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侦探柯南漫画全集超清

亲眼看到自己的死亡通知,这究竟该做何感想?

很少人会去假设思考这个问题,所以当自己碰上时都不知道该怎幺反应,是该大喊大叫?或者是暗自神伤?早先做好心理建设总比现在茫然失神得好。

不过也许现在这种瀰漫着懊悔与如同哀悼会的氛围,会比歇斯底里还要好得许多,谁知道呢?

庄坍只看了一眼结果,没有陈宗翰想像的震惊与大动作,就像是早就意料到,有些淡漠过头,反应不像给陈宗翰的那种直来直往的汉子印象,可能只是陈宗翰和他不熟的缘故吧。

黑暗中的红点黯淡然后消失,只剩下的菸屁股被扔在地上,庄坍还是维持着一样的姿势盘坐着,眼睛盯着刚刚还夹在手上而现在掉在地上的烟屁股,也许他是看着颗小石头,更可能的是他什幺也没在看,就像是丧失了视觉能力,眼前或许是一片压抑人的漆黑,一排排的人生跑马灯正整齐排队等着鱼贯过去。

烟盒空了,灰白的云雾也稀释成了透明。

僵硬的不单单是肉体,就连同精神都已经像是要死亡般的僵硬,不,是真的如此死亡的降临是这幺的真实。

庄坍把空了的烟盒捏成一小团,像是出了个拳头,鬆开手,像是一张布,而变成一小球的烟盒跌了下来,在地上滚动几次然后停住。

陈宗翰第一次知道什幺叫做死寂,原来真的要有死亡,才有寂静的概念。

「庄大哥……」陈宗翰从肖素子的身后开口,想讲点什幺,但是只说得出这三个字,安慰?很可笑,更是荒唐无比。

庄坍有点烦闷,有点沮丧,更多的是失神般的挥挥手,阻止接着陈宗翰可能的声音。

肖素子用力吸了一口气,下定了什幺重大决心般,陈宗翰有着很不好的预感,原本失去力量的肖素子脱离陈宗翰的搀扶,一无反顾的。

「庄大哥……」肖素子清脆的声音。

庄坍不是像对陈宗翰一般的挥挥手,而是直接打断肖素子的话「素子,我们认识多久了?」

肖素子不知道庄坍为什幺突然提起这件事,但这不妨碍她回答问题「五、六年吧」

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要认识一个人的品性其实已经足够。

「我知道你想说什幺,所以不用浪费口水,我不同意」

「可是…这……」

庄坍按捺住烦躁的性子,说「这不是你的错,更不是你要背负的罪过,妳猜拳输了,我就必须去死,可是如果你没有来这里,我也是会翘辫子,你来只是多一个机会,我运气不好没把握到,就是这样,没有任何人要负责!」

肖素子抿着嘴巴,陈宗翰突然发现她现在直拗的个性跟李师翊当真有几分相似,怪不得能成为朋友,每个人都有自己坚持的地方,李师翊如此,肖素子如此,陈宗翰也是如此。

「唉,你什幺都不用说,男子汉一人做事一人担,技不如人就是技不如人,我命中注定就是这样,我也无话可说,所以你就打消不管是代我受死还是强行突围的念头吧」庄坍这个将死之人还要负责开导别人,他无奈的摇摇头,往自己口袋找着有没有遗落的香菸。

结果果然是什幺也没找到,抬起头看着壁顶,像是不要让人看到他的表情。

「素子,帮我几个忙」

「好」肖素子知道这些话将是庄坍的遗言,她知道自己就算拼命也会达成,这是她唯一能做得。

「帮我跟我爸妈说,我对不起他们,跟小妹说,要她好好照顾爸妈」

停了一下子,像是在整理思绪,又像是在克制溃堤的情绪,隐约看得到两行男儿泪由眼角蔓延而下,真正的情感没有掩饰的流露,握紧成拳的手正无声的抗议着,掌心留下了血。

哽咽着「帮…帮我跟筱寒说一声,我希望她能找一个好男人,比我好、不抽菸、能保护她的好男人,希望…希望她能幸福」

陈宗翰、肖素子、王楚正三人默然,滋味漫上心头,不论如何咀嚼,只有泪水的鹹味和心酸的苦味。

艰难的举起手在脸上擦了擦,眼眶泛着红,让人觉得心很痛得笑了,即使到了最后还是不愿意让人看到他脆弱的那一面,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男人的倔强。

假姜舞绫与和她一样的其他人都没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事情发生,王楚正得救的时候也不懊恼,庄坍坠入黑暗时也不欣喜,他们就像是看着一幕幕与自己无关的画面,饶有兴致的观察着、欣赏着。

「还有什幺要交代的吗?」这句话不是肖素子说的,是假姜舞绫,看不出来她是要讥讽还是真心的提醒。

肖素子皱眉,她还是想要找个方法救出庄坍,就像是当初在这里等待时一样,她就在赌那个最小的机率,事情肯定会有转机。

肖素子从小到大出个非常多的任务,与很多比她强的人交过手,碰过许多次恶劣的情况,也许这次的遭遇确实有点匪夷所思,但这不代表所有的事情就已经注定,世界上没有所谓的绝对!

还没有放弃,肖素子的眼神这幺说,庄坍看到了,苦笑。

「我还有一件事要说」庄坍这次的笑容没有丝毫勉强,甚至是带着点玩味「素子呀」

「嗯?」怎幺突然扯到自己身上,肖素子疑惑的应了一声。

用严肃的让人想要窃笑的声音「素子呀,你的实力很厉害,切磋大赛能拿到第一名当然厉害了阿,而且你还很漂亮,不是礼貌上的那种漂亮,是真的很吸引人的那种漂亮」

对于这幺坦率直白的夸奖,肖素子不知所措了起来。

「高超的剑法,煮饭的手艺也很好,个性也不错,还是个很漂亮的人儿」庄坍笑着说「这样的人怎幺会没有男朋友呢?」

肖素子万万没想到庄坍现在还有心情来调笑她,根本不知道该说什幺。

「所以呢,我身为你认识五六年的大哥,最希望的就是看到妳有个好归宿,妳不会拒绝吧」庄坍还在补一句「这是我最后的心愿」

肖素子完完全全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照理说应该要先答应再说,至于以后的事谁知道呢,只是她有些耿直的个性又导致她不想违心敷衍,不知如何是好的她转身用求助的眼神看着陈宗翰。

靠,干嘛看着我,陈宗翰在心中吶喊。

庄坍乾脆在补上一句「像是陈小弟就是很不错的选择呀,哈哈哈」

肖素子迴避陈宗翰的视线,而同时陈宗翰也难为情的转过了头,如果他没有这幺做,他就能看到肖素子白皙的脸上出现的酡红,醉人的红彤代表着什幺?

庄坍看着这一幕,不禁笑说「看来我多虑了,哈哈哈」

笑声在幽闭的矿坑里迴荡反射,吹起没有丝毫阴影的笑声,畅快至极!

是因为揶揄肖素子而感觉到乐趣而笑?因为最后的託付交给了可靠的人而笑?还是在残烛的死亡前他体会到生命的真意,满足而笑?

可能都是,也或许只是陈宗翰想得太多。

笑声停歇「你们该走了」庄坍还是一副笑到肚子痛的模样,只是这份笑容有些维持太久「你们该走了,记得帮我代话,谢了,还有……」

「……再见」

再见,是在道别的时候希望之后能在碰面才这幺说,现在这幺说,实在让人深切的感到哀伤,再见,还有机会吗?

肖素子不是第一次尝到这种必须捨弃自己战友的时刻,只是这种感觉即使再多次,都无法让人习惯,也许当自己觉得习以为常的时候,就是自己的心消失的同时。

「素子,不要傻了」庄坍温柔的语气「我没救了,你办不到的,放弃吧,不要把自己给赔了进来」

假姜舞绫依然笑笑的,只是多了『一丝不要犯傻』的警告说道「素子,现在你跟王楚正还有陈宗翰可以毫髮无伤的离开,可是如果你打破规则要带走庄坍的话,那我们就只好把你们所有人都留下来了,还是说你有把握在我们所有人的手下脱险逃出来?」

就像她说的,要在他们的手下逃离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任务,货真价实的不可能任务,没有办法像汤姆克鲁斯在电影里一般,好似全世界都在帮助他,最后总是能够有惊无险的安然达成任务。

毕竟不是在拍电影,剧本也不是由陈宗翰他们来写,一个选择错误就是把自己人往火堆推去。

「走吧」庄坍还是坐着,没有想要起身的念头。

肖素子还在犹豫不决,总寄望这世界上能够存在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很天真,真的很天真,她自己也知道,但如果连自己都不相信的事要如何成真呢?

看到肖素子还是咬着嘴唇,庄坍大吼了一声「走!」

陈宗翰和王楚正都吓了一大跳,接着庄坍继续吼说「带走素子!给我滚!」

陈宗翰深深的看了庄坍一眼,像是要把这一幕镌刻进自己的脑里永远不要忘记,然后抓住肖素子的手臂,原本陈宗翰以为她会抵抗,但她没有,拉着她离开,三个人都不是看着前方,往前走,回头看着身后,被遗留下来的那个人。

旁边站的人是有他们模样的另一个自己,依稀,看到他们微微一笑,举起手来道别般的轻晃,然后有风拂过,清清淡淡的带走了光彩,留下无法参透的深深幽暗。

三个人都没有说话,只是一昧的往前走。

陈宗翰以为肖素子会哭,但她没有,一脸平静的像是什幺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膨胀的情绪被压缩在心内,明明心里哀伤的像是受了重伤,可她就是不愿表现出半点脆弱,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她才肯一个人舔着伤口。

当时看到陈宗翰的到来而忘情拥抱的她,只是一时的真情流露,一直一个人坚持,高傲的面对一切,没这幺容易就能把情感给传递出去。

比起来的时候,回程显得简单许多,不再需要提心吊胆的害怕阴影处冲出一个择人而噬的妖魔,不用为了辨别彼此而绞尽脑汁,不用因为耗尽气力而只能闭目待死,顺利简单的回到了有着升降机的地方。

看来其他人都已经离开,原本浩浩蕩蕩、来势汹汹的一群修炼界菁英高手,如今败走像是池塘里受惊的鸭子,奋力拍动翅膀,飞不起来,只是挣扎着想要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留下四个血的教训,灰溜溜的逃了出来。

虎头蛇尾的一场悲剧,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一切不是噩梦一场,南柯一梦不会发生在写实的现在,想要抹除悲伤的方法只有放弃思考的能力,把自己当作一个空壳子,要继续前行的人们,就必须承担起这份沉重的负荷,一步一步的往前时不能忘记过往。

陈宗翰三人踏上升降机,关上铁闸门,靠开关最近的王楚正按了往上的按钮,随着马达声音,升降机慢慢的往上升去。

矿井的壁上条条纹纹的不同,那狭窄的上下通道就如同隔绝了两个世界,地底的祕密沉默的深藏着,是不该被触碰的禁忌,直线的距离越拉越长,压在心头上的巨石越发减轻,那种不知何来的压抑感受慢慢的在缓解。

那种感觉就像是原本一直在暗处窥视着的野兽,转移了注意力,陈宗翰他们鬆了一口气。

喀喀,停下,到了最上面,先是感谢上苍保佑,感谢自己能活的回到地平线上,再来感谢一旁的战友,有他们自己才能有机会苟延残喘,接着带着敬畏的心,回头眼神複杂的望着底下的忽暗忽亮。

「走吧」肖素子率先走了开来。

没有想像中历劫重生的一片光明,现在是夜晚,不过外面的人造光源喧嚣得如同想要染白黑夜,黄色白色,廉价的探照工具,风沙和之前来的时候一样滚着、旋着。

几个人迎了过来,带头的是姜舞绫与叶清崚焦急的神色,还有一些没见过面的人,不是穿着矿工服,反而是都带着冷兵器,看来都是些修练者。

陈宗翰他们不知道的是,姜舞绫他们在回到地面之后,就立即的向这附近归于三个世家之下的部门组织求援,一群有着不俗实力的修练者与后勤部队用比救护车更快的机动力抵达。

如果陈宗翰他们在晚上几分钟,他们说不定就会组一个救援队冲下矿坑,只是姜舞绫他们肯定会阻止这种自杀行为。

这次原本以为至多是麻烦的任务,却转变成了菁英人才的损失,这是所有人都不愿见到却发生了的事情。

陈宗翰、肖素子、王楚正瘫软无力的被送进各自的医护处,就算修练者有着常人无法想像的体魄素质,但他们还是会受伤、会有潜在伤害、有着后遗症,气可以用来修复身心,不过错误使用则有着走火入魔与加重伤势的可能性,因此每个世家都培养着一大群医疗能手,从现代医学手术、针灸、气疗、草药、术法……几乎可说是无所不包。

几千多的经验让世家大族知道一个高强修练者的难培养性,同时更是不断的精进着医疗技术,为的就是尽量拯救。

「不要乱动」陈宗翰被推上一辆像是救护车一样的箱型车,被几个有点年纪的医生东摸西摸,然后感受到清凉的真气沁人心脾。

「不要嚼,直接吞下去」一个应该是护士的女子拿出几颗药翰一杯茶褐色的水,陈宗翰照做,感觉到左腹尸化的部分有些舒服。

在一个修练者要用法术治疗他的时候,陈宗翰赶紧阻止他,他可不想被别人探出他的底细祕密,「抱歉」陈宗翰说,术师耸耸肩,这种状况也不是没有,一些修练特别法门的修练者很忌讳别人探查他的体内,后来他只用治疗法术治疗陈宗翰的外伤。

折腾了十几分钟,总算是确定到陈宗翰没有大碍,主要是真气耗损太大,需要一些固本培元的丹药,还有就是要大量的休息睡眠。

哭声,怆哭,突兀却又理所当然的爆发。

是一个女孩,双手盖着看不到脸,晶莹泪水滴落,在肖素子的跟前几乎要跪了下来,肖素子轻轻抱住她,在她耳边低声说着什幺。

这个女孩应该是庄坍的亲人,只是不知道是女朋友筱寒还是庄坍的小妹?

叶明水、姜点、江姚玄、庄坍,都可能成为璀璨无比、让后人无限景仰的星辰,可惜了。

虽然相比于三大世家的修练者数量,这四个人真的不算什幺,但他们的资质与潜力在同一辈中都称的上是顶点,由这点来看,损失不可谓不大。

由庄坍的亲人开始,陆续的其他哭声与啜泣,夜空一下子变低,压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身为修练者、身为战斗人员、身为同辈中的翘楚、身为一名卒子,早就有着死亡的觉悟,可是被丢弃在世上的他们所爱的人,可能谅解他们的不告而别与自私自利?

坟前的花是为了弔祭生者还是死者?

「还好吗?」一个人问说,陈宗翰抬头,是带着理解微笑的肖逢,他也赶来了啊。

陈宗翰没有客套「不太好」

「身体不舒服?我叫人再来帮你检查一遍要不要?」

「不是」陈宗翰摇摇头,几次的见面与谈话之后,陈宗翰也不把肖逢当作外人「只是很难过」

「恩,是很难过」肖逢有所感触的说,往哭声的来源看去「不可避免的」

短暂的沉默,陈宗翰与肖逢一个站着一个坐着。

「庄坍他……你还有力气跟我聊聊整件事情的经过吗?」驱散身边的其他人,肖逢说道,其他人员已经开始收队,除了几个看起来别有任务的人员在矿坑口来来去去。

陈宗翰想了一下,说「可以把我之前带来的背包给我吗?我需要补充热量」

肖逢晃晃手,叫了一个内勤人员去把它拿来,「谢谢」陈宗翰接过后说,而对方则是有点不礼貌的好奇看着陈宗翰这个带着面具的怪人。

撕开一条巧克力棒「我就从一开始下去说起来好了,中间有些部分你要问问其他人……」

肖逢拿出一个小本子,随着陈宗翰的话在上面记了些重点,尤其是在说到一模一样的人时,他重重的圈了好几圈,肖逢如果对陈宗翰的描述有疑问的话,他就会马上提出来釐清。

由肖缝针对的点来看,他很关心死亡这四个人的情形,想想这也很自然,或者该说就是应该这样,这四个人的死因必须确定是任务意外,而非他人设计陷害,否则又会是一场麻烦,特别是姜点还是姜家家主最小的儿子,这个消息肯定会让他气炸了。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肖素子还好好的活着,而非肖家家主与姜家家主都面临丧儿的悲苦。

「……大概就是这样」陈宗翰丢掉第十八根巧克力棒的包装纸,肖逢阖起本子,他已经大概了解矿坑里面究竟怎幺一回事了,他在感慨别人的惨烈遭遇的同时,也颇庆幸当初因为公洽而没参予是正确的决定。

不可解的领地、一样的人们、游戏输赢……这些字词在肖逢的脑里转动,说「还有什幺要补充的吗?」

陈宗翰摇摇头,肖逢拍拍他的肩膀「我晚点再来找你,你先休息一下吧」陈宗翰不置可否。

陈宗翰最后还是没有说,那个他听到的,那本应被带进冥府,由不是叶明水本人故意透露出来的祕密,那是关于一个庞大计画的小概念。

倒也不是陈宗翰不相信肖逢,而是这整件事太骇人听闻与不可思议,他甚至开始觉得这不过是假叶明水死前开的玩笑,这是一个关于飞升之后的神州、现在的这个世界、空间裂缝之后的死地,这三者互相连接的大秘密。

陈宗翰只被提示了一小部分,但光是这样就让陈宗翰觉得不可置信。

就烂在肚子里吧,陈宗翰这幺想着,反正真的发生什幺事情也会有人承担,他不认为自己会可笑的成为这个世界的救世主,况且世家大族也都不是省油的灯,只要稍有风声就一定能够追查下去。

这种国家大事就交给国家首脑或是世家家主烦恼就好,小人物就做好份内的事情就行了,陈宗翰满足的想着。

一个身上沾着些许石灰的男人高喊「大家小心,要引爆了」

一些人摀住耳朵,所有人朝着矿坑的地方看去,那个男人跑离矿坑一段距离之后,手上比着陈宗翰看不懂的手势,接着一只手摀住耳,一只手倒数。

握拳,引爆。

碰!

地面震动,应该可以传到很深的地方,然后看到矿坑口塌陷,出入口已经消失在一堆石块当中,认不出来

看来最后的决定是不去招惹那个在地底深处的存在,井水不犯河水,人类继续在地面上占地为王,地底之下的祕密就继续沉睡。

肖素子看起来气色比之前好得多,逕自的坐在陈宗翰的身旁,叫了声「阿翰」

「怎幺了?」陈宗翰转过头。

肖素子摇头「不,没事,天空很漂亮」

陈宗翰耸耸肩,心中不知道想些什幺,抬起头来望着市区的反方向,由于灯光的关係没有注意到天空已经由黑紫转天蓝,碧空如洗,像是刚刚洗洁过,乾净的让人就连心情都好了起来。

「是呀」陈宗翰说,心情不有自主的放鬆。

「是呀」肖素子没有看着天空,眼渚里充满着感情。

  • 名称:名侦探柯南漫画全集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31:2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