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期4超清

这短暂的插曲已然草草的落幕,   原本的比赛流程在被拖延好几分钟的情况下,按照原定计画进行开始。

对于王志豪而言,他刚才正经历这辈子最惊险刺激的体验,对陈宗翰而言,他几分钟内为自己的好友的处境捏了好几把冷汗,对场边的观众赌客而言,他们多了一个可以和朋友聊天的资本,对无数其他外人而言,只不过是和平常一样的几分钟。

已经对于场上的黑拳比赛失去兴趣,陈宗翰自从挂掉手机就没在说什幺,张安乐的身分肯定不简单,说话的份量想来也很重,几分钟的时间,一般来说光是交涉转圜都嫌不够,可就张安乐就是办到了。

这个人情欠得可不轻,陈宗翰苦笑,他离普通人的生活又大大的远离了一步。

场上换成一个白种人与一个善长踢技的年轻人,比起方才壮汉对上王志豪的逃跑戏码可是精采的多,观众们吆喝着,就彷彿自己才是场上的选手,把一切看在眼里的陈宗翰现在没有心思去点评他们。

一个上段鞭踢,快狠的破开白人的防御,根据陈宗翰的眼光,那一下让对方的肋骨至少断了两根,不知道有没有插到肺里,有的话恐怕就没得救了。

李师翊摀住嘴巴,微蹙起的秀眉中含着淡淡的厌恶,与前后面那些不停叫好的人们形成对比,其实不只她是如此,前面原本笑闹着的不良太妹们也是一副逞强样,眼前生猛的暴力超过她们能负荷的程度。

与看暴力电影的感觉差很多,活生生的在面前进行最原始的争斗,不单是视觉上的贴近,空气中也瀰漫着汗味与血腥味,听觉上的喊叫声更是刺激着肾上腺素,同时也让胃在不停翻搅着。

李师翊说到底也不过是个普通高中女孩,也许和普通女孩相比是比较古怪也比较暴力,但也很难接受黑拳比赛的这种残酷性。

在一般人的思想中,打打杀杀本来就不对,这是从小到大社会教育赋予我们的道德观,而可以享受黑拳打斗的人,也就是抛弃了常人价值观的家伙,也许也是因为如此,在此边缘人才会被社会给抛弃掉。

白人挣扎的要投降,得手的年轻人当然不会放弃这幺一个好机会,从后背扣住对方的脖子,用力的收缩压紧,氧气量的需求不足,让脸色开始发紫。

明明有一条生命在眼前準备消逝,可大家不是在欢呼,就是在扼腕自己的赌金,好一点的也只是像陈宗翰一样的冷眼旁观。

「你可别再犯傻」陈宗翰说,对象当然是李师翊,后者不忍的别开目光,只是眼睛看不到,耳朵还是听的到那让她厌恶的吵杂声。

李师翊看向身旁的陈宗翰,说道「我还没有到这幺的天真,不论现在是谁因为这噁心的比赛死掉,都是他们自己自愿的,怨不得人,不像刚刚被逼上场的」

陈宗翰没有再说什幺,只是看着李师翊清澈的眼睛,反而是孙久永提出自己的疑问「你这样说很奇怪,刚才你们的朋友是因为先动手才被丢到场上去,也就是说他们也是自找的阿,难道说就因为大头牛不是什幺好东西,刺杀他就没有错吗?不用付出代价吗?」

李师翊转过头去,跟孙久永争辩「就算是那样也没有到取别人生命的程度,刚刚他们没有选择权,可是现在场上的人明明就可以选择不要上场,是他们自己自作孽」

「你朋友是去刺杀耶!可不是说打一顿就算了,既然敢去杀别人,那也应该做好了自己会丧命的心理準备了吧」孙久永用一种看不懂世事的大小姐的眼神看着李师翊,后来又补了一句「就事论事,我可不是在帮大头牛说话」

李师翊不甘示弱的哼了一声「就算是照你说的那样,也是带头的要扛责任,怎样也不应该轮到王志豪和刚刚那个被打得半死的家伙」

「所以照你的说法,他们就没有错?」

「我只是想说他们罪不至死!」

孙久永和李师翊两个互相瞪视着,谁也不服谁。

在孙久永的想法,实力强悍的人就有权力控制在他之下的人,也就是所谓的拳头大就是老大,这也是一般修练者的观点,比如现在,刺杀不成只能怪自己技不如人,就算死了也不该有怨言。

李师翊则不同,她认为生命本来不该随意挥霍,不论是自己的还是他人的,生命的价值应该高于所有的其他东西,也因此谁都不应该随意剥夺别人的生命。

谁是对的?谁是错的?陈宗翰无法定夺,也没有这个资格去定夺。

「你说那些打黑拳的就算是死在场上也怨不得人?」孙久永带点讥讽的说,这是刚刚李师翊说过的话,他只是重複一遍而已。

「你知道有多少打黑拳的人之所以做这种玩命的工作,是因为他们有他们的苦衷?」孙久永咄咄逼人的说「有些人原本是正式比赛的选手,很不幸运的被相中,然后他的家人就被绑架,威胁他要下场比赛,不然他的家人就完蛋,还有人是身上背着还不起的债,最后只能下场赌赌看,你还觉得他们活该吗?」

李师翊咬着嘴唇,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脸色苍白而无力。

看着李师翊,孙久永发现自己说得有点太过分,他干嘛这样子逼迫李师翊,她又没又做错什幺,而且今天他们还是第一次交谈,孙久永抱歉的说「对不起,我太激动了」

孙久永他从小就在这里长大成人,一直到他十岁的时候,肖家的人看中他的天分,收他为肖家的外围门生,那是他人生最大的一个转捩点,从这骯髒的地狱转移到了世外桃源。

他在这里看到了太多的骯髒是与不堪,他说给李师翊听得只是其中的一点点,有些事情他更是连提都不愿意提一下,也因为他从小就在这样的环境里成长,对于这里的一些规则都十分熟捻,肖家才派他来处理与黑道中间的複杂关係。

今天,看到李师翊的天真,他不由得的生起气来,他的经验告诉他,李师翊的天真会在这里吃大亏的。

在这样的一个地方还妄图去分辨是非对错,在同情别人之前先好好顾着自己吧。

「我们走吧」陈宗翰说,他对场上的打斗意兴阑珊,王志豪的事情也处理掉了,要不是不想浪费孙久永付得入场费或是一出去就碰到王志豪,他根本不会想多坐一下。

相比他经历过的厮杀,竞技场内的实在是小儿科,陈宗翰虽然不排斥黑拳这一类不健康的活动,只是如果还有选择的话,他宁可出去外面喝喝下午茶、跑跑步、带着墨镜晒晒太阳。

这样的残酷黑暗已经够多了,没有必要还要在休闲时间还去找自己麻烦,徒增郁闷。

场上,不知道什幺时候局势竟然逆转,白人把年轻人像沙包一样的痛殴,两个人都差不多的狼狈,破相的快认不出谁是谁。

李师翊也不喜欢这里的氛围,快速的跟上陈宗翰,孙久永则是垫在最后面。

他们离开的同时,他们没有看到,白人最后被年轻人打歪了颈骨,小小的一个移位,双眼没了神采,身躯无力的重跌在地上,看到的最后一幕是远在千里的故乡,还有那长髮的伊人。

又是一阵欢呼翻腾,陈宗翰三人没有一个人再去理会。

没有不期而遇王志豪,外面的天色已成一片墨色,点点星光不敌灯光,没有人去注意,皎洁的月儿也消失无蹤,被浓黑的云给遮掩住。

相反于夜空的寂静与黯淡,街上是一片的热闹,一改陈宗翰他们来时的萧索,做买卖的、拦路人的、踩马路的……繁华热闹的不像是个郊区,俨然是个越夜越美丽的不夜城都。

「你们还要吃晚餐吗?」孙久永问道,原本以为会酿成一场混乱或是麻烦,才在事前补充养分,没想到最后会是这幺和平的落幕。

陈宗翰与李师翊都摇头,其实两个人都还吃得下,前者是因为身上已经没钱,后者是因为刚才的暴力画面让他胃口尽失。

「看来还有点事情需要处理才行,晚餐可能要晚点了」孙久永说道,陈宗翰与李师翊顺着他示意的方向看过去,有五个人也注视向他们,其中一男一女看起来很狼狈,其他三人明显的是黑道份子,他们认识孙久永,一个人大笑着迎上前,孙久永也一样的迎上。

好友般的拥抱,陈宗翰不知道他们交情是当真有这幺深厚,还是只是作戏而已。

两个人聊几句之后,孙久永走回来说「看来不是麻烦,处理这件事情的人我很熟,我跟他们去把后续的事情交代下就好了,另外两个就交给你们」

不需要孙久永提醒,陈宗翰一眼就看得出来那狼狈模样的两人就是这次事情的主使者,女的是修练者,孙久永提到过的章芸真,看起来很健康的肤色,两只手连同手臂都胡乱缠着绷带,蓬鬆的休闲裤上有好几道破损,是利刃砍过的痕迹,气息很杂乱,目光直直注视着陈宗翰。

另外一人是异人,想来就是王子豪,一百八的身高还有优雅的气质,眼里充满着忧郁,俊俏的让陈宗翰感到嫉妒,是女孩子看到会尖叫的类型,除了有些虚弱外没有明显外伤,硬要说的话只有浏海很乱。

陈宗翰怀疑王志豪长大后可能也是这副讨人厌的样子,要不要明天去学校为民除害一下?

陈宗翰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对面一男一女早就在打量他和李师翊,首先李师翊的美貌很引人注目,西印力是不分男女的,只是修为上虚弱与粗浅也是显而易见,总归一句话,一个异常漂亮的花瓶。

相比之下,在她身边,因为她的光芒而几乎失去存在感的男孩就不一样,他太平凡了,平凡到第一眼看过去会觉得没有什幺而自然的移开目光,甚至不会有什幺印象,就如同每天都会擦身而过的路人。

越是如此越是可怕,张芸真和王子豪都不是无能之辈,但他们却都看不穿眼前微笑着的平凡男孩,无可挑剔的平凡,就像是刻意为之。

丝丝的微妙直觉提醒着两人,真正该提防的是存在感稀薄的陈宗翰而不是光芒四射的李师翊。

虽说被告之说救了自己一命的是这三个人,但非亲非故的,里面的玄机又有谁知道?

想想也让人觉得悲哀,在这种阴暗角落打滚久了,对人性早就不抱持什幺信心,人本善良的念头更是因为不适用于这个社会而一早丢到天涯海角边去。

其实陈宗翰跟他们也没什幺好聊的,会救他们一命也不过是凑巧,要不是王志豪也是其中一份子,谁管他们的死活阿。

四个人坐在路边摊,长年油腻而没有擦得很乾净的摺叠桌椅,摆在陈宗翰面前的是一碗鱿鱼羹,塑胶的汤匙舀起放入口中,味道还不差。

王子豪在所有人都坐定之后说话「不管怎样,先感谢两位的搭救」张芸真也跟着说道「谢谢」

 

陈宗翰连忙说「别这样说,有事情本来就要互相关照」一说完陈宗翰就愣住,怎幺他重複了刚刚张乐安说过的话,有点哭笑不得。

「还不知道怎幺称呼?」王子豪带着优雅的微笑问说,陈宗翰合理的怀疑他想问的人是李师翊,自己应该只是附带,在王子豪的眼中陈宗翰又看见了几乎所有男性面对李师翊都会出现的着迷与惊豔,这也不算什幺奇怪的事,自己第一次看到她不也是如此,应该说,即使到现在比较免疫却有时也还是不可避免。

「叫我阿翰就行了,她是师翊」陈宗翰礼貌的介绍着,王子豪这时才意识到自己有点失礼,对陈宗翰投以一个有点歉意的微笑,实话来说,王子豪的微笑很有杀伤力,当然是指吸引人的方面。

「我说话比较直接一点,如果有什幺不对的话,我先道歉」张芸真对自己点的乾麵似乎没什幺兴趣,筷子平摆在碗上面「你们为什幺要救我们?」

李师翊难得没有胃口的只是坐着,双手摆在膝上不愿靠近不乾净的桌子,听到这句疑问句实在有点愤愤,帮助别人还要被别人怀疑。

注意到李师翊的脸色改变,王子豪赶紧打圆场「芸真说话直了点,别介意,呵呵」问题还在,看来他也很好奇。

李师翊哼了一声不说话,陈宗翰只好开口「其实和你们没有关係,只是我的一个朋友是你们的其中一员,我不可能见死不救」

这个理由很能让人信服,张芸真接着问道「是……?」

「王志豪」陈宗翰苦笑的说「他很麻烦吧」

「你是修练者吧」张芸真观察着陈宗翰说,后者点头,张芸真知道对方的实力肯定是强过她,而且对于收敛气息有过专精的修练,只有这样她才会对方明摆在眼前而看不出破绽来,强过她也就算了,可是后者就有点不妙,会特意去修习敛息法的都是些杀手与刺客,隐藏在黑暗中的时间多过于沐浴在阳光下。

「王志豪不知道我的身分」陈宗翰说「对于这一点,我希望你们也能够保密」

王子豪点头保证,张芸真也是,知道其中的缘由之后张芸真也总算是卸下心防,动起眼前的乾麵,随口问说「你刚刚到底是怎幺做的,会让大头牛心甘情愿得放我们离开?」

「我请张乐安帮的忙」陈宗翰

章芸真停下夹麵的动作,她低着头看不到她的表情,她说「四海帮的黑道老大张乐安?这样子不是很好」

「我也不想,可是也只能这幺做」

王子豪听到张乐安的名字之后瞥了陈宗翰一眼,神情有点複杂。

孙久永曾经打趣的说过他们这个团体是正义使者,虽然只是开开玩笑,但其实也相距不远,他们倚仗着超乎常人的实力,集结有正义感的普通人去打击罪恶,可现在自己的命却是因为一位黑道大哥而得救,心情如何能不複杂。

李师翊突然问道「张芸真,你是哪个世家的人?」

「叫我芸真就行了,我不属于于任何世家,也没有门派,我身上的功夫是家传而来的,你们呢?」张芸真看起来很高兴李师翊转移了话题,不用继续思考那複杂的事情。

「我是肖家」陈宗翰放下喝乾的碗,然后看向李师翊,说起来李师翊师承李天曦,那样的话……

「我是天剑门」李师翊笑咪咪且骄傲的说,说出这一句话似乎让她的心情变得很好。  

「天剑门?」张芸真疑惑的问「我没有听说过,是在西藏那边吗?」

你当然不知道,这个门派在这个世界也只有一位师傅、一名弟子,陈宗翰心里吐槽。

「我们还不有名,可是在过几年一定会成为可以和世家比肩的大门派」李师翊充满信心的说道,看她望着远方的神情,陈宗翰甚至可以想像到她在家中和李天曦是如何的展望未来,大概是打算在这个世界建立一个神州天剑门支部吧。

不过仔细想想这也不是不可能,天剑门在神州是个大门派,李天曦又是其中的长老之女,所学丰厚,得到真传,神州剑技的威力绝对能媲美这个世界的第一流剑法,只要给予足够的时间,天剑门一定会在修练界广为流传

看来有机会的话要去和李天曦偷师几招,想来是会受用无穷,陈宗翰心中转着念头

「真是的,修练者在排挤异人」王子豪开个小玩笑,加入他们四个人的话题。

「王志豪和其他人都已经回家去了吧?」陈宗翰问道。

「一些人陪彦熏去了医院,其他人都各自离开,希望今天的事情没有给他们太大的打击」王子豪感慨的说「他们都只是普通人而已」

李师翊问说「你们接着有什幺打算?你们还会继续做这种事吗?」

王子豪苦涩的笑了笑,和张芸真互看一眼,他说「会吧,这个事业开始了就停不下来」

「我大概得先回家一趟」张芸真无奈的说「我爸一定会知道今天的事情,又要被痛骂一顿」

「为什幺会被骂?」李师翊好奇的问「妳做这种事情虽然不是很好,可是至少符合正义吧」

「如过是真的就好了」张芸真有点落寞的看着碗里的麵条,说「光是修练者与异人不允许插手普通人社会这一条就已经让人吃不消,我也在想该不该收手,惹毛执法队的话就真的完蛋了」

「执法队」王子豪略带不屑的哼一声,张芸真劝戒的说「执法队可不是你我惹得起的」

「那样子那些黑心立委、黑道老大怎幺办?」李师翊蹙眉的问「就没有人可以管吗?」

「有,世家他们会管,只是管谁就不知道了」张芸真讽刺的说,王子豪也是深有同感的叹一口气,如果世家大族真的会去理会的话,还需要他们这种小角色冲锋陷阵吗?

陈宗翰不想再讨论这个沉重的问题,开口问说「你们实力应该不差吧,两个修练者加上一个异人,为什幺还会失败?」

「你来说吧」王子豪看着张芸真「我也很好奇,陈烈和你竟然会失手」老闆把煮好的阳春麵与一盘小菜端上。

张芸真放下筷子,无奈的神情显露无遗「如果是大头牛和他的两个随身保镳,我们怎幺可能失手,他们不知道哪里来的消息,冲进去之后等着的是四个实力不俗的修练者,其中还有一个使得是法术,光是能撑这幺久我都很惊讶了」

「被摆了一道」张芸真恨恨的说「差一点连命都赔上去」

王子豪沉吟着,推敲这个计画到底是哪个环节出问题,或者,到底谁是那个告密者犹大?

「你们的情报又是哪来的?」王子豪问道,看着李师翊和陈宗翰。

「小美那,肖家来的情报,我也不清楚……」一个不妙的想法在心底腾起,越来越觉得可能性恐怕不小,成型的想法,小美曾经说过在这间黑拳赌场里肖家也有着股份,而论情报网,恐怕很少有谁能够和三大世家抗衡……

李师翊比陈宗翰还要聪明,念头联想的速度更快,看向陈宗翰的眼神里充满着不可置信与茫然。

「在没有确定以前,还是不要乱猜测吧」陈宗翰还不想把肖家想得太坏。

老闆正忙着招呼其他客人,一个看起来像是店里伙计的男子到他们那桌收拾吃完的餐具,陈宗翰把碗都叠起来,这样子他会比较好收。

街道上的人潮没有变少的趋势,五光十色的男男女女在大街的两旁,中间的双线道上来来往往着轿车跑车。

看来和一般的热闹市区没有两样,但是如果仔细观察,会看到不同于日常的景像,路边注射毒品的少年、当街拦客的美豔女人、嘻皮笑脸的皮条客、端正站着的职业保镳……明目张胆的不良勾当是这里的异样特色。

空气中瀰漫着太多的气味,菸味、炭烤味、廉价的香水味、还有刺鼻的古怪药味,陈宗翰不带感情的观赏着这一切。

这个伙计看起来是刚来当班,笨手笨脚打翻一个碗,里面的汤汁洒到桌上,他赶紧拿着髒兮兮的抹布用力擦着,抹布上面的髒污感觉是越擦只会越髒。

「没关係,不……」李师翊皱眉说,离开桌子让他擦桌面。

有点奇怪,这个伙计竟然连个眼角都没有瞧李师翊,这点让陈宗翰留上了心。

喀擦。

是扣板机的声音。

  • 名称:青春期4超清
  • 时间:2018-11-16 12:48:2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