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是超清

这不是一场点到即止的切磋,每一剑、每一刀的目的都是在对方身上留下不可复原的伤口,骑士精神与绅士风度都只是书生的无聊幻想,在此时,杀死对方才是最重要的一件事。

远远的退开,那些平常肆意逞兇斗狠的黑道混混,现在噤若寒蝉的连叫嚣都没有一声,深怕一个发音就招惹来杀身之祸,手上的刀枪没有给他们一丝的安心,攥得再紧,也不过是些纸老虎。

要不是他们的头头还好好的站在这里,他们这群只懂得欺压弱小的低层打手早就一哄而散,多亏上面的人还有自知之明,雇了杀手还修练者。

街道内的一道道裂痕,不单单是破坏,更划分起常人无法理解的领域,短短浅浅的,却如同鸿沟,明明一样的是哺乳类里的智人,可这超乎常人的速度与影像重叠着的身影,比电影院里的武侠片还要惊人,也更是真实无比。

李师翊的美目跟着不停转换的身影,有时跳出视框之外,有时消失的像是融入周遭背景,紧接着,气劲溢散的搅乱着所有完整的物件,落空然后殃及无辜。

「修练者的战斗,不管看几次都一样的吓人」王子豪带着感叹的说「师翊,你的朋友还真是厉害,怎幺以前从来没听过这样一个人?」

目不转睛,李师翊没有回答他的疑问,专心一志的把在眼前发生的所有细节记在心中,她很少有机会如此近距离的观摩一场有水準的战斗,这对她以后很有裨益的。

长剑走快捷的路子,在长刀或劈或砍的大招式之间不停的游走,弥补破绽的同时也阴柔的以点点剑气意图突破陈宗翰的防御。

空手果然不利许多,对方虽然难以击倒陈宗翰,可陈宗翰也缺乏取胜的手段,三人的真气随着每一个动作而稍稍倾泻,彼此再互相吞噬消融,更因为战斗的拖长,体内的真气越走越顺,三人的行动更是又快上一线。

使剑男子连绵出来的剑气,徒然在人行道上交错切割,把一家烧烤店搞得像是狂风过境,守在陈宗翰的退路之上,横腰扫去,陈宗翰忽地急走在90度的墙壁上,让这原本势在必得的一刀再次落空。

也不气馁,庄先生脚踏在壁上使力,在违背地心引力的走在墙上,连连闪动刀光。

在这壁上闪躲可比在地面上难上许多,退不够快,避不下直劈来的一刀,手上的筷子直射在刀锋之上,晃动,争取到短短的一瞬,原本能劈下陈宗翰右手的一刀,却只有刀气在手臂内侧刮过。

一回到地面,两三块水泥砖冲向门面。

一拳打散使剑男子踢来的水泥砖块,白灰顺着力道而往前飘散,灰还没落地,长刀砍向陈宗翰伸出的右手,陈宗翰右脚点向庄先生的手碗,制住这一手,长剑接续划向陈宗翰唯一支撑用的左脚,看那剑面反射的锋利程度,完全可以卸下陈宗翰的腿骨。

左足蹬起,跳起的高度让长剑恰恰摸过鞋底,下盘一沉,踩住剑身,收回来的右脚侧踢向使剑男子的脑袋,赶紧放开手,险险的避开,感觉到一阵风压扑面,心跳漏了几拍。

根据方才的战斗,使剑男子很清楚眼前少年那不合逻辑的力量是多幺恐怖,先前胸口挨上的那一下远比他想像的还要沉重的多。

弯腰拾起长剑,一回身就格下庄先生的大力劈击,陈宗翰身体晃了晃,把余力散去,接着往左跳开。

长剑一到手上,陈宗翰就知道他们完蛋了,他使剑的功夫可比他耍动手脚还要强上几百倍,虽然没有幽泉来着称手,长度稍稍不及,但对面前的敌人来说已经足够。

凝起剑意,剑头如同含着一颗过重露水的嫩叶,两方对峙着。

章芸真那边就没有陈宗翰这幺轻鬆,左手鲜血淋漓的滴着,在马路上,一点一点的,术士女子也累得不轻,术法很消耗心灵上的力量,另一个使刀男子的左耳流出血,不知道听力还有没有救。

咻—

修练者的不断移动让狙击手的十字準心无法瞄準,而静下来的陈宗翰就成为了最好的目标,枪口连着陈宗翰的右耳后方,扣动手指,底火点起,枪腔内的小爆炸推着狙击用的长型子弹极快的射出。

子弹在空中自然的转动,黄铜色。

让人看不清的挥剑,往后,剑身染着丝丝淡红,劈在小小的子弹上,两者擦出一团火花。

子弹被改变轨道的射在地面,长剑上也多出了一个缺口。

手上没有剑的使剑男子头皮发麻,以剑直劈高速射来的狙击子弹,这是要多高强的剑技与烂熟的时机拿捏程度才可能办到,其他的敌人心底更是涌起一阵冰凉,把剑交在陈宗翰手上就好比把镰刀交还死神。

动了起来,剑身反射着路灯灯光,白晃晃的以飞快的速度刺向空举着手的男子,噹,长刀赶到,刺在刀身上,男子吓得半死,他刚刚竟然连躲避的动作都来不及做出来,心神都被这一刺给吸引。

「镇静点!」庄先生喝道,长刀猛烈的劈斩,猛虎一般。

长剑换了主人,变得凌厉异常也多出了一抹道不出的妖豔凄美,陈宗翰应该庆幸长剑没有像小说里面一样要滴血认主,也可能是这把剑的品级还不足够的缘故。

一条条的长痕划开,一星星的点刺戳破,一环环的翻转迴旋,都一个写意的动作都把对方逼往死亡线上一分。

撑不住,掌上的化劲判断错误,落在空处,男子心中暗叫不好,左掌剎那间穿透过一剑,脸颊也殷殷的留下血来。

眼看局势越来越不妙,黑道干部下达命令,要把李师翊与王子豪抓来当作胁迫人质,允下重赏之后,几个不要命的就咬牙带头冲了过去。

王子豪受伤不轻,光是要让所有枪枝不能击发就费尽了全力,几个人又尝试开枪,王子豪的脸色变得更白,异能的发动已让他力竭,可如果不继续下去的话他们的下场就是惨烈。

李师翊眼睛对上拿着手枪的混混,心中有些紧张,虽然以普通人的眼光来看,她的身手确实算是不错,但以修练界的标準来看,依然是个半吊子,要她以一打十几当真是强人所难。

不过现在接近的他们一个个都像是惊弓之鸟,即使也是黑拳选手的几个人也都不敢冒进,被抬下去的阿力就是最佳的借镜,况且现在只要头偏个几度,就看得到超现实的打斗,胸口碎大石和劈砖劈瓦根本就只是办家家酒的程度。

一个特别倒霉的被推出来,看着李师翊美丽的脸蛋起不了任何色心,要知道生命都悬在细线上时,谁还管她漂不漂亮。

摆出一个破绽百出的架式,看起来像是螳螂拳和虎拳的变种,李师翊失笑,这倒霉的家伙脸一红,心一横,冲着李师翊挥出一个不成章法的右钩拳,这些地痞流氓平常打架哪会要求什幺身法招式,也只会盲干和乱挥拳。

李师翊抓住对方的手腕,往后背一扭,那人垫起脚尖急忙讨饶「别别别、干、不要这样」   双手一推,把人再推回他们人群之中。

接着三个人互看一眼,小心翼翼的朝着李师翊两人接近,各自手上握着械斗用的开山刀,这下李师翊窘了,她既没有练到刀枪不入的境界也很难一个人空手对付一群拿刀的普通人。

伸手匆忙的往后面摸去,只找到一根扫把,看着三把砍来的刀,用扫把甩开打到刀身上,感觉到刀子快离手,握得更紧了些。

「好像没有很厉害」其中一人说「快点把他们两个捉起来」这一呼喊把原本的不安给驱退,后面几个人也跃跃欲试的,枪用不上,那就用刀。

李师翊虽然修练出真气,但她不只手上没有长剑,把真气渡进武器理的法门她也不是很熟悉,李天曦还只教过她一些防身的招数,李师翊体内的基础还没有打实,现在的她实在还不够格加入这种大乱战。

把扫把戳在一个人的脸上,王子豪抓住李师翊的手往后跑,后面是一群的追兵。

「别跑得太外面,小心狙击手」王子豪白着脸,另一只手捂着他的伤口,现在还有突出的遮雨棚可以挡住狙击手的视线,再往外的话就会暴露在準心之下。

「等等」李师翊穿过人群看向和人打成一团的陈宗翰,这一停留,后面的人举着刀砍了过来,李师翊把手从王子豪那里抽回,双手夹住对方举刀的右手,往前一带,控制住对方的重心,接着带着人转身绕一圈,面对的把对方投向后面的人身上,顺势摔伤好几个人。

不论修练程度,李师翊原本就学习过合气道和空手道,甚至在其他的技击上也有一些涉猎,只是因为陈宗翰的身影太庞大,这些普通技击对修练者也没办法造成伤害,李师翊才一直没有展现过。

毕竟要李师翊拿这些技巧来应对修练者实在是太不切实际,至少就不可能对陈宗翰过肩摔,可是对付一般人效果就很着越。

跨过倒在地上的几个人,后面的混混接续上来,拳头用最简单的方是直捣李师翊的脸庞,后退一步,纤手手背架开直拳,另一手托住左颈,扭腰下压的方式,把对手摔在铁捲门上。

扣住下一个人的手腕,快速的反折一转,在还没有反应过来时,身体关节已经被制住而带动,接着一扭,整张脸对着地板撞去。

一下子的变故让混混们缓下了脚步,看不出眼前怯生生的女孩还有着一手厉害的柔术技巧,被摔在一旁的几个都忍不住的哀嚎,比较严重的手碗还被弄得脱臼,受伤的地方足足肿了一圈。

「还真厉害」王子豪靠在墙上喘嘘的讚说,仔细一点看,他全身带点朦朦的透明能量,想来这就是他异能发动时的现象,平常可以掩盖住,可现在的伤势由不得他做这些表面功夫。

这些不管专业分类上是在柔道、合气道还是防身术的技巧,都有着同样的侷限性,就是不适合群斗,这一点李师翊也很清楚,转身推着王子豪就再往前跑

一边跑一边製造着障碍,李师翊右手用力一扯,把一家海产店外的水槽摔在地上,追兵倒霉的踩到一尾更倒霉的活跳跳的石斑滑倒在地上。

原本使剑的男子手上功夫显然不够高,掌上的伤更让他威力大减,三两下就被逐出场外。

庄先生的长刀上多出好几个缺口,这让他心中是冷汗直流,刀走猛烈,剑走轻盈,这道理并不能说是绝对,但至少是个常识,然而陈宗翰竟然在他的刀上砍出缺口,这代表着他的剑术造诣超出一般的界线,轻与重都在他的心念随意之间。

连飘三剑,庄先生竖起刀来格过,左胸前却多出一条浅浅的血线,大惊的连退,明明应该只有三进击,那多出来的一击是怎幺一回事?

陈宗翰没有寻思对手想法的意思,剑身轻绕一个正圆,掼去。

这一剑的空档稍嫌长了些,庄先生脚下不停的斜斜跳开,手腕平推,接下来的后招已然蓄势待发,全神贯注的不愿再一次伤在陈宗翰的剑下,可预料中的剑没来。

陈宗翰手上的长剑去势不变,反倒是加快不少,直指的对象由庄先生换成另一个稚嫩的另一个使刀男子,看得出来他们两人的刀法出于同门,应该是师兄弟的关係,庄先生想要来救只是退势无法让他瞬间转边方向。

章芸真皮肤上的粉红都快成为深红色,这明显是到了拼命的地步,虽然不懂她用的是什幺功夫,但看她的气势,就像是看到油尽灯枯前的火焰闪耀。

使刀男子流着血的左耳时时警惕着他,即使听力只剩下一边也比之前还要小心翼翼许多倍,耳听八方的害怕着偷袭,惊弓之鸟般,面对陈宗翰的掼刺他想也不想的让开,章芸真立时多了喘气的空间,往后退进陈宗翰的剑圈中寻求协助。

敏锐的感知发觉到空气中袭来的几道能量,手上的长剑上提,剑身流转着压缩凝炼出的淡红剑气,包覆着,迅疾的连点三下,能量对上能量,三下隐隐的轰鸣声响起,术士女子的脸色变的很难看,她不懂面前的少年怎幺有办法在术法还在结构时就找出关键点,甚至是破坏掉。

要知道术法其实是以精神力为指引,而精神力的强弱很大相关于灵魂的本质,这也是专精于术法的修练者这幺少的原因,灵魂必须能接纳庞大的精神力,而陈宗翰历经和魔主的灵魂融合之后,灵魂不稳定,但强度却十分惊人,感知也敏锐异常,血色空间更淬炼着他精神上的忍耐能力,要不是他缺乏这方面的后天训练,他反倒是更适合去当一个术士。

对付术士最好的方法就是不让她使出术法,陈宗翰就曾经在血色空间里碰过古怪的术士,那一次他真的是命大才能活到现在,从此之后他对术士就十分感冒。

「小心她很喜欢用束缚类的法术」章芸真警告着说「还有她有一招是从袖子下跑出……」

话还没说完,面前跳脱出金光,数不出有多少针状的金光从女术士的袖子中化出,朝陈宗翰与章芸真洒去。

现在陈宗翰才看清楚章芸真的身上有着不少细细的伤痕,元兇看来应该就是这一片针状金光,正视来看,数量确实是不少,但杀伤力就实在无法苟同,尤其是在陈宗翰的体质面前,即使全部中奖也只要片刻就能恢复原状,脑中想起大姊的嘱咐,不能再糟蹋自己的身体。

挽起长剑,浓雾般的剑气从不见身影的剑上挥洒而出,浓浓密密的成为一道屏障,金光不是消融便是碎裂,没一只可以越过这一道藩篱。

陈宗翰在战斗和杀人时都没有说闲话的坏习惯,眼渚里是一片平静,跨过跌落消失的法术残骸,杀气凌人的兇器没有丝毫不该有的停留,迅如急电的刺向女术士的喉头,这次没有人来得及援手。

「住手!」庄先生失声大喊「我们不管这件事了,我们马上走!」

嗡—

剑鸣的声音浸在在场所有人的脑中,单一音节的迴绕。

剑尖点破皮肤,丝丝的气劲让伤口麻痺,一点点的红色,连血都没有留下,女术士仰着头,双眼恐惧的向下注视着银白色的兇兵,看不到剑头,但明确的感觉到那寒冷的气息,呼吸都停止。

现在不是佩服陈宗翰可以收放自如的剑术的时候,所有人大气也都不敢喘一下,陈宗翰如果想要,完全可以立即杀了女术士,只消让右手往前推进个三公分,冥府就会多出一只女鬼。

陈宗翰等着庄先生的下文,后者立即说道「我们马上离开,所有事情我们都不管了」看了看陈宗翰没有改变的脸色,安抚般的慢慢继续说「我知道你根本不怕我们几个,但你的朋友现在有危险,只要我们马上离开,你就能够去帮助他们,这是对大家都有利的条件,我保证」

所谓的大家当然不包括可怜的黑帮,听到庄先生这幺说,黑道干部的脸已经黑了一半,看完陈宗翰与章芸真的战斗,他知道如果今天没有解决掉他们,他这辈子都休想睡得安稳,阴着脸说「庄先生,不是这样子的吧,我们付钱请您办事,现在办不了就打算跑了,事情不是这样的吧?」

现在庄先生脸色的难看程度和黑道干部有得拼,他怕陈宗翰只要稍稍有一点相信黑道干部嘴里的话,或是相信庄先生把职业道德看得把术士女子的命还要重,那她当场就要香消玉殒成一缕冤魂了。

不理会黑道干部,庄先生退后好几步,把原本无论如何也不会离手的长刀扔在地上,双手举起来,对着陈宗翰哀求般的说「求求你,冷静一点,我们马上就离开」接着示意其他人跟着照做,另一个使刀男子把刀收回鞘中,站到一旁,兵器在陈宗翰手上的另一人无可奈何的退后好几步。

看陈宗翰没有一点收剑的打算,庄先生几乎是要跪下来磕头。

毫无疑问的,眼神的交会表露出了他们的关係,一对鸳鸯恋人,陈宗翰突然觉得自己很像是棒打鸳鸯的故事里,那拿着棒子的坏人,明明自己才是无辜的受害者……

「现在,你们去把我朋友救出来」陈宗翰冷冷的说,完全融入了坏人的框架中,尤其是现在的造型,摆明是绑架人质来做威胁。

黑道干部的脸现在已经全部变黑,有力的帮手临阵倒戈,自己这边除了请来的几个杀手和几个黑拳好手还堪堪能用,其他根本就只是炮灰,低声几乎是嘶吼着说「庄先生,你这样子太过分了!」

看一眼楚楚可怜的在死神面前做不得声的心爱女人,心中的答案很明显,反正不过是一个工作,庄先生拾起长刀,想对陈宗翰善意的笑,只是脸部表情很僵硬,怎幺看都比较像是要哭一样。

「大不了钱三倍退给你!反正……现在不是你说的算数」庄先生用刀背冲进人群,其他几人互看一眼,跟上。

现在有一个人的情况无比尴尬,庄先生之所以可以毫不犹豫的选择背叛,很大的原因是他根本不惧黑道的报复,当然也是因为他根本没有选择,而在远处天台上蹲伏着身子,十字準心直直对着陈宗翰后背的狙击手可就没有这种靠山。

蓝芽耳机里不停传来要他开枪的命令,食指在板机孔里焦躁的颤动,开枪与不开枪在脑中拔河角力。

他认识庄先生,庄先生也认识他,而他知道现在动弹不得的术士女子是他的挚爱,庄先生为了她选择直接背叛黑道的行为,在他看来并不稀奇,他也知道如果有人因为任何事而伤害到庄先生的她,庄先生肯定会发狂,肯定是追杀到天涯海角。

被一个修练者惦记着并不好受,尤其是没有靠山也敌不过对方。

开枪嘛,就刚刚的情况看来是休想伤道那可怕的少年,而且一开枪就等同于宣战,少年杀了女人的这笔帐肯定是算到自己头上,就算少年没有意思杀她,自己的子弹也可能让他一紧张就肌肉用力,结果就是女人死翘翘,自己得準备跑路。

不开枪嘛,黑道的怨气也很不好受,何况给自己这份工作的人不是什幺三流黑帮,抗命的下场不单是信誉全失,性命可能也会不保。

苦恼阿。

摘下吵闹不堪的耳机,拨一通电话。

李师翊与王子豪压力很大,王子豪现在的情况根本不适合走动,更不适合做激烈运动,更是应该禁止作任何生死搏斗。

李师翊雪白的右臂崭露无遗,衣袖在刚刚的缠斗中被撕了下来,手上举着一张摆摊用的木椅子,没有章法的挥来挥去,不是说没有想过冲离开这里,不过刚刚射来的子弹让两人打消了这个念头。

人一多李师翊的手脚就越施展不开,一开始还能击倒几人,现在基本上是只能拖延时间,期待陈宗翰与章芸真赶过来营救。

支撑不下去了,王子豪靠在墙上,死盯着平时根本看不上眼的混混,对方一拳打在他俊俏的脸上,手上的椅子被砍得七零八落,李师翊击倒的人数意外的有十一个,可这人数远远不够全部。

两三个人抓住她的手脚,挣扎着,力量还不小,然后更多人抓住她,还有人髒手就要往她的胸前和脸上摸去,李师翊一脸的厌恶,可是她动弹不得。

飞了出去,连续好几个人,李师翊看得出来人不是陈宗翰,是和陈宗翰打成一团的那个修练者,用刀身一个个的把人拍飞,趴在地上一时半会绝对爬不起来,其他人像是绵羊看到狼般的躲得远远的。

  • 名称:是不是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10:2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