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雪将至剧情详解超清

为什幺明明浑身充满着不属于人世间的气息,却还是能够好端端的存在着?

这个问题牵涉的太广也太过于艰难,陈宗翰无法回答,也不是说很在意这个答案,而能够精确回答的全世界大概只有现在正坐在窗框上,欣赏着天空星辰的大姊。

假叶明水的话里透露出不少的玄机,但陈宗翰决定先把一切抛到脑后,那些事情可以等出了这个矿坑再慢慢的用生命去思索。

把眼光集中在眼前的事情,这才是当务之急。

其实陈宗翰也不是没有考虑过说会和肖素子没碰上,不过陈宗翰觉得这不应该是收手的理由。

很多事情要做之前总是有很多理由会阻挡自己,不过很多时候,与其在原地担忧,不如先动手做了之后再去考虑后果。

在原地胡思乱想、缚手缚脚的下场常常是一事无成,最后成为十几年后回忆往事时的一声喟叹。

「真该死」陈宗翰左手摸着自己的左腹,怪异的感觉即使一直碰触也没有突然消失,在这样下去,某一天可能会真的变成人人喊杀的殭尸妖怪,这可不是陈宗翰乐见的未来。

陈宗翰在心中计算着矿坑里还可能存在的人,顾念空、叶清崚、姜舞绫、海伦都已经离开,而盗版的顾念空、叶明水、江姚玄都已经死在陈宗翰的手中,算起来剩下来的人似乎都很麻烦。

「素子,你人到底哪去了?」陈宗翰喃喃自语。

「要我告诉你吗?」一个突兀的声音。

「干!」陈宗翰吓到,激淩的抖了一下。

陈宗翰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出得声,在这个矿坑里只有一个人能够接近陈宗翰到这个地步,而不会被发觉。

就是他自己。

陈宗翰回头看到熟悉的脸上带着一样的面具,双手抱着胸带着兴味的看着自己,两只脚甚至很轻鬆的交叠着。

完全没有戒备的姿态,陈宗翰觉得自己如果不出手偷袭真的是对不起乡亲父老。

先是很自然的回身,但双脚已经做足準备,肌肉一紧,用力弹射出去,幽泉匕首直奔对方的门面。

假陈宗翰不躲不闪,甚至连脸上的笑容也没有变。

开口轻巧的说「肖素子现在在我们手上,你…确定要杀了我吗?」

全身动作绷紧,不是为了致命的一击,是要遏止自己的出手,用比原本更强更急促的力量去打乱自己的动作,强自收手需要用上比出手还要强上几倍的力量,而这两股力量在体内激荡的结果就是陈宗翰内息大乱,差点一口鲜血喷出来。

「你没事吧?」假陈宗翰关心的说道,陈宗翰稳住自己的真气,没有开口。

缓过气来,陈宗翰说「去你的」

「也去你的」假陈宗翰笑笑的回说。

陈宗翰肯定对方的身上除了他的性格之外一定有别的成分,他才不相信自己的个性有这幺糟糕。

陈宗翰瞪着对方「学…素子她人呢?」

「如果我说死了呢?」

「那你也不用活了」陈宗翰兇狠的反应说道。

「呵呵,好兇」假陈宗翰还是那种胸有成竹的笑容,看得让人觉得非常讨厌「你杀不了我的,我即使死亡了也不代表就不存在」

最后又补了一句「你放心,素子还活得好好的,至少现在是」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跑回来」假陈宗翰还一样一副完全没有意识陈宗翰是死敌的模样,完全吃定陈宗翰不会趁机攻击他,背后的破绽大开。

跟着不晓得要带自己去哪里的另一个自己,陈宗翰和对方完全相反的充满着敌意。

「欸」假陈宗翰感觉起来有些莫名的雀跃,找陈宗翰聊天「说说看你看到我的时后的感想好不好?」

「什幺鬼?」

「我现在不是以陈宗翰的立场发问,而是以这地方的主人的身分发问」

「阿……」陈宗翰实在不知道该说什幺,首先他没有跟陌生人谈心的兴趣,即使那个人根本和自己一样也没兴趣,况且两个人的关係还是敌对,突然说要发表自己的看法也太奇怪了。

「你不是应该知道我的想法吗?」陈宗翰没有回答而是反问说。

假陈宗翰停下脚步,敛起笑容正经的对着陈宗翰说「我只能由你的过去、你的个性、你有过的想法去推敲你的未来,但是因为是我在推敲,所以我永远都不会是你」

陈宗和其实不太懂这种像是哲学思辨的回答「可是之前你不是都可以知道我的想法?还有庄大哥那一次也是」

「看来你还是不懂」假陈宗翰摇摇头「你终究是你,即使我有你的记忆,有关于你的一切,但是我仍然不是你」

「算了,想不通就不要勉强,我了解你并不聪明」

「……」陈宗翰没想到自己竟然有这幺一天,会被另一个自己当着面说笨,算了,陈宗翰现在只想知道肖素子的情形。

瞥了他一眼,假陈宗翰开口说「你不要满脑子都是素子素子的,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自己还真容易被看穿,陈宗翰心中纳闷着。

看起来对方很认真,陈宗翰只好也认真的动脑试着用知道的辞彙去说明他的感觉,这种感觉就像是上课发呆被老师看出来,然后点名起来回答问题一样「一开始很惊讶,痾,然后会觉得很奇怪,接着……」

陈宗翰看着眼前的人,想到第一次碰面时的场景。

「……会觉得不安,会…想要杀了你」陈宗翰很平静的说,而对方则是更平静的摸摸下巴,点点头,接着又带路的转过一个弯。

「你要带我去哪?」陈宗翰依然忍不住的发问。

「找肖素子啊」回答得很自然,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陈宗翰一下子话语鲠住,只能欧一声。

看着两旁壁面上绣蚀的线缆,越往越深的地方走去,路上的设备与状况就越简陋,可以感觉道路有往下倾,离太阳是越来越远。

之前陈宗翰走道的地方应该都没有现在来的深,陈宗翰留意到现在的路面不只是凹凸不平像是刚开闢出来,头顶的高度也变矮,一旁还散落着许多似乎是刚采出来的粗糙矿石。

地上铺置的铁轨也比之前看到的来的光滑,倒在路上的矿车里倒出许多的煤矿。

走在对方背后几步的陈宗翰注意到前面假陈宗翰的奇怪之处,一步向前抓住他的左手。

假陈宗翰没有什幺激动的反应,看起来就像是早就料到陈宗翰会有这种反应。

「你的左手……」陈宗翰拉着凑到灯光下,从手臂一直到手掌,几乎是一整只手都呈现死灰色。

抽回手,说「你应该很清楚是什幺原因,所以就别问了,对了,这还要多亏你的素子呢,差一点就连殭尸化都不没办法,整只手臂都被砍断」

「就快到了」

前面是一个相对比较大的坑洞,虽然没有一开始升降机的地方这幺宽阔,而且相比之下也少了很多人为的痕迹。

也许是因为在地底深处的缘故,空气比较难流通,还有些水气,陈宗翰感觉到有些呼吸急促。

感觉到几个人的气息,陈宗翰收紧气势,保持着随时能够出手的程度。

「阿翰!」

陈宗翰一直冀望听到的声音,从阴影中传来,让濛着的黑暗都显得退色,从没想过有一个声音可以这幺悦耳,这幺吸引人。

转过头去,不过原本正要蕩开的笑容却僵住。

两个肖素子。

虽然说这种情况早就可以料到,不过脑中的排演和真正看到还是有着不同的感受与震撼,两个一模一样的丽人站在同一个方向,视觉上的冲击还蛮强烈的。

「干!」陈宗翰不自觉得脱口而出。

「阿翰,不要说髒话」其中一个肖素子皱眉说教,以往陈宗翰都会克制自己不要在肖素子、李师翊面前骂上髒话,这次真的是直发于胸臆,完全的真性情表现。

「抱歉」陈宗翰做出平常聊天时会出现的动作,双手摊开的放在胸前,投降般的举起,然后像是要随时拔腿就跑的举动。

「呵呵」两个肖素子都掩着嘴笑了起来。

这个动作常常出现在陈宗翰与李师翊斗起嘴来的时候,李师翊有时恼羞成怒,失去美少女的矜持,几乎就要捲起袖子,那时,陈宗翰就会出现这一个动作。

在这几乎可以说是一触即发的绷紧场面,这一个小小的动作让原本的紧张感变的可笑,无形中少了见血的场面。

看着两个动作真的出于一辙的肖素子,陈宗翰不晓得到底该抓住哪一个人的柔荑然后转身就跑,可两个人都不给陈宗翰一个提示,就任由他在心中瞎猜。

陈宗翰没有动作,他可不想赌那二分之一的机率,看是会抓得美人归或是被美人捅一剑,这种游戏太刺激了,就算没有心血管疾病也不适宜。

「现在是要玩我猜我猜我猜猜猜吗?」陈宗翰无奈的说道「至少给一点线索吧」

「呵呵呵,这种游戏已经退流行了,我们玩点别的」

是姜舞绫的声音。

绝美的颜容还有着衣服难以掩盖的诱人曲线,就算是在昏暗且晦涩不明的地底下,就算是在满布煤灰同时敌我难分的情境下,那份美丽,依然让人不禁多看上几眼。

同时,陈宗翰的右脸颊不知怎的有点痒痒的。

绝对不是尸化的缘故,陈宗翰很确定。

「阿翰」其中一个肖素子走近陈宗翰「先听他们说」

「在这之前我可不可以先确定你是真的还是假的?」陈宗翰有种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蛇的倾向,毕竟他左腹的伤口就来自肖素子的作戏。

另一个待在原处饶有兴致看着陈宗翰的肖素子,开口用陈宗翰熟悉的语调说道「按照你的说法,我承认我不是本人,你满意了吗?」

视线在两个人身上巡迴,陈宗翰正在使劲动着脑袋,原谅他最近动手动脚的概率远高过动脑,一时间转不过来。

其实这是很简单的道理,两个肖素子中有一个承认自己是冒牌,而另一个没有反对,不考虑是中了什幺迷魂术的可能,在加上肖素子陷害自己的机率无限趋近于零,由这些条件就可以推论出结果。

「素子!」

陈宗翰高兴的叫唤,他此行的目的算是达成了,有惊有险的,但是至少最终目的是做到了。

久别重逢,而且还是困难重重的久别重逢,陈宗翰甚至有种强烈冲动想要拥抱眼前的丽人,用体温去确认她的安危……

就在陈宗翰还在心中自我冲突的时候,肖素子已经张开手从正面环住陈宗翰,把陈宗翰伤痕累累的身体拥进怀中,温暖的热度让陈宗翰头一次意识到自己的冰冷,一瞬间,彷彿就连灵魂都得到了救赎。  

陈宗翰轻轻的,像是碰触什幺易碎品一样的,把双手也抱住肖素子的背,她平时俐落的短髮现在显得有些杂乱,身上也乱糟糟的,而陈宗翰的眼神温柔了起来。

两个贴近的身体,都欣喜于对方的平安无事,温暖流溢,即使是当前的困难形势也不能打断他们现在的温馨连接。

陈宗翰知道这一个拥抱没有混杂着男女私情,没有性别的阻碍,是专属于朋友,是战友之间的亲密。

「阿翰,还好你没事」肖素子搂得更紧了一点「还好、还好」

「学姊」陈宗翰一开始有点不知所措,现在则是很诚实的接受这份战场上的温情「我也很高兴你没有事,真的」

肖素子又在陈宗翰的怀里待了几秒,然后轻轻的挣脱,笑的看着眼前的大男孩。

陈宗翰的怀里空了,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说不上来的失落感,理智知道自己的这股失落来自何处,却没有资格去多争取些什幺。

肖素子现在的表情有些複杂,高兴与伤心在脸上转换,最后叹了一声气「你为什幺要回来呀?」

陈宗翰无言,他竟然找不到任何自己这幺做的理由,不,应该说他不知道该怎幺说出口,所以他只是无所适从的看着肖素子。

「我很高兴你来了」肖素子的话语中有着疲倦与不忍「但是你为什幺要回来?我有听到舞绫姊的广播,好好的回到地上去不是很好吗?」

陈宗翰张开嘴巴却不知道该说什幺,而旁边的另一个他则代替他开了口「我早说过他一定会回来,而且一定能够到达这里」

陈宗翰苦笑,不知道该不该感谢他的感同身受?

假肖素子也饶有趣味的看着刚刚拥抱过的两人,说「我也说过,你不会走的,你知道他一定会来,也怕他跟你错身而过然后困死在这里不是吗?」

陈宗翰直视着肖素子的眼眸,肖素子在闪避,刚刚说的都是实话,难道自己回来真的害了她?

心里有个东西在崩碎,酸楚的感觉上了心头,刚刚的温暖原来是份罪过,原来错误在自己的身上……

果然假陈宗翰也看穿了他的想法「你不用太自责,她之所以留在这里还有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

顿了一下,他继续说「素子你自己来说好」除了他之外其他人也都显得神态自若,看起来完全不着急,有着大把的时间给陈宗翰与肖素子去消磨解释。

他口中的素子自然是指着陈宗翰身旁的那位,陈宗翰用眼神询问着。

「你知道叶明水已经战死了吗?」肖素子看来想要从头开始解释起。

陈宗翰点点头「我知道,是我,不对,是他杀的」看了另一个自己一眼,对方甚至大方的点点头承认。

肖素子叹了一口气,说道「姜点也死了,现在庄大哥和王处正都在他们手上」

这个消息虽然称不上骇人,但也很让人震撼,特别是姜点的身亡。

陈宗翰一直都没有放鬆戒备,环视整个坑洞,除了他与肖素子之外,还有假陈宗翰、假肖素子、假姜舞绫,就是没看到肖素子说的其他人。

「叶明水死了,现在整件事情我必须负责,而且这一次任务的伤害实在太严重,牺牲了三位修练者,还都很受到世家的期待,我难辞其咎」肖素子的口吻很公事化,不过陈宗翰可以听出里面的无奈。

叶明水,叶家里很有说话权,在处理事政上很有能力,姜点与江姚玄则都是备受期待的新生代高手,往后都应该是世家大族的栋梁之一,现在三个人都殒落在这荒僻的矿坑,这点是谁都没有办法想到的,也不乐见的。

牺牲已经够多,更何况根本没有任何的收穫,一开始想要探寻的空间裂缝也根本没有任何蹤影下文,更是没有人有心思去理会。

不论是谁派遣他们来这个地方,不论有没有怀着恶意,也无法想到会有这种折损,牺牲的几人是整个修练界的损失。

而听肖素子说来,庄坍与王楚正现在还活着,甚至还有着继续活下去的可能性。

「他们要我留下来跟他们玩一个游戏,如果我赢了他们就愿意放了庄大哥他们」接着複杂的看了陈宗翰一眼「第一个就是赌说你会不会来,你来了就继续,你没有来游戏就结束」

肖素子一方面是职业道德,另一方面则是无法就这样放弃救回庄坍的机会,留在深处的她没有受到什幺伤害,只是带着希望与抗拒等待着。

陈宗翰来了,那就有挽回庄坍与王楚正的机会,陈宗翰没有来,那就代表陈宗翰应该已经离开这里,到了安全的地方,虽然有些失落,但这样的结局可以接受,至少他还活着。

等待的同时,肖素子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希不希望看到坑道中出现陈宗翰的身影,矛盾又冲突、失望又盼望,如果陈宗翰愿意如同寻死般的来找她,是否就代表在他心中,肖素子是非常重要、无可取代的存在,甚至是牺牲生命也要保护的对象?

她没有去想她身旁的那些冒牌货到底要做些什幺,心思只是绕着陈宗翰打转,他会来还是不会来?肖素子就像是拔着幸运草瓣的女孩,忐忑的等待着。

陈宗翰出现了,那个大男孩,可以看到他的疲惫与历经打杀的疮痍,肖素子原本以为自己会失态,但自己却意外的平静,似乎早就知道他一定会来。

拥抱,是确认彼此,那份心意传达着温暖。

肖素子也是经过了许多的打斗才到现在,疲惫,而现在身旁多了一个他,所向披靡的感觉很真实,她相信陈宗翰,她相信他们两个在一起能够克服所有危难。

「现在你可以说到底要怎样了」肖素子看着微笑着的假姜舞绫「要怎样才能带走庄大哥他们」

「先别急,骑士历经重重困难才找到公主,你不觉得这一幕很感动人吗?尤其是相拥的场面,可以搬到百老汇演出了,真是让人嫉妒」假姜舞绫打趣的说。

「不要再闹了」肖素子有些强硬的打断假姜绫「现在到底要怎幺样?」

假姜舞绫坐在一个不知道装着什幺的箱子上面,展现女人风韵的交叠着脚,就像是坐在什幺露天咖啡厅,说话的口气也像是在跟老朋友叙旧,不是要取人性命。

换了一个姿势,双手托着下巴说「你们知道为什幺我们要杀你们吗?」口气比较像是谈论着天气,而不是死了三个人的沉重话题。

没等陈宗翰他们回答,自顾自的说下去「在美国如果非法闯入别人的院子,主人有权力开枪射杀侵入者,同样的,我们也不喜欢有人来打扰我们」

陈宗翰与肖素子都不满的想说些什幺,不过假姜舞绫举起手来阻止他们。

「你们死了三个人,我们这边输了五个人,比起来你们算是赢的,游戏时间差不多该结束了,我们就来玩玩最后一局」假姜舞绫继续说道「俘虏有两个,我们赢的话就是五比五,平手,那样子游戏就会继续下去,其他人都已经离开,所以会有危险就剩下你们两位」

「你们两个可以选择不要玩,离开,我们不会阻止你们,现在的情况是你们胜,当然如果你们离开,庄坍与王楚正就必须留下来」

陈宗翰与肖素子面面相觑,现在的情况实在让人不知该怎幺反应。

游戏?只是游戏吗?对这里的『主人』而言这不过是游戏吗?

看出了两个人眼中的困惑与惊讶,假姜舞绫笑笑的说「没错,对我们而言这不过是游戏,是从沉睡中醒来的小小消遣,或者是刚睡醒的起床气」

「我们有遵守游戏规则,两边基本上是一模一样,虽然说攻势是由我们开始,不过你们就当作这是地主队的优势和针对外来者的不愉悦吧,之后的游戏进行,两边可说是没有什幺好抱怨的,而游戏的胜负很简单,一段时间之后,只要哪一边剩下最多人就是赢家」

「很公平吧?」

把人命当作一场游戏,这种心态确实很让人气愤,但就如她说的,如果这里是别人的私人家园,那己方就是没有礼貌的侵入者,这种待遇已经称不上太过分。

强制性的加入一场杀戮游戏,这种感觉没有人会喜欢,说得直接一点,应该是非常愤怒、非常的冤枉、非常的不能接受。

但是至少条件是平等的,不论是因为什幺原因而产生的另一个自己,除了一点点的意识之外,其他都和本尊完全相同,就如同假姜舞绫所述,这是一场异常公平的游戏。

冷静下来想一想,一个可以创造完全一样的分身,不管是经验记忆还是容貌,这样该是怎幺惊人的存在!

也许不是生物体,是深埋这个土地里的不知名无解存在,原本深深沉睡着,却被地上聒噪的人类给惊醒。

既然拥有着这种让人无法理解的能力,也许想要杀死陈宗翰这些入侵者也只是一个念头,而已。

有些真实,想通之后会让人冷汗直流。

  • 名称:暴雪将至剧情详解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53:2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