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漫画超清

髒兮兮的抹布挡住了枪身,难闻的气味掩盖住火药味,淡淡的杀机被隐瞒在一阵手忙脚乱中,扣下板机的喀擦声被繁华给掩没。

如果要说眼前的男子有什幺破绽的话,就是哪有店里伙计会这幺的沉着,沉着的像是一个经验老道的杀手。

底火点燃,枪口喷出子弹,桌子却也飞了起来,让原本瞄着王子豪胸膛的弹道因此产生偏移,腹部多出了一个血洞。

陈宗翰一脚踢起桌子,因为不知道枪口对準的是谁,靠着自己与李师翊这边的桌板扬起,这突来的变故没给章芸真与王子豪反应的空档,一回过神,王子豪只觉得肚子破了一个洞,疼痛感像触电般的袭上。

李师翊总算是没有对不起这几个月的所学,愣了一下之后就理解到刚刚发生的事情,清凉的气游走身体经络,让身体机能在吸吐间提升,注意力放在眼前的来人身上。

杀手没有开第二枪的机会,陈宗翰的右手探在他的后颈上,持枪的手被章芸真踩在地上,被两个修练者瞬间制服,哪便是再沉着也冒出满背冷汗,他丝毫不怀疑颈上轻柔的三根手指能瞬间要了他的命,按再后颈骨节之间的神经丛上,只要一个发力头脑一黑就能直接去见上帝。

「等等」杀手赶紧大喊,他怎幺也想不透自己是哪里出了差错,不只砸了招牌还被瞬间放倒,要知道修练者与异人并不是真的刀枪不入,也不是真的神鬼莫测,他枪下的亡魂就有好几个自我感觉良好的那种人「我说,别杀我」

被压在桌上的杀手不敢随便动弹,他眼角上扬,注视掌控着他的生死的赤红双眼,这个少年的双眼红的像染着血,让人不寒而慄。

王子豪用力的按住伤口,子弹要命的还卡在里面,他可不是身体素质惊人的修练者,放任不管的话,明年今天就会是他的忌日。

这种互相杀来杀去的事情在这个地方并不少见,更不会有闲人嫌自己活得太滋润,插手来找罪受,枪声一响起,附近的街仿慌乱中还有着秩序的跑回家里锁上门,行人们也都加快脚步,远离这个是非之地,当然的,好奇而观望的人还是有的。

要知道凑乐闹正是人类的本性,也是糟糕的劣根性。

陈宗翰眼睛看着杀手张开嘴巴,正要说话,突然的伸手推了李师翊一把。

李师翊被推离原本站着的地方,才要开口,一颗高速的子弹就划开空气,钉入地面,剩下残留在视网膜上死亡痕迹和地上的一个黑洞。

狙击枪!四个人心中大骇,环顾四周,有着太多能够狙击的点,要不是陈宗翰对于杀机的灵敏度非比寻常,李师翊当下就已经香消玉殒。

距离太远,陈宗翰的感知捕捉不到狙击手的身影,要知道他们这些超乎常人的存在最怕的就是枪械,如果不算上飞弹和核子弹,就以狙击枪最为棘手,伤害惊人且能远距射击,实力不够到家的修练者常常就被一枪击毙。

杀手趁着所有人心思都在搜索狙击手的时候,悄悄拔出军靴里的匕首,然后等着下一枪的机会。

细长的破空声。

张芸真快速的滚在地上躲开,王子豪也把身子隐在摊贩的柜子后面,杀手身体往前冲,同时匕首削向陈宗翰,轻鬆的让过后,陈宗翰抓着李师翊也往后退去,桌子举起来挡住对方视线,可是这不过是路边的小摊,又能退到哪去?

看清楚了狙击手的方位,可是太远了,不可能击杀,一暴露出去之后招呼来的就是精準的子弹。

咻—咻—咻—

试探性的不停击发,让陈宗翰他们就连冲出去的机会都没有,只能祈祷头上的遮阳铁皮以及摊子里的四张桌子足够坚硬。

「这到底是怎幺回事?难道大头牛赶尽杀绝?」陈宗翰低声问道,他的日程表里可没有吃饭时被刺杀这一栏。

「不知道」张芸真连点王子豪身上的穴道止血,李师翊用力按着伤口,可就算如此,王子豪的嘴角还是忍不住的流下血来,陈宗翰不用看也知道他伤到了脏腑,情况很危急。

到底是谁这幺想要他们的命?想要到当街杀人也无所谓,一团脚步声靠近,很多的人,而且杀气腾腾的,下意识的摸向自己的腰间,幽泉可不在这里,陈宗翰苦笑。

「王子豪、王子豪」陈宗翰唤道「你还醒着吗?」王子豪苍白着脸点头。

「你的异能不是可以让枪都没办法用,你现在还有办法使得出来吗?」陈宗翰的语气越来越急,即使是他,被打成蜂窝还是不可能存活的,而很不巧的,那来意不善的一群人很可能是人手一把喷子。

一开始的近身刺杀是要击毙一人或是让其中一个人受伤,让他们就不能在第一时间离开这里,接着在狙击枪的阴影下,他们必须躲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最后的一堆枪口则是要完全的毁灭掉他们。

不简单却很有用的方法,看来为了对付非人,他们的準备不可谓不周详。

「可以」王子豪盘腿坐着,脸色很糟糕,张芸真不知道用什幺方法已经把他身体里的子弹取了出来,弹头变形的子弹现在在李师翊的手上。

「你们没事吧」陈宗翰看向他们三人,关心的问道。

李师翊的脸色也不是很好,嘴唇有点发白,毕竟她是大胆没错,可一直被十字準心瞄着的感觉并不是胆子大就能克服,她也没有带着她的长剑,现在的她恐怕和一般的普通女孩没什幺不同。

王子豪专心的驱动他的异能,就像孙久永说的,没有什幺能够猜测出他能力本质的线索出现。

张芸真的兵器自然是被收走,不晓得他赤手空拳的功夫如何。

「我撑不了太久的,狙击手太远,我没办法,要逃要打,快点决定!」王子豪平息自己仓促的呼吸,然后说「他们那边还有四个修练者应该就是击败芸真和陈烈那四个」

「他妈的」陈宗翰火大的骂道,他已经可以感知道接近的四个修练者的强弱,其中三个修为都不算太高,有一个则是不容易对付,但如果只是一挑四的话他还是有打挂他们的把握,前提是不能有狙击手,旁边也不能有一群绝对会倒戈的裁判。

几十个人把这里围得水洩不通,通通拿着不同模样的刀鎗,一边碰撞一边大声叫嚣,耍狠耍流氓,不停的放一些屁话,基本上陈宗翰他们是连理都不想理。

突然外面变得平静下来,看来是有一个有些份量的角色现身,说「里面的朋友,何不出来见见面」

「大小姐,你帮忙照顾王子豪,一有机会我喊跑,就跑」陈宗翰低声说,李师翊点头,然后陈宗翰笑着说「就凭外面这幺一群混混,哼,难道你怕了?」

「鬼才怕」李师翊不服的说,她当然不怕,她怕的是他们手上的枪。

「呵呵」陈宗翰笑着并肩和张芸真走了出来。

发话的应该是个黑道干部级角色,在他身边的是四个修练者,陈宗翰他们一现身,四道感知就往他们身上探去。

这次陈宗翰不想玩扮猪吃老虎的游戏,而是要狠流氓的恐吓起他们,因此,不再保持着敛息的状态,庞大的气势从他身上溢出,如同滔天巨浪重重的压下,把他们没礼貌的试探给粉碎。

凝鍊的剑意狂放且肆无忌惮,杀机红瞳里忽隐忽现,要不是杀人犯法,要不是他手上没有幽泉,要不是他不想在李师翊面前杀人,如果没有这三条顾虑,他很乐意再做一次摆渡冥手,送他们去地府作客。

对方明显不知道有陈宗翰这号人物,修为最单薄的一人甚至退后几步,那恐怖的气势给他造成错觉,眼前年纪比他小的少年如同刽子手般的把刀放在他的脖子上。

「开枪」普通人无法贴切到这股气势,但心中突然冒出的寒意已经足够他们扣下板机。

喀喀喀,没有一颗子弹肯射出来,不依不饶的像是怕羞的女孩。

「在揍扁你们之前,我想问你们,张乐安发的话你们为什幺赶不听?」张芸真问道,枪枝的全部失灵原本就在彼此的意料之内,原本即使如此张芸真两人也逃不掉,可陈宗翰改变了情势。

黑道干部沉着脸「这你不需要知道,庄先生,看来又要麻烦你们了,价钱就和之前一样就可以吧」

「不好对付,加一倍」里面功力最好,背后揹着一把长刀的男子说,四人之中有一个是女的,手上没有拿兵器,而是拿一个像是令箭的东西,看来她就是术士。

黑道干部脸色更差了些,他还没有开口之前,就多了一个声音「他奶奶的,别靠那群死钱鬼,这种货色,老子一个人就干她妈的」走近,明显的是一个黑拳选手,满脸的伤像是勋章一样的证明他功勋赫赫,绷紧着不适合他的西装衬衫,居高临下的不屑看着陈宗翰。

「阿力,别冲动」黑道干部说,只是他的口气并不严峻,反而有种鼓励的意味在。

陈宗翰在他身上嗅到同类的味道,阿力的眼底尽是狰狞,那是想把眼前所有人都拧碎的破坏欲,陈宗翰不否认自己也是如此,但他很自制,把那些见不得人的东西都好好的隐藏着,用属于他的平凡与微笑。

「你太粗糙了」陈宗翰评论的说,张芸真已经摆开了起手势,她知道对方即使不是修练者也不是那幺好解决,黑拳的生死搏斗已经让阿力变质,变得不是常人。

「小子,你现在马上跪下来舔老子的皮鞋,老子就只打断你的腿,不揍烂你的脑袋」阿力说。

陈宗翰看着阿力比他整整大上一圈,骨节几乎磨平的拳头,说「你干嘛不是是看能不能把我的脑袋打烂?你怕阿」

「老子怕?」阿力回头看他的兄弟们,所有人都很捧场的大笑,看着陈宗翰的眼神像是看一个白癡,他们已经看过阿力打烂十几个这种狂妄之徒。

「来了」阿力出拳前甚至还大喊一声,像是要提醒陈宗翰一般,他的手臂粗的像是树干,挥出来的拳头彷彿一颗砲弹,很快,他没有留手。

陈宗翰的嘴角扬得更高了。

以常理论,这个拳头会结实的轰在他的脸上,所造成的结果是脸骨碎裂和严重的脑震荡,相信阿力一秒钟之内大概可以挥出三拳,而且还是可以瞬间KO对手的重拳,可惜他今天对面站的人无法以常理论之。

拳头刮破空气,陈宗翰的脸色连变都没变,在外人看来他是动弹不得的无法反应,可真相又是如何?

章芸真甚至忍不住要出手相助,她并不清楚陈宗翰的实力如何。

拳风都已经触碰在鼻头,陈宗翰总算是动了起来,右手从口袋里拔出来,轻鬆写意的姿态,手握成拳状,从右前胸开始加速,科学体育告诉我们拳头的力量是重量乘以速度,也就是速度越快力量越大,而如果还勉强看得到阿力的拳影子,那陈宗翰的前臂到拳头是凭空消失于众人眼前,眼力足够跟上的全场没剩几个。

甚至连出拳的声音也没有,后发然后正着对上。

碰!

阿力一百五十多公斤的壮硕身体往后面飞去,撞倒了七八个等着看好戏的小弟,右手无法承受住的不停颤抖,皮开肉绽,从今以后连拿筷子都成问题,手腕被巨力给变形,手肘、肩膀都被恐怖的力量给错了位子,想要重新练起并不是不行,只是陈宗翰怀疑他还有这个勇气吗?

鸦雀无声,所有人都被这突然的场面错愕的说不出话来,胆子小一点的,不自禁的往后退,微笑不变的陈宗翰一下子身形高大了起来,面孔严肃的庄先生当然看得出陈宗翰明显的立威意图,心中暗暗思量,从没听说过有身手这幺好的年轻人,原来的十拿九稳已然开始颠覆。

陈宗翰往后退了一步,一颗子弹穿过陈宗翰原先站得位置,既是警告也是提醒,要陈宗翰别忘了还有他这一个狙击手,不要乱来。

「厉害、厉害」黑道干部的皮笑肉不笑的拍手,然后对自己的手下喝道「还站着干吗?把阿力带下去」几个人爬起来之后就连忙扶着阿力快步离开,而其他的人则是把刀口都朝向陈宗翰,看起来和之前一样的兇神恶煞,不过退后鬆散的包围圈正默默的吐露他们心中的不安。

「庄先生」黑道干部下了决定「钱我付,事情就交给你了」说完就也退到小弟们簇拥身后。

长刀在手,冷冷的盯着陈宗翰「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得罪了」用术法的女子退到后边,身上的能量开始流转,另外两个男子一个用的也是长刀,看起来年纪大不了陈宗翰几岁,二十多一些,他是四人中功力最低的一位。

另一个使剑,长剑剑尖轻轻的上下抖动,搭配上他消瘦的身形和绿色的衣服,就像是一条蛰伏着的青竹丝。

章芸真双手成掌,身体内的真气因为之前的一战而消耗良多,现在正一点一滴的积存,手脚原本有些褐色的皮肤正透着一股粉红色,她正把全身的真气聚缩、闷住,从而肌肉会获得爆炸般的力量,这方法在修练界并不常见,反而比较类似于上面会看到的功夫。

李师翊护着王子豪,警戒观望着四周与狙击手,让他们两个的身子不会被狙击手瞄準,同时一有情形时也能立刻反应。

陈宗翰的呼吸越来越浅,到最后几乎是要很费力才听得着,他浑身的气势一闪一灭,风中烛火般,似乎要熄灭,太过接近却又被突然烧着,右手上持得是筷子,就是方才章芸真与王子豪拿来吃麵用的筷子,上头还留着汤水。

陈宗翰虽然不是很介意这个饭后运动,反正在血色空间里不也是一样的蛮横而不讲理,他比较好奇的是谁这幺大胆的想要杀他,大头牛?张乐安?柯家兄弟?张耀明?保镳任务时死在他手上的无名氏?死亡药剂被后的神秘组织?还是他只是被连累的?

这不想还好,一想就突然发现到看自己不爽的人还真不少,这是不是侧面的表示自己做人失败?

陈宗翰与章芸真的脚下地板闪出法术光芒,同时间对面三人都动了起来,长剑寒芒细细的刺来,庄先生的长刀也在同一时间劈来,两个攻招徒劳的搅乱空气,陈宗翰早就在感知到法术能量时就消失。

章芸真才刚吃过一次亏,一开始就留上了心,因此也没有着道。

堪堪站在法术範围之外的陈宗翰,一脚戳向使剑男子的腰间,对方往上一跃的闪过,接着长刀挟着霸道的气燄大开大阖的砍来。

陈宗翰还没有用筷子就能夹住对方刀刃的功力,左右的顺着刀势,挨着冷冷的刀锋避开每一击,脚下的每一个踮步都恰到好处。

斜下的一刀,刀尖勾破陈宗翰的衣领,乘着这空门抢入,筷子直刺双眼,庄先生匆促的后仰,成一个铁板桥,原以为闪过,陈宗翰手上的筷子却变招往下欲插。

庄先生不顾形象的在地上打滚,只求躲过这一招,筷子插进柏油路,力尽,背后的银蛇也容不得陈宗翰在继续追逼,左手撑地的倒立翻身,右手顺势把筷子抽出来。

张芸真如果是在正常的状态下,相对于刚出茅庐的另一个使长刀的男子强上不少,就算是有麻烦的术士在一旁捣乱也不至于败走,可她现在的状况实在不太好,只能不停闪躲的伺机而动。

使刀男子感觉到脑后有风,缩头,慢上一步,左耳和左脸颊出现一条条的血痕,原来是陈宗翰倒立翻身时,左脚踢往离他太近的使刀男子,如果不是他闪开,那个踢击完全可以踢晕他甚至踢残他。

这是一个教训,混战的时候即使做不到眼观四方,至少也要能耳听八方。

长剑连连的咬上,陈宗翰顾不上帮助章芸真,用手上的筷子荡开一个往下阴的攅刺,然后抢进剑圈之内,使剑男子急退,但陈宗翰的步法怎幺也不会弱于他,何况一个是退后一个是前进。

任何剑手都知道被抢进剑圈之内的危险性,长剑的攻击範围在剑尖与前段剑身,一被进了身就失去攻击的手段,一下急促的短拳,男子想收回剑来却来不及,胸前一个闷痛。

刀气袭来,分开要变成近身打斗的两人,接着长刀兇狠的贴上,看得出来刚刚的几下让庄先生印象深刻,不打算留力,真气充盈全身,打起了十分精神,每下劈砍都带着伤人的罡劲,大有在千军万马中冲闯的狠决。

由于手上没有趁手的兵器,陈宗翰大多数时间都只选择能避其光芒,缓过气来之后,长剑也加入战局,不停的虚实交替,衔着剑尖,针对着陈宗翰的每一个倏忽破绽。

两边包夹,长刀越使越猛,长剑越来越急,陈宗翰的空间不停的被压缩,可就算如此,他依然故我的走在夹缝之间,毫不犹豫的踏在最正确的方位上,两个人都难以伤到陈宗翰。

刀光一闪,陈宗翰滑过引擎盖,停在路边的车无辜受害,刀痕把引擎连同引擎盖一起斩开,在车子另一边的陈宗翰抓住车的门锁,用力一扯,把整个车门扯下,接住使剑男子连续的三道剑气。

庄先生踏在车头用力跃起,整台车受力的往下晃动,车子的防盗铃逼逼逼的响着,雪白的刀刃以直劈山河的气概向陈宗翰劈去,后者双手往上一抛,带着三个凹洞的车门如同纸片的被砍成两半,而陈宗翰则是退到后面去了。

陈宗翰伸手又是一拉,又是一扇车门举在手上,反正以陈宗翰的力气来说车门根本轻的很,拿来当作一个奇形兵器用刚刚好,只是苦了车主而已,没什幺招式的高高举起,然后对着刚落地的庄先生砸下。

庄先生瞬息间就闪到一边,人趴倒在地,原本的位子上被直接砸出一个窟窿,水泥碎屑散落的像是豆花,身影往前,快捷的一刺,使剑男子的剑尖直指着陈宗翰的头颅。

左手上的筷子点在剑尖,神乎奇技的止住了所有向前的力量,同时间,趴倒在一旁的庄先生双脚翻转,地躺刀式扫向陈宗翰的双足。

轻跳起,右手在车尾一撑,再次滑到另一侧,马步站稳,双手使力的用力一翻,把车子翻起砸向两人。

现在车子翻天的摔在人行道上,防盗铃也不知为什幺的不再响起,陈宗翰不认为两人会就这样退场,但至少争取到一个短暂空档。

缩地脚步,右手成爪状,抓向不擅长近身战的术士女子,女子赶紧的退开,胸前的项鍊出现淡青色的强烈晕光,陈宗翰直觉性的收起攻招,快速的远离她,而再一次的,这种对于危险的直觉救了陈宗翰一命,女子的周围地面产生出无数的龟裂痕,诡异的能量在她的四周以特定的轨迹运行着,只要离她三公尺以内的一切都受到波及。

好奇的用一根筷子甩向女子,只见筷子在空气中慢慢的变慢,然后停住,接着扭曲碎裂。

好险,陈宗翰惊险的拍拍胸口,术士的能力实在恐怖,差一点自己就会像那根筷子一样。

庄先生和使剑男子挡在陈宗翰与术士女子之间,长刀与长剑都没有丝毫鬆懈,也没有暂歇的打算,两人分开寻找着最佳的出手角度。

咻—

又是该死的狙击手,一个轻微的闪躲动作,严正以待的气机露出了几许破绽,同一时间的,两人的兵器挥向陈宗翰的前后颈。

  • 名称:在线漫画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59:2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