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误宠替身甜妻电视剧超清

这个世界上有着无数的阴谋论,科技的发明可以是软弱人际关係的阴谋,简单的一个政策也许藏着可怕的祸心,随手的一个动作也能解释成整段阴谋的一环,更甚至,打个喷嚏也能是杀人信号。

阴谋论历久不衰,从短短的几个小时策划到几千年的漫长铺程,只有解释的通,都可能有着着无尽引申意。

姜家从第一代当家姜子牙开始,几千年的历史尘封了无法数清的真假阴谋,它从来不敢自居正义,只要有点头脑的人都知道自诩正义只会招来麻烦,黑与白从有人类的开始就无法界定。

姜家,或者该说是三大世家,要求的一直都是修练界的平衡,避免可能的腥风血雨,和平才是王道,想要剿灭黑暗是不可能的,而不同主张间的对立常常比单纯的打击罪恶来的血腥。

没有人会说自己邪恶,打着的旗帜永远都是正义与和平,只不过对此的定义互相矛盾,嘴巴上说服不了对方,那就只能用野蛮的方式让对方无法说话。

在修练界的历史中,有好几次的大战役就是源自于此,从空间裂缝跑过来的魔物确实麻烦,但修练界之间的内斗其实更是灾难,好几次都波及至平凡百姓,只是真相都被隐瞒罢了,就如同小兵永远不会知悉国与国之间的开战缘由,听到的永远都是让人血脉喷张的国仇家恨与保家卫国。

在深藏于世家的绝密档案里,更明确的指出有几次的战争,不是为了百姓的福祉、不是为了扩张疆土耀武扬威、甚至不是为了两国的利益分配,只是因为强大的修练者需要人命。

蝼蚁不如,普通人的生命不过是某个仪式的材料,是种可补充的消耗品。

战争时,人间如炼狱,更多更多的人期盼能得道成仙,神仙传说一直把天界形容成天堂、极乐世界,是人们永恆美好之所。

有识之士其实很清楚,真相并不是如此,就和陈宗翰从倪恆那所听到的一样,天界确实是地灵人杰、灵气缭绕的好地方,修练的速度颇快,也因此生活在其中的天人实力水平高于在人间的人类,可也只不过是如此,人该有的贪婪与欲望一点也没有少,天人以高姿态俯视人间,但自身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天界神州有战争、有动乱、有饥饿、有欺善怕恶、有利益分配、有权力不平均……也许整体而言的社会是略佳于人间,但也只是略佳。

天界的历史从第一个文字产生开始,可以追溯万年,是人间界无法比拟的,更多的时间造就更好的文明。

渡劫成仙是指本身的力量突破人间界可以承受的程度,找到一个突破点上达天界,而所谓的劫,就是这个转换过程会遭遇到的兇险,而天人也是可以往下抵达人间的,只是必须削弱修为且渡过天劫,否则会被这个世界强烈的排斥。

空间裂缝,是空间与空间、世界与世界之间一不小心透露出来的通道,大姊就曾经说过,空间不是平面的,就像是皱成一团的纸球,一般来说两个点的最近距离是直线,但当纸皱成一球时,互相重叠的部分就可能互相贯通,即使实际上相差了好几万光年的距离也可能就像是在隔壁。

就现代的科学而言,这不过是理论阶段,但是修练者们早就应用起了这种空间性,比如三大世家的本家都坐落在空间裂缝的联繫之后,比如国外的教廷本部也不存在于地球,以传送法阵移动就连陈宗翰都有几次的经验,用来暂时连接两边的玉质小刀,这方面的应用越来越广。

根据这个理论,天界也可能不过是整个宇宙里的某颗行星,只是人间与天界的有着某种连系,登仙时会顺着这层联繫到达天界神州。

另外一方面,有好几处的空间裂缝连接往的异域,居民是穷兇恶极的死亡生物,好几次的修练界大战役都是为了防御这些魔物的冲撞。

与天界相同,这个异域与人间界也有着某种联繫,甚至比天界还要来的稳固与亲密,毕竟在这个世界上并不存在一条人间与天界的通路,可光是在中国就有好几处连接往被称之为『死地』的异域。

即使防御的再严密,有时也会有漏网之鱼,或是受到邪术师招唤而来的魔鬼,透过这些偶尔的证据,人们编造出地狱的形貌,死地等于地狱这个说法即使到现在也难有人能明确驳回。

只是就如同天界不是天堂一样,死地应该也不是地狱,如果要比喻的话,天界、人间、死地就像是三个广大的国家,是不同的三个地点因为某种不知名的联繫而连结。

死地连接的诞生要追溯回周朝,也就是法器乱轰、天地震动的年代,传闻那时仙、人、魔没有分别,都活在同一个世界,这三种极端导致的下场便是天地变色,世界即将毁灭。

大战让无数的地方成为焦土,仅存下少数的仙境,山河崩裂。

传说,那一场仙魔大战的结束与姜子牙这个传奇人物息息相关,而事实早就遗落在滚滚黄土,唯有九泉之下的亡者方知晓。

最具说服力的说法是,那场仙魔大战的结果是,群仙放逐妖魔到了只有死亡的异域,滞留在人间的人类开始重建人间,最具力量的仙神移往天界打造神州。

不过如果当年的情形当真是这样,那人间的历史就不应该只有五千年,而是超越天界,无解的谜,无法考据,只能凭后人臆测。

能够肯定的是,姜家是从姜子牙的时代开始至今,死地的空间裂缝也是差不多时候产生,远古的仙神从那时开始把历史交还给了人类。

悠远神秘的面纱之下,事实可能与猜测相去甚远,也可能是一个酝酿几千年的恐怖阴谋,只是事情的爆炸点还未到,一切都还只是无法成为真相的猜测。

姜舞绫揉着眼睛,长时间阅读艰涩的古文,让她的双眼感到疲累,她现在人在姜家的资料库,手上文献经过的年月的是她年纪的一百倍,平常她是不可能有这个机会去接触的,今天是个特例。

卷宗摆放得很整齐,有些只用绳子绑上,有些有书皮包覆,两层楼高度的书架,隔层有十排,大约有五十个,这还不算上靠墙的,带着岁月痕迹的纸味让人有时空错置的错觉。

自从死亡药剂开始在市面上流通时,她就隐约觉得这和死地有着某种关联,这不过是个没有根据的直觉,只不过是两者都与死亡有关。

姜舞绫极有可能是下一任的长老人选,再加上她从小就与人打下良好的关係,现在她才能被通融待在这个古资料室两个小时。

几千年的留下的文献资料多的让人叹气,现代化的设备最近开始被引入这古老的世家,其中的主力推动者就是她,随手拈起一份似乎是个长年在死地争战的战士写着文献,标示的是忽必烈扩张版图的年代。

叹了一口气,她下定决心等她成为姜家的长老之后,要花下大笔的时间金钱去把这些资料归档,关键字搜索是多幺好用的东西,姜舞绫现在深有所感,原来她也是被电脑惯坏了的小孩。

整个姜家几千年的文献资料虽然因为几次的火灾或是入侵事件而有些损毁,但里面的库藏绝对超过普通人以为世界最大的图书馆――美国国会图书馆,相信不只姜家是如此,中国三大世家、日本的四大望族、欧洲的教廷、中东的弯刀联盟……都隐藏着无数人类史上的大秘密。

唉,姜舞绫又叹了一口气,在这堆文字里现在通行的正楷书反而是很难能可贵,时间要到了,今天的收穫还是零。

这间资料室坐落在不知改见过几十次的本家庭院的一偶,四周布下结界的目的是为了防止有窃贼偷取秘密,可姜舞绫怀疑,是有哪个窃贼能够在这汪洋的文字海中找到自己所需要的东西?

如果有谁办的到的话,姜舞绫肯定会重金顾聘他。

「有找到要的资料吗?」和蔼问话的是守护这间资料室的老人,鏽迹斑斑的钥匙插进门上一转,某种力量被启动。

姜舞绫从小就喜欢流连这些藏书处,这不仅让她在知识上获益良多也和好几位老人家增添了几分交情。

「怎幺可能找的到」姜舞绫无奈的表示,顺便确定自己有没有忘记什幺东西在里面。

「蒋老,如果要从外面强行进去里面会怎幺样?」姜舞绫思量着是先前切磋大赛时发生的事,当时的地点是在肖家本家,一片混乱的时候有贼趁机闯入肖家的情资室,确切的目的是为何还不清楚,但绝对是不怀好意。

「别看外面不怎幺样,光是这道门就被下了三重结界,在插入钥匙锁上门后,里面所有不该有的东西都会被销毁,为了能够长久保存,还下了咒让里面的所有东西都变缓,甚至就连时间的流动也是」蒋老微笑的说。

姜舞绫背后起了鸡皮疙瘩,这样的警戒层级已经到了生人勿进的地步,相信肖家被闯入的地方也是如此,那样当时到底是谁?为了什幺?甘冒大险做出这样的事呢?

不论是哪个世家都充满着谜团,姜舞绫甚至不敢说她理解她从小到大生长的姜家的十分之一,只要历任家主都留下了一间密室,现在那些密室大概可以叠成高楼大厦,相同的,谜团只会越缠越大球,除非有谁在当年留下破译的蛛丝马迹。

古老的程度相当,肖家的大庄园也和姜家的走类似的风格,规模远远超越红楼梦里的大观园,这样的工程即使以现在的建筑技术也会费时几十年,而且还是无法全然複製的情况,不同年代的建筑各自有着其风采,那并不是随便的水泥木造就能媲美的。

肖家的长老们闹不和并不是什幺稀罕的事,但至少都还保持着风度,肖逸、肖芷、肖明峰、徐世常、肖濂和现任的当家肖巖正在召开例行的会议,现在讨论的议题是这个月的某些预算审议。

主管整个诺大肖家经济命脉的是个很值得倚靠的一群人,在任二十一年从来没有出过什幺匹漏,总是让金钱达到最大的用处,肖家太大,整的世家的审议不可能只交给一个部门,而是划分出许多较细的款项再分发出去,这同时也避免有谁握着的权力过大的情形。

今天站在这的是其中一位,主管的是外围採买,手底下还有七十几号人物从事这一方面。

听完了近期的报告,肖巖坐在椅上摆摆手「你可以离开了」

年纪不轻的中年女士欠了欠身之后离开,除了主位外,五张古色古香的椅上坐的是肖家的骨干。

「看来没有什幺问题」肖芷整了整十几页的档案说,今天要讨论的也不是太过重要的问题,要不然也不会在这个朝外主厅而是会在内部的会议室。

「逸儿,你怎幺看?」肖巖闭上有点乾涩的眼睛,修练者的身体机能确实是不同凡响,而他更是其中的佼佼者,但是人老了之后有些毛病还是透出了点端倪,不知是心病还是真的老了?

肖逸身上的问题还是没有解决,生气与死气的交火在身体从未停过,不过与之前相比是缓上了许多,与陈宗翰一起发现的道济符和研究死亡药剂之后的成果,让他已经能够如常的办公,身任肖家长老的职责。

啜了一口符水,用比之前乾瘪的声音还要好了许多的嗓音说「根据最新的资料,内部的弟子门生大约有七千人,外围弟子大概是两多万,行政与旗下的普通人大约有十五万,这样的人数放到现今社会其实不算什幺,可是我们与姜家、叶家却把握住太多的资金,今年光是两边政府贡献的金额就超过了一千亿,还是不包括其他补助,甚至是不算上我们自己旗下的产业与股份,老实说,我觉得太多了」

「关于这一点,我是赞同肖逸长老的」徐世长端坐着说「修练者身份尊贵是肯定的,但是太过于铺张也是同样是事实,在这种过份优渥的环境下,世家底下的冗员确实太过,由于我们的主导地位,更是可能严重影响到了普通人的社会」

这个问题其实梗了几百年,随着时代的变迁,问题是越来越明显,可偏偏没有人有个好方法去解决它。

「我反对进行裁减收入」肖明峰看着主位上的现任当家「对于我们内部的冗员问题我确实没有解决方案,只是如果减少了对外的控制,肖家的地位就显的危险,我们对外的不单是我们的武力,更是经济上能够实行的制裁手段」

「芷儿、濂儿,你们的想法呢?」肖巖依然没有睁开眼来。

「家主」肖芷说「我认为减少接收不是好方法,不如多想想怎样增加使用效率会更好」

「现在金钱的应用还不致于太超过,主要的问题还是集中在人事上,减少许多不必要的人事费用可以让剩额增加,运用在研究开发或是最前线上」肖逸早就不想再继续养一群米虫,还不如把那笔钱拿来做更有意义的事。

「你别忘了有很多修练者的家属与遗孤都是靠这笔钱过活」肖明峰指出一个所有人都顾虑的点「如果裁员之后他们要怎幺办?靠什幺过活?我不认为他们还能回归普通人的社会」

太过巨大的组织就会留下一堆问题,何况肖家的情形很特殊,隐忧更是一箩筐。

「说到底,这还是修练者莫名其妙的自尊心作祟」徐世常感叹的说,他与在座的其他人不同,是出生于普通家庭,对此的感触自然是更深刻。

肖濂捧着茶杯,双眼看着淡黄绿色的高级茶,没有说话的意思。

「濂儿,你的意思呢?」

再次被点名,肖濂知道自己非得说些什幺不可。

「何不如把多出来的人换到缺人的部分,像是情报网就需要多一些心血加入」肖濂主管的是整个肖家五成以上的情报量,他也对其他的部分没有太大兴趣,全心全意的在努力壮大这一块「最近我手下有人在研就能够应用在网路电脑上的符咒,如果成功的话,将会是个很不错的工具」

肖濂掌管情报、肖逸掌管研究与少数武力、徐世常对于外围事务得心应手、肖明峰主筹内部的人事与往外的社交、肖芷负责事物的调度与少量的人员训练,长老得负责领域并没有严谨的分类,只是慢慢磨合出来的默契,往下更是分成更多的细微分类。

最重要的武力与深藏在世家内部的千年基底都只有家主能够动用,大有古代时兵权在握的感觉。

接着讨论进行,演武场上的呼喝声单调,渐渐迷濛了听觉,与地球的上的四季相同,肖家本家的气候也往夏天移步,蝉鸣声唧唧。

死亡药剂的现世正进入两个月,各处的查缉依然没有停歇,因此在黑市上的价格越炒越高,同时,死亡药剂以强势的姿态进驻世界各处的黑拳斗场、战场、实验场……像是点燃某种引线,全世界都无声的进行见不得人的私事。

在伊拉克。

子弹穿过难民的身体,意料之内的死亡却没有降临,发了狂,吼叫的不像是人类,冲上前来用手撕碎只有子弹才能伤人的士兵。

在莫斯科。

都技场上的两边都是超越人类的人形野兽,死亡药剂激发的力量正成倍的生长,铃声一打,以四周几千人的呼喝为背景,失去恐惧与痛觉的两人只剩下杀死对方的念头。

在中国东北。

被囚禁在特製监牢内的实验犯,每一个人都放声尖叫,全身的衣服都撕毁,皮肤透露着不健康的紫色,白衣的科学家冷漠的做着笔记。

在九州。

成堆的妖魔尸体正在进行掩埋作业,带着防毒面具的作业人员表情都被遮盖,没有交谈,只是公式化的抹除掉不存在的非人道痕迹。

世界的各处都在进行各自的行为,有人在使用它、有人在改造它,却没有人清楚它的来处。

张耀明的实验被好几个暗中机构接收,企图以此来破译出死亡药剂的最根本成分,就如同一开始出现在市面上的可口可乐一样,引发了一股浪潮。

一名英武的男子,群山野岭。

盘腿坐在大石上,可能是因为建设上的难度,这附近还没有人造的痕迹。

如果有这附近有别人的话,肯定会为这一幕而大大吃惊,几里之内的生灵都像是为了帮助男子一般的流出一点灵气,精纯且充满在男子的身体周遭,天地就像是在孕育他,流转生命力进入他的体内。

完美的天人合一境界,世上能有多少人做到这一点?

可男子脸上的倦容与铠甲底下的伤口都象徵着他的此时的状态,受了伤,而且伤势不轻,他从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现在的模样,接连好几天他与他的对手都在四处上演追捕,到今天为止已经超过一个星期。

以他的身分在第一次偷袭的时候没有击杀对方就让他深感惊讶,但至少也让对方的爱刀折毁,以为事情就将结束时,对手却不知用了什幺方法,像是他的攻击没有用处一样的活蹦乱跳,还以身上藏着的法器召来的第二把刀。

然后开始进行无限期的大追杀,彼此互相猎杀。

来了,这是今天的第三次。

刀劲直直落下,整片原先平顺的草地被翻了过来,彷彿夹带着天地之威,无法逃难的生灵们只能低声承受。

风只剩下一个方向,罡气割裂,磅礡的压力还未抵达就让地面深陷、龟裂。

男子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柄白银长枪,化成闪电,直刺向袭击者。

很多时候智比力还要有用,隐在没有人注意的阴影下,看着事态慢慢的以自己引导的方向行进,这种成就感有时比正大光明的击败对方还要来的大得多。

刚刚在上的天人有着他们想要这幺做的理由,世家们有维护世界和平的义务,自己也有必须这幺做的理由。

坏蛋们都想要征服世界,可背后的理由有谁知道?有谁想知道?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由,不论是崇高的、卑微的、世间不容的、众志成城的甚至不过是单纯的原始欲望驱使,每个人做一件事的背后都有着自己这幺做得理由,其实,谁也没有资格说别人什幺。

又在自欺欺人了,躲在阴影之下人自嘲的想着,这其实不过是自己寻找的藉口,用来安慰自己的不停受到苛责的良心。

有些事情,开始了之后就无法擅自结束,因为被拉上船的不单单是自己,还有愿意追随自己的追随者,他们的忠心给予他往前的持续动力,也让他无法随意的就放弃。

超越时代的理想常常会受到严重的反弹,而有些重大的秘密无法宣之于口,如果当初不知道的话,现在的情形应该就会迥然不同了,知道越多,压力越大。

在现实这张棋盘上,能够动脑下棋的不是只有高高在上的棋手,棋子们也都有着自己的理念思想,横纵联合,楚河汉界并不存在,也不是只有红黑两种阵营,将与帅并不一定是老大,小兵立大功或是扮猪吃老虎都是惯用伎俩。

棋差一着就会满盘皆输,只有这点再真实不过。

阴影之下的人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其中的无奈让外头的阳光也无法照进。

  • 名称:总裁误宠替身甜妻电视剧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3:2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