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蓝幻想超清

这个世界随时随地都在酝酿着阴谋阳谋,差别只在于能够影响到的群众多寡,以及最重要的成败与否,成了,可以争一口气为众人所知,败了,不被记载进他人的记忆,相同于并不存在。

现阶段,所有的线索都还是断断续续,难以全部整理之后看出一个明显的轮廓,也许有识之士已能够往后猜测,但不确定的因素还是太多,臆测过多与不去臆测都是一样的没有结论。

又过了三天,陈宗翰一身的强横功力像是石沉大海似的没有一点复甦的迹象,焦躁感早就蔓延全身,像是有无数的小虫在爬,上课的时候都会因为焦躁而坐立不安的不停变更动作,甚至还因此被几个老师给警告,无心于课业,也无法以修练来转移注意力。

生活整个变得一团糟,可外人看起来与一直以来的生活没有差别,甚至连李师翊也没有发现到他的异状,只是觉得他最近的情绪有点不稳定。

曾经充满力量的右手,握紧,用力的打在梁柱上。

连个敷衍性的裂痕都没有,至少还有一点是即使现在实力全失也留下来的,皮粗肉厚,耐打的程度是普通人的好几倍。

整个人瘫靠在铁栏杆上,今天的风向是迎面而来,呼吸起来很让人畅快。

「你怎幺了?这几天感觉心情好像很差?」朱士强走到陈宗翰的身边,两个人在靠着栏杆的老位子上往排球场的方向眺望,现在只是个短暂的十分钟下课,球场上的只有一班方才是上排球课的班级,看起来打排球的技术都还很生疏,捡球的时间比打球还要长。

「还好啦」陈宗翰弱弱的表示,会在下课十分钟进球场打球,这种举动在国小的时候最常见,到高中几乎就已经绝迹。

「奇怪,蔡仪婷好像也没有交男朋友,你怎幺看起来好像是被人甩了一样?」朱士强开着玩笑企图让陈宗和心情好一些。

「老猪,你不要开这种王SIR才会说的笑话,而且还颇不好笑的」陈宗翰只好虚弱的勾勾嘴角,继续保持着他虚弱无力的状态。

「好吧」朱士强耸耸肩「看来我真的没有说笑话的潜力,真惨」

陈宗翰拍了拍他的肩,说「别说我,听说你最近和王雅婷聊得很开心,怎幺了?是不是看上人家?」

「才刚说不要学王SIR,你自己现在不也是在学他说话」朱士强不知道是不是固意逃避问题,他没有回答,而陈宗翰也没有追问的打算。

王志豪最近都很安份,自从上次接触了王子豪他们之后,陈宗翰就发现他就变的很少去提他最近做得训练,以前还会很兴奋的跟他们分享他最近与他同是警察的亲戚练枪或是练了空手道之类的,就连以前老是挂在嘴上的短跑冠军也都不见蹤影。

看来之前的事件对他造成了不小的影响,结识异人与修练者、闯进黑帮欲大闹一场、被迫上生死一瞬的黑拳场较敌,这些经验大大的刺激着他,让他沉静下来开始反思些什幺。

之前,在王志豪的世界里,警察是他毕生的志业,是他认为最有力的身分,是打击罪恶最有用的手段,只不过,他现在忽然发现到有别的东西横亘在这之间,模糊的,想要抓住却不知如何下手。

王志豪一直对于世界的价值观正在崩塌,人总是把自己生活的小圈子当成整个世界,可惜事实并不是如此。

对于他死党的烦恼陈宗翰没有解惑的打算,也没有这个闲情,他现在完全的自顾不暇。

烦躁的感觉开始消退,接着轮番上阵的是懒散到想要翘课的念头,失落、焦躁、烦闷接着是无可奈何的懒散,负面情绪像迴圈的不停巡迴,昨天甚至不要命的试图以手掌召唤业火,结果是没有任何回应,也好险没有回应,陈宗翰冷静之后不禁捏了把冷汗,如果当时业火真的被召来的话,他现在可能就要去申请残障手册了。

如今,陈宗翰最后抱持的希望就是周休二日时的血色空间,这辈子从来没有这幺觉得时间难熬过,血色空间里虽然一个不小心就会丧命,可他现在已经成了瘾,无限希冀自己的力量回归,想要用幽泉劈砍、想要一拳击毁墙壁、想要与执法队再次战斗、想要与未知的对手交锋……而这一切的最根本就是――他必须拥有力量。

而现在,他没有力量。

「唉」陈宗翰上课上到一半突然叹了一口气,像是个苍老的老头发出对于人生的最后感叹,几十年的岁月化成的一声叹息。

「宗翰同学似乎对这一题有意见,就请他上来解题」

「…………」

之前感知还会像跳动的火焰一样忽隐忽现,而现在则是狂风之后的完全熄灭,感知有点像是人们口中的第六感或是像雷达一般的扫描能力,在深海与高空之中,雷达就等于潜艇与飞机的双眼,以此比喻的话,陈宗翰现在就是个瞎子。

与朱士强和王志豪跑在操场上的时候,被意外飞来的一颗排球给打中,这对于常人来说是个倒楣的巧合,也可能是个可以触发青春校园爱情物语的邂逅机会,但对于一个应该随时都在注意四周的战斗型修练者而言就显得不可思议了。

跑在后面的李师翊看到了这一幕,心中感到意外。

「啧啧,刚刚那个女孩子蛮可爱的」王志豪看着对方的背影说。

「明明被打到的是我,为什幺还球的人是你啊?」陈宗翰摸着一点也不疼的头忿忿不平的说道。

「靠,好心帮你还被嫌弃,看你被打到头说不定连还球给别人的能力都没有了才帮你的,真是好心被雷亲」王志豪讲话的模样依然是一副欠打的嘴脸,讲得好像自己是做了什幺大善事。

朱士强的体力一直不算好,气喘吁吁的同时不忘偷笑,陈宗翰瞪了他一眼说「笑死你」这句话让朱士强笑得更欢了。

体力在直线下滑,没有实际活动时实在看不出来,但当陈宗翰他人跑在红色跑道上的时候,缺乏以前那种活力满点的冲劲,每一个跨步都让体力以可以深刻感觉到的程度在递减,让他无法适应。

今天的课程很无趣,就是不停的跑操场,跑不动之后就用走的,觉得比较好一点之后就再开始跑起来,代课老师总是走两个极端,不是非常有趣就是极其无聊,很不巧的,陈宗翰他们中将得是后者。

李师翊的体能状态原本就超乎普通人,在李天曦的调理之下,更是能够轻鬆的连跑好几圈400米操场而只是轻微喘气,单论这一点,王志豪也只能在后头苦苦追赶,望尘莫及。

「奇怪,她…怎幺可以跑得……这幺轻鬆」王志豪在追过陈宗翰与朱士强一圈之后艰难的说道「之前明明…百米还跑输我」

体力最差的朱士强正处在撞墙期,张大的嘴,空气交换进行得很短促,没有余力去回应王志豪不知道算不算是问题的自言自语。

浑身上下的毛气孔在蒸发着体内的热气,可这股热气无法转化成真气用于修练,徒然的让热能流失,为周遭的空气增添了一点温度。

呼呼呼。

陈宗翰现在感受到的疲累感和以往激烈战斗一小时的情形相当,脸上显露出来的疲态难以遮掩,地心引力彷彿加剧了一般,往前的动力被不停的剥夺,从来都只有失去之后才知道珍贵,陈宗翰正在深刻的体会这个道理。

朱士强已经落在后头,李师翊跑到陈宗翰的身边,并排补上,满脸狐疑的盯着陈宗翰瞧,那是在里里外外打量的眼神,陈宗翰知道论现在的情形,李师翊要轻鬆击败他应该不是难事,也是因为这样,他并不想告诉李师翊他暂时失去力量。

这可能不过是应该被时代淘汰的男性自尊所导致,又或许是不想看到李师翊不知道会不会掩饰的得意神情,更可能是不愿意自己会被放置到需要担心的位置,基于许多複杂的原因,陈宗翰甚至是有点刻意的在隐藏自己现在的窘境。

「阿翰,你是不是怪怪的?」李师翊不是用不舒服这个正常字眼,在她的认知里,陈宗翰不应该是一个会染上什幺小感冒的家伙,病毒怕他还差不多。

「你说什幺?」陈宗翰尽力的保持自己平常超然的模样,只是粗重的呼吸声还是不由自主的吐露出他的不寻常,或者该说是靠近普通人的寻常。

依然保持着慢跑的速度与节奏,李师翊皱着眉说「你是真的很累还是装出来的啊?」

「你还不是有流汗」陈宗翰强自把说话的语气拉到平常的音调「还很贴呢」

今天的天气偏闷热,女孩子比较不会在运动服底下还再加上一件衣服,因此汗水黏在衣服上之后,身体玲珑的曲线若隐若现,跑动是胸前的晃动更增添青春洋溢的高中女生特有的魅力。

如果是平常,陈宗翰说这种带点调戏意味的话时都会被李师翊绷着脸给肘击或是膝击,要知道她可以说是女权主义者,很讨厌男生这种不尊重女声的说话调调。

「阿翰」李师翊当然不会中陈宗翰这幼稚的转移注意力陷阱,说「你是不是丧失功力了?」

一语中的。

直抵核心。

「才不是呢」话说得太急,就连声调也变尖,完全的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根本就是欲盖于章的举动。

李师翊不说话的瞪他一眼,继续配合着陈宗翰的脚步往前慢跑。

班上大部分的同学都已经支撑不住的把慢跑转化成了散步,三五成群且加上话题,活活脱脱就是行进版本的闲话家常。

代课的体育老师似乎没有喊停的打算,站在操场旁的树荫之下与一位新进的年轻女老师正聊得火热,大有会直接要他们这群碍事鬼跑到天荒地老的意图,不过老是在考试的同学们也乐得轻鬆,就当作偶尔活动筋骨的健行,运动之后的脑内啡会使人兴奋,有点像是喝酒时的微醺感。

「师父姊姊曾经就说过」李师翊没头没脑的冒出这幺一句,他口中的师父姊姊应该就是指李天曦「你的情形很特殊,虽然她不清楚你为什幺会能够实力增加的这幺快,但是这样很不健康,也很不稳定,容易得到也容易失去,而且你肯定会要为这付出很惨重的代价」

陈宗翰默然,身体开始变的轻盈了些,看来是渡过第一个撞墙期了。

李天曦即使不算上冰封的那些年,她的岁数也提供了她丰富的经验,何况她还是天界知名大门派的千金小姐,平时接触到的也都是会让人眼界大开的事情,有这点见解再正常不过,而且李天曦之所以会告诉李师翊这件事,应该为了平衡李师翊觉得自己比不上陈宗翰的情绪,简单的说就是把陈宗翰归类到不是人的圈圈之外,比输了也再正常不过。

不得不说,李师翊的好胜心还真是强烈。

「所以你现在失去功力也就是副作用之一吗?」李师翊几乎是肯定的问道。

这瞒下去也没有意思了,陈宗翰乾脆的嗯了一声。

「那你是为什幺会这样的?」看来李师翊对于其中的缘由颇有兴趣,侧过头来看着陈宗翰的表情。

脑中转着念头,陈宗翰说「其实就和之前跟你说得事情有关系,我不是说上个礼拜执法队来找我,就是在那之后,我醒过来之后发现到自己的功力都消失」他用淡淡的口气说明,一副与自己无关般的样子,其实他内心早就焦急万分。

「喔」李师翊理解的点点头「那你有什幺打算?」

「又不是以后都不会恢复,能有什幺打算?就只能慢慢等它复原了吧」陈宗翰说道。

「嗯」李师翊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然后两个人都暂时保持着沉默,任由心跳声与呼吸声填充在彼此之间,代替原本该有的交谈。

「那……如果你没办法恢复怎幺办?」

「才不会!」

李师翊对于陈宗翰的失态没有反应,只是用她那张漂亮的脸庞对着他,像是在端详着什幺艺术品一样。

这个念头陈宗翰何曾没有想过?应该说,早就在他心理千迴百转的不停放映了无数次,他无法更无力去接受这个可能,陈宗翰已经无法割捨掉他内心关于修练、战斗甚至是杀戮的那一部分,如果他没了功力,无法在修练界里容身,或是说他没有在与他人一较高下的资格时,他害怕自己会沦为最低下的杀人魔,然后惨遭肃清。

功力虽然失去,但魔主的思想还是在他的灵魂之中,那份难以抹灭的印记里充满许多现世不容的冲动与慾望,甚至极端一点的说,陈宗翰之所以接受肖逸为他安插的身分或是肖素子赋予他的职责,都只是要一个能合法战斗、合法杀人的藉口,血色空间里的不停轮迴更是一种残虐病态的享受,是陈宗翰心底最不为人知的祕密。

一直以来陈宗翰之所以能够保持正常,或是说至少维持着普通人的外衣,是因为他有深厚的功力做为自制力,也有一个抒发的窗口,可是现在陈宗翰功力全失,内心烦躁,就好比心中的野兽一夕之间发现束缚全都消失,正欢喜的想要打闹一场。

事实上,陈宗翰除了要为离家不知要何时才会归来的功力焦躁不安之外,还要拼命以残存的良善本性遏止内心世间不容的冲动,天人交战,心里早就战火连天,可同时陈宗翰还要继续披着他普通人的外衣,装出一副什幺事情也没发生的样子。

「阿翰」李师翊决定不再讨论这个话题「你还记得我第一次发现你是不同于的其他人时的事情吗?」

「记得」陈宗翰觉得有点累,放缓跑步的速度,只是还是没有停下脚步「那次是老猪因为他爸的关係而被打,我看不下去才动手的,怎幺了?」

这个问题让陈宗翰回想起了他当时的感觉,满腹的不甘心,对老天的怨怼,立志要为了朋友逆天而行的冲动。

天不救人,人自救。

可随着陈宗翰对这个世界的理解,他越发知道这个世界并不是慈悲的,不管这个世界的真神是耶和华、是释迦牟尼、是阿拉,他只知道没有谁会真的降临且伸出援手,这个世界要求的是平衡,善与恶并不在它的老虑之列,世界同时是天使也是恶魔。

「那个时候我不是说我在旁边原本要出手,后来看到你动手之后发现到你的奇特之处才在旁边看戏」

「你好像是这幺说」

「你知道我当时其时很害怕吗?」

「咦?」陈宗翰回想起当时的情况「可是你不是还拍了一个影片威胁我,我真看不出来你到底哪里怕我了」

「怎幺可能不会怕呢」李师翊侃侃而谈,看来她对于这件事情早就有说给陈宗翰听的打算「看你一个人就把好几个混混给痛揍了一顿,你说我不会害怕吗?谁知道你会不会是一个很可怕的人,好险你不是」

「早知道当时我就应该兇狠一点的」陈宗翰搔搔脑袋说,李师翊毫不客气的送他一个肘击,打的陈宗翰摇摇晃晃的。

「别趁现在报复」陈宗翰打趣的说。

「哼哼」

陈宗翰没问李师翊为什幺会突然提起这件事,因为他知道李师翊不过是用很彆扭的方式在表达她的关心,当时李师翊面对陈宗翰时会感到害怕,同样的陈宗翰现在也感受到害怕,虽然他不承认可是李师翊还是看出来了,她用她敢于面对当时对她来说是未知恐怖的陈宗翰激励他也去面对他现在的情形。

对此陈宗翰只想说一句话「你说话还真是拐弯抹角呢」

「你管我!」

「欸欸,你们觉不觉得李师翊很奇怪?」

隔天的中午吃饭时间,陈宗翰、朱士强、王志豪在进行他们例行的打牌活动,他们手上拿着的是一副刚开封的扑克牌,之前的那一副在昨天的时候被没收走了,三个人还为此挨了一顿骂,陈宗翰失去功力之后的坏处又增加一样,听觉降低,没办法清楚的收音到老师鬼祟接近的脚步声。

说这句话的自然是王志豪,他们现在正缩在楼梯间的角落,附近都没有其他人,可以畅所欲言。

和当事人最熟的陈宗翰自然接口说「什幺意思?她奇怪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

「NONONO」王志豪摇了摇竹筷尖,说「我是说她……我不知道要怎幺说,啧,就是她之前跑操场的时候不是重头跑到尾吗?你们想想看,有哪个高中女生可能办到这种事情,她看起来也不像是浑身肌肉的体育选手,这不是很奇怪吗?」

「这只能表示她体力很好吧」朱士强把便当放到一边,一边发牌一边说「你自己不也是重头跑到尾,阿翰也差不多呀」

「我这幺说有点不对,你们不觉得她跑起步来太轻鬆了吗?」王志豪真询意见的看着他的两位死党「几乎没留什幺汗,而且还不怎幺喘的样子」

把牌整了整,陈宗翰说「你到底想表达什幺?」

其实陈宗翰对于王志豪想要表达什幺心知肚明,更是隐隐吃惊于王志豪的敏感,经过上次他与王子豪、章芸真他们共事之后,他应该想了很多关于修练者、异人的事情,然后怀疑起他身边是不是也有这样的人。

至于为什幺没有怀疑到陈宗翰身上,一方面是因为他现在丧失功力真的就是个普通人,另一方面是他们太熟以往的经验告诉王志豪陈宗翰不过是个普通的高中男生。

王志豪看起来是在思考,同时也在吃着便当,排着他手上的扑克牌。

「我之前因为一个因缘际会认识了一些人」王志豪隐晦的说,他指的应该就是王子豪他们。

「虽然只是认识了没多久,现在也连络不上,但是我还是可以很深刻的体会到他们与我们的不一样」王志豪没有像平常一样的不正经,陈宗翰与朱士强都知道这代表他现在说的话很认真,两个人都暂时放下手边的动作,听他在说话。

「他们很厉害,真的很厉害」王子豪低头玩着他便当里的鸡腿,语气里有着很沉重的别样意味,若有所思。

「你到底在说什幺?」朱士强摸不着头绪,也是,王子豪说的话乱跳又没有主线,更像是一个人在迎风举杯感叹。

「嗯」王子豪决定用比较容易让他们两个人理解的方式说这件事「我说的他们有一个能够瞬间就把我放倒,男的全力跑起来的时候只能看到一个影子,还有人能够让枪都失效」

陈宗翰看到朱士强的头上出现无数的问号,然后问号消失,他用带着热切关心的眼神看着王子豪「你是哪里不舒服吗?」

「……」嘴角抽蓄了一下,王子豪慎重申明般的说「我是说真的,我既没有生病,也不是在作梦,是货真价实的看到」

「好吧」朱士强端起便当「可是就算真的有人能够瞬间放倒你也不是什幺太需要讶异的是吧,毕竟高手还是很多的,跑起来只剩下影子也只是说明他一百米一定跑得比你快而已吧」

「那枪都射不出子弹要怎幺解释?」

「我不知道」朱士强看向一直待在旁边默不出声的陈宗翰「阿翰,你怎幺看?你觉得王SIR是看到什幺了?」

陈宗翰张开口,却不知道该说些什幺。

  • 名称:碧蓝幻想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4:2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