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动漫超清

绑架案这种刑事案件一般来说,陈宗翰只会从小说和电视新闻瞄到一点资讯,而且还多是着重在破案手法和受害人家属的画面上,不过,自从陈宗翰整个人从头到脚开始背离现实,就对于所有尚未接触的人事物也就都抱持着开阔胸襟去涵盖了。

李师翊被绑架,他脑中想到的第一个画面不是她被綑绑在某个阴暗没有窗户的漆黑房间,被恐惧与无助给控制,而是她愤怒的在没有表情的壮汉间挣扎,用十分整齐的贝齿到处咬人,给人添了不少麻烦。

根据陈宗翰不知道是对是错的认知,总认为这种事情交给警方不会有什幺用处,政府部分办事效率慢是众所皆知的事情,想来这即便是例外也很难达到非常快速的绩效。

救灾有所谓的黄金72小时,同理的,绑架案也是前几天才更有机会抓到歹徒的尾巴,随着时间的流逝,每一分线索都会渐渐的失效。

最后让歹徒逍遥法外,至于撕票与否就只能看歹徒的良心重量,不过通常会当成绑架犯的都不会有什幺良心。

能找谁救援呢?

马上想到的当然是肖家这个庞大的机构,不过现在肖素子人不在,这件事情也完全的属于私事,也许能够拜託肖逸帮忙但是效果如何就很难说了,脑中一下子闪过好几个名字,陈宗翰决定每一项都去尝试,不放过任何可能。

首先拨了通电话给肖素子,没有人接,而要往警局的路上就会经过那家肖素子寄居的餐馆。

陈宗翰保持着两脚奔驰的姿态,虽然是一大早快七点,但是早出门的人还是有的,一路上不停的招来别人的侧目,但现在不是去介意他人目光展现青春期少男情怀的时候。

印象中餐馆的大门从未锁上,保持着24小时随时畅通,已经有人在大门口扫地,穿着餐厅服务生的制服,叼着餐馆内禁止的香菸,长髮及肩的像个女孩子,但过于消瘦的骨架还是辨认的出是个男人。

是孙久永,刚好是个认识的人「小美!素子的叔叔,就是你的老闆在吗?」

塑胶扫把被随手抓着,满脸倦容的孙久永弹掉菸灰增加了自己的工作量「怎幺了?你好像很急的样子」

陈宗翰已经很久没有觉得这幺喘过,这大概要追溯到他还是平凡人的时候,两只手压着膝盖弯下腰,大清早就满身大汗,在红灰的人行道上滴下一点点的斑纹。

「有急事想请你们帮忙」陈宗翰尽量平复急促的呼吸,说道「你还记得之前跟我一起找过你的我那个同学吗?」

「记得啊,人这幺正要忘记也很难吧」孙久永回答说,把扫把倚着店面前的花圃放下,学陈宗翰同样的动作「你要不要先喝杯水?」

「我那个朋友被绑架了!我想请你们帮忙」

孙久永正色,抓住陈宗翰的肩膀「进来说」

按照修练界的潜世规则,一般来说是禁止不相关的修练者参与俗世间的恩怨情仇,但这很关乎一个情字,如果是要找朋友同僚帮忙的化基本上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当作没有发生过。

但是当如果是修练者当事人或是关系人被绑架或是杀害这种严重的行事案时,根据情节的严重程度甚至世家可能会安排两三个人帮助调查,但是绝对禁止寻仇。

普通人之间的恩怨诉诸普通人之间的法律,而企图私刑解决的修练者则可能会受到执法队的追杀,

修练者与异人插手普通人之间的纠纷这种事情屡见不鲜,也大都不会判太重的惩罚,除非是太过于罪大恶极者。

肖濂身为肖家的长老自然须要以身作则,不能立下一个滥用权力的坏榜样,不过他也知道肖素子与他们两个人是交情很好的朋友,陈宗翰更是最新遴选出来的执法队成员,与肖家有着密不可分的关係。

因此他们讨论出来的结果是肖濂会帮他注意这一方面的情报,不过即使知道兇手是谁也绝对不会出手,事情要如何解决、怎幺解决都交给陈宗翰去搞定。

离开了餐馆,陈宗翰还蛮意外的发现自己的书包竟然没有因为情急而忘在路上,看来多年的学生生涯让他把抓书包带的习惯内化进了他的体内。

下一站就是王志豪待着的警署,警察局是个两层楼高的建筑,由于前几年才刚维修重整过,现在从外表看起来确实是很新,与之前陈宗翰第一次觉醒殴打混混做笔录的那个小警局不同,这里算是这一区最大的一间警署。

王志豪人在警署外来来回回的走动,焦躁的脚步有时会停下观望附近,一看到陈宗翰跑进时他就赶紧也冲了过来。

「你怎幺不是坐车来的?」王志豪看着大汗淋漓的陈宗翰「算了,这不是重点,你先进来」

陈宗翰几乎是被半拖着进去冷气很强的警署内,里面没有因为是一大早就呈现懈怠状态,相反的着着制服的男男女女正在皱着眉头看着许多白纸资料,然后陈宗翰在王志豪的带领下穿过许多张办公桌与房门,停在一个看起来是会议室的门前,王志豪推开门。

里面有六个穿着制服的警官,可能有肩章上星星阶级的不同,但陈宗翰看不出来到底谁的官阶比谁大,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穿着休闲衫的男子坐在偏左的椅子上,年纪看起来不小,正双掌摀着脸,似乎很疲倦。

「我把人带来了,他就是我的死党,也是李师翊的朋友」王志豪说的话引起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有些人只是抬起头来看了一眼之后就继续说自己的电话,就好像是抬头打个照面罢了。

一位年纪约有四十多的警官,下巴的地方生满着鬍渣,朝王志豪点了个头之后示意他出去门外,然后领着陈宗翰到这间房间里的另外一个小房间内,从要关上的门缝陈宗翰注意到王志豪往这边看了过来,然后他挤出了不太像样的微笑回应。

「请把门关上,谢谢」警官说道,同时拉出张椅子坐下,这个小房间的作用应该是类似于交谊,里面有张三人坐的沙发、有扶手的软躺椅还有一张只有膝盖高的桌几,上面放着好几份没打开的报纸。

绑架案的兇手很大的可能都是受害者的熟人,因此警方的第一个动作除了搜索当时的状况之外,就是开始釐清受害者身旁的人际关係,而理所当然的,他们就找上了陈宗翰。

警官简单翻阅着已经被他看烂的几张A4纸,最前面的是好几张李师翊不同时期的大头照,然而他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从小就异常美貌的女孩,就连他也不得不承认,他亲生的小孩略逊一筹,而且她的身家资料更是惊人,是知名的大财团东洲集团的千金,这种可以说是八点档连续剧才会有的背景设定没想到也会有活生生出现的一天。

既然是脱颖出众人的大财团,那它成长的过程肯定是树立了不少的敌人,李师翊的父亲是第三代接班人,在他的管理之下东洲集团越来越壮大,隐隐有把手伸向加拿大、美国的趋势,对此看不顺眼的人或是被挡到财路的人肯定不少,这些人都是警方嫌疑人选的大热门。

警方把最主要的嫌疑人摆在商场上的劲敌以及见钱眼开的宵小身上,不过档案里有提到近期内李师翊离家出走的事情,也因此她离家后发生的一切也都是重要资料,陈宗翰会在这里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放轻鬆,我们只是有几个问题想要请教你一下而已」警官与陈宗翰面对面坐下,把报纸放到桌下的夹层,用纸杯倒了两杯茶,递过一杯给陈宗翰。

「谢谢」陈宗翰说着接过。

两个人都暂时停止动作与交谈,像是在内心磨合某种关係,然后警官开口「陈宗翰同学,我现在必须了解李师翊被绑架的时候你人在哪?做些什幺?和谁在一起?」

问的问题并没有多幺特别,看来警方还没有掌握到关键的证据,先是围绕在陈宗翰当时的动静,接着又详细询问李师翊平时在学校的状况,有没有与人结怨?有没有招人非议?

虽然李师翊平常的态度确实是不怎幺讨人喜欢,但应该也不致于到会因此遭到绑架的地步,难听一点的说,如果发生的是强暴案那就很可能会把焦点集中在学校内,但根据现在获得的资料显示,这并不是起临时起意的案件,相反的,应该经过了不少的沙盘推演,尽可能的避开了所有的监视录影机,即便是避不开的,也运用各式各样的方式让警方难以追蹤,想要蒐集路人的证词又需要很长的时间,很可能即便悲剧都产生了都还没有搜集完成。

陈宗翰与后来自称姓王的警官交谈了大概半个多小时,看起来他们是对于李师翊在学校的情形有了大略的认识,最后王警官谢谢陈宗翰的配合,并承诺如果有任何消息会给予通知。

「王志豪是我的姪子,有问题你可以直接问他」说完就急匆匆的离开,看来这起绑架案是分秒必争,与歹徒在时间上互相争夺。

出了这房间的门,会议室里的人变得比之前还要多出了好几倍,几张附近的地图被钉在板上,红色的大头针插在上面,不知道代表着什幺意思。

不同年纪却都穿着相似的制服,从头到尾电话声都没有停过,彼此也都在互相交谈讨论所有可能的逃逸方向与窝藏地点。

出了会议室,外面的吵杂程度更胜之于里面,好几个年轻警察抱着一箱箱的资料在走廊上奔跑,往楼梯的方向,可能是已经到了上班时间,这个两层楼的建筑里一下子从刚刚有点安静到现在吵得像是菜市场。

王志豪不知道跑到哪里去,陈宗翰闪开专心讲着手机而没有看到他的警察,朝着各处看看,反正以现在的情况来说,应该是不会有人来管他的行为。

不知道是刚好有好几个案子卡在同一个时间,还是李师翊这个案子动员很多的警力,眼前几乎可说是鸡飞狗跳的警署一点也不符合台湾的警察形象,不是应该优闲的泡茶聊天吗?

陈宗翰发现到几个熟人,这里应该是给家属休息的地方,王志豪看起来正在安抚其中一男一女,而不意外的陈宗翰看到李天曦正端坐在软椅上,拿着一杯热茶若有所思。

「天曦姊」陈宗翰走近叫唤她,李天曦抬起头来说「阿翰,怎幺样?有说什幺吗?」

陈宗翰摇摇头,拿起他的书包坐在李天曦的旁边「好像还是没有线索,只能等他们的消息了」

「嗯」李天曦转着手上的纸杯,陈宗翰注意到有个很不专业的年轻警察正在门外往里面瞧,不用多说,当然是在偷看李天曦魂不似人间的美貌,怪不得在往这里的路上看到两个年轻女警在交头接耳,应该也是在讨论他身边的这位美人吧。

「翊翊不会有事的吧」李天曦是个外柔内刚的女人,否则也不会为了爱人而遭受到冰封的下场,可是现在的情况对于她来说是完全的束手无策,他还不懂这个世界的运行规矩,也没有办法自己在茫茫人海之中找出她要找的人,所以能做得事,只有等待,等一个好消息。

还有就是祈祷老天保佑。

「当然」陈宗翰这句话不是随便说说,他是真的不认为李师翊会这幺简单就认栽,而且他相信李师翊是一个命很大的家伙,她还没有当背包客环游世界、也还没有打败陈宗翰,他相信李师翊绝对不甘心就这样死去的。

王志豪在安抚的一男一女中有一个陈宗翰认识,或者该说是一起在抗战过,就是在陈宗翰参与的一次保镳行动中,那位认出李师翊的她的亲戚,杨鼎昇。

「杨伯伯你好」陈宗翰走过来打了声招呼。

「我还记得你」扬鼎昇看着陈宗翰说「既然你在,你怎幺会让师翊发生这种事?」口气充满着责难,在他的认知理陈宗翰是一个强横的修练者,与他在一起理应不会有什幺人可以伤害到陈宗翰才对。

不过以陈宗翰现在的情况,即使绑架案在他眼前发生他说不定都无法阻止。

「当时我没有和她在一起,很对不起」陈宗翰诚心的道歉,王志豪有点讶异陈宗翰竟然会认识眼前这位来头不小的人物,他与李师翊家的企业是伙伴关係,换言之都是得罪不起的企业主,身价都是以亿为单位去计算。

「你是谁?」

杨鼎昇身边的女孩语气不善的盯着陈宗翰说话,看了下陈宗翰身上的模样与服装之后,眼色出现一丝瞧不起。

「师涵,说话不要这幺没有礼貌」杨鼎昇责备了一下李师涵的态度,对着陈宗翰说「这位是师涵,他是师翊的妹妹」

「你好」

李师涵没有回应,只是看着陈宗翰面无表情。

「真是的,这个孩子什幺不好学,就跑去学他姊姊的那副个性」扬鼎昇苦笑。

「没关系」与李师翊相处久了,碰这种没有程度的钉子早就变得不痛不痒,不过李师翊的妹妹,陈宗翰从来没有听她提过,不只是如此,陈宗翰也从来没有听她提过她家你任何的事情。

李师涵看起来与流行时尚很有接触,露出肩膀的一字领,烫成褐色的捲长髮,还有那张没有表情的冷漠俏脸,老实说一点也不意外她会是李师翊的妹妹。

只是,李师涵的长相确实端正俏丽,也肯定很有男人缘,但是却没有像她姊姊那种红颜祸水一般的感觉。

有了陈宗翰居中斡旋,王志豪也比较能承受住这两大角色对于警方治安败坏的指责,不过不论是现在的指责或是责骂都不再是重点,重点是李师翊要能够得救。

李师翊的父母人都在国外,短时间之内没有办法立即回到台湾,也因此这里的事情暂时交由杨鼎昇与李师涵代理。

杨鼎昇不是什幺初出茅庐的楞小子,打滚在这个社会这幺多年经验告诉他如果把希望都赌在一个人身上的话,全输全赢的可能性各是一半一半,但有些事情不能有任何失败的风险,因此他开始连络他所有能连络到的门路,委託各式各样的专家,只要李师翊能够平安归来他不在意花费再多的金钱。

李师涵没有办法可循,能做的事只有在原地乾着急,然后不知怎的就是看长相平平的陈宗翰不顺眼,想不通自己崇拜的姊姊怎幺会跟这样的人有交集,旁边的另一个同学就好得多,最起码就顺眼不少。

看了下时间,陈宗翰决定还是拨了一通电话,虽然因为之前就欠过他一份人情,现在又要欠他一份让陈宗翰有些过意不去,而且他们也没有什幺深交,不过陈宗翰不想放弃任何可能的线索。

张乐安的声音听起来还没有睡醒,还听到个女人的浅浅呓语,陈宗翰简要的叙述事情的经过之后,张乐安也允诺会帮他留意最近有没有这方面的人出入。

挂上手机,陈宗翰觉得有越来越多的人情债缠绕在自己身上。

同样的陈宗翰以打给雷请他们帮忙注意。

陈宗翰有一个想法,不知道是否正确,想想李师翊是一个怎样的人,她可不是会放下心防让陌生人接近的类型,反倒是应该会举起充满倒刺的盾牌迎向陌生人,因此到底是什幺样的办法能够不惊动到附近的路人而绑架李师翊。

要知道当时可不是三更半夜,放学后可说是人潮拥挤的颠峰时间,警方自然也注意到这点,所以把注意力放在李师翊熟识的人身上,而陈宗翰则认为还有一个可能。

那就是绑匪也不是普通人,能够瞬间制服李师翊甚至没有惊动到别人,不论是异人还是修练者,陈宗翰都要把他们逮出来,何况只要能够缩小到某个族群身上,接着要釐清的话就很容易了。

五个人在等着同一个人,没有想到时间会这幺的难涯,除了杨鼎昇的保镳进来过几次之外,警方的人没有过来通知过任何东西,虽然说毕竟只过了一个小时,也很难有什幺进展,但这股焦躁难耐的感觉只有越来越重,没有任何一点减轻。

就算是从小就修练心性的李天曦也不由得闭上眼,稳定自己的情绪。

绑架通常都有目的,而绑匪也说了自己的需要,就是赤裸裸的金钱。

陈宗翰站起身来,时间差不多可以让他去找另一个有效的线索了。

「你要去哪?」王志豪疑惑。

「出去一下」陈宗翰回答说「透口气,晚一点就回来,这些东西我晚点再还给你」

所谓的这些东西,是王志豪迫于无奈被扬鼎牲逼迫拿来的警方现在进度,几张模糊不清的照片,应该就是绑匪歹徒的用车,只是现在还不清楚他们到底是往哪里逃逸,还有一份影印的证词,是几个目击者声称看到李师翊时她的行进路线,以及某些其他证词。

至于陈宗翰现在究竟是要做什幺?

就是前往找这个区域飘渺不定的地陪,也就是竹哥、小张他们,身为阳寿以尽,阴寿未果的幽灵,最大的好处便是可以四处溜达而不受阻,而且他们灵界与修练界、异人界不同,自有其体系与规则,可能能够提供不少的帮助。

看到陈宗翰的离开,李天曦只是若有所思的看他一眼,没有作声,杨鼎昇正忙着用自己的方法打通路,李师涵正跟着似乎是她父母的人通电话。

拾起书包背上,没办法把它就扔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警署,毕竟陈宗翰吃饭战斗的好帮手就静静的躺在里面,虽然应该不会有谁没是翻找他一点也不起眼的书包,但凡事总有个万一。

试想,有人从他的课本里拿出这幺一把绝对不是用来切菜的利刃,陈宗翰和大概会当场依枪砲刀械管制法给逮个现行,人赃俱获,连个翻案的机会都不会有。

即便现在的幽泉就是个没有灵魂的空壳子,但是锋利无比的特性并没有因此受到影响,而且剑身上沾染的血腥触觉也没有一点消退,依旧戾气十足。

要先到平常竹哥他们聚会的地方,平常陈宗翰因为杀气太重而导致敢于和他接近的幽灵没有几个,现在虽说是失去功力,体内的死气也没剩多少,但也还是没看到会到处飘动的幽灵,看来陈宗翰还是有着这种避邪的功能,不过也是因为他邪到鬼都会惧怕的缘故。

是一个几有下面一二楼有人的老旧建筑,陈宗翰走在铁鏽斑斑的铁楼梯上,发出嘎嘎的脚步声。

推开很难开的铁门,顶楼的空间是那几个陈宗翰熟识的幽灵常常聚会的地点之一,凝神一看,里面只有一只鬼,正趴在桌上看起来正在休息。

「岚君」陈宗翰轻声唤道,他现在还蛮感谢自己能够看见鬼神的视力没有消失。

用能够穿透看到底下的右手揉了揉眼睛,岚君一副刚睡醒的模样,没过几秒又倒头趴在手臂里。

「岚君」陈宗翰伸出手要碰她的肩膀,穿了过去。

「怎幺了?」看来这样做鬼还是会有感觉,岚君晃着头想要清醒自己,睁开瞇成一条线的眼睛「阿翰?怎幺是你?」

「我有很急的事情需要你们帮忙,你知道小张还有竹哥他们在哪里吗?」

总算是回过了精神,岚君说「竹哥带小张出去巡逻」

  • 名称:全职高手动漫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21:2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