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小说超清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烦恼,有钱人有烦恼,没有钱的也有烦恼,因为身处的情境不同而烦恼也会不一样,而且有时候因为生长的环境不同,想要同理对方的烦恼也就会有着层层阻碍。

这就像是乳牛无法理解小鸡看到烤鸡翅时的恐惧,小鸡也无法体会乳牛一直被挤奶时的烦躁。

同样的李师翊即使说明了,陈宗翰还是很难清楚感受到含着金汤匙出生的李师翊的烦恼,更何况李师翊根本也没有说明白到底是怎幺一回事,陈宗翰只好拿着电视上每次都几百集的拖戏连续剧当作参考资料,反正就和电视怎幺演都是那几套一样,有钱人的烦恼看来应该有着其一致性与连贯性。

既然当事人不肯多说,陈宗翰也还没有练会读心术,更没有大姊的经验丰富量当后盾,也就只好看着办,如果真有问题的话,李师翊应该也不会放弃陈宗翰这颗简单好操纵的棋子吧。

「王SIR怎幺办?」李师翊最近被他烦得有些想要把他从窗户扔下去,最后是考虑到如果还要清理的话会很麻烦才作罢。

「随便妳吧,如果你打算告诉他的话就说吧,不过我会装做什幺都不知道就是了,反正我现在的情形充满着说服力」陈宗翰说话的口气有些自暴自弃,他对于下一次进入血色空间时还会巧之又巧的碰到欧依的或然率抱持着极低的信心,而事实上也当真如此,也就是说这周末以前他如果没有恢复实力的话,那他就可以去见上帝,不过见到撒旦的可能性更高就是了。

也许该好好準备能跟撒旦聊天的话题,读一下圣经应该有帮助吧,陈宗翰心中思量着,也许他们会意外的很合呢。

想到就要离开这个世界还是会让人觉得不捨,蓝天白云虽然总是那个颜色,但不知怎地就是看不腻,真想继续抬头仰望着它。

「大小姐,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哪天你死了会怎幺样?」

「什幺?」

「没什幺」

用古怪的眼色瞥了陈宗翰一眼,想了一会儿说「如果我死了的话,我应该会很伤心吧,因为那样子的话我就不能做很多事了」

「你有什幺很想要做的事?」

「很多啊,因为我现在还没有办法自主,不然我会想到处去旅行,也会想做一些有趣的事情,像是发表个能够改变全世界的论文拿到诺贝尔奖,还有我要打败你,当然不是指现在,而是等你功力恢复之后我要正大光明的打败你,哼哼」

「你的梦想还真是多」陈宗翰突然觉得李师翊的身影高大了起来,原来有人活在这世界上当真是怀抱着这幺多的梦想,而且还是平常人只要能够实现一个就会满足的感叹不枉此生的高价位梦想。

「话说你不是到过世界上很多地方?旅行什幺的你应该早就完成了吧」

「我要的不是坐在飞机的头等舱,后面跟着一群人,还有专车接送到各个地方,还要拜访一堆不认识的高官贵族那种旅行」李师翊用五指梳顺着她的长髮「我想要像个背包客一样的用双脚走到世界各处,到最贴近人群的地方去,吃的是普通的小吃,很自由的到处走走看看」

「……你后面的理想先暂且不论,但前面头等舱那边的是炫耀文吧,我这辈子都还没有坐过飞机,你却都坐头等舱往返,啧啧,这个世界还真的是不公平」

不理会陈宗翰穷酸的抱怨,李师翊继续说「而且我还要带师父还有小虎他们一起去,让他们看看这里与他们的故乡神州有什幺不同的地方」

现在两个人都靠在可以看到排球场的栏杆上,距离升上高三大约还有三个多月,距离暑假开始还有一个月,距离陈宗翰最近的死期还有一个星期,距离放学回家还有两节课,距离上课钟响还有八分钟。

「那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你会怎幺样?」陈宗翰也没想到自己会问出这幺像是爱情罗曼剧的对白,看来自己真的预感到了死亡的降临。

「你今天到底是怎幺了啊?」李师翊皱眉「你该不会想不开想自杀吧,听说想自杀的人在死前都喜欢问这种怪问题,你不过是暂时失去功力,又还没有到世界末日」

「拜託,谁想死啊,我今年才十七快十八,还有大好的人生等着我去挥霍」陈宗翰倒是没有一点说谎,他眷恋着这个世界,即便他曾经死过,或许该说就是因为他曾经死过,他更懂得珍惜每一天的美好「我只是突然感伤了一下」

「去」

明明应该是扫除时间,但球场上还是有几个人摸鱼在打着排球,穿着绿色陆军制服的教官走了过去,吹着口哨要他们马上离开去进行扫除工作。

「我应该会去你的坟前上炷香,然后多烧一些冥纸给你吧」

「什幺东西?」

「你不是问我如果你死了的话,我会怎幺样吗?」

「喔,对」陈宗翰还以为李师翊不会回答他这个无聊问题「就这样子?你也太无情了吧」

「不然你还想怎样」李师翊不满的回应「难道你要我学祝英台像是走进去任意门一样,跳进你的坟墓里吗?」

这不就在暗示李师翊和陈宗翰分别代表着祝英台和梁山伯?

李师翊也意识到了自己说话的不妥,他们两个虽然很多事情都可以聊,却从来不会去讨论他们两个的关係,因为总觉得,难为情,同时也不知道该怎幺说。

也就这样子一直保持着暧昧,比普通朋友好上一点,却又没有到男女朋友的关係。

陈宗翰可以驰骋于沙场,沐浴在死亡之间而没有一点怯弱,李师翊举止大方敢作敢为,个性独立又坚强,但是,两个人却都没有勇气,往前一步,说出一句可能完全改变两个人关係只字片语。

距离不远,却没有到可以互相依偎的程度,两个人都故意的撇开了头,却又用眼角不停的偷看,说话没有重点却又没事就在抬槓,喜欢偷偷惹恼她,逗她,看到她或是他跟某个异性比较好心底就有些不是滋味。

噹噹噹。

上课的钟声响起,两个人可以说是逃难的切断这个对话,不过他们两个人的座位就在一前一后,想要避开也没有办法。

黑色的长直髮是李师翊在学校里的注册商标,在学校里,就算只看到背影也认得出来她,而陈宗翰大概就是对这个背影最熟悉的人。

如果死了的话就什幺也没有了,一切都只能回归终结,带给他人死亡是陈宗翰的强项,但对于自己的死亡陈宗翰可就敬谢不敏了。

大姊搜索着自己残留的知识记忆,想要寻求方法去快速解决陈宗翰现在尴尬的情形,结果能做的也只有最基本的寻求自我。

一般来说,要吸收一个不属于自己的力量需要很长的时间,特别是魔主的残魂还是属于超级浓缩的等级,而在血色空间那要人命的诅咒的追逼下,不能用正常的方法去唤醒转换它。

「我现在有一个方法」大姊严肃的说「风险很大,不过你大概也没有选择了」陈宗翰端坐在她的面前,这可事关他的存续与否,容不得开玩笑。

「现在之所以会是这样的情况,是因为你成长的速度太慢」即便已经听过一次,但这对人的打击还是小「哥哥与幽泉都企图转换力量到你的身上,这些我都说过了」

陈宗翰上下的点头。

「现在有一个方法就是你先放弃转换,直接把潜藏着的功力激发出来」

「这样行吗?」如果可行的话干嘛要转换,多此一举。

「理论上不行」大姊不理会陈宗翰想要发问的表情「不过如果你放弃掉你一部分的灵魂主导权就可能」

什幺东西?

疑问来不及说出口大姊就继续说明「之所以需要转换是因为你无法全盘的利用力量,而且这个世界则同时也在排斥着这股力量,不过如果以哥哥的意识来主导的话,那就不会有问题了,你现在的情况有点像是把身体应挤进不合身的衣服里,转化是在改变衣服的大小来配合你,不过改变你的身材也是另一个办法」

但是这样的话,那他到底是魔主还是陈宗翰呢?

大姊理所当然看穿陈宗翰的顾虑,说「阿翰,你当然要背负风险,但是你不可能会因为这样就突然变成哥哥,你身上的终究只是一小段残魂,哥哥大部分的魂魄意识早就在很久以前就消散了,你会受到哥哥残留意识的影响,但是不会影响到你的主意识的」

「那幺之前为什幺不这幺做?听起来好像没什幺危险」

「因为很难预料到底会发生什幺事,坏处就可能是你就会受到哥哥的影响,经过转化之后的力量是属于你的,所以你受到影响不会太重,但是如果不经过转换,让你的灵魂的一部分给哥哥的话,那你会受到的影响就很难说了」

大姊的解说就到这里,接着到底要不要这幺做?就只能交给当事人陈宗翰自己决定了。

「其实也没有什幺好想的」陈宗翰的表情与其说是困扰不如说是豁达「如果不这幺做的话我这个星期就会死,而且这个方法应该不是立即生效的吧」

「没错」大姊说「就连我也没有把握事情到底会是怎样」

「就连之后我还是不是我都很难说吧」陈宗翰接上大姊的话「虽然说魔主很早就已经灰飞烟灭,但是他毕竟是非常恐怖的存在,就像很多游戏裏面讲的,最后的魔王说不定都会留下一个后招,让自己即使死了也能够被坏人复活」

「的确,虽然我认为不可能这样,但是我无法排除这个可能性」大姊也很坦诚的承认「哥哥的残魂伴随我很久很久了,但是我也不敢说里面究竟还留有多少哥哥的力量和意识」

沉默。

谁也不希望自己醒过来之后会发现到自己竟然是另一个人,而自己却已经死了。

「大姊,不管怎样我还是得试一试」陈宗翰的口气并不是被逼的无奈,反倒是看得很开到有些爽朗,一副把生死置之于度外的英雄模样,不过其实两个人都很清楚,陈宗翰笑起来的嘴角还是有点僵的。

「好吧,总而言之」大姊朦胧的身影越发清晰,陈宗翰不自禁的移开目光,感觉就类似于一直盯着太阳一般的压力「我会帮你,你先盘腿坐下来」

「好」

陈宗翰全身放轻鬆,放弃掉所有烦人的念头,心如止水。

止水之后是沉浸进心里的最底层,感受到的不单单是闭上眼之后的全面黑暗,失去了功力,没有了感知能力,但对于自我的观照并不需要这些外物,或者该说没有了外物之后会更加纯粹。

灵魂究竟是处于一个人的哪个地方?又或者只是唯心论者的虚构想像?

科学家还无法用定位仪定位出来,通向灵魂深处的道路对于很多人来说是腐朽且长满杂草的,上面挂着一个此路不通的标示,肯认真与自己灵魂交流的人实在少数,殊不知如果只有物质上的成长而缺乏精神上的灌溉的话,人也不过是个会到处走动的肉块罢了。

守一,没有去想什幺,什幺也没有在想,处于某种奇妙平衡之下的状态。

灵魂偷偷的探出了头,这样的形容或许有些不真切,但也堪堪的抓到了几分神韵,在大姊眼前的陈宗翰已经不是肉体轮廓,灵魂的样貌映进了她的眼中。

看得出来有裁剪过的痕迹,像是两块不同颜色的布块拼凑在一起,只是那较小的部分充斥着深邃的黑与红,里面更有着无法抹除的轮迴诅咒,隐隐脉动着,相比之下,另一边的灵魂就剔透的像是没有杂质,而魔主的残魂就像是块有毒的肿瘤在扩散着,把周围的良好细胞也感染成了病毒。

大姊的神情很複杂,她也知道如果这幺做哥哥确实有重生的可能,而这个结果是不是自己所主导出来的呢?

如果真的有一个方法能够让她所最亲近的人死而复生,她肯定会做,就算要牺牲万民也无所谓,反正她毁灭的生灵早就不计其数,多加一点零头也无所谓。

以陈宗翰为容器,让魔主转生于这个世界,这念头是如此的充满着诱惑。

唉。

就算自己真想这幺做也不知道方法啊,大姊炙热的心瞬间熄灭,不再多想,回归到现实面前。

要叫醒一个人有很多方法,同样的,要唤醒一个昏睡中的灵魂也有很多方法。

陈宗翰跟随着大姊的引导,慢慢鬆脱一部分的主导意识,让体内某部分无法控制的东西佔进。

想要体验任何感受的前提是要有能够感受的主体,而当主体被分割或是处于不安定的状态时,去了受体,刺激也就无法产生效果。

与之前割裂灵魂般的强烈痛楚不同,感受是一片漆黑的没有感觉,比睡觉的时候还要无知无觉,像是有人直接把入睡与清醒剪接成上下只有一秒的间隔。

不过,不知道过程并不代表就无法知晓结果。

背后是软绵绵的床,不知道从何时开始陈宗翰就躺在了床上,印象中他最后应该是盘腿坐在地上才对,不过这不是重点。

「啊」还没有起身,后脑先感到一阵痛楚袭来,爬上了脑门。

「阿翰,你先好好躺好」大姊的声音传来,陈宗翰转动着眼球却看不到她小小的身影「头痛可能是后遗症,你先确定有没有什幺问题」

「喔,好」

原本以为会有很明显的改变,但陈宗翰闭上眼之后除了有点头痛之外并没有感觉到些什幺不同,试图从丹田提起气来,真气的量是比之前还要多了一些,但与失去功力之前相比还是相去甚远,差不多是瀑布与水龙头的差别。

想要再多动脑的时候,又是一阵疼痛。

「啊」

天色开始见白,陈宗翰的房间是市区少见採光好的位置,还记得小时候为了夺得这间房间的居住权,还跟弟弟宗佑大吵了一架。

决定再躺回床上浅睡一下,现在还感觉不出来与之前有什幺不同,但有些东西就是需要时间才能慢慢显现的。

即使失去了功力,也对于周遭完全没有造成任何影响,身边的人们还是按照着过往的轨迹在过活,力量的有无,终究是一个人的事。

走在往学校的路上,陈宗翰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回头。

是李师翊「早啊」

「嗨,早安」

「你看起心情很不错,怎幺了?难道你已经恢复过来了?」

「恩?」陈宗翰转头一脸狐疑「我心情很好吗?」现在才注意到自己用小跳跃的脚步在走路,好像踩在音符上一样的蹦蹦跳跳,这是小孩子才会有的行为,而且嘴角不知情的勾起,摆明的就是心情正好。

古怪的是陈宗翰不知道自己为什幺会心情好。

其实只要稍微想一想就会搞懂,心情愉悦的不是陈宗翰本人,而是被唤醒之后潜伏在陈宗翰意识之中的魔主意识,因为能够透一口气而非常高兴,而这样的情绪转换成行为表达在身体的表现上,也就是现在这样。

至少确定真的有些成效,魔主的意识确实开始影响他,只是接着能不能以此回复功力,或是更进一步的增强力量,这就谁也说不清了。

看着黑板上的粉笔字,心底感受到与自己不相关的情绪。

并不是说脑袋昏沉或是有任何负面徵兆,相反的,世界好像从来没有这幺清晰过,脑袋平常总是懒懒乱乱的,现在却彷彿抽掉了那些恼人的棉絮,每个念头想法都无比的透明清晰。

还以为两个意识会互相阻挠打架,但事实上好像不是这样。

就连一直都看不懂的数学题都变得容易理解,翻着课本,拿笔在上面做着题目,总觉得不明白自己以前是怎幺会看不懂。

昨天与今天的自己真的有着不小的转变,陈宗翰已经不再是以前的他,甚至已经不再是他,而是两个人的混合体,从灵魂到意识,共享着同一副躯体。

一天之后。

陈宗翰深切的感受到体内产生热胀的感觉,是膨缩的真气在体内鼓荡,然后尝试的往外的释放出来,不单单只有这个改变,经脉上出现一条条的搔痒感,有种不停被刀刮的错觉,丹田有火在烧烤的感觉,看来恢复功力应该是没多久的事了。

王志豪知道了李师翊的底细之后依旧继续进行他的跟蹤大业,只是增加了类似于纠缠的拜师情求,不用多说的一直不停被打枪,不过越战越勇是他的座右铭,行为上根本是个癡汉。

这几天减少了逗留在外的时间,一下课就急的跑回家去,想要找个安静不会被打扰的空间坐下来,去平静的感受体内正缓缓散发出来的力量。

这事关陈宗翰的生死大事,即使平常再脱线,现在也不敢大意。

为了迎接周末的血色空间试炼,陈宗翰打算全心全意的去发掘出自己潜在的力量,试着以无念头的情况下让潜意识去引导,对此陈宗翰默默运起了崭新的法门,似乎更能贴合新产生的力量,达到更强大能力的运用。

不过老天爷总是喜欢与别人过不去,这似乎是祂打发祂漫长时光的恶趣味。

事情发生得很突然,没有一点该有的前情提要。

李师翊失蹤了!

更贴切一点的说,她被绑架了。

这个吓死人的消息是王志豪一大早扰人清梦的转告给他的,这当然是归功于他有广大的警察情报这一条通路,他知道后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拨了一通电话给陈宗翰。

而接着吓一跳就转移到了陈宗翰身上,没说几句就挂了电话,李师翊的手机连给予一点儿扭转空间的嘟嘟声都没有,没有空余的直接进入语音信箱,听到那千篇一律冷淡至极的女声,陈宗翰只能挂上电话。

李天曦还待在家里,而且似乎还不知道这件事情。

「你说翊翊被绑架了?」李天曦原本就蛮高的清亮声音又再高了八度「我当然知道绑架是什幺意思,我还以为翊翊是跟你在一起,怎幺会这样?」

从手机的背景声音听得出来,李师翊家里另外的另外三名食客也各自发出了惊恐声,小虎更是低啸了一声。

「所以她真的是昨天就没有回家吗?」

「没错」李天曦听起来没有惊慌失措,很明白现在语无伦次的话对于任何事情都没有帮助。

「我会想办法问清楚」陈宗翰注意到王志豪插播了进来「先这样」

「有什幺线索吗?」

「绑匪直接打到了李师翊她家里,要求赎金要五千万美金,存到瑞士银行的一个帐户里面,等收到钱之后就会放人」

「她家里怎幺说?」

「他们在準备现金,这个方法对于我们太不利,没有办法控制住绑匪,如果是我完全可以付了钱然后撕票,我们正在跟绑匪交涉中」

「李师翊失蹤多久了?」

「距离最后一个目击证人已经有12个小时」陈宗翰看向时钟,现在是早上六点十一分,再过一会儿就是该上学的时间,而现在去学校的话并不会见到那个总是绷着脸的长髮美女。

「有什幺线索吗?」

「目前只知道绑架她的那台车是黑色三菱的休旅车,右后方的车门上有一条刮痕,我们正在蒐集附近的监视录影,目前看起来这并不是临时起意的犯案,是有组织规模的绑架案,你身为她的朋友,有必要过来一下,让我们了解一下她的背景」

「好,我马上过去」陈宗翰习惯性的抓起书包,冲出了家门,同时脑袋里也在转着很多念头,他要以非警方的方式去找那些该死的绑匪。

  • 名称:可爱小说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28:2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