一个跳楼自杀的鬼…看到,看到好几辆黑头车带走你要找的那个……女生,他说他们刚好挡到他要……跳的地方……所以记得很清楚,他们往海边去了」

「谢谢」陈宗翰由衷的说,要动身了。

缺少交通工具的人实在有些麻烦,双腿的速度还不到能超越机械的程度,也无法忍受公车停站的那种服务精神,第一次感受十八岁后可以合法拥有汽机车交通工具的好处。

只有一个很模糊的标地,对方应该是在海港的方向。

就在陈宗翰在原地不知所措浪费时间的时候,对方很可能已经带着李师翊準备逃离台湾这个海岛了,逃往茫茫大海之外的新天地,当然,是对歹徒而言的新天地。

原本打算招一辆计程车立即赶过去,但是陈宗翰却发现他根本不知道到底要怎幺跟司机说他要到哪去,有海的地方?司机大叔说不定会送你到海洋馆去。

「快上车!」有个人喊道,一辆擦的很乾净的黑色档车正低沉的咆啸着,上面的驾驶带着全罩安全帽,不过掩盖不住的长髮显示出了来人的身分。

「小美」陈宗翰接住抛过来的安全帽,扣也不扣的套到头上,迅速的跨坐到后座,没有余裕的,小美用力催着油门,急冲出去的速度让陈宗翰身不由己的后仰,差一点就要倒栽葱的倒在马路上。

两旁的都市巷弄在拼命的倒退,喇叭声此起彼落,都是在对这超速的机车表达着不满,往前一直撞进风之中,眼角的水份正往后,双眼开始觉得乾涩。

「小美,你怎幺知道我在哪里?」陈宗翰大声的喊,不过风带走的不单是沙尘还有声音。

「你说什幺?」孙久永大声的回应,同时专心的在车阵之中穿梭,离开了陈宗翰他们那里没有很繁华的区域,现在四线道的马路上塞满着人车,斑马线上的男男女女都像是在赶时间般的快步走着,没有谁理会旁边的谁,每个人都只往着自己的方向。

一路钻到了最前面,孙久永现在总算能好好的说话了。

「你刚刚说什幺?」

「我说,你怎幺知道我在哪里?」

紧压着离合器,孙久永头也没回的说「有人跟我说的,我大概知道你在哪个地方,然后在那绕一绕就看到你了,倒是你,都没有想过要怎幺过去那吗?」

陈宗翰有点惭愧「没有,我满脑子都在要自己冷静,说服自己不会有事,我真是没用啊,还真是多亏你了」

「小事」隔着全罩安全帽的声音有点闷闷的「等她救回来之后,帮我跟她说我要跟她约会就好了」

「这你自己去说」

「哈哈哈,你还当真啊」

红灯上的倒数只剩下五秒,斑马线上已经没有行人,拥有绝对路权的行人不存在,那孙久永似乎也没有理由在乖乖的遵守交通规则。

油门一催。

在路旁众人的目光之下,孙久永堂而皇之的违反交通规则,只留下淡淡的废气,让其他机车骑士与汽车驾驶看着他的车尾灯离开。

如果在平时陈宗翰至少会在心底数落几句这样的行为,但是在现在这个非常情况,他只能在心里悄悄说了几句抱歉,后回头回以一个抱歉的笑容,虽然应该不会有人注意到。

要到海港,先要离开城市,接着到铺着柏油路的丘陵小山间,灰色的水泥被没有绿意的土黄取代,人群也从拥挤变成只剩下四五部汽机车,一样的只有陈宗翰越来越焦急的心情。

时速表的指针已经卡在九十公里那条刻度,要不是害怕会因为突然下一个转弯直接飞出去,孙久永可能会把时速飙到一百二十。

耳朵因为风的不停穿过而很难听到其他声音,陈宗翰缩着身子,孙久永则是尽责的用削瘦的身子挡着迎来的冷风。

想到昨天李师翊是在什幺样的情形经过现在这条道路,陈宗翰心中就像是梗着什幺一样的难受,而且随着越来越接近目的地,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强烈的宛如要挣破陈宗翰的胸膛逃窜出来。

路程花了两个小时,现在的时间已经接近中午。

现在陈宗翰与孙久永两个人正在台湾有名的渔港,过去曾经有过的繁华让这港都蒙上一层淡淡的历史叹息,不知从什幺时候开始,头顶上的云层已经厚到看不到探出头的骄阳,随时随地都有降雨的可能。

机车慢慢的降下温度,大船小船都停在这沿海的岸边,他们不管旁人怪异的眼光把车骑到了堤岸上,今天的浪好像不适合出海,岸边停靠着大大小小并排着的渔船。

孙久永点了一根菸,向围在一边的几个看就觉得充满经验的船夫走去,打听着消息。

陈宗翰拿出手机,上面总共有七通未接来电,王志豪打来两通,孙久永一通,没有看过的号码两通,家里打来两通,决定先把自己的事情放在一边,回拨给那没看电话号码。

「喂」声音是之前陈宗翰曾经听过的男子,是张乐安手底下的人,没有多做客套「已经查清楚了,你要找的是一艘叫做金乌号的中型渔船,今天的浪有点大,不确定他们今天会不会出港,上面有几个有点名气的佣兵,不是普通的绑架犯」

「帮我跟张乐安说一声谢谢」

「哪里话,你自己小心点」

下一个是拨给王志豪,只嘟了一声之后就被接起。

「你人在哪?」王志豪劈头就问。

「外面」陈宗翰选择性的忽略这句话可以涵盖的层面「怎幺了吗?」

「李师翊的母亲已经到了,她希望见见你,还有我们掌握到了一些线索,歹徒很可能打算坐船出海,我们已经连络了当地的海巡署,很快的就会在海岸布起防线,他们逃不掉的」

陈宗翰一边应答一边,走到孙久永的身边,用手摀住手机通话孔,对孙久永说明他刚刚听到的消息,坐着的船夫没有人听过金乌号,指了一个方向要陈宗翰他们过去那里打听。

「你等等,杨先生要跟你讲电话」王志豪把手机给过杨鼎昇,然后杨鼎昇略低的声音出现在陈宗翰耳边。

「宗翰,我从我的管道听说这次的事情是家涛,就是师翊的爸爸,他的竞争对手僱人做的,有黑道收了不少好处,我刚刚试着找我认识的人帮忙,结果得到的答覆都是些没什幺用的线索,你要注意会不会是调虎离山之计?」

比起杨鼎昇的警告,陈宗翰更好奇他怎幺知道陈宗翰在做什幺「你怎幺知道我人在哪?」

「我不知道你人在哪」杨鼎昇说「但是我也年轻过,总而言之,你要把师翊给我完整的带回来」

「我答应你」

既然做了承诺,那陈宗翰就没有打算违约。

听到了杨鼎昇的警告,陈宗翰不免有些迟疑于张乐安提供的情报,不过他并不认为张乐安会故意给他一个错误的情报,他也亲眼见识过修练者超常的能力,应该不会有兴趣亲身体验看看吧。

「这里的船都是些熟面孔,他们说如果有什幺他们不知道的船的话,应该要再更过去那边,我们先过去看看,上车吧」

金乌号其实也不是多幺的难找,这艘看起有些年岁的捕渔船前面不单是站着几个看起来就是在放哨的男子之外,陈宗翰他们来的路的路上也运气很好的看到三辆符合描述的黑车。

并不光滑的船头上印着金乌号三个大字,也许是陈宗翰的心理因素,不论是在岸边聊天的两个人还是坐在船头的,看起来都不是善类,身上有股渔夫水手不该有的彪汉之气,还有那随时都在看的左右的眼神,一点也不像个正在休息的船员。

船的吃水量看起来并不浅,而现在停在岸边的船并不应该有着渔货,让人怀疑里面究竟有着什幺样的东西。

船随着波浪起起伏伏,陈宗翰与孙久永都认定了这就是他们要找的船与人,现在的问题是要怎幺上去抢人?

远远的,陈宗翰他们两个人先躲在对方看不到的提坊后面。

「怎幺样?」孙久永问道,战斗一直都不是他的本职,他从外套内衬拿出跟随他好几年的黑色手枪,检查弹夹。

在船边放哨的有两个人,而待在船甲板上的有三人,在加上可能船舱内的其他人,人数上应该是在十个以内,重点其实不在人数,而是对方所持有的武器。

幽泉已经拿到手上,陈宗翰对于自己回复多少功力还没有一个底,而现在,他也没有机会去好好的慢慢发掘。

「小美,你帮忙牵制船头上的那几个,我先解决掉下面的那两个」

陈宗翰把放着几本国英数的书包丢在地上,开始像是运动会比赛前的拉拉筋,脑中在模拟等一下可能遇到的状况,真气运渡到了全身上下,清凉的气息由头顶慢慢沁下。

为了避免被干扰,手机留在了书包。

脸上长年受到海风侵蚀,水鏽让脸庞变得粗糙,臂膀也比常人粗上不少,像个拳击手一样的身材,会让人在与他们说话时注意一下口气与自身的安全。

幽泉放在背后,陈宗翰慢慢从着他们两个人走了过去。

很快的就被注意到。

「有什幺事?」口气很不善,三分头的男子手上还拿着啤酒,另一个抽着菸的男子也瞪了过来,看起来他们两个人的手上都没有武器,这倒是一件好消息。

「我想问一下」陈宗翰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这一艘船是你们的吗?」

「站住」三分头男子低声喝道「是我们的,怎幺样?」

「喔,你们不能把船停在这个地方」陈宗翰开始胡扯「这个位置早就被别人给预定了,你们既然要把船停在这里,就要遵守我们的规矩,你们是载什幺来的?」

两个男子互看了一眼,似乎认为强龙不压地头蛇,口气比较和缓了一些「我们等浪小一点之后马上就会走开,就再等个几分钟吧」

陈宗翰眼看对方似乎有点相信,接着说「也不是不行啦,不过最近有不少人钻空子停在这附近,结果船上都载着白粉啊,什幺走私品的,还有好几次抓到人蛇集团趁晚上在这里上岸,海巡的抓得越来越严,我们这里也要多多注意啊,你们是上面有什幺?」

听陈宗翰乱扯这幺多,两个人也不知道该怎幺处理,只能回头叫他们的老大。

是一个看起来颇为正经的男人,在大海边上还穿着衬衫,而魁武的身材有快要把衬衫撑开的错觉,站在船头露出上半身「你是谁的人?我已经跟阿泰说过了」

陈宗翰其实并不意外对方早就已经接好了线,这种高风险的事情怎幺可能会没有事先规划过,况且以李师翊来说,对方应该早就打足了十万精神来布置这一切。

「阿泰?」陈宗翰装模作样的皱起眉头,说「你说的阿泰没有跟我们说这件事情啊」

魁武男子双手抱胸的看着陈宗翰,他似乎开始觉得不太对劲,陈宗翰太乾净了,一点也不像是靠海为生的人,而这样的人会被派来当作巡逻吗?

有了一点疑问,乾脆不再跟陈宗翰啰嗦「好吧,我等等就直接打给阿泰问」说完挥挥手就要把陈宗翰打发走。

陈宗翰已经走到了可以出手的範围,如果是在他的实力还很稳固的时候,他大可以过人的爆发力突击,达到让人措手不及的效果,不过现在还是走稳健风格才是正道。

「小子,大哥都这幺说了,你就先回去再问问」三分头男子对着陈宗翰说,準备坐回原本的地方。

摸摸头「好吧,我再回去问问」陈宗翰作势要转身离开,但同时右拳握紧。

对于战斗的先手陈宗翰的理解就是突袭,抓住对方最没有防範的时间点来做攻击,可以达到最好的效果,毕竟这里不是擂台也不是骑士场。

  • 名称:汪永芳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33:2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