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睡不着的时候超清

算算陈宗翰进入这个里世界也不过几个月的时间,更是称不上什幺专家级别,称其量不过是个刚入门的初心者,要他说明其中的零零总总实在是找错人,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否有这个权限把里世界的情形洩漏给王志豪和朱士强这种普通人老百姓。

当初与李师翊的情形是因为自己不清楚状况,肖素子与肖逸愿意纵容他的行为才没有事情发生,可如果他一直把身边的人拉进这个世界里,难保哪一天就触犯了大忌,他现在暂时可还没有兴趣让自己成为执法队追捕的对象。

不过一直瞒着他们感觉又好像很不够朋友,特别是在李师翊知情的情况下。

「阿翰,你怎幺看?」王志豪看陈宗翰没有反应就再问了一次,看来很需要陈宗翰表态一下意见,就像是政党选人在拉拢选票一般,需要最基本的票盘。

决定用模稜两可的态度,不表态出自己的真实想法「我也不知道,会不会只是你想太多?」陈宗翰耸耸肩,这不是说谎,只是没有说实话,陈宗翰心中想。

王志豪看起来对于他两位死党的冷淡反应很失望,加重口气,筷子在手上用力的甩着「啧啧,你们是因为没有亲眼看到才这幺说,如果你们能够亲眼看到的话一定不会说这种话,那种感觉和跟教练对练的时候很不一样,不论是肌肉强度还是速度都快得让人反应不上来,就像是……跟狮子打架,对,就像是对方不能用人类来概括,是个超越人类的生物」

「X战警里面的变种人?」这句话是陈宗翰问的,情不自禁的开口,对于王志豪形容词的用法充满着兴趣。

「嗯……」王志豪竟然认真的比较了起来「可是那不像是超能力,不不不,有可能是超能力,像是力量增加或是速度变快之类的」

「感觉你说得比较像是游戏里面祭司会做得事」朱士强插嘴的说「增加体力还是敏捷之类的」

「你这幺说好像也有可能」王志豪很开明的也採纳了朱士强的看法,后者则是开心的吃着他的午餐,听说他因为打工的关係晚餐都吃得很正常,常常是用便利商店的麵包、饭糰来果腹,因此享用色香味俱全的便当就成为了他一天中的一件乐事。

陈宗翰已经不晓得该说些什幺了,乾脆学朱士强继续扒饭,如果告诉他们普通人一直认为是幻想题材的气功、魔法其实都是真实存在的,他们脸上的表情十之八九也都是不相信吧,毕竟陈宗翰要不是事情直接发生在自己身上也会不相信的。

「不如这幺说好了」王志豪没理会因为被他弃置一旁而自暴自弃变冷的猪排便当,手上的筷子就像是老师手上的粉笔一般的在隐形的黑板上比划「他们可能来自于什幺古老的组织或是被天神甄选出来的选民,天生有种异于常人的能力,这样怎幺样?」

「听你的设定就像是少年漫画才会有的世界观,然后主角是不是就要拯救全世界了?」朱士强边说边用筷子剔着他鸡腿上残留的肉。

「不能这幺快就拯救世界,如果是个合格的漫画的话应该都会先从他身边的小事下手,像是同班的漂亮女同学也是同行、拯救被囚禁的孤魂野鬼、因缘际会认识个高手高手高高手、接着才能慢慢的走向个超级阴谋之类的」王志豪用品评风雅颂的专业态度概略出漫画常用的公式,平常上课时间都在看漫画可不是看好玩的,早就累积出了专业的品评知识。

不知怎的,陈宗翰听到王志豪的话之后背后一阵恶寒。

「不是啦,谁在跟你讨论少年漫画的剧情,我是在说现实,现实」

朱士强吃饭的速度向来都很快,这可能和他长期被欺负与长期打工有关,擦了擦嘴巴说「你说是现实,可是你说的东西明明就脱离了现实」

「那你们觉得如果那些超现实的东西搬到现实的话会怎幺样?」空着的手摸着下巴,摆出沉思的态度。

「会世界大乱吧」朱士强想了想之后说「如果这世界上真的有像王SIR说的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的话,首先政府就会失去效力,当然也要看他们的强度,如果是像七龙珠里面的超级赛亚人的话,那根本就不用玩了,只要靠他们维护世界和平双子星大厦就也不会被飞机撞了」

「也就是说他们还没有强大到这幺逆天,或是像个超然世外的隐者」王志豪还是沉浸在自己想像的世界里,试图以自己的想法构筑。

朱士强望了陈宗翰一眼,眼神中充满着无奈,虽然王志豪是随口乱说却也很接近真相,只是身边没有人可以证实而已。

陈宗翰乾脆落井下石的拍了拍王志豪的肩膀「王SIR,你知道吗?在脑里面想像一个世界,就是自闭症的初期症状,接着你会渐渐失去与他人社交的能力,活在自己设计的世界里面自得其乐,唉,即使你这样我和老猪也不会放弃你的,我们很够朋友吧」

「去你的」一点也不想理会陈宗翰的满口屁话,王志豪回应说「你才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朱士强在一旁笑得出声「真是的,你们两个都不相信我,桑心啦」

「好啦好啦,我信,可以了吧」陈宗翰发誓自己说话绝对没有半句虚假,他真的是相信王志豪现在说的话,特别是他说少年漫画的那段,让陈宗翰怀疑少年漫画是不是抄袭了修练者与异人的世界观,还是说其实JUMP的背后老闆就是修练者?

「少言不由衷了」王志豪哼了一声,天地为证,陈宗翰现在颇无奈的,说了个真话却还是被怀疑。

「阿翰,你都不觉得李师翊有些奇怪的地方吗?」

「奇怪?我之前就说了她奇怪的地方还真的不少,就像是她明明是个高中生却一个人住在高级社区,整天都绷着脸像是别人欠她钱一样」

像是个鬣狗嗅到猎物的气味,王志豪问说「她一个人住在高级社区?」

陈宗翰没有多想的直接回答说「不对,她现在还有几个同居人」说是同居人,但里面也只有李天曦算是人,还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天人,其他的像是大山小山是山魈,小虎则是虎精,都不能算在人类的範畴里。

「你还真清楚」朱士强与王志豪交换了一个猥琐的眼神「你们到底是到了什幺阶段?」

「别闹了」现在换陈宗翰无奈了「我早就声明过,我和她不是这种关係,我们没有在交往」

「那你们是什幺关係阿?」王志豪笑得让陈宗翰很想扁他「别跟我说没关係,鬼才相信」

算是什幺关係呢?陈宗翰自问,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可以精确的说明「只是能够聊的朋友吧,你们也知道,那家伙的个性蛮奇怪的,我也只是和她比较合得来而已」

对吧?应该是这样吧?

「官腔」王志豪一副瞧不起的模样说道「算了,你只要小心别被她的爱慕者给拖到厕所揍成猪头就好了,你真的都没有觉得她有哪里不对劲吗?像是体力好的过份或是会把汤匙折弯之类的」

陈宗翰摇摇头,他相信李天曦不会无聊到教她折弯汤匙的念力至于体力好那就是自由心证,陈宗翰觉得李师翊的体力与他原本相比实在不算什幺。

朱士强说「王SIR,现在你与其关心李师翊的状况,还不如先关心你的便当比较好吧」帮陈宗翰打了个圆场。

「我一定会找出她的问题」王志豪总算是拿起他冷掉的午餐,恨恨的用筷子插着猪排洩愤「你们等着看」

道义这一回事在陈宗翰的心中梗着,总觉得王志豪这幺认真的想要找出李师翊的破绽,自己则在背后偷偷洩漏出来,实在有欠道义,可想想之后还是觉得不能因小失大,做人就是要着重在大节,不拘泥于小节。

说到做到是王志豪的做事準则,因此,从他吃完中午冷掉的猪排便当的同时,也一併下了决心,开始他见不得人的尾行举动。

不下课的时候吊在要去买饮料的李师翊背后,在教室里紧盯着趴在桌上睡得很沉的李师翊,只差没有跟着她一起进入女厕而已。

看到王志豪这幺认真,朱士强说了一句「你不要被人当成变态了」说完就收拾好书包赶去打工了,留下徬徨无助的陈宗翰跟着异样认真的王志豪,被半强迫的加入跟监李师翊的行动。

由于王志豪一直不让李师翊消失于他的视野内,如果李师翊在跟谁说话的话,他甚至还会善用他广阔的交友关係,挤到能听到她们交谈的範围内或是乾脆加入她们的话题,不过到目前为止,一个下午下来,李师翊讲的话不超过十句,离开教室的也都只是为了买点东西吃喝或是去厕所,一点也没有与神秘力量扯的上关係的行为。

回家的路上,陈宗翰无奈的被抓来一起跟蹤李师翊,鬼鬼祟祟的跟在后面,像两个自以为不会被发现的笨蛋,事实上他们这种停停退退还动不动拐进柱子后或是装聊天的行为非常引人侧目。

「我们干嘛不要就直接走到她旁边去不就好了」陈宗翰提出一个可行的意见。

「笨」王志豪摇摇头的说「如果这幺做的话,她还会露出破绽吗?」

两个看起来刚买完菜的大婶用怀疑的眼光看着两人,感觉上随时随地都会拿起手机报警,而不断遭受异样眼光的两人只好装做什幺事也没有,自顾自的厚起脸皮。

不知道李师翊有没有发现自己被两名无聊的同班同学尾行,她从出教室开始就戴上耳机,与身边的人隔了一个距离,就像是故意排斥他人一般,面无表情的走在放学的人潮之中,可不知为何站在陈宗翰的角度来看,李师翊给人一种自以为高高在上的感觉,刻意不和别人同进同出,就像是瞧不起别人一样。

平常走在李师翊身边的时候都不觉得,因为了解她的人便知道她虽然有点毒舌、有点暴力,但其实只是个装作坚强的普通女孩,很普通的喜欢流行、很普通的爱漂亮、很普通的寻找知心朋友,可同时她也与众不同的聪明、与众不同美丽、与众不同的高傲。

一路上迎面而来的行人总是先被李师翊吸引了注意力,甚至是错身而过之后还回头张望,过几秒之后看到行蹤诡异的两个着制服高中生,很拙劣的假装自己没有在偷偷尾随前面的正妹,看到这一幕,人人都有想要呼叫警察伯伯的冲动,庆幸于王志豪用帅气的脸庞加上羞涩的笑容来减轻了警察伯伯的工作量。

「这世界真的很不公平」陈宗翰看着被王志豪虚伪的表情迷的神回颠倒的OL,如是抱怨说道「长着一张人见人爱的脸就可以到处通吃」

「你没有看到最近的奇摩新闻吗?」王志豪盯着李师翊随意的说道「长得帅的人找工作比较不容易,这世界上嫉妒心重的人太多了」

不知道是不是李师翊太无聊或是心情很好,她没有像平常一样搭公车回家,而是一个人逕自的步行。

「现在这种女孩子很少见了」难得带了点称讚的口气,王志豪说「大部分只要走点路就哇哇大叫,太过方便的交通系统是会带来人类退步的」

陈宗翰有同感的点点头,前面的丽人漫步在青红砖的人行道上,斜斜的光线与拉长的建筑物阴影,长髮随着脚步晃动,两只手在背后勾着,行在光影交错之间,多了点超乎现实的味道,如果有个专业摄影师在此定能拍摄出一张充满个性的照片。

在一家义大利麵店的门口停下,隔着橱窗看到里面陆续有客人在用餐,金黄色的夕阳洒在一个约五岁的男孩脸上,夹着他两边的父母正研究着菜单,只有他看起来有些无聊的玩着手上的玩具,李师翊看着入神。

她拿出手机,靠在耳边。

陈宗翰的手机响了起来,来电显示――李师翊。

赶紧往后走到李师翊听不到的地方接起电话「喂?怎幺了吗?」

王志豪满脸耐人寻味的表情,很自动的靠在陈宗翰的手机旁正大光明的偷听内容,用唇语说――李师翊打来的?

「你现在有没有空?有一家看起来很不错的义大利麵店」人就在视线可即之处,说的话却转换成电波到发信台又传回来,虽然会停顿一秒,音质却没有因此而打上折扣。

「抱歉,我现在在家里吃饭了」陈宗翰慌忙的掰出一个藉口「可能没办法了,你要不要找天曦姐一起?」

「喔,好吧,那没事了」李师翊背对着陈宗翰他们,因此看不到她打这一通电话时的表情,不过口气听起来有着丝丝失落,一直挺直的背脊也有点弯曲。

陈宗翰还没挂上手机,两个人似乎都在等对方先按下结束通话键。

「你怎幺还不挂?」李师翊笑笑的说道。

「没有啊,那你怎幺不先挂?」

「好啦,再见」不知为何就这幺两句话原本有些紧绷的气氛就被化解了,只剩下吟吟笑脸的两人,还有被温暖给软化的情绪,就连停止通话的嘟嘟声都比打给臭男生时还要悦耳不少。

「绝对有鬼」王志豪说话的表情口吻几乎可以用信誓旦旦来形容,陈宗翰心虚的别开目光,不肯迎上王志豪带着压力的视线。

反驳的说「你想太多了,我们只是交情比较好而已」

「少来,怎幺就没有正妹打电话给我约我去吃饭」王志豪彷彿第一次看清陈宗翰,上上下下的打量着他「看不出来你是店店甲三碗公的人,连李师翊这种高难度的都搞得定,啧啧,真的是看不出来,人不可貌相呢」

陈宗翰无话可说,他自己也知道他和李师翊的关係很不一般,可他们又的确不是男女朋友,又有谁规定好一点的男女生就非得是情人关係呢?

只是,他们又真的只是普通朋友吗?

关于这一点陈宗翰一直无法明确的给出一个是与否的答案,这无关于男女之间是否有纯友谊的大哉问,而是他们这两个人都没有去看清楚他们的关係,只是一天拖过一天,也许这就像是在燃烧的引线一般,最后连接着的是个大炸药,会毁灭一切的炸得面目全非。

被跟蹤的人继续往回家的路上走着,看起来是没有把李天曦叫出来一起用餐的打算,听说大山小山的厨艺不差,常会以特殊的烘培方式料理出李师翊从未尝过的菜餚,尤其是李天曦很怀念那种家乡味,品尝的时候甚至会有流泪的冲动。

接着的过程,除了看到好几个盯着李师翊瞧而因此出糗失态的人之外,没有看到什幺值得一提的事情,没有突然来袭的蒙面黑衣人、没有从屋顶上跳下来的神祕伙伴,也没有接到神秘电话接着变身成假面超人,只是很平静且没有插曲的走到她的高级社区大门。

「看来她很小心,没有露出一点破绽」王姓跟蹤狂下了这个结论。

「…………」

接连的几天王志豪都在做着同样的行为,几乎可以说是着了魔一样尾随着李师翊,时间短还没有人觉得奇怪,可是接着好几次他都这样做的时候,就慢慢的有人开始起疑。

「欸,王SIR最近是不是一直跟着李师翊呀?」

「听说一班的那个大正妹李师翊挑起了死党间的阋墙」

「听说一班的王SIR在放学的时候跟他们班那座冰山告白了」

流言蜚语有它生存的方式,越演越烈,与事实越来越背离,每多传一人之口之后都会添上一点点自己独到的见解,结果就是完全变成洒狗血的三角关係,剧情走向已经到了最后女方的选择,围观的群众都期待最后究竟是癡情的陈宗翰能够获胜?证明爱情的坚贞不移,或是横插一脚的王志豪会胜出?看到这个社会现实的一面。

当然的,身为兄弟之间的桥梁,始终努力维繫两人情谊的朱士强,介于局外与局内,是所有好事者最喜欢打探情报的人选。

「我这辈子还没有这幺受欢迎过」朱士强烦不胜烦的吐着苦水,之前还有人为了打探最新情报愿意替他代班打工,可惜他没有情报可以提供,只好心痛的婉拒。

「没想到这世界上无聊的人这幺多」传闻中的宿命情敌正并肩坐着楼梯间,王志豪没有去跟着李师翊,因为这不知何来的传闻所影响,李师翊看到他都狠狠的瞪着他,即便王志豪再没有神经,也没兴趣跟蹤一个知道自己在被跟蹤的人,一点意义也没有。

「那你就赶快放弃你那莫名其妙的行动不就好了」陈宗翰对自己惨遭池鱼之殃很是无奈,根据坊间的传闻来看,他是为了在心爱的女友与推心置腹的兄弟之间择一,而在内心交战不已,不过事实上他只是血糖有点低,早餐吃得有些不够。

「才不要」王志豪说道「我相信李师翊她绝对有隐藏秘密,而且还就是我所找的那个东西」

陈宗翰摇头,朱士强也是一样,有些人就是怎幺样也劝不听。

陈宗翰已经把王志豪的企图告诉给了李师翊,她听到之后没有多说什幺,因为是透过手机连络,陈宗翰不知道她当时的表情,不过陈宗翰猜想她是想到了她最一开始的行为,她也是如同跟蹤狂一样的紧黏着陈宗翰,虽然发生次序上有些不同,但都是想要逮住一个机会去进入另一个自己嚮往的世界。

李师翊很能感同身受王志豪的心情,他们也都是因缘际会的稍稍知道有超乎常人的存在,努力的去探求,不肯放过任何一点线索。

不过,感同身受归感同身受,能理解其中的苦处归能理解,李师翊并没有打算伸出援手拉王志豪一把或是帮忙说服陈宗翰,与她相比王志豪应该更加亲近,不过这一个祕密与亲不亲近无关,而是你有没有能力站出来,否则知道了之后对于他也是个痛苦。

如果说认识陈宗翰让李师翊初窥到这个世界的分毫,那认识到李天曦则是打开了她前进的大门,否则她这辈子都只能远远的在外观看,只能是知道有这个世界,却永远都无法涉足其中。

王志豪也处于这个状态,隐约的察觉到一些,但是缺少了如同李师翊的奇遇。

星期五,一个星期的最后一个工作天,当然是指不加班的情况下,陈宗翰背靠着一根似乎曾经拿来当作踏脚石的路灯,王志豪的跟监行动没有稍歇的打算,只是一直都没有实际的成果出现。

「阿翰,你确定她都没有些奇怪的行动?」

「你是跳针吗?都问第几次了,我不知道」陈宗翰看着手机上的时钟说道。

突然觉得有东西在抓他的裤管,低头一看,是一只长着圆滚滚的白猫,正用爪子抓着陈宗翰的裤管吸引他的注意力「小虎,有事吗?」陈宗翰压低声音,用王志豪不会注意到的音量问道。

爪子伸出两支做扒饭的模样,然后指着社区的大门,陈宗翰会意的说「找我一起吃饭?等一下?」

小虎上下的点了点头,然后用不该出现在牠身上的速度穿过栏杆与绿树景观,消失在陈宗翰的视野之内。

陈宗翰身上的功力还是没有恢复的迹象,就像是没有存在过一样的空洞。

  • 名称:我睡不着的时候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6:2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