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肉浦团超清

醒过来的时候头上不是平常老是看到的家里天花板,模糊的双眼看到的是离自己不远的汽车顶,从窗户外看,天色已经大约是黄昏之后,晚餐时间之前,陈宗翰因为战斗后而产生强烈的饥饿感,热量的缺乏也很严重。

「你醒了?」司马坐在驾驶座上,眼睛从后照镜看向陈宗翰「你睡得很沉,我怎幺叫都醒不过来」

脑袋还是有些昏沉,最后的记忆呈现发黑,胸前的巨痛还残留在记忆的片段中,陈宗翰有自信自己与与卧轨被火车撞的人承受差不多程度的冲击,值得庆幸的是自己的身体没有被辗成两半,保持着有手有脚的完整性。

皮肤有点发烫,可以感觉的到体内有燃烧之后残存的灼热,几乎是找不着真气的影子,空荡荡的丹田与萧条的经脉,再加上肌肉组织缺乏平常的精力,感觉就像是回到了以前平凡的时候。

坐起身子,拉起多了几个裂痕的T-SHIRT,胸前被关二打了一拳的地方看得出来皮肤有比较白,长出来的新肉充满着弹性,突然觉得喉咙有点渴,现在这种感觉有点像是轻微的发烧,陈宗翰晃了晃脑袋提振精神。

司马抬起头问说「怎幺了吗?」

「没事」陈宗翰的感知能力也在忽隐忽现,一下子察觉到燕子掠过天空,一下子又对四周毫不知情。

「你的家人应该在等你回家」陈宗翰现在才注意到车子是停在境外的附近,从这个角度可以个着窗户看到女猫妖正在帮一桌的客人点餐,有点看不清楚她的脸上的表情,平常自傲的观察力也像是失焦的镜头在模糊与清晰之间打转,闭上眼睛揉了一下,情况还是没有改善。

胃部脾脏的地方也开始作怪,沉沉的很像是以前吃饱饭就去跑步的情况,摊开双手,上面因为之前的一些战斗而弄来的小伤口现在都痊癒的看不出来,陈宗翰全身上下他自认为最好看的地方就是他的双手,细长白皙,浑然不似一双用剑的手,更适合摆在艺术家的手腕上,特别是在魔主的残魂附身之后,微微的改变了他的外型,其他的地方都不明显,唯有手的部分比较特别。

「之后的事情我还会再跟你联络,程序上还有些公文要用」司马从驾驶座上转过了身「你是不是有点累了?也难怪了,毕竟小二的确是个很难缠的对手,你的伤还可以吗?」

脑袋应该是有摇了摇,体感觉也变得有些迟钝,开口说「我没事只是想要好好睡一觉」

身手拍了拍陈宗翰的肩头,司马说「回去好好休息,你的东西我会帮你用好的」

「谢了」陈宗翰维持好市民的素养,在打开车门前先留意来车「那我先走了」

「等等,你的东西,你吃饭的家伙怎可以忘了」司马连忙喊住陈宗翰,他的包包里有手机和祭刀,差点忘在司马的车内。

「差点忘了」陈宗翰说,怎幺搞的,这种是平常根本不可能发生,幽泉就有如他的手脚,试问有谁会一不小心把自己的手脚忘在别人车上吗?

「回头见」司马按下车窗挥了挥手,然后车子就在陈宗翰的眼前驶进下一个路口,消失在车阵之中。

身体出乎意料的……像个普通人,迟钝、缺乏生命力,明明一直保持这个模样十七年,现在却很不适应,成为修练者也不过是不到一个学期的事情,却替代了之前无所谓活着的十七年,完完全全的成为了陈宗翰这个人的人生主轴,现在回头想想都会觉得不可思议,这一切来的很突然,却被全盘接受。

走在路上,旁边的店家开始打开晚上营业用的电灯,原本可以飞檐走壁在夜晚里的楼房间穿梭缩的双脚,无力的到有点虚浮,陈宗翰现在连去思考为什幺会这样的心情也没有,只想赶紧回家,吃个饭,洗个澡,躺到床上去梦里思考。

爸妈自然发现到陈宗翰的异状,而他只是含糊的说自己有点累,倒是食慾没有改变,一样是与病恹恹相悖的横扫饭菜,然后洗完澡后就回到房间里去準备睡眠。

大姊在房内,看了陈宗翰一眼,原本开心的笑容就收敛起来盯着陈宗翰猛瞧。

「又跑去打架?」大姊的口吻似乎是责备,陈宗翰点头,把身体摊道染绵绵的床上。

静默了一会,陈宗翰问说「我全身上下都没有力气,好像是生病了一样,大姊,你知道是怎幺一回事吗?」

被标示为百科全书的大姊没有开口,用审视的眼神在上上下下的仔仔细细探查的陈宗翰,闹钟里的秒针转了三圈,大姊才出声「看起来你现在是暂时失去了功力」

陈宗翰心中一突,这他有猜到,不过有点难接受「这情形会持续多久?」

「应该不会多久」大姊对于这点倒还有点信心「你知道你为什幺会突然失去能力吗?」

「没有概念」陈宗翰回答。

「主要的原因有两个」大姊支着脸飘在空中「你把幽泉拿出来」

从一回来就被他丢到一边去的包包里取出没有平常那种气势的幽泉,锋利度是依然,可就不过是把锋利的刀,里面最重要的灵魂已经不在,给人如同沐浴在血腥味中的气息也没有了。

「这把祭刀原先就是因为杀生过多而启发了灵识,接着被由哥哥的杀意锤炼而成的幽泉给吞噬,照道理来说它几乎可以说是天下无双,但是事实上它大部分的实力都是在沉睡状态,你知道为什幺吗?」

陈宗翰摇头,他其实也有这个疑问,魔主肯定是超级恐怖的人物,可是却没有一点那样的余威在他身上表达出来,他是进步神速,但魔主残魂不可能就这点程度。

「因为你太弱了」大姊直白的说,陈宗翰被这一突然一枪打的自尊心受伤「原谅我的诚实,阿翰,你真的太弱了,在我的那个时代你根本不可能活得下去」

陈宗翰无语,难不成大姊她是活在可以把恐龙当成小狗养的时代?

「还有就是这个世界还是在排斥着我和哥哥,对于这个世界而言,我和哥哥都太危险,我们不属于这里,甚至可能会危害整个世界,因此哥哥的残魂受到压制,只有当你能把哥哥的力量转化成自己的力量时你才能使用」

「喔」陈宗翰恍然。

「为了承载力量,阿翰你的灵魂与肉体都必须再进化,然而你修练的速度却太慢,赶不及力量增加的速度,为了避免你突然暴毙,哥哥的残魂、祭刀的意识、你的身体暂时停止了你所有的力量,加大幅度的改造与转换,就像是你之前说过你在肖家的情形一样,你今天受的伤就是一个好机会,正适合这幺做」

突然发现到原来自己的身体内有这幺多乱七八糟的存在,甚至还无视这个身体主人的意愿,自作主张了起来。

「总而言之我无法控制这个情况就对了」陈宗翰做出了一个结论,原本做起的身子又用力摊到床上去,闭起眼睛,看到的世界轮廓在不断的重写,体内的真气其实并不是完全搞失蹤,是不受控制敛在骨子中。

「早点睡吧」大姊说道「保持身心放鬆,顺便消化一下你今天的战斗,晚安」

「大姊,晚安」陈宗翰听话的决定进入睡眠周期,礼貌的道了声晚安。

外屋子外面是一片漆黑,路灯光线吸引飞蛾,已经没有几个人会走在陈宗翰他家的这条小巷,阖上眼后,看到的也是一片漆黑,脑里的呈现有色彩却缺乏声音,梦境中无数的人事物在走走停停,即便是如何的光怪陆离不符合现实也像是理所当然,世界的概念被压缩到自己之下,自己便是王国里为所欲为的王。

睡眠时,陈宗翰进入休眠的只有意识,自行流转着的玄妙功法,重塑着陈宗翰的体魄,在这无声静谧的夜晚,有些东西正在改变。

大姊并不怎幺需要睡眠,毕竟睡眠是为了缓和精神上的疲劳与重拾活力,这两者对于她都不是问题,许久的长眠是为了保持最后的执念,有了一点实体之后,往前跨越的距离不是陈宗翰所能想像的。

看着陈宗翰不论是魂魄还是躯体的变化,大姊的心中不知有什幺想法,也许,千万年的岁月早就让她麻木,起不了什幺波动,也许,对于陈宗翰她还有份感情,看着他的成长她会许能够有些许的安慰,也许,她心中还有更深的见解,常人无法揣摩。

大姊时常到处乱跑,本身实力上摆脱了脆弱,多了许多能够运用的手段,击退好几个不长眼的怨灵恶鬼,间接的净化了这个世界,虽说自己本身就应该划分到穷凶恶极的行列,大姊却偶尔会不合身分的做些善事。

本该不存在,逆转了时间的长河,来到这个不属于她的异乡,随着时间的进行,大姊越来越清楚自己在这个多出的时间中的定位,因此她选择等待,等待一个将来会出现的时机。

陈宗翰现在真的很不适应,没有力量的人不懂力量的甜美滋味,而失去力量的人则是万分的怀念,总觉得自己此刻脆弱的不像话,随时随地都可能因为天上掉下一个花盆就被砸死,赶紧看了看头顶,还好现代人也越来越少在碰园艺。

李师翊从陈宗翰的背后拍了他的肩膀,吓了他一跳。

「怎幺了?」不知怎地,她一眼就看出陈宗翰的不寻常「看起来垂头丧气的」

「有这幺明显吗?」陈宗翰不禁问说,力量是他自信的来源,关于这一点陈宗翰并不否认,除去了力量,他所余下的就只是普通的男孩所有的,就连走路都没有平常的挺直腰桿。

好险陈宗翰平时就习惯于敛息到和普通人一样,现在的表现并没有露出破绽,异常的情形没有被发现。

「所以你是怎幺了?」李师翊再追问了一句,眼神从注视着陈宗翰双眼然后被其他地方吸引了注意,盯着陈宗翰衣领靠近脖子的部分,那是昨天受到的伤口长出了的偏白色新肉,没有被学校衬衫遮住的地方。

陈宗翰的身上有许多同龄生不该有的伤痕,这件事李师翊早就知道,尤其是他背部的巨大伤痕是为了保护她时所受到的,嘴巴上不提,其实心里一直记得。

留意到李师翊的视线,整了整衣领遮掩住。

「你是又做了什幺?」李师翊的口气没有很好,带了点不知何来的怒意,她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什幺,但就是没有来由的有点生气。

李师翊从来没有间断过踏进修练界的努力,在李天曦的调教下,她的实力确实是一步一步的在往前进,同时她也在过程中渐渐洗脱了最一开始的稚气胡闹,修练界并不是个美好世界,而是充满着普通人见识不到的残酷,从陈宗翰日益增加的伤痕中她看到了这个事实,她没有因此胆怯,反而是更懂得珍惜自己。

李天曦以自身的经历说了很多,虽然都是天界神州的事情,可也能够大约的印证在这。

早就不会以『自己偷偷跑去玩』这种心态责备陈宗翰,反过来责备陈宗翰的不自爱。

没有必要隐瞒李师翊,陈宗翰坦实以告「我昨天去和执法队的人打了一场」

「执法队?」李师翊对这个名词有点陌生,只有一个粗略的轮廓「之前素子好像提到过……是不是一个在修练界里面很出名的队伍?」

老实说陈宗翰知道的也不比李师翊来的多多少,突然想到肖素子之前打来的电话「对了,素子上礼拜有打了一通电话过来,她说她人现在在日本,短时间之内不会回来,要我们不用替她担心」

「喔」口气中透露的失落,和陈宗翰意料的一样,毕竟整个学校里面和她比较聊得起来的也只有肖素子「她有说她大概要多久才会回来吗?」

「这学期结束之前都不会回来,她说她会回来参加升学考试,不过那也是暑假的事情就是了」

「我记得她毕业之后就会去别的地方上大学或是专心在她的工作上」李师翊提起肖素子之前说过的事「那以后不就很难见到她了」

陈宗翰嗯了一声,他们因为正在交谈,走路的速度比两边的同学还要慢,造成交通阻塞的问题。

「早知道之前就不休学一年了」李师翊恨恨的抱怨,她可以想像高三的那一年,她的身边缺少一个可以谈天说地的朋友,会是多幺的无聊。

为了转移李师翊的注意力,陈宗翰开始说他昨天的考核「肖逸,就是肖家的其中一个长老,他在前他打了通电话告我我这件事……」

「……是一个叫作司马的好人带我去那个地方」把书包放下,陈宗翰与李师翊没有停下聊天兴致的打算,只不过当陈宗翰从蔡仪婷手上接过一张画满红线的考卷时,停顿了一下。

「这是什幺时候考的?」陈宗翰看着面生的考卷与熟悉的分数问道。

「上礼拜四的英文课」看也不看自己的考卷,反正不是一百也是九开头,李师翊把它直接塞进抽屉「然后呢?」

「考卷借我,我要订正」陈宗翰要过正解,果不其然是大大的一百分,老师在改陈宗翰的考卷时死的脑细胞肯定是改李师翊的时的好几倍,改多了之后说不定还会减寿。

「英文这种东西不是靠在学校里面看书就学得会的」李师翊难得的分享她的读书秘诀「到国外待个几个月,你的英文就会马上变得很好,你继续说你到了那个废弃空屋之后呢?」

「喔」陈宗翰在内心偷偷吐槽李师翊的无用意见,接着想到她说的其实挺有道理的,他不就是因为血色空间的存在以死逼迫他进步,如今他的实力才会一飞冲天。

「说起来执法队的考核还真是有够奇怪的,就是打一架就对了」其实这只是陈宗翰的误解,执法队自然是不可能当真这幺的随便,要知道实力高强并不就不会胡作非为,反而可能性更高,在陈宗翰的武力考核之前,他的身家早就被调查得一清二楚,品性也被纳入评估之列,更重要的原因是因为肖逸的提名与背景製造才让他的有这幺一个机会。

其中的曲折可以用简单的一个名词『战斗』给轻易带过,但这也太过于笼统与对不起搏斗的战士,可语言的诠释永远无法精準,间接的感受永远无法感染到他人,尤其对方和自己并不是同类人的时候,连同理都是困难的。

也许,这便是为何有些东西只能微笑回应。

说了,你不会懂,最后发现微笑才是最好的带过。

噹噹噹。

上课铃声响起,班导师老头没有像以往一样的準时走进教室,原本都正襟危坐的同学们开始因为这个异状而交头接耳。

李师翊一如平常的态度,把半张俏脸埋在臂弯中补眠,耳朵上带着新买来的深红色耳机。

身为班长的楚轩华在等了五分钟之后都没有等到老师之后,决定到二年级导师办公室去找他,等他回来之后,老头还是没有现身,跟在他后面的是不常露面的副导师,原来老头感冒了,请假在家中休养。

鬆一口气的人不只有陈宗翰,早自习原本应该发的数学考卷也因为老师没来而没有下文,小小的一个改变,收到这意外礼物的早晨让一天越趋美好。

吵闹的像是菜市场,副班导早就识相的离开,留下一个烂摊子,楚轩华喊的安静声一下子就被掩没,王志豪上前勾住班长的肩膀,请他放过大家一马,难得的一个无事早自习,是高中生解放压抑的日子。

有时候人还真是容易满足,一点点的好处就很高兴。

只是没过几分钟全班就为了这份喜悦付出代价,与别班相比太超过的音量,招来的是生教组长,一进门就用力拍门,如同槌子打在每个人的注意力上,鸦然无声,然后就是破口大骂。

这样的日常生活熟悉的让人安心。

少见的一个人走在校园内,身边既没有王志豪、朱士强这两个死党,也没有李师翊或是蔡仪婷两位佳人,不过是一个孤伶伶的人在吃完饭后的消化散步。

果然没有力量即将恢复的徵兆,想想也是,不过不到一天的时间,能做到什幺事情?

失落感比陈宗翰以为的还要强烈,坐在只能看到两三个人的长椅上,外表看起来很平静,心中的不安稳在细微处已然藏不住,总是不停且毛躁的做着重複的动作,以此来为心中的不安找一个出口。

铝箔包奶茶早就吸光,下意识的用嘴巴吸着,空气取代液体的位置,很清楚这样的行为完全没有意义,但总是要一个能宣洩的管道。

原本看着世界的角度正在消失,回归成凡人,闭起眼睛的黑色头一次让陈宗翰感到恐惧,他现在能倚靠的仅有粗糙的五感,失去感知的能力,就像是一个瞎子走在暗路,这种感觉很不好受。

才这幺一下子就陈宗翰就有点受不了,陈宗翰突然想到,如果全宗失去他千年的修为,不知道他会做何感想?

陈宗翰只知道,对一个享受战斗的战士而言,这感觉生不如死。

这是一道槛,实力上需要跨越,心境上也需要再提升,被打回原形之后反而更会思索,对力量的渴望更加炙热,对力量的理解也必须更加透彻,无法掌控的力量就像是小孩子拿枪在玩,不管对谁都是危险。

从修练者的身分中跳出,暂时放下全身上下的修为,反思自己,处理这份焦躁。

特别是陈宗翰实力并不是缘自于自己,很大的契机是魔主的残魂,因此就如同大姊所述,他无法完全掌控力量,也跟不上力量的成长,再这样下去迟早会死于反噬。

「我的命真苦」陈宗翰伸了个懒腰自言自语的说道,发着牢骚。

「为什幺?」

吓了一大跳,失去功力之后就连被人接近都没有感觉。

蔡仪婷抱着书,似乎也被陈宗翰的过度反应给吓着了。

「阿翰,我看你一个人在这边……」蔡仪婷懦懦的说,下句话好像就要告辞。

陈宗翰慌忙的说「欧,没有只是刚好在想事情被你吓到,呵呵」伸手搔着头,这已经是第二次被蔡仪婷给吓到,而且也都是在图书馆的附近,陈宗翰现在是坐在李师翊和肖素子常来的位置旁边。

放心般的放鬆刚刚提起的肩膀,微笑爬上她清秀的脸庞,温柔静谧,陈宗翰的视线无法移开,话也说不出来,有种感觉缠绕在心口。

「那你要不要说说你在想什幺事情?」蔡仪婷坐到长椅的另一头,三本精装书摆在大腿上,侧头「小女子说不定能够帮上忙」

「喔喔」陈宗翰几秒后才回过神,然后自责自己的失态。

「其实也很普通,只是我最近读书读得不是很好而已」陈宗翰老实也不老实的说,这点之前陈宗翰在巧遇他的时候就说过,算是一个很高中生的烦恼。

「如果你有什幺问题的话,你可以问我」蔡仪婷现在给陈宗翰的感觉不像是平常总是缩在王雅婷旁边的有点畏缩「虽然我不一定会」

陈宗翰可不想放过这千载难逢可以接近她的好机会,才正要含蓄且绅士的答应,最好是能在她的帮助下让成绩进步,这便更能增进他们的关係,蔡仪婷啊的轻呼一声说「你问师翊的话会比问我更好,她这幺聪明」

李师翊,你干嘛来乱!

陈宗翰一脸平静的在心中哀嚎。

  • 名称:3d肉浦团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02:2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